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体香 第二部:晚晴集团】第22回

作品:《权力的体香

    【更多请大家到***点 去掉*星号】

    发送电子邮件至diyianhu@qq.即可获得

    度第一既是

    ..

    第22陈礼,困兽

    天宇观江中心42楼装潢豪华的会议室里,冷气开到了9度。河西省体育

    局竞技赛事处处长陈礼,木着脸,端坐在长条形会议桌的席领导位上,听着晚

    晴集团品牌中心的执行总监郑阔云,这个三十五六岁西装笔挺的海归职业经理人,

    还有几个他也搞不清姓名的部门总监,「一起向领导汇报,关于赞助水上中心第

    二期的工作」,在桌子的另一侧,省竞技赛事处体赛事科科长、河西省水上项

    目中心的一位干事,还有省体育局下设的公关办公室职员李瞳,在会议上,为了

    一些利益问题,还发起了一些和晚晴集团相关人员的异议。

    但是陈礼,其实完全心不在焉,什么都没听进去。

    他知道,山雨欲来。

    别的都不提,他是县处级干部,而且是省体育局手握实权的大佬,来晚晴集

    团这种和体育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公司「听取汇报工作」,虽然双方算是平等的

    作方,但是集团总裁夏晚晴连出席都没有出席,仅此一件,就可见深浅了。

    几个月前,在西体宾馆,正是自己最志得意满时。副局长郭忑替自己庆功,

    而且郭副局长亲口说替自己「安排安排」。他正是全面接管公关办公室,春风得

    意时,也别有用心的想看看老郭对于他的态度究竟是什么,就大大咧咧没带女伴

    去。他倒也不敢奢望,徐泽远会立即送上许纱纱这样的一线明星给自己奸玩,他

    觉得这个还需要一些时间,再给徐泽远施加一些压力;他甚至也完全可以暂时放

    过已经「握在手心里」的下属的下属李瞳,那既然是石川跃的禁脔,大家做事要

    有分寸。但是,既然说了「安排安排」,总不会让自己空跑一趟。然后……借着

    一次敬酒的机会,偷偷递给自己一张房卡的,是乒乓球队那个惹火的领队谢珍,

    而且递完房卡,谢珍一边说说笑笑,话里话外暗示的,都是房间里的,是乒乓球

    队的一个新近的小女运动员,要请领导「帮助帮助梳理一下思想包袱」。这种事

    情他又不是第一次玩,他手里也有的是郭忑和谢珍的把柄,就毫无戒心,吃饱喝

    足、唱歌跳舞,一直玩到凌晨,才醉醺醺的蹒跚着去房「放松一下」。

    房间里居然是许纱纱?!他有一阵犹豫,但是耐不住脑子的昏沉沉和贪恋许

    纱纱的美色,还是扑了上去。有那么几秒钟,他甚至觉得,这是不是徐泽远特意

    给自己「安排」的;有那么几秒钟,他甚至觉得今天晚上,他可以玩到自己也想

    得有点饥渴的河西跳水小美人鱼而激动不已。徐泽远一定是看自己眼见要上位,

    不惜血本来讨好自己了。但是,当许纱纱开始挣扎,开始尖叫,他就清醒过来了,

    等徐泽远破门而入,李瞳、谢珍等人鱼贯而入,他的酒,才彻底醒了……

    事后,郭忑没有出面,谢珍反复来找自己解释,说是给错了房卡,应该给自

    己的是7房,是前台一时疏忽个错了房卡,就那天晚上,从7房里,

    也确实探头探脑,看见一个孤苦伶仃又玲珑可爱的小女孩子,明显是自己的「菜」,

    ……但是陈礼已经彻底清醒。

    一定是局!而且这个局,必须同时调动郭忑和徐泽远两个人的资源才可以,

    自己居然得意忘形,就落入中。是自己愚蠢,愚蠢的不可原谅,没想到在自己

    最风光的时刻,省局里两个著名的老好人、老黄牛、老官僚居然会联起来摆自

    己一道。

