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体香 第二部:晚晴集团】第32回

作品:《权力的体香

    【更多请大家到***点 去掉*星号】

    发送电子邮件至diyianhu@qq.即可获得

    度第一既是

    ..

    第32:李誊,的欲望

    【加长】

    对于自己的姐姐李瞳,李誊一直有着复杂的感情,他爱她,敬她,对她有着

    愧疚,还有着深深的依赖。

    他知道,是自己,在幼年无知的时候,用扯谎、撒娇甚至有点小孩子胡闹的

    方式,在欲望初升的年纪里,得到了李瞳的第一次;和这个一向疼自己、爱自己、

    保护自己的姐姐发生了伦乱的关系。而姐姐,明明是被自己骗奸了,失去了少女

    时代最珍贵的纯洁,却大度的原谅了自己,反而来替自己排解那煎熬时光里的惶

    恐不安。

    在那之后,他可能是产生了对姐姐浓浓的眷恋和习惯性的依赖。他有事没事

    都愿意和姐姐交心,他没钱了就会想去缠着姐姐要,他学习上生活上什么都和姐

    姐分享而当欲望难禁的时候,他也会习惯性的,腆着脸向姐姐要点「甜头」。

    他承认自己这种做法,是龌龊的,即使不考虑乱伦的问题,在他的内心深处,

    对姐姐的感情,也更多的是亲情和眷恋,并没有类似爱情的成分在里面。他只是

    觉得,反正姐姐在把第一次给了他之后,也谈过男朋友,也许一切在这个开放的

    年代,都不是什么问题,姐姐那么迷人那么漂亮,有着窈窕的身段和娇美的容颜,

    只要不造成什么伤害,就当是疼疼自己,宠宠自己,又有什么不可以?那种可以

    和姐姐这样的女生亲密接触时候的快感和宣泄感,他总是甘之如饴。

    姐姐似乎也习惯了和自己顽皮玩笑,偶尔和自己说说带点没谱的笑话,比如

    「又偷看你老姐的胸?你学校里没女生的么?」,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姐姐也

    穿的比较随便没什么避讳,好几次,都是明显没有穿文胸的睡衣在他的面前出现。

    他甚至忍不住想:是不是姐姐其实比较开放,我是男生,她是女生,娱乐一下,

    无所谓的。他只是自我解压的无视了姐姐曾经把最珍贵的东西献给了自己是因为

    那时候自己病的死去活来的,之后姐姐也不止一次的提醒自己不要越线。

    但是每一次,总是这样,他纠缠、哀求、撒娇、甚至哭泣、胡闹,姐姐在一

    再抗拒之后,无奈的答应了他。其实想起来,这五六年来,他至少想要过姐姐

    好几十次,但是总要是实在无可奈何,或者自己求的实在可怜的时候,姐姐才会

    松口或者放缓抗拒的力量,加起来,也不过就是七、八次。自己高一的时候有过

    一次,那是一次正经的性爱;姐姐谈恋爱时,就再也没有过;后来姐姐失恋了,

    伤心难过,自己去安慰时姐两都有点忍不住,又给了自己一次,但是那之后的

    五、六次,姐姐一般都不能接受太过线的尺度,有时候,更是连衣服都不给脱,

    只是用手替自己套弄下体,让自己泄欲罢了。当然,姐姐的脸蛋,姐姐的身段,

    姐姐那飘逸的长发,姐姐那温柔的小手,即使只是用手抚摸自己的下体,他也觉

    得是如登天堂一般的快乐。只不过,他也渐渐明白,自己不应该把姐姐当成泄欲

    的工具,姐姐对自己,也更多的,是疼爱,是无奈,是宠溺,但是并没有两性之

    间的情感。

    每一次都是这样,姐姐疼爱自己,并不会真的反抗,每一次都是这样,姐姐

    会为了满足自己而牺牲一下她自己的尊严和贞洁,但是并没有性的欲求。

    但是今天,似乎一切都不太一样。

    他能感觉到,虽然姐姐依旧没有什么「激烈的反抗」,他吻倒了姐姐,姐姐

