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利的体香 第二部:晚晴集团】第50回

作品:《权力的体香

    第5:刘铁铭,国有资产

    河西大学,逸夫楼3 大教室。

    刘铁铭缓缓的登下讲台……台下,响起掌声。

    这掌声并不冷漠,但是也并非十分热烈。对于河西大学的大学生们来说,一

    个省体育局的局长,还不至于是让他们会情绪失控的「大官」。学生们是天之骄

    子,还有着年轻人的骄傲和自诩,对于领导们,天生有一种距离感甚至鄙视感;

    当然,如果你的职位足够高,这种距离感和鄙视感都会化成更加虔诚的崇拜和谄

    媚;但是刘铁铭的职位,在见惯了省委领导、市委领导的河西大学大学学生们来

    说,并不够高。

    今天刘铁铭是应邀来参加河西大学体育产业研究院组织的讲坛,

    并做了的课件,重点讲解了在贫困山,利用奥运政策扶贫的

    一个课题。可能对于学生们来说,这个课题,即不是太生动,也不太无聊,只能

    属于中规中矩。在他之前,河西大学体育产业研究院的两个本科生,还做了一个

    非常大胆的关于体育金融的模型讲解,倒反而引起在座听众的注意多一些。

    当然,刘铁铭毕竟是河西省的体育领导,等学生们渐渐散去,随行的省群众

    体育处处长罗建国、秘书小齐、省公关办公室文员赵涛、河西大学体育产业研究

    院代理院长柳晨老师,以及七八个明显是柳晨「准备」的「热情学生」围了上来,

    七嘴八舌的问了几个毫无营养,却可以方便刘铁铭宣讲一些的场面上的话。

    自从陈礼的「离开」,刘铁铭感觉似乎有点无形中的放松,他偶尔的甚至可

    以把自己形容成一个「老体育人」,而不再是「体育官僚」,在陈礼的轰然倒台

    后,人们也发现了刘铁铭的这个「爱好」,也特地来应和一下。即使是柳晨老师

    这样其实政治会地位非常超脱的人物,也会刻意准备这份心意,就当是来满足

    一下自己这种虚荣的。

    「请刘局长给我们讲讲年轻人如何从事体育产业建设吧?」

    「请刘局长指点一下,新时期下,校园体育教育应该如何开展吧?」

    大体是此类片汤话。刘铁铭也就亲切温和的答一些政策、口号,敷衍一下。

    「刘局,您觉得像卓依兰在办的那个' 大山球场' 这类的

    ◢◢?3?

    项目,有没有可能

    得到政府部门的支持,纳入政府部门的一体化体育公益事业中来呢?」

    最后一个问题来自一个瘦高个的男生,眨巴着大眼,大概觉得自己问了个稍

    微有点犀利,还暗藏陷阱的问题。刘铁铭当然门清,卓依兰作为代言人之一,伙

    同了一群带点浪漫义色彩的体育人士,搞的那个「大山球场」,计划在C 国偏

    远山,修建一千个足球场,因为刻意和官方保持了一定的距离,反而得到了公

    众的好感,而这种问题的内涵,其实是在暗示官方办事不力,却还打压民间的体

    育公益事业。即使你答一个「可以纳入政府公益体系」也会被嘲笑为「拾人牙

    慧」、「有了成绩就上」。

    但是,这种程度的「玄机」,对于刘铁铭来说,不过是幼稚小儿科。他温和

    的笑笑:「任何一个项目,都不是任何一个机构可以独立完成的。支持要来自全

    会,也不仅仅是政府机关。相对而言,体育事业是比较边缘的项目,没有各方

    的支持,无论是民间机构还是分管中心,都不可能在这个物欲横流的会里开展

    下去……」

    柳晨老师平静的笑了笑,轻轻挥了挥手,几个学生也就不再打扰了。柳老师

    做了一个「请」的动作。刘铁铭也忙个「请」的手势,顺着那个手势走动。两

    个人从教室里漫步而出,顺着校园里的过道,一起走

    找?请?

