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体香 第二部:晚晴集团】第34回

作品:《权力的体香

    更、多、小、说、请、大、家、到***点阅、读

    发、送、电、子、邮、件、至、diyianhu@qq.

    即、可、获、得、最、新、、

    、度、、、 第|一|| 、既、是

    ..

    第34:言文韵,宋家人

    长途班机的辛劳,让言文韵的胃都有些抽搐了,她问空姐要了一杯姜茶。

    自己在德国柏林公开赛上连胜三局,闯进十六强,算是创造了个人历史上最

    好的国际大赛战绩了。

    可想而知的是,通过柏林公开赛,自己在国内坛的地位会进一步稳固,而

    代言、广告、赞助以及莫名其妙的收入都会增加一些来源。

    但是这并不可能在短时间内,迅速的改变自己的经济状况。

    在参加了一系列在德国的活动后,为了即能节约一点机票钱,又能坐上商务

    舱而不是挤在经济舱内国,她只能选择了转道莫斯科的航班。

    这次自己早去晚,在德国已经整整逗留了一个多月,预算上大大的超支。

    提前到达,是为了参加国际级教练的特训课程,赛后逗留,又是为了代表河

    西大学,参加了在德国大学举办的体育交流活动,赛事组委会和国家小球中心只

    能承担比赛部分的费用,多余的产生的交通、食宿以及其他费用都要自费。

    当然,闯进十六强,是会有一笔-万美元左右的赛事奖金,当然刨去

    要上交给国家球中心和河西大学的,再刨去税,再刨去需要给几个工作人员的

    红包,到手也不过如此,而且这种赛事奖金也没那么快到账。

    要不是石川跃在自己临走前帮自己拉了几个代言的私活,自己在柏林的时候

    ,都恐怕不敢住五星级酒店养足精神参赛。

    航程是从柏林出发,两个半小时后到达莫斯科,然后,自己要在机场的专用

    酒店里潦草度过一夜,第二天早上的班机还需要九个小时的航程才能河溪。

    商务舱里一方面是稍微宽敞一些,她可以坐着将椅背稍稍放低,听听音乐看

    看书打发时光,另一方面,由于从莫斯科河溪的航班上C国人甚至河西人已经

    占据了一大半,以她的知名度和外形的辨识度,很容易被人认出来引起不必要的

    应酬。

    经济舱里……不懂得尊重他人隐私和私人空间的人要居多一些,商务舱里虽

    然也不能彻底避免这种可能性,但是毕竟老外居多,至少要稍微稳妥点,体面的

    ,懂得矜持的人会多一些。

    当然,她也考虑过干脆买一张头等舱的机票……不过是另加55欧元罢了

    ,但是最终,她还是选择了忍耐,毕竟,这次在德国,自己乘着比赛结束后的时

    间,大大的Shopping了一番,已经开销了不少。

    一想到自己这种患得患失,花钱有的没的的模样,要是给石川跃知道了,只

    怕又要教育自己了,她就有点脸红。

    也许,自己是越来越习惯了,不管什么事情,都先考虑「石川跃会怎么想?」

    「石川跃会怎么说?」

    「石川跃会要自己怎么做?」。

    甩甩手上的杂志,无奈的叹口气,也是怨自己不争气,如此轻易的被男人所

    征服。

    自从那次在石川跃酒醉后,被他乘着酒兴奸淫了一个晚上不算,第二天早上

    ,更是在他的公寓里,再次被他淫辱奸玩,甚至为他了各种难以启齿的服务

    ,在肉体和灵魂上都表达了自己的屈服。

    她也反复说服自己说,只不过是因为自己做了对不起石川跃兄妹的事情,或

    者只不过是因为石川跃手上有她的情色视频和照片,自己完全是被逼无奈的。

    但是……她又不得不承认,从那天开始,她反而获得到了某种存在感和安全

    感,成为石川跃的女人,而不是石川跃的敌人,这一点,让她有一种如同心悬在

