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体香 第二部:晚晴集团】第17回

作品:《权力的体香

    读^精彩~小說~就^来'点b点 '~^小'說-!!/度//第/一///小/说/站!/

    看/第/一/时/间/更/新

    ..

    作者:hmhjhc

    26/7/7

    字数:6327

    第7:柳晨,端午节之理性

    端午节,下午,溪花苑别墅。

    虽然今天家里的氛围多少有点异样,虽然侄子石川跃看自己的眼神多少有些

    暧昧,虽然自己今天的穿着多少有些诱惑,虽然自己和川跃的对话多少有些动情,

    虽然川跃握着自己的手,那种搓揉的动作多少带着情欲。

    但是柳晨并没有意料到,石川跃,自己的侄子,自己爱如亲子,一手拉扯大

    的孩子,会来强吻自己。

    如同一道闪电击中了自己,她第一反应,居然是没有任何的反应,仿佛在瞬

    间时间停滞了,自己也昏死了过去一般。

    有多久……没有人亲吻自己的唇了?

    是的,五年前,自己和前夫离婚,一直到手续办完,自己整理行装,带着女

    儿离开首都前往河溪,在送自己去机场上车的时候,前夫石束安,给了自己一个

    最后的深情隽永的离别之吻。他吻的很轻,但是很认真,柳晨甚至能感觉到他的

    嘴唇的颤抖。像石束安这样的人,即使是大使馆被炸了,在那瞬间也是会保持冷

    静的人,居然在光天化日下,在司机和女儿的注视下,他颤抖了……时至今天,

    她仿佛都能感觉到唇部神经上还有那一吻的律动。

    五年了……原来都已经过去五年了么。一个女人,从三十五岁到四十岁,岁

    月的痕迹,就像洒入清澈的池塘的墨汁,会越来越浓重,并且一点点无可逆转的

    蔓延……这五年来,没有任何人吻过她的唇。即使她的美艳绝伦、风华典雅,是

    令河西政、学两界男人们仰视艳羡的。即使也真的有几个颇有背景的单身甚至非

    单身的高官,或者是迷恋于她的美色,或者是贪慕柳家的影响力,也妄图接近她,

    追求她,但是她都丝毫不给对方一丝幻想可能性的拒绝了,更不要谈吻上她的唇。

    何况,她能辨别,唇皮上传来的,不仅仅是亲昵的触碰;更多是情欲、缠绵、

    甚至是占有和侵犯,这不仅仅是「情之所至」,更是「欲望使然」。上一次,有

    人这么吻自己,也许要追溯到更久,甚至是石束安,这么吻自己,也许要在很久

    之前,在这一对夫妻的激情期尚未淡去的时候。石束安不是不喜欢性爱,柳晨也

    从来没有怀疑过自己的魅力,有自己这样的女人做妻子,即使是条件优渥如石束

    安,也会尽情纵容的享受,那种「占有」自己的肉体,能够给他带来的快乐。但

    是石束安的性格,要内敛很多,他不管做什么,都有所保留,有所顾忌……你可

    以说这是更加成熟和深沉的表现。但是又有几个女人,在内心的深处,能够拒绝

    这种狂热缠绵,爱如珍宝,又带着崇敬贪慕、想要仅仅通过口腔的蠕动就来征服

    你的吻呢?