    也就软到在沙发上,他爱抚上姐姐的身体,姐姐只是用手掌无力的推搡着他,但

    是,也许是姐同心,他真的能在今天的李瞳身上,感受到抗拒,感受到耻辱,

    感受到痛苦。

    而另一方面,可能是姐姐今天也疲惫了,可能是刚才自己所诉说的对石琼的

    情感感染了姐姐,更可能是姐姐也有着某种郁闷和痛苦需要得到宣泄,他又能感

    觉到,姐姐被自己吻倒时,口腔里发出的呻吟,和肌肤上感受到的滚烫,甚至还

    有她的些微的颤抖是不同的。

    但是无论怎么样,无论是渴望,还是抗拒,都不会让他停止侵犯、糟蹋、玩

    弄的冲动。反而进一步激发了他原始的欲望。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姐姐,仿佛

    是这样的李瞳,这样的姐姐,才在瞬间,变成了一个完整的概念:女人。一个让

    男人更渴望可以奸玩身体的女人。

    我奸不到琼琼,我奸不到dy ,我奸不到薛小艺、言文韵、许纱纱、卓依

    兰这些电视上的明星,但是我可以在这里,在亲姐姐的闺房里,在她丝毫不逊色

    于那些美人儿的柔软的身体上,宣泄我的一切欲求。

    他几乎是在用蛮力,「泼喇喇」将李瞳衬衫的纽扣就一整排的扯开了。姐姐

    李瞳的胸脯虽然没有言文韵那样的巨乳规模,但是也是非常具有视觉感的C 罩杯,

    她又注意保养注意修饰,甚至注意使用得当的文胸来体现那种诱人的魅力。白色

    的衬衫下,本来就高高的坟起了美艳的两团圆球,而此刻,自己的手掌到处,那

    种衬衫开裂,向两边散开,一片明媚柔和的肌肤肉色和绵弹动人的春光曲线立刻

    映入眼帘的感觉,太具有视觉冲击力,实在让他犹如醉倒在甜美却的淫乱的美梦

    中一般。是姐姐的胸,是姐姐的奶,是姐姐的肩膀和锁骨,罩在一面黄白相间的

    精致的文胸下。那文胸的罩杯是黄色的,但是上面密密麻麻用白色的蕾丝绣满了

    花纹,这种精工细作的雕琢,使得文胸下紧紧裹着的那一对细腻的脂肪,更加的

    具有珍宝一般的视觉感,是人工雕琢和天然美肉的配。而一股如同麦乳精,如

    同牛奶,如同甜酒一般的香味就伴随着这一对美峰的凸显,而扑鼻摄魂而来。

    撕开姐姐的衣服,看到姐姐的文胸,玩到姐姐的奶子他的理性已经裂成

    碎片。

    他仿佛想起了,刚才,自己在姐姐的内衣柜里看见的各种各样的女孩子的内

    衣。缎面的,棉质的,光面的,蕾丝的,薄款的,条纹的,绣花的,每一款,都

    是为了包裹这两块激动人心的美肉。所有男人,姐姐单位里的,马路上,地铁里

    的,所有男人,他们都只能隔着衣服,若隐若现的猜测她们的质地、颜色、款式,

    人们都想获得她们的垂青,但是人们都不可以得到,只有自己,仗着和姐姐浓厚

    的血缘亲情,可以拥有她们,享受她们,凌辱她们,玩弄她们一点点的摸

    和抠挖她们,来获得快感。而这种亲情,不仅可以让自己为所欲为,让姐姐无论

    如何都不会太过激烈的反抗,而且,还可以增强自己玩弄这一对尤物时候的快感。

    他激动,他疯狂,他根本来不及爱抚,就把自己整个头脸,埋到了姐姐的乳

    沟里。隔着文胸,在文胸边缘露出的乳肉上,开始拼命的用牙齿留下印记。

    「啊,小誊,你弄疼我了」姐姐的声音变得嘶哑喘息,而且带着不可思

    议的颤音,她在哀求么?她在哀求自己轻一些么?但是为什么她的声音带着那种

    奇怪的颤抖呢?难道是自己听错了,在深处,在深处的深处,姐姐也有着愤懑的

    渴望么?姐姐的奶子罩着文胸落到自己的口舌里么?她疼么?她疼么?她的疼,

    就是我的快活么?就是我的欲望么?就是我的满足么?

