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体香 第二部:晚晴集团】第26回

作品:《权力的体香

    【更多请大家到***点 去掉*星号】

    发送电子邮件至diyianhu@qq.即可获得

    度第一既是

    ..

    第26:安娜,开张

    七月流火,即使是早晨,河溪的室外依旧烈日骄阳,女孩子们更是撑着小花

    伞、戴着太阳镜,然后尽情的用吊带衫、超短裙、热裤和小背心,炫耀着上天赐

    予的青春资本。

    后湾体育中心南栋写字楼二楼的一间临时办公室里,安娜正在室友杨诗慧的

    帮助下,将自己的礼服褪下一半,露出她热辣的上半身,在调节着文胸的吊带,

    尝试着是完全不用吊带,还是用一半吊带,或者是交叉反绑更加有效果。

    安娜今天是穿得格外的「隆重」。她本来是打算穿一身比较符「创业者」

    感觉的商务衬衫和筒裙,甚至有点小小的模仿一下Office Lady 的感觉,来出席

    今天的「X-Girl」开张典礼的。但是试着穿上后,又觉得浑身不舒服,站不好坐

    不好,干脆要换她最喜欢的休闲运动装。还是室友兼伙人杨诗慧说,对于新任

    的「X-girl创业团队CEO 」来说这实在太随意了,就替她去租赁了一套礼服。其

    实这种比较暴露的礼服,安娜不太喜欢穿,倒不是因为暴露会显得太过于性感什

    么的,而是在有些场,她会对自己肌肤的颜色稍微有些不自信。人们都说小麦

    色、古铜色、浅咖啡色有多么多么性感,但是不是也有更多人说「一白遮丑」

    么?自己的肌肤颜色,可是在离「雪白粉嫩」之类的形容词有点距离。

    不过杨诗慧还是说服了她,说今天是个重要的日子,而且很多女孩一辈子都

    没有太多的机会,可以穿礼服的。在安娜的忆中,这几乎是她人生第一次穿上

    礼服。这是一套非常有特色的,紫红色配大片的画式玫瑰纹的一字无肩低领抹

    胸旗袍。一字领几乎要让安娜有点不敢抬手,将她整个肩膀、上臂、锁骨和脖领,

    甚至小半幅乳峰都完美的显露了出来;旗袍的修身效果,又将她的腰肢、臀胯和

    长腿衬托的线条格外妩媚;而那种乌金色的玫瑰纹更是在曼妙的包裹线条中,透

    着一股子野性的时尚感。她看着镜中自己的试穿效果时,也觉得内心也在蹦蹦乱

    跳,这个女孩是自己么?她还问杨诗慧她自己怎么不穿礼服,而是只是挑了一套

    比较正式的连衣裙。杨诗慧却半认真半玩笑的告诉她:「我可不能抢你的风头,

    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老了,今天,是属于你的。」然后,又撺掇着她研究怎

    么配文胸和吊带,才能将性感的效果发挥到极致。

    是啊,无论从任何一个角度来说,「X-Girl」是属于她安娜的。虽然工商执

    照上有她和杨诗慧两个人的名字;虽然股份构成中,其实还有言文坤的名字(这

    是代替他妹妹言文韵的投资,言文韵作为现役运动员,是不方便在法律上作为

    伙人出现的),还有其他投资机构;虽然言文韵的个人形象写真贴像,最后被做

    成了:4,近米高竖立在后湾南楼的玻璃幕墙上,远在环城高速上都能看得

    见;但是,安娜依旧非常清楚的能够感受到:X-Girl」,是属于她安娜的。今天,

    也是属于她的。

    「X-Girl」最后的选过程可以说是峰路转,结果却美好的让她几乎无法

    相信。

    老同学李瞳告诉她:后湾中心南楼的写字楼二楼正好有/ 层楼面到期,

    使用性质上可以用作商业用途;而自己的这位老同学的上司,那个帅哥石川跃,

    又正好调任后湾中心担任管事任,可以帮着以某种「体育局关系户」的名义折

    价出租给她。后湾中心本来就是后湾的繁华地段,虽然体育馆有些老旧了,但

    是南北两栋写字楼装潢却非常精美现代化。而且二楼开始全部使用落地玻璃窗;

