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体香 第二部:晚晴集团】第5回

作品:《权力的体香

    看…精彩~小說~盡^在'点b点 '~^小'說

    /度//第/一///小/说/站

    ..

    【第5:许纱纱·中蝶】

    半杯红酒渐渐见底,许纱纱就迷离了一对翦水俏瞳,有点痴痴的低着头,似

    乎是在看着餐桌底下自己的脚丫,缩着娇小的身躯,如果很认真的瞧,还有一些

    微微的颤抖,好像是有些微醺。

    徐泽远指导是有点诧异,许纱纱真会把两半杯红酒就饮尽的;谢珍、李瞳都

    连连笑着安慰她,叫她慢点喝,多吃点菜;郭忑副局长倒是春风满面连连夸赞她

    「是河西运动员的榜样」、「前途无量」;尤其陈礼处长,还笑着借着酒劲,摸

    了摸她的顶心秀发,一副怜爱晚辈的样子。

    这席面上,没有人了解她此刻真正的心情,是在痛苦混乱和若无其事之间的

    分寸拿捏和彷徨无依。难为了尚未成年的她,如同幼小的蝴蝶,刚刚张开翅膀,

    就跌入坚韧的蛛,她还没有学会飞翔,只能胡乱而徒劳的扑腾……

    徐泽远指导说郭局长要给陈处长「吃个饭,庆庆功」,也算是水上运动中心

    应该感谢省局的领导们,要她一起来参加这个饭局,她本来是支吾着推托了好几

    次。可是徐泽远指导不同于其他人,毕竟是带她多年的恩师领导,皱着眉说今天

    也算是个「队里的重要任务」,似乎又看懂了她的恐惶,连声安慰她「只要在一

    旁坐坐,象征性喝两口,给领导敬个酒就可以了」、「晚上领导们唱歌什么的,

    你可以不参加」、「不会有什么不妥的事,一切都有我呢」。教练如父母,这是

    运动员的规矩。徐泽远虽然不是她的带传教练,但是依旧是省队里的业务心骨,

    她总是只能信任,这个一向严肃认真、一丝不苟、狠抓训练、严苛要求自己这些

    小队员们的徐指导徐任,至少总会给自己最基本最起码的保护的;只是陪领导

    们喝个酒、吃个饭,最多一起唱个歌,她并非不明白领导们即使没什么非份之想,

    要个年轻漂亮的,又是名义上的「新加坡赛功臣队员」来一起联欢一下,在体育

    圈,也是潜规则之一。她总不好一味太推辞,倒让人怀疑是她在耍大牌了。她只

    能委屈又无奈的应承。

    可是真到了西体宾馆,她却是内心深处,如同沸腾了一般,又羞又怕,好似

    惊弓之鸟,却还只能强制压抑着,装出腼腆却若无其事的笑容,不能给身边人看

    出来自己的惊惧和异样。

    这个世界就是这么奇怪和荒谬。包括今儿今儿一桌子客人,以及楼下也忍不

    住对她指指点点的服务员大堂领班,有些人或许认为她的要身份是徐泽远教练

    的爱徒;有些人或许认为她是郭局长提携的河西代表小明星;有些人或者听到传

    言,陈处长对她有点企图;有些人甚至说不定还听着江湖八卦,认为她和省队的

    江子晏是「秘密男女朋友」……但是,至少所有人都认为,她和坐在大圆桌一侧

    的,那个年轻有为的,省局公关办公室的任石川跃,是最没有什么联系什么交

    集的。即使徐泽远指导熟悉一点,能够看出来一些她的羞涩、颤抖、失态、紧张,

    都会认为那是小女孩与生俱来的,或者是以为她是不习惯这种场中,衣冠楚楚

    的领导们越来越放肆的话题;或者以为她只是畏惧身旁的陈处长而不知所措……

    只有她自己,能听到自己的心脏处,发出清晰可闻的「噗通、噗通」声。是

    恐惧,还是忐忑?是惊慌失措,还是心如刀绞?还是又忆起那令女孩子一生都

    无法释怀的羞恼和耻辱:真没想到,今天的宴会,石川跃也在场?!!!

