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体香 第二部:晚晴集团】第11回

作品:《权力的体香

    看…精~彩小說~盡在'点b点 '~小'說

    /度//第/一///小/说/站

    ..

    第:夏婉晴,公私分明

    夏婉晴从Avril 里离开,叫司机萝拉开车到楼下,坐上自己的座驾,驶离Top

    Fun 地下停车场时,已经是晚上九点了。

    这是一辆在河溪很少见的阿斯顿马丁的Rapider ,含税要6多万,是夏

    婉晴去年新买的。她并不是一个穷奢极恀的人,但是她喜欢这种消费的感觉。这

    辆车很漂亮,在车展上她一眼就看中了,然后她就买了下来。她并不懂车,也没

    有兴趣去研究排量、性能、加速、扭矩、空间、电子配置什么的,她甚至不太自

    己开车,所以常备专用的私人司机。她只是觉得很漂亮,然后就买下来了。

    车也好,什么也好,对她来说,只要漂亮,一眼看上去对了眼缘,她就可以

    买。她喜欢一切漂亮的东西,去拥有漂亮的东西,似乎可以使得自己的生命也显

    得更加的漂亮、精致、华丽、辉煌……或者说,可以稍微找一些她真正渴望的,

    曾经拥有过的那些漂亮、精致、华丽、辉煌。

    她喜欢漂亮的车、漂亮的房子、漂亮的衣服、漂亮的饰品、漂亮的PPT 、漂

    亮的设计稿、漂亮的策划案;还有漂亮的女生,和漂亮的男生……

    司机萝拉就很漂亮,跟了她也已经四年了,也算是比较了解她的习惯;既然

    自己上车就开始打电话,办公事,萝拉就会很识趣的,甚至连「去哪里」都不问,

    降下隐私,开着这样在马路上足以让所有的来往车辆头行注目礼的超高档豪

    车,沿着溪月河滨江新民大道一路向东,缓缓的行驶。

    这是夏婉晴的工作习惯之一。

    最近二十年来,河溪随着整个C 国的经济飞速发达,已经从一个昔日的内陆

    水陆交通枢纽,逐渐展现出一种国际化大都市的气质来。尤其是沿着溪月河的几

    个中心城,已经有了几分「不夜城」的样貌。其最核心地带,是从原本是旧城

    的后湾开始;一路向东,最繁华的是溪月湖北岸Top Fun 所在的溪月;然

    后再向东,是太子码头、河渚码头所在的依旧有着港口印记的河渚;隔着溪

    月河汇入溪月湖的三叉河流,遥遥对着的是绿荫丛丛、花湖月海的半岛型景观度

    假新东溪;如果从河渚码头沿江向北,则会进入高楼林立的河溪市委、河西

    卫视所在的行政中心观江;这一路繁华景象,一路灯火辉煌,一路都市风流,

    被一条名为「新民大道」也称「滨江大道」的沿江道路所贯穿。自从六年前,省

    委亲自抓的「河西新面貌」工程,新民大道从原本的旧城老路,一下子拓宽为双

    向行驶十车道,另附两根自行车专用道;中央景观绿化、滨江景观绿化,滨江艺

    术灯盏、滨江音乐喷泉,连同两岸富丽堂皇的都市夜景,可以说是真正意义上的

    「河溪现代化」的象征性工程。之后,环溪月湖马拉松、环溪月湖自行车赛都是

    以这条「新民大道」作为景观点的。

    而夏婉晴就很喜欢开车沿着新民大道,在这条象征着现代都市魅力的大道上,

    在车河行驶中办公。河溪,很漂亮,夜色,也很漂亮,自己,也会感觉很漂亮。

    其实,就连那个石川跃,对夏婉晴来说,也是很一个「很漂亮」的大男生。

    她都忍不住有时,想应一下石川跃明显的「抚慰」或者说是「挑逗」,石川跃,

    有着健壮的胸膛,臂膀上的汗毛也很性感,打扮和穿着都很斯文很体面,眼神,

    有点像他的叔叔石束安……也许他自己都没意识到,这个男生有着深邃的迷人的

    瞳孔,而且这个男生的鼻梁很挺,颧骨也很深……

    但是她也有个习惯:公私分明。石川跃,对她来说,绝对不仅仅是一件漂亮

    的东西。

    她已经注意到了河西省正在发生的变化。中央的态度,和时代的变迁,决定

