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体香 第一部:川跃归来】第77回

作品:《权力的体香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 第&#*站

    第77:秦牧本,政见

    雷阵雨影响下,从河溪溪月机场到首都呈海机场的飞机晚点了。秦牧本在机

    场整整多等了一个多小时才接到他要接的人,以他的身份来说,这多少有点夸张

    了。

    而且他觉得这一幕,多少有点似曾相识。

    大半年前,也是在首都呈海国际机场,在一辆改装的别克GL上,他就坐在

    第二排,和那个叫石川跃的「世侄」面对而坐,有过一番接机对话,送走了这个

    「麻烦的公子哥儿」去河西。而出乎他的意料,这个在他眼里无一用的纨绔子

    ,在河西体育局,可以说是「搞得风生水起」。不到一年的功夫,已经从一个

    省局群众体育处传媒科的基层公务员,混到在河西体育圈里,算一号人物了。遥

    遥听闻,、公共关系办公室、河溪选拔赛、许纱纱新加坡事件、晚

    晴集团的天价赞助……都和这个年轻人有关系。虽然在秦牧本这种层级眼中,这

    些事,说到底都只能算是基层的小事,但是出自这个在他的印象中,除了喝酒飙

    车、玩枪玩狗,就会风流无度、处处留精的石家公子的手,可以说多少有点让他

    惊讶。因为和石束安往年的关系,他的身上,总是打着挥之不去的「茶党」烙印。

    难道说石家有后?而且,地方上居然没有什么人,强力的去压制这位公子哥,这

    也多少有点奇怪,难道说「那边」有别的打算?