    「就是呜呜就是要弄疼姐姐。」李誊不依不饶,甚至胡言乱语,继

    续在李瞳的乳肉上肆虐,他觉得满口是香甜,满口都是温软。他淅淅沥沥的在姐

    姐的乳肉上吸吮,舔舐,用自己的口水在姐姐的胸脯上沾上去,又舔开来,故意

    发出淫乱的声响。他是跟AV片子里的变态男优学的,但是也是一种本能,仿佛要

    用口水和牙印,来宣示自己对姐姐这一对尤物的权。曾经,是他亲眼看着这一

    对美肉从两颗小疙瘩慢慢长成今天的规模,而现在,究竟有谁还有资格品尝这造

    物的宠儿呢?他要弄疼她们。他就是要弄疼她们。他一边呜咽着,一边更加刺激

    的在舔舐姐姐文胸罩杯便露出的那一部分乳肉,甚至用口水将姐姐的文胸都故意

    沾湿了。弄湿文胸了的感觉真好,那里很温润,仿佛是女孩子最私密的贴身所在,

    却一样留下亲的唾液。

    他能感觉到这一次的不同。

    这一次,姐姐是在推自己的头,虽然和往常一样,推的气力并不大,但是他

    知道姐姐是真的想推开自己。但是另一方面,这一次,姐姐在也在呻吟,也在喘

    息,和往常一样。但是他能感受到,这种呻吟,这种喘息,有着钻心刺骨的妩媚

    和邀请。

    他甚至怀疑是自己听错了,在姐姐「啊」「恩」「呜呜」的,

    柔媚入骨的呻吟中,仿佛还有呼唤声虽然呼唤的又似乎不是自己。

    随着自己对姐姐乳房的玩弄,她的身体变得绷直起来。这种绷直的动作,使

    得她的胸脯翘得更高,仿佛是动呈现上来供自己淫玩一般,他也能感觉到姐姐

    的腰肢在绷直,整个臀部在无奈的发力,这使得她那温软的下体神秘的臀胯地带,

    向上一拱一拱,在他的身体上如同巧也是如同无奈的发动这蹭弄。

    蹭到了,蹭到了!他竟然有一种狂热的惊喜,自己的阳具,随着隔着衣服,

    却肯定是触碰到了那一团酥软的禁忌域。仿佛是电流涌过,将他的全身都刺激

    的酥麻麻的特别舒服,又异样的销魂。

    「我爱你,姐我喜欢你我要你呼呼。」他满口胡诌着,手掌将

    李瞳胸前的两团美肉发疯一样的向当中挤压。李瞳的乳房本来就不小,这一挤,

    更是肉香满溢,酥软的胸乳组织夹出来一道动人心魄的沟痕,将李誊的口鼻彻底

    的埋到了里面。他的手继续搓揉,继续发力,那黄白色的文胸,一时还能包裹这

    两团乳肉进行这圆周运动,一时更因为他的粗暴,都已经不能完全跟随上那乳肉

    的涌动,开始脱离了,四周也开始凌乱了。

    美艳的文胸,就像姐姐内衣抽屉里那些可爱的小玩意,充满了性感和优雅,

    充满了清纯和魅惑,从第一眼看到起李誊就觉得热血上涌,但是即使只是玩了一

    会,他又觉得,那是全世界最碍事的东西,最讨厌的东西。因为,无论那文胸是

    多么的精致,多么的漂亮,多么的美丽,多么的酥软,真正的诱惑,还藏在她们

    的下面。

    他学着片子里的镜头,拉着姐姐的文胸就要向上扯开。但是这一发力,也不

    知道是自己到底没有什么经验,还是这文胸的做工特别好。居然将那文胸的背带、

    肩带都拉扯到变形,在姐姐雪白的上体上立刻勒出几条红痕来,也没有能够拉断。

    「疼死了!!!傻瓜!!!」李瞳眼泪都流了出来,似乎是抱怨,似乎是无

    奈的恨恨的瞪了自己一眼,那种羞涩和哀怨居然让李誊的心抽了一下他喘息

    着,尽管欲望在煎熬,尽管他就在此时此刻,是疯狂的想要一探那两座美乳的究

    竟。但是,他到底下不去那个手,真的用力去扯断,在姐姐的肩膀和肋骨上拉出

    血痕来。再看姐姐的眼眶里,已经渗出委屈的泪花来,他一时发愣,居然有点讪

    讪的,而且他似乎又是感觉到像是错觉一样,姐姐看自己的眼神,似乎是在看另

    一个男人,有一种哀羞,但是也有一种柔情,一种他从未想过能从女孩子的瞳孔

    中看到的滋味。

    姐姐咬了咬下唇,好像是轻声骂了一句,但是又实在听不清她骂的是什么。

    但是接下来她居然自己伸手,来到自己的一对美肉夹紧的心口,略略摸了

    一下,到了自己的文胸前扣处,葱指妙妙,婉转如云,也不知道是怎么巧妙的发

    力,但听「扑」的一声,自己解开了自己那面黄白色蕾丝文胸的前搭扣。

    一瞬间,李誊醉了!他觉得这一幕真是是世界上美艳的一幕,即使在自己意

    淫满满的春梦中也不曾有过。即使有过更加淫靡的,更加夸张的幻想,但是绝对

    不可以和这一幕的美艳性感、妖娆妩媚相提并论。

    不仅仅是因为姐姐的一对雪脂美乳就这么弹射出来,暴露在自己的眼前;不

    仅是因为那娇嫩的小颗粒乳头、粉腻的乳晕,精巧的乳蒂都落入自己的眼帘。更

    重要的是是姐姐自己解开了文胸的扣子,不是么?

    这种动作,实在是无边的享受。一个女孩子被自己压着身体下,却自己解开

    了文胸。姐姐屈服了。姐姐是爱我的,姐姐是疼我的。姐姐是肯用她的奶儿来抚

    慰我,无论对于外人来说,那是多么贞洁的所在,姐姐肯用她的肉体来给我奸玩,

    无论那对于外人来说,是多么神圣的权力。不是么?

