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体香 第二部:晚晴集团】第23回

作品:《权力的体香

    【更多请大家到***点 去掉*星号】

    发送电子邮件至diyianhu@qq.即可获得

    度第一既是

    ..

    第23:李瞳,后湾风月

    【加长】

    河西省体育局的几个领导和工作人员,离开天宇观江中心时,已经是下午

    6点了。六月飞火,以河溪的气候,这个时间,正是烈日炎炎,将室外的地表温

    度晒到55摄氏度,让人穿鞋着地,都觉得无法忍受的时刻。机关的特点就是如

    此,虽然刚才和晚晴集团开会,洋洋洒洒说了一大堆,但是一离开会议室,其实

    没有几个人,对会议内容有什么真正的兴趣,反正都是领导的事,一个个都急着

    各奔东西家吹空调作鸟兽散。

    但是李瞳,依旧要保持着她的魅力、她的风度、她的体态乃至她的性感和优

    雅。尽管热风扑面而来,几乎在瞬间,就让她的背脊上起了一阵细汗,但是她还

    是恭恭敬敬的送她的领导,省体育局竞技赛事处处长陈礼上了商务车。她反复的,

    微笑着,确认领导陈礼确实不需要自己跟随,一直目送陈处长的车远去,才躲

    天宇观江中心的大堂空调间里,用手机叫一辆专车,准备赶往后湾体育场。

    因为在她心目中,她真正的「领导」,石川跃,用微信告诉她,让她会议结

    束后去一趟后湾中心。对她来说,那才是她今天真正最重要的「工作内容」。

    最近,李瞳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压力。

    刘铁铭局长在月初,开了一个常的工作会,就一纸调令,安排石川跃调往

    后湾中心,担任中心行政事务办公室任,通揽后湾中心的一切管理事务。省局

    上下谁不是察言观色的,眼见石川跃如此三级跳,一眨眼已经是河西体育的方面

    大员了,再考虑到他的背景,一时间,来道喜的,蹭交情的,拉关系的,送礼的,

    甚至是小姑娘不知道天高地厚来抛抛媚眼的,都快踏平了公关办公室的门槛。但

    是石川跃却毫不停留,三两天内交代了工作,就马不停蹄的收拾了文具,赶奔后

    湾而去。

    而也在这个时候,人事处通知李瞳,她的转正手续已经办妥了。

    省局下属的文员,并不是「公务员」编制,但是也已经属于「编制内」的

    「正式工作人员」了。一般情况下,像李瞳这样的背景、学历、经验,要想转这

    个正,没有三五年,甚至七八年,都是痴心妄想,只能以「同工」、「编外人

    员」甚至「临时工」、「实习工作人员」的身份在省局供职。但是仅仅短短的一

    年,像这样本来需要层层配额审批的手续都能办下来,李瞳当然明白是石川跃的

    能量。这放在省局的任何一个职工这里,都是天大的喜事,简直值得摆几桌庆祝

    一下,但是也不知道为什么,李瞳却有一点紧张,有一点担忧,有那么一点点高

    兴不起来。

    石川跃要去后湾了?自己要留在省局公关办公室?从此以后,自己离这位

    「老」,会不会距离遥远了起来呢?当然了,省局上下,无不把她当石川跃的

    小蜜对待,只要她安分做事,石川跃不倒,自然没有人敢在省局来为难她。而且,

    石川跃调走,陈礼处长理所当然的彻底的接管了公关办公室的一切事务,李瞳总

