【权力的体香 第二部:晚晴集团】第52回

作品:《权力的体香

    字数:639

    第52李誊middot;一塌糊涂的剧本

    【加长】

    河西大学,德育路。

    河西大学一校的男女生宿舍,其实分为东、西两个大的块。东侧块

    是专科、本科、研究生的普通宿舍,也被戏称为「贫民窟」;西侧块则是博

    士生、留学生、特需生以及留校教师的高档宿舍,也被戏称为「豪宅」;东

    西两个块当中,夹着一条公用的两车道的小路,名为「德育路」。德育路中段

    上,两个宿舍,各有两扇正门东西相对。而德育路一路向北,八九米左右,

    其实却是一条死路。一路延伸下去,到了尽头,是一个垃圾站,横七竖八摆着大

    大小小的垃圾桶和等待收的废物。在这个地方,还修了一个圆岛型的小花坛,

    周围围着一圈马路,供汽车在这里掉头。两侧还有两扇常年锁着的小铁门,通向

    东西两;不过究竟这铁门的钥匙在哪里,也从来无人得知。因为这个地方其实

    「无路可通」,即使有司机要掉头,这里一没警察二没探头的,一转方向盘就掉

    头了,又哪里肯开米路到这个小转盘来,所以常年也比较僻静。甚至因为

    嫌弃垃圾多少有味,连最喜欢钻角落的谈恋爱中的男女大学生也不太来光顾。而

    午后三点,学生们都去了远在南教学上课,此处更是一片寂静清幽,只有风

    吹两边的榕树,发出沙沙的声响。

    这会儿,一辆破烂的金杯小面包车就停靠在圆岛旁,河西大学学生会副席、

    校篮球队员、校新科技创业团席李誊,踩着一辆单车,紧张的靠在马路另一

    侧,离开小面包车大约有来米的地方,正盯着通往西的那扇小铁门,呆

    呆的发愣。

    李誊的眼神有些迷茫,手掌心里全是汗水,心脏「扑通扑通」的跳声,震得

    他自己的耳朵都在发鸣:「我是不是疯了?!」

    他找不到答案,都忍不住自嘲的咧嘴苦笑了起来。

    他给了小强5人民币,并且承诺事后再给5,让小强帮忙准备

    点资源「干一票大的」。此时此刻,他正在等待他筹划了好一段时间的人生最辉

    煌的一幕,也是最荒谬的一幕他甚至都怀疑,这是自己人生进监狱前,最后

    的一幕。

    一直到如今,箭在弦上,他才发现,这一幕,简直滑稽的如同荒诞剧,而自

    己,也已经紧张的仿佛死刑犯被押上审判席。

    自己究竟是抽了什么疯,居然会做出这种事来?!

