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体香 第二部:晚晴集团】第44回

作品:《权力的体香

    字数:443

    第44石川跃,来吧羞耻,来吧

    【加长】

    石川跃并不是,至少并不是刻意的,想要在周衿面前,去羞辱许纱纱。

    即使今天,他神差鬼使的同时叫周衿和许纱纱来天霖,对川跃来说,也只不

    过是一种情绪的宣泄。宣泄自己在和夏婉晴短暂交锋后压抑的欲望,宣泄自己可

    以控制一切、拥有一切的自我良好感觉;他要用两个关系复杂,形象气质各异,

    却都同时身为自己禁脔性奴的女孩子,来安抚自己的灵魂欲火。

    虽然许纱纱的「表现」是完全出乎他意料的,但是他也饶有兴致的看着许纱

    纱和周衿之间擦起的火花、短暂的激动、刻意的避、竞争的交锋、和那种「正

    常」的表演。不过无论如何,他并没有特意的想去羞辱其中哪一个。

    当然,许纱纱和周衿,今天既然来了天霖,给自己奸玩淫辱,用身体来取悦

    自己,是在所难免的,他并没有怜香惜玉到要去考虑她们的细微感受的地步。既

    然自己想玩,就要给自己玩。既然自己想同时玩,就要同时给自己玩。这不是情

    人之间的暧昧,也不是夫妻之间的甜美,这是强者对弱者、人对性奴、利用对

    被利用之间的压倒式的单方淫乐。他非常喜欢许纱纱那种青春娇俏、甜美纯洁的

    滋味,享受她不敢反抗,任凭自己点滴取、凌辱玩弄时的娇柔无力;他也很欣

    赏周衿身上的妩媚温存、时尚风流,也喜欢玩弄她时小小的反抗和挣扎中透出来

    的蜕变魅力。在其他的场景下,在他需要的情况下,他一样会给予她们温柔、甜

    蜜、体贴、亲切,足够的温存或者童话一般的幻想……但是今天,自己想要,自

    己想要用阳具同时在她们两个各有千秋的蜜穴中的出入,撞击,抽插,去留下自

    己的痕迹,她们就只能撅起屁股,摆出羞耻却顺从的姿态,接受这命运的蹂躏

    ……

    可是,他并没有刻意的,要在周衿面前,羞辱许纱纱,或者要在许纱纱面前,

    羞辱周衿的意思,因为这也超越了自己的利益界限。而他取出这件晚晴公司其实

    是寄给他做样品的泳衣来,本来的意思,也只是要求许纱纱去卫生间里换上,给

    他观赏,给他亵玩,给他淫弄一番罢了。

    他没有想到,许纱纱会仿佛赌气一样

    最?新?第一??

    ,就在这里,就在此刻,就当着周衿的

    面,解开了自己背带裤的纽扣。

    许纱纱的脸蛋是通红的,她的手指是颤抖的,周衿的脸蛋也涨的绯红,身体

    也在颤抖……川跃想安慰两句,阻止一下……但是他也呆住了。

    当许纱纱如同驯服的小宠物一样,在他们两个的面前,解开了自己的纽扣,

    褪下了自己的背带裙时……这一幕,实在太美,太诱惑了。他为什么要阻止?