    那美妙的女性的乳房,肉肉的高耸在那里,那可爱的羞涩的乳头,红红的,

    有着充满着生命力的纹路和色泽,这两座傲人的山峰,都是属于我的。

    他埋头下去,如同要吸吮奶汁一样将一颗乳头含在自己的嘴里。他吸,他舔,

    他用牙齿在乳蒂周围转圈。那颗东西,真是好味道,有点奶香,有点甜味,还有

    一种仿佛心跳一样的律动,在自己的嘴巴里。吃奶子,姐姐在给自己吃奶子

    真希望可以一直这么吃下去。吸,舔,用舌头去摇,要牙齿轻轻的勒,口中的

    美肉颗粒在慢慢的变硬变高。乳晕摩擦着自己的牙齿,乳峰触碰着自己的口腔。

    他能听到姐姐的娇吟,带着耻音,带着咬牙强忍的羞愤。他迫不及待的把姐

    姐的文胸抛到一边,开始攻击姐姐的下体。

    今天李瞳穿着筒裙和肉色的丝袜,他把筒裙翻动,顺着她圆润的大腿向上侧

    移动,他没有眼睛去看,他的头脸还在继续侵犯着李瞳的胸乳,在感受着人间美

    味。但是他可以用手去抚摸,去逗弄,姐姐的小腿,姐姐的膝盖,姐姐的大腿。

    丝袜包裹下的腿会显得更加柔顺。手感上是细腻的磨砂感觉,人都会说女人

    的腿细,其实哪里能比的了姐姐,即使是大腿部分,都只有自己的手臂一样的粗

    细,摸在手里,有一种娇弱却是挺拔的触感。

    他的手在李瞳的大腿上上下下,每一次都会把那筒裙略略向上推动几分,一

    直摸到他自己的鸡巴已经坚硬的如同一条钢筋一样。自己的手掌触及到了的,就

    不再是一条柔顺的线条,而是某种饱满的凸起。

    是姐姐的屁股,是姐姐的臀瓣,是姐姐即使在夏日也会掩饰在裙下的私密。

    是柔美的线条,是饱满的触感,包裹在丝袜下,又着有丰腴丝滑的感觉。

    摸一下,捏一下,抓,抓,抓抓到自己的指根关节都有点生疼,也没有

    能够彻底的掌控一切。丝袜下的屁股上,应该还包裹着某种棉质的内裤,以姐姐

    的品味,应该和刚才被自己脱落的文胸是一套的吧。也是那种奶黄色的?那纤细

    的软绵的布料,可以包着姐姐的臀胯么?可以拥抱那团香喷喷的肉么?可以在正

    面三角地带,用小巧的沟痕,显示女孩子最神秘的私密处的痕迹么?一条沟?两

    条小小的贝肉?还是完全平坦的?耻骨的痕迹明显么?是低腰的么?肚脐肯定露

    出来了吧?耻毛会不会稍稍也能看见一些些呢?

    他挣扎着,终于抵抗了无尽的诱惑和激情,从李瞳的乳房上松开自己的嘴巴,

    看看那两面乳球,已经被已经折磨的全是水渍和吻痕,两颗艳红色的乳头因为刺

    激而充分的充血,高高翘起如同某种圆柱体一般。就连粉色的乳晕似乎也扩展了

    一些范围。阵阵奶波伴随着姐姐的喘息,一起一伏,仿佛是催生出阵阵香味,甚

    至都在刹那间要怀疑,能不能催生出乳汁来?