    自己还是可以解释的,自己是喝醉了,是不太清醒,和许纱纱的那几个抚摸

    压迫的动作,反正也没有摄影机,只好解释是小姑娘误会了。自己只是拿错了房

    卡,要爬上床去正常睡觉,惊醒了小姑娘,产生了一些误会而已。当然……这种

    解释,省局是里没有人会相信的。不过,当他陈礼还是一手遮天时,有什么相信

    不相信的,就算是真的玩个运动员又怎么了?何况压根没玩上。屌都没拔出来,

    算得了什么事,解释上两句,也就算了。

    但是……那时他才明白什么是「得意一时,失意一时」。徐泽远事后来找自

    己,首先表示完全相信自己,这只是一场误会,却又说小姑娘不依不饶的,要告

    到纪委和国家体育总局去。他看着徐泽远,听着他诚恳的说着「一定耐心说服教

    育」,恨不得抽徐泽远一记耳光。许纱纱这种小女孩,还是不是他徐指导怎么教

    怎么做?但是他也无奈,以今天许纱纱的知名度,他竟然一时三刻不知道该拿许

    纱纱怎么办了?只好暗示徐泽远,他愿意「破财消灾」。但是看着徐泽远语焉不

    详的模样,连他也知道,这已经不是钱的问题,甚至已经不是能不能堵上许纱纱

    嘴的问题了。

    一张无形的大已经张开,这次不蒙头整死他,是不会轻易干休的。否则自

    己如果能缓过劲来,徐泽远和许纱纱,又会有什么好下场?

    而联想到那个叫薛复山的经侦支队长来省局来找自己的事,他意识到更大的

    威胁来向自己袭来。他安慰自己,买卖球赛结果的事,全国哪个省哪支球队不在

    搞,怎么也不能查到他头上来吧。但是去国家体育总局开会,却发现想趁机能不

    能见见冯老,都被推脱没时间,而且会议上,外联司长秦牧本,一副「忧心忡忡」

    的样子,提起海外媒体曝光C国足球黑幕的「不良影响」,陈礼不是第一天在圈

    子里混,就闻到味道,总局又要打假球了。

    一眨眼,他才发现,真正重要的,只剩下局长老刘的态度。一眨眼,他才发

    现,原来自己自以为手握重拳,呼风唤雨,是河西体育真正的第一大佬,事到临

    头,还要看这个自己内心深处无比鄙视的「外行官僚」刘铁铭的态度。

    他从首都来,就试探过口风,他甚至借着「某个外省的队伍的意思」,要

    给老刘厚厚的备上一份礼。他甚至咬牙,提了一万,联系了一下后湾里的那个

    保险公司,要给老刘备一份「理财保险」。但是让他几乎气晕过去的是:他还没

    来得及动作,刘铁铭已经「亲切的」找自己谈了一下:要提升石川跃去后湾担任

    行政事务办公室任,想问问他的意见。不过看着刘铁铭那副嘴脸,他也明白,

    老刘根本没有咨询他意见的意思。

    刘铁铭对石川跃的信任,从省局的角度来看,可以说是已经「仅次于陈礼处

    长」了。石川跃确实给刘铁铭了非常有意思的选择,撇开专业体育,进入更

    加公众化更加市场化的体育领域,在这种更加含糊不清的领域里,也许像刘铁铭

    这样,本质上对于体育还是一知半解的领导,有着更多的发言权。刘铁铭和石川

    跃,现在几乎每过一两天都要深谈一次,谈话的内容有的陈礼知道,有的陈礼已

    经无从得知,他已经是万般无奈,只能眼睁睁看着石川跃一点点的加大自己在省

    体育局的影响力。

    石川跃去了后湾,成了后湾的一把手,甚至可能还要在名义上兼任后湾体育

    产业责任有限公司的总经理;当然,这也意味着,省局里的公关办公室,当然彻

    底的纳入自己的掌握,但是事到如今,这还有任何意义么?他是竞技赛事处处长

    兼任着后湾的职务,虽然在他看来,那只是一个闲职,但是毕竟是方面一把手,

    老刘就这么当众许给石川跃,许给自己的小对手,这不等于告诉全河西省局上下:

    放弃他陈礼、不用在乎他的感受么?