    她娇小玲珑的身体上,有一面白色的T 恤,毫无花纹毫无装饰,就这么紧密

    的裹在她柔线条的少女上体上,你能看到两个奶尖即使在文胸的罩杯下,也会很

    轻微的在T 恤上顶起两座小小的尖峰。而更让人无法移开视线的是,连衣裙裤的

    褪下,那两条赤裸的白生生的少女大腿。

    雪色!带一些些阳光痕迹的雪色。赤裸的大腿直到臀胯,少女赤裸的性象征。

    在T 恤下摆漂浮中,他仿佛看到了小女孩的内裤,是一条波点的高腰纯棉内

    裤,精巧的包裹着那圆滚滚略略拱起来的三角地带。绵软,酥嫩,诱惑,邀请,

    清纯,亵渎……

    然后许纱纱开始脱T 恤。没有羞涩,或者说,其实是有刻骨的羞涩的,但是

    她咬着牙关在隐忍。她似乎就要在周衿面前表现自己的耻辱和痛苦,羞涩和玷污,

    不堪和堕落……她似乎要用这种破罐子破摔却也充满了勇气和挑战的模样,去拷

    问周衿的灵魂。尽管这个过程,也会让她遍体鳞伤。她的T 恤被脱掉。她那光滑

    的,饱满的,多汁的,娇嫩的,所有的细节曲线变化都带着少女的青涩,却又开

    始逐渐成熟的变迁的半裸上身,就这么暴露了出来。

    文胸也是波点的。

    石川跃有些口干舌燥……他奸污了她,他已经奸污了她,她的童贞是属于自

    己的,她的处女已经被自己剥夺,她的纯洁已经被自己玷污,她的一切秘密在他

    的胯下都已经溶解,但是此时此刻,就穿着可爱的少女套装内衣的河西小美人鱼,

    在渐次急促的呼吸中,在肩膀都已经被脸上的红色逐渐染透的潮红中,在驯服的

    只是一声命令就会脱掉自己遮羞的衣服的迷幻场景中……竟然好像,依旧是一片

    纯色的洁净。

    这个女孩,并没有因为失身而堕落,尽管她遭受了自己的奸淫,但是她似乎

    在挣扎着放出更加耀眼的光芒……她的小奶子好像又发育了一些,她的小屁股好

    像越来越挺,她的三角地在内裤下,似乎高高的鼓出两条可以窥见的大阴唇痕迹

    来,她肩膀、锁骨、腰肢、手臂、大腿上,那种似乎有肉,又似乎只是肌肤下包

    裹着水晶一般的汁液的感觉,让川跃竟然又有点失神。

    她依旧勇敢,依旧顽强,但是她也接受了沦为自己胯下性奴的命运。她终于

    穿起了成套的内衣。波点的小内裤,波点的小文胸……这种内衣套装当然很清纯、

    很可爱,但是穿出来给男人观赏,却是一种绝对的诱惑和驯服。这当然是为了自

    己穿的,是为了给自己看,为了给自己摸,为了给自己玩,为了给自己分分寸寸

    点点滴滴享用的……是带着叛逆的抗拒也好,是带着绝望的沉沦也好,甚至是带

    着好奇的挑逗也好……她开始迈出那种步伐,沉迷自己为她搭设的欲海了……而

    她,毕竟只有十七岁。

    即使是石川跃,也有一种欣慰感,也有一种满足感,甚至有那么一瞬间,也

    有一些愧疚和良心的不安。他竟然想大声喝止,阻止许纱纱继续脱下去。他并不

    是要来刻意在周衿面前羞辱许纱纱的。但是男人本能的欲望却让他张了张嘴,也

    有点说不出话来的意思。

    而许纱纱已经从自己手中,接过那条泳衣来,然后……她开始脱那件波点少

    女文胸了。

    「等等!」川跃是脱口而出。阻止了她,尽管她的一条肩带已经被她解下来

    了,一半的小小嫩嫩,吹弹可破的少女乳球已经露出来了。

    她停了下来,看着石川跃……她尽力在掩饰,但是石川跃能看到她身体微微

    的颤抖。石川跃知道,她可能会哭出声来,她可能会崩溃,她一定非常羞耻…

    …这些川跃都不在乎,但是川跃并没有叫她误会的立场:她是来,供我石川跃淫

    乐的,而不是,在周衿面前堕落的。

    他本来想阻止她,叫她去卫生间里换……但是当他的目光转向已经僵硬在沙

    发上的周衿时,他却改变了意。

    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因果关系和刺激,什么样的连锁反应和冲击,呆呆的僵