    南楼又紧靠商业街,人们路过的时候,一抬眼就能看到里面在健身的靓丽风景线;

    外部装潢上,如果设计得宜,甚至远在绕城高速上的来往车辆都能窥见一斑。这

    种选方案,简直好的不能再好了。但是以安娜目前的预算和规划,/ 层楼

    面实在有点太多了。后湾的基础租赁价格,不含物业费也要7元一方一天,/

    层楼面她实在负担不起,即使打折也负担不起,可是这种完美的开局,又实在

    太具有吸引力。她去见了石川跃一次,其实就是想谈谈价格的问题,也不报太大

    的希望。石川跃当时也表示,他只是个任,并不是产权所有方,可以打折,可

    是如果降低太多价格,还要考虑后湾各类住户的平衡……她略略失望却也无可奈

    何,谁知,仅仅过了两天,石川跃又给了她一份好的让她无法想象的方案:后湾

    产权所有方可以作为类似某种免费孵化器的方案和「X-Girl」作,在「X-Girl」

    完成第二轮融资时,创始团队出让% 的股权给到后湾的产权所有方,作为

    报,不仅这一场地可以免费留给「X-Girl」使用一年,而且在第二轮融资时,后

    湾还会以目前估值的2.5倍价格给到等值2% 股权的资金注入。

    说实在的,这笔账安娜有点算不清,她最近实在已经被太多的资本概念搞晕

    了。但是她知道的是,她可以免费租赁一块整整/ 层楼面的一线场地,将来

    还会有机构以承诺的形式给她第二次融资,她实在没有拒绝的理由。

    从五月份还想把场地设立在泓祺科创园时代开始,安娜就已经在雇佣服务生、

    教练、工作人员、销售人员。现在比起那时候来,已经稍微有点财大气粗的安娜

    更是扩张了自己的人员招聘、「预售」和「预运营」方案。

    一开始,她是雇佣了一群美女大学生以兼职的形式,去各大河溪的健身中心

    假扮试用客户,去拉拢那些年卡快要到期的客人,后来,不少女大学生没什么经

    验,被健身中心发现了,还起了不少冲突。她也试过去几个写字楼去散发传单,

    但是效果也很一般。后来,和杨诗慧的未婚夫言文坤一计,她还真想出来一个

    有趣、效果又很好的方法。

    她去竞技中心通过自己的老关系,弄出来一个简易组装的拳击台,又通过石

    川跃的批准,在后湾的露天广场上搭建起来这个拳击台。然后雇了好几个自己在

    竞技中心的师姐师妹,又找了一群身材比较火辣又富有运动范的女大学生,每天

    晚上点的时候,在后湾的广场上举行广场女子拳击赛。言文坤也动用自己的

    资源,在河溪的一些城市公众号和媒体上小小推了一把。一时间,尤其是后湾

    的白领们,都知道在后湾广场上,每天晚上夕阳渐下时,会有一群身材火辣,穿

    着性感的美少女在那里认真的进行着比较专业的拳击赛。从第一天仅仅是路过的

    路人围观,到最后几天,几乎是广场上挤的水泄不通,都是来看这份「香艳热闹」

    的人群。场面上,自然是猥琐的男人们又是口哨,又是拍照,又是欢呼,又是调

    笑的……但是这个场面却具有极大的暗示力:女人这样最性感。围观群众中,也

    多的是下班的年轻白领们,也不免有不少女孩子,开始意淫自己能够成为拳击台

    上那个有多少男士在为她的魅力而欢呼倾倒的形象,一时,预约年卡的用户就达

    成了一大半的指标。再等到安娜悉心制作的,:4快要高达米的言文韵巨大

    的海报写真悬挂上了后湾南楼,人们不仅了解了河西球女王是这家健身俱乐部

    的代言人,还听说了她就是俱乐部的老之一,这又极大的提高了人们报名的兴

    趣。甚至有些无知的女孩,连连在问,这个课程有没有丰胸的功能,真把安娜整

    得又又好气又好笑。

    此时此刻,言文韵正在另一个大洲参加德国公开赛,无论成绩如何,她还要

    参加几个活动,都要八月中旬才能国,杨诗慧本来想当然说要等言文韵来张

    开大典。但是安娜却决定按照原计划开张,她是认真想过的:言文韵绝对不可能

    走到决赛,反而一边电视里在直播言文韵的国际比赛,正是舆论风口浪尖时,一

    边出售年卡筹备开张,才能达到最震撼的明星话题传播效果。她还联络言文韵远

    在德国拍了一段致辞视频,要在开张典礼上播放。而开张的日期,也依旧锁定在

    7月日这样的吉利日子。

    杨诗慧当然也投入了很多的精力,培训第一批的教练,策划课程,设计说辞;