    他的计划是这样的:因为打听到石琼午后经常会点一杯校外的外送奶茶,小

    强会伪装成送外卖的外卖小哥,从正门进去,给新女生五宿里的石琼送去一杯奶

    茶。奶茶里有轻度的安眠药。按照小强的说法,不会迷昏过去,就会昏昏沉沉贪

    睡。小强在门口走廊里躲着等一会,就会把睡着的石琼「想法子扛下来」,然后

    从这个边门小铁门中撬开锁弄出来,押上那辆大强坐在驾驶座中,随时准备发动

    的面包车上

    所有的以上场景,都来自前一阵传的沸沸扬扬的「河西商学院女生宿舍奶茶

    案」的模仿创意。

    然后当然不能真的把石琼掳走,那是绑架重罪,李誊的计划是:自己会伪装

    成骑车路过,发现了这一切。大强小强会把石琼弄上车,并且也差不多在这个时

    候把石琼弄醒,用武力胁迫不让小姑娘发声呼救,但是李誊会正好发现这一切,

    并且不顾一切的骑车猛追。还要让自己在一辆机动车后面,单靠脚力用自行车猛

    追的「英姿」给小姑娘恰好看到。然后一直追到河西大学更西侧的荒地,两个「

    罪犯」会被李誊的执着吓坏了,挟持着小姑娘下车,要拿刀子吓唬李誊叫李誊滚

    开不要多管闲事。李誊要「有勇有谋」的说自己已经报警了,反过来吓唬两个「

    罪犯」,并且假装很有黑会经验似的,跟两个「罪犯」说点诸如「道上的事」「今儿善了就善了,何必搞成大案子」,然后当场从钱包里拿2人民

    币来,装作很老成的样子说:「不让哥几个白跑一趟,这点算是我的意思,咱们

    不要弄到白道上处理,大家都好下台,成不成?」之类的。其实这些台词的口气,

    多少有点盗张琛大哥平日里的口吻。然后,可以顺利的完成自己的「英雄救美

    大团圆」的剧本。

    当然,这2元不在那之内,事后还要还给自己。钱的事,

    还是要算算清楚。

    好吧,李誊自己都承认,这个剧本实在有够烂、有够庸俗、有够荒谬的。但

    是他处心积虑,也算是尽可能在这个剧本中体现了自己对石琼的全部感情和全部

    优势了。「有体力」肯定是自己的最大长处,所以要骑单车追汽车;「为了石琼

    不顾一切」当然也要体现出来;「有勇有谋」很重要,那段半黑不白的台词,正

    好让石琼这种富家小公,发现一下另一个刺激会的秘密,显得自己比较沧桑

    比较神秘,比较有不羁的男人的感觉;最后,2人民币要当场拿出来,石

    琼是明白自己的经济情况的,知道自己算是倾家荡产在救赎她了;最妙的是,由

    于自己一段切口和歹徒斗智斗勇,还可以暗示石琼事后不要报警或者告诉保安,

    最后事情可以化解为无形,几个人也只当是小打小闹不至于闹出什么刑事案子来

    反正「河西商学院女生宿舍奶茶案」沸沸扬扬,可以推到那个不知哪里来的

    惯犯身上去。

    还要警告一下手脚很不干净的小强,那个女的便宜,绝对不许占,豆腐,绝

    对不吃石琼可是他的宝贝,他的公,他的圣女,给小强这种人挟持着,摸

    摸碰碰,他心都要碎了。

    这也是他能够编出来的最伟大的、最浪漫的剧本了。

    也不对,他真正最伟大的、最浪漫的剧本不是这个。而是他内心深处的另一

    幕。也许,在若干年后,在自己和石琼的新婚之夜。当人群散去,夜深寂静,在

    昏暗的月光下,在酥软的婚床上,石琼穿着一身雪白的低胸婚纱,羞涩的依偎在

    自己的怀抱里,等待着自己去解开那神圣的婚纱的遮掩,去尽情的法的品尝她

    裸体的所有秘密,去品味夫妻之间的最甜蜜的第一次的性爱时;自己会爱抚着石

    琼玲珑的身体,柔情万种的吻着她,惭愧却又狡黠告诉她,两个人情定终生的一

    幕,一切都是自己的安排和设计的,是自己因为爱而失去了理智才精心策划的,

    并祈求她的原谅,因为这一切都因为爱情;而石琼会含羞的告诉自己,她早就知

    道,她不在乎,她早就原谅了自己,因为一切都因为爱情。然后两个人心有灵犀

    的缠吻在一起

    这才是他心目中最完美的剧本。

    可惜,真的实施起来,才知道「导演」这个角色没那么好当,「一切都那么

    巧」的英雄救美的戏码,更是简直漏洞出。

