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体香 第一部:川跃归来】第76回

作品:《权力的体香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 第&#*站

    第76:许纱纱,贞洁的意义

    【加长】

    和很多同龄的女孩一样,受到发达的现代传媒无孔不入的影响,许纱纱很早,

    甚至在她开始发育之前,就对男女之间的事情有了一知半解的了解。她知道性爱

    是羞涩的,也有点小明白,性爱好像又是有着「美好」之名。她也偷偷的、害羞

    的爱抚过自己的少女小奶头和私密处,去品味那触摸和幻想所获得的「挠痒痒」

    一样的快感。她也好多次编织梦想一般,幻想过自己的「第一次」,也许是在新

    婚夜,丈夫为自己准备华美的、布满了粉红色毛绒玩具和印着水蓝色浪花的薄纱

    挂帐的大软床上。自己的丈夫有时是某个电影明星,有时是某个俊朗的师兄,但

    是总应该是温柔的、体贴的、绅士的亲吻和抚摸自己,得到自己羞涩难言的允许,

    才能激动又颤抖着触碰自己的禁,但是随后,也可能有些羞羞的激情的冲击。

    有时,她也想过,自己的「第一次」也许未必真的要交给丈夫。受到一些现

    代思潮的影响,尤其是遇到周衿,那个成熟大方有点玩世不恭的大姐姐后,她也

    想过,也许「第一次」,或者说所谓的贞洁,并不是什么「女人的唯一」。自己

    可以交给丈夫,也可以交给某个热恋了多少年的「真爱」的男朋友。即使不能走

    向婚姻殿堂的,但是在青春期,去品尝那种美味,去让某个疯狂迷恋自己的帅气

    男生,得到那种处女的奉献和爱意的落红,也是一种可以接受的浪漫时尚。她珍

    惜自己的童贞,也羞涩的幻想着美好的第一次,但是并不认为自己要和古代妇女

    那样必须从一而终什么的。她希望自己的贞洁,能够给自己的青春,增添浪漫和

    美好的忆,而不仅仅是某种女孩交换生活价值的筹码。

    但是,从那个可怕的宿舍傍晚,被那几个恶徒,逼迫脱衣、拍照之后,她虽

    然不太敢想,一想起来就要躲起来哭,就要对人生绝望。只是在噩梦中,也开始

    隐隐预感到:自己的贞洁,自己少女的身体,自己的第一次,也许有另一种可能;

    要被强奸,被逼奸,被胁迫,成为某个可能恶心的、可能肥胖的、甚至可能是中

    老年的粗鄙男人泄欲和糟蹋的工具。这男人只是为了在自己的身体里做点恶心的

    事情,产生变态的快乐,就要不顾一切的摧残和凌辱自己。自己的身体将被「欺

    负」,贞洁将被夺走,纯洁将不再有,这个过程中,可能很恶心很怕人,却肯定

    没有爱意和浪漫温柔的伴随。

    而当她向石川跃表示屈服,当她的乳房和雪股落入石川跃的手掌,当她的贴

    身T 恤被掀起,少女的内衣被暴露,当她的门襟拉链被拉开,内裤被男人看到摸

    到,甚至当川跃隔着她的小裤,如同玩弄什么玩具一样,抚摸淫玩她的「那地方」;