    向停车场。身后,罗建国处

    长为首,很识趣的带着几个人故意拉开了距离。也就是给刘铁铭创造了和柳老师

    一起在校园里漫步「谈一谈」的空间了。

    「柳老师,我听闻柳老教授这几年一直在研究关于我们国家体育制度改革的

    问题。」

    「我父亲已经退休了,现在只是做一些个人的学术研究。」

    「嗯……那是不同的。柳老教授德高望重,而且在制度研究和体系研究上,

    是我们国家的泰斗级人物。如今研究体育制度改革,也是我们这些基层干部是应

    该学习的……」

    「刘局……您这话太自谦了。」

    「呵呵……我是想就一个现象,听听柳老师的意见。」

    「您请讲」

    「体育产业本身,其经济效益是非常不均衡的。足球、篮球、和一些国外比

    较流行的项目,经济效益比较好,但是绝大多数的奥运项目,其实还是一个要依

    靠国家补贴的存在……」

    「您

    点b点'

    一针见血。」

    「……恩……但是,这几年,体育产业的周遍,却产生了很大的经济效益。

    比如……体育教育,当然还有地产。」

    「刘局……您的意思是?」

    「柳老师啊……我是很真诚的在学术上和您讨论。体育需要投入,尤其是弱

    势项目,企业也愿意投入,但是如果有一些企业,以投资体育为名,但是实际上

    真正的兴趣点却在培训、地产、传媒上。我们体育系统……呵呵……您也知道,

    相对来说,是属于权力范围比较有限的部门……我们应该如何面对这种现象呢?」

    「这个……」

    「哦……没关系。我们就是私人的学术探讨,还请柳老师不要有什么顾忌,

    不吝赐教啊。」

    「刘局太客气了。你这么说,其实我也没什么经验,一孔之见,您可以作为

    一个参考……」

    「请讲,请讲」

    「古人说来者熙熙去者攘攘,皆为名利二字。从企业本质的来说,逐利是本

    质。刘局您慧眼洞识,其实企业的那点小九九是瞒不过您这样的人物的。只是

    ……要想改变企业的唯利是图,一靠法治、二靠舆论,三靠教育提高企业的自身

    的会责任,这就是边界。在这个边界之内,企业逐利,政府部门或许可以反过

    来思考,不仅不抵触,而是想尽办法,在会责任和' 逐利' 之间形成力。帮

    助企业逐利,促进企业逐利,甚至可以创造条件为企业逐利。在这其中,政府部

    门可以收获会公共利益,企业也可以实现自身的利益追求……是最理想的。」

    「……」

    「当然,体育部门相对来说,是比较公共的。资源也比较有限。所以就像家

    父一直倡导的,是体育部门不要局限在奥运比赛,而是更多的……和其他政府机

    构作,形成一体化的多部门联动。」

    「多部门联动?」

    「可以是体育系统内部的联动……也可以是其他部门么。教育系统、工商系

    统、法务系统、宣传系统。」

    「那您的意思是一个多方的作结构?」

    「是的,多边作结构。党和政府以人民群众的基本利益为基准,在其中起

    着协调和统筹的作用,职能部门,以及各种会资源,形成多边的作模型。也

    许,可以破除一些会资源整上的障碍。」

    「……」

    「……」

    两个人聊着聊着,不知不觉,已经走到停车场了。身后的罗建国处长、赵涛、

    司机、以及工作人员也自然的跟上来。刘铁铭和柳晨握手致意就要告别,似乎想

