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体香 第二部:晚晴集团】第14回

作品:《权力的体香

    读^精彩~小說~就^来'点b点 '~^小'說-!!/度//第/一///小/说/站!/

    看/第/一/时/间/更/新

    ..

    第4:石川跃,端午节之妹车

    【加长】

    端午节,上午,河溪绕城高速。

    石川跃开车开得有点心猿意马。因为在副驾驶座上,堂妹石琼高高的翘起着

    两条赤裸的、晶莹剔透的长腿,就这么大咧咧的搭在手套箱上,他只要一侧目,

    就可以看到一片柔和白皙的光晕和挺拔修长的线条。

    今天是端午节,要放一天假。不过省体育局里,因为要安排国家队选拔集训

    的事,几个领导都要加个小班,还要开个碰头会。石川跃现在在省局,虽然级别

    还低,不过大小也算个人物了,但是今天,他却知道,今天省局里要开的这个碰

    头会……他不适参加。所以他借故离开了……

    不过石川跃是大忙人,按照他原本的行程安排,是打算去西南城郊的晴空影

    视基地探班的,晴空娱乐的第三集录制地就在那里。按照规划,

    录完第三集就要播出正式第一集,之后录一集、顺延向后播出一集。《超级大竞

    技》尚未和观众见面,就已经因为「有争议、有看点」,在电视圈、娱乐圈、体

    育圈被炒的半边天都红了,很多粉丝也都在端午赶往晴空影视基地围观拍摄、顺

    便一日游也算过节了。这当然也是晚晴集团的套路:特地泄露消息,甚至是大肆

    炒作一下的拍摄,又是端午假日,几个参加拍摄的嘉宾的粉丝群,

    自然会去光顾一下晴空影视基地,光门票、餐饮、周遍就已经赚不少投资了,

    粉丝们拍到的「花絮」和「提前曝光」也是对节目很好的炒作。

    而就河西省体育局的立场来说,省跳水队的江子晏、许纱纱参加完今天的

    「该死的拍摄」,明天就都要飞北海省逐阳市的集训基地开始国家队的选拔集训

    了,这事关河西省跳水队今年的头号大事。如果到最后,许纱纱、江子晏参加那

    么多「娱乐化」的会节目,却选不上国家队,那些本来就嫉妒河西省水上中心

    拿到天价赞助同的机构,光口水就要喷死徐泽远、陈礼和刘铁铭局长了。即使

    不考虑那些阳光无法照射到的角落里自己和许纱纱的「关系」,只是作为「河西

    省体育局公关办公室任」最后几天的责任,或者作为「江子晏的热心大师兄」,

    石川跃也考虑应该去探望一下、指点一下,替两个小明星降降压。

    原本计划等探完了班,他还约了言文韵一起用晚餐。过了端午,言文韵很快

    就要飞德国备战柏林公开赛了。他觉得有必要在言文韵离开前再见她一次,有些

    话,还是需要当面和这个河西的球女王说两句。

    但是昨天,婶娘柳晨却打电话来,说他在河溪左右也是一个人,呆在天霖公

    寓里不外也是「胡闹」,约他去「家里」吃个午饭,还让他去河西大学接堂妹石

    琼一起「家」,这就改变了他原本的计划。

    对于石川跃来说,婶娘柳晨,虽然已经和叔叔离婚多年,但是依旧是如同母

    亲一样的存在,人前,是端庄典雅、仪态万千的学院任,而在他的面前,却是

    悉心温柔、别有眷恋的亲人。当然了,不管怎么样,如果真的只是「一家子团团

    圆圆吃个饭」这种「小温馨」,和所有的同龄人一样,川跃并没有太多的兴趣。

    但是他也明白,柳晨也并不仅仅是他的婶娘,并不仅仅是河西大学的一个系任,

    甚至都不仅仅养育他成长待他如同母亲一样的至亲亲人,既然叫他「家吃饭」,

    一定还是有话要说。

    婶娘不是去过首都了么,见过了爷爷了么,应该还见了其他人。说不定…

    …还探视了叔叔。这样的「家一起吃个饭」,不会只是个简单的家庭聚餐。

    所以他并没有任何的犹豫,更不会推辞,探班的事情只能让下属赵涛去,自

    己就「奉命」去河西大学他的宝贝堂妹石琼要「一起家吃个饭」了。

    昨天晚上,川跃就打电话去「预约」石琼,要接那个如果一个不注意,就会

    又不知道跑到哪里去疯玩的堂妹琼琼,总要有个提前通知。而电话里的石琼,也

    不知道公脾气越来越重,还是故意调皮捣蛋,在电话里就是叽叽喳喳的娇嗔:

    「你那破X ,我坐着都丢人。你来开我的车吧,早点来,咱们一起去兜风…

    …知道了知道了,是家吃饭,其实什么家啊,就是单位里给老妈分的破公寓

    ……反正也只是午饭么,我都不想过夜……没关系,我们先去兜风么……头反

    正也是停' 家里' ,你自己打车去……或者,晚上你带我出去开夜车吃夜宵。

    就这样了,反正不坐你那破车。早点来啊,九点之前到啊,然后带我去吃Noo 的

    冰激凌,过时不候啊。」

    拿这个精灵古怪,却是柳家、石家两家人都疼爱有加的妹妹,川跃是一向没

    什么办法的。想想都苦笑,X 就很破么?其实他的私人账户和关联账户里,有

    着会让省局里的同事们咋舌的现金,但是他现在的身份,毕竟是在省局里上班的

    公务员,论级别不过是个科级干部,国后买辆宝马X 开开,也谈不上高调低

    调,甚至都已经足够让一些基层公务员羡慕了。在川跃看来,反而是妹妹太胡闹,

    一个大一女生,又住在学校宿舍里,居然缠着她二舅给她买了辆「生日礼物」的

    Z 4,还是豪华的……一辆这么扎眼通体绯红的敞篷跑车,停在河西大学女生

    宿舍的楼下,像什么样子,能不遭人闲话么?