    在沙发上,冲着已经在脱衣服的许纱纱发愣的周衿,此时此刻,一样妩媚的让人

    神魂颠倒。

    周衿的喉咙在翻滚,她的眼眶已经湿润,不是伤心的泪水,也不是痛苦的呻

    吟,而是羞涩……,许久不见的羞涩。可能是许纱纱的到来,点亮了周衿心中的

    某些东西,这个经历了很多故事的跳水助教,这个今天沉迷在书海中的研究生,

    这个自己来河西奸玩的第一个女孩,竟然像一个从未经人事的处女一样,羞的难

    以自禁。

    她的耳朵很红,她的眼神很醉,她的身体在不由自的缩拢,她的……她的

    手掌交错的挡在自己的热裤上,她在掩饰,但是她其实是想遮挡自己。这和她今

    天进来房间时的洒脱、时尚是有些微的别。她也许有点后悔,后悔今天自己的

    裤子太短了?后悔自己的T 恤太露了?甚至后悔今天过来?是许纱纱的出现和表

    现,让她陷入了痛苦、自责,进而产生的羞耻么?很久没有提醒这个女孩了,她

    和自己的关系是羞耻的。

    女人的羞耻,是男人的快感的来源之一。既然羞耻,那么来吧,羞耻,来吧。

    川跃改变了让许纱纱去卫生间里换衣服的决定。他低下头,在那个拉杆箱里

    摸了一会,又拎出一件泳衣来。

    这是一件「琴四号:冰蓝金影」。它和「琴七号:雪域玫瑰」的设计大体类

    似,别要在于配色,雪域玫瑰的颜色是玫红配乳白,冰蓝金影的颜色是淡蓝

    配鹅黄。另一个差别是,冰蓝金影的背带是交叉至臀裤的大交叉「X 」,和雪域

    玫瑰的露背「X 」绑法有所不同,脊背上用两根绑带稍稍做了遮掩,但是后脊和

    锁骨就暴露的更多。其他的地方倒是类似,一样是高开叉的臀胯,腰部的小褶皱

    设计。

    这一系列的「琴- 高台跳水系列」名义上是为河西跳水队以及许纱纱订制的,

    其实晚晴也在争取成为整个C 国国家队的竞赛泳衣,所以其实整个系列各有千秋。

    论起来,雪域玫瑰因为配了乳白,显得更年轻、更有清纯活力一些;冰蓝金影就

    略为偏成熟,更妩媚动人。虽然目前都是均码设计,其实也可以理解为,是为不

    同身高不同气质的跳水女将们设计的。

    川跃拎起来,轻轻抛到了沙发前的茶几上,眯着眼笑着说:「小衿……你也

    一起试试?」

    他不想在周衿面前羞辱许纱纱。但是他也舍不得就失去观赏的机会,许纱纱

    就这么痴怨的、羞辱的却也是驯服的在自己的面前脱裙子、解胸罩、褪内裤,乖

    乖的换上美艳绝伦的连体泳衣的模样;好在,他还有一个更加有趣的、美妙的、

    淫邪的选择:就是让周衿一起参与进来。

    这才是公平,她们两个不是要玩么?不是要斗么?不是要各自表现各自的

    「不正常的正常」么?那么来吧,女孩的羞耻,是可以化为男人快乐而在,就让

    她们一起羞耻,羞耻到底,羞耻到极限,羞耻到疯狂,来吧,羞耻吧,来吧。

    果然,已经将少女文胸的一条肩带解下的许纱纱停止了动作,转过头,看着

    周衿,她的乌黑的瞳孔里闪耀着某种明亮的火焰……周衿的身体瑟瑟发抖,脸色

    由刚才的潮红转为青白,但是她并没有过多的犹豫,似乎是向自己臣服,其实是

    在向许纱纱忏悔,她居然娇羞无状,痛苦折辱的「嗯」了一声。也站了起来,开

    始褪自己的T 恤。

    和许纱纱是背带裤需要解纽扣不同,周衿的T 恤更容易褪。她身上是深蓝色

    印花露肩T 恤,肩膀这里其实就是类似背心的宽绑带设计,腋下还做了宽松处理,

    但是胸部依旧扎紧高耸。她的身材本来就火辣,此刻脱掉这件T 恤只要一拎一褪

    就方便的离开了她的胴体,别说川跃,就连许纱纱都看住了。

    粉紫色的蕾丝文胸,华贵的罩纱蝴蝶结设计,那肩带是刻意的为了可能和背

    心配的「肩带走光」而设计的缎面,甚至刻意将肩带松紧扣处理在肩膀上,只

    为了可能的露出的一刹那,用精巧的设计让男人看的眼花缭乱心神恍惚。但此刻,

    都不能再吸引人的目光。她那和许纱纱截然不同,高高耸立,丰满的挺拔在这里

    吹

    ??第?一?

