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体香 第二部:晚晴集团】第42回

作品:《权力的体香

    第42:石川跃,我欲何为

    在后湾送走了夏婉晴,一直到到自己在天霖的公寓里,石川跃都觉得心里

    空落落的,甚至有点滑稽的感觉。

    他居然拒绝了夏婉晴的性暗示?当然,这种拒绝当时也很有一些快感,那是

    一种成熟、自信的标致,那是一种真正可以参与「Oable」的强者感觉。

    只有陈礼这种成不了大事的人,才在做很多事的时候,完全靠鸡巴去思考。性,

    可以是他摄取权力的筹码;而不能是别人可以支付给他的货币。

    但是,稍微有点不舍的看着夏婉晴窈窕离去的背影,然后,拒绝了吴振帆等

    人邀请他「一起去玩」的假客气,他有点漫无目的的到了公寓。等一个人有点

    孤单的,在天霖公寓里发了会呆,他却也又忍不住失落起来……

    自己居然拒绝了夏婉晴?!他听过一些谣言,河西乃至首都,有不少身处要

    津的人物,都以能和夏婉晴朋友相称而自觉荣耀,这不是因为她也是一方商业巨

    子,而是因为她女性的独特魅力,甚至有不少明目张胆的追求者。夏婉晴至今未

    婚,对于她的私生活,也有过一些传闻,但是大多荒诞不经,有的说夏婉晴其实

    是某位局党委书记的情妇,甚至整个晚晴集团,都是替这位书记洗钱的通道,这

    断然不可信,是不是某书记的情妇搁一边,以晚晴集团今天的规模,替一位局级

    干部洗钱,也未免太树大招风不怕闪了腰了;有的说夏婉晴因为早年受伤,其实

    已经没了生育能力,所以私生活特别混乱,是部公共汽车,这也不可信,至少在

    河西官面上,并没有太多关于夏婉晴的绯闻,如果真是公共汽车,这种事情没有

    不透风的墙;也有的说夏婉晴真正的爱人是以前和她一起创业的那个伙伴,但是

    那位老兄有家有小的,夏婉晴是一片痴情在等待着他离婚……这也未免浪漫义

    色彩太浓了一些,又不是写言情。甚至川跃听到过一种传闻:夏婉晴曾经和

    某个单身首都大人物有过一段「真挚的爱情」,但是她最终拒绝了做家庭贤内助,

    选择了单身创业,为此甚至得罪了那位大人物,被强

    点点'

    奸后在私密部位作下了印记

    ……当然,这也纯属于无稽的江湖传闻,即使夏婉晴身上真的有什么印记……又

    有谁能够知道呢?

    但是……无论如何,能和夏婉晴这样的绝代尤物一夜风流,对于很多男人来

    说,是值得忆一辈子、吹嘘一辈子的战绩,自己居然拒绝了。

    也许当时拒绝的时候很爽,很酷,很有成年的感觉,甚至有点荒唐的希望婶

    婶、叔叔、爷爷能看到这一幕,看到自己已经长大,不是为了性快感就可以不顾

    一切的幼稚模样。但是事后,居然脑海里忍不住幻想起那具迷人的胴体来,他简

    直觉得……下体都有点涨痛。

    也许男人,总是忍不住用鸡巴思考的吧。或者多一些,或者少一些,或者伪

    装的深沉一些,但是总是难免有这种倾向性。

    他觉得有点烦躁,他觉得有点郁闷,他觉得有点暴戾,他熟悉这种感觉,就

    是赤裸裸的性欲。被夏婉晴挑逗起来的性欲。她的唇,她的腿,她的腰,她的乳,

    她的臀,她脖子上的那朵丝巾花结……

    他想操女孩子!就今天,就现在!

