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体香 第二部:晚晴集团】第10章

作品:《权力的体香

    看…精~彩小說~盡在'点b点 '~小'說

    /度//第/一///小/说/站

    ..

    第:石川跃,总裁夏婉晴

    Avril 在是Top Fun 73层高空层的河溪的顶级酒吧,一般情况下,这里并

    不供应餐饮,只供应酒品饮料。不过如果你的会地位到了一定的程度,你也可

    以专门约大厨在Avril 的厨房为你订制晚餐,在小包间里享受河溪高空南面溪月

    湖的浪漫夜色。

    这是来河西后,石川跃第三次陪晚晴集团的总裁,河西商界的「美女名流」

    夏婉晴,「吃个饭」了。每一次,石川跃都希望自己表现得更加的成熟、更加的

    冷静、更加的绅士风度和不卑不亢。但是每一次,他在事后总结,对自己的表现,

    都还不够满意。

    是年龄上的尴尬差距么?如果单单看容貌保养、仪态外表,夏婉晴似乎只有

    三十岁不到,和川跃是「同龄人」一般,但是其实,她已经年近四十,至少,川

    跃得称呼一声「晴姐」甚至「晴姨」了。也是身份上的差距么?当年的京城石少,

    如今在狭义的「编制」上,毕竟只是河西省体育局群众体育处下属二科的科员,

    即使如今已经升迁,眼见要调任后湾,担任河西体育一方诸侯了,但是和跺跺脚

    四城乱颤的河西第一大民营集团企业的老总比起来,到底是不值一提的?是风姿

    卓越的冲击力么?夏婉晴,和婶娘柳晨那么骨子里的高雅美丽不同,她美的更加

    咄咄逼人,即使是一言不发的坐在那里,温柔的微笑,也掩饰不住眼神中的凌厉。

    石川跃和「晴姐」其实是旧相识。其实早在十四、五年前,他还是个愣事不

    懂的初中生预备班学生时,就在一次叔叔婶娘的「朋友聚会」上,就见过这位

    「晴姐」一面……那时的夏婉晴还没有经商,好像在首都的什么体育协会里担任

    着闲职,虽然美艳无双,但是那时候聚会人多,有身份的人也有多,美女也不少,

    究竟是谁的关系引荐会出现在那里,石川跃哪里搞得清楚;后来自己大学毕业后,

    去万年集团担任了一个闲差,又见过这位「晴姐」几面,年少不懂事的他,还当

    这位当时正在觅奋斗方向的美艳少妇,是个可以「调戏」的对象,风言风语过

    几句……一眨眼,风云变幻,自己国来到河西,却发现如今河西第一大民营集

    团,涉及房地产、运动品牌、娱乐、餐饮等几个事业群的总裁,居然是这位昔日

    的旧相识「晴姐」。他是在这个时候开始忆,「晴姐」和自己的家庭究竟有多

    紧密的联系,也小心试探过。但是最终,还是婶婶柳晨和自己说起的事,才打消

    了他的所有顾虑,他知道,无论出于哪种立场,这位「晴姐」,都有「关照」自

    己的必要。

    这是一种心照不宣的默契,也是无可奈何的关联,原来,夏婉晴和自己居然

    还有这层关系:

    夏婉晴的表侄女,名叫纪雅蓉。

    (注:我知道9% 的读者都忘记了纪雅蓉是谁,请参见《权力的体香第一

    部:川跃归来》第2章)

    这种小圈子里的盘根错节,想起来真有点让人啼笑皆非。石川跃甚至都觉得

    如同什么轻喜剧一般的很好玩。如今忆起来,自己的那位「小婶婶」纪雅蓉非

    常可能还是夏婉晴介绍给叔叔认识的。当然了,也许介绍他们两个人认识的时候,

    夏婉晴并没有想到他们会擦出所谓「爱的火花」来……讨好一下叔叔,扩展一下

    人脉,这本来是很多人都会做的事情,但是发展到离婚、再结婚这种不可收拾的

    地步……虽然家里出了一位「石夫人」是不错,但是柳家那么好得罪么?拆散了

    一位驻外大使的家庭,那么好名声么?