    拂着奶香的一对玉乳高峰,顶着罩杯丝毫不需要刻意的聚拢设计,就可以有着

    夹乳沟,抬乳头的绝美效果,而配着她细细收拢的腰肢,形成一个不可思议的

    对比,丰满的乳,纤细的腰……是这些身体上过分的美妙,在当年,也耽误了周

    衿的跳水专业,但是对于男人来说,对于可以肆意品玩享用这一切的川跃来说,

    却是美妙的大餐。可以和许纱纱的绝色清纯,形成鲜明的对比。

    「等等……」川跃笑了,他这一次笑得既不神秘,也不矜持,既不做作…

    …他像一个看到漂亮玩具的小孩一样笑了,穿着内衣的周衿,依旧那么令他欣赏:

    「我坐下看……」

    他有点得意,有点顽皮,一屁股坐到了沙发上,笑嘻嘻的说:「来吧……我

    不管你们两个玩什么……来吧,继续……」

    即使是石川跃,就这么大大咧咧的坐着,观赏着两个美女,一个成熟,一个

    青涩,一个妖娆,一个纯洁,一个妩媚,一个呆萌,是师徒,是姐妹,是室友,

    是曾经互相羡慕的,也是曾经互相伤害的女孩,在自己的面前,如同竞争,如同

    示威,如同绝望,如同忏悔,在这里表演少女的人脱衣秀,要换上性感的泳衣,

    而最后的目的,就是供自己淫乐、亵渎、奸玩、糟蹋……这一幕,在川跃也算比

    较丰富的性经验的忆中,竟然是很少有场景可以相依比拟的。

    周衿转过身来,对着自己。许纱纱却只转了一半,看着周衿。

    周衿将自己的热裤也拉开门襟拉链,从自己高翘圆润的美臀上褪了下来。那

    种布料划过臀瓣,亲吻最浓烈的曲线的美感,又瞬间被内裤的视觉冲击所取代了。

    和许纱纱成套的少女波点内衣一样,周衿在川跃的调教下,不是成套的内衣,已

    经绝对不会上身了。她的下体,是一条超窄绳边的粉紫色绣花内裤。和那胸罩是

    一体的。

    对比来看,许纱纱的波点内裤,无论是包臀,还是护阴,或是在小腹下的布

    料高度,都要略略保守一些。少女内衣,本来的设计目的就是穿着舒适,整形塑

    最◢新◢度?第一¨|

    体,小屁股、髋骨,夹着那高高坟起的阴部都是酥软的波点布料包裹衬型,仿佛

    只是少女起床时未来得及遮掩春色;而周衿的内裤,更像是一个热情的少妇,终

    究要在晚上,给男人观赏品玩,奸淫操弄时穿的,每一丝一缕都是诱惑和邀请,

    裆部虽然一样是布料,但是淡紫色的布料稀疏,隐约可以到幽森小径,两侧的腰

    臀布料其实就是两根细绳,只在臀部稍稍展开一些,用薄纱蕾丝和小花瓣绣纹来

    略为遮掩和装点。许纱纱的波点文胸是全罩杯的萝莉文胸,其实已经褪下一半的

    肩带来,但是布料依旧护卫着少女的乳沟,即使是心口,也有着遮掩、躲藏、清

    纯和羞涩,在一颗淡蓝色的大颗波点被顶的高高的,才能看见少女乳头象征着的

    性欲和私密;而周衿的文胸却是/2 罩杯的性感设计,美艳的乳肉已经肆无忌惮

    的在炫耀着自己的成熟和艳美。

    是许纱纱先脱下外衣,露出贴身的少女内衣的,其实她的萝莉文胸的一边肩

    带也已经摘了下来。左侧的精巧酥胸,已经将诱人的乳肉露出。但是这会儿,却

    是周衿先解开了文胸的搭扣,将那面粉紫色的蕾丝胸罩一松,川跃可以看到她的

    奶子,有一种小小的反弹力,即使是脱开那温柔的文胸束缚,也会乘机展现一下

    乳房的坚挺。而从她微微一缩左右手,将文胸摘下时,一对美艳挺拔,高耸丰满

    的乳房,就如同两只小白兔一样蹦跳出来。不仅仅是展示在川跃的面前,也是展

    示在她的小师妹,她的小学生,她所照顾、教导、也陷害过的许纱纱面前。