    就是这个俊朗洋气的大男生,这个温文尔雅的,好像和自己不太熟络、没什

    么交集,只是客套的攀谈几句的「石任」。两个人的目光,似乎没有什么特殊

    的交汇,但是偶尔擦过的火花……她小小年纪,乍经风雨,不通人情,又哪里有

    那种世故,能装成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看…精彩~小說~盡^在'点b点 '~^小'說

    /度//第/一///小/说/站

    ..

    她被他强奸了!或者说是诱奸了?还是也可以定义为逼奸?总之,无论未来

    如何发展,都不能改变这个事实:他是她才十六岁,还未成年的自己,人生的第

    一个男人。她身上所有女孩子羞耻的私密部位,都被他彻底的淫弄过、奸玩过。

    对许纱纱来说,无论是憎恶、痛恨、仇视、恐惧抑或各种其他负面的情绪强

    烈到什么样的程度,都必须面对和接受:这个男人,也同时成了自己生命中有着

    最「特别关系」的一个男人。

    在他的胯下,她做过那么多羞耻的动作,有那么多不堪首的被奸淫的片段

    忆,还有那些仿佛在自己耳边缭绕不去的淫意满满、难以相信发自清纯无瑕的

    她的呻吟。

    她的童贞被他夺走了。那一抹红色,是不可磨灭的宣告了无可改变的事实:

    这个男人,第一个品尝享用了自己的身体,只有十六岁女孩还青涩的身体。

    她的肉体被他用各种方法凌辱了。她的灵魂被他用各种手段践踏了。甚至,

    他丝毫没有怜惜的,在自己的身体内部,留下了无法用沐浴莲蓬头洗去的体液。

    她虽然年纪还小,都没有成年,却已经永远再也无法复到冰清玉洁的少女

    时代。她甚至被他死死的羞辱后又牢牢的控制了。

    他的要挟,很简单,但是也很有力。

    其实她的「成功」,都是他一手策划的。只要敢反抗,就轻易的毁了她。

    只要顺从,照片不会曝光,名声可以保持,事业可以继续,父母依旧会以她

    为骄傲,同门依旧会仰慕艳羡她,甚至可以在他的「协助」下,品尝一般的运动

    员无法品尝到的「未曾胜利就可以品尝的胜利滋味」,可以签约上电视,可以进

    大学,可以保证她进国家队,可以继续追捧她让她享受明星一般的待遇。甚至他

    很认真的,仿佛是个专业教练的一样的告诉她:如果在国家队训练跟不上,甚至

    可以帮她安排去竞争比较不那么激烈的三米组。

    她不是不想抗争,也不是恬不知耻,而是被这个可怕的强大的男人压迫得无

    法抗争、只能去接受羞耻的命运。宁可选择性的,如同避创伤一样的让自己

    「失忆」,忘却那个恐怖的在绯红酒店的夜晚,甚至哪怕只是忘却一部分恐怖的

    情节也好。

    而且,她也根本搞不清楚,为什么女孩子,即使是被逼迫着,没有任何爱意

    的,和男人发生这种事情,也会有那种淫秽的仿佛有些享受的表情?是所有女孩

    子都会这样么?还是只有自己?一旦曝光,自己能说得清楚么?而且自己无法欺

    骗自己,那一夜,是很屈辱,很悲愤,很挣扎,甚至肉体上非常的痛苦;但是,

    这个男人强有力却带有变态色彩的淫辱……让她也产生了无法释怀的迷醉和依恋,

    是只有一小丝丝……但是却真实无疑。是所有男人都可以这样么?是所有男人都

    有这种可以征服女孩子,践踏女孩子,将女孩子折磨的原形毕露,尊严丧尽,只

    剩下弱者的哀泣和被凌辱玩弄的本能么?还是这个男人,才有的某种特质?