    因为他知道,是因为自己成熟了、强大了,才会拒绝夏婉晴;但是,也是因

    为自己还不够成熟、不够强大,才不得不拒绝夏婉晴……想要谁,就是谁,想要

    什么,就有什么,并且有足够的底气和资源,足够和权力和能力,去铲除一切可

    以阻止自己欲望的障碍,才是他最向往的终极目标。

    他还做不到这种状态,所以,他还不能去应夏婉晴。这会儿,他只想另外

    找个女孩子来泄欲、操玩、糟蹋、凌辱。来验证一下自己的存在感、征服欲、和

    性饥渴。

    也是巧,就在自己在公寓里烦躁的发愣的时候,周衿不早不晚,给自己发

    E-Mail过来她那篇论文的最后修改稿。看见手机上提示来自周衿的邮件,川跃一

    时几乎是用小脑在思考,有一种「送上门来,就是你吧」的随意性,连内容都不

    想看,直接发消息给周衿:「马上过来!天霖公寓,9栋22室」。

    但是,就在快要按下发送按钮时,他却觉得有点不够满足。

    周衿对于自己的臣服早已经没有任何的意外,当然这个女孩子很漂亮,而且

    身上越来越散发出被调教后的魅力来,每一次奸玩她的身体,自己都能获得足够

    的快感和新鲜的刺激。但是,今夜,却总觉得自己需要一些更多的,更有趣的,

    更能够让自己满足,乃至满足到癫狂的……在被压抑了很久的,那种戏谑女性和

    在对女孩子的予取予求的情绪的拨动下,他默谋了一下,神差鬼使的在发信人一

    栏中添加了另一个号码:许纱纱,然后点击了发送。

    当短消息就如同某种可视的幽灵一样飘散在空中,石川跃才忍不住自嘲的笑

    了起来。

    其实他也不肯定,自己究竟想要做什么。周衿?许纱纱?一条同样的消息?

