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体香 第二部:晚晴集团】第38回

作品:《权力的体香

    ;ui;快;看;更;新;就;要;来Ь 点nt

    ;fa;送; e mail 到; diyianhu@qq.

    ;huo;得;最;新;地;

    ;bai;du ;; ┌第┐一┌┐┌┐ ;搞;定

    .〇В.nt

    第3卓依兰,王海究竟是什么人

    香钏中心,西月厅内侧喷泉餐厅里的小包间。

    这是王海选的地点,也是王海点的酒,这款叫「Meninas」的香槟并

    不名贵,在香钏中心算不上顶级的酒,但是卓依兰却知道,这酒名是葡萄牙语,

    寓意「少女佳人」,即使从这么一个小细节中,都足以看到这位相亲者的诚意和

    品味。但是卓依兰还是以自己要开车为名,拒绝了酒精,要了一杯雪梨汁……她

    做事是有分寸的。

    今天的她,穿了一件暖金色的V领缎面连衣裙,她将头发盘起,在鬓角留了

    两根乌黑的垂发,还用卷发器将这两跟垂发烫出妩媚的蜷曲,她戴了一对小立柱

    的铂金缀钻耳缀,心口前还佩了一串细巧的银质项链,小腿下能看到肉色的丝袜,

    足跟上套着亚光金色的露趾高跟鞋,那高跟鞋上还有淡粉色的蝴蝶结。V领的胸

    口是稍微露出一些乳沟,却不过分,仅仅是一小条诱人遐想的迷你线条,指甲却

    是特地今天去打磨的,那种奶白色的光晕,可以让自己在餐桌上近距离观察下,

    有一种让男人眩晕的光泽感。每一个细节都很精致、典雅、性感。这不仅仅是出

    于约会的礼貌,香钏中心是河溪各界名流常来常往的地方,在这里,她是可能遇

    到各种熟人的,也需要时刻保持自己该有的媒体形象。

    卓依兰很少参加这样的约会。她并不觉得自己的年纪已经到了必须要有婚姻

    生活的程度。25岁,她认为自己至少还可以专注于事业5年。而且以她那高高

    再上国民女神的条件,也不容易找到适的男子。甚至说的极端点,连能够平等

    对待她的,不仰视她刻意讨好她的男人都不容易找到,即使有一些业界大佬走了

    眼,以为她是那种可以掳来作为媒体花瓶装饰的女人,一旦得知她的家庭背景,

    都很容易让人望而却步,这也算是最顶尖级的优质女神的某种困扰。所以她也不

    太反对有人给介绍一些条件优越一些的男生。她和家人有约,每年两次。所以至

    今为止,她只参加过六次。有时候,她也觉得这种相亲的形式,对对方来说是挺

    不公平的。因为在某种意义上,她是河西省无人不知的明星持,你想知道卓依

    兰长什么样?打开电视啊。你想知道她是做什么的?家庭背景?兴趣爱好?甚至

    身高体重?杂志里都有啊。所以,这种相亲式的见面,就往往会变成了一种单向

    的考核。

    她每一次都是尽量的让自己轻松一些,亲切一些,或者像个小姑娘那样天真

    烂漫一些。家里人为她千挑万选的相亲对象,无论是样貌、家世、学历、性格都

    不可能太差。她其实也可以纵情的享受那几个小时的浪漫、惬意的时光。别的女

    孩需要在这种场尽量的装的优雅一些,她不需要……她已经足够优雅了,让男

    人们尽情表演他们自己就可以了。

    今夜却的确有些不同。她能看得出来,眼前这个让自己叫他「大海」的男人,

    也是被自己的气质容貌所打动的。他温文尔雅、谈吐不俗、平和娴静,样貌也很

    俊朗,也有一份男人的深沉,至少在外表上是个挺优秀的男人。至少不是一个借

    着这种机会,就会吹嘘自己的工作,吹嘘自己的家庭,吹嘘自己的事业的明显不

    自信的孩子。

    但是这个王海,也未免太淡然了。似乎并不会因为卓依兰是「河西之兰」而

    太过于拘谨。他只是礼貌、恭维、赞美,但是并没有太过于仰视自己,尺度很

    适,似乎也不会过分的为自己今天晚上约会的是「河西之兰」而太激动。卓依兰

    懂得分辨这种细微的差别。王海明显对她有好感,眼神非常温柔,但是这种温柔

    的眼神里,却缺少了很多人对她女神一般的注目礼。这令她有点诧异,她倒也很

    享受这种平等的对待。

    「我也很喜欢骑单车……」卓依兰是有礼貌的。她的确是河西女神,但是既

    然是约会,她也有必要体现自己的教养和气质。对方既然说起了以前是自行车运

    动员,这算一个共同话题,她有必要应。

    「真的么?卓小姐有骑行的经历么?」

