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体香 第二部:晚晴集团】第35回

作品:《权力的体香

    更、多、小、说、请、大、家、到***点阅、读

    发、送、电、子、邮、件、至、diyianhu@qq.

    即、可、获、得、最、新、、

    、度、、、 第|一|| 、既、是

    ..

    第35:张琛,琛哥的一天

    凌晨一点左右,新民滨江大道东向西的快速车道上,张琛在驾驶座上哼着小

    曲。

    张琛喜欢现金。

    他不喜欢转账,不喜欢上银行,更不喜欢他一直都不太搞得懂的什么「基

    金」、「股票」、「文物」、「保险同」之类的馈赠方式。他喜欢现金。

    当然他也知道,在今天的大城市现代会里,现金不仅有点傻呵呵的,而且

    一件事,如果只能使用现金交易,那么数额往往就大不到哪里去。但是,他就是

    喜欢现金。也许是因为现金捏在手里比较有成就感,也许是相对其他的交易方式,

    现金比较安全。他早就已经看穿了,「安全」这种事情是相对而言的,有些人,

    做那么多违法犯罪、伤天害理甚至灭绝人性的事,也能心安理得,并且很「安全」,

    其中一条原因,就是得有他这样的人,来承担哪些「不安全」的部分。所以,多

    拿一点现金,也算在他的世界中,多一份属于他的安全感。

    「你放心吧,我就是个' 保安' ,保人安全么……」他喜欢咧着嘴笑笑,一

    边开着车哼着曲子,一边自嘲的跟汽车后座自称叫Dori的女孩,说说这些洒脱的、

    有点玩世不恭的话,算是作为「接送司机」的例行聊天。

    他也喜欢聊天。

    他不喜欢装深沉。他更不喜欢戴个墨镜假装黑会。他早过了那种小混混拿

    把改锥和刮片刀假冒洪兴的傻逼年龄,也根本没那份兴趣。他喜欢跟各种各样

    的人,嘻嘻哈哈的说说话,拉近拉近距离。他知道很多人摸狗样的人在他的面前

    有天然的俯视感。而只要他肯唠嗑,肯幽默,肯和人亲近亲近,人们往往会出于

    某种奇怪的心理,特别容易对他打开心扉。除非必要,他也希望一直给人「他很

    安全」的感觉。

    这会儿,他驾驶着一辆毫不起眼的灰色七座商务车,行驶在新民滨江大道东

    向西的快速车道上。这个钟点,即使是夜间繁华似锦,车水马龙的滨江大道,也

    渐渐陷入了宁静,只有两边的路灯伴随着引擎平稳的转动噪音,向身后奔流而去。

    他的后座,是一个戴着墨镜,二十岁上下,个子有点高高的,有一头非常醒目碎

    碎的挺帅气的头发,穿了个大V 领,一对胸脯白白嫩嫩的在领口呼之欲出的,美

    艳性感到几乎要能拧出水来的女孩子。

    其实以张琛的眼光,一眼就能看出来女生其实还稚嫩着呢,却偏偏要努力装

    出老练成熟来。他其实知道这个女孩子的身份,虽然他不太清楚她的名字;她自

    称叫Dori,一听就是「艺名」;但是有着河西大学在读学生,和河溪市女子九球

    青年组冠军的双重身份,他要真有心,也很容易查到她的真实姓名。当然了,他

    不会去刻意打听,反正知道的太多,也是不安全的。不就是一个名字么,代号而

    已,张三、李四,还是Dori、dy 有什么关系?乘着马路上一篇空旷,在后视

    镜里好好欣赏一下小妹妹的奶子曲线才是正经,管她叫什么做什么?