    到一点什么,淡淡的提及:「柳老师,恩……省局的老陈……有个女儿,现在

    ……」

    柳晨似乎有点奇怪他问起这个话题:「是的……目前在我们学院读书啊…

    …怎么?她也有涉案么?她年纪还小啊。」

    「哦,不是不是,您误会了。那么小的女孩能涉什么案?即使涉案不涉案那

    也是纪委和公安的事。我是有点担心小姑娘的生活问题。老陈现在……恩……」

    其实刘铁铭已经听到「陈礼潜逃」的风声了。他

    '点b点

    似乎有点担心事情搞到不可收拾,

    有点想提醒柳晨……但是究竟想提醒什么,他自己也有点说不清楚。

    「樱子是个好女孩……可能有些年轻人都有的个性,但是总体上是个非常善

    良也上进的好孩子。她……和我女儿琼琼现在住一个宿舍……生活上、学习上,

    学校里,会给予一定的照顾的。至于今后的事情,现在也谈不及,还是要看陈处

    长的案子……刘局您这是一念为善,必有所报……」

    「哈哈,柳老师言重了……那我就告辞了……如果小陈同学有什么问题或者

    有什么需要,柳老师还是随时找我。」

    「刘局您请,您慢走。」

    和柳晨再次握手告别,刘铁铭上了体育局的比克商务车,罗建国自己另外有

    一辆车,赵涛也很识趣的不打扰领导们的空间,自己打车走了。按照一般的习惯,

    秘书小齐是坐前排,但是这次,小齐却有意无意的替自己拉开了车门后,也钻都

    了后排来。刘铁铭不动声色的一笑,隔着车窗向柳晨挥挥手,等到汽车发动,驶

    入校外的公路,才转过头,眯着眼等待小齐开口。

    小齐和司机都是绝对可以信任的人。小齐既然坐到后排来,应该是有话要说。

    「刘局,徐指导下午来,和郭副局长说了会儿话……他的意思好像是,希望

    省局能派个领导,甚至最好是刘局您亲自出面,接替陈处长在和晚晴集团谈判中

    的领导工作……」

    「他自己怎么不处理?」刘铁铭带着嘲讽的笑容一笑:「他这哪里是要来找

    领导,是来试探话风的……真正盯着那个' 领导' 位子的,还不是他自己……老

    陈的案子还没了,就那么着急?」

    小齐低眉顺眼的陪自己笑笑,轻声细语,用连坐在前排的司机都听不清的声

    音说:「其实晚晴集团的夏总,来过几次电话,都是想约刘局您……见见面、吃

    吃饭……聊聊赞助的事。」

    刘铁铭静静的养了一会神,开口说:「那就让罗处长去跟一下吧……」

    小齐似乎一愣:「罗处长?刘局……罗处长和他们没什么交集啊,就算是省

    局要派人去,他多半也是能躲就躲……派他去……无论是他,还是徐指导都会有

    想法的吧?」

    刘铁铭忍不住一笑,小齐说的也是;这个罗建国,天性就是个「遇事就躲,

    遇事就躲」,也算他的为官之道,倒也就靠了这种「优点」,无论哪一阶人物,

    都至少不嫌他「碍事」。他级别上毕竟是省局直辖处长,既然徐泽远已经对于竞

    技赛事处处长的职位志在必得,连牙齿都露出来了,派罗建国去,罗建国不三天

    两头借故划水才怪呢。其实他是知道小齐的查漏补缺式的「建议」的,徐泽远一

    心要导和晚晴的作,但是无论从政治上还是从平衡上,省局都不适将这一

    系列事务都扔给水上中心独立去处理的,大小要派一个官员去,如果派了类似郭

    忑、罗建国这样的人物,就是稍稍压制一下徐泽远,让他多多安分上供才是实在

    的;如果派一个低级官员去,比如石川跃,就是向徐泽远示好,示意他虽是准备

