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体香 第二部:晚晴集团】第12回

作品:《权力的体香

    看…精~彩小說~盡在'点b点 '~小'說

    /度//第/一///小/说/站

    ..

    第2:张琛,识与不识

    张琛也是要上班的。

    他的职务是「晴空品牌营销有限公司保安一部第六小组」的组长。

    这个长得有点滑稽的头衔,如果细究起来,其实非常有意思有门道。

    「晴空品牌营销」其实是晚晴集团下属的九大产业中的模特服务公司。一般

    外行根本闹不清这家「公司」有何存在的必要。说到底,晚晴集团的模特业务,

    基本上就是为了「晴空」、「晚霞」、「绾」、「琴」这四个品牌做服务的支持

    部门而已,就连办公地点都设在天宇观江中心晚晴集团所包下来的四层中的三十

    七层。因为模特云集,公司里其他部门的痴男怨女们,都调侃戏称这里是「后宫」。

    但是这其实就是典型的资本游戏,成立这家「营销公司」,财务上是一个独立的

    有限责任公司,不配销售、不用竞争、不需要客户服务、却可以用高昂的价格,

    为各自独立的「其他」四家公司业务服务。虽然这在本质上只是左手转右手

    的财务游戏;但是光看审计账目,每年八千多万的纯利,轻轻松松就可以分拆上

    市,其财报中的利润比、每股收益是同行所望尘莫及的。随便找个冤大头一注资,

    就能轻松的获得几十倍市盈率的溢价。

    「品牌营销」这个命名也很有趣。晚晴集团有为自己服务的4A 广告公司,

    各个品牌也有自己根深蒂固的市场部门,集团总部还有品牌战略组;这家所谓的

    「品牌营销公司」其实根本不什么营销服务,就只一项模特业务。但是

    当初注册时,却偏偏不肯挂模特公司、礼仪公司、人力服务公司等名义,甚至都

    不肯用很流行的文化公司、娱乐传播公司这样的头衔,而要挂一个稍微挨点边,

    却立刻显得很专业、很严肃的「品牌营销」的名义。这也算是夏婉晴所特别擅长

    的,她独特的包装理念和手法。

    不过如果真的只是品牌营销,或者哪怕是模特业务,一般情况下最多也就配

    几个保安,楼宇保安方面自然有物业方,哪里还需要分什么「保安一部」、

    「保安二部」。但是晚晴公司在这方面一向舍得投入,「保安」方面的要求和压

    力,远远高于一般企业的想象。所以才成立了三个保安部,自聘了近两多名保

    安人员,分管「内务」、「外勤」、「定点服务」,其实又跟这个「营销公司」

    毫无关系,连财务、人事都分开走,是为整个集团服务的。但是这样规模的保安

    编制是要惊动市政府的,所以公司内部把编制编在「营销公司」下面,多少有点

    「藏起来」的意思。

    这三个保安部门实际的大老总姓周,张琛也不常见;他的直系上司是保安一

    部的「头儿」林经理。这哥们是个五十多岁的老糊涂虫,因为认识某位集团副总,

    才到这里谋个差事混口饭吃,除了按时排班,做些无聊的表格,就是坐在电脑面

    前玩他的扑克牌,炒他永远在亏损的股票,老实巴交的,连调戏办公室里的文职

    女职员都不敢,更不会来管张琛他们的事。

    按理说,张琛所在的六组,属于「内务保安」部门,工作并不繁重。一周五

    天,双休日轮流值个班,就是在集团总部的天宇观江中心站站班、查查岗,吹着

    大楼里冷气,偷看偷看办公室里千娇媚的小姑娘们,也算是轻松的。

    不过张琛真正的「头儿」,却是集团总裁办公室的特别助理程绣兰程姐,张

    琛和他手下八个组员的这个「六组」,真正的工作,是替集团总裁办公室办些

    「特殊的工作」。当然张琛是比较会做人的,依然对周总毕恭毕敬,对其实是个

    摆设的「林头儿」也是递烟送茶的。周总也好、林头儿也好,都是办公室里的精,

    加之张琛又从不拿大搞事,就更有意减少了六组的排班,让他们更「自由」一些,

    「好好为总裁办服务」。张琛就这么两面跑,有时候就可以借机偷偷懒,和部门

    里说,是在忙总裁办公室的事,和总裁办公室说,又说在忙部门里的事,一来二

    去,就是训斥训斥,叫大强、小强、二秃、罗三他们几个上班勤快点,自己则迟

    到早退,甚至隔天晚上去玩了小姐、撩个妹子,累了的时候,旷个工都是常有的。

    即使偶尔扣点工资奖金他也无所谓,他自有他的收入来源。

    他们几个真正的收入,是程姐这里的给的「津贴」,这其实已经跑在灰色地

    带了,但是即使是程姐,也是眼开眼闭,知道他还在外面「跑活」,他这种有前

    科的人,在外面跑点活,明理知事如程姐这样的人,是不会过问的具体是什么活

    的,别影响工作就行了……

    当然,他也还是要上班的。

    在外人看来,张琛人黑黑瘦瘦、肌肉发达、棱角分明、筋骨强壮、纹着身,

    又理个寸头,怎么看着都是个跑江湖混下三路的人。但是他偏偏为人处世,又是

    一副嬉皮笑脸之外,痞气中带着和气;其实在公司里,上到各部门的总监,中到

    多如牛毛一般的经理,下到前台漂亮的小妹子,偶尔一起到过道里抽抽烟、聊聊

    天、替人家拿拿快递、搬搬重物,和小姑娘开开玩笑,倒是挺招人喜欢亲近的。

    甚至曾经,和「晚霞」市场部的一个有夫之妇还有过「来往」,这也是挺正常的,

    光看外表,张琛化化妆去电影里,演个什么带点坏水的肌肉男,是一点问题都没

    有,挺招这些饥渴的办公室轻熟女喜欢的。

    今天一上午,集团里一个负责宣传的什么部门,整了整整一大巴车的印刷品,

    要杠到三十六楼去。天宇观江这种写字楼,管理一向严格,货物只能走货梯,这

    些细皮嫩肉的「市场部专员」们,有的只是刚毕业的娇生惯养的小女生,这种体

    力活,当然是皱着眉头两手一摊。张琛自有这份眼色,就带着大强、小强、二秃、

    罗三在那里帮忙,把一堆堆重的要死的宣传册、X 展架分成许多批次,一批批从

    地下停车场,整到三十六楼的储藏室去。那总监负责人早不知踪影,好在有个具

    体负责的小姑娘,除了脸上有几颗雀斑,还是挺甜美的,连声「这样多不好意思

    呀」,给几个人买点矿泉水、递点擦汗的毛巾、甜笑着飞飞媚眼什么的,也算聊

    解暑意。

    一边忙活,却看见地下车库那边的VIP 通道里,开过来一辆几个人并不太认

    识型号的豪车,但是因为这车在河溪都比较少见,集团里不少人都认识,小强就

    在一边立刻连连咂嘴:

    「那不是夏总的车么?」

    张琛和大强都抬头看看,却听小强又在那里流着口水一般的意淫:「快下来

    了,快下来了……夏总真是……啧啧啧……那腿,要是能给摸一下就好了。」

    张琛真是哭笑不得,头给了他一脑门:「你他妈的连夏总的豆腐都敢吃?」

    小强嬉笑着说:「我就随便这么说说,说说又不会怀孕……话说琛哥,上次

    那小运动员……?」

    张琛听他提起不该提起的事,了头,已经变了脸,皱了眉、眼神一冷,一

    副「闭嘴」的表情,小强也立刻识趣闭了嘴。

    张琛当然知道他说的是许纱纱。小强这货,人其实挺精明的,就是太好色,

    整得自己跟个尾行痴汉似的。关于许纱纱,当初「老」让张琛去「办事」的时

    候,并没有太多的附加说明。按照一般意义上去理解,他是「可以碰」的。何况

    都潜入控江、胁迫裸照,事都做到那份上了,小姑娘衣服都脱了,还是个水灵灵

    的处女……不做似乎说不过去。他并不是不懂所谓法律那一套的东西,知道事情

    已经做下了,多一条强奸又算得了什么……既然是「老」让自己做的,即使闹

    出来,手上搞一些证据,只要能证明许纱纱是个「浪货」,时间动机一搅成一

    团,有「老」撑着,这种事情未必就能奈何得了自己。但是他思虑再三,总觉

    得这个小妞太烫手。「老」虽然嘴上不说,但是这毕竟是名动河溪的跳水小明

    星,又这么水灵,又是个雏,这么好的货色,自己只顾了一时鸡巴痛快,真的乘

    「工作」时给办了?不留给「老」?「老」不是提醒过自己「工作归工作,

    娱乐归娱乐」么?女人……关了灯有啥别,万一「老」是装大方,心里有了

    结,那是自己断自己的财路,甚至断自己的庇护,才是不划算呢。所以他无论如

    何都忍了,干完了「老」吩咐的差事,手上得了照片,就并没有奸污许纱纱。

    他甚至装出自己一副挺无能挺怕事的样子,让「老」去「最后一击,收拾残局」。

    「老」么,总要找个机会,骂骂自己无能,显示一下自己的多才多艺,何况是

    这种好事,做下面的,要懂得适时的装傻……等「老」喝过头啖汤,应该也会

    分自己块肉吃吃的吧。不过想想,那小明星,那身段,那小奶子,那小屁股,那

    小豆豆,那小洞洞,自己没能好好尝尝,也是可惜啊……

    正一边咧着嘴天马行空得胡思乱想,却见远处,那车在专用停车位上停妥了。

    已经有等候在那里的总裁办公室的职员替拉开车门,遥遥看见,从前座下来的,

    正是集团总裁办公室的特别助理程姐程绣兰。而从后排,一双玲珑剔透的丝袜美

    腿,优雅娇艳的探出,掷地有声,甚至整个停车场都随之靓丽了起来,果然是晚

    晴集团的总裁,名动河西的「夏美人」下了车。

    但是旋即的场面,连张琛都吃了一惊:夏婉晴下了车,居然还对着车内后排

    似乎做了个「请」个动作。

    车里有客人?可是什么客人,可以和夏总并排坐,而且夏总要「请」啊?值

    得夏总一「请」的,不是官员就是富豪,可是按理说,到了这种身份的客人,应

    该有自己的车才对啊。和夏总坐一起?

    一个高高大大、挺拔俊朗,穿了一身海蓝色休闲商务衬衫的中年男人,也似