    她在从未感受过的挣扎、痛苦、羞耻、悲哀中,咬着牙齿,忍受着屈辱和淫玩,

    就希望这一切快点过去……她并没有太多理性的分析,只是某种少女冰雪聪明的

    本能,在告诉她: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向这个石川跃屈服,被他强奸,被他

    奸玩身体,被他剥夺贞操和尊严……已经不是「最遭的结果」,甚至是一个相比

    那些噩梦中自己想象出来更加「恶心人」的遭遇,还算可以接受的选择。

    但是,当这个石川跃真的,压迫在自己娇嫩的身体上,强行分开自己的两条

    腿,开始用那颗滚烫、坚硬的东西一点一点,尽量是温柔,却也是坚决的,支撑

    开自己两条腿夹缝处的肌理;向着自己私密不可见人,连自己都不敢多看的桃源

    深处迈进时……她那幼小的心灵,却如同沸水滚烫一般的煎熬,也伴随着深深的

    绝望。

    在瞬间,她明白了贞洁的意义。

    痛苦、绝望,伴随着自己那可怜的,自己都很少去探抚弄的,窄小的初初

    绽放的阴道口,有着那肌肉和软组织被撑开的疼痛。其实这种疼痛,并不是非常

    的强烈不可忍受。至少和自己曾经在训练遭受过的韧带撕裂、肌肉拉伤,甚至有

    一次,没有控制好起跳点,脚踝被跳台边缘剐蹭扭裂那次相比,也不过如此…

    …但是那种羞耻的被奸污感觉,是一种强烈的带有象征性的玷污和失贞的标致,

    却是她感到了前所未有的绝望和痛苦。

    失贞,自己就是被弄脏、被弄坏,被变成一个给人看起来只是性工具的小玩

    偶,仿佛永远无法洗刷,永远无法抹灭……

    「求求你……饶了我吧……别进去!求求你……」她用凄婉的、却也是细弱

    无力的声音,做着徒劳的哀求。所有的咬牙强忍和倔強挣扎都仿佛不再,那声音

    越发暗弱,好像只是一个小孩子,在哀求无所不能的成年人一般。

    另一方面,她到底年纪还小,羞涩的私处从未向男人展开,此刻即使大腿都

    被分开,胯下处淫尽力的展开所有的肌肉,即使压在身体上的石川跃,似乎也没

    有疯狂的顶送,而只是一点点的递送进入自己少女纯真无瑕的那条幽径……可能

    他是想温柔一点不想太伤害自己?也可能他只是在品味一点点剥夺自己处女贞操

    的快感?……但是即使在生理上,她也不能想象,怎么可能?那么涨,那么大的

    东西,怎么可能插的进去?会顶到多深呢?一定会坏掉的吧。

    她不知道哪里来的绝望,使得她无视刚才已经半天的屈辱和忍耐,无力的用

    两只粉拳在石川跃的肩膀和胸膛上徒劳的锤击,两条被强行分开的长腿,忍受着

    大腿根部的剧痛,一点点的抗拒着在蹬踏……

    「太痛了!插不进去的……求求你下次好不好……下次……让我准备一下,

    好不好?下次一定给你玩……呜呜……下次吧……呜呜……求求你……下次吧

    ……」

    她的确很痛苦,那种撕裂感,仿佛下体最敏感的部位的角落和缝隙处,都有

    了无法忍受的饱涨和裂隙。但是更重要的是,她胡言乱语在哀求的「下次」,只

    是因为她在瞬间感受到的屈辱和不甘,是无法言喻的。自己才十六岁,还有着浪

    漫的生活憧憬,还有着童话一般的梦想,应该还有着炫美的人生之路,自己要被

    强奸了么?女孩子被强奸了……会变成什么样?自己要被插入了么?自己的贞洁,

    要如此凋谢么?自己的青春,还没有绽开就要枯萎了么?

    「别怕,别怕……一点点来,一点点来……不会很疼的。乖乖的……」这个

    正压在自己身体上,压迫自己,凌辱自己,奸玩自己的男人,却用温柔的,带着

    淫意的调戏的声音安慰着自己,甚至用舌头继续舔舐自己的脖子处的汗珠,似乎

    要用口舌来帮助自己调整呼吸,迎接这糟蹋和侵犯的继续;但是,他却绝对没有

    停下「等下次」的意思。

    更深了一点,那里仿佛在「翻开来」,真是不可思议,自己的下面,要裂开

    来一般,却不仅仅是生理上痛苦的问题;而是自己都不敢想象,自己的下面,怎

    么会能被拉伸成那个样子……自己现在的模样,应该不堪入目吧,如果爸爸妈妈、

    爷爷奶奶看到自己这个模样,应该要昏过去的吧?自己不再是个天真的小女孩了

    么?自己正在被男人「奸玩」下体,在要在那小洞洞里尽情的淫玩……插到里面,

    捅破里面……甚至……甚至……射到里面么?那里已经很疼了,是已经破了么?

