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体香 第二部:晚晴集团】第1回

作品:《权力的体香

    看精;彩'小*说'尽|在'.'''. 第&#*站

    第夏婉晴·小口琴

    整个体育馆中,喧闹、欢呼、掌声、各种语言的噪杂尖啸声,渐渐的,都安

    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从场馆的各个角落,集中到那蓝色塑胶地上平衡

    木前,她娇小的身影上。

    她过头,冲教练笑了一笑,教练在那里一边鼓掌,一般用丝毫不动摇的眼

    神在鼓励着她,点着头。就是这种坚定却温暖的眼神,伴随着其实还年幼的她度

    过了多少个日日夜夜,和汗水、泪水、疼痛、酸楚、成功、失败、一起伴随着她。

    走上前去几步,对着裁判席,扬起一只右臂,呈现一条优美的曲线;挺起弧

    度玲珑的小胸脯时,丝毫不介意,那未成年少女的乳形顶起体操服,有一种平时

    难以注意到的天然和羞涩;翘起自己的臀,让体操服裹裆处包裹着自己的那两朵

    挺拔可爱的小股,能够在前后都呈现最优雅动人的柔软线条。只有小女孩,并且

    是经过经年训练的小女孩,才能有这样柔软的线条,去呈现人类身体在最豆蔻的

    年华,才可以达到的极致柔美。

    「嗡」的蜂鸣声响,示意她可以开始了。闭上眼睛,让修长的睫毛盖住自己

    的眼帘,再睁开眼睛,感受着全场,各种肤色,各种语言,各种镜头,齐刷刷的

    瞩目着她。

    轻轻助跑,在那助跳弹上用裹着防滑袜鞋的脚掌用力一点,手掌在木端同

    时一支,整个身体凭借着弹力,腾空而起,两条对于她小巧的身体来说,算是修

    长雪白的腿,划出一道以腰眼为圆心的动人曲线,后翻,腰肢和手臂,完美的结

    着幼小的身躯能够发出的最动感的力量,将整个身躯在半空中向前推动着,团

    身,两腿立刻自然的分开,在平衡木的两侧,轻轻的一擦,用那软质的木身和两

    腿内侧轻柔的摩擦,来减低下落的速度,要记得这个时候要立即挺胸,两条腿已

    经自然的分在了平衡木的两侧,臀胯优雅精致的正好「坐」在木端上,完美!

    这是编号为。47的木端踺子跳接小翻转体36?下摆成纵木分腿坐。

    难度为D级,在当今世界的平衡木上法中,已经属于顶尖级水准了,能完美做到

    的不超过5个人。而且这个动作非常优美动人,有着象征力量的起点,和象征柔

    美的落点,很适形体比较娇小的她。

    果然,全场迫不及待的发出雷鸣般的掌声和欢呼声。

    但是这掌声,马上被她团身而起的连接动作压成了静音。上法,只是一种

    「闪耀登场」,动作这才刚刚开始,起身,臂撑,翻腿,站木,一气呵成,以单

    一左足为支点,右腿高傲挺拔的翘在半空中,起跳,劈叉跳,接反转身度,

    再着木……这是经年练就的平稳。脚趾尖无数次的伤痕堆砌出来的坚定,用足弓

    的力量,在那木身上抠出一个深深的凹痕。转体,小垫步,又是单足立木,只用

    足尖的力量,支撑起自己最小巧玲珑的身体,如果不是强有力的体型控制和天然

    年龄的条件,是无论如何做不到的,身体的体重要严格控制在精致小巧到让人怜

    惜的35公斤左右,才能完成仅靠足尖扭动,就完成木上自然转体,45度,9

    度,度,27度……如同一座白玉一般的雕塑在底座上自信的旋转。

    又是雷鸣般的掌声,全场都快要骚动起来。在这一刻,无数人即是陶醉又是

    揪心的看着在平衡木上,如同站在世界巅峰的公一般,为她喝彩,为她欢呼,

    为她陶醉。

    一步,两步,自然的到木端。吸气,平稳一下呼吸,踏步,足尖猛的发力,

    将整个娇小的身躯支撑起来,半腾空,小毽子跳,刹那间,无数闪光灯耀目的发

    出光辉,在半空中的她,小胸脯骄傲的挺起,如同一朵美丽的莲花在刹那的绽放

    一般……

    左足应该先落木,借着那一股向右方的倾斜力量,将右足再踏到后方……

    但是,可能是腾空时候,太紧张了,太注意空中的姿态了,右足的位置稍微

    有些靠斜方向,左足刚落木,就感觉到位置有一些不适,太靠侧边了,正要准

    备调整,已经来不及了,右足的足尖没有能够准确的落木,而是撞到了边缘。

    那皮质的边缘虽然很柔和,但是依旧,整个身体的重量都在那一瞬间失去了

    平衡,所有的细胞几乎都感觉到失重一般的跌落感,眼快的教练和队友已经发现

    了,发出惊人的尖叫……

    掉下去了!!!踏空了!!!全完了!!!动作还没有展开就结束了么?!!!

