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体香 第二部:晚晴集团】第28回

作品:《权力的体香

    【更多请大家到***点 去掉*星号】

    发送电子邮件至diyianhu@qq.即可获得

    度第一既是

    ..

    第28:言文坤,雨倾盆

    大雨!

    夏日的阵雨本来势头就猛,今天下午的这场雨却时间也长,从上午开始就阴

    云密布,到了中午,忽然倾盆大雨劈头盖脸的就下来了,然后居然一直下到下午

    三四点还不见停的样子。不仅街道上暑意被冲刷的一干二净,甚至已经开始积水

    到车辆无法行驶、行人无法驻足的地步了。

    言文坤本来打算上班时间「溜出去」到控江的万年酒店交婚宴订金的,也

    被这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耽搁了。只好老老实实在办公室里办公,听着窗外的雨

    水哗啦啦的冲刷着玻璃窗的声音。

    其实,说「溜出去」已经不太适了。今时今日的言文坤,在,

    已经是单位里的大佬,出去办点私事,再也没人会不知好歹的来过问了。

    的新媒体部,已经扩编为新媒体事业部。所谓事业部,是效仿

    一些集团企业的做法,在一个独立的业务内部,更加一体化的创建整套班子,以

    健全独立业务独立开展的管理模型。在,其实就是为了新媒体部门

    增加了广告招商的业务压力,也相应增加了权限和人员编制。

    言文坤水涨船高,自然而然的升任这个新媒体事业部的头儿,并且有了一个

    更加高大上的头衔「事业部执行总监」。他手下的兵,也从最初的四五个全职员

    工,七八个实习生,现在已经扩张为四个部门,分别是(新媒体)运营部、(新

    媒体)广告招商部、(新媒体)研发部和(新媒体)行政部,一共有二十几个全

    职员工,二十几个实习生了。尤其是广告招商部,因为是最近才扩张为事业部,

    这个广告招商部先是从编辑部原本的招商部内,撬走了一个部门小经理,三个干

    练的业务员先形成编制。最可叹的是那个叫朱紫的部门经理,是个二十七八的美

    少妇,有一双迷离的桃花眼,性格爽朗又有点小开放,在办公室里和客户这里特

    别混的开。以前在言文坤面前也是以「办公室红人」甚至「小领导」自居,哪里

    把这种一线编辑放在眼里。两年下来,居然成了言文坤的直系下属。她倒是颇能

    调节心理平衡,居然立刻能放的下姿态来,给言文坤出意、想办法、订招商方

    案、找言文坤签字、听言文坤布置工作,一口一个「言总」、「言总」的,让她

    依旧叫「文坤」都死活不肯。

    就连言文坤,也不由的要感慨:权力的滋味……真是美妙啊。

    就体育新闻的工作性质上来说,最近,河西表面上的体坛动态,除了言文韵

    打进德国公开赛6强之外,最大的新闻就是许纱纱和江子晏双双入选国家队,其

    实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还有一件只能勉强算是群众体育新闻的,就是后湾体育

    场在建设「体育培训基地」,要清理办公楼的商家性质,只是这种语焉不详的内

    部改造工程,对于新闻界来说还是不值一提的。

    不过,从「内部体育圈」来说,河西体坛的「行政圈」,可以说是发生了一

    件真正意义上的「大新闻」。

    后湾中心行政事务办公室任石川跃,上任没多久,居然在河溪市委的内部

    刊物上发表了一篇文章。

    这篇文章,在河西省体育圈,甚至河溪市的党政圈,都引起了巨大的轰动。

    因为石川跃的署名文章,其内容实在太过震撼,他居然在例举分析了英国和

    美国的一些「陈旧体育场馆」的产业化处理案例之后,直截了当的提出:后湾中

    心亏损严重,河溪市国资委和河西省体育局「产、管不清」,国资委和体育局都

    为了历史上的遗留问题,而背负了「沉重」的包袱,他指出,不能做「鸵鸟」,

    要面对在产权困境下,国资委和体育局完全可以充当「改革先锋」,引入会资

    本,重新厘清类似后湾中心这样的国有资产的产权结构,谋求资产重组……

    整个河西省体育圈,河溪市国资委,乃至地方政府,一时都陷入了震惊:这

    个石川跃,到底要干什么?!