    即使叔叔不出事,只怕夏婉晴也不愿意太多人去知道她和纪雅蓉之间的关系

    吧。

    但是血缘的事情,却做不了假。

    何况叔叔出事了……

    这种事情可笑就可笑在这里,你种下了因,就得咽这个果,上了这条船的时

    候得意了,但是代价就是别想轻松下来。以夏婉晴和纪雅蓉的关系,考虑到夏婉

    晴在河西的会地位甚至政治影响力,相信晚晴集团没少受叔叔出事的事情牵连,

    却也不得不全力以赴的替叔叔或者说替自己的「小婶婶」纪雅蓉打点一切可能的

    通道。官场上的事情有时就是如此搞笑,就好像陈礼处长也许只是朋友介绍陪某

    位领导吃了一顿饭,这辈子也别想甩开「太子党地方一员」的帽子;也许夏婉晴

    和纪雅蓉根本不熟,属于点头亲戚;也许当年只是一次普通的交型的介绍;但

    是那又怎么样,有些世界的法则就是这样残酷,……血缘作不了假,婚姻也摆在

    这里。

    每每想到这些,川跃都有点觉得世事无常,格外好笑。

    这里的关系太敏感。听婶婶柳晨偶尔「露出口风」,夏婉晴亲自见了婶婶好

    几次,表达了自己的「并不知情」和「歉意」,还去首都柳家登门致歉,以柳家

    的身份,当然是热情接待,表示丝毫不以为意。但是不是所有人都会这么权衡利

    弊,礼貌相容的;比如……比如堂妹石琼……这小丫头也不知道,是否知道这层

    关系,知道了之后,会不会在枕头边整个写着夏婉晴名字的洋娃娃用针扎两下?