    半月前,总局要考察指导河西游泳队和晚晴公司签约的事,他就动要了这

    份差事,跑了一趟河西。这种视察地方,除了工作外,当然也有「娱乐」,河西

    省局的陈礼处长、河溪市体育局的童局长也安排的很妥当,那两个女孩子,虽然

    不是什么处女,但是童局长说真正是控江三中的高中学生,练排球的……那么嫩,

    又那么健美,腿那么漂亮,躺在床上颤颤发抖得由得他来宣泄奸玩,他很舒服,

    很享受,很放松……不过他也没忘记正事,和刘铁铭局长谈过之后,即要求河西

    省能够「妥善处理地方体育事业和国家利益之间的平衡」,又了解了一下这个石

    川跃在河西的近况。甚至他还抽出时间,和石川跃一起吃了顿饭……传达了史老

    的意思:年轻人,踏实认真工作为,就不要没事跑首都了。

    而这会儿,依旧是呈海机场,依旧是别克GL,依旧是史老的吩咐,依旧是

    一次私下的「接机约见」,一切都似曾相识……

    只不过对象换了,现在并排坐在自己对面的,是一对安静娴雅、高贵明艳、

    坐在一起更加互相衬托的美得让人窒息的母女。石束安的妻子、柳老教授的女儿、

    河西大学体育产业管理学院的系任:柳晨;石束安的独生女,河西大学英文系

    的大一学生:石琼。

    「妹,飞机上累了吧。我听说你是一向不太喜欢坐飞机的,难为你了。因

    为我想你这次来,可能要看看老石,组织上也应该会观察的,所以不适宜太铺张。

    我们都是党员,要讲究群众路线么。所以我是请示了柳老,给你们只订了商务舱,

    坐的还习惯么?飞机上东西吃得惯吧?你们住哪里适?是去柳老这里?还是住

    酒店?头我让小孟送你们……」

    「琼琼都这么大了啊……读书还辛苦么?叔叔上次看见你,你还刚读初中呢

    ……一眨眼都已经是大学生了啊。听说你上次参加中英交流,用全程英文演讲,

    技惊四座啊,很多老师评价都很高……年轻人,要多学习国外的先进文化科技,

    但是也要多了解我们的传统文化啊……而今迈步从头越么。」

    他有一搭没一搭,语气平缓而亲切的说笑着,柳晨和石琼也都很礼貌的和他

    寒暄,感谢他的诚意接机。石束安的案子,当然是不方便谈的;史老的嘱咐,也

    只要点到为止就可以了。柳晨可是跟过石束安出使过好几个国家的前大使夫人,

    人情冷暖一点就透。石家已经不比当年,如果不是柳家还在,她哪里还能那么安

    逸,躲到河西大学去任教,弄得不好「接受组织调查,在规定时间内,交代规定

    的问题」都是有可能的;这里毕竟是首都,自己毕竟是现任的国家体育总局司长;