    不过真的坐上Z 4的驾驶座,妹妹把副驾驶的座位「退」到最靠后,整个身

    体在座位里一软,几乎要半躺下,两条长腿就这么「搭」在副驾驶座前;他将车

    驶出河西大学,一脚油门踩上河溪绕城高速;迎面的风呼啸而来,发动机张扬轰

    鸣,两侧的河溪市貌幻化成条条奔流的线条……一切都仿佛到过去,他在首都

    的岁月,他也忍不住有些怀念。

    那时候,他也喜欢飙车,那时候他可以任意妄为,那时候他只需要醉生梦死

    ……他也喜欢在首都的高速上感受迎面来的狂风,和任性的鄙夷世间的凡人;他

    的副驾驶座上,也常常都会坐着各式各样的女孩子。男人飙车时,旁边就一定要

    坐一个妹子,当时速高到一定的程度,景物开始扭曲,发动机的声音开始狂躁,

    美艳动人、充满了性感诱惑的女孩子的尖叫,就能使得男人的荷尔蒙以倍速开始

    分泌。

    是的,美艳动人、充满了性感诱惑的各式各样的女孩子,……有点像今天的

    琼琼。但是又似乎在忆中,竟然没有一个人能和今天的琼琼相比拟。

    妹妹石琼真的长大了。

    「你怎么穿成这样?!」他刚才在宿舍楼下见面时,多少就想以哥哥的身份

    稍微训上妹妹两句,也是掩饰一下自己内心的悸动。

    但是堂妹好像根本没听懂他语气里的不满,而是滴溜溜打了个圈,就好像一

    个娇俏的小美人,得到了男友的恭维赞扬一样的欢快:「漂亮么?」

    漂亮么?……是美的让人恍惚。

    石琼就这习惯,川跃没见她几次,就是喜欢不停的变换发型。今天的石琼,

    留了个很精巧的「花苞头」,将满头微微染上一丝樱桃色的秀发,盘扎成一个可

    爱的花苞,还用一根细细的金线扎着花苞的束发,那金线在阳光下斑斑闪耀,配

    着樱桃的发色映衬,有一些梦幻童话的感觉。因为扎着花苞头,那细长的脖子

    和性感的耳垂就更加裸露秀色、抓人眼球;那条颈子精致迷人、雪白细腻,两根

    胸锁乳突肌支撑起的挺拔的线条,更是将那种「修长感」分外加强,会让人联想

    到天鹅的颈子;而两只小巧的耳朵,和温润的耳垂,在阳光下仿佛迷幻了边缘,

    竟好像是透明的一样,能够透射出日光的光晕;耳垂上两颗红宝石耳钉,璀璨夺

    目,配着少女肌肤的白皙光泽,闪耀着娇媚的光芒。精致玲珑的五官,弯弯淡

    淡的眉,一对迷离的桃花眼,稍稍凸起的小鼻子,粉嫩的雪腮,脸蛋上隐隐有两

    条娇俏迷人的笑纹;还有就是那妹妹最得意的,微微嘟起,将性感、调皮、妩媚

    和清纯融在一起的嘴唇,还稍稍上了一些晶亮唇彩……曾经听婶娘抱怨过,妹

    妹自作张,还去拍摄过唇部特写,给时尚杂志用作宣传稿。

    而堂妹今天身上的穿着……已经说不清究竟是最适她,还是最不适她。

    上身是一件Redox 的新款月白色小镂空一字肩露脐短款T 恤,一字肩上,还用了

    一些不对称的设计,只有左肩用一根细细的蕾丝吊带挂着,整个少女浑圆细腻的

    肩膀、柔美挺拔的锁骨都裸露出来,肌理的颜色却不是一色白皙,而是有一种夏

    日里特地晒就的微微的奶油色,这种色泽,在两颗肩膀的圆弧上,如梦似幻的在

    那里咏唱着青春;一字肩围胸这里稍稍有些蓬起的褶皱流苏设计,配着小镂空,

    似乎能朦胧看到内里的少女文胸,又似乎什么细节都无法看到,只能观赏那被顶

    起的衣裳弧度,所代表的女孩子第二性征两座玉乳妙峰的挺拔、娇美、圆润和健

    康;下段是露脐设计,那细腻柔魅的腰肢,配着奶油色的肌肤,露出一段风情,

    微微有些日晒色的小腹并不是一味的光滑细腻,而是略略能看到一些些性感的腹

    部肌肉群,那颗迷人可爱的小肚脐,却是圆圆的闭在中央线条之上,明明是性

    感到十分的诱惑,却又有一些小女孩的羞涩可爱风。下身却是一条紧绷绷短窄的

    灰白色牛仔热裤,将石琼圆溜溜的小屁股「照顾」得异常挺拔高翘,右侧配妆袋

    这里还纹着一个火红色的字幕「R 」,在门襟这里,肚脐之下,有一颗硕大的白

    色牛仔纽扣,那纽扣如此夺人注意力,却透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性暗示和性诱惑。

