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体香 第二部:晚晴集团】第51回

作品:《权力的体香

    字数:6228

    第5:薛复山,追踪调查

    万年酒店控江店,六楼。

    薛复山舒服的半躺在被窝里,一条羽绒被似盖不盖的耷拉在他的下身,甚至

    从被窝边沿,露出一条毛茸茸的大腿;他的一只手,搂着一个浑身上下其实只穿

    了一条很小巧的丁字裤的漂亮女人,死死的压在自己的胸膛上,让那个女人的乳

    房在自己密布胸毛的胸膛上压到瘪,让那个女人的两条腿从自己的两条腿夹缝里

    叉开来,又收拢并在一起,交缠着,歪着头,陪他在看着电视屏幕上的全运会直

    播。

    「现在让我们把目光转到撑杆跳场地,现在出场的是河西的女子撑杆跳选手,

    现年2岁的付秋霞……这是一名近年来涌现的优秀年轻小将,原籍是南海省,她

    的历史最好成绩是4 米5……」虽然音量调的不高,但是电视机里依旧清晰的传

    来例行公事的解说声。

    女子撑杆跳这种项目在国内是比较冷门的,即没有什么出众的成绩可以在国

    际上争金夺银,也没有什么美女帅哥值得记者来炒作花边。今晚的田径赛的焦点,

    其实是在男子 米栏,北海省的名将诸北峰在年初的川崎田径大奖赛上已经跑

    出了3秒的优异成绩,以这个水平,虽然谈不上巅峰顶级,但是至少在世界级

    的田径舞台上,已经可以一搏了。而这个诸北峰又长的特别帅气,而且年纪轻轻

    喜欢抛头露面,拍个写真,接个广告,参加个访谈,哪里哪里都有他,一时成了

    比较焦点的人物。今天晚上的田径赛事,其实大部分的观众都在等待 米栏的

    直播,像女子撑杆跳这种纯属是过场小戏,何况以这位河西选手的3 米85的表现,

    也是夺冠无望的。

    「可惜你没能去……」薛复山调戏似的,在身边的美女的臀瓣上「啪」的拍

    了一手。那臀肉触手全是弹力,一阵诱人的臀波荡漾,薛复山只是扫了一眼,刚

    刚疲软下去的下体,又开始勃勃生机了。

    「你想我去参赛么?我这不是留下来……咯咯……给你操的么?」怀中

    ◢度

    的美

    女媚眼如丝,轻声在他的耳边嬉笑荡语,如同一只不安分的狸猫。

    「没有你,我就不能操别人?」薛复山其实是和这个女人斗嘴斗得眉开眼笑。

    「你可以啊,不过你操别人,有我这么灵么?你最多也就是两次吧……今天

    都几次了?要不要破纪录啊……嘻嘻……别装了……我知道,你是就喜欢操我,

    你早就迷上我了。就差爱上我了……」

    薛复山噗嗤一笑,他承认,他实在是迷上了姜楠了。

    怀里的女孩子名叫姜楠,是国家田径队的撑杆跳选手。因为河西在田径上成

    绩平平,根本没有成型的「撑杆跳队」,她是属于在国家队无集训期间,插编制

    一般插在河西田径女队里休整的。姜楠的撑杆跳成绩也很平平,虽然属于国家队,

    但是连续两届都无缘奥运,在国家队里属于芸芸众生中不显眼的一员,今年26岁

    的她,再跳两年也就顺理成章的退役了,因为老家在河西,还有几个拐弯亲戚也

    算在河溪市发展,她其实也就是谋算着退役后在河西的体育系统里谋一个差事,

    所以现在虽然还在训练,其实已经越来越多的在省体育局里晃悠出现了。虽然成

    绩一般,影响力也一般。但是如果论到样貌,姜楠却有着傲人的资本。运动员身

    材好一些是必然的,但是长得漂亮,懂得打扮,懂得保养,却不是每个年轻的女

    运动员可以做到的。与其说姜楠像个撑杆跳选手,倒不如说她更像个时尚诱人的

    都市运动美女。从身段上来说,身高一米七二,挺拔的身姿,修长的玉腿,纤细

    的腰肢,精致的美臀,腹部还有清晰的马甲线,可能有不足的话,因为撑杆跳选

    手的训练特性,脂肪含量偏低,肌肉感很棒,就会显得稍微有些骨感削痩,乳房

    也是比较平坦,但是考虑到这种健美身材的整体视觉感,你也无可挑剔,这是另

    一种迷人的现代气质;而姜楠那张小脸蛋,却更是迷得死人,娇艳的樱唇,挺拔

    的鼻梁,完美的削尖下巴,笑起来还有两个酒窝,即使不化妆,也属于让人有点