    电闪雷鸣的瞬间,她甚至大脑都停滞了,理智不在,思考能力也停顿了。一

    对久旷的玉唇被揉成一团,又都已经被分开,似乎有什么强暴的冲击力,在带着

    湿润、柔软、温柔、暴戾的各种滋味,冲击向自己的贝齿和香舌。她仿佛要沉醉

    进去,仿佛眼前的人是石束安,又仿佛是另一个人,另一个虚拟的形象,仅仅是

    一个男人,一个可以征服自己,可以享用自己,可以肆意的玩弄自己,自己却不

    能反抗,只能尽所有的一切女人的资本去取悦的男人。仿佛要娇吟,仿佛要迷醉,

    仿佛要哭泣,仿佛要屈服。从十几岁开始,她就希望生命中出现这么一个男人,

    不需要她来坚强,不需要她来承担,甚至都不需要她做什么选择,剥夺她一切的

    观权力,只赋予她被享用和被奸玩的女体价值;也许所有的少女都有过这样迷

    梦,幻想过这样的男人……曾经一度,她认为也许石束安就是那个男人,虽然和

    自己想象的不太一样;但是至少,曾经有许多年,自己也认为石束安对自己是山

    一样的依靠存在。离婚后,她反而认清了:没有人能成为这样男人,也许是因为

    自己太要强,也许是因为命运的机缘不够,但是肯定的是,不会有这样的男人,

    可以如同蹂躏小动物一样的蹂躏自己。但是在这一瞬间,来自侄儿电闪雷鸣一般

    的攻击性的缠吻,在自己的唇皮,在自己的贝齿,甚至在自己的口腔中产生的激

    素,让自己沉迷,沉醉,却因为那种没有思想准备的不可思议,让自己刹那之间

    陷入了绝对的被动……

    「不……」其实只不过是瞬间,但是仿佛过了无数时光,大脑里终于传来理

    智和羞涩、惊恐和愤怒。

    这是自己的侄儿!这是自己一手拉扯大的「儿子」!他居然敢来这样吻自己!

    这是乱伦,这是胡闹,这是色胆包天,这是不知所谓,这是对自己清白矜持的赤

    裸裸的侵犯。虽然他吻得即温柔又强硬,虽然他吻得即深情又暴戾。但是这是不

    对的!

    理智在恢复,思考能力在恢复……不能沉醉于这片刻的舒适,不能给他吻到

    舌胎舔舐到口腔的汁液,不能有丝毫的应和呻吟,不能闭眼享受这片刻的小女

    人时光,仿佛那是失节,仿佛那是沦丧,仿佛那是背叛,仿佛那是人生再一次的

    丧失贞操;她必须立刻阻止这一切的继续,因为一只手掌还被川跃握在手心中,

    她努力从神智深处去求一些清醒的而力量,手上用力在抽挣脱,要集两只

    手的力量,去推开川跃。

    但是,可能是因为她实在被吻的浑身酸软,也可能是她此生也没有几次,和

    石束安之外的男人有过身体的接触,这个「抽离手掌」的动作,并没有把握好尺

    度。她的手向自己的怀抱里抽动的过程,没有能够先抽离川跃的两只手掌,而是

    连带着,将川跃的手掌一起抽来过来。

    而侄儿川跃,可能是误会了自己的动作所包含的意义,也可能根本就是顺势

    而为,也可能是他吻到情动时候的自然动作,他的手掌,在靠近自己温暖酥软的

    胸怀时,似乎是本能,也是非常熟练动情,如同自然而然一样的……捂上了自己

    的胸乳。

    「啊……」柳晨没有发出声音,但是在内心深处的更深处,她的灵魂发出了

    一声几乎是竭嘶底里的呻吟!才恢复了一些的理智和思考能力又在瞬间崩塌。

    自己的乳房,居然落入了一个男人的手里?虽然隔着薄衫,隔着文胸,但是

    ……依旧是被一个男人摸到了?这和亲吻截然不同,无论多么缠绵多么暧昧多么

    粗暴多么亲昵的吻,你都还可以勉强解读为「爱意」、「亲密」,但是摸胸…

    …自己这一对爱如珍宝、珍惜收藏的乳房,何曾给除了前夫之外的,任何一个觊

    觎的男人一次触碰的权力?那酥软,那缠绵,那形态,那弹力,那高贵的矜持,

    那芳香的气息,居然……在自己的年华将逝时,又给男人绽放了一次?仿佛在忽

    然之间,她才意识到,眼前的川跃,除了具有自己「侄儿」甚至「儿子」的属性

    之外,也有着「男人」的属性。他是男人,自己是女人。男人侵占女人的身体获

    得快乐,女人也在被男人侵占身体的时候获得快乐并且献上臣服?