    「有啊,我去年在首都度假时,每天早上都是四点起,一直骑车去半山,然

    后再返市……呼吸一下新鲜空气,观赏一下山路景色,顺便算是运动了……

    哈哈……」

    「那在河溪为什么不?……哦……你看我问的多傻。容易被人认出来么。做

    媒体工作,有时候恐怕是难免的困扰吧。」

    「有一点。不过还好。我们毕竟是持人,不是演艺明星,也不是体育明星,

    只要稍微注意下出入的场,还不至于引起骚动……其实我也还是挺喜欢骑车的。」

    「卓小姐,我和几个喜好骑行的朋友,经常会组织野营骑行活动。一般都会

    去一些比较安静一点的地方。您如果真的有兴趣,下次不妨一起来参加啊。」

    「你们都去过什么地方啊,可别是深山老林啊……那我可能有点接受不了

    ……」

    「哈哈,不会不会。我们基本上都是场地赛和公路赛的底子。不偏越野的。

    最常见的就是环溪月湖了。其实这两年溪月湖畔的自行车专用道建设的很好,风

    景也非常不错。有时候就是去溪山……那里人少必要的时候也可以练习一下下坡

    弯道……其实我以前是练场地赛的。也比不了几个专攻公路赛的朋友……其实我

    们最近有在组织一个大型的活动……」

    「哦?」

    「环欧洲接力……」

    「环……欧洲?」

    「是啊,不是国内的组织。是一个国际组织,要是为了给公益项目筹款。」

    「看不出王先生还热心公益。」

    「我说出来您别见笑。大部分的公益组织都是有商业目的或者政治目的的。

    我之所以参加,纯粹只是为了体验一下环法运动员的快感。哈哈……我这辈子是

    没希望参加正式的国际赛事了。能够在一个公益的名义下,享受一下类似环法这

    样的氛围和运动员的感觉,我觉得,就值得尝试一下。至于公益项目本身,其实

    我并不太了解。」

    「怎么……听王先生的意思,似乎对于公益组织商业化和政治化不以为然啊。」

    「哦,是哦,我想起来了。卓小姐还在操办大山足球场项目吧……不不

    不,我绝对没有不以为然的意思。我觉得,公益组织的商业化和政治化是不可避

    免的,其实这是公益组织之所以能存在的基本土壤。不过大部分的基层民众对于

    这一点理解的不够。可能是出于和民众沟通的需要吧。大部分的公益项目也无奈

    的把自己包装的尽量的阳春白雪,而有时候,基层民众在自身成长的过程中发现

    了理想和现实的差距,容易进入一种失望的状态。可能对于公益事业的发展并不

    一定有利。」

    「那……你认为应该怎么处理呢?」

    「真诚。」

    「真诚?」卓依兰笑了。

    「是的。真诚。我觉得不光是公益组织的问题。建国以来,我们国家的一些

    领域,尤其是在改革开放之后,进入了价值观冲突的部分。就是因为我们缺乏面

    对真相的勇气。但凡真相,总是有三分市侩,三分残酷的。但是只要能够真诚面

    对,跨入一个新的境界,人们就应该理解,只要是真相,也就不会市侩,不会残

    酷。」

    卓依兰抿一口橙汁,似乎在等着王海进一步解释。

    「比如,奥运会项目,人们总是过于强调了为国争光这样的集体义精神。

    这当然也存在,但是真相往往是,无论是运动员,还是教练员,还是工作人员体

    育干部,其本质都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凡人,不是什么伟人。挨打也疼,喝多了也

    吐。就和大部分普普通通的凡人,来者熙熙,去者攘攘,为名为利。体育人也是

    一样的。要想解决今天我们国家体育人的困扰,第一条就是要真诚的宣布:职业

    体育人,不是仅仅为了为国争光而踢球、打球、参赛、训练的……而是也同样为

    了挣钱,为了养家糊口,为了自己的个人价值实现……只有对观众去理解这一点,

    才能用发展的、平和的眼光去看待体育人。从一个省跳槽到另一个省也好,队内

    竞争也好,接广告也好,参加商业活动也好,如果能从真诚的角度,去面对会

    的质问,以一个人而不是英雄「的姿态去面对公众,我认为起头的时候

    可能会有一些压力,但是逐渐的,公众是可以接受的。做公益也是一样的……」

    卓依兰点点头,王海却腼腆的笑了笑:「不好意思……我有时候容易荒腔走

    ,跟做演讲似的。卓小姐见笑了。」

    「没有,我觉得你说的很深刻,很有意思。」

    「还是不说这个……说说卓小姐您的大山球场计划吧……」