    首先是要凑一个陈樱有课、石琼没课的下午,总不能让那个碍事的篮球队女

    队员坏了自己的事。光为了这一点,自己就跟个猥琐的变态男一样,缠着陈樱的

    同学去要陈樱的课表,害的人都以为自己是转了性,暗恋上了陈樱,自己还要找

    借口撇清。还要在石琼常叫的奶茶铺这里给小伙计塞小费,一有女生宿舍63

    的奶茶外卖,就通知一个新弄来的手机号码。好不容易找到一个下午,结果又是

    连日大雨,自己骑车追车实在不便,只能拖延一周。然后设计「逃逸路线」时,

    原本计划的西侧荒地,却发现最近来了一批工人在造房子,实在人多眼杂,只好

    换地方,要多跑3公里路,去万年篮球公园的南侧那片小树林里一共7公里

    路自己要踩着单车追一辆汽车,真有那么好玩么?计划的快差不多了,才发

    现整个计划的大漏洞,石琼虽然有点奶茶或者咖啡的习惯,但是那天下午如果正

    好不点,自己又能如何?一个莫名其妙的快递送进去一杯「赠品」奶茶高贵

    如石琼会喝么?最后还是小强,脾气大、胆子大、心气横,居然说:下药在她的

    房间的饮水机里,自己在里面多等一会,她总要喝水的实在到时间等不下去

    了,拿刀子直接胁了走呗。

    真是混乱,用安眠药的方法,不就是为了万一事情败露或者遇到警察保安,

    还可以推说是个好心的快递员,看到小姑娘的身体状况有问题,送她去医院

    用刀子?那不成强抢民女了?还是尽量用安眠药吧。

    然后小强这个王八蛋,居然到了今天早上才说,为了防止事认得车牌,还

    是找个套牌面包车比较保险,要另外加块租车费简直气得李誊都要昏

    过去了。但是事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李誊已经是鸭子赶上了架子,也没法拒绝,

    这会儿想退都不知道该往哪里退了。

    这会儿,他在窝在马路的另一侧,两只脚跨在单车的两侧,都有点麻木了。

    内心深处有着深深的恐惧和不详的预感,这要是事情败露了,自己都不知道算个

    什么罪名。学校开除是肯定的了,会不会吃官司呢?好在小强是拍着胸脯保证:

    收了你的钱,就是替你摆平这些事,最多案件没做成,但是绝对不会败露出来,

    他们兄躲一阵,更不会连累到李誊的,至少在整个事件中,李誊只不过是追一

    个女孩,没做任何违法的事。不过看他那信口说说的表情,天知道他有几分可信。

    何况,真的花了5人民币,结果事情因为这些千奇怪的原因没办成

    看小强的样子,也是不会退自己一毛钱的。

    真的,疯了,自己一定是疯了!

    李誊本来是想找张琛的,张琛虽然也是油头滑脑的,但是比起小强来,至少

    好像办事要可靠多了。不过他又怕找张琛,总觉得,张琛既不会同意他这种胡闹,

    甚至会妨碍他还不如给大强小强一个「私活」的机会。一万人民币演这么一

    场戏,如果最终不败露,连点风险都没有,他兄这笔钱也赚得太容易了。

    反正到了这会,他已经无从预料,事情会如何发展。恨不得时光倒流,可以

    让他取消这个荒诞的计划。他已经预料到,一切才不会如同自己设计的那么浪漫、

    那么神圣、那么巧妙,一切都会乱七八糟,就跟他整个荒谬的追求石琼的幻想一

    样,乱七八糟的。

    比原先预想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再过一会,陈樱就要下课宿舍

    了李誊感觉自己已经处在一种「半死不死在等死」的状态。此刻,他已经后

    悔的肠子都青了。自己究竟是在做什么啊?哪里有自己这么荒谬的计划,这

    么愚蠢的剧本,这么可笑的泡妞攻略有这份心,有这份预算,根本就应该去

    绯红啊。

    而也就在这个时候,那边,那扇本来紧闭的小铁门,居然真的「哗啦呼啦」

    的开了

    一个女孩,似乎被一个男人半搀半倚着,双双挨在一起走了出来

    瞬间,李誊觉得如同掉进了冰窟里一般,浑身冰凉,他甚至都能感觉到,自

    己的心脏一定是停跳了几秒,又猛的抽缩成了一个长方形或者长条形

    是小强!