    接任竞技赛事处处长的职位。正所谓人事即政治,这里的奥妙,并不难懂。听小

    齐的口吻,还是建议自己,干脆顺水推车,派和晚晴集团比较有「交集」的石川

    跃去。

    「石川跃太年轻了。」刘铁铭倒也不需要绕弯子,若有所思的说,这话是说

    给小齐听的,也是和自己在「商量」。

    小齐跟了自己许久,似乎能够看出来,自己有对这个问题深入展开的意愿,

    他就会很恭谨的试探:「刘局……您是不是对晚晴集团这里……有什么纲要性的

    指导啊?还是觉得石任去处理这个……比较缺乏经验?」

    刘铁铭又闭上眼睛,似乎是在闭目养神,其实却是有些心事……体育他懂得

    很限,但是轮到办公室政治、政商关节,看待夏婉晴这样的人物,他却坚信,自

    己的眼光却比省局里的这些蠢货下属要犀利多了。随着陈礼倒台,他不得不更多

    的站到前台来直接指挥省局的工作,虽然这很辛苦,而且并没什么现实的利益,

    但是至少有一个附加的好处,那就是:有许多「智慧」他可以宣泄一二,就像和

    柳晨老师这么走走,对对机锋……就像调整一下省局和晚晴集团的关系……对于

    小齐,他是放心的,所以实在忍不住要稍微多说两句。他酝酿了一下,才睁开眼,

    笑呵呵的说:

    「小齐啊,我告诉你,和企业家打交道,永远记得五个字。」

    「哪五个字啊?」

    「无利不起早」

    「刘局……?您是不放心晚晴集团?」

    「不放心?我有什么放心不放心的……哼……我们体育局,在这些人眼里,

    得罪是得罪不起的,但是有多尊重,也不好说!夏婉晴……了不起的女人啊…

    …所谓风起于青萍之末,其来也渐,其入也深……」

    「刘局……这个我不太懂……您指点指点?我学习学习?」

    明知小齐是谄媚,但是刘铁铭对于这个问题已经想了好几天,也确实有兴致

    「讲解」一下:

    「这句话是出自战国的,讲的是细处可见大乾坤的意思……夏婉晴

    么,其实是在布一个大局面。一个说出来吓死人的大局面……陈礼、石川跃、徐

    泽远这些人其实都被她算计在里面……」

    「刘局……」小齐听自己说出这么露骨的话来,也未免有点慌乱。

    「现在想来,她是精心策划的,怂恿石川跃在后湾贷款搞什么培训基地,让

    后湾的经济状况进一步的恶化。一方面却在大造舆论,你还记得石川跃的那篇文

    章么,我提醒你一下,

    你再看看今年河西大学体育研究院的这些课题,不是体育金融,就是体育地产,

    研究生论文动不动就英超如何如何,NBA 如何如何……再用赞助水上中心来替自

    己打磨成一个河西本土体育公益企业的形象……」

    「……她……她……这么大费周章,是为了什么?」

    「为了什么?不是告诉你了么……无利不起早。她做这么大的文章,当然要

    有足够的利益吸引……我也观察了好一阵……现在逐渐有了结论……她……十有

    八九是想……全面收购后湾!」

    「什么?!!这……这……这……怎么可能?」

    刘铁铭看见小齐这幅目瞪口呆的模样,也觉得有点鄙夷,但是这进一步满足

    了他的内心的虚荣:「觉得不可思议?」

    「后湾……后湾……那是个体育场啊?」

    「体育场怎么了?」

    「那是……那是……国有资产啊。」

    「哈哈……你这才算说到点子上了……就是因为是国有资产,她才能做这样

    的盘算。否则,如果是私营企业的地皮……地皮是什么价格?开发权是什么价格?