    她羞耻的忍不住抱着胸。这种动作是徒劳的,因为这样的包紧只会让乳肉从

    臂膀的边缘更加呼之欲出,仿佛是更高抬了胸脯一样。就连她艳红色的乳头,其

    实都已经在臂膀的边缘裸露了出来,因为这耻辱的动作,她的奶头其实已经翘起

    来,她所谓的抱胸遮掩,更不如说是一种展示,一种驯服,一种供自己予取予求

    却有着天然哀羞的无奈。以川跃的眼光来看,周衿的胸脯是美艳的,要是她的

    腰够细,腰肢的细润和胸脯的饱满之间形成了足够的视觉对比,让男人产生有一

    种弱小的可以被欺凌被糟蹋的淫辱欲望;但是此刻,却在往日的美艳上更胜一筹,

    是因为在一侧,还有许纱纱一对清纯可爱调皮的小奶,在和她相映成趣。而这一

    种对比,无论如何,都能让女孩子的羞意更加的浓烈,男人的快感更加的成倍。

    她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意识到了这样的遮掩只会让她的羞耻更加旺盛,

    她垂下了手臂,努力压抑着自己的情绪,让自己的一对美胸,彻底的挺立在空气

    中,殷红的奶头,也在空气越发的挺翘。

    这是任性,这是无奈,这也是一种应:所有的羞涩,在石川跃的面前,都

    要收拾起来,所有的秘密,在石川跃的面前,都要展露开来,即使……是女孩子

    的奶头这么隐私的部位。

    许纱纱,也在呆呆的看着她这位「衿衿姐」的一对赤裸暴露,红白相映的乳

    房……

    石川跃忽然觉得很有意思,即使是亲密的姐妹、室友、师徒,像乳头这样的

    私密部位,许纱纱应该也是第一次看到吧。对这个小女孩来说,她已经是什么样

    的心思呢?她会艳羡周衿乳房的规模么?毕竟,在这个时代,就连小女生都知道

    大胸是男人的最爱。她必忍不住比较两个女孩子乳头的颜色、形状、大小么?另

    一方面,她又会产生多少比较心、羞耻心和痛苦的挣扎心呢?她会觉得有点满足,

    因为周衿在这里羞耻的表演着脱衣露乳,她会产生某种报复的快感么?她还是在

    内心深处,也为会周衿鞠一把清泪呢?

    周衿已经羞的半死不活,一只手抓着那件冰蓝金影,稍稍荡漾在自己的下体

    前,有意无意的做着掩饰,一只手已经拉开了她绳状内裤的边沿帮结,将那条小

    巧的不可思议的粉紫内蕾丝内裤,以某种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抽了开去……就连石

    川跃,都只是眼前一花,似乎看到了她的下体,幽幽的森林,甜蜜的汁液,花瓣

    的褶皱……又似乎只是一瞬间被那件游泳衣遮挡了。

    遮掩,躲藏……这些若隐若现的动作,看得川跃血脉膨胀,周衿的腰就是纤

    细,这真的是她体态上的优秀特质,这种纤细,会让她的乳房显得更高,屁股显

    得更圆,而即使是在躲衣服,两个女孩子为一个男人脱衣服,换泳衣,玩这种情

    趣的性爱游戏,出于本能,她们还是会遮掩和躲藏。她们会羞涩,她们会耻辱,

    她们会痛苦,但是这种羞涩、耻辱和痛苦,也是川跃快感的源头。

    但是周衿要穿上泳衣,无论如何都要抬腿的,她幽怨的偷看了川跃一眼,终

    于死心认命了,抬起一条长腿,让自己整个美艳却是私密,褶皱和光滑并存,绒

    毛和迂同在的阴户,毫无保留的暴露了出来。川跃笑了,残酷的笑了……她可

    以遮掩,但是她遮掩不了……她的下体明显已经带着晶莹的色泽。她在师妹面前,

    表演脱衣服,给自己的人看,她是在示范性奴的本份么?她其实已经羞耻到生

    不如死,却依旧抵抗不了身体的本能么?