    杨诗慧的准老公言文坤更是逃不掉,他作为「媒体专家」不仅贡献了很多资源、

    很多方案,甚至也被安娜和杨诗慧当成体力劳动者使唤着做了许多杂活;自己的

    老同学李瞳,虽然要工作不太方便,但是也常常跑来,给自己介绍一些客户、一

    些贵宾,说实在的,短短一年多的时间,李瞳在省局已经有了这样的影响力和人

    脉,让安娜都有点羡慕;而石川跃是领导,表示了善意和资源上的支持之后,并

    没有出现太多,倒是后湾的一位叫吴振帆的经理,跑上跑下,义务帮自己做了很

    多工作。对安娜和杨诗慧来说,吴振帆的年纪算是大哥哥了,而且颇有些市场经

    验,笑眯眯的给了许多有价值的建议。几天下来,已经和两个女孩成了很要好的

    朋友。一帮人也各自有工作,常常都是要晚上聚在一起筹备,一开工就弄到凌晨。

    有时候,安娜甚至觉得,无论「X-Girl」的前途如何,即使是这一段大家一

    起努力,一起奋斗,一起在有限的资源下去尽可能的把一件事情做好的感觉,已

    经足够她味一生了。

    按照规划,开张典礼就安排在上午十一点,她约了一些朋友、来宾和特别有

    兴趣的客人来一起参加,竞技中心总要给她这个刚刚选择退役的辣妹子一点面子

    的,省局里也会来几个助兴的,她个人的人脉有限,也只能到这个份上;倒是她

    的投资方五环基金,请了好几位号称「河溪健身界」的意见领袖一起来参加捧场;

    剩下的要靠言文韵的招牌和言文坤的面子,请了几家媒体,几个记者;石川跃

    作为物业所有方代表,也会带着后湾中心的几个核心来出席。按照安娜的设想,

    流程倒也挺简洁的,现在河溪已经不让放礼炮了,准备了一些冷焰火和模拟礼炮

    放一放助助兴;十一点十八分凑时间剪彩,正所谓「7,」;然后

    引来宾们进去影,电视机里播放一下言文韵的致辞视频;然后重头戏就是,安

    娜约的一帮现役河西拳击女队的师姐师妹们,当场进行一场小型的女子拳击表演;