    后湾中心的历史遗留问题?那不就是二十年前,他叔叔石束安留下来的问题?

    他居然如此「不避嫌」,暗指这里有问题?虽然他叔叔已经进去了,但是由亲侄

    儿来「墙倒众人推」也未免太不近人情了吧。

    何况,石川跃入职后湾才不到几个月,居然就要把后湾严重亏损这样的敏感

    话题抛出来?是不肯替前任背锅?还是别有所图?

    不过,他也算是为河溪市国资委和河西省体育局都出了一口恶气。毕竟,这

    种亏损严重的国有资产,能把问题摆上来,还怪罪到「历史」上去,产、管两方

    都有点「我不好说,终于有人替我说出口」了的意思。

    更让人不可思议的,他居然提出了「厘清产权,引入资本」?究竟这句话是

    什么意思,一些人还在琢磨滋味。但是「引入资本」四个字也不知道为什么,总

    让上上下下大小官员都觉得好像有什么甜头在里面似的。

    不过无论如何,这篇文章都太大胆了,若说没有省体育局局长刘铁铭甚至更

    高层领导的首肯,石川跃会发这样的文章,也未免太不可思议了。厘清产权?分

    离产管?后湾的产权还在河溪市国资委手里,后湾的管理目前却在省体育局手里。

    省局是什么意思?省局要收购这部分产权?省体育局毕竟是清水衙门,怎么可能

    有这样的经济实力?还是说,省体育局竟是要动让掉自己的管理权?这也未

    免太不可思议了,石川跃自己不就是后湾的管?就因为后湾在亏损?后湾已经

    亏损到负资产的地步了么?即使这样,省局也未免也「高风亮节」了吧?

    最近一年多来,言文坤的政治敏锐已经提升了不止一个档次。他实在觉得这

    件事情非同常,而且,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这是石川跃来到河溪后,第一次

    站到前台来,虽然是在河溪市委的内部刊物上。但是以他对石川跃的了解,后湾

    ……一定要发生什么大事。

    他苦苦思了几天,他想自己有一个隐含的答案之后,再去问问石川跃看看

    自己能怎么帮助他。思来想去,他居然真的想到了一种可能性。他刚想到这种可

    能性的时候,自己都被自己吓了一跳。

    难道石川跃是想……?