    自己能来接一下机,表达一下「故人之情」,也算留个地步,他自认为已经做的

    好到不能再好了。

    在这一对多少有点「孤儿寡母」味道的母女面前,他需要保持关怀与亲切,

    但是又不能太过分热情,显得自己失了身份。他要注意语速,不能带了官腔,但

    是也不用太家常亲热,目光不能太凝重,也不能太漫不经心……不过没关系,这

    些全挂子的本事他早已经磨砺的炉火纯青。

    其实,他的心思也有些飘忽。刚才,小孟去接机,他在车厢里,远远看见柳

    晨拖着拉杆箱迈步而来,一袭飘飘洒洒的天青色立领连衣裙,精巧盘起的发髻,

    一副浅色的窄边眼镜,在机场斑斓晶莹的天幕背景下,如同一位耀目雍容的王妃

    一般款款而来。虽然有了年纪,居然让秦牧本心中一荡。这个昔日里安静从容,

    却常常是在内室,不和丈夫的同僚们多有往来的贵妇人,如今,居然多了几分真

    正意义上的知性美和更加逼人的艳丽,那步伐,那体态,那连衣裙下摇摇曳曳的

    腰肢,那宽美的胯部曲线,那圆溜溜的臀,那高高耸立微微颤抖的乳房……秦牧

    本竟然都有些看呆了。

    而等到再走近,从柳晨的身后,那个一身雪纺粉青色短袖衫、一条五分及膝

    牛仔短裤、一双篮球鞋衬在两条雪白挺立的小腿下、戴着一副深色宽边太阳墨镜、

    扎着侧分的马尾的石琼闪身而出,甜甜乖乖的叫一声「秦叔叔」时,秦牧本更是

    几乎当场要有点失态。

    这是老石的那个女儿?怎么能……出落的这幅模样……浑身上下的装扮固然

    是掩饰不住的年轻人喜好的时尚装扮;但是那露出的臂膀、那小腿、那牛仔短裤

    下的妙臀、还有胸前实在忍不住偷看两眼,顶着飘飘然的雪纺衬边有着几乎是错

    觉,两颗豆蔻模样的乳房,简直每一寸细节,都在炫耀着不可思议的娇媚和靓丽

    ……这个女孩,简直比秦牧本玩过的几个上时装杂志的嫩模还要惹人瞩目,而且

    浑身上下充满了骄傲的气质和玲珑的狡黠,那眼神,那口吻,一副富家千金「装

    乖」的模样,秦牧本口中慈祥的招呼,心里却忍不住阵阵难以压抑的遐思。

    直到车辆发动,他一边和两母女寒暄着,一边脑子里魂飞天外,几乎在构想

    着,是否有朝一日,自己可以找个借口,接近一下柳晨母女……老石这个王八蛋,

    真是没足够,房间里有着这么美的老婆,还玩不够?要离婚去找小三?怪不得要

    落马,天都不容啊!不过纪雅蓉那个小妖精,也实在是磨人魂啊,那腿,多长啊

    ……老石有没有干做,左面是这个柳晨,右面是那个纪雅蓉,睡完一个,睡另一

    个,奸完一个,奸另一个的事啊?……啧啧啧,说不定,当初为了保住石夫人的

    地位,这个如今装模作样的大学教授,真和另一个年轻女孩,一起给老石奸过操

    过呢……还有这个女儿,啧啧啧……我要是老石,管他女儿不女儿,乱伦不乱伦,

    这种尤物,这种货色,一定要自己奸了啊,留给别人,简直是暴敛天物啊。要是

    能奸到这样的女孩子,那鸡巴这里的哆嗦快乐,简直是无穷尽啊。好像还是幼儿

    园的时候,我抱过这个女孩子吧……当时,真应该乘机好好捏捏她的屁股和奶子

    啊……如今居然捏不到了……

    他就是有这样的本事,嘴里不停的,温和亲切的安慰着两母女,交代着起居

    事务,心里完全是另一个世界。甚至都在临摹自己可以脱光衣服,左手抱着柳晨,

    右手抱着石琼,三个人全是赤裸的,肉感十足,风情万种,我见犹怜,楚楚动人

    的一对母女,在自己的怀抱里哭泣哀求,求自己操得狠一点,求自己操得深一点,

    求自己不要怜惜,要将她们奸污得疯癫,来弥补她们的前夫和父亲被捕后,没人

    操的瘙痒……

    「咳咳……」柳晨咳嗽了两声。

    是自己有点走神了吧。盯着石琼那雪纺短袖领口的少女雪腻太狠了吧。自己

    也不得不承认,这一对母女实在太美,让自己本来已经炉火纯青的手段都有点失

    措了。

    「老秦,其实你不用一次次跑的……我知道你是真的很忙。这样的时机,你

    还这么关心我们母女,我是很感激的,爸爸和大哥、二哥都很感激你。但是总是

    不好意思的,也容易惹人闲话……」柳晨说的很诚恳。

    秦牧本要的就是「爸爸、大哥、二哥很感激」这样的话。石束安已经倒了,

    但是柳家毕竟还在,他的确是大忙人,今天特地出来接一下柳晨母女,一方面固

    然是史沅沭的面子,另一方面,也想给柳家人一个好印象。

    「可惜这次小石工作忙,没能一起来……这个年轻人很不错啊,我去看过了,

    在河西开展工作开展得很出色啊,刘局长赞不绝口,年轻有为。妹,这可都是

    你教导有方,也算是为我们国家的体育事业培养贡献了人才啊……恩……其实,