    而一直以来,他引以为傲的「关系」,到了如今,过头去看,居然是那

    么的不牢靠,风声一不对,那些平时围在自己周围吹牛拍马的人,都躲到不知道

    哪里去了。至于平时和自己勾肩搭背的同级同僚们,什么韩炳义、童万秋、罗建

    国,看他们的表情,就知道根本指望不上。

    等到自己冷静下来,他也反复思考过,也许自己还剩下一条路可走:动退

    下来!机关里的文化,有一条很重要,就是没有人是干净的,大家争夺的就是权

    力而已。只要有一方动放弃权力,那么谁再要赶尽杀绝,就是大忌讳了。因为

    其实一切都是生意,根本不应该牵涉个人恩怨。

    动退休。动下台。离开这个是非地。只要自己表示要辞职,要退休,那

    么刘铁铭就有无数个理由,替自己保全名声。毕竟过去的几年,河西省体育局,

    是他刘铁铭的体育局,也是我陈礼的体育局。大家总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他思来想去,终于没有忍耐住,联络了那个王海。王海对于他微微露出的意

    思,有意接受王海的邀请,去担任五环基金会的顾问,觉得非常欣喜。并且大气

    的表示,只要肯来,待遇好谈。

    他是挂了王海的电话,才觉得安心一些。

    但是真的要离开体育政治圈,进入体育产业圈,他也明白,谈何容易。王海

    当然会给他一笔丰厚的薪酬,但是再丰厚的薪酬,也是购买他的「体育管理经验」

    的,「体育管理经验」是很值钱,但是比起「权力」来,却是不值一提的。

    自己这几年,若明若暗,是有了一些「积蓄」,但是现在想想有点后悔,为

    什么自己要好处的时候,有时候太过贪恋美色,要了太多的女孩子呢?事到如今,

    才发现,女人,无法折现。自己是玩过不少了,足球队的,乒乓球队的,羽毛球

    队的,球队的,游泳队的,甚至还玩过一个体操队收来的小的可怜的幼女,玩

    的时候,确实很爽很有成就感,但是……事到如今,那些射精的快感、赤裸的身

    体、爽快的呼喝都早已经忆不起来。银行里和家里储备,却才感觉到不够充足

    起来。

    何况,自己还有一个自己永远都无法满足的女儿。

    他依旧不停的骗自己,自己对女儿是真爱,他想在女儿大学念完后,送女儿

    去英国读硕士,他还想在河西,给女儿置办一套单栋别墅,他还想……如果失去

    了权力,这些事情,自己会做的非常疲累的。

    但是女儿那个磨人的小妖精,死活也不肯放过自己,这个时候,还催着自己

    买车。自己也屈服了,打算给她买一辆2万的小车开开试试手,结果女儿又是

    冷嘲又是热讽,一定要Mini,看中的款型落地要33万……虽然这种钱还难

    不倒陈礼,但是看着明显是在故意折磨自己的女儿,心里也是真的发虚。

    他希望趁自己还在位,能够一次性攒到一大笔钱后急流勇退,但是买卖球也

    好,卖卖小关系也好,一下子搞一大笔钱的可能性不大。他本来打算探探夏婉晴

    的口风,看看这位河西女强人这里有没有什么机会,但是今天,夏婉晴居然连出

    席都没出席,他也断了这个念头。

    身边还有什么资源,是个机会呢?他偷偷联络几个老朋友,准备「干一票大

    的」,但是这个时候,人人都避之唯恐不及。只有南海的老胡若明若暗的提起,

    万年集团的老总童万年,对于屏行球基地的那块地有点兴趣,那块地现在在屏

    行辖的溪山开发有限公司手里,这个公司其实也是个空壳,但是真要想做这

    种文章,饶的圈子也挺大,那个公司的负责人叫什么卢克龄,和陈礼有过一些交

    集,就是对女运动员情有独钟,不过以陈礼的身份,也懒得搭理他,现在想想,

    这也是一条路,自己画的路径是:找个省里的,有点正牌子的运动员,要漂亮的,

    年轻的,最好是个雏,自己不管怎么软磨硬泡、利益交换,弄过去陪陪这个卢克

    龄,算是利益交换,让他弄一份假账,将屏行基地贱卖给童万年,自己算是中间