    也许只有短短的。秒,她却仿佛要崩溃和沦陷。她爱惜自己的身体,

    虽然年纪已经不再是青春少女,可是她一向爱惜自己的身体,她每日沐浴、悉心

    呵护、专注保养,她的肌肤依旧雪嫩,她的乳形依旧挺翘,她的毛孔依旧清洁,

    她的神经依旧敏感……在午夜梦时,她也有过某种哀怨,那不同于离婚和爱情

    的问题,而是自己作为一个几乎是完美的女人,会怀疑因为婚姻的失败,是否还

    有男人,有幸来光顾自己的肉体,抚摸自己的乳房,挑逗自己的情绪,享受自己

    那无以伦比的性魅力……

    理智又在恢复,思考能力又在恢复……但是内心深处几乎有另一个自己,在

    呼唤着「摸我,继续摸我,不停摸我,控制我,占有我,侮辱我,奸污我,那其

    实很舒服,很舒服。」

    压抑住那个声音,压抑住那种欲望,让尊严升起来,让伦理重新占据高点,

    理智在恢复,思考呢能力在恢复。不,自己的乳房,自己的身体,自己的腰肢,

    自己的臀瓣,自己的羞处,那一切,都是要保留下来的,至少不可以给侄儿抚摸、

    观赏、触碰、亵玩的。不能,不可以,不应该,不正确,那是道德败坏,那是贞

    洁沦丧,那是厚颜无耻,快感只能被压抑,亲密只能被隔阂!

    她的手掌已经恢复了自由,她也终于一点一滴的找了大脑对于手臂的控制

    权。「推开他,推开他」,一个声音在大脑里高叫着,但是另一个声音却发生怯

    生生的挽留「再等等,再等等」,那是理性和情感的冲突和纠葛,自己的胸,能

    够给侄儿愉悦的享受么?自己的身体,可以迎接男人再次的滋润么?自己和侄儿

    没有血缘关系吧?自己的贞洁如果要沦丧,沦丧在侄儿这样的男孩子身上也是一

    种享受吧?那不仅仅是有男女的缠绵,那不仅仅是侄儿英俊健美,气质优雅,是

    一个配享用自己的男人,那里还有亲情和缠绵纠葛在一起的美妙吧。「推开他,

    推开他」,「再等一等,再等一等,等他再感受一下自己的奶子的柔软,自己的

    乳头的逗人的颗粒感和乳肉的弹性吧……多么骄傲的资源,却再也没有男人可以

    享受,给侄儿,给' 儿子' 稍微品尝一下吧,再等一下,再等一下……」

    「推开他,推开他!推开他!!推开他!!!!!」

    时间是站在理性这边的,也许只是那。秒变成了。秒,再变成

    秒,再变成4、5秒,但是4、5秒钟里,理性借助着时间的帮助,「推开他」

    的响声更加强烈了。咬牙!闷哼,发力,所有的矜持、尊严、伦理、道德都在助

    力,借助着一种本能的抗拒和贞洁,柳晨的两只手掌一把发力,在石川跃的胸膛

    之类猛的一推,自己的身体又向后一躲!推开了石川跃!甚至将侄儿推到了沙

    发里!

    而接下来,仿佛是理所当然的,她应该要当场就要痛骂出口,当场就要反手

    一记清脆响亮的耳光!但是理智继续在恢复,思考能力继续在恢复……那毕竟也

    是自己所深爱的侄儿,他无论做了什么,自己也不舍得伤害他,何况他毕竟是

    「吻」了自己;而且自己也不应该发出太大的响动,女儿还在隔壁的房间里午睡,

    如果惊醒了女儿,自己又如何解释,自己和侄儿之间发生了什么?!

