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体香 第二部:晚晴集团】第30回

作品:《权力的体香

    【更多请大家到***点 去掉*星号】

    发送电子邮件至diyianhu@qq.即可获得

    度第一既是

    ..

    第3:周衿,曾经遇见你

    上午,西体公司执行副总裁吴思江,亲自找周衿谈了十分钟,意思是代表公

    司,欢迎她这个「表现优异」的实习员工考虑一下,可以在完成硕士论文后,留

    任在西体,担任市场调研部的部门经理。周衿做了一番「受宠若惊」的表演后,

    委婉的表达了,感谢吴总的信任,自己非常愿意在公司开展自己新的职业生涯,

    但是必须去咨询学院领导和省跳水队领导的意见。吴思江也表示理解并静候佳

    音,双方亲切的握了握手,握手的时候,周衿明显感觉到吴思江轻轻在她的手腕

    上抚摸了一下。她也不介意,只是微笑的表示着自己应有的下属对老总的恭敬,

    然后才到办公桌前,开始自己在西体最后几天的工作。

    她早就知道,即使出于礼貌,西体也一定会表示要留任她。她没想到的是,

    出面做出这种表示的,不是自己的直系上司总监,那个嘻嘻哈哈的丁穹,而是总

    裁吴思江亲自找她,给到的价码又是市场调研部经理这样的职位。她是很高兴,

    也有些得意和激动,但是无论如何,此时此刻,她的心绪,完全被这两天的另一

    件「爆炸性」的事情所左右了。对于吴总的挽留其实是心不在焉的。

    河西省体育局,地动山摇。

    五天前的消息:竞技赛事处处长陈礼已经被带走,正在接受内部调查,公安

    和纪委都已经介入了。

    起因是一对老夫妻在省局门口拉了个横幅,哭得震天响地,暗指陈礼处长强

    奸他们十七岁的孙女,还在省游泳队服役的一位叫陆咪的运动员,而陆咪失踪,

    老夫妻完全失去了方向,坚持认为要陈礼还他们孙女儿。虽然后来公安匆忙赶来,

    带走了这对老夫妻,收走了横幅,但是还是被围观群众拍摄了凄楚可怜的喊冤照

    片,还录了一段哭音放到络上。

    舆论哗然。至少在河溪市,舆论哗然。

    好事的民四下集资料,几乎24小时内,一路爆出陈礼处长性贿赂、接受

    性贿赂、强奸运动员、强奸幼女,收受非法渠道财物,嫖娼,以及买卖比赛的传

    闻。尽管大部分都是空穴来风,毫无逻辑上可信的证据,但是民对于这种事,

    一向是宁可信其有,无愿信其无的。何况,陆咪的失踪总是真实的,总要给个交

    代。尽管坊间也在盛传陆咪其实是个「外卖女」,生活作风极其不检点,但是更

    多人的质疑,还是放在了陈礼身上。观江公安局只能宣布,尽管没有迹象表示

    陈礼同志和陆咪同学的失踪有关,但是还是介入调查这起女高中生失踪案。省局

    也上报省纪委,对陈礼同志开展内部调查。

    其实这种新闻,虽然有一些爆点,但是每天都在舆论媒体上传播类似的贪官、

    色官的不法传闻也多的是,过不了几天,在民心中,也就淡了。但是对于河西

    体育行政圈来说,却是一颗巨大的炸弹,炸出了一个深坑。出了这样的事情,没

    有人相信陈礼会全身而退。甚至有人已经在怀疑,会不会是陈礼因为权色交易中

    的纠葛,害死了或者禁锢了陆咪,那么性质就不同了,那就是严重的刑事案件,

    他虽然是个领导,毕竟又不是黑会,人命关天,现在苦闹出来了,陈礼还怎

    么撑下去?