    姐姐的小腹是平坦的,没有肌肉感也没有丝毫的赘肉,非常的纤细白腻,姐

    姐的肚脐非常的可爱,像一颗小扣子一样,点缀在一片紧实的肌肤上,呈一个椭

    圆形的旋慢慢渗入到她的肚皮下。那种光影的变化非常的细腻,在一片带一些

    麦芽色的雪腻肌肤上,慢慢折出一个椭圆形的凹槽,然后在凹槽的顶端,又从内

    向外凸起一颗小颗粒,内里是渐渐的收拢不见光影的暗色。他忽然一阵顽皮心起,

    伸出一根手指,去顺着那凹糟,抠挖姐姐的肚脐,沿着那种旋去探略略深入

    到姐姐身体的触感和味道。

    「啊别小誊不要别挖进去难受的」也不知道是被

    自己挖痒了还是挖疼了,还是这淫荡禁忌的动作让姐姐又有了耻辱感,姐姐的身

    体又在再次绷紧,口中又发出呻吟的呼唤。

    他捉狭的不理会姐姐的哀求,继续在那一方奇妙的微小的凹陷处轻轻的用指

    尖刮一下,然后才伸手指,在还自己的鼻翼这里闻了一下手指上的味道。有点

    酸,有点涩,有点怪怪的,还有一层粉色的小泥垢。无论是视觉还是味觉都特别

    的淫乱。而胯下被压着的姐姐李瞳,见到这幅场景,真是又羞又耻,可能是真的

    羞耻于自己身体的凹陷处总归会有的异味,也可能是有点惊奇从哪里学来这

    种古怪的侵犯淫辱的手法,她闭上了眼,身体微微的颤抖。

    也许是那种体味,是那股带着油脂和泥垢的感觉,进一步刺激了李誊,李誊

    觉得身上有一股燥热无法控制,下体顶得裤裆都很难受。他三下两下将自己的T

    恤衫脱了,露出自己也算肌肉棱角分明的上身,又将自己的牛仔裤拉链拉开,将

    自己的牛仔长裤和内裤混在一起,胡乱的蹬掉,将自己倒先脱了个一丝不挂,那

    根粗壮的阴茎,早就被姐姐的活色生香激发的翘了起来,甚至直挺挺打在自己的

    小腹下,那龟头翻出来,有一股连李誊自己都不太习惯的气味。但是这种气味浸

    染在和姐姐贴体交缠的小腹处,又让他产生一种浓浓的玷污姐姐的快感。

    他其实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做,他只是本能的,用自己的阳具狠狠的蹭

    上了姐姐光滑平坦的腹部。姐姐是非常注意保持身材的,小腹也不同于女性其他

    柔软的脂肪组织,非常紧实,非常平坦,阳具并不会陷在里面包裹起来,但是,

    却有另一种异样的亵渎和紧致的接触感。那种温香软玉却是饱满绷直的感觉,让

    他的龟头敏感的感受着女体的另一种魅力。他忍不住,开始喘息,开始呓语,开

    始用笨拙的动作,挪动自己的臀部,开始蹭动,蹭动仿佛是在性交一样的,

    在姐姐的腹部上做着抽插的动作,其实就是拿阳具在姐姐的肚脐周围点点啄啄磨

    来磨去。他甚至感觉到,自己好像是在操姐姐的肚脐眼一样。尽管那个可爱的圆

    溜溜的凹陷太小,根本不可能容下他的阳具哪怕是顶端的一小部分,他也是做样

    子一样的操弄着,淫玩着。龟头上自然分泌的热气,滚滚的烫灼着李瞳的小肚皮,

    甚至无法控制而分泌出的一些前列腺液,也都涂染在李瞳的腹部上。

    「啊,好舒服,姐我爱你姐,我是在玩你,我要糟蹋你,我要弄脏

    你我要」

    姐姐李瞳听着自己的淫语凌辱,似乎眉头皱了又皱,唇齿咬了又咬,秀发洒

    了又洒,喘息浓了又浓,好像也被刺激到了,但是又实在在抗拒着不想被言语凌

    辱。

    「别说了别说了」

    「不,姐姐我就是要玩你我好喜欢玩你啊呜呜好舒服,就

    这么弄你就好舒服了我好开心啊以后都只给我玩好不好?呜呜」

    他越来越移动的快,越来越肯定,姐姐想要,姐姐今天就是想要,但是姐姐

    在抗拒,姐姐今天真的在抗拒。

