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体香 第二部:晚晴集团】第36回

作品:《权力的体香

    最▓快▓看▓更▓新▓就▓要▓来Ь 点nt

    发▓送▓ e mail 到▓ diyianhu@qq.

    获▓得▓最▓新▓地▓

    bai▓du ▓▓ ┌第┐一┌┐┌┐ ▓搞▓定

    .〇В.nt

    第36:刘铁铭,祸不及家人

    刘铁铭局长今天的心情异常的轻松。

    河西省分管体育副省长李零,在工作会议上点名表扬了河西省体育局「处理

    特殊舆情事件得力,能够公开、公正、公平的面对群众质疑;不讳疾忌医,敢于

    也善于和扎根于群众路线,在新的舆论环境下,大家有问题说问题,但是也要学

    习这种君子坦荡荡,敢于承认问题、面对问题的心态……」。

    这说明至少在省委的眼里,对于陈礼事件中,刘铁铭和省局的反应表现,是

    让领导还比较满意的。抢在纪委调查结果出炉之前,在内部会议上措辞强烈的表

    态,然后再通过一些管道将消息「泄露」出去,然后再伪造出一种好像在「改革」

    又好像是在和恶势力做斗争的氛围来……本来,出了贪腐事件,又涉及到最敏感

    的性问题,再怎么样,省局上下都要受到背累,刘铁铭也已经做好了应对可能到

    来的「领导责任」的追究,他也有信心可以应付得来。但是这件事,听了石川跃

    的建议,居然能被公关办公室在一天之内的准备的这个「稿子」,再用微型耳麦

    做提词,善后处理到如此程度,自己非常满意,尽量减少连带责任就不说了;居

    然能连带将自己塑造成一个「和传统江湖大佬式的体育黑恶势力做斗争的地方干

    部」,简直是意外所得。当然,管理责任和领导责任,自己也是必须要承担的,

    组织内部的一些处罚也在所难免,但是那些都是表面文章。自己的真正上司,一

    是国家体育总局,一是省委,现在省委等于已经表明了态度。体育总局那里…

    …冯老也好,新上任的屠局长也好,也没有那个必要穷追自己的问题。

    而且,他最近几天的感受,真是完全不同。甚至他发现,省局上下看自己的

    眼光也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一直以来,他都把陈礼推在前台,自己做自己的三

    不靠局长,局里未免有一些鼠目寸光的基层人员,真当他是个白痴了,至少认为

    他性格比较软弱。此刻陈礼出事,他却露出了自己狰狞的一面,事发之后立即发

    声,一副雷霆万钧的模样,省局上上下下几乎都打了个寒颤。更有一些人,似乎

    此刻才意识到「谁才是河西体坛的老大」,忙着来拍马屁、遛沟子了。他不是喜

    欢出风头的人,但是这种被人畏惧、被人讨好的感觉,就连老于世故的刘铁铭也

    不免有些享受。

    举例来说,前天,田径中心老董都刻意的在介绍一个叫什么姜楠的美女撑杆

    跳运动员给自己认识,说是这次「全运会动让贤给年轻运动员」的典范,有意

    在河西体育行政工作中找一些机会,要领导好好指点……以前,这种几乎要露

    骨的试探都没有过的。那个姜楠非常秀丽,眉宇间也有一股子说不尽的风流气质,

    虽然未必就是来和自己献媚的,但是至少也是美女开道,来和自己套套近乎。他

    当然不急着要什么,轻飘飘打发了那个姜楠和老董。只是可想而知,今后这样

    的事还会有的。人们会想方设法在这种特殊时期,找一切可能性和自己接触,

    探听自己的口风。

    陈礼的离去,省局的工作其实是受到影响的,刘铁铭对于业务并不熟悉,但

    是眼下,他还没工夫来处理这些。首先就是安抚一些平日里和陈礼关系比较好的

    各个项目中心的任,反复说明「这是一个孤立的事件」;但是他马上发现这毫

    无必要。事实上,由于陈礼这几年来对于各项目中心控制的非常严格,他的骤然

    离去,其实留下了权力真空,就算不觊觎竞技赛事处处长位置,各个中心明显都

    表现了「松了一口气」。接下来就是考虑竞技赛事处处长的人选,这个事情还要

    和总局商量,但是基本上也有已经有了人选。水上中心任徐泽远,因为上调国

    家水上中心基本已经无望,但是培养出了许纱纱、江子晏这样的优秀后备人才,

    个人也有意在河西长期发展,上调到省局来担任竞技赛事处处长是一个很不错的

    选择,徐泽远也算扬眉吐气更进一步,以他的年龄,将来说不定还能再升的。当