    万丈高崖平安落地的感觉。

    当然,她也有一些忐忑,石川跃会继续奸污自己么?石川跃会用更加不可思

    议的方式来淫玩自己的身体么?自己的童贞反正已经被石川跃摘取了,石川跃会

    逼迫自己陪其他人睡觉,被其他人奸玩来换取他的什么利益么?未来……等待自

    己的,究竟是什么样的命运呢?但是,石川跃却反而又换了一副嘴脸,依旧到

    了平静的面对的自己普通朋友的面貌,只是劝她好好调整比赛状态,积极备战,

    她才把心思都放在了柏林公开赛的备战上。

    她早在七月份就提前飞了柏林,是因为在当地约了国际级的教练为她和另一

    位荷兰球选手一起开设一系列的特训课程。

    这种机会是比较难得的,世界顶尖级的教练水准是远远超越C国国内教练的。

    当然,这部分也需要她自费承担。

    那几天,她都是上午参加高强度的训练课程,下午进行一场由教练设计的「

    设定场景赛」,这种「设定场景赛」

    其实就是模拟极端情况下需要特别的心态调整的比赛,比如需要自己连续发

    球,一旦有失误就不算,必须连续发出4个S球才能算得分;或者比如需要自己

    设定已经落后:4,需要自己连扳比分,一旦失误就要从:4重新开

    始……这样的训练的强度是非常大的,一直到晚上,她才到下榻的希尔顿。

    令她羞不可耐,又多少觉得有点意思的是,那几天,偶尔的,石川跃会远程

    和她视频,说几句安慰她的话,但是之后,居然会通过摄像头调戏一下她。

    她当然觉得这多少有点淫耻的意思,但是另一方面,一万三千公里的距离,

    让她又觉得一切有点好玩,有点刺激,甚至有点安慰性的甜蜜。

    疲惫的身躯总能在这样的游戏中得到一种放松……她在石川跃半认真半玩笑

    的威胁中,在视频头前,为石川跃表演了自慰……「你是我的人,我是你的性

    奴,我的身体就是来给你糟蹋的……」

    这一类的台词,不管她多么的羞愤和挣扎,在激情四溢的视频末端,石川跃

    都要逼迫她反复的,用最大的声音说出口来,通过光纤电缆,传送到地球的另一

    端。

    但是除此之外,这次在柏林最让她不可思议的一幕发生了。

    石川跃的新任秘书,是一个名叫孔瑶自称小瑶的女生,虽然第一时间越洋和

    言文韵联络时,出于女人本能的醋意,言文韵也开始揣摩她的年龄、样貌、身段

    什么的……但是小瑶却FA给她一张「柏林公开赛预测对阵图」。

    离开抽签还有十天,天知道这种预测是从哪里去「预测」

    的。

    听小瑶口吻也是一问三不知。

    她是将信将疑的,按照这种预测的对阵形式,去求教自己的教练,展开针对

    性的训练。

    不可思议的是,十天后,抽签结果出来,实际的柏林公开赛对阵图居然和这

    张预测表只有些微的不同。!!!她当然不相信什么灵感预测,她只是感觉到某种不真实的失落:这个

    世界……真的黑的不见底么?原来自己一向认为还是比较空开透明的国际大赛,

    也是伸手不见五指的么?每每想起这件事,她都对自己,对比赛,甚至对球,

    对体育产生了浓浓的怀疑。

    即使事情已经过去了,即使赛场上的每一分还是要靠自己的发挥去获取,但

    是这会儿,在飞机上……她也需要用一口口温润的姜茶来平复一下自己的情绪。

    她早就听过类似的谣言,很多国际比赛的对阵图,其实都是各方角力形成的

    ,所谓的抽签,黑幕重重、只是过一个场。

    当然,这还不是石川跃这个级别的人物可以「操控」

    的,但是没想到,石川跃能弄到这样的对阵图,这已经属于很让人吃惊的了。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她也不知道自己该是感到害怕还是感到温馨。