    真的会出血么?那是什么样的肮脏和糟蹋的画面。自己怎么那么脏,脏的连自己

    都要嫌弃自己么?

    「再等等……呜呜……再等等……拔出去!!!拔出去好不好?!!!我答

    应你,我会乖乖的,我做你的人,我做你的性奴,我什么都答应你,你先拔出去

    好不好?」

    她语无伦次,浑然已经顾不得「做性奴」和「拔出去」之间的荒诞矛盾,而

    更荒诞的是,她一边哀求,一边做了一个连她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会做的动作:

    她动的,在石川跃的头顶上「亲」了一口。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做,这不是情人的亲昵,而是一种极度的屈辱和臣

    服的感觉,有点像一个奴隶,亲吻人的身体末梢,希望得到一点点的垂怜。她

    只是希望用哀求,用小女孩可怜的声音和动作,哪怕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性,打动

    这个男人,也许如果可以做出某种承诺,可以让这一切停下来,留下她清白的躯

    体。她什么都愿意付出,什么都肯做。尽管她也根本搞不清楚,自己还有什么资

    本,还有什么筹码可以去谈判……

    更不可思议的事情好像发生了。

    这个如今在她的心目中,可怕到了极点,又强大到了极点,仿佛可以决定自

    己的生死荣辱的男人,他的那根滚烫却刚硬的阳具,却好像在缓缓的退出?难道

    是自己的哀求起作用了?还是哪个天使睁开了眼显了灵,不忍心看到还年幼天真

    的她,受到这样的玷污和伤害?