    不敢逼视的美丽。

    当然,薛复山却体会到,这个女孩最魅惑的地方,还不在于这些先天的资本,

    而在于她的玲珑、妩媚、甚至有点西方式的开放,不可思议的在淫荡和纯情间随

    意变换身份的古灵精怪的特质。

    他和姜楠是个巧遇认识的:有一次去元海,接自己喝醉酒的一个远房堂妹,

    原国家游泳队的小将薛小艺,在元海的酒吧里,他见到了堂妹的闺蜜,自称「深

    V 三人组」之一的姜楠的。之后,两个人一直保持着这种来往,而并没有什么利

    益交换或者各自进入对方生活的意思。自己的娇妻蒋薇虽然也是个有点姿色和身

    段的女人,但是因为留在河东省工作,夫妻两个常年分居两地。对于薛复山来说,

    姜楠,不仅可以满足他对性爱的需要,甚至可以说,和她一起,进入了一个梦幻

    一般的情欲世界。

    姜楠很会玩,性交的姿势就不说了,时间、地点也是层出不穷毫无顾虑,甚

    至有一次,两个人在公共厕所里就激情似火的燃烧开了,那种随时可能被人发现

    的禁忌感,那种污浊和清洁,性和欲的交缠,让薛复山欲罢不能。至于情趣内衣、

    道具、甚至角色扮演、她也丝毫没有抗性。有一次,两个人约了一起请假去筑基

    的海滨度假,甚至在人迹罕至的露天沙滩,姜楠也会调皮的褪下比基尼,在蓝天

    大海的背景下,露出自己最诱惑的深处来,只用手指勾勾,就勾走了薛复山的灵

    魂,邀请他进入她的身体。

    以薛复山的职位,河溪市观江公安分局经侦中队副队长,只要他愿意,有

    的是各方人物,出于各种目的,愿意给他钱,给他女人……但是有的时候,薛复

    山都要庆幸,自从遇到了姜楠,「性贿赂

    度??2」这种比较危险的事情,他已经没有任

    何需求了。有姜楠……他认为自己的性生活,已经足够了。而且最重要的是,

    除了他的激情参与之外,姜楠……什么都不要。他也送过姜楠一些礼物,也有值

    钱的,也又不怎么值钱的,但是只要妄图给钱,哪怕是变相的,姜楠都会生气。

    他也很不好意思的偷偷暗示过,姜楠有什么事情需要他来「办」的话可以开口。

    毕竟,有不少女人接近自己,都是为了各种各样莫名其妙千奇怪的事情要来自

    己这里通路子,但是姜楠却似乎没有这方面的需求,如果说,她对自己有什么

    求的话,就是做爱……

    疯狂的做爱,情趣的做爱,冒险的做爱……

    他承认,虽然自己也算是个帅哥,也算是个挺有点资本的男人,但是有这么

    酷的女孩子,居然会什么都不要,仅仅是愿意和自己一起携手探性爱的美妙世

    界……让他如在梦中。他也会有点警惕和奇怪。他大学毕业后就进了经侦系统,

    对于一个并无什么背景的普通警察来说,十几年来升职算是飞快。和一般的专业

    经侦线的干警比起来,他最大的优势就是仿佛与生俱来的政治敏锐。他总是会利

    用手中的「案子」,去结交到可以帮助他「收风」的人物

    最?新???

    ,无论是嫌疑人还是证

    人,无论是原告方还是被告方,无论是上级还是下级,他都是很小心翼翼的刻意

    在利用「政治风向」。他的这种本事很得上司的器重,这也给了他接触更多敏感

    案件的机会。也因为这样,他对于接近自己的人,也会更加小心。但是一再试探,

    都想不出自己有什么地方值得这个女孩这么和自己欢好的,他也就暗暗下定决心,

    一定要在两个人走到尽头时,给姜楠一次性厚厚的一份「礼物」。

    手臂不自觉的深入那丁字裤的内沿,虽然没有饱满的乳房,但是姜楠的屁股

    他是玩不厌,真的不可思议,田径运动员竟然能够将臀部脂肪训练到如此的紧

    实,如同肌肉一般的触感,每一次抓揉搓捏,他都会无比酥爽,姜楠甚至可以做

    到,用屁股夹着他的阳具,仅靠臀瓣的夹力和摩擦,就让他享受到如同性交一般

    的紧实感和征服感。

    轻轻的在姜楠的那根陷入在臀瓣里的丁字裤的裆部线条上抚弄,划过她妖娆

    的菊花,听着她吃吃的笑,薛复山又要开始动作了……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床头柜上的电话却响了起来。