    再下来,是由杨诗慧作为私教代表,讲解一些俱乐部引入的特种器材;最后喝香

    槟,一个小时不到,就可以了。第一批的年卡贵宾的课程就可以正式开始了。

    因为自己没有表演任务,全程是作为「创始人」在陪同宾客和讲解,而且杨

    诗慧一再坚持,她才决定,为了纪念这个日子,换上一套她其实穿着也有点脸红

    心跳的礼服。

    这会儿已经是十点半,安娜和杨诗慧还在调节文胸的吊带,甚至杨诗慧为了

    试验一下交叉吊带的效果,都将整面文胸抬上去了一点,安娜羞红了双颊,她那

    美妙的乳峰,那还未曾供男人们攀登的圣地,都展露了出来。

    不早不迟,门居然被毫无征兆的推开了,特地翘班来帮忙的言文坤,却急火

    火的冲了进来。

    「呀!!!!」安娜一声尖叫,手忙脚乱的将文胸拉去,又随便找了条毛

    巾遮了。

    可笑的言文坤居然也是「呀」的一声,连「对不起」都忘记了说,似乎是实

    在忍不住,偷偷看了一眼安娜的胸脯,就跳也似的跳出了房间。然后在室外似乎

    才过神来,直乱嚷嚷:「对不起,对不起……我什么都没看见……」

    里面的两个室友兼闺蜜兼伙人相对而视,又咯咯娇笑起来。安娜连忙将礼

    服拉链拉好,脸红红的,却依旧带着嘲笑的声音叫倒:「行啦,行啦,进来吧。」

    言文坤才期期艾艾的又探头探脑的进来。

    杨诗慧「噗嗤」笑着,娇嗔的拍未婚夫的肩膀:「女孩子换衣服呢,你这么

    冒失,进来干吗?」

    言文坤却是一脸喜形于色,又有点着急的表情,对着安娜兴奋的说:「安娜,

    流程有点改变,剪彩要提前十分钟。」

    「怎么了?」「怎么?」几个人都有点诧异。

    「李瞳刚刚接到电话,河溪市国资委的裘处长正好有空,愿意来一起剪个彩,

    马上就到。」

    安娜是一脸懵懂:「什么处长?……他是谁啊?」

    言文坤连连搓手:「他……是……怎么解释呢?他是个处长,是个领导…

    …」

    安娜听了也是迷糊:「处长?跟陈处长那种似的?」

    言文坤一愣,歪着头想了想,说:「你还别说,在行政级别上来说,裘处虽

    然也是处长,但是比陈处还要低一个级别,陈处是省局的处长,他是市级单位下

    的处长……不过这里级别没意义。省体育局,怎么和市国资委这种实权机构相提

    并论。他是要职领导,远远比陈处有面子。河溪市国资委吔……那还了得……签

    签字就是几个亿几十个亿的出入,别说咱们这个小小的健身俱乐部了,就算是一

    般的大型国有企业剪彩,都未必能请得到这种人物呢。」

    安娜看他这幅模样,也是好笑,却也知道言文坤是一片好心帮忙,只好追问

    一句:「你没明白我的意思。就算他是大领导,哪怕他是市长省长呢……和我们

    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跑来剪我们的彩?」

    「国资委是你未来的股东啊。这个项目也可以算是国资委的某种边缘公益事

    业吧……你不是答应了石哥,会引入一些中小学女生的形体锻炼项目?」

    「国资委什么时候成我股东了?」安娜真是迷糊了。

    「你不知道?你不是答应了后湾做你的孵化器么?」

    「那不是后湾中心么……」

    「你还真是什么都不懂啊。后湾中心只是一个办公室,后湾的产权其实就是

    国资委……哎……这个跟你也说不清楚,其实我也解释不清楚这种复杂的管办关

    系,可能最后还是要找个公司做个壳的。其实,就算你这个地方能跟国资委稍微

    扯上点关系,那也根本不值一提,真也不知道裘嵩这种人,为什么会给这种面子,

    可能是石哥的路子吧……我也搞不清楚。只能说,你一定一定要招待好。这真的

    是有河溪市比较有面子的年轻干部。」

    「那我……准备点什么?」安娜被言文坤说的也小小有点激动和紧张起来。

    「什么都不需要准备。李瞳说了,裘处长马上就过来,最多5分钟就要走。

    但是既然他来了,剪彩就当然要请他剪,然后你就当……就当他是大领导,剪完

    彩,带着他看看走走,给他介绍一下你的经营理念什么的,说的冠冕堂皇点,带

    点会责任么的……他不可能有时间在这里耗的,拔腿就得走。」

    「那……文韵的视频要播放么。」一边的杨诗慧问。

    「恩……这个可以,文韵多少也算是河溪体育的代表人物之一,挺正面的。

    快点快点,你快点化妆……」可能是说到「化妆」,急急火火的言文坤也上下打

    量了今天盛装的安娜一眼,居然脸也红了一红:「你今天……还穿的挺正式的啊

    ……接待领导,正适……裘处长是留过洋的,也年轻,不是那种老古董。你这