    早在自己刚来河溪,刚认识了周衿的时候,他就有认真设想过,有朝一日要

    将他看中的这个小助教和跳水队那朵小花,一起压在自己的身体下,奸玩淫弄、

    羞辱泄欲、糟蹋享用……在Mini Panda,自己强奸了周衿,在Deep Red,自己又

    逼奸了许纱纱,他也不止一次在周衿面前,暗示过自己的这种欲求。仔细想起来,

    许纱纱落入自己的掌握,始作俑者还是周衿,是自己安排周衿,打开了控江基地

    宿舍的后门,尽管自己给了周衿一个借口,但是相信她应该明白背后的含义

    ……其实认真的来说,这种同时奸玩欲望周衿和许纱纱的欲望,品尝两种不同的

    美味混杂在一起的饥渴,已经比起自己初来河溪时,是更加强烈了。那是因为,

    和自己一样,这两个女孩子,已经成长了太多,被赋予了太多额外的魅力。

    许纱纱,已经不仅仅是河西跳水队的一个美少女运动员,而是如今在河西爆

    红的体坛小明星,国家队正选运动员;就连周衿,也不再是浑浑噩噩在事业单位

    里混口饭吃的小助教,而是已经去河西大学就读的研究生。这种身份上的附加属

    性,实在是可以提高男人俘获之前的遐想,和淫弄时候的快感。

    但是,和两个女孩子的变化比起来,他自己,却变了更多。他已经不急着这

    么做。因为同时奸玩许纱纱和周衿,这一对姐妹、师生固然是充满了性趣和快乐,

    但是并不是什么有太多附加价值的「必须要做的事」。他很有信心,周衿是已经

    彻底被自己征服了,无论嘴巴上多么骄傲矜持,实际上是绝对不会抗拒自己任何

    的淫玩行为;但是许纱纱,还在开发过程当中,而且许纱纱,有着更多的「用途」,

    夏婉晴不是提到了Sam Baldwin ,无论自己如何隐晦的表示许纱纱是徐泽远的人,

    都骗不过夏婉晴这种人去……?何况全运会在即,周衿在西体的实习也到了最后

    提交论文的关键时候。她们两个……此时此刻都有更重要的事情。用肉体来取悦

    自己,和自己上床,都不是最要紧的。等许纱纱从全运会载誉归来时,等周衿在

    西体站稳脚跟后,他有的是时间,可以慢慢享受这两个女孩可以带他的快乐。

    但是今天,却因为被夏婉晴挑起的欲火得不到平息,他却同时发消息给这两

    个女孩子,命令她们到他的公寓来。也许这真的只是一种男人的恶趣味,也许只

    是一时的冲动,甚至是因为刚才和夏婉晴的对话中,她对于许纱纱的暗示,让他

    产生的逆反心理。他知道这个行为,有点过分,甚至有点无聊,有点孩子气…

    …但是这种「越线」,这种可能在掌控之中,有多少有点超出自己控制力的感觉,

    却让他越来越兴奋起来。

    挑战夏婉晴,现在不是时候……但是挑战一下这两个女孩子的「羞耻底线」

    ……却是一件能让他再一次兴奋起来的事情。

    甚至两个女孩子,一个都还没有到达的时候,他都有忍不住要手淫撸一管的

    冲动……

    谁会第一个到来呢?他满怀期待,甚至都有点兴奋,为了防止上次奸玩言文

    韵时自己半醉半醒的糟糕状态,让自己失去很多趣味,他没有开酒,而是开了一

    瓶气泡水,坐在沙发里,等着自己的门铃被点响。

    ……

    首先到来的,是周衿。可能是因为周六,也可能是因为来见川跃,她拿脚趾

    头算算也知道可能会发生些什么,她今天打扮的很清凉。上身一件简单的蓝色印

    花露肩T 恤,简简单单的,却将她的两条雪臂彻底裸露出来之外,还勾勒着她傲

    人的上围;下身却更是让人喷血,只是一条短短的牛仔帆布的热裤,包着翘翘圆

    圆的臀,直到大腿根,两条大白腿如同挑衅一般展露在视野之中,周体无瑕,妩

    媚火辣,还特地将一副太阳眼镜插在自己的领口,等于是挂在自己的两座乳球之

    中的沟痕里,雪嫩夸张的乳肉拱着那副太阳镜,在宣泄着女性的体征魅力……

    但是她进来的带着疑惑,心急火燎开口的第一句话,却让川跃几乎要笑出声

    来了:「是我的论文有问题?」

    这个小娘儿,还真是越来越融入自己的新角色了。川跃这才想起自己是收到

    了

    点^'b点^

    她的论文,却连打开都还没打开呢,这确实也是他为了造势民营资本「注资」

    体育产业的计划的一部分。看着周衿认真的可爱模样,他忍不住笑了,从冰箱里

    找出一瓶气泡水,递给她,也不答她的话,带着暧昧的眼神,上上下下打量着