    「别接……」姜楠正在呻吟,听到铃声,不由撒娇起来,按住薛复山的手臂,

    伏在他的身体上开始扭动起来。那种摩擦,那种接触,那种逗弄,都让薛复山本

    来就粗壮的下体又滚滚大了一圈,她会向个迷人的妖精一样挑逗自己,有时候又

    会像个温驯的性奴一样侍奉自己。

    但

    '点b点

    是薛复山无奈的摇了摇头,吻她,摸她,抠她,安抚她……毕竟,还是点

    亮了电话。然后才要开口,就觉得肩膀上一阵刺痛,居然是姜楠这只小狐狸精,

    报复似的在自己的肩膀上咬了一口,一排有点火辣辣的牙印立刻出现在自己的肩

    膀上。

    「薛队……」是自己的下属小胡。

    「讲……」

    「出事了。」

    「讲……」

    「体育局的那个陈处长……跑了。」

    「什么?!」薛复山不由翻身而起,一时连姜楠都顾不上了。

    「是……纪委的同志说……不是他们的责任,是上厕所的时候……」

    「操!纪委的几个人是干什么吃的?!这又不是拍电影,都扣在罗家村的人,

    都能跑了?」

    「……何局已经接到市委的电话了,市委的意思是咱们快找,4时内如果

    能把人找到,可以当成什么都没发生过。否则……纪委的同志怕是要受处分。」

    「我操你妈的,受处分就受处分吧……管我什么事……」薛复山气咻咻的站

    起来,但是也知道这是气话:「我马上就过来……恩……我来之前,你准备一份

    陈礼的完整资料……要背景,亲人,家庭,过去几年的出入境记录。通知机场、

    火车站、长途汽车站……」

    「这个我已经在办了。」

    「我马上就来……恩。」

    他犀利罗的穿衣服,穿裤子,找手机,找自己的公文包。

    姜楠别着嘴,捂着被子,老不高兴的看着自己:「要走啊……」

    他只能低下头,吻着姜楠,吻着,吻着,从浅浅的吻,一直到慢慢拖着她的

    舌头,和自己的舌头搅在一起,发出啧啧的声音,互相交换着唾液。香甜、软糯、

    充满了美妙的质感和湿润的体感……都说男人只喜欢性交不喜欢接吻,但是即使

    如此,只要是和姜楠,薛复山也吻的沉醉无比,久久不舍得放开。

    「不好意思,宝贝……要紧事……我是公差,身不由己。」

    「切……有什么了不起的,我去找其他公狗。」姜楠抱着被子,用羽绒被稍

    稍遮挡着自己赤裸的前胸,仿佛是撒娇,也仿佛是真的生气了,在那里耍脾气。

    「真的很抱歉,宝贝……是真的要紧事……喏,就是你们省局的那个在被调

    查的陈处长,居然逃跑了……」他是有意一些细节资料,好分分这个小妖精

    的神,不管姜楠是否在安排退役,总归也算是河西体育系统下面的人,对于陈礼

    处长的八卦多少有点兴趣的。

    「逃跑?」姜楠也一愣。「这还能逃跑?再说了……那不是纪委么?管你什

    么事情。」

    「傻瓜,负责看守的当然是干警了,纪委都是一群蠢货。不过我说也是么

    ……又不是拍电影,天知道那几个白痴是怎么整的?而且陈礼那点事,最多就是

    经济问题,生活作风问题,逃跑……也太莫名其妙了……真让人怀疑那个女孩子

    的失踪真的和他有关了。甚至……要么已经给他杀掉了?」

    「……」姜楠也愣住了,她倒也听说过陈礼和一宗高一女生失踪案有关。不

    由也关切起来:「不至于吧……真的要杀人灭口那么严重?变态啊……」

    「不知道,我得去看看……不好意思宝贝,你先睡吧……明天去退房就可以

    了,房费我已经结掉了。恩……其实省局里现在人事变动多,是多事之秋,也有

    很多机会,你既然这次不去全运,就乘机可以去多跑跑……」

    「切……跟我转移话题啊?」

    薛复山只能笑笑:

    ◢?|?

    「我是说真的,我冷眼看着,陈礼倒台,你们省局有的风

    起云涌呢……明天……咱们再电话联络……」

    「明天我要去X-Girl练拳,没空……头再说……」姜楠别过头,冲自己挥

    了挥手,一副「知道了,少废话,快滚蛋」的样子。

    薛复山收拾完毕,去楼下停车场,发动他那辆老式的现代车,奔赴在城市另

    一端的罗家村而去。

    利用在路上的时间,他整理了一下思路。

    陈礼身上的那些所谓「案子」,对于纪委和公安线来说,说白了是无关紧要

    的小案子,性贿赂也罢,收受上万的贿赂也罢,甚至通奸女运动员和下属也罢,

    固然是违法犯罪,但是这种程度的案子,全国各系统上下数以千计,谁能放在心

    上。现在舆论既然闹开了,如果上头有人替陈礼说话,随便找个小罪状认了,把

    陈礼免职了也就是了。即使上头没人替他说话,随便找个不牵涉太广的案子判一

    个,关几年也是有的。倒是假球和伙做比赛结果,甚至伙串联国家队参赛名

    单,那是没法深入调查的,牵涉到太多的省份、太多的人物、太多的利益,谁能

    保证明年要在奥运会上为国家争金夺银的民族英雄们,就不牵涉进去一个两个?