    在一旁,石川跃依旧谈笑风生,即使是席面上四个男人中官职最小的,即使

    是谦恭的答话,也掩饰不住他的风度翩翩和光彩照人。文雅、亲和、得体、礼貌

    ……即不太高冷,也丝毫不谄媚,和几个领导们答话说笑;一点也无法和那夜在

    绯红里,在自己幼嫩的身体上,肆虐、凌辱、奸污、玩弄的可怕男人联系起来。

    这更让她发自内心的恐惧和惊惶。此时此刻,和这个和蔼礼貌的石川跃比起来,

    那个让她本来无比厌恶的,明显是酒过三巡,已经忍不住要和自己挨挨蹭蹭的陈

    处长,几乎已经不是什么可以让她介意的存在了。

    是因为害怕,也是因为错乱,也是因为无可奈何,也是某种借酒精逃避现实

    中的慌乱,她居然破罐子破摔一样,李瞳给自己倒的小半杯红酒沾唇就下,早早

    就空了,李瞳又给自己满上大半杯,一转眼,她也已经有点「借酒浇愁」的送入

    自己的咽喉……两半杯的红酒下去,她的小脸蛋上已经满满的是晕红,这可以掩

    饰一些自己眼眶中的泪水和瞳孔中的焦虑……谁又能分得清,是小女孩不胜酒力

    时的迷醉,还是心碎的痛苦呢?

    又抿了最后一口残留的酒汁,领导们都已经有了几分醉意,郭副局长就连喝

    成这幅老脸通红的模样,也不忘记满口官话:「我们都是在老刘的英明领导下么

    ……」一边说着,一边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酒意和情绪,借题发挥,在各种话题

    下,稍稍对着谢珍摸摸小脸,蹭蹭小手了。许纱纱觉得有些不堪,就借口要去洗

    手间,逃也似的出来,留下一屋子虚伪的笑脸。

    她也知道,自己就这么离开那间宴会厅包房是不适的,酒桌上自己本来话

    就少,郭局长说还要去楼下唱歌,她又要开溜,这样的躲闪矜持,会让徐指导多

    少有点尴尬。但是她也无法解释,只想一个人静静的呆一会儿。她真正无法忍受

    的,已经不是左手侧,陈礼处长越来越放肆的动作;更是从右手侧隔开两个位子,

    那个男人身上发出来的让她惊惧和纠结的气息:他是怎么装得好像什么都没有发

    生过的一样?她却都快无法正常呼吸了,需要出来透口气才行,真怀疑再呆在那

    个酒桌上,自己就快要忍不住趴在桌子上大哭起来。

    脚步也是碎碎的,从走廊里,慢慢走到宾馆走廊西侧的尽头。那有一扇小铁

    门,半侧玻璃外透着月色,应该是通向室外;她推开门走出去,果然是一个狭长

    型的露天露台,初夏的晚风吹拂过自己娇嫩的脸庞,半月洒在北望溪月湖上,倒

    映着粼粼光华,从湖面吹来的风,稍稍带一些潮湿温润,酒意似乎被吹散一些,

    鬓角的发端被吹起,荡漾在夏夜中,缭乱了自己的视野,更添了浓浓了伤怀。

    是有泪水划过自己的脸蛋么?还是没有?只是酒精摧伤的作用?

    她能感觉到身后有人也推开那门,步子在靠近,她却不再害怕……想想,又

    能有什么更可怕的事情发生呢?在那夜之后,一些别有用心的领导、赞助商、师

    兄师对自己的挨挨蹭蹭,都已经变成了可笑的无聊的行为。她只是忽然觉得有

    点讽刺,这个在背后,靠近自己的人,又能是谁呢?

    是陈处长么?不过又是来纠缠自己一下?

    是徐指导么?可能是来慰问自己一下?

    或者是那个叽叽喳喳让她有点厌烦的谢姐么?来跟自己装一下亲热?