    更让人吃惊的,却是省体育局局长刘铁铭的接下来的「表态」。按照包括周

    衿在内的,河西省体育圈人士一般的认识,刘铁铭其实是个三不靠,平时里也算

    温和亲切,业务上的事情大多是睁一眼闭一眼很少过问,他不是体育专业人士出

    身,也算是藏拙的意思。虽然最近大半年来,内部人士都看得出来陈礼失宠,但

    是至少在明面上,陈礼陈处长也是刘铁铭的得力干将,出了这样的事情,刘铁铭

    应该憋着好好装装糊涂,等待纪委结论,等待公安侦查,等待领导批示才是的,

    至少一个「领导责任」是逃不掉的。

    但是,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刘局长居然一反常态,雷厉风行的不可思议。

    陈礼被纪委带走的第三天,就召集省局下属各分局、各中心、各机构的要、次

    要领导开了一个全省大会,谈了备战全运会的要工作之后,他脱稿进行了一大

    段洋洋洒洒的训示。

    「我今天就和大家说一个事:没有一个圈子,是法外之地!或者说,我老刘

    根本不就相信有什么圈子不圈子的。我其实一直非常痛恨人家说我们是体育圈、

    体育圈,什么圈不圈的!是你圈子的,你般呵护,不是你圈子的,你就不闻不

    问,那党纪呢?国法呢?人民呢?」

    「有人叫我联络宣传部门,要控制' 不实信息' 的传播。我就不明白,什么

    叫不实信息,什么叫实的信息。有个只有7岁的小女孩子失踪了,那是不实信息

    么?家长问一问怎么了?群众对我们的工作有疑问,问一问怎么了?一些部门,

    一出了问题,想的不是事实真相,想的不是人民利益,想的是自己的乌纱帽,自

    己的小圈子,所以特别喜欢捂盖子。给自己找点借口,要等调查,要等批示,要

    等这个等那个……等到瞒不住了,再公布真相,人民群众还能相信那个' 真相'

    么。结果真的都成了假的……政府的威信,就是这么丧失的。」

    「我就告诉你们,关于陈处长的事件,只要有资料,记者要,各中心都要提

    供;群众要,各中心都不能隐瞒。我们的官方公众号,要提前给会一个表态。

    不用等,更不用观望,有问题就说出来。我相信,只要我们诚实,老姓一样会

    诚挚的对待我们的。」

    「不管陈处长有什么问题,有没有问题。难道还不许人监督?不许人报道?