    感觉到,石川跃是有意安排自己转正,要作为他势力范围的延伸,留在公关办公

    室,替石川跃把控好这一个,今天已经非常具有资源和影响力的机构。这没什么

    不妥,李瞳当然明白,自己对于川跃,只有更多的利用价值,才能位置稳固,

    获得更多的报。石川跃在省局的办公室政治利益,当然更为重要。是否呆在同

    一个办公室同一个屋檐下,其实根本没什么要紧的。她跟着石川跃已经快一年了,

    若明若暗的,看到了不少自己这位老在河西的宏大布局。周衿姑娘不是去了河

    西大学后又去了西体么?言文坤根本就是省局之外的人么?自己留在这里,是理

    所当然、顺理成章的。至于面对陈礼处长,李瞳是格外的恭敬、顺从、一副小学

    生聆听教诲,处长让我去哪里我就去哪里的表情。但是连陈处长自己都能感觉到,

    要像如同川跃指使李瞳一样自如的指使李瞳做事,是没有可能的。甚至说透了,

    只要自己留在这里,身在曹营心在汉的,替石川跃处处留意、时时关注、小心处

    理各方的关系,石川跃就可以一面自己去后湾持大局,又同时控制着公关办公

    室,陈礼处长未必能掌握这个办公室那么如意吧。从利益和公事上来说,她毫无

    犹豫,会悉心的替川跃站好这个岗位,以她的资历,当然没有任何可能升任办公

    室里的干部,所以,她要更加十倍耐心的投入工作精力、专业和时间,好让自己

    继续控制着办公室里的「实操资源」,无论调哪位来接替石川跃任的位置,她

    都可以游刃有余的处理好关系。而办公室里有眼色的几个人,比如那个河西大学

    的研究生赵涛,如今已经一口一个「李姐」、「李姐」,叫的亲热无比,也恭敬

    无比,好像压根就忘了一年前,他还妄图指使李瞳做事。她毫不犹豫,早就已经

    洞悉利害,她心思坚定,会如同自己最初敲开办公室的门的心情一样,继续服务

    好自己的老,至于什么转正不转正,她反而觉得无所谓了。她还要小心的处理

    好和陈处长的关系。她坚信陈处长不是自己老的对手,但是至少在名义上、在

    权力上、在资源上,陈处长目前还是省局的二把手,她是石川跃埋下的种子和钉

    子。她甚至认真想过,必要的时候,如果陈处长的名声,忍不住要逼奸自己的话,

    自己也许不会太激烈的反抗,而是会忍耐受辱,给陈处长奸玩奸玩身体,来换取

    信任和平和的过渡,为石川跃争取到最大的利益。

    但是,真的要离开石川跃的身边么?她一边努力工作,让自己更加忙碌起来,

    一边却无法压抑内心的失落。

    是的,从工作的角度来说,自己其实并没有任何必要在物理世界内跟石川跃

    拉近距离。远程的管理和沟通,也是非常便捷的。至于……肉体上的需要。石川

    跃对于自己,取过几次,淫玩自己的时候,也非常的投入,也变换过花样,但

    是李瞳能感觉到,仅仅是肉体上的侍奉,自己对于石川跃来说,并不是必须的,

    至少并不是不能替代的。他还有很多选择……甚至上个月,让自己送言文韵飞机

    去首都,自己在路上和言文韵同车,就已经明显感觉到,这位河西球公和自

    己老的关系,已经又进了一步。自己虽然也自羡美艳,有一定的性魅力,但是

    ……对石川跃来说,应该还不至于会迷恋自己的身体到什么地步。

    她不想自欺欺人,她明白自己内心的波动,她甚至对着镜子自己训自己:

    「李瞳啊李瞳,你怎么那么不懂事呢?就想给老睡?你是有多欠操啊?!」。

    为了缓解这种复杂纠结的情绪,上次,省局人事处的小林要「请自己吃饭」,明

    显是要开展追求自己的攻势,自己也就赴约了。一方面,她是明白,即使是石川

    跃,也希望自己有自己的私生活,这样可以稍微遮人耳目一些,也是一种自己断

    然没有转正妄想的表态。但是另一方面,自己也是为了自己给自己解心宽,说服

    自己依旧是一个正常的单身女孩罢了。不过那个小林虽然外貌还可以,家庭条件

    也还过得去,又是编制下的正规公务员,但是哪怕是一起吃一顿饭,看一场电影

    ……那种情趣和品味,又怎么和石川跃相提并论。她早早就了家,也委婉的谢

    绝了再次的邀请。

    但是,她又发现,也并非仅仅如此……也许自己的失落、自己的烦闷,不仅

    仅是因为是这些。老要去后湾了,自己还需要为他订机票、订晚餐、打包、整

    理、整理房间、收拾行装、安排日程么?不会了吧,后湾虽然也叫「办公室」,

    但是比不了公关办公室,后湾中心行政事务办公室是一个大机构,其实就是后湾

    体育产业管理有限公司的总部,下辖六个科室或者叫部门,上上下下工作人员有

    6多位,以石川跃的身份和习惯,就算机构里不为他配助理,他也会自己去

    一个生活助理秘书的吧。一定会的吧?会是个美女么?肯定是的,石川跃是从来

    不畏惧人们指指点点的,他喜欢被年轻漂亮的女孩子们围绕着。那个美女秘书,

    会给老订机票、订晚餐、打包、整理、整理房间、收拾行装、安排日程么?会

    得,一定会的。会……给老玩身体么?只要那个女孩足够聪明,也一定会的吧。

    甚至……会是一个处女,把童贞献给老么?也不是没有可能。至少在这一点上,

    自己永远没有弥补的机会了。

    她很烦躁,她知道这种烦躁是幼稚的,这种无穷尽的联想是幼稚的。但是她

    就是很烦躁,也忍耐不住越来越夸张的联想。

    而且她知道,利益至上的石川跃,是不会考虑在意她这种无聊的烦躁、无聊

    的失落的。

    所以,只要是川跃在通过微信布置给她的工作,才是她每天不露声色要全力

    认真完成的工作内容,而这些工作,有一些已经黑暗的不可思议……比如那个神

    秘兮兮的河渚码头的「工作室」。但是这对她来说,是维系川跃对自己的需要,

    和安抚自己内心的惶恐的必要。

    所以,石川跃让她今天开完会,去一趟后湾见他,对她来说,简直是这个世

    界上最美好的任务。去做石川跃安排自己做的事,又可以去后湾,见到自己也好

    几天没见到的老。她在专车上,还打开随身的小皮包,整理一下自己的妆容。

    永远要精致、永远要体面、永远要时尚,即使你只是一个底层员工。她记得

    川跃的金句。她今天精心挑选的胸前堆纱花的米色衬衫,和下身那条蓝色玫瑰花

    纹的修身铅笔裙,脚上那双玫瑰红色的高跟鞋,都不是为了晚晴集团的会议而准

    备的,而是为了石川跃。她甚至稍微将领口翻开一下,让自己的雪白娇嫩的乳沟

    可以若隐若现一些,当然不是为了已经结束的晚晴集团的汇报例会,而是为了石

    川跃。

    后湾体育中心的体,是可以容纳三万观众的足球场;足球场的看台对外侧,

    已经全部修建成了商用域,开着绕场一周形形色色的大小店铺;足球场的西侧,

    是呈立方体的篮球/ 排球/ 滑冰三用室内馆,但是因为设施比较老旧,现在足球

    场和这个室内馆,也已经很少承接比赛用途了;足球场往往办一些演唱会之类的,

    室内馆则被反复改建,成了一个会展中心。在室内馆场地的南北两侧,倒是在

    年前整修,修建了两栋25层高的比较现代化的商场、办公两用裙楼,还用两座

    特制的人行天桥,和室内馆南北相连。其中北面那栋后来被改建为一家叫Deep Red