    李瞳用葱葱的手指无力的扒拉着自己的嘴巴:「别别胡说求你

    别说。」

    含含糊糊间,他听不真切,仿佛姐姐在「求你」「别说」之间有一个含混不

    清的称谓,肯定不是「小誊」,也肯定不是「」,也许是自己误听了,含糊

    的发音居然有一点点像是「人」。

    他有点心动,但是他不在乎,他不在乎姐姐在想谁,他也没有任何立场去要

    求姐姐再为他做什么。他只是为了宣泄欲望,甚至此时此刻,他也没有在幻想石

    琼什么的。他只是在奸污着姐姐的肚皮,玩弄着姐姐的肚脐,淫辱着姐姐的小腹,

    他只是在单纯的享受着用龟头糟蹋一个女孩子所能带来的快感。

    当然,无论李瞳是多么的注意锻炼,从九球时代开始保持的身体是多么的挺

    拔,小腹的肌肉感是多么的紧致,毕竟,没有包裹,也缺乏极端的硬度,李誊就

    这么抽插、玩弄、淫辱着,虽然快感一阵又一阵,从龟头,从阴茎,从手掌,从

    四肢骨骼里传入大脑,但是阳具依旧缺乏最完美的套弄和刺激感。

    他要进一步,要继续,要完全的进入姐姐的身体,要彻底的淫辱姐姐的私密,

    要疯狂的玷污姐姐的贞洁他摸着,向下,向下

    姐姐的筒裙已经被自己翻起来,成了一道只有十来厘米的皱成一团的布料。

    而这团布料下,是一面朦胧的色彩那是姐姐的肉色丝袜的颜色,从整面臀胯

    一直到两足,都被包裹得那么细腻、光滑、丝柔,充满了浑然一体却又曲线在柔

    婉变迁的女体感。丝袜的那种肉色和女体的肌肤色似是而非,又浑然一体,从丝

    袜的空隙中透出来的肌肤的粉嫩颜色,又被丝袜遮盖的毫无瑕疵和毛孔感。而即

    使如此,他的视线,也不能停留在姐姐的两条丝袜美腿上。因为此时此刻,因为

    筒裙已经被翻起来,姐姐的内裤和臀胯,女性的私密和耻处,其实都暴露在自己

    的眼前。

    原来姐姐连裤丝袜包裹下,确实是一条娇小的和文胸一套的小内裤。那内裤

    是粉黄色的低腰型,还在连裤丝袜边沿下面一寸处,臀胯边沿做了一些褶皱的处

    理,还点缀了雪白色蕾丝的边纹,护卫着姐姐的两颗耻骨,裆部则是略略厚实一

    些,是棉质的一整片布料。果然和自己想的一样,姐姐的私处,是被彻底的包裹

    着,却因为整体的饱满,即使隔着丝袜隔着内裤,也能清晰的观赏到大阴唇的形

    态。还有清晰可辨的一根小小的「骆驼趾」的凹痕。那是姐姐的秘密,那是姐姐

    的阴户,那是姐姐容纳男性最激烈的性侵犯的所在,那是姐姐的贞洁,那是姐姐

    的羞耻,那是自己曾经享用过却已经快要遗忘了形态的完美桃源。

    他开始扒拉,开始撕扯,他一时也拿不定意,是应该将姐姐的连裤丝袜脱

    下来,然后再脱内裤,然后再还是应该学片子里的某些镜头,将这条丝袜撕

    扯开来,拉出几个破洞,让自己的阳具可以插进去就可以了

    他的手,在姐姐的阴户上抚摸,好柔软,比姐姐身体上任何地方都要柔软

    有一些肉感,一些褶皱,一些小肉片堆着小肉片的奇怪感觉他还要继续

    下去

    「不行的」姐姐忽然在拍打自己的手臂,在拉扯自己的头发。

    他不理会姐姐,继续抚摸,继续玩弄,即使隔着内裤,他也要探那条肯定

    已经湿润的生命通道。

    「不行小誊不行真的不可以真的不行」

    「怎么不行?」他眼圈有点红,他能听出来,他能感觉出来,随着自己对姐

    姐下体的侵犯淫辱开始,姐姐的抗拒,越来越强烈这次姐姐的「不行」居然

    是认真的。怎么不行?奶子都给我玩成那样了,文胸是你自己解开的吧?鸡巴都

    露出来了,在你的小肚子上玩了半天了,怎么不行?我连内裤都没看见呢?至少

    还隔着丝袜呢?怎么不行?我要,我要!