    体育圈就是一个小圈子,互相之间只有小圈子黑幕!?我不信这个邪!陈处长如

    果有问题,我老刘当然首当其冲也是有责任的。我已经准备好了,履历上有污点,

    甚至有责任,哪怕以后法律上的责任。但是,我不怕丢官罢职,也不怕被人说闲

    话,也不怕承担责任,有问题就要认么。就好比踢球,输了就是输了,你不认,

    就能从 : 变成 : 了?自欺欺人!我就是相信,体育人都是铁骨铮铮的汉

    子,禁得起这点风浪。」

    「同志们,我从事体育工作这么多年。有一个感想和大家分享,那就是,为

    什么老姓喜欢体育呢?为什么老姓喜欢足球,喜欢排球,喜欢田径呢?因为

    比起会上那么多复杂的,说不清,道不明的问题,体育的特点,就是看得见摸

    得着,真实,禁得起质疑! 就是 ,2 就是2 ,你进了一个球,就是进了一个

    球,不需要专家认证,不需要领导批示;你一米跑了秒,他跑了9 秒,说破

    大天,也是他跑的快。老姓生活不易,行行业业都很复杂,每天要面临的生活

    工作问题也很艰辛,我们体育人,至少可以在茶余饭后,还给他们一个简单的、

    却是实在的空间。」

    「我还要说一点。我知道我这么要冒风险,但是冒风险就冒风险了。我跟老

    陈作多年了,他有毛病,我知道,我也有责任,我随时准备着组织上对我的处

    分;但是我不敢相信老陈会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现在有些同志,墙倒众人推,

    什么屎盆子都往人头上倒,我只能说:那是小人!老陈可能有经济上的问题,也

    可能有生活作风上的问题,但是居然说他强奸杀人,你干吗不说第二次世界大战

    是他挑起的?原子弹是他投放的?我这是不是护短,而是跟刚才说的一样,受不

    了那不诚实的态度。 : 就是 : ,你不能说成 : ,但是你说成 :8

    那也是扯蛋!」

    「最后,我要说最关键的一点。就是爱护运动员……运动员是天之骄子,是

    祖国荣誉,是集体义精神培养下的苗子,但是首先,他们是个人,而且不少还

    是个孩子。陆咪同学失踪了,大家将心比心问一问,如果陆咪同学是你的女儿,

    你的妹妹,你现在着急不着急,心疼不心疼?!就不说陆咪同学,现在各个中心,

    有多少运动员其实还在学龄,有多少运动员除了刻苦训练,就没有什么生活内容

    了……我们河西啊,体育成绩其实不够好,大家都很着急,但是着急归着急,把

    运动员当机器,把运动员当政绩,我老刘头一个不答应!……」

    其实,这些训示细细辨来,也没什么出格的,甚至都不能分辨出来到底说了

    些什么是个什么样的态度。但是刘铁铭是脱稿,而且是慷慨陈词,没有任何官方

    语言,当时又稍微有一点点情绪化。有趣的是,一个下属中心的科长用手机录下

    来了全部的这段讲话,放到了络上,取了个标题叫「局长今天在发飙」。但是

    在上,被传播开来之后,这次讲话居然赢得了大量的称赞和认同。可能是人们

    习惯了,官员说话都是温吞水一样不知所云的,刘铁铭同志的这次内部训示,让

    会上看到了另一种脱俗的风格。会群众又哪里搞得清省体育局内部的权力架

    构,刘铁铭局长和陈礼处长的历史渊源,一时「铁骨铮铮和恶势力做斗争的好领

    导」、「不护短,但是也不扣帽子的好领导」、「对体育有深入理解的局长」、

    「真正铁胆体育人」、甚至有人愿意理解成「这个时候了,还是敢替兄说话的

    好大哥」……

    围观群众就是这么健忘和莫名其妙,一时,陈礼的恶性事件中的相当一部分

    注意力,居然都被转移到了刘铁铭的讲话上。

    而省局还是不依不饶,趁热打铁,又发起了「清查虚报年龄」的运动。还玩

    起了悬赏,大意是,只有要运动员或者家长能够运动员的有效出生证明,并

    且证明运动员有在童年时期因为那时候的体育风气所累,而被篡改了年龄,导致

    现在的生活、学习、工作上的不便的,省局负责统一协助修订云云……这又被视

    为河西省体育局「告别过去」和「和体育界不良作风做斗争」的一件「善政」。

    而且,关于「运动员虚报年龄」是否应该,是否属于一种为了荣誉而进行的必要

    策略,又引起了广泛的讨论和关注。

    人们几乎在几天之内……就忘记了……陆咪同学,依旧下落不明呢。

    周衿已经不是两年前的周衿了,她是不相信刘铁铭能有这样的急智,如此熟

    练的操作媒体舆论和「变负面为正面」。她几乎能肯定,这篇所谓的「脱稿训示」

    和所谓的「录音泄露」还有什么「清查虚报年龄」的连锁动作,背后一定有省局

    的那个「公关办公室」的影子,有石川跃的影子。而且,她从话里深处,能够听

    出了刘铁铭的真正「意见」:陈礼同志,有经济问题,有生活作风问题,但是没

    有刑事犯罪(意思是可能没有杀人)……可笑的是,有一些傻子,居然还以为刘

    铁铭是在替陈礼讲义气出头,其实哪怕就是经济问题,生活作风问题,陈礼还能

    出来?就算是和女运动员有不正当关系,就够陈礼轰然倒台的了,何况内里还可

    能有权色交易。

    无人可以体味,甚至无人知晓一二的是,对于周衿来说,对于这件事,她,

    有一种发自灵魂深处的快意!

    「你也有今天?!」她实在忍不住咬牙切齿且无比残酷的设想着陈礼的悲剧

    下场。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已经认同自己是「石川跃的人」,陈礼和石川跃不

    省局人所尽知。现在陈礼轰然倒台,她虽然不太清楚「陆咪奶奶拉横幅事件」的

    内幕,但是却明白,至少在结果上,是石川跃的彻彻底底胜利。石川跃已经调任

    后湾,掌握了河西体坛一个重要的物业资源的大权,而随着陈礼的倒台,省局内

    那个石川跃一手创建的公关办公室,又有哪个不开面的,敢在这个时候去「接管」?