    的精品酒店,南面那栋就成为了一些河溪文体企业租赁的办公楼。另外,在室内

    馆和足球场交汇处,有一大片室外的露天广场,这里经常办一些品牌路演或者室

    外文体活动什么的,有时候也无非是广场大妈和小摊贩们聚集地,倒反而成了后

    湾的一个虽然有点庸俗但是也算热闹的场所。这个后湾体育中心,产权是属于

    河溪市国资委,名义上有一个「后湾体育产业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在管理,实际

    的事务运作,目前则完全是由省体育局任命下设的「行政事务办公室」来操盘,

    这个办公室或者说这个公司,就设立在南侧办公楼的十八楼。

    李瞳进入了南楼,大堂里倒也挺修饰有方,虽然不能和天宇观江中心这种地

    方比豪华,但是也算是一栋比较漂亮的写字楼。只是设计用途上,仔细看过去,

    稍微有点不伦不类,虽说是办公楼,一楼到四楼其实还开着一些围圈店面,虽然

    也有手扶电梯,但是由于公众域比较狭窄,其实也不是什么开店的绝佳域。

    这种设计风格,典型是当时在办公和商业用途之前犹豫不决所造就的。楼宇接待

    是两个眉清目秀的西装女孩,出入的人员不算多,但是那两个女孩似乎也没有过

    问记录的意思,电梯间也是对面3排6部,中规中矩。点亮按钮,到了十八楼,

    属于实质上类同机关办公的地方,就越发安静了。

    出了电梯间,是一道玻璃感应门。李瞳本来以为要刷卡,但是似乎只要人走

    近,门也就自动开了,和企业不一样,并没有接待前台,似乎也没什么保安值班,

    然后是一条型的大走廊,走廊上还是跟机关里一样,挂着一些领导巡视的照片,

    无聊的口号。李瞳看看墙上的箭头标识:左侧是「接待室」、「财务科」、「人

    事科」、「档案室」、「任办公室」,右侧是「会议室」、「管理科」、「宣

    传科」、「商务活动科」、「体竞事务科」。

    她是第一次来后湾楼上看风景,倒忍不住也笑了,作为既在晚晴公司上过班,

    又在省体育局上过班的她,真觉得这里,是企业不像企业,机关不像机关。

    想了想,还是走左面。

    一间间办公室的门,倒都是比较现代化的感应玻璃门,门口倒有了一个个刷

    卡启门设备。偶尔路过,李瞳偷偷张望一下,接待室其实就是个小型的商务接待

    室,里面摆了几张沙发,没有人;财务、人事、档案科室里似乎空间不小,但是

    只有四五个人在里面办公,也根本没有注意到她的到来,一直到字形的末端,

    一间比较大的两扇玻璃门,门口写着「任办公室」,玻璃门里却是一个秘书隔

    间,秘书桌上,果然坐了一位小巧玲珑的,留了一个蓬蓬可爱的蘑菇头的娇小女

    生。

    李瞳在门上「咚咚」敲了敲,隔着玻璃门,对着秘书桌前的少女微微一笑。

    那女孩子似乎按了一个什么按钮,门才可以被推开,李瞳才踱步进来。

    「您好,您是?……找哪位?」小女生声音倒是很甜美。

    李瞳抬眼看看,自己的右手处,另有一扇木质房门,想来这里面,才是真正

    的任办公室了。外面应该是秘书隔间。那么这个小女孩子,看来还真是老的

    新任秘书了。真也不知道是这个后湾中心为老配的,还是老自己去会上招

    聘的。年纪应该不大,甚至像个学生。看着……还算水灵……很嫩。蘑菇头有点

    萌萌的挺可爱,但是似乎不太适办公室里的氛围,身高稍微有点矮,估计只有

    一米六三出头一点点,衬衫下的胸脯形状很好看,但是因为太好看了……十有八

    九是衬垫垫得比较厚,而且看举止,看表情,听音色,明显有点稚嫩生涩。

    她必须微笑,迷人的微笑,让自己显得更加典雅,更加成熟,更加体面:

    「你好,我姓李……是……恩……石任约我过来的。」

    「哦,您稍等啊,他这会在和人谈事呢……」少女似乎是挺手生的,在桌子

    上找啊找啊,才找到一部通话机的按钮:

    「石总,有个叫李瞳的李小姐,说约了您……」

    李瞳又皱眉了,老在和人谈事,来了一个不知道是什么来路的人,就应该

    先让老谈完,才能打扰老吧。小姑娘看来根本没明白怎么做事才是最适的。

    「叫她进来吧,没事。」

    「李小姐,您里面请吧。」

    李瞳也不知道为什么,对于这名小姑娘,觉得内心深处有一种无以名状的敌

    意。但是她知道这是荒谬的,不成熟的,她努力平复了一下情绪,「笃笃笃」敲

    了一下那扇木门。

    「进来吧」

    她推门进去,真还不是省局下面处下面的科室级编制的公关办公室可比的。

    里面是大约十五六个平方大小的一间老办公室,虽然谈不上多么奢华,但是也

    非常整齐有致,正面有一个老椅一张老桌,老椅后是玻璃幕墙,从这里,

    可以清晰的看到北面的后湾中心足球场地,远远还能眺望见北楼Deep Red的霓虹

    灯。房间里还有一张纯皮的灰色的三人沙发,一张单人沙发,一面玻璃茶几,一

    排书柜,还怪里怪气的挂着一面国旗。

    而这会,自己的老,自己的上司,或者说,自己昔日的老,昔日的上司,

    那个俊朗迷人,很会微笑,很有绅士风度的石川跃,正穿着他标致性的POLO衫和

    休闲裤,坐在沙发上,旁侧沙发上,则坐着一个三十岁不到点的年轻男人,留着

    有点老式的三七分头,穿着短袖衬衫,戴着一副木纹边框的眼镜,倒也长得挺齐

    整的,似乎正在和石川跃交谈什么公事。

    「小瞳」川跃微笑着,居然从沙发中,春风满面的站起来,然后,仿佛依旧

    是当仁不让的上司口吻。「关门。」

    李瞳的心头,被这身「小瞳」叫的一暖,几乎觉得鼻子都有点酸酸的,而那

    声命令式的「关门」,更是让她有一种说不清的心花怒放的感觉。至少,川跃对

    自己,没有丝毫的客套。她喜欢这种感觉,喜欢这种口吻。如果不是房间里有人,

    她真恨不得现在就融化到川跃的怀抱里去。

    她身把房门关上,那个年轻男子似乎也很有眼色,觉出来自己该离开,连

    声说:「石总,那我们今天就先聊到这里……?」

    石川跃点点头,不过还是微笑着说:「你们也认识一下么。我给你们介绍一

    下,这位是我在省局带的,叫李瞳,非常能干的女孩子……这位是后湾这里商业

    活动部的经理,小吴,吴振帆……哈哈,你们以后一定有很多工作要作的,认

    识认识,都是自己人么。」

    李瞳连忙客气的伸出自己的葱葱玉指来:「吴经理。」她媚眼如丝,柔声似

    泉,需要让这位吴经理感受到自己的尊重和亲密。

    谁知这位吴经理竟是个特别能说话的,连连激动的点头握手,一副认真模样:

    「是李小姐啊……啊呀,久仰久仰,我们任可一直都不停的提起您啊……说很

    多我们河西体育的宣传事迹都是出自您的手笔啊……真没想到您这么年轻啊…

    …才女啊,才女。」

    明知道他是信口胡说的客套,见这个人这幅玲珑的样子,李瞳也不由的抿嘴

    笑了。

    吴振帆离开了房间,还是他,动的,轻手轻脚的替室内的李瞳和石川跃

    「关上了门」。

    李瞳有点拘谨,也不知道自己是应该在老椅前的会谈椅上坐,还是应该在

    沙发上坐。

    好在石川跃又坐了三人沙发,她也识趣的在侧旁的单人沙发上坐下。两条

    玉腿微微一侧一并,呈现一个微微斜侧5度的并腿姿态。就连这个坐姿,都是

    石川跃提点过她的。想起那次,是石川跃亲自指点自己,女孩子要怎么坐,才能

    在商业场中既优雅又性感。当然,这种「提点」,换了任何一个其他的场,

    都有上司性骚扰的嫌疑,但是对于石川跃来说,他总有这种本事,把这些事情变

    得那么的浪漫,那么的暧昧,明明是带着深深的挑逗,却不会让女孩子有丝毫的

    抗拒和反弹。

    李瞳坐下,看着熟悉又似乎稍稍有点点陌生的石川跃,实在忍不住调侃一句:

    「真有气派啊,这里。」

    「这里原本是办公用地,装潢自然也按照企业的风格,其实是不太适行政

    办公事的。」

    「外面的小姑娘……很活络?……」李瞳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冲口而出。

    但是才出口,就后悔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自己脸蛋都有点飞红了。

    川跃却好像没注意到:「哦,这是河西大学的大三学生,来这里算是做暑期

    实习的。叫什么小瑶,我也忘记了……你倒是要记得,公关办公室里可以再招聘

    一些实习生,马上要暑假了,有不少优秀的苗子会从校园里出来。」

    「老,你找我……?」李瞳的情绪已经渐渐平复下来了。石川跃将要在这

    里,在后湾,开展他的工作;而自己的世界,是在省局。其实石川跃的天空,不

    会局限在这个后湾中心的,连这里也只是他的跳罢了,自己要有足够的耐心,

    做好石川跃最得力的下属,将来一定会有自己足够的报。这个时候的情绪波动,

    只会让老鄙视自己,失去老的信任。

    「哦,没事,就是了解一下办公室里的情况。」

    「陈处长今天带我们去了晚晴……不过,夏总没有出席,我听晚晴的意思,

    似乎很多当初承诺的项目,都不能很好的兑现,陈处长其实也办法不多……」

    「他能有什么办法……」

    「我们需要认真争取么?其实可以通过一些手段,再给晚晴施加一些压力的。」

    「……我再考虑考虑……」

    「恩,好的。其实现在,办公室里最要的工作,就为了应付全运会的动员。

    一方面是要宣传,另一方面还要和各个项目中心保持统一的口径,这个比较费事。

    有个别项目中心,嚷嚷的太凶,口号喊的有点夸张,其实比赛什么情况都可能有,

    将来容易被动。不过公关办公室毕竟是配部门,有一些中心我们也不好太得罪

    ……」

    「这还是以陈处的意见为准就是了,让他裁定决策。」

    「还有就是……组织拉拉队,准备去河东为代表团助威的事情。这个要是

    在和河溪市体育局扯皮,不过这种事情体育局气力也大不出来,要还是经费的

    问题……我已经联络了一些赞助厂商,不过这个还要老您斟酌……我们太起劲,

    会不会童局长这里觉得我们有点越线了?」

    「不要紧,刘局的意思,还是省局为,你只管去安排好了。」

    她又一一交代了几件公事,才压低了声音,认真的说起了「不是公事的公事」:

    「陈处……最近压力比较大。」

    石川跃微微一笑:「是么?」

    「连基层员工都在议论,都说陈处要下来了……有传言说……有人举报陈处

    举报的非常凶。」说起这事,李瞳也忍不住露出嘲讽的讥笑,这个游戏里,其实

    她也有一份。

    「你不要管这些,要好好服从陈处的领导,帮助陈处继续开展好办公室里的

    工作。」石川跃说的似乎很认真,但是嘴角也有一些掩饰不住的讥诮。

    「还有……老。」说到这些越来越机密的事,她忍不住拿出自己最喜欢的

    称谓来:「河渚码头那里……总是说需要可靠的司机。他们说了好几次……老,

    这种事情不能不小心一些的。」

    「恩……那是程绣兰的事……你不要理会,河渚码头那边……不是我不肯告

    诉你内幕,而是你没有必要知道。她们手段高明的很,总想把这个事情压成是我

    的买卖。哪里有那么便宜的事。」

    「哦……对了,我收了一个实习生,叫兔兔的,很能干……」

    「这点小事……你和我说干什么,你看着办就是了。」

    「能不能让她负责一些更多的工作?我确实也有点压力比较大……」李瞳试

    探的问。

    「……」石川跃终于听明白了,低头略想了想,忽然抬头,对着李瞳温柔的

    笑笑,也说着更贴心的话:「你看着办。但是如果真的用人……离陈处要保持距

    离。」

    李瞳先是一愣,旋即明白了老的意思,「噗嗤」一乐,笑嘻嘻还带一些娇

    嗔说:「您放心,那小姑娘能干是能干,但是胖乎乎的,长得也一般,陈处才不

    会有兴趣呢。」

    川跃也忍不住哈哈一笑。旋即摆摆手,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居然又像在

    和李瞳交谈,又像是自言自语发牢骚,长篇大论起来:

    「后湾这里,完全是个烂摊子。6几个人,那么大的编制,职能其实就是

    个一个收租的房东。这里毕竟是个公司,财务人事什么的暂时可以不管……但是

    业务部门,毕竟要有点企业应该有的样子。那几个科室里,大部分都是各方面的

    关系户,下面的人想做点事,老家伙们还要拦着,唯恐年轻人做出成绩来,丢了

    他们的脸……头我就打算让他们把部门名字都改了,省的不知道自己是干什么

    的。什么科不科的,这里是家公司,哪里有科室?全部改为部门。这些没编制的

    假科长,统统改头衔为经理……」

    「一个是管理部,楼下的店面,南楼的企业住户,根本没有任何筛选,完全

    是东一榔头西一棒子。这个必须要不惜血本的整顿。我和河西大学谈过了,有意

    考虑一下,以那个' 双向培训基地' 为名义,后湾今后,要以运动培训基地为

    要的发展方向……那竞赛事务部,一年了,居然只办了八、九场街道级的比赛,

    赞助费用总额才三多万,我真是不能相信……那么大的两个场地,还是专业的

    比赛场地,居然搞的跟卖破烂似的,简直是尸位素餐,那个部门经理还拿这拿那

    的,手长脚短的,我迟早就叫他滚蛋。韩炳义外甥的同学,就这点子背景,就敢

    这么混日子?就算韩炳义,离开言文韵的成绩,又算得了什么……他的部门里,

    有一个小姑娘硕士,倒是个海归,我谈过几次,是个人才,叫莫彬彬的,长得很

    漂亮,气质也很好,也很有想法,可以考虑重用一下。不过没什么工作经验,只

    有点灵性,还远远不够……商务活动部的吴振帆……就是刚才出去的那个,倒是

    个人物,油得跟条泥鳅一样,落在这种地方,其实是可惜了材料,就是背景不够

    硬,在这里被人打压,也没什么发挥空间……这个人脑子很活,颇有想法,又有

    点路子野,是可以重用的,你要和他保持联络……另外,调查一下他的背景,看

    看他缺什么……既然要重用,就要控制好。」

    「最要的,是要迅速和银行这里谈妥,我需要临时调动一笔资金。动作要

    快……我要在两个月之内,在开学前,让后湾大变样。但是没钱,就什么都办不

    了……但是银行短期融资是可以,最终还是要找长期投资伙伴来解决……这个就

    不容易了。」

    川跃一路说,仿佛是在自言自语,又仿佛是在和李瞳交代工作,但是李瞳却

    不太懂。看自己的老仿佛是个话缝,在思考着什么,李瞳实在有点摸不着头脑,

    忍不住柔声细气的试探的问上一句:「老,你和我说这些是……?」

    她实在有点不理解,这些石川跃在后湾准备做的事情,为什么要和自己说?