    小强穿着一件遮头盖脸的连帽工装衣,戴着个灰色的口罩,一只手好像是用

    什么东西在身后抵着那个女孩,另一只手却半搂着那个女孩的臂膀。而那个女孩

    天啊,糟了,完了!!!那个女孩明显没有睡着或者迷昏什么的,只是惊恐

    畏惧的一步一挪着而小强的那只在女孩身后的手,虽然藏着看不见,但是很

    明显是托着女孩的腰部以下部位,虽然远远隔着快七八十米,看小强那猥琐的样

    子,李誊都知道他肯定是忍不住,在偷偷的借着计划在摸着、猥亵着,过瘾着

    问题是,此刻最重要的已经不是小强占人家便宜的问题,问题是:

    女孩没有被迷昏?!小强这王八蛋!傻大愣!黑会!不要命!不要脸!居

    然真的用刀子挟持了出来?!!!

    这是持械挟持,这是重罪,这是绑架,这已经远远超越了可以用「看你身体

    不舒服送你去医院」可以搪塞过去的程度了!完了!彻彻底底玩完了!自己真是

    全世界最大的傻瓜,居然策划了自己一行自己根本没想怎么样的持械挟持案?完

    了!自己真是全世界最傻逼的导演,最傻逼的编剧,最傻逼的演员,最傻逼的英

    雄,还救美?还救个毛啊!这下可怎么收场?!

    等等,等等,等等!!!

    还有不对的地方!

    那个女孩,留着长长的头发,却将头发扎成两根长辫配着披肩发特别俏皮;

    上身是包身效果很好的短幅白色纹着英文LOGO的小T恤,下身是一条紧身的

    长长的淡蓝色牛仔裤,脚上是一双红白相间的AJ,虽然一样是明艳无比,娇肌

    似雪,玉面惊羞,可是身高、体型,都不对啊!!!

    天啊!那不是石琼啊!那是那是陈樱啊!!!

    李誊觉得自己马上就要昏死过去了。他恨不得天上马上打一个巨雷,把自己

    劈死算了!

    自己该怎么办?怎么办?!自己怎么那么蠢?那么蠢?!就没有想到一切都

    有可能有变数陈樱有课就一定会去上么?石琼没课就一定在宿舍里么?点奶

    茶的可以是石琼,就不能是陈樱么?!自己怎么会那么幼稚,那么傻逼?!!陈

    樱估计今天没去上课,逃课了?石琼呢?石琼这会儿是什么情况,石琼在哪里?

    石琼看到小强了么?!自己怎么就没有给小强一张石琼的照片呢?怎么就说了个

    宿舍门牌号呢?像自己这么蠢的蠢货,还要来按照这么复杂的戏码,还想玩英雄

    救美?!自己真是世界上第一大蠢蛋!!!

    救我!如果有上帝就开开眼,救救我!上帝救救我吧!

    怎么办?自己应该怎么办?难道这个计划还要继续?!小强估计这会儿都没

    明白怀里挟持的女孩不是自己的事。怎么办?难道这个傻逼计划还要如此傻逼

    的继续下去?只能将错就错?自己花了一万人民币,就不说漏洞出了,最后英

    雄救美,来救一个自己压根没什么好感的陈樱!?

    仿佛过去了一个世纪,其实才过去了十几秒,就在李誊的呼吸快要停滞,

    心脏快要碾碎,大脑快要崩溃的时候小强已经期期艾艾、骂骂咧咧的,要将

    陈樱挟持上那辆面包车了,按照预订的剧本,自己应该这时候出现「发现异样,

    大声呼喊」,然后大强就要发动汽车,自己就要开始追赶了

    但是那环岛花坛边,却又发生了意料之外的变故!

    说时迟那时快,被小强裹在怀里逼着走路的陈樱,也不知道做了一个什么样

    的反抗动作,有可能是身踩了小强的脚尖一下,也可能是用其他的部位怎么弄

    疼了小强,小强发出「哎吆!」一声吃痛的闷叫,借着这一时的迟滞,那个陈樱,

    真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做的,居然挣脱了小强的怀抱控制,一边尖叫着,一边奔跑

    了起来,而奔跑的方向,正是自己这里

    李誊觉得大脑一片混沌完全处于缺氧的状态。所有的计划,所有的剧本,都

    漏洞出的一片混乱,这个陈樱也未免太厉害了吧。一般的大学女生在这个时候,

    吓昏过去才是正常的吧,再怎么样,至少两腿肯定更是软的吧,她居然在这种情

    况下,还能反抗?还能逃跑?还敢弄伤劫持自己的坏人?!