    还不是稳稳的同样落到石川跃的掌握之中,可以说,石川跃是这场风波的完胜受

    益者。

    但是,这也并非她觉得快意的真正原因……

    其实她和陈礼在十三年前有过「交集」,只不过,那是她心头埋藏的秘密。

    有时候,她自己都欺骗自己,说那件事情不值一提,或者从来没有发生过:

    十三年前,她才十四岁,在经历了自己「跳水生涯」最后一个低潮期后,她

    已经面临退出控江三中集训队的威胁。可以说,那是自己人生懵懵懂懂中最痛苦

    的一个阶段。在一次市内的选拔表演赛上,她的动作完成还算「过得去」,却被

    告知因为准备时间太长而属于超时违规了。那项比赛的裁判长,就是当年还在担

    任裁判工作的陈礼。

    那时候的周衿,正在处在幼女走向青春期,跳水运动走向低潮,已经和初中

    的男朋友发生过关系,一片浑浑噩噩,叛逆心又渐渐汹涌起来的年纪。连她自己

    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居然自作张,在比赛当天的晚上,去敲开了陈礼

    同志的房门……她甚至自己解开了自己的胸口,将正在蓬勃发育,却未曾成熟的

    少女乳房都袒露了出来,装作若无其事的像个无耻的妓女一样笨拙的勾引着这个

    「裁判叔叔」。

    陈礼同志义正言辞的拒绝了她。并且表示,她这样的不正之风,不自爱,是

    体育运动员之耻,如果她再不知收敛,非但要取消她的比赛资格,还要去控江三

    中提出处分请求,要开除她的学籍。那一夜,尚未成年的她,羞愧的掩面而泣,

    冲出了房门。那一夜,她真的觉得无地自容,好像自己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淫妇

    荡娃。也就是那天之后,她彻底的放弃了跳水……那场因为「超时违规」的比赛

    成绩也终于没有被承认,那,也是她一生最后一次参加正规的跳水比赛。

    当然,估计陈礼根本不记得这一切。其实从根本上来说,那也不能算什么惊

    天动地的事。是年幼的她,不知所谓的在没有任何先兆或者牵线搭桥的情况下妄

    图去接受潜规则,陈礼同志拒绝了她,虽然威胁要去学校告发她,但是终究也没

    有做什么。想起来,陈礼之所以拒绝了她,可能是觉得不安全,可能是已经没

    有能力改变判决的结果,甚至完全可能是因为当年的陈礼也还是一个正直的裁判

    而已……但是当时,她感受到的那种耻辱和羞愧,那种几乎想去自杀的念头,却

    深深的烙印了她一辈子。

    她并不在乎陈礼是当年就是伪善,还是陈处长也有过铁面刚正的岁月。也许

    直到自己渐渐长大,认识了费亮,又离开了费亮,读了大专,走向了会……她

    才慢慢能够味起来,当初自己做的决定是多么的幼稚,多么的经不起推敲。但

    是……真正刺伤她的,是那种绝望,那种羞辱,那种对自己的失望和鄙视。她才

    十四岁,却已经可以去做这么无耻的事情。她恨自己,她又不能恨自己,所以她

    转而将这种仇恨加到了陈礼身上。

    她的痛苦,也许是对自己「童真」而不仅仅是童贞的逝去的痛苦,自己也曾

    经清白如许过,自己也曾经冰清玉洁过,自己也曾经是一个奋斗在跳台上的充满

    了青春魅力和热血激情的小姑娘、小孩子、小幼女,是生活把她磨成这样的市侩

    和无奈,这样的低贱和卑微。居然是陈礼这样的人,来用鄙视的口吻告诉她:NO,

    我不要奸你!她甚至在内心深处,不讲道理的把自己职业生涯的失败,归咎到陈

    礼身上。

    理智上,她知道,至少在当年这件事情上,陈礼没有任何过错。她知道是无

    理取闹,但是她依旧断绝不了自己对陈礼的敌视。尽管她自己也知道,她其实只

    是在仇恨命运。

    「你也有今天?!」她实在忍不住快意的想。

    她非常希望,这一切都是石川跃布置的局。如果是那样,因为自己和石川跃

    的「关系」,让她产生某种错觉,某种变态的复仇的快感,似乎在某种意义上,

    是自己促成了陈礼同志今天的下场一样。真希望有一个机会,可以再见见陈礼同

    志,告诉他,用鄙夷的口吻告诉他:我,就是当年那个不懂事的小女孩。而你,

    再也没有机会碰到我这样的女孩的身体。