    石川跃不论是花钱,还是通过什么其他的资源,去弄这样的资料,无非是为

    了帮助自己备战。

    但是……也许是这一年来的经历,让她成熟了很多,她已经不敢去妄想这是

    石川跃对自己的「示好」

    了。

    是因为,从那一夜开始,从自己的屈服开始,自己就是他的投资了,他是在

    如同经营一样商品一样的经营自己么?只有更好的战绩,才有更好的价值。

    也许是飞机上的空调温度太低,让她觉得有点冷。

    她的国航班是必须报备小球中心的,虽然她反复强调了是凌晨23点5

    分到河溪,出海关可能都要点左右的,不用接机,但是她也知道,哪怕就算派

    个司机来,省体育局也不可能不派人来接机。

    至于媒体……就要看省局是否有心封锁消息了。

    只要漏出去自己的航班,总会有不知疲惫的媒体在机场等着自己这位凯旋而

    归的河西女公的……她其实是真的有点累,也不太想应付媒体。

    而且,一想到河溪后,休息不了几天就又要飞首都参加全运会……其实都

    多少觉得有点厌烦。

    这样一种很痛苦的感觉。

    因为球运动相比其他运动项目来说,职业化程度已经非常高了,全运会这

    种比赛,对于一些边缘项目和对于各省体育局来说,当然还是很重要的,但是对

    于言文韵来说,实在和鸡肋没什么别。

    一场辛苦的异国拉练,来之后无法按照科学的规律去调整状态,还要急赶

    慢赶去「为河西争取荣耀」,其实是「为省局争取政绩」,多少让她有点觉得疲

    惫不堪。

    「对不起……」

    一个娇嫩的、温柔的、细微的声音把自己从思绪中拉来。

    她抬眼看看,自己的座位前,站着一个亭亭玉立的小女生。

    她第一时间的反应是一愣,一个成语居然莫名其妙的跳入自己的脑海:「唇

    红齿白」。

    小女孩大概十三、四岁,浑身上下还透着这个年纪的小姑娘的稚气。

    但是肌肤简直白嫩的如同雪糕一样,天知道从小是怎么保养的,是那种极其

    少见的没有一点瑕疵的肌肤;粉红色的嘴唇天然的嘟起来显得很可爱;尖尖的下

    巴,一双乌黑乌黑的眼睛,长长的睫毛,留着非常淑女的垂顺长发和额头直刘海

    ;个子不高,穿着一件澹蓝色领口的白色学生衬衫和学生长裙,笑吟吟的看着自

    己。

    「对不起,有点冒昧。请问你是……言文韵吧?」

    小女孩的声线也是非常的甜美,但是声音很轻很文静。

    言文韵只好笑笑,被同机的一个小女孩的「认出自己来」,也是自己常常遇

    到的场景:「是的……我是……」

    「真不敢相信……我刚才路过,就觉得您好像是的。」

    小女孩有些些激动了,雪糕一样的脸蛋绯红起来显得可爱异常。

    一瞬间,言文韵竟然有些羡慕起来,这个女孩子无论是脸蛋、气质、口音都

    有一股子讨人喜欢的味道,要是长大了,应该是个绝色的美女吧……身材……就

    连她,都恶趣味的偷偷瞄了一眼小女孩的身体。

    纤细,稚嫩,亭亭玉立……小胸脯在衬衫前顶起两段有点羞涩的小弧度,小

    腰很细,身高虽然不高,但是腿倒是相对挺长的……不是自己这种火辣型的身材

    ,是那种纤纤淑女型的。

    长大了,应该也有无数男人会为之痴迷吧。

    何必说长大了……即使现在,都应该是可以登上校刊封面的初中校花吧。

    「恩……」

    她只好微笑着比着手势,示意小姑娘轻声,也友好的和小妹妹说:「我是在

    国外比赛国。」

    「从德国?……比赛早就结束一个多礼拜了呀。」

    小女孩有点茫然。

    这种表达,说明小女孩是有关注具体比赛的而并非是纯粹的认名人追星族,

    长途飞机劳累,言文韵却也未免有点「他乡遇故知」

    的感慨,更加亲热友好的点点头说:「我在德国逗留了一下……小妹妹……

    你是从哪里国啊?你爸爸妈妈呢?」

    「我是一个人旅行的。」

    小女孩依旧是很教养,虽然和自己说话,但是声音依旧很轻,尽量不打扰到

    邻座。

    「一个人?」

    言文韵有点吃惊了……再上下打量打量这个小女孩,最多也就是初一、初二

    吧。

    「我是去英国参加夏令营,现在转机国的……上下飞机都有老师接送……

    我习惯了,就不用麻烦爸爸妈妈特地陪我了」

    小女孩似乎看懂了言文韵眼中的疑惑,口中也换了亲切的用词:「文韵姐姐