    河溪两大体育场其中之一是什么价格?她想收购,也得别人肯卖才行啊?!就是

    因为是国有的……她才有机会么……布局,造势,甚至不惜通过我们和国资委之

    间的管产矛盾,来进一步激发后湾的潜在矛盾……啧啧啧……夏婉晴……真是个

    了不起的人物啊。」

    「可……可……收购后湾……后湾自己都够得上一个上市公司的产值了。那

    是个天文数字吧?」

    「当然是个天文数字,但是石川跃已经替夏婉晴把棋下下去了。亏损,再亏

    损,培训中心的话题却已经扔在这里,会影响已经造成,人家家长连一年的费

    用说不定都支付了……先承诺,后拖延。现在夏婉晴就是不肯' 注资' 了,国资

    委不' 引入' 她这个' 民间资本' ……难道你还指望河溪市委来垫付石川跃花掉

    的这笔钱?还是我们来垫付?体育局哪里有钱?」

    「刘局……那我们是不是应该提醒一下石任啊。」

    「提醒什么?」

    「这……这……夏婉晴这不是在……」

    「你不敢说?嘿嘿……她就是在计划着……有个名词的……叫……' 侵吞国

    有资产'.提醒石川跃有什么用?小石么……年轻,有干劲,也是个聪明人,但是

    我敢断言,这件事,他是被夏婉晴给当枪使了!说

    不定他明知道是被利用了,也

    只能继续走下去。」

    「那我们该怎么办?」小齐到底年轻,已经是慌乱不堪了。

    「什么怎么办?」刘铁铭露出他憋了很久的嘲讽的冷笑:「……她要侵吞国

    有资产也好,收购后湾也好,最终愿意出 个亿也好,2 个亿也好……跟我们

    有什么关系?管我们体育局什么事?后湾……又不是我们的资产?」

    刘铁铭冷冷一笑。看着车窗外的景物,不由又在深入琢磨这个问题。

    夏婉晴既然所谋者大,反复邀请自己要去「见见面,吃吃饭」,就是嫌弃徐

    泽远或者罗建国等人的级别不够,要把筹码开到自己身上罢了……她会给什么?

    钱?女人?很多钱?很多女人?都有可能。甚至秘书小齐,说不定也已经拿了晚

    晴集团什么好处,才会来提醒自己,可以「见见面」。而且他相信,既然夏婉晴

    想的是全面控制后湾,体育系统这边是一事,但是无论如何,都绕不过河溪市

    国资委的。他对于后湾中心到底值多少钱并不内行,但是能够肯定的是,国有资

    产的一大特征就是:你说多少钱,就是多少钱。牵涉到这么大利益,这不是在体

    育局这种冷衙门里使使阴谋诡计,利用利用人事斗争可以解决的。她一定要有后

    续的王牌……没有真正足够坚硬的后台,或者足够诱人的筹码,一个民营企业,

    吞并河溪的老体育中心,这么肥的一块市中心商业地块,具有地标性质的老体育

    场……哪里有那么容易的事?筹码?晚晴集团一定多的是;但是后台么……?晚

    晴又会找谁来背书呢?

    什么样的人,才够资格,参与到这种级别的利益交换中呢?

    什么样的人,才能使得河溪市国资委这种级别的机构,和河西省体育局这种

    冷衙门一样,不得不眼开眼闭,明知被人算计,也要掉下去呢?

    刘铁铭是在内心赞叹:晚晴集团的这出戏码,真是他见过的最的「政商

    反噬」的戏码,现在过头来看,就连是当初「天价赞助水上中心」,也不过是

    为晚晴包装自己为「一心为了国家体育事业」的一种策略,是这盘大棋中的一次

    落子而已。

    还真有点「其来也渐,其入也深」!

    但是就像他对小齐说的,那能关他刘铁铭多少事?后湾的产权,本来就在河

    溪市国资委手里,河西省体育局这个「管家不管钱的姨太太」本来就当的很不爽。

    他才没那份心情,在这件事情上去碍夏婉晴的事。

    他是国家干部,他是体育局的局长,他是体育局的局党委书记……他要关心

    的,是国家的体育事业。

    【权力的体香第二部:晚晴集团】(中卷)完

    请期待【权力的体香第二部:晚晴集团】(下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