    样,他应该喜欢。」

    安娜脸一红,却忍不住开他的玩笑:「言大少爷是在夸我漂亮么?你敢在你

    老婆面前夸其他女孩子……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

    言文坤笑着呸一声,「我这是说正经的呢」。杨诗慧白了安娜一眼,又是咯

    咯娇笑,几个人倒也是其乐融融。

    门又被推开了,一袭长发飘飘,今天是来帮忙的,安娜的老同学,省体育局

    公关办公室职员李瞳进来了:「安娜,裘处长马上就到,石任已经下去了,你

    去楼下迎接一下吧。」

    「好勒好勒……我去迎接领导,行了吧……你们几个呀,一个个都混得跟机

    关里小干事似的。没点个性……」安娜欢喜的笑逐颜开,也和李瞳、言文坤开着

    玩笑,又整理了一下胸前礼服的领口,甚至也不再介意小小的露一些春色,才坐

    电梯下去,到后湾中心南楼的宾客停车处去等待着。

    楼下,后湾中心行政事务办公室任,兼后湾体育产业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

    石川跃,已经带着三四个职员,在停车处等候了。看见安娜一身娇媚艳丽的正装

    过来,倒也是带着赞赏的声色冲安娜点点头笑笑。

    不一会儿,一辆别克商务车徐徐而来。前排下来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小伙子,

    替后座拉开了商务车车门,下来一个也不过就是三十多岁的年轻人。

    但是和安娜想象中颇为不同,下来的这位「领导」还挺帅气的,理了个寸头,

    穿着短袖运动款的吸汗POLO衫,居然还穿了一条运动式的七分裤,脚下居然蹬了

    一双颇具动感亮蓝色NB的新款跑步鞋,倒像是个刚刚锻炼跑步来的年轻白领。

    安娜有点愣神,这么年轻,这么休闲,还这么运动风?这算是……什么国资

    委的领导?

    身边,后湾中心事务办公室任石川跃,已经作为欢迎方的最高领导,笑容

    满面的递上手去:「裘处……真没想到,你能来啊,太给面子了。」

    这个裘嵩,却对石川跃非常客气:「你的事情,新官上任,我是来看看,应

    该给你包个红包的……柳老师还好吧?」

    川跃连声答「好,好」,转过头:「我给你们介绍啊,这位美女就是安娜安

    小姐,是我们这个健身项目的创业者。以前是我省拳击队的翘楚了。这位是国资

    委的资产审核处的裘嵩处长……」

    石川跃明显还要继续跟上几句介绍,却被裘嵩打断了:「哎,别说官名,别

    说官名。一说官名就庸俗了。安小姐你好……我呀,绝对不是以什么国资委的身

    份来的,你看,我早上跑步之后,连衣服都来不及换……其实是个跑步迷健身迷

    ……而且不瞒你说,哈哈,我可是言小姐的铁杆粉丝。小李和我说是言小姐参与

    投资的项目,我就是来追个星。言小姐还在打河溪新秀杯的时候,我呀还在河西

    大学当辅导员呢,那会儿就成了她的铁粉了,我还带着几个学生一起去做告示牌

    支持她训练呢……去年啊,正好有假,我还飞到澳洲去看她的现场呢。」

    「裘处长您好……您能光临,我们都荣幸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安娜也是

    满面春风,和裘嵩好好握了握手。她其实不天习惯这种场,确实不知道说什么

    好,但是听裘嵩特地说起言文韵的事,也觉得是个话题,可惜言文韵不在身边,

    就正好指着言文坤说:「文韵还在德国没赶得来,这位是言文韵的亲哥哥。是

    的新媒体部总监……」

    「啊呀……久仰久仰。」裘嵩也伸出手来。和言文坤好好握了握手。

    「裘处长,我们马上剪彩了……」李瞳是代表省局公关办公室,估计联络裘

    嵩的也是她,自然该她作为提醒。

    早有工作人员将大红的绒布缎带和中央的花球捧了过来,拉好位置。

    「好啊,我是喧宾夺了」裘嵩似乎有点不好意思,看见众人要捧他到最当

    中的位置,连忙摆手道:「别别别……别这么站啊。」

    「?」周围几个人都是一脸懵懂。他是领导,当然他站当中。

    「我知道你们是好意,但是我更知道创业不易,只有创业者才是真正的英雄。

    巾帼英雄。这样,还是安小姐你站最中间,我和石任站你旁边,来吧……来拍

    照。来拍照。」

    音乐响起,礼花响起,鞭炮响起……

    大红的幔布落下,「X-Girl」的室外广告牌靓丽的露出了她的身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