    然……这一切都要等到陈礼的案子落地之后再办。

    最后,才是陈礼的案子。就目前来说,陆咪的失踪案,其实算是个「导火」,

    偏偏有趣的是,这个导火,公安部门却认为其实和陈礼八杠子打不着。就公安

    机关目前给到河溪省纪委的意见,认为陆咪虽然和陈礼有不正当男女关系,但是

    根据掌握的情况,陆咪很有可能是跟着狐朋狗友「跑活」去了,是家长情绪失控

    又无处宣泄,才找上了陈礼。而目前舆论中,对于陈礼的几个所谓的「案子」,

    无论是收受贿赂、性贿赂、买卖比赛……纪委来人含含糊糊的口吻中都是:有闻

    风,无证据,只有一个「生活作风问题」是可以确凿认定的,去筑基嫖娼的事情

    南海省公安这里已经把传唤材料都寄过来了。这是意料之中的事。因为说到底,

    陈礼的案子其实是一个「意外发生的事件」,彻底的把陈礼买卖比赛的事情兜出

    来,根本不符各方的利益。

    现在就形成一个很特殊的关键点,究竟如何界定陈礼的「问题」,居然有了

    很大的浮动空间。往最轻里说,最多是个「生活作风不检点」,记过、降职都可

    以蒙混过关了。往最重里说,要是连强奸幼女(有部分运动员根本未成年)、贪

    污受贿之类全算上,却简直可以判上二十年甚至死缓。当然,即使有心保护陈礼,

    嫖娼的事情,确实很难掩盖了,那么开除党籍、撤职是基本免不了的了。由于事

    情发生的比较突然,总局是观望;省委是摆出一副「支持省局」的意见;河溪市

    纪委根本对这种小案子没兴趣,丝毫没有做好人或者做坏人的意思,要不要查办

    这个「贪官,一切都在看省委的意思;公安这里,刑侦这条线上,对陆咪「失踪」

    案,认为纯属大惊小怪,倒是经侦线上,观江经侦中队,似乎在查一个什么别

    的案子,和陈礼有一些「瓜葛」,那个副中队长薛复山,已经来拜访了刘铁铭两

    次,客气的要命,反复说明只是「秉公办事,一切都看刘局这里多指导」,似乎

    有点是打招呼,要借这个机会从陈礼身上找突破口的意思。毕竟,刘铁铭虽然是

    厅局级干部,但是体育这种冷衙门,和公安线是不可相提并论的,他也不太好打

    听薛复山到底在办什么案子,和陈礼有多大瓜葛。

    无论如何,对于陈礼本人的处理,现在,刘铁铭的意见成了关键。陈礼在纪

    委的临时拘押旅馆里,更是反复提出要见刘铁铭局长。

    刘铁铭是要好好考考虑虑,他心中有两个最理想的方案,但是执行起来却都

    有点困难。

    按照他的想法,要么,彻底的结束陈礼的一切期望,嫖娼、乱搞男女关系、

    最好能找到证据说陈礼和陆咪发生关系时陆咪未满4周岁,以强奸幼女的罪名办

    了陈礼,这样,不涉及任何体育系统内的利益,陈礼的刑期也是可以商量的,这

    是重办却不伤筋动骨的选择,甚至必要的时候,稍微泄露一两个陈礼利用职权,

    收受性贿赂,安插不格队员的罪名,堵一下好事者之口也可以。重办陈礼,彻

    底结束这一段故事。

    要么,就是仅仅承认和陆咪的不正当关系,以及筑基的嫖娼案,陈礼就塑造

    成一个好色之徒,开除党籍、撤职,嫖娼这种案子,连刑责都谈不上,虽然政治

    生命算是到头了,但是陈礼不用担刑事责任,可以出来了,过几个月风头过去,

    可以在角落里安排一份工作给他,让他安度后半生,以陈礼的人脉,其实偶尔还

    可以跑跑体育圈江湖甚至做做生意,也不算绝路,甚至可以还为省局办点事。

    两种方案都可以,刘铁铭都可以接受。但是如果是后者……他刘铁铭就算是

    帮了陈礼的大忙,陈礼就要好好的「出出血」了,他陈礼既然可以洗脱「贪官」

    的罪名,那么钱财更是身外物了,上贡给也是顺理成章的破财消灾。可是怎么才

    能顺利圆滑不留一丝痕迹的把这层意思告诉到陈礼呢?又怎么操作,才能即捞到

    陈礼的「救命钱」又绝对没有任何的风险呢?只要有风险,宁可还是干干脆脆做

    了陈礼一了了。

    想到这一层,也可能是所谓的「权力是最好的春药」,最近自己的春风得意

    给自己增添了兴致,他甚至无厘头的想到了陈礼的女儿。那个小丫头自己在一些

    场见过几面,那股子水灵灵的劲头,而且个子特别高,好像还是河西大学篮球

    队的,长腿细腰,自己其实偷偷瞧过好几眼,那小奶子、小屁股……啧啧,简直

    是个尤物。现在倒是一下子可怜兮兮从个官二代成了个「犯二代」,也不知道这

    会儿是个什么状态,经济上生活上怎么个情形,有没有可能……捞过来玩一下、

    奸一下呢?