    「小誊小誊真的不行你听姐姐说不可以进去的」姐姐

    羞红了双颊,要着嘴唇,似乎为了劝服自己,说着让他都很难相信出自姐姐口中

    的淫荡话语:「上半身你就玩玩就可了下面,不行真的不可以的。

    你要玩玩玩姐姐的奶儿,就好了下面真的不可以的。」

    「我看看,我看看,我都没看到呢我保证不进去,我保证让我看看,

    让我看看」李誊能听到姐姐的抗拒越来越认真,他有点愤怒,有点沮丧,有点痛

    苦,他嘶哑了嗓音,其实他已经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他只是害怕,忽然之间,

    他害怕和姐姐这场缠绵停留在这里。他还没有满足,他还没有得到,他还没有奸

    污,他还没有糟蹋,此时此刻,进一步算一步。他伏下身体去,在姐姐的丝袜护

    卫着裆部的地方已经是混乱的拉扯,因为挪动,甚至都看到姐姐的几根耻毛从内

    裤的边缘露了出来,但是隔着丝袜又看不真切。这只能让他更加疯狂,满口又是

    粗暴的呼喊,又好像是委婉的哀求:「给我看吧姐姐给我我好像看看的。

    就看看让我看看姐姐的那里看看内裤看看小裤裤姐姐,你买了

    那么多漂亮的内裤,只有呼呼穿在你屁股上才最漂亮啊让我,给我」

    「只能看啊内裤不能脱的」姐姐似乎是耻辱的,又无奈的摇了摇头,

    用几乎听不清的声音发出了暖心的应。无论她想要不想要,无论她抗拒不抗拒,

    她就是自己的亲姐姐,只要自己哀求,只要自己撒娇,只要自己想要得到满足,

    她总会稍微让一下步的吧。这是他在其他女生身上怎么都得不到的满足。

    李誊喘息着,高兴着,疯狂的开始从李瞳的背脊上摸,一面在她内裤包裹

    下的屁股上又抓又捏,仿佛害怕放手了就再也无法享受到一样,托弄、揉捏着姐

    姐完美的臀瓣。其实隔着内裤,玩屁股的感觉真是好极了,为什么女生的臀能够

    是这个样子的,就算是姐姐这样的细腰美女,也会有如此的肉感,紧实,高翘,

    但是依旧是肉感,从指缝里能溢出来的肉感。平时都是藏着,只会给别人欣赏那

    种线条,如今却落在自己的手里,任凭自己抓完,去一分一毫的感觉触觉。即使

    如此,他也无法满足于在姐姐的屁股上的玩弄,他开始拉扯那条连裤丝袜向下褪

    翻。

    而姐姐李瞳,也终于咬着牙,喘着气,无力的抬了抬屁股。

    这对李誊来说,这种身体别扭的曲翘,腰肢发力,两手微撑,臀部抬起,又

    是完美的一幕,又是刺激的一幕,又是性感娇媚的一幕。和姐姐刚才动解开文

    胸搭扣一样,姐姐抬起了屁股,姐姐做出了难受的而动作,这动作却非常的唯美,

    因为那是姐姐的又一次屈服,又一次动。抬起来,让丝袜可以更顺利的被褪下

    去,让自己更加私密的所在,更加耻辱的部位,更加美艳的小内裤,彻底的暴露

    出来,给自己玩,给自己看,给自己摸,给自己任意妄为

    肉色的丝袜卷过两条长腿时,李誊的动作已经变得更加的粗暴,他几乎是强

    奸脱衣似的拉扯着那薄如蝉翼的面料向下褪落,其实女孩子的腿,永远不可能如

    同丝袜遮瑕时一般完美无缺。他不仅可以欣赏到姐姐大腿上的静脉,膝盖上的微

    微的褶皱,小腿上依稀的汗毛,也能看到一些肌肤上的瑕疵,但是正是这些瑕疵,

    比遮盖时更具有性的冲击力和诱惑力。那意味着隐私,意味着亲密,意味着我可

    以享用,而别人不知的霸占感。

    再看已经暴露在眼前的姐姐的小内裤,是那么的娇小低腰,只能仅仅遮挡着

    女孩子的阴部,甚至在裆部的顶端和小腹接缝处,只是用一圈白色的蕾丝花边,

    也无法彻底的遮挡处体毛,你能看到细细微微的小汗毛在这个地方略略重了一点

    点,这丝毫不突兀,反而能增进遐想,再向下去,又是什么样的风景呢?那一定

    是姐姐的小毛毛吧。

    里面,那肉鼓鼓高起来的阴户风光,又是什么样的风景呢?

    他看到了,他想看更多。

    他玩到了,他想玩更多。

    他爽到了,他想爽更多。

    他几乎要是将自己的脸蛋,毫无廉耻,也丝毫不怕味觉刺激的埋到了姐姐的

    内裤上。

    「啊别这样不可以的」伴随着姐姐又是一声声的哀鸣恳求,他

    居然开始隔着内裤舔舐和亲吻起来。

    舌头卷着内裤,内裤再卷着姐姐的阴毛,发出沙沙的声响,内裤也包裹着姐

    姐的贝肉,在那里卷来卷去,可以想象每一下扯动,对于姐姐来说,都是怎么样

    的刺激。他知道姐姐今天很奇怪,姐姐在抗拒,姐姐不愿意,姐姐似乎在强烈的

    和某种东西做斗争,而可怪的时似乎不仅仅是在和自己的侵犯和淫辱在做斗争,

    而是另外一种奇怪的情绪和纠结。但是他也感觉了,姐姐今天与众不同,姐姐想

    要,姐姐想要男人在她的身上宣泄、淫弄、奸玩他不能分辨姐姐究竟是怎么

    了?他也不敢去细想在姐姐这种复杂情绪背后的背景,他只是想最最后的努力。

    他要用自己的嘴,自己的牙,自己的舌头,去淫弄姐姐的下体,希望借着刺激姐

    姐的性欲,去进一步激发姐姐的欲望,打压姐姐的反抗。

    他想奸,他不是想看看,玩玩,就算了,他想奸!奸进去,奸到里面去!

    「啊难过死了别呜呜不要」姐姐的整个身体在蹬动,腿在

    蹬动,屁股在蹬动,乳房在蹬动,似乎每一次蹬动都是在挣扎,在欲望和理智之

    间的挣扎。自己的唾液妄图侵染姐姐的内裤,但是其实已经没什么太大的必要,

    因为他能感觉到,在内裤的另一侧,一股股温泉也在反击着他的唇舌。

    「不要呜呜」姐姐哭了,这次是真实的哭音,是因为太刺激了么?