    「小跃,你疯了!」她压低声音,胡乱措辞着责骂了一句。本能的缩紧了身

    体,那一瞬间,她又觉得自己柔弱极了。自己的表现一点也不像自己。自己居然

    像个小女人,在畏惧,也在渴望,在掩饰,也在羞涩。她的大脑,在那最后一丝

    迷醉快要消失的时候,甚至传递出荒诞的念头:自己今天穿了什么内衣,什么样

    的文胸,那扣子是前扣还是后扣,内裤是低腰的么,万一侄儿还要继续,甚至他

    要用暴力占有自己,那里面,给侄儿看见会是什么感觉?……

    理智彻底的恢复,思考能力彻底的恢复,她冷静了下来,自己的身体,无论

    如何渴望,都不可能给侄儿玩弄;自己和侄儿之间,不可能不应该发生什么,不

    仅仅是因为那太荒淫太乱伦,而是不可以,不应该……她并不相信侄儿对自己有

    什么严重的「恋母情结」,或者是爱上了自己什么的。多年的外交生涯和在名利

    场中的旁观,让她能够洞悉人心中最自我私密的一些角落。人们都是欲望的奴隶。

    侄儿可能对自己有着一些恋母的情结,也可能因为童年的一些行为,对自己有着

    异样的迷恋,当然……她也明白,即使已经快年近四十,但是单单论身材样貌,

    尤其是今天自己这幅居家的有点小随意的打扮,对男人有着无论如何形容都不为

    过的诱惑力,侄儿又吃准了自己是不可能对他到底怎么样的……但是,根据刚才

    前后婶侄两人的对话,她已经意识到川跃自己都未必意识到一个事实:

    侄儿之所以来亲吻自己,并不仅仅是亲密,或者是如他自己所说的「心疼」

    而发起的感情,也不仅仅是对自己的欲望,而是对他叔叔石束安让他「平安是福」

    的某种不屑和报复的心理,更是某种接近畸形变态的宣言:「我要继承叔叔的政

    治遗产,甚至要继承叔叔的女人。」也许人类的这种霸占情绪,早在蛮荒的部落

    时代就种下了文明的种子,新一代的酋长,要继承老酋长的妻子,哪怕她是他的

    继母,甚至亲生母亲,何况自己只是一个已经离婚的毫无血缘和法律障碍的「前

    婶婶」。

    这让她立刻觉得浑身起了一阵鸡皮疙瘩。她有过很多性幻想,偶尔的,她的

    性幻想中的男角也曾经是这个长大后越来越帅气的小侄儿,她不觉得那是丢人

    的,那只是她慰藉自己的性幻想而已。但是这不表示她能在现实世界中接受这一

    切,她更不能接受,自己对侄儿的意义,是某种具有象征意义的「叔叔的东西」

    「叔叔遗留的财产」。

    她是柳晨,她有自己独立的人格尊严,她不是谁的附庸,更不是谁的财产,

    即使男人要玩弄她的身体,也不可以把她当成某种权力的象征的战利品,至少不

    会再有一次!