    而今天最让男人无法移开视线的,是热裤的长度,只到大腿根,妹妹石琼的

    两条长长的玉腿,没有任何遮掩,就这么赤裸在那里……琼琼的身材,除了身高

    还不够之外,简直可以媲美一线的模特啊,原来解开束缚,给人观赏,小丫头的

    腿,是这么长么?细洁、修长、粉嫩都不足以形容,最关键的,是小腿、膝盖、

    大腿、足踝有着紧实的视觉感和健美的匀称感。小时候游泳真没白练啊。而且小

    丫头不知道是有心还是无意,特别会摆POSE,两腿交相一叉,更显得姿态万千。

    足下是一双松糕露背凉鞋,将本来这幅装扮下,已经腿的「视觉长度」有点惊艳

    的感觉,更是抬高了几分;而十颗如同白玉、如同宝石,甚至如同荔枝肉、糯米

    团一般的足趾,也从松糕凉鞋的洞眼中裸露出来,晶莹剔透,明显还涂了粉色的

    指甲油,让人都有咬一口的冲动。

    颈子露着、肩膀裸着、肚脐露着、两条手臂和两条长腿也都裸露着……这是

    大一女生应该有的穿戴么?怎么看着,都是有点性感妩媚的过分了……但是细细

    品去,却又有一些小女生,甚至是小幼女才有的调皮可爱、不拘小节、天真烂漫

    的味道。

    石川跃承认自己的内心翻江倒海,是努力正视前方的路况,去集中自己的精

    神。

    他知道妹妹是个小美女,他也迷恋着妹妹的天姿,但是现在每次看见琼琼,

    他都越来越觉得,妹妹的身上,散发出来的魅力,已经快要超越了他能控制自己

    情绪的极限。

    石琼的身上,天然有一种富家千金的奢靡……那件露肩露脐T 恤、那条热裤、

    那双凉鞋、甚至那两颗耀目的耳钉,石川跃都能看出来价值不菲。但是搭配得当,

    时尚洋气,丝毫没有媚俗的感觉,却隐隐有种上流会小公似的高贵。妹妹已

    经越来越会打点自己装扮自己,也会刻意玩一些妩媚动人的诱惑……除了强调自

    己的长腿、脖子、肩膀和肚脐眼,那胸前的镂空设计,怎么能让男人忍耐住不去

    想,透过那些镂空,去探少女的文胸的颜色、花纹、质地,去想象这个如同天

    仙一样的小美女的小奶子,究竟是被包裹在什么样的香糯贴身内衣里;而那颗热

    裤门襟处的扣子如此明显夺目,又怎么能让男人不去联想:如果可以解开,能够

    看到什么样的春色,什么样的旖旎,什么样的私密,什么样的眷羞。然而所有的

    这一切,整在一起时,却又有三分掩饰不住的,竟然是属于小女孩才有的清纯、

    可爱、俏皮,如同卡通世界中才有的玲珑细腻和精致炫目。川跃并不是那种没有

    碰过漂亮女人的宅男,甚至在他的世界里……漂亮女孩子,无论是什么风格的,

    自己都已经司空见惯,但是居然都无法抵挡妹妹的这种炫目的诱惑力。

    他简直有点想做点什么的冲动。

    而等车开动了,这个小丫头,却越发作死了,干脆将副驾驶座向后推到极限,

    靠背也降下来,松糕鞋一踢一脱,就这么把两条长长的赤裸的少女美腿,抬起来,

    架在前档箱上,几乎上要了挡风玻璃。

    这实在不「雅观」,但是……无论是两旁路过的汽车里的男人,还是交通警

    察,还是川跃自己,看着这种姿势,看着这两条腿,恐怕都会忍不住要鼻血直喷

    吧。

    「强奸犯,你好好开车!看我脚干嘛?!」妹妹迷离着两眼,沐浴着敞篷车

    内洒进来的夏日暖洋,似乎是在嘲笑川跃,又似乎是挺认真的指责川跃的眼神,

    而且依旧是改不了在两个人单独相处时叫他「强奸犯」。

    「你脚翘那么高,头给警察拦下来!」川跃只能清清嗓子继续拿出哥哥的

    范来训她。

    「警察还管得了这个……」石琼一边娇笑着,一边干脆把褪了松糕鞋的,光

    溜溜的脚丫,如同舞蹈一般的伸过来,在川跃的手臂上用脚趾点了一下,又点了

    一下。简直像一个久经风月场的火辣情人,在用肢体直接的挑逗自己的男人的情

    欲一样;但是有时候,似乎又产生另一种感觉,是亲密无间的兄妹,在毫不避讳

    的用身体的接触来顽皮嬉笑。

    「你别闹了……你这幅模样,要是给婶婶看到……真不知道是不是没人管你?