    乎挺不好意思的走下车来,对着夏婉晴和那开车门的职员连连客气的招呼。

    「吆……这是有客人吧……谁啊?居然能坐夏总的车?还排排坐……啧啧啧

    ……能和夏总坐一起,蹭蹭那腿,我死了都行啊……」小强就是嘴欠。不过这确

    实挺奇怪的,以夏婉晴的身份,她的座驾,可不是谁都可以坐的,毕竟男女有别,

    和夏婉晴一起坐在后排来公司的大男生,这份也说不清楚是亲密还是尊重,倒是

    让人有点看着咋舌,难免要猜测来人是谁?

    张琛眯起了眼,似乎觉得这个男人非常的眼熟,愣了一会,皱眉低头说:

    「干活,管我们鸟事……那都是集团总裁的事。」

    几个人低头继续搬他们的印刷品。但是,那边的小职员却似乎发现了他们,

    摆摆手好像叫他们过去的意思。

    这未免有点尴尬,那小职员应该是认出来了自己,毕竟是总裁办的人。张琛

    想让小强过去看看,但是又怕小强这个嘴上没把门的神经病得罪了人,一咬牙,

    只好自己低着头,小步走过去。

    那边,那小职员已经在装大尾巴狼「吩咐」自己了:「张哥吧……帮着客人

    搬一下行李吧。」,他已经打开了后备箱,原来里面有一大一小两个一看就挺沉

    的拉杆箱。这些总裁办的职员,在夏总,甚至在程姐面前都是大气都不敢喘,但

    是面对着集团公司下的保安,却又是一副理所当然呼来喝去的嘴脸。两个箱子,

    也顾着自己「高级白领」的身份不肯提,非要张琛来干这号活。

    夏婉晴一身艳美高贵的宝蓝色套裙,站在那里,并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职员和

    一个保安之间的对话,只是在邀请着那个中年男子向电梯间里去。倒是那个中年

    男子,挺客气的动走过来说:

    「不麻烦,不麻烦,我自己来就可以了……」

    张琛此时也是无可奈何,躲也没地方躲,只好上去动将两个拉杆箱搬出后

    备箱,低着头、含糊着说「没事,没事,我来就行了。」

    夏婉晴似乎听到了他们的寒暄,转过头倒是冲张琛满意的笑笑,随机对那个

    男子说:「让我们来吧,没事的……这里都是我们的员工。」

    但是,连她都立即注意到了某种奇怪的气氛……那个俊朗高大的中年男子,

    似乎在认真端详着张琛的模样,眯着眼似乎在认。

    张琛已经拉着两个箱子,低着头在奔电梯间走了。一行人也就进了电梯,那

    小职员点亮了「4」楼的按钮。

    电梯间里,张琛自然识相的缩在角落里,夏婉晴还在和那男人寒暄

    「几点的飞机?」

    「下午三点半」

    「那等一下我们去用点午餐?应该来得及。」

    「晴姐,我知道您忙……真不用招呼我。」

    「你呀……晴姐这不是招呼你,是在讨好你啊!!!」夏婉晴说的古怪,却

    是明显在开玩笑的意思。

    那男子脸红了,喃喃着「晴姐您别这么说……」

    「留你一顿晚餐都不行?你妈妈叮嘱的……」

    「晴姐,我今天是真的没法安排了……晚上首都还要越洋会议,明天又要

    飞筑基……我其实挺想去的……真的。」

    「那你这么说,我也没办法了。你要有诚意啊,晴姐帮你再具体约个时间?