    总之,不管是谁,不会是那个男人,不会是那个最应该过来安慰自己、搂抱

    自己、亲吻自己的男人……对她来说,不管是强奸,是逼奸,是诱奸,总之,自

    己被他奸了,被他玩了,被他辱了,成了他的女人,不是么?他在自己的耳畔说

    过让自己癫狂的猥亵的恶心的话,但是也是情话,不是么?他用扭曲的表情和激

    烈的动作,冲击过自己幼嫩的身体,伤害了自己,虽然是胁迫的强奸,但是不是

    也是宣告对自己身体的兴趣,不是么?他不是口口声声说过「挺喜欢自己的」,

    不是么?就算这些都不是真的,但是他强奸了自己,夺走了自己的处女身,获得

    自己的初夜权,成为了自己不可抗拒的男人,甚至威胁自己要做他的小性奴和小

    玩偶,不是么?……难道,他不应该来安慰一下自己?难道,他不应该来看看自

    己么?他不应该来拥抱一下自己,亲吻一下自己么?哪怕只是色情的性欲,哪怕

    自己真的已经是他的小性奴、小玩偶,难道他不是对自己幼嫩的躯体,有着变态

    的爱好么?还是说……连这都不是真实的。对于他来说,根本也不在乎自己是否

    是他的小性奴和小玩偶,他只是如同看待一件货品一样,在看待自己的利用价值

    而已。

    当然不可能是他。他只会在灰蒙蒙的黑暗中,在绯红破损的霓虹灯下,奸污

    自己、玩弄自己、胁迫自己,在自己的身体上冲击逞欲,在这晚风吹过,眺望溪

    月湖夜景的露台上,月儿弯弯倒映在湖水中,他是不会出现的。

    在月光下,他们之间,毫无关联。

    许纱纱毕竟只有十六岁,无论见过多少世面,都有着小女孩子无法禁止的童

    真梦想。有时候,她甚至会忍不住幻想:也许,川跃会真的喜欢上自己,爱上自

    己?只是一时激情忍不住,用比较邪恶的手段奸污了自己?也许,他在享用了自

    己的身体后,会流连忘返,想享用一次后又一次。也许,自己只要顺从他,吸引

    他,也许,能成为他的小女朋友?或者有一天等自己长大了……能结婚?……她

    当然自己都知道,自己这是属于在发幼稚的花痴。这毫无可能!甚至在石川跃反

    复的威胁中「听话,听话,叫你做什么,就做什么」,这种暗示,她能听明白一

    些别的含义。哪怕明天,石川跃就威胁她、指示她、逼迫她,要她去陪某个领导

    睡觉,用她身体的屈辱诱惑,去换取石川跃要的其他什么东西,她既毫不奇怪,

    也无法抗拒。她的内心深处的神智也清楚,对于她来说,川跃是她的第一个男人,

    是占有了她的身体,冲破了她的处女膜,享受过她的第一次,观赏过她因为性兴

    奋而扭曲的表情的男人;但是对于川跃来说,她……不过是他的一个工具,即是

    性宣泄的工具,也是可资利用的工具。

    看…精彩~小說~盡^在'点b点 '~^小'說

    /度//第/一///小/说/站

    ..

    幻想而已……即使自己是美丽的蝴蝶,他却不是赏蝶的人,甚至都不是杀死

    蝴蝶制作标本的人,即使是那样的人,至少也只是欣赏蝴蝶翅膀的魅力。他,是

    织的邪恶的蜘蛛,他甚至未必在乎自己的翅膀是否美丽,而是将自己看成猎物

    和食物?不!多么希望,尽管是卑微的希望,也希望他能鉴赏自己的翅膀啊。她

    无法阻止自己荒谬的,对自己第一个男人,也是其实控制了自己的男人的依赖感

    和这样、那样的幻想。

    他奸污了自己,得到了自己的一切,又掌握着自己的命运,疏导着自己走向

    成功的道路,控制着可以随时毁灭自己的依据。那么,幻想一下:他也许是一个

    好人,会给自己留一点点希望和梦想,一点点尊严和人格,一点点可能……只是

    这个年纪的她,已经走到无路可退的她,无可奈何的自欺欺人而已。

    她已经被这种不可思议的痛苦的情绪折磨的灵魂都要破碎了,又如何会在乎

    身后是什么人呢?