    真是好笑……

    反正,血缘作不了假,婚姻也作不了假,叔叔可以离婚,却不能撇除和自己

    的关系,法律上,纪雅蓉现在才是自己的「婶婶」……所以,晚晴集团自从川跃

    来河西,暗地里莫名其妙给到自己的「关照」甚至「好处」,石川跃一开始,完

    全是抱着恶趣味的心态却之不恭的。

    但是真的和夏婉晴往来了几次。他感觉到了截然不同的气场和味道。

    他变了很多,但是,夏婉晴变得更多。

    在别人眼里,石川跃是一个深不可测的人;但是殊不知,在石川跃眼中,也

    有一些人是深不可测的,夏婉晴就是其中之一。

    「小跃,我们说说你的事吧……」每次都是这样。夏婉晴找他喝咖啡、下午

    茶,吃个饭……放下刀叉时,总会毫不避讳的说到「公事」。一开始,石川跃还

    要警惕的复「我只是一个小科员」……但是几次下来,就发现这样级别的伪装

    和虚伪是毫无必要的,至少在夏婉晴面前,毫无必要。

    「晴姐,您是指关于哪方面的?」

    「我听说……你要调任后湾中心?」

    「这只是传言而已……罗处长找我谈过,目前只是一种可能性吧。我的级别

    还差很远……组织上还是在考察各种可能性的。」

    关于这事,自己名义上的上司罗建国确实找自己谈过,试探性的问过自己对

    于体育基建产业和后湾中心运营管理的看法。

    后湾中心是9年代兴建的大型体育场馆,也是市的地标性建筑之一,虽

    然目前河溪的体育中心已经挪到控江新的天体中心,但是后湾依旧是举足轻重

    的河西体育重地。一方面,那里是很多河溪人依旧习惯相称的「老体育场」;另

    一方面,毕竟身在后湾这样的老城,寸土寸金的闹市中,虽然如今已经不

    再以体育赛事和训练为要功能,但是商业运营利益巨大,开开店铺、酒店、会

    所,办办演唱会、会展、嘉年华……就是单算四面裙楼的出租管理,都是大大的

    「肥差」。目前,后湾中心的产权属于河溪市国资委,日常运维还要靠着河溪市

    政府的拨款。但是由于历史原因,市、两级政府心照不宣的对这块利益却不沾

    不惹,而省体育局对于后湾中心,依旧通过一个「管理办公室」保持了最大的日

    常运营的控制力度。可以说,这个「管理办公室」才是后湾中心真正的行政管理

    的实权机构。

    由于C 国的现状,党政、政企、政法、管办一向是含混不清的。虽然在行政

    级别上,这个「管理办公室」应该只是个科级编制,但是实际上,因为后湾的特

    殊情况,却已经是河西体育的一方诸侯、重要部门,是个副处级的实权机构了。

    如果河西体育局开领导大会,刘铁铭局长坐当中,各处长、各运动中心任坐两

    侧,那么这个办公室任的位子,已经可以再接在后面了,只略略仿佛于控江三

    中的校长了。

    不过目前,这个管理办公室的「任」,是由河西省体育局竞技赛事处处长

    陈礼兼任着。陈礼身为河西体坛的实权二把手人物,并没有太多的精力去后湾办

    理具体事务,目前都是一个办公室副任在那里管办……随着这位副任即将退

    休,后湾中心的管理问题才会被提上了议事日程。

    调任石川跃去后湾,当然是大大的提拔和肥差。

    但是这里的微妙在于,如果是陈礼的兼职不变,石川跃以「副任」的身份

    去后湾,那么虽然对于川跃是提拔,也是肥差,但是在特别敏感于「上下级相属

    关系」的机关里,可以认为是刘铁铭局长刻意提醒石川跃要「服从陈处长的领导」

    的提点,有意继陈礼处长接管公关办公室管理权之后,再一次明确要将陈礼和石

    川跃「撮」成上下级了。

    如果反之,调任石川跃以「任」身份去后湾,那么无论轻描淡写的卸掉陈

    礼的兼职任身份,还是给陈礼处长其他的职位作为补偿,都是另一种味道,甚

    至是赤裸裸的在打陈礼的脸,在明着告诉川跃:「你已经是河西体坛的一方领导」

    了。

    这一正一副,一进一退,天差地别。省局上下,即使不相干的人,对于这个

    传言,都是非常饶有兴致的在观察的。陈礼处长这几年在省局风生水起,说一不

    二,究竟会不会在这个事情上退让或者是栽个跟头呢?

    即使是夏婉晴这个「企业家」,既然问起,也肯定是明白其中的关节所在。

    但是显然,夏婉晴没有那个身份,也没有那里立场,更似乎是本人没有那个

    兴趣,去和石川跃讨论陈礼处长的事。而是依旧优雅的品了一口冰水,继续用很

    认真的口吻,仿佛是在和川跃进行一场决策会议一般的开口:「后湾是个好地方,

    但是也有很多问题。姐姐是希望你可以在那里大展拳脚,但是也有许多困难的。」

    「晴姐……您的意思是?」听夏婉晴的口吻,倒好像对自己调任后湾这件事

    胸有成竹,丝毫没有怀疑,石川跃倒不由兴趣更浓厚,很想问问是什么「困难」。

    「如果你到时候发现……可能需要商业方面的协助,要来找我才好。姐姐可

    以给你一些建议……或者,给你一些帮助。」

    石川跃的脑子飞快的转着,品味着夏婉晴的意思:「晴姐,后湾在产权上是

    河溪市国资委的,我们省局派过去的,只能担任管理办公室任。应该不会涉及

    到太多商务方面的问题吧。」

    夏婉晴笑笑……她笑得时候,虽然你依稀可以看到一丝丝的淡淡的皱纹在眼

    角泛起,但是反而有了许多妩媚成熟之外,平添了一份从容……

    这位河溪的商家大姐大,好像对后湾的事情特别有兴趣?她是在等自己动

    开口求助?

    石川跃明白,如果是「关照一下」,给自己点小好处,甚至找几个漂亮女孩

    子陪陪自己,这都不是问题。但是要和夏婉晴这样的人保持真正意义上的「友谊」,

    是不能光靠自己和纪雅蓉的「亲戚关系」的。何况自己根本就对纪雅蓉毫无好感

    可言。这种事情滑稽就在这里,倒霉时,组织审查时,拐八个弯你也跑不掉;但

    是各人的利害相关时,有权力或者利益的交换时,他至少要让对方感觉到,他是

    可以平等对待,至少认真对待的对象,否则,再亲近的关系都不足以为凭,更不

    能靠仅仅是「我的表外甥女的夫家侄子」这种搞笑关系了。

    「晴姐,我一直拿您当姐姐,也是我学习的榜样,您要是有什么……可一定

    要指点我啊。」石川跃说的非常的诚挚,如同一个小学生在对着崇拜的学长请教。

    他甚至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勇气,借着自己说这句话时候的「感情冲动」,

    轻轻的伸过手去,在夏婉晴桌子上的晶莹剔透如梦似幻修长迷人的手指上「抚」

    了一下。

    你可以理解这种动作为亲近,也可以理解为无意之中的误触碰……当然你也

    可以理解为挑逗。

    夏婉晴不是周衿,不是李瞳,不是言文韵,更不是苏笛,石川跃从来不指望

    这种小动作和自己那点小魅力,能够打动这个河西女强人,但是他也要试一下

    ……他真正要试探的,是夏婉晴的反应究竟是什么?