    他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甚至在一瞬间,他也恨不得自己拔腿就也跑起来,

    躲到天涯海角,再也不出现在这个人世界。

    救我!如果有上帝就开开眼,救救我!上帝救救我吧!

    但是小强,却在这惊魂一幕后,露出了他凶狠的表情,已经疯了似的,在陈

    樱的身后追逐起来,一边追逐,一边似乎已经忘记了什么英雄救美的剧本,冲着

    自己这里喊了起来:「出事了!!!傻逼!!!抓住这个小妞!!!否则

    地??度?|

    要出大

    事了」

    李誊的脑海一片空白,看着陈樱明显到底已经两腿发软,却还在用着最后的

    气力猛跑,口中已经呼哧呼哧在尖叫「救命啊!!!」「救命啊!!」

    小强在身后猛追

    他想逃跑,他又不忍心看见陈樱这幅可怜的模样,想过去「帮」她,他又仿

    佛觉得自己应该按照小强说的,先抓住陈樱,捂住她的嘴,再慢慢跟她解释。只

    要解释得当,也许还能混过去吧?

    「傻逼!!!李誊!!!抓住她!!!」小强声嘶力竭,陈樱也似乎抬头惊

    恐的看着自己,发现了自己跨在单车上发呆的模样

    李誊但觉。秒,如同一万年那么漫长;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选择,不知

    道自己该做什么,不知道怎么做才能收拾这一片混乱的局面,他后悔,他绝望,

    ??

    他麻木,他想死!

    他想凭借着本能去判断,但是他的本能都已经消失殆尽,他的肢体已经不受

    大脑控制,仿佛是一具空壳,完全只是因为小强刚才的叫嚷,用声音鼓动了他的

    大脑。

    至少有一个声音在叫,让这个声音为自己的命运做吧。

    他扑了上去!

    他将本来就已经奔跑的快要失去重心的陈樱一把扑到在地,自己的身体将陈

    樱软绵绵的身体狠狠的压在地上,甚至慌乱的伸出手来,捂住了陈樱的嘴巴:

    「别叫了!别叫了!!!我们是朋友我们是在啊在开玩笑呢

    我们」

    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只是这样的动作,居然还不能彻底的制服

    陈樱,猛然之

    ?度

    间,自己的下体裆部,居然被恶狠狠的撞击了一下,他吃疼,他的

    大脑和小脑都几乎已经罢工了,甚至无瑕去考虑是陈樱居然在这种事后,还能有

    判断力和气力,用膝盖顶了自己的下体一下。

    他蜷缩成一团,下体疼痛,脑子昏沉,几乎要呕吐出来。

    但是无论陈樱是哪里来的勇气和判断力顶的自己一瞬间都失去了反抗力,就

    这么一摔一错,小强,也终于已经狞笑着追了上来。翻过身,李誊看的清楚,小

    强的手里拿着的居然是一把六七寸长的三棱刮刀,他已经抵上了陈樱的腰肢,一

    把勒住了陈樱的脖子。

    因为扭曲,因为挣扎,陈樱的上身字母T 恤已经一片凌乱,被撩起来都可以

    看到她的小腹肌肤了,甚至那颗性感溜圆的小肚脐眼都暴露在空气中,那T 恤本

    来就单薄,内里穿的文胸又罩杯又非常的纹路精致,扭曲拉扯之间全是美艳性感。

    但是此刻李誊没有心情欣赏美色。却听小强已经闷哼着:「先上车,慢慢说,听

    话就不刮你否则脸上先来一刀」一边拖着陈樱已经退步着上了那辆面包

    车。

    李誊不知道自己该走该留,但是此刻什么都暴露了,让已经气急败坏玩砸了

    的小强和陈樱呆在车上,天知道这个蹩脚的演员会演出什么戏码来。他一咬牙,

    也只能跟着上了车。

    小强已经拖着陈樱到了七座面包车的后排,依旧用三棱刮刀抵着陈樱的腰眼,

    像是嬉皮笑脸的解说,也像是气急败坏的威胁,连声就是嘟囔着

    ?度???2

    「别出声」、

    「别出声」、「乱来就捅你」、「脸上先来一刀」、「先奸后杀」、「我什么都

    做得出来」、「操你妈妈的」、「弄死你个小娘」、「奶子都割下来喂狗」、

    「别出声就好商量,什么事都不会有的」。

    等待李誊木然的拉上车门,大强也就跟个木头人一样发动了面包车。

    一片混乱,这都什么事啊。人都不是那个人,剧本更是乱成一团,英雄救美

    的戏码怎么就成了流氓挟持?然后自己这伙人是能带着陈樱去哪里呢?

    李誊的心中是一片空白的,他只是呆呆看着车窗外向后奔驰的景物,完全没

    有思维的能力,有的时候,甚至是刻意的在注视着路边的某一处房子,某一棵大

    树。他甚至都已经没有那个精力去叹服一下陈樱的反应。这个时候的陈樱,只是

    缩在后座里,身体在微微的颤抖;她被小强胁迫着又不敢喊叫,只是默默的流泪,

    脸色苍白,却死死咬着下唇不让自己哭出声音来。她当然也恐惧、惊讶、羞涩、

    愤怒。但是换了另一个女孩,遇到这种事情,只怕已经软成一团或者干脆失去理

    智不顾一切的喊叫了。

    好吧,如果可以颁奖,只有陈樱是个好演员。她倒是挺适这出戏码的。

    陈樱身高已经有一米七四了,站在地上比小强都要一额头,其实小强用刀抵

    着她走路时多少还有点怪怪的。这会儿坐下了,两个人的身高差才显得不那么明

    显。小强就是狗改不了吃屎的习惯,一边用三棱刮刀抵着陈樱的腰部,骂骂咧咧

    的警告,一边用一只贼兮兮的手,在她的大腿上有意无意的婆娑着占着便宜,甚

    至好几次,悄声的靠近着她的大腿根部。

    「李誊」陈樱带着哀怨的哭音,终于开口,柔声说话,却是对着前座的

    李誊。也许连她都已经发现了,和身边这个色迷迷、贼兮兮的「快递」是没有道

    理可以讲的:「你不要胡闹了。你放我宿舍吧我知道你是是

    是开开玩笑的现在我也没什么损失什么你放我去我们当

    成什么都没发生好么?」

    李誊茫然的抬起头的,期待的看着陈樱。

    其实论起来,虽然自己追求石琼,其实因为石琼对自己爱答不理的,接触并

    不多。

    找??请??

    倒是陈樱,同样和自己身为河西大学男女篮球队的队员,总有这样那样的

    接触。他仔细想来,自己对陈樱的了解,还在对石琼的了解之上。他知道陈樱平

    时比较「辣」,因为身高高,气质上又点高冷,男生还给了她个外号「高不可攀

    校花」。这个时候,遇到这种事情,居然会柔声抽噎着,低声下气的和自己「商

    量」,他觉得有点茫然,但是又好像听到了一个「解决方案」。

    不是么?自己从一开始也就根本没打算把石琼怎么样,不过是导演一出戏剧

    而已,既然阴差阳错找错了人,放了陈樱,自己跟陈樱好好道个歉,就推说是找

    了几个小兄来胡闹,陈樱既没有什么身体上的伤害,也没有什么经济上的损失

    也许,真能当成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他忽然又有一种非常刺痛的懊恼:这都要怪小强,这个完全靠不住的王八蛋,

    当时怎么就脑子一混,叫自己的名字,还让自己拦住陈樱呢。自己又是怎么想的?