    难道自己跟石川跃汇报了一下公关办公室的情况,石川跃也要和自己保持一个信

    息交流?她还不至于疯狂到认为自己从此以后拥有和石川跃相对平等的信息交流

    权。自己远在省局,后湾的事情,跟自己说的再多,自己也分不出手来协助啊。

    石川跃似乎也被她问住了,腼腆的一笑。搓着手,忽然抬起头,诚挚的看着

    李瞳,李瞳被他看得心里一荡,仿佛那目光能够洞穿自己的内心。

    「为什么要和你说……?呵呵……我也说不清……」

    「……」

    「小瞳。」

    「嗯?」

    「你想不想,……恩……调到后湾来?」

    李瞳几乎在一刹那,觉得耳朵里「嗡」的一声,脑子里一片混沌……

    调到后湾来?

    我想调到后湾来么?

    我可以调到后湾来么?

    我有权力,调到后湾来么?

    她其实反复的衡量过,是自己动敲开了石川跃办公室的大门,是自己动

    宽衣解带为石川跃的身体给他奸玩淫乐,自己毕竟只是石川跃偶尔在路上捡

    到的一枚棋子……自己没有背景,没有资源,甚至自己引以为骄傲的身体,在石

    川跃众多的美女红颜中,也算不上有多出色。她已经接近了石川跃太多的秘密和

    灰色地带,她几乎可以肯定,石川跃不仅牢牢的控制的周衿这样的小情人,甚至

    河西现在的一线当红小花旦许纱纱,肯定已经被石川跃控制甚至奸污过了,以她

    的幼小年纪,估计连童贞也是沦丧在石川跃的手中。至于言文韵,更是不用说,

    连身带心都在石川跃的掌握之中。她李瞳……是因为那种冲劲,那种干练和那种

    付出的精神,才能在石川跃的世界中占据一席之地。从利益的角度来说,从权衡

    的角度来说,从权力的游戏规则中来说,川跃暂时离开省局核心地带,她应该做

    的,是坚定不移的留在省局,全力以赴的做好石川跃的下属。这符石川跃的利

    益,事实上,也符自己的利益。自己只有留在省局,继续发展,甚至谋求更多

    的角色和职位,才能更好的获取更多的报。

    但是,自己想调到后湾么?

    自己可以调到后湾么?

    什么都不要,只是做石川跃的小秘书。什么都不管,只是为了离石川跃近一

    些。什么都不在乎,甚至只是想多一些机会,给石川跃奸玩身体、凌辱灵魂、糟

    蹋贞洁,用女人的那些资本,去换取石川跃肉体上的快感。总是近水楼台先得月

    的。当然,无限的靠近石川跃,放弃一切工作和发展,什么转正,什么省局,什

    么资源,什么公关,统统扔开,仅仅做石川跃的私人秘书,就粘在石川跃的身

    边,可以知道石川跃更多的私密,也许可以获得更多的信任,从石川跃身上短期

    内获得更多的报。但是这么做……长期来说,自己将不能为石川跃更多的

    「可以利用的价值」。这一点是肯定的。多一个女人在身边玩玩,这对石川跃来

    说,其实是一件根本无所谓的事。

    但是他居然开口了!?

    也许只是一时情动,也许只是随口问问,也许这对川跃来说只是不重要的事,

    甚至也许,他只是在宣泄自己孤独的压力。

    但是无论如何,他开口了?!

    「你想不想,调到后湾来?」

    我想调到后湾来么?

    我可以调到后湾来么?

    我有权力,调到后湾来么?

    原来在石川跃的世界里,也不仅仅是只有利益的交换和权力的游戏么?这个

    问题对于川跃来说,太幼稚了,太情绪化了,这个问题……也太感人,太浪漫,

    太温柔了。这个问题,根本不应该出自石川跃之口。原来,他也可以洞悉自己的

    压力和情绪么?他也可以嗅闻到自己的无奈和柔情么?他甚至也有一份恻隐之心,

    关注自己的感受么?