    是的,是退出了一些。

    这种退出,使得她阴道内最深处靠近子宫最敏感的肉壁,仿佛得到了一点点

    的松弛和安慰。精神末梢在一递一递,如同过电一样送出信号,给予她片刻的愉

    悦、疲弱和虚脱。她仿佛已经是要崩溃,又仿佛是在溺水时,要抓住一根树枝稻

    草一样的挣扎。还有力气么?……还有一点点……顾不得难堪和古怪,顾不得同

    样羞人和不堪,她那肉感的小股在沙发亚麻的靠垫上磨蹭,传递来一点点残存的

    力量,仿佛要将整个臀胯向后去退缩,好将那根正在扎透自己的东西「磨」出去

    ……但是这种挣扎,又使得自己的小穴的入口处,一样传来了阵阵刺激的接触和

    「套弄」感,不可能……逃不掉了……不可能只通过屁股的扭动来逃走,这简直

    更像是在服务这个男人。

    她又绝望的哭起来,因为实在没有气力,哭得很低沉,但是很伤心。

    但是似乎,正在压迫着她的男人,这个让她害怕、又让她迷惑不解的男人,

    似乎真的如同在玩猫捉老鼠的游戏一样,能够把握到自己这些细微的变化。自己

    「磨」了几下没磨出去,他又深情、充满了情欲的亲吻了下来。

    下体还没有退出,那根可怕的硬得好像钢铁一样的圆柱体还支撑在自己的蜜

    穴口,带来火辣辣的疼痛感,真怀疑那里已经撕裂了几道小口子一样。那些不知

    道是什么的汁液,那些羞人的汁液在两人性器的结处,分泌交融,又灼烧着自

    己的裂开的小口子,很疼,很苦,而且好像很脏很羞人。其实她并没有足够的性

    知识,知道自己的「处女膜」是否已经已经这点程度的插入而破裂。乳房依旧被

    他掌握在粗糙的手掌里,但是他捏玩自己奶头的动作变得很轻柔,是轻轻的「捻

    动」,仿佛可以用乳头带动里面的什么酸酸的东西在扭来扭曲的……也很麻,很

    痒,从胸膛里发出阵阵的酸楚又传递到自己的下体。嘴巴又被他温柔而霸道的侵

    犯着,他的牙齿,他的舌头,他和唾液,为什么会这么带有「玷污」的感觉,一

    点点在化解自己最后的心防。

    她思考的能力在渐渐消失。仿佛从巨大的耻辱、痛疼和失身的恐惧中,找到

    一丝稍稍有些温柔和安逸的缝隙,但是那丝缝隙,又立刻被温柔的缠绵,禁忌的

    贴,分寸的淫弄,彻底的填满。

    贞洁究竟是什么?是第一次被男人摸?第一次给男人看?第一次给男人插进

    去?还是要射进去才算第一次?是那个羞人的私密处,第一次为男人奉献快感?

    还是说,即使是此刻的自己,已经失去了所谓的贞洁。

    身上的所有的地方,都已经给他玩过了,包括下面最私密那眼小穴。身上所

    有的秘密,都给他揭示了,自己本来在泳衣下从不示人的部位的肌肤,甚至肌肤

    上的小疙瘩和小瑕疵,他不是都看到了么?自己所有的东西,所有的毛孔,所有

    有形无形的「一切」,都被他侵占了,不仅仅包括只准备奉献给未来丈夫的奶头

    和下体,还有尊严、人格、骄傲和矜持……浑身上下涂满了两个人因为激烈的运

    动而分泌的汗水,一点点从自己的肌肤,自己的口腔,自己的奶头,自己的肚脐

    眼里渗透进去,都弄脏了,都弄脏了,再也干净不了了……

    不,也不仅仅是「弄脏了」的感觉。而是一种被这个男人夺走,属于这个男

    人,被打上这个男人的标记,被永远的禁锢在一个黑暗的小屋子里,只能向这个

    男人摇尾乞怜,哀求他不要扔下自己的耻辱感和奴仆感。

    是他的,自己的身体已经是他的了,自己的灵魂也是他的了。自己的手,自

    己的脚,自己的嘴唇和鼻子,耳垂和脖领,自己的乳房,乳房上的那一小块粉红

    的域,和上面点缀着的两颗宝石一样的小疙瘩,自己的腰肢,自己的臀,自己

    屁股上可爱的肉肉,自己的沟,自己缝,自己尿尿的地方,尿尿地方旁边的毛,

    那羞人的里面,那个小孔,那颗小疙瘩小肉粒……所有的秘密,所有的一切,都

    是他的了。

    「呜呜……啧啧啧」可能是川跃稍稍退后了一点,也可能是这种退后带来的

    痛苦的递减,却也同时带来了欲望的增生,也可能是自己出于某种莫名其妙的本

    能。这次……川跃吻她时,她竟然忍不住,在口腔内,用舌头笨拙天真的动作,

    稍稍送上一些吻。

    她没有呼吸的间隙可以说话,即使可以说话,脑海中一片片被下体冲击带来

    的轰鸣,也使得她的大脑接近短路,无法组织语句,只是潜意识中,仿佛能听到

    自己的声音在呼喊:

    「再等等,别奸我!!!我没准备好,我不想失去,我还想干干净净的,我

    不想被弄脏……等我几年……再等我一年再奸我……等我一个月再奸我……等我

    一天,等明天再奸好不好……再等一分钟,再等一秒钟好不好,一秒钟……」

    她绝望,她哀求,她问吻,她献媚,她屈服,她自辱,她甚至忍不住用两只

    手死死的在川跃的臂膀上抓捏着不肯松开……她不知道到该做什么,只为再做一

    秒钟处女,再做一秒钟纯洁无暇的跳水运动员,再做一秒钟充满了青春的活力和

    浪漫的梦想的童贞少女。

    紧绷的身体又开始酥软下去,酥软下去……

    但是这个可恶的男人,这个可怕的石川跃,居然退了一点点,吻了好一会儿,

    就是为了抓紧了这一阵小小的酥软一样;当自己的身体开始陷落,肌理开始柔软,

    呼吸开始紊乱,神智开始不清醒时,他的下体又是一拱,这一次,却明显是用了

    更多的气力,如同一瞬间的发力,破开什么东西一样,狠狠的「扎」了进去。

    「啪」的一声,他那粗糙壮实的臀胯,和自己分开的大腿内侧的肌肉,发生

    着淫靡的一声撞击,汗珠在那里交融,全是滑腻的溅射的感受。自己嘴唇上娇嫩

    的唇皮被他似乎连同那阵气力,一起叼啄起来,舌头上分泌的口液,在本能的送

    入他的口腔;乳房内部的组织,传来奇特到钻心的酸涩和渴望,阵阵连绵不绝

    ……但是这一切,都已经不再重要,甚至都不能占据她的感官。因为一阵真实的

    撕裂感和疼痛感,从自己的下体,从自己的阴道内,从自己那最嫩的羞耻里,

    清晰而又果决的传来……常年的训练出来的忍耐力和意志力,使得疼痛对来她来

    说,并非不能忍受。但是那种彻底的绝望感受,那种瞬间攀升到顶峰,绝对的屈

    辱和羞耻,那种失身的一刹那,感觉一切都在轰然崩塌,席卷而来的「结束了、

    完了、没有了」的破碎感,如同喷潮一样,从蜜穴开始,传遍全身,就从那个自

    己身体最柔软最羞耻也最爱护,细心呵护要留给梦想和浪漫的地方,传遍自己每

    一寸肌肤、每一个毛孔。

    「啊……不!!!不!!!!」她扭着一头的秀发,将口舌尽力的川跃还在

    缠吻的纠缠中挣扎开,已经没有气力,但是充满了悲哀和羞愧的大声「哭」了起

    来,鼻子里全是酸涩,泪水哗啦啦,无法停下,一股股如同涌泉一样从眼眶中奔

    流逃离。她哭得像个孩子,像个婴儿,哭得不知所以,哭的钻心刻骨。

    失身了,被奸了,被玩了,不再是小女孩了,不再纯洁了,没有了,结束了,

    破碎了,弄脏了,永远干净不去了,什么都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

    「别哭,别哭……第一次总有点痛的,我轻一点,我轻一点……慢慢就好了

    ……乖……乖……纱纱乖乖。」

    男人可能觉得自己是疼哭了,如同在哄小孩一样哄自己。并开始顺着那还在

    火辣辣疼痛的阴道口开始继续缓慢的推进、找最深处的禁忌和包裹感。然后开

    始更加玷污不堪的抽动。

    抽动……在自己处女的阴道里第一次被男人抽动。抽动……自己觉得体内更

    加的燥热和不堪,抽动……觉得那撕裂处仿佛被刮得一颤一颤,石川跃开始抽动

    了么……自己的身体,应该已经不行了,伴随着他的抽动,应该在泛滥出一阵阵

    顺从的身体的律动波浪了,这幅模样……自己这个时候,就是彻底的,真正的,

    完全的,属于在被男人「奸」么?