    窗外,天空依然阴沉得很,但是那刚才还如同泼湖洒海一般的声响,终于从

    「哗啦啦」变成了「淅沥沥」,狂风摇动玻璃窗棂的动静,也渐次平息了下来,

    雨势似乎逐渐小了。

    可以出门么?言文坤看了看窗外,筹划了一下,自己如果这会儿出门,会淋

    湿成什么模样,夏日里的雨本来就没个定性,也许出门雨就停了,也有可能又要

    倾盆大雨把自己淋成个落汤鸡。他别别嘴,决定再观望一下。他又低头在笔记本

    屏幕上胡乱扫视。他如今有了不少得力的下属,已经不太需要他亲力亲为的去跟

    每一个热点了。正好省局的李瞳,有个挺能干的大学生,用什么Swift 语言

    替自己编了一个小型的「舆情机器人脚本」,其实原理也很简单,专门会在交

    媒体上动态抓取以「河西」和「河溪」为关键词的「体坛时事」和「会热点」,

    然后提醒自己有什么重要的新闻热点需要关注,自己需要跟进,并且还允许自己

    可以在其中插入自定义的备注标签,绑在e浏览器上就可以使用了。在争分

    夺秒的移动络时代,这倒是一个挺好用的小工具。所以他的日常工作内容之一,

    就是盯着那个弹出提示,看看热点,分析分析,如果有什么值得追踪下去或者深

    度报道的,再来做选题会的素材。

    扫一眼,至少今天,河西的「体坛时事」依旧是天下太平,来来去去不过是

    那几条旧闻,各个项目中心正在如火如荼的备战全运会、几场无聊的暑期学生赛

    事,还有就是公安系统和晚晴集团的员工球赛什么的。

    「会热点」也还是那副德行。公众的关注点摘要,在自动程序冷酷却带点

    嘲讽色彩的结论抓取页面里,永远是跟个色情站一样,饱含性暗示的一些所谓

    会花边新闻,总是最容易获得点击和关注。

    就连前一阵河西商学院的女生宿舍快递奶茶迷奸案,过去一个多月了,都还

    有点热度……

    取代为最热的是盛传的「河溪电视台女星某某某被绑架到AV小电影摄影

    棚,强逼拍摄色情视频」。这更是传的神乎其神,起因是有个狗仔队记者和女星

    闹的不愉快,冲口而出指责女星拍摄过AV小电影,女星又是控告他诽谤又是要

    精神赔偿什么的。本来也是无聊的小花边,但是最近几天,居然有人在络上

    到这部传说中的「AV小电影」,而且明显拍摄日期就是最近一段时间,画面也

    很清楚。女星先是失口否认,后来确实无法抵赖是本人,只能以泪洗面,说是被

    人绑架去强行拍摄的。但是今天上午,居然又改了口,说是被无良制片骗了云云。

    自然……今天络上真正的热点都是这部视频本身。据说是个室内场景,还有情

    趣服装……

    就连言文坤,看完都有点想尝试一下这段视频了……毕竟,他也是个男

    人么。

    ……

    他正无聊赖的对着一个个标题胡思乱想了一会,窗外,大雨终于渐渐歇了,

    乌云虽然依旧低沉,但是一缕阳光已经从云朵的缝隙中透了出来……

    「言总。」招商部的女经理朱紫,已经「咚咚」象征性的敲了敲总监隔间的

    小玻璃门,走了进来,打断了言文坤的思路。

    言文坤现在有了自己的小隔间,但是他宣示的习惯,就是他的玻璃门永远打

    开着,要进来敲敲门进来就可以了。只不过管级和比较资深的员工学的快些,

    会直接进来和他说事,一线小员工或者实习生,多少还要等他说个「请进」才好

    意思闯进来。

    朱紫当然是属于会直接进来的那种。虽然算是在事业单位,但是这个女人是

    很注意着装的,可能为了配运动刊物的特点,她经常都是能穿出「休闲」、

    「工作」、「运动」三种风格并存的搭配来。今天也是,一件米色的宽松半袖圆

    领T 恤,宽宽大大垂直臀下,白色的塑身打底裤,米色的AJ球鞋,手臂上还戴着

    一副木质的工艺手镯,怎么看着都属于非常有味道的一类文艺范的办公室女性。

    更不要提这种简约的衣着,能够用女性身体自然的凸起收拢,来展现曲线和斜线

    的对比,胸口会自然的顶起两座山峰的顶端,腰肢虽然放宽松,但是两条在白色

    打底裤下的腿,显得更加修长纤细了……言文坤必须承认,至少在

    那一批的业务人员里,朱紫实在是属于比较有味道的女人。这会儿,她笑眯眯的