    周衿已经从腿的分叉处,套上了那件冰蓝金影。冰蓝色的下体弹性布料,玉

    润如许,仿佛梦幻中的才有的泳衣质地,即使是此刻只是在室内,也仿佛有着水

    珠流淌、滋润躯体的视觉感,那最要紧处扎束身体、展现魅力的臀胯布料,用一

    种完美的冰蓝,将她的美臀包了起来,好紧实,好完整……侧面的去看,也能看

    到圆鼓鼓的一团诱人的生命力的召唤。可爱的阴穴。也被那裆部的冰蓝色遮掩妥

    当,但是因为室内是干燥的,反而是裆部,似有似无,好像有一小条略略偏深蓝

    的痕迹,那是她耻辱的体液第一次沾染上这高台跳水的泳衣战袍。她已经将整面

    泳衣慢慢卷到上体,细润的腰本来就是她的特点,被弹力布料一束缚,显得更加

    如柳条似月牙,那鹅黄色的边缘褶皱处理,更显得明艳妩媚,如同特地在提醒别

    人:这里是女孩子的腰,这里是美艳是线条,这里是可以尽情欣赏的风景……而

    对川跃来说,这里,又是邀君品玩的圣地。而随着她进一步整理上体,一对高耸

    饱满多汁的乳房,也一左一右,被包进了一面是冰蓝,一面逐渐转为鹅黄的泳衣

    胸部。乳头这里应该是做了一些类似乳贴的处理,使得不容易有激凸的走光感,

    但是即使如此,可能是因为这样的画面太刺激,这样的淫辱太羞耻,周衿骄傲的

    那两颗凸起,依旧在薄薄的弹力布料下清晰可见。

    唯美!

    也诱惑!