    原来来到她身后的,是李瞳,是那个长发飘飘的和气的大姐姐。

    「纱纱,你没事吧?」

    「没事……」她只能吞咽下所有的苦,努力让自己笑出来,天知道这个李瞳

    和川跃是什么关系。

    「诺,拿着……」李瞳却递过来一张房卡。

    「嗯?」她的脸蛋刷得红了,身上几乎立刻起了一阵鸡皮疙瘩,心脏立刻又

    加快了跳动的幅度。她不是一无所知的小笨蛋,她也听了很多机关里的谣传,都

    说李瞳其实是川跃的「亲密下属」,递这张房卡过来是什么意思?……她不能不

    想起那天自己在绯红悲惨羞耻的经历。难道今天,石川跃在席面上看见自己,又

    临时起了心意?让李瞳过来给自己房卡,要就是为了……又要奸自己一次?玩自

    己一次?和自己做爱?有一次折磨自己的贞洁来愉悦他的身体?

    她有点害怕,屈辱的想哭,惊惶的看着李瞳,在月光下小脸由红转白,但是

    内心深处又多少有点不可思议的期待。对于石川跃,她不能抗拒,也不敢抗拒,

    就只能沉溺,但是也有那么万分之一,她也有些欣喜,愿意沉溺……在这么多领

    导在的西体,石川跃又要玩自己了么?是自己的身体,对于石川跃来说,即使已

    经夺走了贞操,也有足够的吸引力,值得去冒险么?自己的翅膀,对于石川跃来

    说,依旧是有着魅力么?

    「没事,这是我叫楼下服务员专门给你一个人开的房间,领导们都不知道的。

    太晚了,郭局长刚才席面上说,还要唱歌,估计不到两三点散不了。徐指导是不

    好意思说,他总是要留下的,又担心你……我知道你不习惯这样的场,你小女

    孩家的,这里又是公园,行人太少,你又喝了酒,一个人去的话,我想来想

    去都是不安全……你如果想去休息,就去洗个澡、睡一晚,没事的,他们会一块

    买单的……西体外头看着破,内里的设施条件都是超五星级宾馆级别的,其实很

    舒服的。等一下领导们尽兴了,我再和他们说。明天上午天亮了,你自己叫车也

    可以,我来送你去也可以的。没事的,你拿着就是了……」李瞳似乎稍微看出

    来她的疑虑,微笑着、温柔的为她释疑。

    「哦,谢谢了。」她的心乍凉又暖,只能憋出笑颜,收下了房卡。「我是不

    太会喝酒,是想睡一会……但是,郭局长不是说还要唱歌么?徐指导……说什么

    么?」她其实是有点害怕这个长发飘飘,温柔的大姐姐,总觉得她像是石川跃的

    传话筒什么的,试探着问她。

    李瞳忽然嫣然一笑,居然上来轻轻抚摸了一下许纱纱的头发,眨巴和一对美

    目:「纱纱……」

    「恩?」

    「你如果想唱歌,等一下就去三楼卡拉OK厅;如果想去睡呢,就去房间里睡;

    如果真的实在想去了,就再等一会,等领导们散了,我同你一起坐石任的车

    去;如果还想去陪领导们坐坐,就去坐坐也可以,他们估计还要喝一会残局。

    总之,怎么都可以的……看你喜欢。不必勉强去讨领导们欢喜的。」

    「哦……」

    「没有人可以逼你做你不喜欢做的事。」

    「什么?」

    「我是说……哦,是我们石任常说的:专业人士最大的优势,就是没有人

    可以逼他们做他们不喜欢做的事。嘻嘻,虽然你还小,但是你呀,是个运动员,

    不是公关部,和我们不一样,也算是个专业人士,要我说呀,徐指导根本就不应

    该带你来今天这种场。你可以有、也应该有自己的矜持和尊严的。没事的…

    …你别怕。」

    许纱纱愣了,这话什么意思?石任说的,「没有人可以逼你做你不喜欢做

    的事」「专业人士可以有矜持和尊严」?这个世界上还有比这话更讽刺的么?但

    是她没来得及细细琢磨这句话的滋味,李瞳就笑笑,推说自己还要去陪领导们,

    飘飘然的离开了。

    月光下,酒意微醺,清风卷起一湖微波,她拿着那张房卡,有点不知所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