    了体育行业也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从旧有的纯金牌纯奥运的举国体制,将逐

    渐过渡到更加市场化、产业化的时代。这其实和她无关,她早就忘记了,或者说

    早就尘封了她曾经是个体操运动员的往事或者激情。但是,这么巨大的变迁,就

    一定意味着巨大的政府动作和巨大的利益分配,只要能洞悉先机,熟练掌握C 国

    所谓「市场经济」中的官僚资本义的现实,就能实现自己利益的最大化。相比

    金牌压力太大的河东、北海、南海等省份,河西体育,反而非常有可能成为一个

    价值洼地,可以任由她施展、遨游、兑换、渗透、乃至控制、掠夺、侵吞……她

    有很多想法,很多计划。她坚信,在一个体育二三线、经济第一线的省份,有很

    多体育产业中的机会还没有被人注意到。

    就算不谈产业不产业的,就说现实点的资源,屏行的那个球基地就这么荒

    废着?后湾中心就变成老头老太遛鸟的地方,抑或变成钟点酒店浑浑噩噩度日?

    河西大学的体育产业研究院能发展到什么程度?西体公司那种「假公司」每天在

    挥霍多少现金流?这里有多少真金白银可以流动?这里有又有多少资源可以通过

    变卖、转换、贿赂、交易来变成更多的资本红利?最要紧的是,这些利益,并不

    是所有的商人都有资格来参与这场掠夺游戏。你不靠近权力,这些事就跟你无关。

    当然她也知道,她毕竟只是个商人,只是个女人,她需要小心行事,也需要

    步步为营,「商人」和「女人」都相对离开权力远一些,这是她的掩护,也是她

    的劣势。石川跃……这个昔日的「旧相识」,这个在她眼里很明显一心想着重整

    家业,背景深厚、手段狠辣、臣服深沉的官少爷,是颗不可多得的、可资利用的

    好棋子。至于什么「表外甥女二婚后的侄儿」?反而是根本不值一提的可笑的关

    系。

    她知道因为背景的缘故,自己已经无缘真正意义上的权力体系,也无意彻底

    成为红色资本家,但是曾经……曾经的那些惨痛,那些悲伤,自己一路走过来那

    黑暗的脚印,却让她从骨头里确信:参与真正的权力的游戏,获益当然不可估量,

    但是也很容易跌进万丈深渊;如果参与一些「好像不算什么权力」、「却又好像

    是权力」的游戏,或者仅仅是旁观一下,一些资源,有限度的挑逗一下,却

    往往能更加游刃有余、安全可靠的获利。比如体育这样被很多人所忽视的所谓

    「冷衙门」。

    通过和水上中心的「赞助同」,她已经在体育资本市场上打响了「晚晴集

    团」四个字的名声。而可笑的是,不仅局外人,甚至很多体育圈内的人,都搞不

    清楚这些所谓的「赞助同」中的门道……。2亿人民币,那是分好几期到账,

    其中相当大一部分,还将以设备、装备、项目、广告的形式给予,而设备、装备

    自然要从晚晴集团旗下的公司「采购」,这里的出入又是一笔收益,她其实根本

    不需要动用太多的资本,就可以占据这个鳌头。而手握更具谈资的「企业大手笔

    赞助地方体育」本身就是可资利用的政治资源。可笑体育圈里的官老爷们,一个

    比一个古,一个比一个愚蠢,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任凭她玩转这个游戏…

    …当然也可以说,他们不是愚蠢,而是不在乎,因为毕竟,那无关他们个人的利

    益,河西体育,她夏婉晴愿意参与,愿意赞助,甚至愿意掠夺,他们只会多分几

    杯羹,不会少一根汗毛的。反而是对他们个人的需求,夏婉晴需要小心的照顾。

    他们要钱,就要给钱,他们要女人,就要给女人。甚至……只要他们官够大,交

    易的筹码够丰厚,他们想要自己……也可以啊。包括远在京城的高官,秦牧本司

    长、宋旗兵司长,省系统下的刘铁铭局长、童万秋局长、罗建国处长、郭忑副局

    长、徐泽远任……都是她需要小心处理的权力体系中的人物。甚至这个目前还

    不够级别的石川跃也一样。她见一次川跃就增加一次信心,这个孩子,不是池中

    物!