    会扣多少分?!!!金牌没了?!!!奖牌还有希望么?!!!

    所有嘈杂的、纷乱的念头都还来不及奔涌出来,一种撕心裂肺的疼痛却从胯

    下传来,前交叉韧带这里仿佛是钻心一样发出残暴的撕扯感……

    「啊!!!!」

    ……

    夏婉晴从恶梦中惊醒。

    虽然室温是被中央空调调节到最稳定的24度,但是她依旧觉得身上有些凉

    飕飕的,心瓣附近的肌肉更有一阵真实的绞痛。

    扭亮了床头的欧洲宫廷风的台灯,稍稍起身偎坐在天丝的被窝里,看着正对

    着大软床那张法国进口的梳妆台上,用白松木修饰边框的镜子。镜中的她,在恶

    梦中惊醒,有一些凄婉,却依旧妩媚,有些狼狈,也一样美艳成熟。那肌肤稍稍

    渗着冷汗所带来的光泽,一头乌发在睡觉时不习惯盘起来,所以有些凌乱,华贵

    的丝绸吊带睡衣上绣着精细的牡丹绳结,温柔的贴着她的肩膀,那肩臂浑圆的线

    条动人心魄,而那条深深的乳沟,和一对动人的尤物,在胸前轻轻颤抖,伴随着

    急促的呼吸,荡漾着销魂而饱满的波动……

    她依旧美得醉人。但是岁月从来不会无痕,青春却已经不在。

    而梦中那曾经最辉煌的瞬间和最痛苦的时刻,那曾经站在世界巅峰,又从哪

    里摔落下来的忆,更已经过去了仿佛千年。

    夏婉晴,当然还是夏婉晴,是晚晴公司的董事长,河溪市十大杰出女性,河

    西省人大代表,国家工商总局优秀民营企业家代表,河西大学第一届MA总裁

    班成员,河西关爱儿童大使……以及一长串千奇怪的头衔。但是,那个曾经,

    就算她自己,也爱的死去活来的,形体玲珑、天真可爱、幼小纯洁的自己,那个

    曾经一代国人甜美的国民忆:漂亮又活泼的「平衡木上的小口琴」,却永远的

    消失了;除了在恶梦中之外,不会再来。

    尽管运动员的世界,拼搏两个字总是被形容到了极致,但是岁月的洗练,会

    让你终究明白:最珍贵的东西,是不会通过拼搏就可以获得的。比如天赋,再或

    者童年……

    每每从这场噩梦中惊醒,她总是仿佛过电影一样,能看到岁月的片段在自己

    的眼前浮光掠影。

    她出生在一个贫穷的乡村编外教师的家庭,其实只是为了国家补贴,四岁就

    开始练体操,九岁就在县市成名了……十岁就被篡改了年龄后成了「十三岁」,

    带到首都集训。那是二十八年前的C国,那还是一个,为了出成绩,为了博金牌,

    各个项目中心可以不择手段不顾一切的年代。人权、诚信、孩子的幸福童年和成

    长规律,都是可以被无视的年代。一大群像她这样,中无一有天赋的孩子,被

    集中到国家队下属的体校中,进行着几近残酷的集训,然后又是中选一,成为

    国家队的所谓「苗子」。因为体操运动的天然特性,要想出成绩,非但训练必须

    乘儿童身体尚未长成就开始,甚至参加世界大赛,都是「尽可能的早」,篡改年

    龄,让形体柔软程度最高的尚未发育的十三、十四岁的小孩子,去和国外十六周

    岁以上的青年运动员比赛,是最容易出成绩的。所以十岁就要开始准备和选拔了,

    这种准备里除了集训、磨砺,动作适应外,也包括了修改出生年月和档案资料。

    她十二岁时就上了电视,在那个人们还非常质朴纯情的年代,她以小萝莉般

    的天真烂漫和一张天使一般的脸蛋,以及在那个年代看来活泼可爱的性格,给人

    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叔叔阿姨们固然以某种爱怜喜欢的眼光去看这个可爱的

    「小口琴」;当然也有一些人,用一种异样滚烫的眼光去看她。那个年代,思想

    还没有那么开放,人们可以在屏幕上看到的能够引起性兴奋的东西并不多。而

    「小口琴」的体操服勾勒着少女臀胯的那种天然纯洁的诱惑,和她平衡木上两条

    幼嫩却挺拔的玉腿开的英姿,以及她这一批算是第一代受到「性感体操」思想

    印象的运动员的动作编排,是一些内心饥渴却不能宣之于口的男人,能够味很

    久的「精神食粮」。

    她最终在体操项目中,将训练集中在了平衡木上,也在十三岁(资料上已经

    写成了十六岁)就完成了自己的世界舞台首演。被认为是国家队新一代中难得的

    好苗子。而虽然那个年代人们说不出口,「小口琴」那张萌得可爱的小脸蛋,天

    然去雕琢的少女姿色,也为她加分不少。在亚运会上,她第一次代表C国出战,

    虽然只获得了银牌,但是也赢得了满堂彩,连很多国际上的同行也对她赞不绝口,

    认为是未来世界冠军的必然人选。就在次年的世锦赛上,她准备了一组高难度动

    作,将要挑战平衡木的世界冠军,却在一组其实难度并不高的连接动作上,一个

    低级失误,掉下了法……

    看~精彩-小說~盡在'点b点 第'~-*小'說~站

    /度//第/一///小/说/站

    ..