    居然真的就把陈樱扑到了。其实陈樱虽然也是篮球少女,体能没的说,但是小强

    自己和他们几个打球打多了,这个家伙气力不谈,但是以他的速度,其实根

    本不需要自己的帮忙,追上陈樱是必然的事情。当时,自己就应该骑着单车逃跑

    那么整件事情是不是就和自己没关系了呢?随便小强怎么处理也好,他是追

    的上陈樱也好,害怕出事不追了和大强一起闪人最好,追上了,哪怕是把陈樱带

    到荒郊野外,强奸也好,怎么样也好至少没有自己的事。可现在,自己已经

    彻底坐实了一个绑架犯,甚至都不像是个同谋,整个一个犯

    我最初的剧本,不是我来扮演英雄的么?

    直到现在,估计小强还不知道自己要虚假绑架的「石琼」不是眼前这个「石

    琼」,不过碍于自己是要泡妞还没有好意思直接对着陈樱上下其手,但是一双贼

    手偷偷摸摸在陈樱包在牛仔裤下圆润结实的大腿上摸啊摸啊,看着李誊真是无名

    火从心头起,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和脾气,从二排通向后排的通道里,一脚踹

    过去,在小强的小腿上狠狠踹了一脚,疼的小强「哎吆」一声。

    「叫你他妈的别动手动脚的,你聋了么?!」李誊咬着牙,凶神恶煞一般跟

    小强叫了起来:「操你妈的!平时说啥都呱呱呱,一到下真章全是稀泥!找错人

    了你知道么?!拿钱的时候手那个快,真做事跟个瘪三似的混!!!」一瞬间,

    他觉得自己的口吻都有点像在跟张琛学,甚至都顾不得给后座的陈樱听到里面的

    纠纷瓜葛。

    小强一愣,居然也没还嘴,估计是也觉得自己今天这一处演的一点也不漂亮,

    哼哼唧唧的低头了,倒也停下了对陈樱的摸。

    「李誊只是个玩笑。你让我下车吧我自己去什么事都没有了。

    求,求你了。求求你」陈樱似乎看出来了李誊心里的纠结,继续着自己的软

    语哀求。

    李誊愣愣的,也是郁闷的看着陈樱。

    如果真的现在放陈樱下车,所有人可以当成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对他来说,

    简直是天堂一般的选择。但是要小强退5人民币是不可能的。而且最

    重要的是,陈樱现在可怜的像个买火柴的小女孩,真的放她走,她会当成什么都

    没有发生过?她会不会立即报警?她会不会一旦脱离了自己控制就会立即展开凶

    狠的反扑?

    她这幅楚楚可怜、较弱无力、饮泣颤抖的说着「求求你」的模样,实在也和

    她平时里骄傲高冷的模样差别太大了。李誊实在有点不认识她的感觉。

    而在另一方面,他也有男人的本能。

    眼前的陈樱,已经不是篮球队的那个陈樱,而是一个被三棱刮刀和穷凶极恶

    的流氓胁迫着的十九岁的柔弱的女孩。那些矜持,那些高冷,那些带着嘲讽的微

    笑,那些浑身上下散发着的官二代的矫情,都已经荡然无存。李誊以前只注意石

    琼,并没有细细的品味。此刻却发现当这些让人讨厌的东西都荡然无存,或

    者被恐惧掩盖了,这个女孩在这种场景下,却散发着让他无法抗拒得诱惑力。

    本来是披肩长发里衬着精致的麻花细辫,俏皮又时尚,这个时候已经散乱,

    凌乱的发端透着一股凄楚无助;本来装扮都是刻意用心,用薄款的T 恤和精致纹

    花的文胸勾勒的性感,用塑身的牛仔裤勾显长腿和臀胯的线条,这个时候却显得

    那么不时宜,更是本能的含着胸,似乎连她自己都知道,女孩子这个时候越是

    性感,越是危险。

    予取予求、为所欲为、任人欺凌种种形容词原来是带有这么强烈的性暗

    示。难怪在电视里,那些丝毫不露点的画面,只要女性失去了行动自由哪怕只是

    失去了部分的行动自由,都会带来男人的遐想。

    眼前的陈樱,是那么的柔弱无力,却如同一个迷途的羔羊在无力的等待着自

    己宣判她的命运。她的脸色有些苍白,雪腮上却泛着潮红,也许自己可以亲一口;