    我上次去拜望史老,就连一起在疗养的宋公都问起这个孩子呢。」他想这个话题,

    柳晨应该有兴趣,他也知道虽然柳晨已经和石束安离婚了,但是一直把石川跃当

    成自己的儿子一般看待。「七副老」史沅沭不允许石川跃来首都,自然有他的考

    虑。但是史沅沭对石川跃的态度,他有必要在柳晨面前「提」一下;而宋公目前

    也在疗养院,并且也知道石川跃,他更是觉得有必要在柳晨面前「提」一下。

    不过和他期望中的反应不太一样,柳晨依旧是不紧不慢的笑着:「他年轻不

    懂事,而且有点莽撞,坏习惯也多,需要多磨砺……」她似乎不想沿着这个话题

    多说,而是换了一个口吻:「老秦,其实我还有事情要请教你呢。」

    「哦……请教不敢当,妹你尽管说。」秦牧本的眼睛眯了一眯。

    「我现在在河西做一些体育产业学术方面的工作……」

    「是啊,河西大学的体育产业研究院,真的是搞的很出色,妹你出手不凡

    那。不愧是柳老教授之女。」

    「这是学校领导和体育总局的项目,我只是个执行老师而已……」柳晨依旧

    笑笑:「现在有一些企业,有意把奥运项目的体育产业娱乐化和市场化,也在做

    一些这方面尝试,在学院里也有一些争议和担忧。老秦你是老领导、老上级、老

    体育人了,我很想听听您的看法,也了解一下总局的精神。」

    秦牧本不易察觉的一皱眉。他当然明白柳晨指的是什么。晚晴集团在河西大

    搞体育娱乐化,。2亿赞助河西省游泳队背后,有着一揽子的方案。开放控江

    水上基地,要举办每周一次的「市民开放日」,让专业场地面向普通河溪市民开

    放,还要组织现役退役的游泳、跳水、水球运动员给市民做「明星教练」;还有

    就是邀请当红的年轻运动员,去参加真人秀节目的拍摄。这些事情在传统的体育

    人眼里,当然有些离经叛道,但是无论从出发点还是政治立场,顶着「全民健身、

    全民体育、全民参与」的帽子,除了耽误训练分心外,也挑不出什么大错来,而

    且经济利益非常可观。这背后,又是国家体育总局内,「体育市场化」和「体育

    统筹.??b.n????et化」两种理念的交锋,只不过晚晴集团和河西这次走到了比较前沿罢了。

    如果要论专业上的立场或者说「体育政见」,秦牧本还是比较支持这种尝试

    的。玩归玩,官僚归官僚,他也在圈子里混了很多年,看多了国内体育项目的兴

    衰,也考察过许多国外体育行业先进的手法,深知传统意义上的管制体育已经走

    到了尽头,这不是单纯的对错的问题,而是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特征。经济水

    平越来越高,体育不可能再束缚在高墙之内,成为仅仅是「国家荣誉激素生成器」,

    新的经济条件和会条件下,体育市场化、甚至说透了体育的娱乐化,是势在必

    行。但是专业立场,到了他这种地位,已经不再重要。他需要考虑的更多的,是

    政治利益和权力斗争,总局让他去河西干什么的,还不是「把着点关」,防止地

    方上闹得太过了……

    但是眼前这个知性美妇居然会提起这个事?是什么意思呢?这一路,难道不

    应该寒暄一些家长里短,说一些同志情谊,讲几句故人照顾之类的么?居然会聊

    起这么敏感的公事来?连石束安的案子都不问问?还是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

    难临头各自飞,柳晨根本不关心石束安的事……?是作为柳家人在问?还是作为

    河西大学的系任在问?还是……作为石束安的前妻在问?

    秦牧本稍稍看了看车窗外,做稳重的沉思状,其实是稍微转了转念头……

    对了,有没有可能……是柳晨其实是在拐弯打听陈礼和石川跃的事情?上层

    有上层的戏码,基层有基层的戏码,就连秦牧本在总局,都听到了很多风声,这

    次河西游泳队和晚晴集团的「五年赞助同签约谈判」充满了「戏剧性」的意味。

    竞技赛事处处长陈礼一手操办了这次「谈判」,从幕后走到台前,狠狠的压制了

    新冒头的公关办公室……难道,柳晨是关心侄子石川跃的「仕途」,借着「体育

    产业娱乐化」这个话题展开,拐弯打听一下这个?

    不,不可能。

    秦牧本又马上否决了自己这个想法。虽然这次去河西都是陈处长在招待,但

    是在他看来,陈礼最近的这些行为,处处犯了官场的忌讳,看上去风光八面、政

    绩卓著,其实可以用两个字形容:胡闹!

    江湖传言,陈礼是宋秘书的人,那就是太子党的小尾巴了。这些人一向以保

    守立场为,这种「体育娱乐化」的事情,那么好参与么?这个风头那么好出么?