    「婶婶,我……」被自己推开的侄儿脸红了,就好像一个做了一个什么错事

    的孩子,面对父母无法交代一样。整个身体僵硬在那里,似乎不知道该怎么做,

    该进还是该退。

    柳晨看着这个似乎长大了又似乎没有长大的孩子,又忽然之间,觉得触动了

    内心深处某种柔软的东西。大家族里对于性爱这个问题,在表面上总是有着各种

    限制和礼仪,其实到了川跃这一代人,一方面是生活的富足,一方面是西方性自

    由文化的入侵,另一方面也是精神空虚所自然导致的欢作乐,做长辈的有时候

    也只能睁一眼闭一眼。侄儿是风流胡闹,甚至有过强奸、胁迫、诱奸、逼奸这样

    的行为,但是也有很多女孩子,完全是动献身给石川跃这样的公子哥,或者做

    着「石家少奶奶」的清秋大梦,或者只是势利一些,换取一些她们所要的现实的

    东西。她无力阻止这种会的风气,也无法给侄儿传播禁欲的思想观念,特殊的

    环境,让她也只能默认侄儿对「风流快活」,甚至是对女性玩弄和霸占的行为,

    只要不惹出麻烦来。当然,这也不意味着她真的能接受侄儿动自己的脑筋。

    「小跃……你……不应该这样。」但是,毕竟刚刚被孩子强吻袭胸,她一时

    也不知道怎么化解这种尴尬的氛围。

    沉默……沉默……

    「婶婶,对,对不起。我不是……我只是……」石川跃真的更加像一个小孩,

    往日里挥洒自如的模样全没了,脸涨的紫红,支支吾吾的似乎不知道该说什么才

    好。似乎半天,才想起追着解释一句:「是婶婶你太漂亮了……」他似乎要躲闪,

    但是也可能是被自己的这句可笑的「解释」吸引了,他的目光虽然躲闪开了,但

    是明显的,在用余光偷偷的,看着柳晨,如同解释自己的行为一般,在柳晨的身

    上打量着,从她的脖子,到她的乳沟,从她的腰肢,到她的臀胯上那略略可以看

    到的内裤的痕迹。

    柳晨真是又好气又好笑,她又缩了缩身体。在理智和思考能力恢复后,她也

    明白,无论侄儿是如何看待自己的,都不可能会来伤害自己,更莫论强奸自己什

    么的。自己表示了拒绝,侄儿一定很难堪;但是另一个方面来说,在侄儿石川跃

    身上,她感受到了前夫所没有的某种更加赤裸裸的倜傥的风格。她觉得有点冒犯,

    觉得有点羞涩,但是依旧,几乎都快有五、六年没有和男人有着灵肉接触的她,

    总是难免享受这种赤裸裸的「漂亮」的夸赞。她感觉到自己的脸红了,她感觉到

    从丹田这里有一股酸酸的分泌物在直达自己的四肢,她吞咽了一口口水,努力

    找着话题来开解自己和孩子之间的尴尬:「你应该……正正经经找个女朋友。」

    石川跃似乎苦笑了一下,可能他的理智和思考能力也在恢复,又似乎是在表

    现一下自己的「倔强」:「婶婶,对不起,我只是心疼你。并不是……纯粹的

    ……想那些事。我有女伴的。」

    柳晨叹口气,无奈的摇摇头,她当然能听懂「女伴」和「女朋友」的别。

    她不知道该拿自己这个侄儿怎么办?从某种角度来说,石川跃是否比他的叔叔更

    加「真实」一些呢?她能看得出他的沮丧,她希望不要就此结束这次家庭聚会,

    她希望能够和侄儿有更加深层次一些的真诚交流,她希望自己可以宠溺一些这个

    侄儿,但是她又不知道该怎么做……难道把自己的身体给他?那绝对不是一个选

    择。

    沉默了一会,柳晨只能叹息一声,重新拾起今天代理学院院长和昔日石家夫

    人的口吻,轻声细语却是认真的说,仿佛刚才的香艳却尴尬的一幕从未发生过,

    开启着一个新的话题:

    「教育部和体育总局有意联组织一个' 双向校外培训基地' 的试点项目,

    这件事情首都的首长很关注,河西大学也在考虑是否参与一下。但是学校里没有

    预算……后湾,倒是一个很适的试点基地。」

    侄儿抬起过,看着自己……

    既然石家的态度,是观望,甚至是劝退,既?皇枫溷鸩环⒈硪饧彩?BR>在劝慰侄儿不要介入政坛,所以不愿意把石家太多的政治资源来给川跃「继承」,

    既然自己宠溺侄儿,既然自己能读懂侄儿内心对权力和成功,对女人和金钱的欲

    望和饥渴,既然……侄儿吻了自己,摸了自己,自己又无法应,那么……就让

    自己出面,来给侄儿的事业一些「支持」吧。

    她和川跃,都并没有意识到,在客厅通往楼上卧室的楼梯转角处,一双火热

    明亮的眼睛,在偷偷注视着客厅里的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