    但是这里,已经不包括陈礼处长了。

    虽然只是个「民营企业家」,但是以她在河西省委、河溪市委的脉络,对官

    场的细节她看得比谁都透彻。刘铁铭局长,重用石川跃、提拔童万秋,甚至任凭

    水上中心的徐泽远自成一派,明显就是在重新洗省局的牌,可笑陈礼还自以为

    「少了自己不行」,蒙在鼓里不自知,以为玩玩小手腕就可以继续欺上瞒下、翻

    云覆雨?她也权衡过,这些机关里的办公室斗争当然与她关联不大,她只要静静

    旁观、本份做事就可以了。但是如果时机恰当又成熟,在权力的天平已经开始发

    生倾斜时,自己安全又有心的「推动」一下,应该可以获利更多。

    和水上中心谈判时,她就觉得陈礼处长非常「碍事」了。而和石川跃的反复

    接触,她更是确认了:不管出于什么原因,陈礼处长都必须从河西体育圈里被彻

    底清除出去。但是,省局下属处的处长,已经不是什么小官了,虽然还谈不上方

    面大员,但是肯定是个像模像样的「领导」,她不会轻易的去触碰这个级别的政

    治斗争,更不愿意被他人利用……

    她利用别人还差不多,别人来利用她……她不能忍受。

    「嘀……」她拨通了一个号码,等待电话那头的音。

    「晴姐……」电话立刻被接起,这是自己的总裁特别助理程绣兰,和其他的

    助理不同,程绣兰是个五十多岁的中年大妈,虽然留过洋,但是国后一直在做

    全职太太,和丈夫离婚后又无依无靠的,并不熟悉商场业务,反而专门为她处理

    一些「特别的事」。

    「程姐,我的会结束了。」出于年龄的尊重,夏婉晴也称她程姐。

    「夏总,那……要不要安排逗逗去您哪里?还是……?」

    夏婉晴笑了笑,知道程绣兰误会了,但是想起那个年龄娇小却体态修长,关

    键是非常温柔驯服,跟个小宠物一样的逗逗,也未免有点迟疑,想了想,说:

    「不用了。我今晚有安排……恩……逗逗这孩子还不错,她有什么需要,你替她

    安排一下……」

    「是,夏总啊。这个小姑娘哦,老有意思的,她说她想进模特队,不过年龄

    还不够……」程姐就是有点啰嗦。

    「随便,年轻人么……恩……我不是来说这个事情,是想让你帮我查一个人。」

    「夏总……您吩咐……我在家呢,身边没别人的,方便的方便的。」

    「这个人叫陆咪,是省游泳二队的队员。」

    「是……恩……关于哪方面?」

    「私生活……恩,还有她的成绩和入选的情况……」

    「是。是……」

    挂了电话,想了想,又拨通另一个电话,这次却是她先开的口,完全换了一

    种口气,总裁的霸气统统收起,仿佛是个知心的邻家大姐。

    「喂……兰兰啊,我是夏婉晴啊。」

    「晴姐,您好。」

    「兰兰……我和你说的事情,你考虑的怎么样了啊……」

    「晴姐……」

    「只是吃个饭么。晴姐知道你不喜欢这样的形式,但是你妈妈托了我好几次,

    呵呵……我也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么……只是吃个饭,到时候你不喜欢可以不联

    络啊。而且晴姐保证你……至少不会反感,这个男生还是挺有修养的。外貌条件

    也挺好的……现在在从事金融方便的工作。恩……具体的背景晴姐会替你把关的。」

    「……行吧。晴姐那就麻烦您安排吧。」

    「需要晴姐陪着一起去么?」

    「晴姐,您是大忙人,其实我挺感谢您这么费心的。真的没关系,您就把我

    的手机给那个人,让他直接来联络我约时间地点就可以了。」

    「好好好……晴姐也要谢谢你。我知道你是很少给人面子应酬这种事情的。」

    是的……公事和私事之间真的有界限么?她也只能苦笑。

    敲敲隐私。

    「晴姐」

    「去天霖」

    「是的。」

    她在河溪的住宅是在离开市十二公里溪山下的「溪山望月别墅」有一栋豪

    华别墅,另外还在Top Fun 的河溪洲际有一间长包房。不过,她其实也用表嫂的

    身份证,在观江的天霖公寓买了一栋单身公寓。天霖虽然在河溪也算不错的楼

    盘了,但是以她的身家,自然也不会有人料到她会在这里起居,所以,偶尔的,

    她会自己,或者约了某些人,来这里小住过夜,反而有一种比较安全,比较大隐

    于市的感觉。

    只不过,宝马奔驰什么的在天霖还算比较多见,Rapider 就未免夸张了一点。

    一直到路口,她就让萝拉放她下去,既然是隐居小憩,她也希望低调一点。何况

    ……她其实约了人在那间小公寓里。

    走过天霖的小大门,保安当然不会拦问她……优雅的步态、迷人的姿容、

    一身保安肯定不认识但是怎么看上去都是价值不菲的套装,自信的表情,矜持的

    微笑,甜美而绚烂却充满了神采的眼神……这样的中年美妇走过大门,保安其实

    根本不会去判断她是否是小的住户,只有敬礼的份。

    度过花坛,前面是天霖的会所,4号门洞下,门厅里亮着走道灯。刷卡,进

    入,按亮电梯的按钮……她忽然忍不住,稍微有点羞涩的笑了……

    这是公事?还是私事?