    一旦幻想起这种画面,她就恨不得能立刻去找石川跃,恨不得马上让石川跃

    狠狠的奸玩一下自己的肉体,让自己用自己这最珍贵的资源来表示对人的感谢

    和驯服,或者让自己可以沉溺被奸淫时候的快感中,仿佛祭奠一下自己的过去。

    随着陈礼同志的落马……她所有对于跳水的憧憬、忆、不甘和失落,都告

    一段落了。

    她和跳水再无关系,她将以研究生的身份留任西体,成为部门经理,她将开

    始自己的第二段人生之路。而不需要再味那短暂的童年辉煌。

    她的生活中,唯一和「跳水」有关系的,只剩下那个今天还站在河西跳水顶

    峰的小女孩而已。她甚至恶趣味的在等待着,人石川跃能够给她一个机会,去

    亲眼看看许纱纱在石川跃胯下耻辱遭奸的模样,她心疼许纱纱,她对于许纱纱有

    着深刻的愧疚感,但是另一方面,她又希望许纱纱能够彻底的被玷污,被侮辱,

    被奸淫,被糟蹋……这也是祭奠一下自己的过去。

    ……

    「想什么呢,哈哈……呆呆出神。」那个除了稍微有点胖乎乎之外,也算挺

    帅气,风度翩翩,而且总是嘻嘻哈哈,和气异常的自己的顶头上司,目前西体公

    司企划部总监丁穹,又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她过神来微笑,只好告诉丁穹,吴总给她的Offer 让她在这里「高兴的不

    知道怎么好了」。对于这个丁穹,周衿其实有点看不懂。按理来说,他虽然年轻,

    但是仗着学历和一线经验,算是西体中的中坚力量,性格倒是非常好玩的一个人,

    说话嘻嘻哈哈跟个开心果似的,说话特逗喜欢重复,背后,经常有基层员工拿他

    开玩笑;其实却是一个挺有能力又挺招人喜欢的中层干部。但是不知道为什么,

    这个丁穹似乎总是有意无意的向自己大量的透露西体公司只有中高层才知道的一

    些信息,似乎只是和自己闹着玩,甚至有时候都要怀疑是要接近自己有点「想法」,

    但是无论怎么考虑,都更像是某种有趣的办公室政治投机。

    丁穹是一点也不奇怪,嘻嘻笑着说:「肯定要留你啊……吴总一直都很欣赏

    你的啊……绝对欣赏。哈哈……」

    「我知道都是丁总你在吴总面前美言了。」

    「别别别啊……你那么客套,我容易晕晕乎乎也就信了……哈哈哈……你以

    后就会成为我们的隔壁部门同事了,说真的,我还真舍不得你咯……舍不得啊

    ……我部门里美女本来就少,这下,司花都没了,去老张那里了……没面子啊没

    面子啊……要不你留我这里吧,我也给你谋个什么部门经理的名义?……你当经

    理没问题啊,没问题……」

    周衿明知他是顺口扯咸谈的,看着他那张很认真的「哭脸」,也忍不住扑哧

    笑了:「我真不一定能留任。如果省局里能有岗位,去省局……是不是比较安逸

    一些啊。」

    「省局啊……省局那种地方有什么好去的啊。帅哥少啊……美女也少……太

    少了。没意思没意思。枯燥乏味……枯燥乏味……哦,不过说真的。那里还真有

    个美女,我下午去省局开碰头会,估计又能遇上……」

    「丁总,你这幅模样,小心让人家保安给你当色狼给赶出来。」周衿也是和

    他开开玩笑,但是看他那副说起美女眼馋的模样也是好笑。

    「叫什么李瞳。别的也就算了,那一头长发……啧啧……保养不容易啊。得

    多少洗发水护发素啊……养不起,养不起啊……」

    「哦,李瞳啊。」周衿稍稍有些一滞。

    陈礼同志已经进去了……李瞳在省局那个公关办公室,怕是要独当一面了吧。

    局里邀请几个下属单位开碰头会,她已经稳稳当当的「列席」了么?这就是丁穹

    拐着弯子要和自己说起的么?丁穹是什么意思呢?提醒自己,李瞳在省局混的不

    错?而自己的天地应该在西体?丁穹会知道李瞳和石川跃的关系那是肯定的。丁

    穹听闻过一些关于自己和石川跃的「关系」么?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心里似乎有点酸溜溜的。

    这个时候,她很想见见石川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