    那只是一个失误,所有练体操的人都会遇到的,训练中更是无数次遇到过。

    但是却改变了她的一切。膝后交叉韧带撕裂……并不是完全不可治愈或者终身的

    伤害,但是当年的修复手术,却又发生了概率极低的手术失败的医疗事故。

    然后就是长达两年的卧床、诉讼、争议。在那个年代,要控告一个完全是国

    家机关支付费用的国立医疗机构,甚至是一个组织了全国范围内的捐款活动的

    「国家队」,是不自量力也不为会所接受的。她的父亲却因为某种偏执和对所

    谓「法律」的信心,发动了这场引起各方冷嘲热讽的,最终以失败告终的对国家

    队和医院的双重诉讼。

    两年半后,她曾经尝试过复出再练体操,却最终因为积伤和错过了黄金年华

    而只是停步在县市级的水准,最后也不了了之。那场曾经让无数人揪心的事故,

    对于每天都有新闻的会来说,也终于是多年前的一段往事。「小口琴」淡出了

    人们的视线,只不过在一些人的忆里罢了。

    再次到公众的视线中,距离那次事故,却已经是浮光掠影、岁月匆匆的十

    五年后了。十五年,足以把重大的人生记忆磨灭,何况只是纷扰却也不断的

    体育世界的一段陈年往事。

    已经近三十岁的夏婉晴,并没有几个人认得她,不为人所知经历了一些什么,

    有着什么样的际遇,居然成了一个在南海特奋斗的颇有「资源」的创业者,奔

    走在特的高楼大厦、和市郊的厂房间。她和另外两个伙人一起,在筑基市创

    建了一个叫「牧宝」的运动品牌,开始模仿欧美的款式,一反国产品牌以价格低

    廉为诉求的特点,开始设计制造相对比较高档的运动服装和运动鞋。她亲自跑

    南海省局,亲自在产品推介会上演讲,甚至亲自撰写宣传片的文案,她那间不起

    眼的小厂房,居然出人意料的,成功获得了南海省省羽毛球队的订单。虽然不太

    在公众媒体中露面,但是在筑基的商业圈、媒体圈、政府圈、体育圈里,很多人

    都见识到了一位永远体面大方、性感奔放、待人热情、吃苦耐劳却又有着高贵典

    雅气质的商场少妇「夏美人」,无论关系远近,相处之后,都忍不住赞她有一股

    子欧美女强人的独立气质。

    小小的服装加工厂,迅速扩张规模,并在筑基和全国许多城市开了连锁加盟

    店。而就在此时,她却和两个伙人发生了意见分歧。在一番挣扎直至诉讼官司

    后,她忍痛割爱放弃了「牧宝」品牌,留给了伙人,分拆公司后自创了「晚霞」

    和「晴空」的两个新品牌,并且将公司正式更名为「晚晴集团」,总部也移到了

    河溪市。而之后的几年,「晚霞」照耀溪月湖,「晴空」绚烂控江湾,除了运动

    品牌外,她的集团进军餐饮、娱乐、运动休闲,然后是地产、金融甚至互联,

    几年时间,晚晴集团已经成了估值亿,河西省屈指可数的民营企业集团公司。

    和很多人在看了后猜想的并不一样,至少在那段陈年往事上,

    她其实很低调。除了参加一些政府组织的活动时因为商务需要,她几乎不太提起

    当年做体操运动员时的旧事,除了一些圈内人,并没有多少人能将她和二十多年

    前那个「小口琴」联系起来。人们只知道,晚晴集团有一个风姿绰约、优雅时尚,

    却未免多少有点咄咄逼人锋芒的女强人总裁夏总。是因为,在某种意义上,她希

    望人们忘记那个「小口琴」,忘记那段童真的岁月,忘记那种单纯和辉煌,忘记

    那个年代和那时的自己。对于她来说,过去的,已经过去了。除非是必要的情况

    下,她并不愿意再去提起。甚至都不愿意再去忆。

    因为在梦中,她依旧会梦到的,永远是那种疼痛和跌落深渊的感觉。她是生

    命,无论用多少金钱、权力和成功去装饰,其实是从那一天开始,就已经死去,