    她的乳房在T恤衫下饱满挺立的,也许自己可以摸一下;她的腿,带着一丝

    颤抖,在牛仔裤紧密的包裹下细润如许,也许可以自己探进去揉玩一下。无论

    如何,她都不能反抗对么?反正自己已经花了5人民币了反正自己事

    情已经做到这个份上了,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带陈樱去个角落里,让

    自己享受一下人生最好的美好?为什么自己此刻才意识到陈樱是一个如此漂亮、

    如此迷人,散发着如此魅力的女生呢?

    强奸她!自己现在完全有条件强奸她!

    逼奸她!让她给自己性服务!就当是自己去绯红标了个姑娘!反正,她

    还能活下来就应该感谢自己了。她应该感谢自己,她应该感谢自己只是奸污她,

    玩弄她,得到她,而不是杀了她灭口什么的。她也应该用身体来酬谢自己不是么?

    反正她这么风骚,反正她一副校花的样子,估计一定和不少男人睡过吧?跟我睡

    一次,给我玩一次,算是我进局子前最后的补偿吧?

    可是我一开始不是要扮演英雄的么?怎么忽然成猥琐的强奸犯了?而且

    是饥不择食,拉上谁算谁的强奸犯?

    当他和陈樱的目光交织时,他却发现,也许是错觉,陈樱的那种柔弱,居然

    是很真实的,两行清泪从她的眼眶下在她的腮帮子上留下两条痕迹,带着期待,

    又带着畏惧,带着厌恶,又带着痛苦的看着自己,她当然一向瞧不起自己,可是

    这会儿,相比两个根本不认识的穷凶极恶的流氓,自己明显是她唯一的指望不是

    么?

    他忽然又心软了。

    听说陈樱家里出事了,听说陈樱的父亲已经被纪委立案调查了也不知道

    此刻是否有人照顾她的生活,也不知道她究竟又有多少痛苦值得去同情。自己已

    经做错了,自己也许不应该再错下去,自己是来追求石琼的,自己是来扮演英雄

    的。自己不应该再伤害这个莫名其妙被牵涉进来的女孩。自己应该放了她,自己

    应该道歉,然后哀求她不要去报警,给自己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也许自己应该

    痛哭一场,把自己对石琼的感情向眼前这个女孩倾诉,也许她会同情自己,女孩

    子不是很容易被那些浪漫的故事打动么?也许她会因为的痴情和笨拙的演技而喜

    欢上自己?也许只要自己放了她,道歉,她反而会爱上自己,和自己亲吻,抚摸,

    给自己身体奸玩,让自己获得慰藉。也许这才是浪漫的剧本?也许自己不是个英

    雄,而是一个情圣?

    这该死的英雄救美的剧本,已经变成一出带有黑色幽默的滑稽戏了么?

    他呢呶着开口:「我我放你去但是你能不能先听我解释」

    「当然我保证,只要你放我去就可以了,我们是同学,开开玩笑,没

    关系的」

    「那我就」李誊犹豫着,将要说出「先让你去」的话来了。

    「不行!」

    所有人都一惊!因为大强浑厚如同铜钟一样的声音,一声「不行」在前座响

    起。这让李誊非常吃惊,因为大强是很少说话,只是做事的人。

    「大强?」

    「我说,不行!」

    「」

    「我说不行!事情已经这样了,放了她,肯定要出事,搞不定的。」

    「那你说怎么办?」小强知道今天自己演砸了,也是随口啐一句。

    「得告诉老大了」难得开口的大强,这一次,却是冷冷的说得斩钉截铁。

    「那这会儿怎么办?」李誊已经连舌头都打结了。

    小强挠了挠头,似乎也明白了被自己一手搞砸的眼下的尴尬处境,半天才吭

    气说:「我知道个僻静的地方,这会儿肯定没有人的,特别特别安全,先带她过

    去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