    她也搞不清。

    轻轻敲敲233室的门,虽然是自己的房子,但是房间里有人,她还是要

    礼貌一些……

    门「吱呀」开了……里面健壮却腼腆的大男生,喜盈盈却是激动的招呼自己

    「晴姐……您来了……」

    她踱步进去,那男生已经反手关上了房门,却有点不知所措,也不敢靠近。

    她微笑着,走到梳妆台前,把手中的手提包往梳妆台上一搁,慵懒的坐在梳

    妆凳前,两条如丝长腿一交叉,眯着眼,看着镜中的自己……女人的妆容,精致

    唯美,常年悉心的保养和呵护,会让肌肤的色泽,慢慢的浸润出不同于少女的天

    然,却别有妩媚动人、成熟香腻的颜色。而她的眼睛、鼻子、嘴唇,却依旧棱角

    清晰,甚至细细看,还有一些西方女性才有的轮廓,更显得自己如同普通人不可

    逼视的天人一般,雍容、华贵、气场强大。

    不过她此时此刻,只是想松散一下。

    「你真的要……' 您''您' 的叫我么?」她忍不住扑哧笑着,调侃一下身后

    还在紧张的男生。一边开始摘下耳垂中的蓝宝石耳缀。

    她知道,女人摘下耳环,和带上耳环的时候,都是非常性感的瞬间,珠宝和

    可爱的小肉,在碰撞时能发出诱惑的信号,和女人在室内室外身份转换时的瞬间

    的私密魅力,而且,这种雍容华贵和器宇不凡,是小女孩所学不来的。

    那男生低头无语,脸涨的通红,忽然也不知道哪里来的灵感和勇气,走上几

    步,走到夏婉晴的身后,如同丈夫迎接晚归的妻子一样,颤抖着伸出双手,搂住

    了夏婉晴的肩膀,轻柔的爱抚着她一对圆润秀美的玉肩,却依旧羞涩,明明是想

    的要死,却不太敢再往下,去抚弄她那一对温柔挺拔,波澜壮阔的乳房。

    「晴姐……你真美……」

    她别过头,看着这个大男生,忽然像个小女孩一样娇羞起来,「嘴甜。我都

    一把年纪了,还什么美不美的?」

    那个男生似乎急了,口不择言的说:「真的真的……晴姐,我绝对不是骗你

    的……你哪里年纪大了……你美得简直……简直……像仙女。」

    夏婉晴「噗嗤」一笑,又别过头,但是她的狡黠和那种捉狭依旧在,见男生

    的手在逗,居然动开口说:「傻瓜……想摸又不敢摸吧……?」

    她并不是不懂得羞涩,她说这句话的时候,脸蛋也会红,但是她依旧保持着

    游刃有余和优雅从容。在这个小男生的面前,她实在有足够的资本去宣泄自己的

    成熟魅力和动人情怀。足够的资本去将他逗引调戏在股掌之上。

    她喜欢性爱。她不否认这一点。她不希望,或者不再希望,因为自己是女人,

    自己就只能被动的在性爱中处在弱势一方。她要享受人生,享受滋润,享受这一

    切。而不是让别人来享用她。她害怕……让真正强大的男人来征服和享用她…

    …如果再品尝到那种感觉,也许她会疯掉。这也许也是这几年,她都很喜欢更年

    轻一些的小男生小女生的缘故。

    男生脸一红,也好像是要「争口气」,居然一把就抓上了夏婉晴在高档米色

    职业衬衫下的乳房。

    动作非常生涩,几乎把夏婉晴的乳房稍稍掐的都点疼痛。乳沟挤动,香波如

    许,春意满怀……

    「嗯……」夏婉晴稍稍呻吟了一下,不是这个男生抚摸自己乳房的手法有多

    高明,而是这种清纯、英俊却是充满了禁忌和真诚的暧昧,让她特别心动。

    「我去洗个澡……」她笑着挣扎开男生。站起来,男生果然如同伦音一般的

    不敢再靠近她,她却过神,动在男生的脸庞上「亲」了一口。

    一边走到卫生间门口,一边眸一笑,说:「一会儿给我按摩……」

    「恩!」

    江子晏连连点头,仿佛听到了什么最神圣又是最美好的任务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