    现在的自己,不过是在死亡的过程中罢了。

    夜色笼罩的豪华房间里,她眯着一对有些疲惫的美目,似乎在有意识和无意

    识间徘徊。在她的身边,一具比之一般人要格外修长一些,细腻光滑、凹凸有致、

    玉骨冰肌却又掩饰不住小女孩天然童稚的身体,在被窝里转了过来。

    「晴姐……」那个只有十五、六岁的少女,只记住了她的艺名叫逗逗,真人

    其实叫什么名字夏婉晴都有点记不住了。睡眼朦胧的醒来,终究掩饰不住小幼女

    才有的懵懂,揉着一对睡眼,问候着她:「您怎么醒啦?」

    她勉强的笑了笑,深深的调整了一下呼吸,靠到了枕头和软靠床头垫上,身

    体也稍稍沉下去了几十厘米。一只左手轻轻抚摸上了那个女孩的鸡蛋羹一样的脸

    庞:「没事,有点梦……有点不舒服。」

    「晴姐……你不是说明天还有很重要的采访么?还是早点睡吧……」小女孩

    很乖巧的在被窝里移动着身体,将自己的脸庞贴上了夏婉晴的小腹附近,靠在她

    的腋窝下。就像一个女儿缠绕在母亲的怀抱里撒娇一样。

    但是夏婉晴的手,却已经从抚摸女孩子的脸庞,慢慢向下,向下,绕过脖子,

    到她的胸前,在她那饱满坚实,洋溢着青春气息的乳房上流连。对十五六岁的女

    孩子来说,这一对乳房的规模简直是惊人,甚至都怀疑有D罩杯,现在的孩子真

    是怎么发育的?但是夏婉晴,就是喜欢这样的小女孩天使一般的容颜,和夸张的

    象征了女性特征的乳房构成的某种对比,将她那颗乳头轻轻的如同在剥壳一样的

    抠弄。口里却是淡淡的:「有点睡不着。」

    那女孩子被她熟练而有魔性的手,玩弄的又开始喘息呻吟起来,发出动人的

    娇嫩的呜呜声。又似乎是听明白了她这句「有点睡不着」的意思,整个娇小的身

    体沉到被窝里,摸着,摸着……在睡衣下找着她被高档蕾丝内裤包裹的禁。

    女孩的身体似乎沉了下去,轻轻在她的内裤的裆部那几朵绣花上娑婆,然后

    用一种钻人心的羞声,问道:「晴姐……恩……要用嘴?还是用胸?还是要用下

    面?」

    夏婉晴轻轻的也是舒服的展眼出笑容,也不去低头观看被窝里禁忌畏人的春

    色,只是答「用嘴……舌头要舔进去,吸得用力一点……」

    被窝里的女孩,几个小时前,她还依稀记得她有两朵粉嫩却挺拔,有点娇俏

    的奶头也很可爱;也有一条几乎没有耻毛,更显得粉嘟嘟的高高坟起的蜜穴。但

    是此刻从梦中惊醒,自己太累了,只要享受就好,也不愿意去动品玩什么。

    「是,晴姐。」女孩像只小宠一样,转进被窝的深处去,开始她的动作。一

    种舒适、一种快乐、一种被爱抚和触感,最重要的是……一种对她人命运予取予

    求的快感,从她一直保养得非常紧致清洁的私密处浓浓的传来。

    长夜依旧,噩梦依旧,但是明天她还要应付很多工作。至少,在经过这么多

    年的努力后,她已经可以在噩梦惊醒的午夜中,得到她所需要的慰藉,无论是多

    么的荒唐。她其实也知道,此刻正在自己的胯下努力服侍自己的女孩,并不是真

    正的同性恋或者双性恋,而只是无奈的依附在她的羽翼下取悦自己的小玩偶之一,

    要做模特?要户口迁进河溪?还是仅仅是贪慕虚荣要钱买好吃的好看的?也记不

    清了……也许她一边在做那些羞人的事,她的心一边在哭泣,一边在沉沦,又或

    者现在的小女孩根本不在乎这些,只把这种事情当成人生的游戏……但是那已经

    不再重要。

    小口琴早就死了,她是夏婉晴。她已经拥有足够的权力,去任性的享用她那

    其实早已破碎的人生残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