    在言文坤面前的转椅上坐下,又开始了她的汇报工作:「言总,雨眼见要停了,

    我想我还是要亲自去趟Redox ,等下晚了,就不来了直接下班了。成不?」

    言文坤明白她的意思,也无奈的笑笑。Redox 和的新媒体部在

    谈一个年度的水军计划,因为内容非常敏感,居然是用负面报道来诋毁Redox 的

    竞争品牌,去年才崭露头角的晚晴集团的新品牌「琴」。这种事情,言文坤刚做

    编辑的时候还觉得丑恶,现在,早就见怪不怪了,只是如今这一单上不了台面见

    不得文字,价格却也颇为诱人,Redox 暗示了同金额25 万,另外有 万的

    尾款,朱紫她们是指着这一单冲季度的部门业绩呢。其实在商务谈判这方面,言

    文坤并不拿手,一切都是放给招商部门自便的:「你自己看着办吧。不过关键还

    是保障的问题……他们又不能给正式的同,用和业务不搭边的赞助同来处理

    ……究竟有没有财务上的风险你要把关啊。」

    朱紫咯咯一笑,点点头,桃花眼秋波一送,说道:「这个没问题,我有经验

    的,准能搞定。只是言总,我还是比较担心执行方面。」

    「什么问题?」

    「恩……我们和晚晴关系很密切啊。省局这里……还有后湾石任,还有

    ……」

    言文坤一笑,立刻明白了朱紫的意思,不说和晚晴集团有那么

    多的业务往来,编辑部内都默认了他言文坤是省局石川跃的人,石川跃和晚晴集

    团关系也很密切,而且……自己的妹妹言文韵,甚至都在客串「琴」的TVC …

    …自己却在这里接关于「琴」竞争对手负面攻击的案子,未免朱紫要犯个嘀咕。

    她是业务部门,其实只管接单子并不问具体的执行,别头编辑部门为了讨好老

    ,打了折扣,或者因此得罪了老,却是她所不想的。她出门去客户这里,本

    来也未必要和言文坤打什么招呼,这会儿特地来晃悠一下,还是来确认这个单子

    「能不能接」的意思。

    「你只管放手去做,一码归一码。我们又不是在做扭曲事实或者违法乱纪的

    事,只要查有实据,用事实说话,是媒体的职责,顺便厘清市场上的不良现象而

    已。我们是按照媒体的基本准则和市场的基本准则做事,就不会错。至于公私之

    间有什么,更是不存在的……我……只在乎月度指标。」他必须说的清楚明白,

    也必须笑得肯定自然。他不能给朱紫传递错误的信息。做一下两面派,发几篇晚

    晴的负面都不可以?那还混什么媒体圈?他%肯定,即使是石川跃,甚至是夏

    婉晴亲自来,也说不出个什么来。至于妹妹……拉倒吧,自己这个妹妹,哪里来

    这份媒体敏感意识。

    但是说着说着,他却也不由的有些感慨……自己的这些口吻、这些措辞,甚

    至这些决断……多么圆润,多么虚伪,又多么温文尔雅中藏着锋芒……放在两年

    前,自己是想都不敢想的吧。也许,自己也真的被石川跃改变了很多。

    「那就好,那我去了。您就听好消息吧。」朱紫点点头,歪着头笑笑,就要

    起身。

    「等一下,朱紫啊,你去Redox ,会不会路过万年酒店?」

    「会啊。不就在一条路上……」

    「帮我个忙吧……恩……诺……这里有一万现金。你帮我去万年酒店找他们

    宴会部门付一下订金,就说言文坤先生的,他们知道的。本来我约了今天自己去

    的。既然你要去那边,顺便帮我一下?就省的我跑一趟了。」

    「吆……是婚宴啊?」

    「是啊。」

    「恭喜啦,言总,她们部门里小姑娘都说,您夫人是个绝代美人啊,可惜我

    都没见过……您这也算是人生赢家了。事业有成,家庭美满,生活幸福,又那么

    年轻有为……啧啧啧。」

    「哈哈,得啦得啦,饶了我吧。我又不是你的客户,你呀,有这些话,留着

    去Redox 说吧。」言文坤知道朱紫是在跟他开玩笑。

    其实言文坤是故意这么做的。一方面,他如今是领导,既然要特地跑一趟万

    年,有下面员工路过,帮他做点这种带交款的小事,根本不算什么。另一方面,

    他总觉得,也许是错觉,但是朱紫对他很热情,也许这种爽朗大方、亲切自然是

    销售人员的本能,但是又似乎有点什么别的……他有必要通过什么小动作,通知

    一下朱紫或者其他办公室里对他的生活状态还不了解的女孩子:我要结婚了!