    是因为姐之间的伦乱已经到了某种无法抗拒的巅峰么?

    继续继续继续嗦下去,将汁液隔着内裤嗦到自己的口腔中来

    下体要爆炸了。再忍一忍,在忍一忍,只要自己逗弄姐姐到了传说中的巅峰,

    就一定可以利用姐姐的欲望,引导姐姐走向屈服。

    他的两只手将姐姐的内裤从腰部两侧的边沿,提起来,提起来,因为这种

    「提」的动作,裆部的布料包裹阴户的形态变得更加的紧致和清晰。那布料已经

    都卡到大阴唇夹出来的缝隙中,甚至连小阴唇的形态都可以看到一二了。内裤

    女孩子的内裤,原来也可以这么玩,玩到极致,玩到疯狂,玩到哀羞。他再

    用舌头去舔,这一次的感觉,又和刚才不同,仿佛真的舔到了阴户上,仿佛是每

    一个细节,从宽厚,到阴毛,到褶皱,到内陷,到小颗粒,都落入他的口腔。被

    他的舌头一点点的品玩。

    他越吻,越舔,那条内裤越是已经湿润凌辱的不堪了,他能肯定,姐姐想要。

    姐姐是想要的。尽管他也没有太多的经验,但是他能从那种气味和奔涌的淫水中,

    感觉到,姐姐想要。那是本能,那是欲望,那是无论男人还是女人无可抗拒的天

    性。

    他拎着姐姐内裤靠近腰眼的部位,向下就要扯落那条内裤。扯落它,让姐姐

    的小穴露出来,露出来,毛毛露出来,小穴露出来,里面的嫩肉和汁水都露出来,

    露出来给我插,露出来给我糟蹋,糟蹋到彻底

    「啊呜呜不要!!!呜呜」姐姐的抗拒已经是无力的,她

    的身体在抽搐,她的手已经软倒,她只能弓着身体,用腰腹的力量去抗拒内裤的

    脱落。她唯一能做的,居然是两条白生生的赤裸的大腿在那里蹬动。

    但是真的奇怪,这种蹬动却是有力的,身体是绵软了,蹬动却是有力的,仿

    佛是两个大脑在控制,一个在屈服,一个在挣扎。当然李誊快要褪下那条内裤,

    甚至连耻毛都可以看见,臀部最高的凸起部位,都已经离开了棉质布料的包裹,

    有两只脚丫,却变得越来越有力,「咚咚」两下狠狠的蹬在了李誊的大腿上。

    「住手不许脱」姐姐李瞳,已经哭得不像样子,但是声音却带了浓

    浓了恨音。

    「啊!!!」李誊吃痛,也不由叫嚷了一声。愤怒和欲望并起,几乎就是不

    管不顾姐姐的什么感受,就要撕扯下那条内裤来:「给我看,给我给我

    呜呜给我奸给我,说好了给我的」

    他呼哧着,他拎着姐姐的内裤又要向下褪去,只有最后一点点了,整个小穴

    都要露出来了。毕竟,他人高马大,男女气力更是有别,如果他一心要脱光姐姐、

    强奸姐姐、淫辱姐姐,所有的抗拒都是白费。但是在他一片疯狂的折磨着李

    瞳的下体的时候,猛然的抬眼,却看了李瞳闷声哭得伤痛的眼睛。

    姐姐用手捂着嘴,满脸都是泪水,那眼眶全是红肿,脸庞上一道道惊心动魄

    的泪痕,姐姐的眼睛里,有着欲望,有着饥渴,但是也有着更加的清晰的痛苦和

    愤怒。

    他忽然呆住了

    他可以强奸姐姐,他非常确信,无论他怎么蹂躏奸污姐姐的身体,姐姐都不

    会去报警的。

    他一晚上,都在怀疑姐姐是在抗拒和饥渴之间挣扎。这种挣扎,他相信,随

    着两个人身体的亲密缠绵,姐姐一定会倒向饥渴,倒向本能,倒向欲望。但是此

    时此刻,手上已经拎着姐姐最后一丝防线,甚至只要再稍微发力一下,就可以进

    入姐姐的身体,而姐姐的抗拒也明明已经软弱无力,但是他却能姐姐的眼神

    中,读到绝望和痛苦。也许是传说中的姐同心,他甚至能读到姐姐的内心嘶哑

    的独白:「小誊你要是一定要奸,姐姐也只能给你,但是姐姐会恨你的。」

    他呆住了他想奸玩姐姐的身体,但是他做不到,只将姐姐当成泄欲的工

    具而不顾一切。

    那毕竟,是他最亲的亲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