    她,甚至可以说是视奸着她……

    气质,关键是气质。

    周衿还是那个周衿,这个女孩虽然已经被自己奸弄过,从某种会视角上是

    「玷污」,但是其实她的身上,却越来越透显出迷人的气质来。T 恤、热裤、凉

    鞋、太阳镜,看似非常随意,其实都是精心挑选过的时尚单品,虽然不是什么昂

    贵的奢侈品,但是那种小品味的提高,那种都市丽人无处不在的小细节上的性感,

    却掩饰不住,甚至若有意无意带一些对男人的刻意挑逗。在路边的行人,会控制

    不住去行注目礼,优雅一点的会赞赏,猥琐一点的会遐想,遐想可以抚摸她那光

    洁的手臂,亲吻她那晶莹的双唇,揉按她那T 恤下高高耸立的两座圆弧的美峰,

    去抱着,掐着她那热裤下圆鼓鼓的屁股,用一条腿伸到她紧闭密和的两条白生生

    的大长腿中,去感受这个女孩全部的曲线,是全部的曲线……而只有他石川跃是

    例外,他不用赞赏,也不用遐想,他可以自在享用,为所欲为。这些男人所在梦

    境中才能实现的欲望,对于他,却是唾手可得。

    周衿似乎发现了自己眼神的异样,清醒了过来,俏脸一红,啐一口说:「我

    和朋友吃饭呢……你风风火火叫人家过来?总以为你有

    度第?一?2

    什么要紧正事的……又想

    干嘛?」

    欲望,被周衿的曲线和气质激发出来的欲望,被夏婉晴那脖子上的蓝色丝结

    所激发出来的欲望……有一些欲望必须压抑,有一些欲望却可以宣泄。

    石川跃不吭声,用粗重的呼吸答她,用直接的动作应她。

    他狠狠的凑了上去,如同恩爱的情人一样,一把紧紧的搂住了她的腰肢,五

    根手指稍稍搭上了她高高挺翘的热裤下的臀瓣,轻轻在她圆溜溜的臀瓣上抠出五

    个指印来,两个人之间的距离立刻被拉到超近,几乎贴在一起。她的躯体被这

    么一拉,整个胸脯立刻乖乖的在川跃的胸脐间压出酥软的触感;她的两条赤裸的

    长腿本能防卫紧紧的夹紧,和川跃的腿用开有致的曲线进行着微微颤抖的碰撞,

    她那热裤包裹的门襟部位,已经暖暖的贴上了川跃坚硬的下体,隔着布料在不自

    然的扭动,仿佛是在躲闪,其实是在磨蹭和邀请……

    只是一个交错,她的身体仿佛在刹那间酥软了,她的口鼻在川跃的颈部呼出

    急促的热气,她的眼帘低垂,居然只是在一个短短的动作内,就沦陷了神智,发

    出「嗯嗯」舒服的也是驯服的呻吟。

    川跃没有更多的动作,而是浓烈的亲吻上她的唇,几乎是用舌头顶开她的两

    瓣肉唇和格格发抖的牙关,将她的舌头用门牙轻轻的拖出来,拖进川跃的口腔。

    她的身体几乎要酥下去了,完全是依靠着川跃的手掌和在她屁股上的摸托

    举动作才能维持站姿,她的脸蛋在顺便变得通红,目光完全迷离,毫无反抗能力

    的,将自己的舌头,送到川跃的口腔中,给川跃品尝,送来唾液,送来柔软,送

    来方向,送来奴性,送来臣服,送来呜

    ???第|一?¨

    咽,送来不知所措和痴迷哀怨。

    久久的,川跃才放开她的舌头……依旧要托着她的屁股,也是在顺着她热裤

    的臀袋这里,一点点的抚摸,玩弄,丈量,挑逗,感受她臀瓣上的酥软弹绵,她

    才能勉强软倒在川跃的怀抱里不至于摔在地上。

    周衿似乎有点害怕,被川跃的「热情」唬住了,又似乎非常享受这种直接的

    性攻击,她的头颅半抬不抬,她的眼睛半闭不闭,居然轻声呜咽着:「混蛋…

    …」虽然是骂声,但口吻中全是痴怨。

    但是石川跃立刻将这虽然淫靡但是也温柔浪漫的瞬间击得粉碎,他残酷的一

    笑,在她的耳边轻声说:「我叫了许纱纱,她马上过来。」

    周衿的身体本来已经是软到了,听到这一声,激灵灵打了一个哆嗦。这不是

    那种微微的颤抖,而是能感觉到在瞬间,情绪变得冰冷又激动,如同看着鬼魅一

    样惊恐、羞耻、愤怒的看着川跃,带着疑问,带着惊恐,带着哀怨,甚至带着仇

    恨……

    她看着石川跃……似乎还有一丝丝疑问。

    石川跃也挑衅的看着她。其实他内心,有那么一点点后悔……今天的周衿,

    已经够美了,叫过来奸一晚上,一样可以获得很多快感……自己,或者说所有的

    男人,究竟是为什么?那么喜欢折磨女人呢?男人究竟先要什么?自己究竟想要

    什么?