    自己已经算是知道的太多的人了。自己又不是间谍、又不是特工、又不是这

    个女孩的什么人,知道那么多有的没的干嘛。他真正的工作,只是保安,只是司

    机,只是……中间的一个工作兼安保人员。也是他今天下午,去河西大学接这个

    女孩子,负责把她送到河渚码头艺术的甲-6号仓。而8 个小时后,快近凌晨,

    他才开车来,再负责带这个女孩离开,返宿舍。这会儿,只要送那个女孩安全

    的到城西的河西大学,他的这趟「活」,就算完工了。

    这种特殊的「活」,出现的次数并不多,大约一个月一两趟。除非特别有必

    要,他甚至都不太带大强、小强他们,他一般自己动手。一趟这个活,程姐会给

    自己2-3 人民币的「津贴」。有意思的是,这津贴和其他津贴不同,程姐

    给的往往是现金。而且程姐每次都亲切和蔼,跟个邻家大嫂似的跟自己唠叨:

    「小张啊,程姐知道你一个人单身,年轻人,要乘着年轻好好多工作,多攒点钱,

    别乱花,少抽点烟……等你攒钱可以买个像样的房子了,就正正经经找个女朋友,

    早日成个家。程姐知道,你们犯过错误的年轻人,重新走上会很不容易的,多

    亏了那个小石啊,给你介绍这些零碎的散工,你可要好好谢谢他呀……你们以前

    是不是认识啊?……」

    他只能嘻嘻哈哈跟程姐打马虎眼,他知道程绣兰的意思,是在僻说,说这个

    活,是石少的活,而不是公司的,至少石少也有份;也是在暗地里敲打他,和石

    少什么关系,公司里「心里有数」。他也真心佩服,程绣兰这种厉害角色,晴姐

    是哪里找来的。在晚晴集团当总裁助理真是屈才了,应该去什么第七情报局之类

    的机构才对。在他看来,就连程绣兰程姐,都有点太「端着」了,那么紧张干吗,

    那么神神秘秘的干嘛,唯恐别人不知道你是干「特殊买卖」的么?潇潇洒洒过日

    子不好么?不就为了钱么?大家不都为了钱么?搞得跟拍谍战片宫斗戏一样干嘛

    啊?

    张琛真的没兴趣搞清楚手上这活,是程姐的,还是石少的,或者是他们一起

    计的。反正无论是程姐的,还是石少的,他都必须认真对待,何况跑一趟最多

    大半天的功夫的活,有这么一笔津贴,真跟天上掉下来的差不多。而且当中的几

    个小时,他爱去哪里也没什么人管,并一定不需要在河渚码头那傻不拉几的地方

    傻等。当然,他也知道,拉趟来接送个人,能得这么多钱,也必然是有原因的。

    就不说那个甲-6号仓库里,又是床又是浴缸,又是布景又是道具,又是刑架又是

    钢管,又是灯光又是移动轨道,又是摄像机又是探头的,满满透着「见不得人」

    四个字。

    何况还有一次,是两个月前,也是拉人来河渚码头……那次是去控江三中

    女生宿舍部拉人,那个什么体操队的预备小队员,居然是反绑着双手堵着嘴送上

    车的,上车下车都有人「接」。在后座,那个明显大概只是十三、四的可怜的小

    女孩,被粗制的麻绳捆得手臂一点也动弹不得,发出呜呜的抗拒的哭声,眼泪鼻

    涕都流出来了,小小的身躯惊恐却愤恨的在那里扭动,是个人看了都会有点怜香

    惜玉的同情,张琛也是照拉不误。这只是外快工作,他只是接送司机而已……后

    座是一个酥胸半露会说会笑的台球女将,还是一个被麻绳捆绑手绢塞着嘴巴的楚

    楚可怜的初中女生,又有什么别?不就为了钱么?大家不都为了钱么?

    他知道,车上有一个捆绑着的未成年少女,是非常不安全的。但是废话,就

    因为不安全,才需要他去做么。就是因为偶尔会有这样的事,程姐才会给他一趟

    2这样的尺寸么,否则,仅仅是接送,2 还差不多,哪里来2. 倒是那天

    晚上,接那个小女孩离开的时候,又有点古怪,她的身上已经没有绳子了,也不

    再有什么拼死反抗的样子,乖乖的上了车,又乖乖的下了车……但是她的模样,

    嘴角、眼角都有轻微的红肿和青瘀、身上的衣服虽然换了一套挺干净的学生装,

    但是看那一脸死灰色的绝望的表情……但是不用想,也知道那底下娇嫩的幼女身

    躯,已经是惨不忍睹了。张琛没有安慰她,他只是按照自己的习惯,嬉皮笑脸的,

    倒像是个话唠的出租车司机一样,跟她聊起了有点恶心的话题:

    「我们那会儿,少体校就是少体校,不叫什么特色中学特色小学的,哪像现

    在的控江三中啊……那会儿上课就是他妈的敷衍,要就是训练,学校里的老师

    也是够扯……我记得上自然课,老师看到一个知识点说,鼻毛的要作用就是保

    护鼻腔不要进入太多的灰尘,进入了灰尘和异物就粘起来变成了鼻屎,他老人家

    可能看错了,看成鼻屎的要作用是这个了……硬说鼻屎的作用是保护鼻腔,然

    后形成了鼻毛,我一直到初三还觉得是这么个道理,还跟女生显摆过这个' 知识

    点' ,被人笑死了……操他妈,你说,都是这样的老师,哥哥我能不沦落为保安

    么?」

    那小姑娘虽然明显满腹心事、一身创伤,但是还是被他给逗笑了……

    他其实并没有什么同情心,也根本不在乎那个小女孩的什么感受。那个小女

    孩如果当时要闹事、要跳车、要呼喊或者要做些不应该做的事,他随时准备用暴

    力来「收拾局面」。他不是洪兴,他也不用改锥和刮片刀。在他的小房子里,

    却藏着开过锋的三棱军刺,他甚至有条件搞到五四式手枪和燃烧瓶……但是他只

    是觉得,说说笑笑些,拉近一些距离,对于平安无事、不惹人瞩目的把小女孩送

    宿舍里去,是有帮助的。他的工作,在这个游戏场景里不是假扮黑会,而是

    平平安安送人去,高高兴兴送人,能够安全一点,低成本一点完成工作,赚钱

    家睡大觉不是挺好的。这样的现金,挺好赚的。自己又何必每次都闹成非法劫

    持事件,开车接送人,不犯法吧?反正,大部分的接送对象,都像今天车上的台

    球小美女Dori一样好对付,甚至根本不用去「对付」,和他还可以在路上一边说

    笑两句,甚至调上两句情呢。

    去程路上,Dori还特地饶有兴致的说:「师傅,你肩膀上这只蝎子纹得好漂

    亮啊。」

    他当然不喜欢「师傅」这个称呼,但是他也明白这种后座的女生这个时候紧

    张羞涩却要故作镇静找点话题的小心情,所以他也不以为意,笑嘻嘻的答:

    「我妈生我时,遇到个老和尚,说这孩子五行缺腿……我妈就打小给我纹个腿多

    的,留到现在了……」倒是把这个女大学生都给逗乐了。一来二去的,来的路

    上,也愿意和他聊两句,算是打发时间。

    一直到送这个Dori到了已经一片寂静的河西大学的西门口,他都感觉有点困

    倦了,女大学生也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居然下了车后来到驾驶座的车窗边,似

    乎挺洒脱的问了自己一句:「要不要留个电话啊?」

    他是懂得基本的男士礼貌的,女孩子都开了这种口,不管真心假意,也不管

    自己将来是否「消费」得起,都至少要表示出一番「受宠若惊」的模样来。他赶

    紧装傻充愣,笑嘻嘻,急赤白脸的掏出手机,记下女大学生的手机号,并且嬉皮

    笑脸的打哈哈:「其实,还不如妹子你记个哥哥的电话呢。你有事……一样可以

    找哥哥啊。」

    「我找你?嘻嘻……我找你干什么啊?你能干什么啊?」

    「想歪了吧?哥别的不行,干个体力活,换个电灯泡,陪你逛个街,替你拎

    个包,修个水龙头,通个下水道,那都没问题啊……」

    那Dori抿嘴一笑,摇摇头啐骂他一句「贫嘴」,自去了。张琛打着哈欠,发

    动汽车,一边冷冷一笑,自言自语似的骂骂咧咧:「婊子养的,哥能干什么?哥

    能干的事,说出来吓死你……」

    虽然这个叫的Dori女孩碎碎的短发显得脖子特别修长白腻,领口的乳房曲线

    又实在太酥太美,还是激起了张琛的欲火;但是第二天还要上班,这会儿都凌晨

    两点多了,今儿这趟也算是顺利,他也实在懒得去找野鸡泻火,自己开车了自

    己的出租屋,胡乱的撸一管也就睡了。

    低调一点,安全一点。

    即使在梦里,他也这么提醒自己。

    在梦里,他常常会遇到那个女人,那个女人会告诉他:低调一点,安全一点。

    ……

    一觉睡到早上九点多,张琛才稀里糊涂的从梦境中醒来,昨晚做的梦和梦里

    出现的女人,都已经忘的差不多了。在自己脏兮兮的出租屋起来,胡闹折腾折腾

    内务,就打算今天去公司应个卯。谁知就这个点,有人「咚咚咚」敲自己的房门。

    他并没有太多会跑到他家里的交圈,以为是大强、小强,或者他在外面

    「跑」的时候带的几个诸如葫芦、锥子之类的兄,瓮声瓮气的应着「操你妈,

    谁啊?……」就去开门。

    但是,拉开门的一刹那,就算是他那副天不收地不管的性格,几乎也激灵灵

    打个颤,甚至有转身就跑的念头……

    门口,居然是个警察!

    ……

    那警察却是很和气:「43 是这里吧?」

    张琛刹那冷静了下来,忙着陪笑:「是是,您是?……」

    那警察从口袋里掏出一张警官证来,在张琛的面前胡乱晃悠了一下:「我是

    公安。」

    「是是……您有事?」张琛几乎是本能的在着所有的「事」,所有的

    「破绽」,所有的「可能」,在厨房抽屉里有开过锋的三棱军刺,那是严格管制

    的军用利械,刺中要害后可以直接导致流血难止而致命……靠,自己想这些是要

    干什么?不过是个警察来敲门,难说只是查查暂住证发发警民鱼水情的宣传材料,

    至于立刻上升到杀人夺路而逃什么的?

    谁知那个警察还是和蔼的笑笑,倒是也不等张琛让,慢慢踱步进来,好像不

    是查完户口就要走的意思,一边进来,一边笑着说:「你叫张琛?」

    张琛这次是真的有点眯眼了,居然真是来找他的?他点点头,他连说话都要

    少几句了。他真的又开始想那根军刺了。必要的情况下……他什么都做得出来。

    「你怕什么?……你遵纪守法的,不用怕警察么。哈哈。」那警察笑的爽朗,

    自己居然在客厅里的沙发上就坐下了,张琛也忍不住认真打量他,三十五六岁的

    样子,浓眉大眼,有个挺醒目的大鼻子,瞄一眼警徽……两杠一星?这……居然

    是个警督?!

    张琛实在吃不准了……他出狱到现在,确实有过不少「不干净」的事,有一

    些还挺见不得人的,他其实也做好了随时准备应付「猫」的心理准备;但是无论

    什么事,哪怕杀人放火强奸抢劫,真的来逮捕他,不能只来一个人啊,更不可能

    来个大小也算个干部的三级警督啊?