    ……你毕竟是男孩子,应该要动一些,太矜持了,让人家女孩子怎么处。对方

    可也是条件很好的……」

    似乎是一个相亲的话题,似乎这个男人是夏婉晴的晚辈?

    张琛只是低着头、缩在电梯角落里。倒是那个中年男子却仿佛忍了半天忍不

    住,转过头,郑重其事的对着他开了口:「不好意思……我实在觉得您眼熟了

    ……请问,你是不是姓张?」

    张琛咬咬牙、低着头,脑子里有点稀里糊涂,不知道该怎么答才好。

    这次连夏婉晴、程绣兰和那个小职员都发现了不对。

    那中年男子已经开始有些激动了,对着张琛是试探、也是认真的问:「张琛?」

    张琛也不知道怎么了,居然了一句连自己都说不圆的谎话:「不、不…

    …你认错人了吧?」就算夏婉晴搞不清自己是谁,程姐当然知道自己的名字。

    但是这一开口,那男人仿佛更确定了:「张琛,张琛……我,我是大海啊。」

    张琛觉得自己一片煎熬之中,但是理智也在恢复之中,好在这个时候,电梯

    「叮」的一声到了。

    电梯里几个人都在发愣,夏婉晴的眼睛已经眯起来,很认真的上下打量张琛

    了,大海已经开口了:「晴姐……你们能不能给我几分钟,我想和这个人聊一会。」

    夏婉晴温柔的一笑,示意点点头,又头看了看张琛,那个小职员终于只能

    无奈的去拖箱子,夏婉晴带着程姐和他自去了。

    大海和张琛,走到在电梯过道一旁的消防楼梯这里,一时倒不知道说什么。

    大海却是很情动:「张琛……」

    张琛无奈,只好应答:「海哥……」

    「你在这里做事?」

    「是啊。」

    「你……你挺好的吧?」

    「挺好的。」

    「我听说你出了事,后来……」

    张琛已经恢复了理智,换上了嬉皮笑脸的自己惯用的面具:「海哥,你这是

    整哪出啊?咱们以前那么要好,可别来这一贵一贱、交情乃见的玩意啊……我要

    面子,哪受得了这个……您是我老总的老总的老总的座上宾,我就是一个保安

    ……咱有交情,也该人后聊么。当着人多不好意思啊。」

    大海似乎挺感慨诚挚的看着他,憋了一会,叹息着:「当年……」

    「别别别,别说当年啊……就那点事,您还记着呢。海哥,您这是心善,其

    实当年真不是我' 让' 的你。那时咱们都小,不懂事,训练急了,就扭了脚…

    …这是常事……再说了,就我那点基础,就算勉强进了国家队,也是集训一次就

    来的那种……您还记着呢……我都不好意思提了。」

    「阿琛……我一直想找你,就是想问问你……当年是不是有人逼你装受伤的?」

    「逼我?」

    「我总觉得不对,在河东集训队,那时候我们的成绩差不多,但是你年轻一

    点,按照惯例,怎么都是你轮到那次集训名额,你却忽然受伤了……我才能挤进

    最后一期名单。阿琛……我也不跟你饶圈子,我家世好,自行车对我来说,毕竟

    只是娱乐。但是那可能会改变你的一生……是不是,有人叫你这么做的?」

    张琛噗嗤一乐,看了看大海,咋把两下嘴,开口说:「海哥……你听我说。」

    「恩」

    「第一,你想太多了,真没人逼我。受伤是常事。第二:那是很多年前的小

    事,您太放在心上,我反而难受。第三:您那是看多了……其实这个世界上,

    没什么事,可以那么容易的改变谁的一生……」

    两人沉默了。

    大海想了想,递过来一张名片:「你收下这个……你能不能有事的时候,联

    络我。」

    张琛却是很大方:「成啊。我知道您有路子,拔根毛比我腰都粗呢。我有难

    处,还不是八方求朋友的……」

    「我今天下午要首都了,但是我过几天还会来河溪的,咱们一起吃个饭?」

    「成啊……」张琛似乎想让大海好过一些,上去居然拍了拍大海的肩膀:

    「要吃好的。」

    「成,吃好的!」

    「要有妹子。」

    大海也被他逗笑了,点点头:「必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