    你还是学生,这么风骚谁教你的?!……男朋友?!」川跃从小和妹妹口没遮拦

    惯了。但是也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居然一阵阵波澜起伏,连他,都有点幼稚、有

    点酸酸的在试探。

    他绝对不会相信,以妹妹这样的姿色,会没有一众条件卓越的男生来疯狂追

    求。他甚至都在怀疑,自己三年多在海外读书,正好是妹妹的高中三年……以石

    琼现在这幅老练火辣的模样,不定在外面玩成什么样了吧。虽然石家、柳家都是

    大家,柳家更是自谓书香门第,家教严格,但是无论是首都还是河溪,如今的年

    代,高中的少男少女们是什么样风气,可想而知。就算明知会被拒绝,或者会被

    家长堵截,有什么可以比得过如同天人一样妹妹的姿色、样貌、身段、气场对小

    男生甚至成年男人的吸引力。何况,除了那些不知道天高地厚就会玩的纨绔小男

    生之外,还会有一些人,甚至是年龄不菲的男人,也许会为了金钱,为了权力,

    甚至为了「拿下某家的公」的那几分虚荣,就去接近妹妹。这种事……只要妹

    妹自己愿意,自己想玩、想尝试、想疯一疯、想叛逆一下,那么家里长辈是无论

    如何,挡都挡不住的。

    换一个角度去想,以前在首都……自己不就玩过这种游戏么?甚至只是为了

    和朋友们打赌玩,就去首都知名的私立中学法恩中学里「追」过她们的高中部校

    花……一个连名字都忘记了的大胸少女。就是追了,而且很快就奸到了,甚至第

    一次就半逼迫着要那个其实对性行为还懵懵懂懂的女孩,给他玩了口交,而且还

    是个小处女,而且玩完了拍照留念,甚至摄影留念,几次后就觉得太闷,没兴趣

    了就甩了……那又怎么样?那个小女孩无论是不是什么「校花」,毕竟只是个中

    产阶级家庭的女儿,他石少爷看得上,又给足了钱,又是自愿的,难道还能指望

    他付出更多?女孩家里人只能默认,眼开眼闭自欺欺人当女儿谈了一次无果而终

    的「恋爱」罢了。甚至在他的忆中,那个女孩的父亲还腆着脸妄图和他交际交

    际,要「小石帮着疏通疏通」他在什么局里的关系呢……而那个女孩,似乎也没

    觉得就这么失去处女的贞操是一件很严重的事情。也许,以川跃的家底、开销、

    样貌,那辆车,那块表……她还觉得这是值得炫耀和珍惜的「青春忆」呢。

    在自己模模糊糊的忆中,即使是那个法恩中学的校花,比起今天的妹妹来

    ……都是远远不如的。琼琼一定也在外面玩得很疯吧?应该谈过男朋友了吧?应

    该谈过好几个男朋友了吧?什么拉拉手、亲亲嘴、摸摸小奶、摸摸小屁股,这种

    事情在今天的高中生里应该很常见吧?甚至……妹妹说不定和男人睡过了吧?