    「我是六年前,去北海永窟县实习采访时,发现那里,居然有一个镇上的初

    中生,根本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足球这项运动。这让我震惊的不行……他们不知

    道有足球,有篮球,有排球,也不知道梅西、科比、C罗……他们的运动大部分

    都是一些自创的踢打摔闹,而且很容易受伤。山里的教育,其实问题很多……

    我们只看到河溪的繁华,很容易忘记,C国是一个很大的国家,就是很大……不

    说很穷很富,至少很大……一座城市离开一个山小镇,可能有一千公里路,是

    完全不同的两个世界……我是没有能力去面对所有的问题。只是在那个时候,和

    首都大学的柳教授谈起,他的建议就是我从一个局部的看得见摸得到的地方着手。

    我那时候年少轻狂,什么都敢想,就和几个朋友,攥了这么个大山球场的计

    划……我们立志要在五年之内,在C国的山、边,为中小学孩子们,筹建

    个简陋的足球、篮球场……不过六年过去了……计划还是进展的比想象中

    的慢就是了。」

    「哈哈,卓小姐您还这么年轻,说那时候年少轻狂有点太沧桑了吧?恩

    ……进展慢,是经费问题么?」

    「恩……经费问题总是有的。不过最要的还是那句话:C国是一个很大的

    国家。各个省,各个市,各个县,各个镇,各个村,情况比较复杂。地方上有很

    多利益关联,也有很多关节要去疏通。你会发现,很难批量执行,只能一个点一

    个点的推动。而且……不瞒您说,做这种事,光凭一时的热情是不行的。中途有

    很多挫折,也有很多痛苦,不少同僚都离开了项目。我也有工作……而且工作也

    越来越忙,所以这些事,说来惭愧……我现在也过问的很少。只是挂个名替出席

    一些活动,真正的事务都是朋友们在做。」

    「应该说……我们都长大了。」王海笑得很温柔,端起了桌边的酒杯。

    「是的,长大了。」卓依兰点点头。

    「叮」两个人轻轻碰了碰杯,卓依兰抿了一口。却发现王海这次已经豪爽的

    将杯中半杯红酒一饮而尽。

    「王先生。那您现在就在从事金融基金方面的工作?」卓依兰对这个王海也

    有了三分好感,三分兴趣,所以这些问题,她还是有必要问一下的。

    「这是我的一个朋友硬拉我去帮忙的工作,我也就是挂个头衔。现在在河溪

    跑跑一些投资项目。要倒还是一些和体育产业关联的项目。其实只是一份工作,

    我一直希望的是,能够……呵呵……说出来见笑了……我想做一个自的智能单

    车品牌。」

    「不错哦。」卓依兰笑得很甜美,心中却丝毫没有「不错哦」的意思。

    创业者?创业者这种理想,在小资产阶级的会里可能还算高大上,但是在

    卓依兰的世界里,每天跟她夸夸奇谈要收购上市公司,这边捣鼓几十个亿那边捣

    鼓几十个亿的人都多的是。这种「创建一个智能单车品牌」的梦想,她是即不以

    为然,也难致可否的。但是她看看眼前的大男生,又觉得有点奇怪。和别的夸夸

    其谈、满怀梦想的创业梦想者不同,他说起这个话题时候的表情,似乎真的和他

    随便聊聊公益事业时候的表情是一样的。仿佛不是在说什么伟大的梦想,而是在

    说生活中的一个观点,一件普通的小事一般的从容。

    「其实在专业的骑行团队里,对于智能是很不屑的,认为那根本就是小

    孩子的游戏机一类的玩意。不过我么……专业骑行也玩不好,有时候觉得,尝试

    一下做一些介于专业和大众化之间的品牌,可能在会价值和商业价值上都还不

    错……其实电子产品终究是渗入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这是无可阻挡的大潮流,

    我一直在构想,是否可以将增强现实技术和单车运动结起来,一定可以有划时

    代的产品诞生……呵呵,不好意思,卓小姐见笑了……我这些只能算是一个白领

    的空腹牢骚。其实这些事情真的要做还需要很多条件,目前我就还是从事我那比

    较有前途的金融投资工作吧,最多被人说沉闷一点……」

    「哈哈……也没那么闷……其实投资行业……在一般人眼中,还是比较金光

    闪闪的。」

    「那么卓小姐算不算一般人呢?」王海似乎有些调侃的笑着。

    「我啊……我很enjoy我自己的工作,而我的工作特点就是对36行

    都很有兴趣,无论是金融参与体育产业的投资,还是创业做自品牌,对我来说