    但是以他的性格,也只是想想而已,捞陈礼的女儿过来玩,这会子自己只要

    找陈樱「谈谈」,达到目的是没问题的,量那小姑娘除了就范顺从,分开腿给自

    己奸玩也没别的出路。但是既然玩了,总要轻纵陈礼,不说值得不值得的问题,

    这陈礼将来出来,知道自己女儿给自己玩了,万一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来,自己容

    易引火烧身。

    但是也不知道是为什么,这种念头起了,就有点压抑不住的意思。他决定,

    无论出于哪种考虑,即使出于人道义和同志友谊,也应该先关心一下陈礼的家

    人。

    所以今天,他特地找河西省体委职业教练协会的秘书长、河西省排球中心副

    任柯舜州,客客气气的,准备聊一聊关于陈礼的「家事」。

    「老柯啊,您和陈处长还是比较能说得上话的。陈处长遇到了这样的情况,

    不管他本人是怎么事,都要等组织上的调查结果。但是我也知道他的家庭困难,

    啊,他一直单身丧偶,还有一个在念书的女儿……总是同志么……我们作为单位,

    作为领导,置之不理似乎不恰当。所以特地请您来,问问您的意见啊。」

    柯舜州已经是四十好几、年近半的岁数了。他和河西省局的关系并不密切,

    跟国家排球中心往来的多,算是个标标准准「一生都奉献给了排球」的老教练。

    年轻时候的柯舜州,曾经担任过国家女排的助理教练。但是因为当年世锦赛期间,

    居然外围小组赛才勉强出线,以C 国女排的实力而言,实为国家的奇耻大辱,国

    家排球中心办公室火线炒了老外教练的鱿鱼,柯舜州火线上马,还当过短短的

    3 个月的国家队教练,结果国家队惨败世锦赛,连6强都没进去,柯舜州一时几

    乎成了民族罪人,黯然再次退居二线,从此以后,就一直在地方的排球队里当教

    练,一晃居然也十年了。如今,柯舜州兼着河西省体委职业教练协会秘书长、河

    西省排球中心副任两个名义,实际上的工作,还是河西女排的教练。论起来,

    这倒是真的把一身都洒在排球上的老体育人,在河西,乃至在C 国排球界,算是

    比较有威信的老资格教练了。

    但是这一切,在刘铁铭眼里都不算什么,也根本不是刘铁铭尊称一声「您」

    的真正原因。

    真正让他出口就是「您」的原因,还是柯舜州的「背景」。柯舜州的爷爷,

    是C 国开国元勋柯国璋,他们这一家人,子女蔓延脉络很深。而如今,最炙手可

    热的,是柯舜州的亲柯禹州,那可是河东省纪委书记、中央纪委常委、中央

    纪委第二监察组组长,人称「当代包龙图」,中央领导亲赐的「铁骨铮铮」四字

    评语的一线反腐大佬,……前年开始的反腐风暴中,柯禹州是属于攻坚级的大人

    物,官场戏语说是「老柯一找,大厦就倒」,地市级干部在他手上轰然倒塌的已

    经有数十人,连省部级干部都已经有好几位;如今河东省省委换届,柯禹州可以

    说在河东已经是代行河东省委书记的权力,眼见几年后,升任中央纪委副书记都

    是有望的,这个级别的大人物,可不是什么体育界人士抬眼可以望到的。