    ,这里有点挤,也占着过道,你要不要跟我去我的舱位那里坐坐呀……我旁边还

    有空座的。」

    她十指晶莹如玉,指甲上涂着可爱熊的小圆图桉,指着机舱前方。

    这一指,言文韵也看懂了……头等舱?!言文韵还没来得及拒绝,小女孩已

    经温柔又楚楚的看着她:「没事的……文韵姐姐您放心吧,这不是什么特权,我

    有航空公司的黑卡,有空座的时候,可以带一个朋友去坐坐的,是符航空公司

    的规定的。还有五个小时呢,那里宽敞,还有电视看,可以躺下来休息,我们还

    能聊聊天……你也可以休息好,我……也算是追了星了。」

    言文韵知道这样有点冒失,但是她又实在不忍心拒绝一个如此淑女可爱的女

    生的盛情邀请,忍不住有点心动的呢呶:「方便么?」

    小女孩看出来这是同意的意思,也就不说话了。

    笑嘻嘻的拉着自己的手,还替自己拿了手包,冲着闻声过来的空姐耳语几句

    ,就带着自己,跨过商务舱和空姐休息,打开了头等舱的舱门,进入了这架空

    客A333的头等舱。

    言文韵以前也坐过一次头等舱,但是空客A333的头等舱却是特别宽敞豪

    华,所有的座椅都是斜向布局,不仅可以舒服的半躺,而且可以36度旋转,

    两个客人之间如果需要,可以任意在「互不打扰」

    和「面向交谈」

    之间选择朝向的方位改变。

    俄罗斯空姐笑吟吟的捧着一个盘子,给自己上了杯橙汁,言文韵可能是想装

    得从容一些,特地和空姐轻声耳语,用英文告诉她给自己上一杯姜茶。

    然后才和同样在身侧的位子坐下,特地将躺椅转过来面向自己的小女孩聊了

    起来:「你叫什么名字啊?也是河溪人么?」

    「不是,我在首都念书,因为飞机的方便才先河溪的。我叫宋冬,冬天的

    冬。」

    「宋……冬……」

    也不知道为什么,言文韵似乎觉得这个名字有点熟悉,自己好像在哪里听到

    过一样。

    「我大哥可能认识您的,文韵姐姐。他也是你的超级粉丝啊」

    「你大哥……是谁啊?」

    「我大哥叫宋夏……夏天的夏。」

    言文韵喃喃味「冬天的冬……夏天的夏……宋夏……」,然后才勐然想起

    来,宋夏,不就是那个五环基金的理事长,自己在Ring偶然相遇的「高端成

    功人士」,自己后来是碰运气联络他问了问关于「-Girl」

    投资的事情,没想到他真的派了下属的投资经理来和安娜联络,并且很快达

    成了投资协议。

    她是很感谢的后来又给宋夏去过一个电话,但是宋夏很认真的表示,是否投

    资,完全由VC部门自行根据市场情况和项目情况来决策,他只是牵线搭桥并没

    有发表什么意见……当然,这也完全可能是他的礼貌措辞。

    「哦……你大哥是那个基金会的理事长啊。是的是的……我们认识……说起

    来,你大哥还算我的小项目的投资人呢。」

    宋冬撩了撩鬓角的秀发,点点头说:「我大哥从小就喜欢打球……他说国

    内女子项目目前就是文韵姐姐你最棒了。」

    「你们……是亲兄妹?」

    言文韵还是沉浸在对宋夏的忆中,实在忍不住问了一句,毕竟,在她的印

    象中,宋夏的年龄可能要三十多岁了,这个小女孩却怎么看还是个初中生。

    但是话一出口,她就觉得有点后悔,在这个彬彬有礼的小妹妹面前,自己这

    个有点不恰当的问题,未免有点唐突了。

    小女孩却不以为意的说:「我们是同父异母的兄妹……」

    言文韵脸一红,她果然问了不太应该问的问题。

    但是宋冬却好像很体贴人意,动展开了话题避免了尴尬:「文韵姐姐,你

    对林威娜的那场,我是在英国看的。真的是发挥的很好啊……我看着都觉得喘

    不过气来……那么大的压力,还能打得那么坚决,那么多底线球……有时候真是

    觉得不可思议。换了其他人,可能手都要发抖了。」

    言文韵抿嘴,也忆了一下那场激烈的第二轮比赛,忍不住唏嘘说:「她也

    算是一代名将……现在年纪大了,而且好像背了很重的心理包袱,那场是她非受

    迫性失误太多了……其实我是钻了个空子。」

    宋冬连连摇头说:「我才不信呢……这个世界上,哪里有那么多空子给人钻

    啊。机会都要给有准备的人……文韵姐姐,我一定要向你好好学习,让自己也有

    一颗大心脏。」

    言文韵噗嗤一笑,忍不住问道:「你也打球么?」