    李瞳觉得鼻子酸酸的,觉得脑子嗡嗡的,觉得心都快要化成浓稠的汁液,觉

    得自己马上就要憋不住已经在眼眶里打滚的泪珠了,她觉得自己都像到童年时

    代的小女孩一样,只是渴望这父母亲人的疼爱了,渴望就在此时,就在此刻,得

    到一些石川跃的疼爱了。

    她忽然之间,做出了她自己都不敢相信的,羞涩却也是大胆的举动。

    她凑了上去。

    温柔的、深情的、风骚的、却是一点也不做作的,也可以说是动大胆到了

    夸张的,坐到了石川跃的大腿上。她让自己紧实的臀瓣,隔着铅笔裙纤薄的布料,

    用浑圆的体态肉感,去乖巧柔和的按摩石川跃的大腿,即使羞涩的不免触碰到他

    裆下的阳根也在所不惜。她伸开双臂,妖娆的搂上了石川跃的脖子,深情却也是

    妩媚的、动的、大胆的、挑逗的、依赖的、甚至有点僭越的味道的,亲亲的,

    在石川跃的脸庞上啄吻了一口。然后,像一个小妹妹一样,也像一只小宠物一样,

    依靠在石川跃的肩膀上,软倒在石川跃的怀抱里,在他的身边,在他的耳边,呢

    喃细语起来。

    她想说,她烧红了两腮,微微颤抖着身体,仿佛这里不是办公室,外面没有

    新任的实习生秘书,仿佛身侧的落地玻璃窗外不是一览无遗的外景,甚至仿佛石

    川跃都不在身边,仿佛自己只是在自己的闺房里,喃喃絮絮,胡言乱语,织梦幻

    想,在找手淫前的冲动。她想说些钻心刻骨的话,她想说,她想说给自己听,

    也想说给石川跃听到。太羞涩、太奴性、太淫贱……但是她就是想说,想把内心

    深处的不安、冲动、欲望、都说出来。用最细微的声音,都不敢抬头看石川跃的

    眼睛,用最卑微的语调,都不敢相信那出自自己的口,她本来想叫老,或者叫

    川跃,但是,当出口时,她居然还是选择了只有川跃在淫玩奸弄自己时,最喜欢

    听的称呼「人」:

    「……人,你不用顾虑我。我还是留在省局,比较有利。」

    「人,不用担心我的。我知道我这么说,有点太贱了。但是我只是……好

    想给你……玩身体。」

    「我很怕,离开你有了距离。你就没什么机会,再来要我了……」

    「只要人你想要的时候,一定要想着我……一个电话,一条微信,我就过

    来了……再晚也好,再累也好,再什么地点,什么时间都好,我有男朋友也好,

    我结婚了也好……嗯……嗯……只要有一点点想玩我的时候,就一定要来玩我

    ……嗯……嗯……想奸我操我,就一定要多奸几次,多操几次……好好的凌辱我,

    彻底的糟蹋我,什么都不要给我留下……一定要彻彻底底的在我的身体上找乐子。

    不要考虑我的感受,我没有任何感受,我只想……让你玩的开心一点。外面那个

    小姑娘看着挺可爱的,你如果要玩她的时候,如果你有一点点想要趣味,一定要

    叫我来和她一起,两个人一起啊,一起给你奸……一起都可以的……还有你刚才

    说的那个莫彬彬什么的,也是一样,听你口气,你准是也想要……至少让我来帮

    你安排……我……我……呜呜……我就是……呜呜……我就是……想多给你一点

    ……」

    她说的醉眼迷离,珠泪蔓落,面红似霞,体软肌炙……满口都是羞耻的淫语,

    逻辑和措辞也越来越混乱,终于再也说不下去了。

    石川跃也似乎从最早的惊讶,一路听她缠绵倾诉,被淫词艳语说的慢慢的气

    息粗壮起来,怀中搂着自己,已经手脚麻木,但是李瞳能感受到,一根硬邦邦的

    粗大的肉棒的体感,在自己的臀瓣上崛起。

    「脱!我现在就要你!」石川跃连口舌都有点不清了。目光却已经演变成了

    他残酷又激动的凌虐之色。

    而李瞳,却笑了。她破涕为笑、柔情万种、玉面含春,解开了自己衬衫的胸

    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