    ……都是不错的题材。希望有一天能够有机会采访您啊。」卓依兰也只是礼貌得

    体的应。

    ……

    两个人用完晚餐,王海倒也没提出进一步的要求,一直到地下车库的停车场

    才握手告别。王海倒是如他自己所倡导的「非常真诚」:「卓小姐,我可以再约

    您一起出来走动走动么?即使是交个朋友也是不错的……」

    「……」其实对卓依兰来说,这样的场面稍微是有点「出乎意料」的,在她

    看来,王海的这种临别话语,虽然也很倾慕,但是少了一份热忱,多了一份礼貌。

    女人就是这么矫情,男人疯狂追逐,她要嫌弃男人下贱;当男人保持得体,她却

    未免又有另一种不甘。

    难道我的魅力还不够吸引你到失态?

    她居然忍不住,咬咬下唇,稍微在唇齿眉眼间飘过一丝少女才有的娇憨媚态,

    眸一笑说:「你有我电话啦……你可以约我周末去骑车。」

    她倒也未必一定要和这个王海发展,只是出于本能,要稍微给他下点迷药。

    ……

    发动自己的9,行驶在河溪绕城高速上,卓依兰有点心事:她有点吃不

    准这个王海。

    这个王海,是晚晴集团总裁夏晚晴为自己介绍的。夏婉晴当年在首都,和自

    己的表舅母关系不错。自从到了河溪工作,自己也算和夏婉晴多有交集。即使出

    于给夏婉晴一些面子,她也不好拒绝晴姐的一番好意。虽然明知道夏婉晴和自己

    接近,多少有政治投机或者利益交的味道在里面,但是这也是人之常情。

    夏婉晴介绍这个王海的背景时仅仅说起:「是个基金会的投资经理」。

    基金的投资经理,其实是个浮动很大的头衔,一些混日子的小基金项目连应

    届毕业生都敢给这种头衔,但是如果是正规的大基金的从业人员又另当别论。但

    是无论如何,「经理」而已么,既不是总监,也不是伙人,不过是个「经理」,

    以卓依兰在这方面的阅历来看,这类「经理」年收入不可能过5万,少一点的

    2万、3万都有。但是看王海开的车、点的酒、邀约的地点,无论是生活质

    量还是品味都很不错。难道……「经理」只是一个谦称,其实是那个五环基金中

    比较优秀的中层干部?

    也不像,别说中层干部了,就算是什么基金的理事长,董事长,在自己面前,

    往往也很难保持心态平和。即使他们努力要装出云淡风轻来,也总装不出来那种

    不经意间的「平视」太宽度。毕竟,即使是C国金融界的一线大佬,也是卓依兰

    的「平等客人」。她还没有调研过这个五环基金究竟是什么来头……看来去要

    调查一下。

    她实在有点好奇,忍不住点亮了蓝牙电话:

    「晴姐……」

    「兰兰啊……你们见面了吧?怎么样觉得?」

    「晴姐,我想问问你点事?」

    「怎么了?」

    「我猜,这个王海,应该有些背景吧。你故意不告诉我,是因为你有信心他

    能给我留下好印象。然后事后再告诉我,免得我反感……或者是……给我一个心

    理学上的落差型惊喜?」

    「哈哈……兰兰……你说的有点高深啊。我可听不懂。」

    「没事。我们聊的还不错。我如果不是自作多情的话,他对我的印象应该也

    不错。」

    「兰兰……这个世界上还会有男人对你印象不好么?」

    「行啦,晴姐,你直接点告诉我吧。这个王海,究竟是做什么的?」

    「他是个海归啊。他是在英国念书的。国以后先在万年集团实习,然后去

    了五环基金……做的是投资方面的工作吧……他这几年跟河溪往来很多,一直在

    忙一些体育产业方面的投资。不瞒你说,我们集团和他都有一些业务往来。现在

    我在和他一起关注注资后湾的项目……」

    「家庭背景呢?」

    「……嗯……是你舅妈让我不要告诉你的……怕是故意矫情。」

    「说吧说吧……我如果猜的没错。一准是官二代,要不就是什么富二代。」

    「他叫王海……」

    「SO?」

    「他的爸爸……叫王鼎。」

    「……」

    这轻轻的一句话,连卓依兰也愣了。旋即,王海那份从容、平视、淡定都能

    解释得通了。而夏婉晴这么热情的甚至有点越线的替自己和王海拉郎配,也立即

    能解释的通了,这已经不仅仅是在做一次简单的友好的「相亲对象介绍」了,这

    是一次赤裸裸的政治投机。

    王鼎,河西省省委书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