    很多人以为政治派系纯粹是利益构成,其实并不尽然。「政见」这种东西,最初

    可能只是你茶余饭后的某次闲谈,或者大学时代看的某本读物带来的思想,但是

    当你进入了一个窝,就身不由己要随着它的氛围和观点走。政治派系的观点,绝

    非仅仅是口号,更像一种联接人们的纽带,否则,即使表面上再是连同生气的同

    僚,内心也不会以你为然的。体育产业的娱乐化和商业化,如果你是太子党的人,

    最多就是打个哈哈,打打太平拳,说说空气话,哪怕鼓鼓掌也行,虽然不至于立

    足于反对,但是那么热情的参与……绝对不是什么太好的选择。

    更重要的是,连傻子都看得出来,刘铁铭局长是有意提拔一下石川跃。你领

    导要提拔下属,你再怎么吃醋,表面上也只能一副「领导英明,不拘一格用人才」

    的表情,要顺着来,暗地里使绊子。刘局既然有意成立个什么办公室,官场的潜

    规则就是「花花轿子人抬人」,你陈礼就仗着江湖地位,大咧咧去做你的「直管

    领导」?弄得刘铁铭只能迁就你,出于平衡给石川跃换岗位?换个角度想想,岂

    不是让刘局下不来台?

    而且秦牧本这次去河西,随便闻闻味,就有一个猜想:陈礼可能是要倒霉,

    可能他自己都感觉到了,之所以这么犯官场忌讳的大动作,其实就是不甘心,在

    做表现、做政绩、做最后的挣扎。这次的签约事件,其实本来像是一桌牌,根本

    就是刘铁铭局长、石川跃、晚晴集团……甚至也许还有那个徐泽远,摆好了桌子

    要开打。陈礼是强行落座来参与一手的,造成一个自己在河西体育圈依旧「说一

    不二」的假象,给自己争取时间罢了。基层的人当然看不出来,以为陈处长又是

    大权在握,但是以秦牧本的政治敏锐,只要看看水上中心任徐泽远、河溪体育

    局局长童万秋这些领导干部,看陈处长的眼神的细微别,就感觉到了其中的不

    同。

    因为他很熟悉这种眼神,石束安快要出事时,他也是这么看石束安的。

    官场冷暖,就是如此。

    但是这种事情,太「灰色」了。以柳晨这种身份,名门闺秀、大学教授,讲

    究的就是个风度翩翩、温柔娴雅、高贵宁静,内心再有谋划,表面上也要纯洁似

    水,就算是为了侄子,也不太好打听机关里的省局办公室政治斗争吧?这不符

    她的身份气质。

    还是说,柳晨是替某些人在打听他秦牧本的「政见」是否有变化?

    「呵呵……我认为大胆尝试、小心求证就可以。现在有一些同志,尤其是上

    了一点年纪的同志,一听到' 企业' 两个字就皱眉头,杯弓蛇影么……要不得。

    改革开放都这么多年了,体育产业也要进一步深化改革,贴近群众。我看只要注

    意保持运动员的训练水准,就没什么问题。年轻人的时代到了么……但是,一味

    追求娱乐,尤其是低级趣味,就要不得了。我们管部门还是要把握尺度,不能

    让一些没有会责任感的企业,一味追求眼球效应,就失去了体育的本质。改革

    么……总有一些深水,要尝试,但是也要步步为营,慎重处理细节问题,不能

    忽视我们国家体育制度的优越性。」

    他终于想定了,语气很强烈,内容其实却是一笔糊涂账的「表态」。

    柳晨也笑笑,仿佛得到了她要的答案。

    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的笑容让秦牧本有点局促起来,他略略顿了顿,略略

    带点感情色彩的,补充了几句:「昨天河西省局的老刘电话里和我说起,今儿晚

    上在河西,省游泳队就要宣布和那个企业赞助作的事情了……他们地方上的年

    轻人,还要搞泳池酒会啊招待会啊什么的,很新鲜很热闹的,有了成绩,庆祝一

    下,也算是一大盛事么。倒是有点让我想起,十八年前,因为申办亚运会成功的

    时候,我们办的那场庆祝会啊……老石那时候还年轻,我也年轻……哎,真是往

    事历历在目啊……」

    他试探着看看柳晨,但是这个美妇人依旧秋瞳若水,明眸深邃,静坐浅笑,

    一丝一毫看不出喜怒或者是情绪波动来。而一旁的美女大学生,更是心不在焉看

    着车窗外,仿佛压根没听见他又提起了本不该提起的,父亲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