    而且此类问题非常难以采证,又牵涉到国家体育系统的面子,首都有专门的专案

    组在跟这条线,也不是河西省厅,更不是他这个小小的副中队长可以管的了的。

    想来想去,陈礼实在没有冒险脱离软禁逃跑的必要,一点小案子,一旦逃跑就反

    而变成苦海了……真当C 国的公安系统是摆设么?除非有一种可能性:那个叫陆

    咪的小女孩,真的是弄在陈礼手里,甚至已经被害,里面有人命案,陈礼怕牵连

    出来是重罪,才只能仓皇逃窜。可是……他毕竟是个有家有业的领导干部,又不

    是什么流窜黑会,又能逃到哪里去?他还有个女儿在念书呢。

    如果陈礼只是一时糊涂,怕了逃走藏起来了,4时内抓起来也就是了,大

    家都可以当成什么都发生过……如果还有更多隐情呢?

    因为自己特殊的资源和消息源,薛复山就知道一些别人所不知道的「隐情」,

    有两宗比较敏感的「案中案」其实和陈礼都有些关系……

    一宗就是观江经侦中队在立专案调查的大案子中的「一部分」。事关北海

    省省委中一位在任的大佬,其实已经「倒台了」,明面上却还在任,现在河东省

    纪委书记柯禹州亲自在抓这个大案子,河西省公安厅作为配,专门成立的专案

    组,是调查这位大佬的白手套商人洗钱的「部分案情」。这里,顺藤摸瓜的一条

    支线上,就涉及陈礼,也是薛复山负责在调查的案子。陈礼和南海的一位体育局

    干部,曾经伙倒手过几个阿根廷籍的二线球员,天价签约国内的球队,要的

    目的就是替这位商人洗钱。整个案子是个泼天大案,但是以薛复山的级别,只不

    过是负责调查旁支中的旁支,才会涉及到陈礼。这个事情政治上非常敏感,如果

    是那位大佬出手,那么陈礼很可能不是逃跑了,而是被蒸发了……此类政治大案,

    作为专案组的一员,薛复山度量过风险和功劳的比例,他根本就不想「立功」,

    但是也不愿意陈礼莫名其妙蒸发在自己手里,哪怕是一个无关紧要的小角色。问

    题是,在大人物眼中,自己这个队长,也是个基层小角色,那是担待不起的。

    另一宗案子,他就只是「听闻」了。据说,陈礼曾经向纪委举报过以前担任

    过河溪市体育局局长,后来曾任外交部高官的石束安,一些「材料」。事涉C 国

    三大政坛势力「太子党」和「茶党」之间的明争暗斗,那就更棘手了。可是薛复

    山细想……这里的厉害关系还是比较微妙的。假设陈礼举报石束安,但是如果某

    一方人士,可以通过陈礼的案子,证明陈礼是个「小人」,或者是个「小丑」、

    「罪人」、「卑鄙的撒谎者」,那么他的举报自然也就失去了可信度。从这个角

    度来说,这方人士当然巴不得陈礼倒霉,丢官罢职、坐几年牢,也许从这件小举

    报中撕开一条口子,会让整个石束安的案子都显得「不那么可靠」;但是想深一

    层,陈礼如果失踪了,或者死掉了……人们会怎么想呢?人们其实只会反过来认

    为陈礼的举报可信,出于某种阴谋论的角度,更坐实了石束安的罪证……从这个

    角度来说,是不是另一些人,也希望陈礼干脆就「失踪」了呢?

    薛复山越想越觉得麻烦……陈礼对他来说,只是大案子中的一条线,他不希

    望因为这条支线,真的给自己沾惹上太大的麻烦。无论如何,都要先找到陈礼再

    说。

    想到这里,他再也等不及了,在车上就又拨通了电话:

    「薛队……」

    「小胡,陈礼过去一周,都见过些什么人?」

    「见过他女儿……哦……省体育局还安排过几个干部,一起来看过陈礼,是

    劝他' 动向组织交代一切' 的。」

    「什么官员?」

    「三四个人吧……一个什么科长,一个什么办公室任,还有……控江三中

    的校长费亮……」

    「……」薛复山也理不出什么头绪,想一想说:「天一亮,你去一趟河西大

    学,见见陈礼的女儿,套套话,如果觉得她不知情,监控起来;如果觉得她知道

    点什么,先扣她4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