    这就是衿衿姐和自己说起过的「最浪漫、最美好、最感性」的男女交的时

    刻么?不!一点也没有浪漫,一点也没有美好,也根本搞不清楚算不算性感,仿

    佛世界都已经跌落,仿佛一切都已经空虚,仿佛时光已经停滞,仿佛青春都已经

    枯萎,仿佛自己的身体不属于自己,却偏偏在分泌一阵阵的悲哀和屈辱,在冲击

    自己的脑海,在被抽动,在被奸辱,在被享用……

    不仅仅有悲哀和屈辱……还有一种滋味……在那里,在深处,在深处的柔嫩

    的肉壁上一阵阵的分泌出来……是奇特的酸,是特别的涨,是饱满,是充实,是

    渴望,是仿佛一个无助的婴儿,需要被安慰被疼爱被浇灌被顶到更深处的渴望。

    她的小脑袋,绝望的更加后仰,脖子被拉得更长,这使得她的声音也更加的

    微弱,泪水已经涂满了自己的脸庞。但是她听到了,在自己的哭声中,夹杂着一

    阵阵的说不清楚的娇啼。是一种特别的感觉,用「刺激」都已经无法形容的激烈

    感受,在内心,在某个无法搔到的痒痒肉上,仿佛被重重的剐蹭到一样的满足。

    仿佛喝醉了酒,仿佛吃到了冰激凌,仿佛是身上有无数个训练受伤导致的酸

    痛处,在一起发作……有着极端的痛苦,也有着极端的因为痛苦而发生的享受。

    仿佛是自己手淫获得最快乐的感受时发出的声音,再淫靡上十倍、耻辱上十倍的

    嘶哑音线。她也曾看过黄色,也曾偷偷看过所谓的AV片子,她也曾和亲爱的

    师兄温柔的甜吻,被师兄轻轻抚摸过乳房,她也曾在恶徒面前无奈的脱去衣服,

    展现着裸体甚至暴露着淫荡的动作……但是都不可以和此刻相比拟。极端的癫狂,

    极端的不堪,带着「哦」「哦」的机械却原始的呼喊……仿佛自己不再是一个人,

    一个女孩子,一个跳水运动员,而是一种激素的分泌体,在狂热的分泌着安慰伤

    处的多巴胺。

    这就是女孩子被男人第一次奸污时的感受么?是因为这是一次强暴?还是所

    有的第一次其实都会这样。不管两个人的关系是什么,一旦发生这种行为,女孩

    子会陷入这样的无助又是失态的扭曲么?自己现在这个样子,这种声音……简直

    无地自容,却又无法控制。自己根本无法言语,甚至无法思考,在这个男人,在

    这个夺走了自己贞操,获得了自己「第一次」的就「绝对权力」的男人面前,只

    能像个小动物一样,完全由本能支使,接受着归属于他,成为他的女孩,成为一

    个用最珍贵的贞洁,去换取他的快感的命运判决么。

    自己被奸污了么?这个男人侮辱了自己,玷污了自己,强奸了自己,插了,

    弄了,玩了,顶破了……

    衿衿姐是胡说的,谁说贞洁毫无意义,谁说贞操只是男权会里臆想出来的

    会枷锁……不,自己明明可以在无望中感觉到,在灵魂的深处,在基因的代码

    里,仿佛自己被写上了:我是这个男人的女人了,我是他的,我永远都是他的,

    我只能给他操,给他奸,给他凌辱和糟蹋,玩弄和亵渎……我不再是一个独立的

    人格,而是他的附庸和玩偶,他的奴隶和宠物。什么都不能改变,他是第一个自

    己娇嫩的阴道里驰骋的男人,那是唯一一根品尝到自己处子鲜血的阳具,子宫里,

    会第一次留下他的气味、体液和撞击的痕迹……永远不会抹灭。

    有一种生无可恋的感觉。仿佛什么都不再重要。包括生活、爱情、事业、学

    业、跳水、国家队、奥运会……都变得灰黑色毫无意义。似乎像过电影一样,往

    事一幕幕传递而来,自己第一次穿上泳衣,第一次攀上跳台,第一次意识到自己

    女孩子的身体,第一次手淫,第一次月经,第一次和男人握手,第一次和男生接

    吻……绝望,绝望,一切都变得毫无意义。