    周衿似乎并没有因为身体的再次遮掩起来而降低了羞耻感,她的头低的很低,

    她仿佛比更加羞耻,她的身体在微微的颤抖,她终于无法忍耐,迷离着,流淌下

    了两行晶莹的泪……

    石川跃却更加兴奋。他多少能体会周衿的痛苦和耻辱。这不是属于她的衣服。

    尽管她穿上身体,美得让人陶醉,仿佛是一件艺术品,仿佛她也立刻可以到过

    去,到跳台,到清纯无暇的少女时光……但是,那是错觉。那是对比,那是

    羞辱,那是不堪。

    这是「琴系列」,这不是床上用的情趣服,甚至都不是普通意义上的连体泳

    衣,这是为许纱纱量身订造的,或者说这是为河西跳水运动员乃至国家队跳水运

    动员量身订造的……这不是一件普通的泳衣,这是竞赛用衣……而穿在她的身上,

    唯一的作用,就是增加川跃奸污她时的快感。

    这是一种折磨,也是一种痛苦,这是一种羞辱,也是一种恶趣味。

    周衿似乎站都要站不稳了。她的身体在颤抖,连膝盖都在抖动,冰蓝金影穿

    在她的身体上其实非常体,她的肩,她的胸,她的臀,她的腿,都衬托的无比

    绚烂美丽,就连一边的许纱纱也看的目瞪口呆。但是川跃却能感觉到,这是一种

    摧残,她已经快要到极限。

    「过来,让我抱抱……」他温柔的,却也是带着命令口吻的对着周衿招招手。

    他需要给周衿一些安慰,也只是欲望驱动,想揉玩一下周衿包裹在冰蓝金影下的

    身体,他也知道这个时候,是拥抱抚摸她最理想的时候……刚才的脱衣穿衣表演,

    算是石川跃,在替许纱纱折磨周衿,就像是进来,许纱纱自己先脱衣服,是折磨

    自己一样。这种折磨是有限度的,要均衡,要一点点的推动两个女孩去羞耻,而

    不能先让一个崩溃。

    周衿几乎是一下子,软倒到了沙发上;川跃也是一下子,将她精致的身体搂

    在了怀里。周衿开始抽泣,川跃开始摸玩,从肩膀到腋下,到腰肢,到臀瓣。手

    上的触感,冰蓝金影是滑腻的,纤细非常的细润,仿佛不像一块布料,而像一种

    液体……抓捏她的美臀,陷进去,在弹出来,揉玩她的乳球,按下去,再放开来。

    「纱纱,你也换上……我们比较看看效果。」川跃说的自己都有点脸红…

    …他的措辞好像就像是一个普通的朋友,在谈论一件的普通的试衣服行为。而实

    际上,却是两个女孩,用悲耻的脱衣表演,穿上象征着她们或者荣誉或者梦想,

    或者尊严或者灵魂的连体高台跳水泳衣,给自己奸玩折磨。

    看见周衿的裸体,看见周衿的悲耻,看见周衿被迫当面换上了泳衣,许纱纱

    似乎得到了某种满足。她的大眼睛里也闪着泪光,她性感的咬着自己的下唇,但

    是她没有抵抗,她将自己的波点萝莉文胸解了开来……

    相对于周衿,她的胸乳只能说是精巧的小奶子了,没有周衿那样的规模,但

    是依旧,有一种可爱、玲珑、清纯,甚至有点小调皮的感觉。两颗温润粉色的乳

    头,颜色要比周衿的更加浅一些,显得稚嫩一些;两个小奶包,比起周衿那种成

    熟多汁,饱满高耸的乳形来,更像是两个可爱的小桃子,红润、细腻、充满了青

    春魅力和生命活力。脱掉了文胸,那条波点小内裤更是「扎眼」。相比周衿的细

    腰,许纱纱身体的特点,川跃是记忆犹新,她的小屁股特别可爱,特备饱满弹翘

    ……记得中吸引人的一张照片,就是许纱纱在连体泳衣下

    整理臀瓣的模样……因为比赛的需要,从幼女时代,她就开始穿塑型的内裤和泳

    衣,更助长了她臀部接近小美神一样的挺翘感。那不是一般的女孩子能够拥有的,

    只有常年在高台上练习提臀发力动作,才能训练出来的曲线。那白皙的股皮,柔

    和的股瓣

    ??¨度第一?¨?

    ,深陷的股沟……其实女人只要开始发育,她

    ?3度第一?|

    们的臀部都会更加凸显脂

    肪的魅力,有一种的肥美的视觉感。但是许纱纱用经年的训练,和少女才有的青

    涩,将这种肥美和清纯完美的结到一起,即使不是第一次看到这面可爱的小屁

    股包裹在内裤下,川跃也觉得看不厌。

    但是如同刚才的周衿一样,许纱纱也用另一件泳衣,那件红白相间,更加显

    得妩媚动人的雪域玫瑰稍稍遮挡了下体,开始脱自己的那条可爱的波点内裤了。

    「听了我的话,我们纱纱也终于穿成套内衣了?」川跃一边死死的掐玩着怀

    抱里周衿的身体,将她的冰蓝金影下那鹅黄色一面的乳房捏的滚来滚去,都在扭

    曲,一边实在忍不住,调侃许纱纱一句。

    谁知,就是这么一句调侃,许纱纱的泪水也流了出来。她居然咬着牙,「恩」

    了一下,表示了同意。然后,好大颗的泪珠就漫出了眼眶。川跃立即明白,她这

    依旧是在示威,却可能也觉得有点尴尬……在她成熟的衿衿姐的面前,她是否愿

    意显露自己所谓的「清纯」呢?就在几个月前,她还是一个纯洁的懵懂的处女,

    对于世界充满了幻想。此刻……她却已经学为了,为男人奸得更开心更兴奋,而

    去换上所谓成套的内衣么?她是更痛苦,更羞耻,还是觉得自己太幼稚,是幼稚

    更加羞耻,还是玷污更加羞耻?