    他只能装傻充愣:「瞧您说的,我们老姓么,看见警察……不是怕,那是

    尊重,尊重……哈哈……您有事?」

    「我是观江经侦中队的……我姓薛。」

    「是是……薛同志,您有什么指示?」

    「恩……也没什么事,就是例行公事,随便问问……恩……于雪倩,你认识

    么?」

    张琛的血立刻冷了下来,他吐了吐舌头,矜持的笑笑,也在一旁的单人沙发

    上坐了下来,似乎要冷静一下思维,随后才开口:「我就猜啊……是她的事。要

    不然,警察同志怎么能登我的门呢?」

    「……哈哈,听你的口气,当然是承认你们认识了。」

    「当然认识了,我还敢跟您这儿耍那小心眼么?那是我嫂子么,我能不说不

    认识么?……准确的说,前嫂子,哈哈,前嫂子……我死鬼老哥已经过去了么。」

    「那你和你的前嫂子,现在还有来往么?」

    「有啊,怎么没有?亲戚一场么……她偶尔的逢年过节的,给我来个电话,

    算是关怀我一下……哈哈,我那死鬼老哥当年临死时装逼,说让她照顾我,让我

    照顾她母女,哈哈……其实,她不来麻烦我就不错了,我一个小老姓,哪里照

    顾得了她啊……我可是怕事的好市民。」

    「这么说,你知道她是从事什么工作的?」

    「这位' 同志' ,她不是在筑基生活么……我们这种压根不在一个城市的亲

    戚,来往也少,其实也搞不清楚她是从事什么工作的,就隐约听说不是什么好事

    呗……哎,其实她一个女人家家,又是个年轻寡妇,还带了个小孩子,也就是混

    口饭吃吧……」

    那警察嘿嘿一笑,两手十指一叉,换了口吻说:「张琛……你还真能贫,你

    的底子,我们也摸过……」

    「我那是未遂、未遂……」张琛一副委屈的模样。

    那警察也被他这幅模样逗笑了:「我是经侦线的,我们是负责经济侦查为。

    你的事情,我们不关心,不过你也不用在我面前装个小白兔。我今天特地来跑一

    趟,是因为有些事情,当面说一下,你听听清楚……」

    「您指教,您指教。」

    「这是我的名片……我叫薛复山……你可以叫我薛队,我们需要掌握于雪倩

    的……恩……怎么说呢……' 各种动态' 吧,不是要你打听什么,但是如果她和

    你联络,谈到一些你觉得敏感的事情,为了你的利益考虑,最好还是联络我,和

    我们通个气……否则,干连到你,就不太好了。」

    张琛不动声色,接过名片来扫了一眼「观江公安局经侦中队副队长:薛复

    山」。他将名片接过来,好像郑重其事的放到一旁的架子上,转过头,又是笑着:

    「原来是薛队长,薛队长,你们还管扫黄啊?」

    薛复山看了他一眼,不接这个话,口气却依旧很亲切温和:「你不用套我的

    话……我今天特地来跑一趟,也是希望你们这样的刑满人士出来,可以改过自新,

    不要再误入歧途。」

    张琛实在被他搞得一愣一愣的,只好满口答应,两个人又胡乱说了几句有的

    没的,直到送他到门口,薛复山才转过头说:「我查过你的档案。年轻人,一时

    糊涂做错了事,现在既然出来了,希望你不要涉及到犯罪事务里。你也不用太担

    忧,于雪倩只是个妈妈生,不是什么大事,更不用替她隐瞒,这种事情那么多,

    我们河西的经侦警察,也没那份闲工夫替筑基去管这些事……但是……我们有线

    报,说她可能来了河溪……」

    张琛面不改色,心里却激灵灵一阵说不清道不明的绞痛和震惊:「是么?她

    真没联络过我……您看……我不嫌弃她是妈妈生,她还嫌弃我是强奸犯呢……哈

    哈……头,我给她打个电话,问问情况,赶明一定跟您汇报。」

    薛复山再次打量打量自己,笑笑说:「这样就好。你放心,她本人没什么事。

    我们是怀疑她以前的一位客人,是从事性贿赂管道中的成员,恩……很复杂…

    …你……最好还是不要陷到里面去?有事情,联络我,我才好帮你么……」

    张琛怎么听着话音,这个薛复山「帮你么」三个字倒是说得很认真似的,他

    一时也想不明白,只能连连点头:「是的是的,一定一定。」

    送走了薛复山,张琛想了想,还是拨了电话号码:

    「小强」

    「琛哥。」

    「单位里替我打个招呼,我要请个假」

    「得勒……有我呢。啥假不假的,我和大强给你掩护着就是了……琛哥,李

    誊找过我……」

    「先别说这些个闲事,我现在顾不上……今天晚上,还有一个送码头仓库那

    里的活,我要出门办点事,你去跑一趟吧……津贴你自己拿就是了。」

    「哎,没问题!玩呗!」

    「你不要玩啊玩的,这个活不是玩的,你要小心点……出了篓子,我不剥了

    你的皮才怪。」

    「琛哥,你放心吧,有我呢。琛哥……你这是要出门?啥时候来啊?」

    「一个礼拜吧……如果有人问起,你就说我出门跑运输了。」

    挂了小强的电话,也不知道出于一种什么样的额心理状态,张琛在手机通讯

    录上略略翻了翻。

    「倩姐,38xxxxxxxx 」

    他犹豫了几秒,叹了口气,还是按灭了手机。

    那句话,他也不是完全在敷衍薛复山的。

    「我不嫌弃她是妈妈生,她还嫌弃我是强奸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