    人……童万年一定会厚厚的,给自己和卢克龄各一份的。

    但是这样的事情,操作起来,却没有那么容易,陈礼混了这么多年,这么凶

    险,这么庞大的局,他其实并没有玩过。只在很多年以前,作为一知半解的旁观

    者、年轻小跟班,看过石束安玩过。石束安那条老狐狸,不知道用什么条件,换

    来了一个姓于的音乐学院的大一学生,还是个处女,陪了一个分管地方工作的副

    县长一晚,算是堵嘴,也算是行贿略,然后以此为线,撮那个县,把下属一个

    镇的土地,从农业用地改为「引进外资专业用地」,几乎是零成本的给了一个法

    国公司造厂,而那个法国公司给的报,则是在另外一个省,帮着石家查一个对

    头的行贿案,反正老外对于国内的政治斗争不过是坐山观虎斗……至于石家的利

    益,具体怎么操作的,陈礼就不得而知了。

    如今,自己都被逼到了这份上,需要兵行险招,他有点想试试,学学昔年的

    老上司,玩一次「大局」。

    但是真要布局,才发现自己没有足够的资源,真是捉襟见肘。老胡肯介绍一

    下童万年,但是那是直达天听的中央级红顶商人,自己其实高攀不上,那么复杂

    的利益交易,怎么开口呢?卢克龄倒是可以见见,但是如何安排卢克龄搞清楚事

    情的状况呢?卢克龄的权力范畴,到了可以做到这件事的地步么,如果卢克龄根

    本没兴趣上船呢?还有那个准备送给卢克龄的女孩子……女运动员……哪里去找

    来适呢?小鹿不行,不是处女了。而且小鹿和他的关系,不少人心里有数,再

    传到卢克龄耳朵里,别偷鸡不成蚀把米;手上的人选还真不多。羽毛球队的那个

    小丽丽?跳水队那个许纱纱的新近师妹小芳芳?田径队倒是有个人选,一队的女

    子撑杆跳新近冠军盛小玫,因为服用禁药,正在被查,自己完全可以利用这一层

    关系,搞定这个女娃娃,这可是全运冠军,一定能充分满足卢克龄的「奸星」欲

    望,问题是,长得一般,不知道卢总是否有足够的兴趣了。而且,就算卢克龄有

    兴趣,他肯不肯为了一个女运动员,一笔钱,冒那么大的风险呢?权力级别不够

    的时候,风险就会增大。他的级别,毕竟只是空壳公司的假老总。真正的实权都

    在国资委那里呢。河溪市国资委……自己真没什么路子。以前听小球中心任韩

    炳义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起过,河溪市国资委的裘嵩对于言文韵很有「兴趣」。

    问题是,言文韵已经成名,连韩炳义都控制不住,自己也无从下手;裘嵩跟自己

    更是连面都没照过,绕的圈子太远了……

    真的要学当年的老石,他才发现,没有足够的资源,就连玩愣大胆做困兽斗

    都是捉襟见肘的。而且……他也已经预感到了,自己快要没时间了。

    还有一件事情,虽然好像不是什么大事,但是总是感觉心里没底。小鹿……

    最近怎么联系不上了?这个小骚货自从落到自己手里,性格也越来越浪荡,经常

    会出去玩,失踪一下也是正常。但是总觉得……最近联系不上的时间有点长,有

    点风险在里面似的……真不该玩包养的。又是租房子,又是留线。切不断,很

    不干净……但是那个小骚货的身体……真是……啧啧……又想了,又想操了。

    他一路胡思乱想。那边,长发飘飘的李瞳,已经笑吟吟的在对那个晚晴集团

    的总监下将军了:「我们一切都以陈处的意见为准。」

    然后,所有人都转过眼睛,看着自己。

    陈礼哼了一声,又抬眼看看这个短期内已经算是彻底落到自己手心里,却总

    觉得压根没能控制住的长发美女,忽然想到:

    这件事情,看上去和石川跃没关系?但是……真的没关系么?要真是他在里

    面……别的搁一边,非先奸了这个李瞳不可。操你妈的,老子最后咬一口,也一

    定要在这颗水灵灵的蜜桃上留下牙印。

    李瞳也在恭敬、诚恳的看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