    从这层关系来说,柯舜州的「根子」之硬,可以说是整个河西体育界无人可

    以望其项背。但是这位老教练,居然和他的从不往来。可能是柯禹州如今官

    太大,为了避嫌少和亲友来往;更可能是他们兄两其实是一种性格的人的缘故。

    就是埋头做事、做事……说的难听点,有点不近人情世故。哥哥就是闷头排球、

    排球、排球,就是闷头查案、查案、查案。虽然如今级别已经天差地远,但

    是从根子上说,还是一类人。

    但是,无论他们兄是否来往,有这层关系在,别说刘铁铭,河西体育界所

    有人士,甚至上至副省长李零,对柯舜州,加个「您」字尊称一下,是没问题的。

    而且也有很多特别喜欢官场八卦的人,总把柯舜州这里发出来的只言片语,当成

    是「柯家的意思」,一来二去,柯舜州的话,都少了起来。

    「刘局你的意思,是让我去他家里探望探望?」毕竟刘铁铭是柯舜州名义上,

    上司的上司,他也不好在刘铁铭面前保持沉默。

    「是啊……代表局党委去一下。他的女儿还在念书,是否可以和小姑娘安慰

    一下,我可以出面和市纪委这里疏通一下,在适的情况下,让小姑娘去见见她

    爸爸……恩,可以的话,稍微给一点临时的生活费用,老陈被调查……总不能连

    累了他女儿吧……」

    「……」

    「哦,哦……我知道,哈哈,老柯您是真正的两袖清风,局里也没有出这种

    费用的道理,这个么……是我个人表示一下……」刘铁铭笑着,从抽屉里拿出一

    个信封来,递给柯舜州:「纯属同事一场,个人积蓄,老柯你放心,很干净的。

    陈礼也算我的下属,也帮着局里做了很多工作。这里数目也不大,就是给小姑娘

    生活费,供应一两个月,等他的案子定下来,再说……」

    柯舜州点点头,收下了那个信封,也似乎有点感慨:「刘局你这个想得很周

    到……哎,老陈么,我知道,他就是锋芒太露,而且个人问题上也不检点……其

    实也不算冤枉了他。但是说他绑架人家女孩子,甚至弄出人命,我是不相信的。

    老陈年纪大了以后不成,年轻的时候,也有一颗赤子心,哎……反正,祸不及家

    人。祸不及家人啊……」

    刘铁铭见一向寡言少语的老教练,居然说了这几句都有点唏嘘的话,就知道

    自己的处理很得当。信封里不过是2人民币,他这么做,可以说是一石三鸟,

    无论怎么说,陈礼只有感谢的份,即使被人「泄露」出去,人们也只会说自己公

    私分明,又有同志人情味,至于那个小丫头陈樱……嘿嘿,再看看。

    他是亲自站起来,送柯舜州离开……一直到门口,河西省后湾体育中心行政

    事务办公室任石川跃,已经坐在那里等了他一会。他亲切的冲石川跃招招手,

    又一边和柯舜州握手:「老柯,那就辛苦您了。有事,尽管来局里找我……有空,

    我们一起喝茶。」。

    他甚至一直送柯舜州到了电梯口,才迈步来,又冲石川跃招招手:「小石,

    进来吧。」

    等石川跃在他对面坐下,他似乎闭目养神了一会,酝酿了一下智慧和力量,

    才开眼,又是亲切的笑道:

    「小石啊,后湾那里怎么样啊?搞的定搞不定啊?」

    「我刚到,其实还不太熟悉情况……刘局……一切都是按照您的大方针在办。

    但是说实话,我是在人前强撑的,背后实在是紧张的不行,捏了一把又一把汗呢

    ……所以才要过来,跟您这里汇报汇报……我就怕自己年轻,做的事情凌乱,一

    乱,就没有了尺度,小错误积累多了,就变成了大错误。」

    「呵呵,你只管说么……」

    「暑期室外培训效果非常好,但是花销也不小。现在最难的,就是清退非体

    育产业租户这件事……我们已经准备了补偿计划,还有联络转租的办公地点…

    …我亲自跑了好几家有想法的。力求大家都能以一个理解的态度……还有几家,

    同比较靠后,就只能一年以后再说了。总之,我们是希望99% 都是以同到期

    不再续约作为理法的程序走……」

    「入驻呢?会不会有空档」

    「这个刘局您倒不用担心,就现在来看,只要能统一成体育培训基地和亲子

    体育乐园这样的概念,入驻是供不应求的……我敢保证,不能说一点空档都没有,

    但是如果超过% 的断档期,我一定接受组织处理……」

    「哈哈,处理倒没那么严重,关键是财务上不能有纰漏……那么,那个绯红

    呢?」

    「北楼的情况要比南楼复杂多了。还是刘局您的指导思想,先易后难,南楼

    是面向普通市民的体育培训基地,可以先动手,等到南楼稳定了,局面打开了,

    我们再来搭建北楼高端体育会所,所以,绯红可以再缓一缓……绯红其实是晚晴

    集团的产业……和夏总这里……我只能来求您了……您打个招呼,可比我这种小

    人物 个电话都有用啊……」

    「嗯……夏总这里,我会打个电话的……」

    「……刘局,其实还有个小事,希望刘局能帮着做做啊……」

    「说那么严重……你说,什么事情?」

    「是这样的,河西大学有一个' 双向培训基地' 的名义,大体是建立一个校

    外的基地,由河西大学的理论教师和省里的一些教练,向会人士' 群众体

    育' 的收费培训,是比较高端的,仿造的是美国的模式。我们后湾真的很有兴趣

    争取一下,也和河西大学谈的很好了。」

    「这是好事么,即有会效益,也有经济效益,你们只管放手去做么……」

    「但是……」

    「怎么了?」

    「似乎控江三中也在争取这个校外基地的建设权。呵呵,刘局,我们是晚辈,

    费校长是前辈……而且是为了我省体育事业奋斗了多年的老同志……」

    「哈哈,你不用说了。费亮那里,我会给你打招呼的。控江三中是学校,又

    没有经费来源,搞这些太累了,哼哼,他们还不是只能去西体那里捣鼓。西体已

    经亏得跟什么似的,那里有闲钱陪他们玩啊……不过,后湾……似乎也亏吧…

    …国资委那里……?」

    「您放心,这个项目,我已经在看看晚晴那里的口风了,他们出钱,冠名,

    注资也可以讨论。」

    「注资……?」

    「是啊……我会尽量和晚晴沟通,和局里汇报的,当然还有市国资委那里」

    「恩,那你就看着办吧。今天找你来,不光是说这些的……」

    「哦?刘局……」

    「是这样的……河溪市纪委的同志说……」

    「?」

    「恩……陈处长,想见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