    和杨诗慧订婚后,两个人都一直很忙,言文坤固然是事业蒸蒸日上,杨诗慧

    也在一面上班,一面筹备她的「X-Girl」,两个人具体的婚期,还要凑亲友方便,

    凑酒店时间,一拖再拖,才订在了今年的十月一日,如今已经万事具备了。婚庆

    公司、司仪、化妆、摄影……都有了中意的人选,婚宴的订金付完,就可以踏勘

    场地,做起最后的准备了。以他今天在河西体坛的小小地位,相信也有不少会

    名流会给他三分面子来出席,再也不用就指望妹妹言文韵一个人撑场面了。

    朱紫一边咯咯笑着,一边打趣:「这种喜钱沾手,我说不定也能嫁出去的快

    点……」取了那信封,当然也不好意思拿出来点数,站了起来,才要出门。

    门口居然又有人象征性的咚咚咚的敲门。言文坤叫一声「进来」。却是实习

    编辑,刚刚从河溪商学院毕业的一个姓董的小姑娘

    「言总……微博里有个传言……我想您应该知道一下。」小姑娘倒也没有

    避朱紫的意思。带着古怪的笑容说着。

    「怎么了?」

    「好像说,省局出事了。」

    「?」

    「说是有个老太太,上午去省局门口拉个横幅,然后又是下雨,哭晕在哪里

    ……说什么' 请政府做……还我孙女' ,挺可怜的。」

    「什么孙女?是上次哪个队的什么训练过劳死?」

    「不是」小姑娘明显一脸幸灾乐祸:「说是省局的陈处长强奸了她孙女,导

    致了她孙女现在失踪了……」

    「!!!」

    言文坤的脑袋「嗡」的一下就大了,和还没来得及走出去的朱紫面面相觑。

    「有资料么?」

    「有友发的几张图片,还有一小段音频,已经发在上了,但是现在关注

    的人还不多……言总,我们要转么?」

    「查无实据的事情,怎么能乱转,这些都是谣言!等通稿!……恩……让小

    孙他们去筹备一下资料,备着可能发生的连锁反应就可以了……你们的个人微信

    号也暂时不允许转载和讨论这个事情。」言文坤面不改色。

    「哦」小姑娘出去了。

    朱紫看了看言文坤,意味深长的一笑,也自去了。

    一直到她们都离开了,言文坤才看看窗外,雨也停的彻底,西方的天空里甚

    至夕阳露出一段醉颜来。

    他的立场,当然不能转这些,省局怎么都算是他的半个上级单位,在没有得

    到省局公关办公室的通知之前,他需要等待。但是无论他转不转,既然有友拍

    了图片有了音频,还怕没人转?有的是和河西省体育局这种冷衙门毫无瓜葛的媒

    体,何况还有那么多好事的个人媒体。

    是真?是假?就跟那些「会热点」新闻一样,没有人真的在乎什么真相,

    人们只是喜欢看到新闻里涉及到「强奸」、「幼女」、「贪官」这样的字眼,意

    淫一下男女性爱画面的同时,发泄一下对会对政府的不满。真假……又有谁在

    乎?

    陈礼处长在省局江河日下是人都看出来了,调任石川跃的「后湾中心任」

    就是一个明显的信号,要说这个时候省局甚至纪委没有人在整陈礼的「材料」恐

    怕连陈礼自己都不信。但是陈礼在河西体坛多年,盘根错节的,无论那一宗问题

    爆发,都可能连累到不少人,刘铁铭局长又究竟会处理到什么程度?事情究竟会

    如何发展如何展开?很多人其实还是在观望的。但是好巧不巧,就在这种事情,

    一场大雨,一位可怜的老太太、一条凄凉的横幅、一段撕心裂肺的音频、几张令

    人动容的照片,矛头直指陈处长……虽然天知道是有人安排还是凑巧了。但是要

    说体育局这种冷衙门在这个时候还能压下去这种,那才叫见鬼了。要各方蓄势待

    发随时准备动手的人不利用这个机会,那才叫一厢情愿了。

    事到如今,言文坤是非常肯定这一点。

    陈处长的日子,到头了。

    他又打开那个叫李誊的大学生给自己弄的插件,想了一下,取了名字,标注

    了一下:「8 月2日,下午6点44分,省局横幅哭诉事件。又及:大雨倾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