    但是不光是绝望,还有那浓烈的快感,浓烈的刺激,也越来越污染自己的神

    经细胞,让自己沉迷其中,堕落下去,堕落下去……

    「求你……额……求你……额……」

    她只能本能的在嘶哑的叫喊,那根玷污了自己的东西,已经顶到自己的花心

    深处。那里实在太敏感,敏感到每一次抽插,都如同几千伏的电流在电击自己一

    样。脸庞上全是水泽,不光是汗水、泪水,居然还有因为神经混乱而流出的口液。

    完全的失态,完全的绝望……不仅仅是失身的痛苦,还有就是无法掩饰自己渐渐

    泛滥的性交快感的耻辱感。

    我不能承认,我一定要忍耐住,但是我不能不承认,无法忍耐住。不可思议,

    无法接受……有着浓烈的「想要更多」「想要多深」渴望的哀求。

    连那声「额……」有着淫荡的呼叫和渴望的哀求……他一定都听出来了吧。

    「啪,啪」的肉体交声荡在耳边。她哭得越来越伤心,呻吟的却也越来

    越春意满满。

    是因为那个男人对自己阴道的冲击,其实并不很刚猛,带着很多温柔么?还

    是那种性的冲击力占据了自己的脑海?还说是……仅仅是因为,自己无可改变的

    现实:这个在自己身体上强奸自己,用毁灭自己的童贞来获取快感的男人……毕

    竟是自己的第一个男人么?还是因为他还在舔舐自己脸庞上的汗珠,来安慰自己

    么?

    自己怎么就忍不住产生了一丝感动呢,一丝依赖,一丝无可奈何的臣服呢?

    仿佛有一种奇怪的信条:这是强奸,是侮辱,是凌辱,是逼迫,是邪恶的和

    肮脏的,但是他得到了我的贞洁,就成了我唯一可以依靠的人。他破除了我的童

    贞,我就成了必须从他这里祈求一点点关爱的女孩子。甚至会忍不住去胡思乱想:

    对自己来说,人生最重要也是最珍贵的第一次……这个男人……他满意么?

    被奸了,被污了,失去了贞洁,失去了尊严……他是自己的男人了么?还是

    自己的人?他奸的开心么?他对自己的身体,对自己的乳房和大腿,对自己的

    阴道和屁股,满意么?自己的童贞的崩塌,能够给他带来快乐么?他会跟.??b????.别人背

    后说:许纱纱其实不怎么样,操的不爽么?他会嫌弃我这里、这里、或者那里不

    够性感么?他会拿我和其他女人比较么?他会再奸我么?今天晚上他会奸我几次?

    他以后还会再奸我么?他会逼着我去给别人奸么?……

    我应该骂他么?我应该打他么?我还是应该求他……求他再疼我一点。呜呜

    ……疼我一点点吧……疼疼我吧,我还小,我失去了贞洁,我是你的了。抱抱我

    吧,安慰我吧,亲亲我吧,温柔一点疼我一点吧……我还小,我失身了,我没有

    贞洁了,我没有尊严了,我是你的了……我好需要有人抱我,有人疼我……呜呜

    ……再奸我吧……呜呜……再奸我吧……你是我的男人了,你是我的唯一了…

    …再奸我吧,再继续奸我……别,别,别出去……

    她的小腿蹬啊蹬啊,越来越无力,仿佛不再是挣扎,而是要用肌里的振动,

    去夹一下那根正在享用自己十六岁少女蜜穴初次绽放的阳具。她的手指,已经下

    意识的抓着这个男人的背脊,用指尖抠出一条条痕迹来。是某种憎恨和抵抗,也

    有一点像是莫名的搂抱和拉扯。

    终于,无她法抵抗因为羞辱和痛苦,而越来越混乱的脑海……昏沉沉的失去

    了神智……

    窗外,那两层艳红色的「Deep Red」霓虹灯因为电压的不稳定,发出嚓啦啦

    啦的电火花声,夜空里,传来一阵阵的雷鸣……要下阵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