    许纱纱已经半遮半掩的将自己的波点小内裤从屁股上褪了下来。她的雪臀紧

    实,圆溜溜的发出一阵阵的弹波,却显得非常有力,胯骨这里有两颗可爱的凸起,

    如同阴户旁的两个小酒窝,性感,妩媚的不像小女生,她的耻毛稀疏,其实压根

    就没几根,就是呈现一个小小的心型,在阴户上的上沿点缀出可爱的一小团。她

    的阴户依旧是那么的可爱,大阴唇特别肥美,将小阴唇彻底的压制在褶皱内,这

    样的形体,会让阴户都显得特别光滑幼嫩,简直就像是几岁的小幼女的放大。

    充满清纯无暇的暗示……当然,石川跃的鸡巴会突突软跳,因为那阴户,却是自

    己已经品尝过处女的紧致和小萝莉的鲜美,已经是他的所有品,只曾经为他一个

    人过无尽快感的神秘所在。

    许纱纱也羞羞的分开了两条腿,将雪域玫瑰从小腿上套了上去,包住了自己

    的小屁股。又一点点卷着,包起了自己的腰肢、肚脐、奶子、肩膀,一左一右,

    伸开手臂,将那件连体泳衣「弹」到了身体上。也许是以为弹力太足了,她整理

    肩带时,那种弹力,甚至弹的她的小奶子可爱又可怜的一颤,好像还疼的稍稍别

    了别嘴巴。

    「转一圈,我看看……」

    石川跃当然想奸周衿,奸许纱纱,同时奸污她们两个人,能够获得快感绝对

    不止是一倍……他真是庆幸自己今天忽然兴起的念头,也庆幸自己能拥有这样对

    于她们予取予求的权力。但是不仅仅是奸污……周衿身上的冰蓝金影如果说是一

    种赤裸裸的凌辱、恶狠狠的折磨的话,许纱纱身上的雪域玫瑰却是不同的,是另

    一种滋味。

    那真的是她的战袍!再过两周,她将穿上这套足以让男人喷血,让女人嫉妒,

    让所有人想偷看又不敢宣之于口,其实并不走光,却显得格外性感动人的连体泳

    衣,在全运会的跳台上展现自己的魅力……

    人们都将仰望,人们都将注视,人们也必将意淫……

    真要感谢晚晴的设计……这确实是一件很动人的泳衣。比起来,那些只会刻

    意减少布料的裸露性所谓性感泳衣,其真正的性感和魅力,比起来,就仿佛一钱

    不值了。

    他要真的再欣赏一下。欣赏一下穿着雪域玫瑰的许纱纱。

    因为这件泳衣,对他来说,不仅仅是战袍,是荣耀,是欣赏的艺术品,是瞻

    望的光芒点……只有他例外……这件泳衣,也是他可以任意奸污玩弄、凌辱折磨、

    用自己的大鸡吧随意的糟蹋亵渎的肉体,所乖乖包裹来供他助兴的情趣……

    这就是权力的魅力……人们只能看,我却可以奸!

    「趴好……!」他拍了拍身边的沙发靠垫,他已经无法压抑那种对比的快乐

    带来的欲望,夏婉晴,他还不能控制在胯下,但是光芒四射的许纱纱,哀怨耻辱

    的周衿,却已经必须用最驯服的动作,用最奴性的表现,来供他淫乐……这是一

    种成就,这是一种发泄,这是一种安慰,这比射精本身……更让男人获得充实的

    快感。

    他不需要忍耐……他可以尽情享用,尽情糟蹋。

    两个女孩似乎都有点「懵」,他又指了指沙发,推了推周衿,看了看许纱纱:

    「趴好……」

    许纱纱战战兢兢的看着自己,她毕竟小,毕竟只被川跃奸过两次而已,她不

    知道该怎么做。周衿却知道……

    周衿的眼神似乎闪过了刹那的光芒,她从川跃的怀抱里挣扎起来,似乎能看

    到她咬了咬压根的动作,她却已经转过身体,乖乖的将整个身体伏地半跪「趴」

    在沙发上,做出了一个屁股向后撅起的羞耻无比的动作。还暧昧的看了许纱纱一

    眼。许纱纱的身子,激灵灵打了个哆嗦……但是,她果然不肯在这个时候,已经

    受了这么多羞耻凌辱的时候退缩……她颤抖着,一步一步的走到了沙发前,甚至

    都强迫自己没有做出痛苦的表情,而是挤了挤眼中的泪花,似乎要刻意表现「自

    己都明白」的模样,也有样学样,和周衿一起,并排半跪,趴到了石川跃身边的

    沙发上。

    蓝色、红色。冰蓝,玫红。冰蓝金影,雪域玫瑰。

    两颗无奈的,可爱的,饱满的,妖艳的,各有千秋的屁股,抬着臀沟内的耻

    处,乖乖的摆到了石川跃的面前。

    来吧羞耻,来吧!

    石川跃一声赞赏的叹息,缩了缩鼻子,扑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