    他忽然觉得有点荒谬,自己想起这些毫无根据的胡乱猜测,尤其是想到「妹

    妹可能和男人睡过」之中念头,居然会产生浓浓的愤怒。他自问不是个封建卫道

    士,在男女问题上他也没有什么立场装纯洁装保守,但是,他仿佛能够看见,好

    像真的有一个油头粉面的小男生,在某个地方对着自己窃笑,偷偷在抚摸妹妹那

    性感十分的牛仔热裤下包裹的小臀一样……他就立刻恨不得把那个幻想出来的男

    生的眼珠抠出来。

    「男朋友?我是蕾丝边啊……男什么朋友」妹妹似乎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失态,

    但是依旧,晃了晃脚丫子,语出惊人。

    石川跃被妹妹「大胆的答」,吓得几乎方向盘都要抖了一下,惊异的转过

    头,看着妹妹。

    石琼却已经咯咯咯笑得捂着肚子了,她的一双雪臂搁在裸露的腹肌上,更添

    几分妩媚妖娆:「你还真信啊?!……哈哈……小心开车!看把你吓的……干嘛

    ……你还要干涉我的性取向啊?」

    她又如同个缠人的小妖精一样,探过头来,把盘着花苞、缠着金线的一颗软

    软香香的头颅,搁在川跃的肩膀上,这举动又忽然变得非常的温柔,非常的暧昧,

    她娇笑着,已经分不清究竟是真心是假话,却是依旧嘴巴里毫无遮拦:「你在外

    面……玩的那么开。不知道,女孩子的蕾丝边,是很多男人的性幻想么?而且挺

    高贵的,挺干净的感觉啊……你想,一个女孩子,讨厌所有的男孩子,多么的纯

    洁、干净、性感的感觉;但是她也有自己的性冲动,只和其他女孩子要好,在床

    上……嘻嘻……一样有自己的需要;但是总有一天,投入那个幻想男的怀抱,把

    所有的一切都奉献给他,还有……嘻嘻……在女孩子身上磨出来的技巧……还有

    ……说不定,还可以说服她的女性爱人和男人……哈哈……Threesome 呢……这

    不是性感到爆了!?」

    川跃已经听出来妹妹越来越胡说八道,明白了她是在「调戏」自己。其实,

    应付这种小女孩装出来的「成熟」,对他来说是小菜一碟,但是在妹妹面前,他

    总不知道为什么,很享受妹妹对他的亲昵的调戏,甚至和妹妹的身体,发生的间

    歇性的接触,都是一种夏日里美味。他能闻到妹妹身上的体香,仿佛是那两条如

    同团粉搓就的长腿互相摩擦时候产生的化学作用一样。他有点把持不定,他甚至

    一边踩着油门,一边把着方向盘,一边听着妹妹满口的「奉献、床上、性感、需

    要、技巧」之类的胡说八道,一边感觉到自己的下体居然耸立起来。

    他承认,也许是堂兄妹之间的关系增添了禁忌和遐想,但是妹妹确实不仅美

    貌,而且性感娇俏,连说话举动都带着一种无以伦比的,高雅和妩媚的结,简

    直如同一只传说中的小精灵一样的吸引着凡人的注意力。他舔了舔嘴唇,甚至是

    努力压抑着自己满脑子的幻想:立刻把车开下交流道,开到一个什么隐蔽的树林

    里;立刻把这个敢调戏他的,浑身上下都散发着迷人光泽的,最亲密的,曾经和

    自己从小厮混在一起的小女孩子压倒在车上,不管那一刻,她是反抗还是顺从,

    不管她是惊叫还是呻吟……

    他才不在乎什么乱伦不乱伦。他只是从感性到理性上的一种狂躁,即使在美

    国念书的时候,他也偷偷的想过无数次的命题:堂妹,是这个世界上自己最亲密

    的女孩子,难道她不应该也是给最亲密的自己玩身体?他也明白,琼琼一天天长

    大,不再是那个自己的小跟屁虫,也许,琼琼和其他女孩子一样,无论现在有没

    有男朋友,至少,将来总有一天,她会和男人做爱,失身、流血、羞耻,甚至有

    点屈辱、痛苦、淫荡,甚至也许有一天,一个意外,她只是走在马路上被一个粗

    暴的农民工强奸了,这也不是没可能啊?……难道这一切,献给自己,献给最疼

    爱她的哥哥,去换取自己的无上快乐,不是最完美的选择?!所谓家庭乱伦,不

    就是基因重度高,那不是更加灿烂和美好么?他只是想奸污妹妹,得到妹妹,

    淫弄妹妹,又不是想生个孩子。当然,他也认为,那只是某种无聊的性遐想罢了,

    当欲望升腾时,他也完全可以找各种途径去宣泄一下,让自己暂时忘记这淫乱

    和荒诞的念头。

    但是,现在到河西,一次次见到堂妹,尤其是今天,堂妹似乎是刻意的,

    在他的面前展现着自己青春少女最动人的一面,他又发现了一个新的事实:堂妹,

    不仅仅是世界上和自己最亲密的女孩子,而且简直……是他在河溪见到的,最诱

    人的一个女孩子。准确的来说,是「最诱人征服」的女孩子。琼琼的身上,实在

    有太多的因素,是让他会产生无尽的「想要征服」的诱因。琼琼的身上,怎么就

    同时能够有「最高贵」和「最妖媚」两种特质呢?高贵得如同一个公,高高在

    上;妖媚得又好像是熟于风月的狐鬼,懂得撩拨男人的欲望。在阳光下明艳无方,

    但是当路边景物的阴影在一路后退中挡住太阳,又能在阴影下看到她眼神中的深

    邃。当然,她是自己的妹妹,是从小就和自己厮混在一起的,甚至自己曾经给很

    小的时候的她光着身子洗过澡,擦过身,抱着睡觉的小妹妹。她是在自己还在性

    启蒙时,就偷看偷摸过身体的那个让他探过女性身体构造的小女孩。这些,都

    增添了浓浓的动力,在促使他去征服……

    另外,在他的内心深处的深处,也偷偷的想过这种「征服妹妹」最强烈的诱

    因之所在。也许,当叔叔出事后,他既产生了浓浓的亲情依赖感:婶婶、妹妹,

    他都要好好的替叔叔照顾,好好的保护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女人。但是另一方

    面,他也产生另一种狂野的欲望:失去叔叔保护的女人,也只能做他的女人!这

    不仅仅是女人的问题,似乎是他内心的权力欲望的问题。女人,就是权力的象征。

    「Everything in the world is about sex except sex. Sex is about power.」

    但是,所有的这一切,也只是他内心的狂野,他还不至于真的忍耐不住内心

    的狂想,就这么在妹妹身上做些什么。不管什么女人也好,权力也好,其他什么

    也好,妹妹首先对他来说,是他应该要呵护的人。想起来妹妹的照片外泄的事情,

    觉得自己作为哥哥,怎么也有义务稍微「管教」妹妹几句:

    「你呀……难怪婶婶说你现在不乖。你说你这样子,这些话是你该说的么?

    这里不是英国,哪里有那么开放……蕾丝边不蕾丝边的。还Threesome ,就算你

    真是蕾丝边,也要悠着点才好。婶婶现在可是大学教授,带着你容易么?你太胡

    闹了,容易落人话柄。还Z 4……到底是叔叔给你买的,还是你舅舅给你买的?

    我头啊,非告诉婶婶,给你没收了不可……还有,你交朋友要小心点……如果

    有男孩子觉得不错,或者你真的有男朋友……也应该告诉家里人,至少应该告诉

    我,我呀,要帮你调查调查背景,把把关,你小心被人骗……等你爸爸出来,看

    你怎么交代。」

    「切」石琼翻了一个白眼:「老爸……还提他做什么。他早就跟我老妈离婚

    了,现在都被关起来了,谁知道是贪污受贿还是强奸抢劫的,自己都不是什么好

    人,还好意思来管我?还出来怎么交代?他还出得来么他?……哥,我和你说啊,

    你也少搀和他的事!别头一块儿把你们关进去就对了。」

    「他是你爸爸……」川跃真是拿这个妹妹一点法子都没有。不过考虑到叔叔

    和婶婶的离婚后,妹妹一直跟着婶婶在一起,这种情绪也是可以理解的。

    「切,那又怎么样……你以为每个妹子都恋父啊?我是恋兄派的……嘻嘻」

    似乎石琼就是不太想就这个话题继续下去,换了一个口吻,都甜甜的叫上「哥」

    了:「对了,哥……,说起爸爸不爸爸的,我是有个事,一直想和你说呢……我

    室友……你也见过的啊,那个叫陈樱的……听说是你领导的女儿啊。」

    「是啊,怎么了?」

    「你别跟我打马虎眼啊……昨天樱樱还跟我说……」

    「什么?」

    「说你因为我老爸的事,在整他爸爸……」

    「胡说八道。」

    「哥……我跟你说的可是正经的。你可悠着点啊,她是我的室友……她跟我

    可要好了。」

    「她爸爸是我领导,又不是我是他爸爸的领导……谁整谁啊?」

    「哥……嘻嘻,你是不是看上她了,要玩什么,逼死你老爸,你就嫁给我的

    古希腊伦理戏码啊?」石琼又换了嬉皮笑脸,用小脸蛋在川跃的肩膀上蹭啊蹭啊,

    一种光滑的质感传递到川跃的神经末梢。

    「你神经病吧你?你当在拍苦情剧啊?」

    「嘻嘻,你要是那么想的,不用那么麻烦。直接告诉我就行了,我撮撮,

    樱樱肯定愿意。她跟你要好,你放她老爸一码。她为父献身,你为爱放弃权力斗

    争……多浪漫、多震撼啊……哈哈哈哈哈。樱樱可漂亮了,那腿……啧啧……那

    胸……啧啧……追她的男生不要太多啊。包你满意。」石琼仿佛恶作剧一样继续

    扯着,也不知道是在调侃哥哥还是在调侃自己的室友。

    但是石川跃,似乎因为这个话题,略略从对妹妹的无尽幻想中冷静下来了,

    连车速都稍稍放慢了,若有心若无意的看了石琼一眼,似笑非笑的说:「是陈樱

    和你说……我在整她爸爸?昨天说的?她具体怎么说的?她听到什么了?」

    石琼本来还要满嘴跑火车胡扯两句继续调侃自己堂兄的,但是她似乎也注意

    到了,川跃的眼神的古怪和认真。「哼……」她别转了头,不再理会川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