    夏婉晴的嘴角泛起笑容,川跃一时也看不透这种笑容是认可还是讥讽,抑或

    是她见惯了的男人对她忍不住的毛手毛脚的反应。她的手指却在一个不经意的掩

    饰的举杯动作中,收了去。他的手也只能收了去。

    但是至少夏婉晴似乎对自己总体的反应都还满意,真的开口开始「指点」起

    来了。

    「后湾中心当年修建,还是……你叔叔担任河溪体育局局长的时候,为了拆

    迁、还有硬件建设,负债4个多亿,在94年,那是个天文数字。如果不是你叔

    叔的关系,河溪市政府是不可能做这样的事的。因为这笔款子是以体育系统的名

    义筹募的,所以,这么多年来,后湾中心的实际运营也都一直掌握在河西省局下

    面。」

    「但是时过境迁,一切都不同了,三次改革后,如今后湾中心的产权是河溪

    市国资委的。现在,后湾的地是什么价?后湾中心那么大一个场地,又在老城

    ,就不说足球场和四大场馆了,光周遍裙楼的商务用地就要两万多平米,光租

    赁就是很大的一笔收益了,而且还是寸土寸金难以替换的资源性项目……河溪市

    政府也好,省政府也好,甚至哪怕只是后湾街道里,又不是傻子,为什么会放任

    体育系统把控一个其实已经和体育边缘化的大项目?」

    「这里的原因有两个,一是产权纠纷,国资委控股却没有管理能力,省政府

    中的一些领导,包括中央的一些意见,都是不满意的。两次国有企业改革,都提

    到了希望引入有管理经验的团队和资本来参与,结果呢,引入了一些资本,上上

    下下却又从中作梗,不舍得给真正的权力,最后反而烂尾成了三不管……现在的

    后湾,实际上已经是七八家资本方都持有部分的股权,有西体的,有万年的,有

    河西深海的,有筑基建业的,却谁也绕不过谁来管控,但是这并不表示各方面没

    有那个欲望来接管后湾的实权……」

    「从这个角度来说,省体育局的' 管理办公室' ,其实也并没有真正意义上

    的控股权力去对后湾进行运营管理的,只不过是利用了那里的一团乱麻趁虚而入

    才对后湾依旧保持着控制力的。甚至,这种一个体育行政机构去管理一个物业的

    行政管理的思路,和国家总体上的政策是相悖的……所以你遇到的第一困难,就

    是是否能替省局控制好这已经很危险的管控权……我看,省局给你安排这个岗位,

    多少也是给你个烫手的山芋的意思……你看着是肥差美差,但是你毕竟年轻,在

    河溪又根子不深,如果被河溪市国资委三下五除二解除了体育局的实际管理权,

    他们倒是名正言顺,你……也算是为国家政企、管办分离做了贡献了……」

    石川跃听得只能无奈的点点头,这些事,他其实也是心里深知,但是他身边

    并没有什么人,可以和夏婉晴一样,剖析的这么清楚明白。而且最后揶揄的那句,

    和夏婉晴脸上带着一些嘲讽的笑容,也够刺激他的……毕竟,他在公关办公室里

    的工作虽然出色,但是这和夏婉晴口中复杂无比,牵涉到大量的利益方和权力分

    配的后湾中心的情况,是大大不同的。

    不过这些事,他大多也内心清楚几分,他既然有传闻要调动到后湾中心去,

    怎么可能不做基本的背景调研……不知道夏婉晴郑重的说这些事的意思,究竟是

    什么呢?

    夏婉晴似乎看出来他的疑惑,微微一笑,继续轻声说:「还有一件事,知道

    的人就更少了……」

    「……」

    「后湾中心,表面上拥有这么好的资产,实际上很少有人知道……目前,后

    湾中心年亏损高达个亿,已经资不抵债,是个负资产了。」

    这才真的让石川跃大吃一惊,抬起头,愣愣的看着夏婉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