    宋冬脸一红,摇摇头说:「我大哥小时候是训练过我一些项目……不过我身

    体不太好,没有那份职业运动员的天赋。现在就是偶尔练习一下羽毛球和球,

    纯粹只是娱乐……文韵姐姐……你说……纯粹是业余爱好,要想提高水平,应该

    怎么训练呢?」

    她眨巴着黑宝石一样的眼睛很真诚的看着言文韵,似乎绝对不是随口的聊天

    ,而是认真的求教,言文韵也忍不住认真的应起来:「恩……其实业余爱好者

    最容易忽略的是步法……球表面上看起来都是手形和上肢发力,所以业余爱好

    者都很喜欢练习正反手……其实更重要的是步法……你可以试一下,专门练习三

    一三碎步……肯定就会发现自己的接球能力大幅度上升的。」

    「什么是三一三碎步啊?」

    「就是三个小步,然后忽然转向,再是三个小步……转向的练习要锻炼

    度走,就是直线往返,9度纵深步,还有45度斜线步……能练好三一三

    碎步,就足以在短时期内大幅度提高自己的球技巧了。」

    「我去一定要试一下……我大哥好像也说起过步法的问题……不过他也只

    是业余爱好者,说不清楚……」

    言文韵听她又提起宋夏,实在也按捺不住心头的八卦,何况毕竟只是小女孩

    ,想想也没什么太大的忌讳,忍不住用调侃的口吻问:「你们家肯定是大家庭咯。你那么小年纪就一个人旅行?还坐头等舱……你哥哥又是做金融的……夏天的

    夏,冬天的冬……嘻嘻,你们家人的名字真有意思,而起其实也挺好听的……」

    宋冬抿嘴一笑,那份从容和得体,倒看的言文韵都是一痴,却听她依旧是轻

    声轻气的说:「其实我们家还有一个年纪更大的堂兄,名字里有个春字,后来我

    爸爸给我们几个兄妹,就取名春夏秋冬了……」

    言文韵略一味:「这么说,你和你大哥之间,还有个宋秋?」

    宋冬嘻嘻一笑说:「是的……那也是我哥哥……不过,说是我'哥哥',其

    实,他只比我大5分钟。」

    「你们是……双胞胎?」

    「是啊……」

    「春夏秋冬……哈哈……真有意思……你这么漂亮,你双胞胎哥哥一定也是

    个小帅哥。」

    宋冬听自己夸她漂亮,脸蛋一红,低了低头,又摇了摇头说:「其实我爷爷

    一直想在家里培养个运动员的……不过我们第三辈兄妹四个,都没有什么天赋…

    …只有我那个小哥哥,勉强算是个擦边球。但是那种项目,我看我爷爷都谈不上

    喜欢。」

    「什么项目?」

    「嘻嘻……围棋。」

    言文韵先是一愣,旋即明白了宋冬的意思。

    可能在很多人的潜意识中,都不会认为棋牌类项目也算是「体育」

    的一种。

    「围棋其实很棒啊……那是真正的智慧项目。」

    「但是我小哥哥就显得文弱啊……嘻嘻……跟爷爷想象中的'体育健儿'的

    形象没什么一样的。」

    「那你哥哥应该是围棋高手了?」

    「才不是呢……他呀,就是参加了几次业余组的比赛有点小成绩……我爷爷

    才看不上。我爷爷常说,二十不成国手,终身无望,就不让他练了……一样读书

    咯。」

    「哈哈……你爷爷才叫有趣呢。哪里有巴巴的逼着自己孙儿辈一定要出世界

    冠军的。职业运动员哪里有那么容易出?你爷爷自己是运动员?还是……?」

    「恩……」

    宋冬似乎若有所思,想了想言文韵的话:「我爷爷是有点偏执……他是个离

    休干部,自己没当过运动员,但是以前干过体育委员会的什么会长……」

    言文韵心理微微一颤……体育委员会?难道是指以前的那个中央人民政府体

    育运动委员会?好像在哪里听过……

    广播里,传来空姐优雅的英文播报:「 Ladies aleman ,We are the

    flight group of Moscow Airlines SU-62,we wholeheartedly at your service!

    It's ten O'clock a.m. in Moscow time. We are still two hours away from

    C- try 's airspaow please everyoo enjoy our preparation for

    the film,Cssic revi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