    周衿瞪大了一对无辜的双眼,眼泪渐渐的夺眶而出。她一把推开了石川跃,

    左手猛的用力挥动,似乎是本能的要一记凶狠残暴的耳光扇到石川跃的脸上。石

    川跃也是凭借着本能,左手反手一抓,把她白玉一般的手腕狠狠的抓在手心里,

    让她无法扇出那个耳光。

    就这么抓住周衿的手,川跃忽然想起,这一幕场景,似乎在一年多前曾经发

    生过。第一次,自己在Mini Panda强奸周衿时,是铐住了她的一只手掌,她也是

    用另一只手来扇自己的耳光,自己也是这样捏住了她的手腕,用体能、反应、气

    力和暴戾的击,去告诉她,谁才是强者。

    但是这次,周衿似乎不依不饶,也不知道她哪里来的气力,牙关咬的咯咯作

    响,额头上似乎都有青筋要爆出来了,明明一只葱嫩藕酥的小胳膊被自己抓着手

    腕,捏的几乎就要红肿,她却用膝盖来顶自己的大腿,一下,又一下;另一只空

    下来的手,握着小粉拳,在自己的胸口捶打,一下,又一下,连续几下……

    川跃被顶的、打的也有点疼痛,却就这么看着面前的她。

    一行行屈辱的泪,或者是悔恨的泪?从周衿清秀的脸庞上挂落了下来,一直

    滴落到她的唇边。她没有像她习惯那样的骂人,甚至都没有拒绝,没有逃跑,没

    有赌咒哀求。也许是她早已经预料到这么一天?或者是她也已经习惯了对自己的

    无可奈何?或者是她的内心深处知道,她并没有立场来骂人或者拒绝?她就像是

    一个被痛苦和仇恨折磨着,却无法彻底摆脱理智的女人,已经只能用肢体的冲击

    来表达自己的情绪。

    拍打……尽管气力越来越轻;拳头……尽管着力点有些散乱;用膝盖去顶

    ……尽管那肌肤接触到川跃时依旧会滚烫……

    川跃一开始觉得大腿肌肉和骨骼被她顶的非常疼痛,几乎有点钻心,胸口也

    找请2第一?

    被她捶的整整发麻,心中的怒火和征服的冷酷被她激发起来;忍不住狠狠的捏她

    的手心,要用粗暴的力量去让她停手……但是,随着她的气力渐渐枯竭,随着她

    抬起头的一刹那,看到自己嘲弄的目光,她的膝盖渐渐抬不起来,拳头也越打越

    无力,终于,歇斯底里的捶打变成了哭泣,变成呜咽,居然打着打着,她软到在

    自己的怀抱里,抽噎了起来。

    抽噎着,哭泣着,他能感觉到那种泪如泉涌的痛苦和耻辱,因为自己的胸口

    都被她的泪水浸湿了。而怀中的女人,已经从愤怒变成了泣声哀求:

    「不要好不好。不要好不好……不要好不好……」

    川跃有点愣神,这个女孩,第一次被自己强奸时,都能找点方式和自己技巧

    性的讨价还价,此刻,却已经只有这空洞的「不要好不好」么?

    她哭得伤心,也哀求得痛苦,神色却是绝望,却反而激发起了川跃一种凌辱

    的虐心,他知道自己这样有些孩子气,但是从夏婉晴这里积压下来的那种被压迫

    感得到了很大的释放。他扶起周衿,柔声说:「别哭了……」

    周衿还要抽噎,川跃却又换了冰冷甚至有点凶狠的口吻:「别哭了!」。

    他晃悠了晃悠她的肩膀,轻轻在她热裤下继续温柔的抚弄她的股肉,用那种

    酥麻的触感去麻醉她,又换了柔声,这次却带上了魅惑的口吻:「许纱纱……其

    实很聪明的。她什么都知道,你又何必自己骗自己?」

    周衿居然神差鬼使,渐渐止了泣声,她好像到了刚刚遇到川跃时候的紧张、

    羞涩、恐惧。甚至像只小兽一样不敢乱动,微微的在川跃的怀抱里颤抖……

    川跃的手,轻轻滑过她的腰肢和臀瓣,轻轻的抚摸淫弄,但是这种动作,对

    她来说,好像是一种安慰一样,她居然更加靠紧了川跃的身体,整个热裤下包裹

    的下体更是毫无避忌的贴上的川跃已经坚挺滚烫的下身。

    她究竟要什么?

    自己又究竟要什么?

    川跃也有点走神……

    「叮咚……」门铃就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