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体香 第一部:川跃归来】第75回

作品:《权力的体香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 第&#*站

    第75:石川跃,身体的礼物

    【加长】

    女人的身体,是造物恩宠、用点滴柔媚修雕成的女人的身体;最能让男人无

    论是温柔舔舐,还是凶残蹂躏,都可以产生快感的女人的身体;从来都是石川跃

    的最爱。但是更多的,是一种象征意义,具体到某个女人,他却很少有什么执念。

    女人的身体,对他来说有点像金钱,拥有她们,有时是权力的象征,有时只

    是支付的凭据,也有时,或许是顺带的「红利」。

    当然除了几个令他真正神魂颠倒的女人。

    对石川跃来说,许纱纱,这朵十六岁的带着露珠的花苞一样的身体;自然是

    美艳鲜嫩,有着诱人犯罪的少女体态和惹人爱怜的鼻眼唇眉;但是,她的美貌、

    纯洁、甚至贞操和处女的象征,能够在被凌辱强奸时带来的快感,都不是重点。

    她从一个普通的省队跳水小将,到今天为那么多人所爱怜意淫的河溪体坛小明星,

    才是他真正的杰作。摘取这颗果实,驯服这个女孩,夺走她的自由,让她笼罩在

    自己控制之下,去成为自己随意摆布的结点棋子之一,去编织他在河西的资源

    络,才是他所「必然要做」的。成名之前的许纱纱,只是个漂亮的女孩子,小处

    女,小萝莉,可能有人为了她的一颦一笑而愿意付出一些代价,甚至冒一些险;

    但是现在的许纱纱,其实已经可以令有些人愿意付出惊人的代价,甚至愿意去犯

    罪。

    从这个角度来说,男人,也的确是一种愚蠢的生物。

    所以,控制许纱纱是必然的,但是奸污她的身体,得到她的童贞,逼奸她、

    侵犯她、玷污她,成为她的第一个男人,成为第一个可以品尝她的处女贞洁、听

    闻她失身时的哀鸣、享受插入那她从未有人光顾过的蜜穴时那种紧致和突破感,

    却不是「必须的」。

    但是这会儿,他又庆幸、得意起来,为张琛很「懂事」的把这个女孩子的身

    体留给了自己,为自己可以奸到这个其实尚未成年的少女的头啖汤。可能是这个

    女孩的那种娇憨中透着刚强的气质感染了他;可能是这个暧昧淫邪的「落入陷阱,

    无可奈何,任人摆布」的胁迫氛围激发了他的快感;也可能是自己精心准备细心

    栽培的这个「小明星」,让自己亲自来「拆开礼盒」也有着兴奋;……但是还有

    一点,也必须承认:

    灯光下的许纱纱,也确实很美、很动人。

    这还一具还并不成熟的身体,但是反而透着更多的清纯和洁净。

    这具娇小玲珑,婉转可爱的身体,这具肯定出现在很多河溪男人梦境中的身

    体,和那跳台上穿着泳衣,伸展着四肢,挂满了水珠的许纱纱,是同一个胴体。

    但是如今,却畏缩着,颤抖着,紧张着,等待着命运的悲剧,等待着被奸污和被

    淫弄的身体……是同一个胴体,这使得她的娇柔美艳,清香欲滴之外,有着别样

    的致命诱惑。

    怀中的小处女,有着一头秀美乌黑的头发,虽然因为练跳水,并没有留长,

    只是到后脖处,但是胜在色泽黑亮光滑、发香乳嗅清新。娇小可爱的五官,丝毫

    没有那种整容美女的千篇一律,小脸蛋有点鹅蛋溜圆,却显得天然可爱,圆乎乎

    的腮帮下,却配了个尖俏的小下巴,鼻子并不高,倒有个小巧的鼻头;一双明亮

    的大眼,自长长的睫毛呀改下,如今含着汪汪的耻泪;最可爱的,还是那一对嘴

    唇,娇嘟嘟微微向上翘起,有一种用水浸润的粉腻色泽。那表情,那雪腮染上的

    潮红,是少女面对性侵的羞耻,也饱含了即将发生的危机的恐惧,最重要的,是

    那种想要逃跑、反抗、却终究死死忍耐、不敢去挑战自己的屈服。

    搂在怀里,抚摸,逗弄,淫玩……越发觉着这小处女尚在发育的身体的娇小

    可爱。身高不高,大概只有一米六出头一点,此刻被自己强抱在怀抱里,显得格

    外的弱小。而她身上的每一处关节和肌肉的结处,都有着小女孩才有的「圆润」

    的感觉。肩膀、腰肢、臀瓣、手肘、膝盖,秀美中还有点未退尽的幼女才有的肉

    肉美……让人有摸一摸、玩一玩的冲动。罩衫下,一对初初长成的小奶,不高耸

    却很圆润,只是羞涩可怜、含苞欲放的顶着胸前的布料,挑起两道小小坟起的圆

    溜溜的弧度。刚才自己在衣裳里面摸过了,纱纱戴着的应该是那种少女文胸,也

    不知道里面有没有垫衬垫。隔着衣服摸弄几下,那种富有弹力的手感,却是格外

    的让人有一种蹂躏和摧残的满足。不过相比之下,更让川跃喜欢玩弄的,还是那

    一方躲藏在牛仔裤下的小苹果一样的小女孩的屁股,并没有成年后女孩子的那种

    肥美圆润,却特别紧实,有点调皮的挺拔,圆鼓鼓的翘起两朵诱人的肉瓣。这是

    十六岁女孩,才有的天然肉感,也是多少次在跳台上提臀动作带来的辅助效果。

    而腰肢、四肢、胳膊、大腿乃至膝盖,乍一看上去,都很纤细,但是只要隔着衣

    服裤子细细摸玩几下,就能感觉到一阵阵纤细但是紧弹的肌肉感。显得特别青春,

    也特别健康。

    他有点得意,这样的一朵小娇花,只能无奈的任凭自己采摘摧残,也有点满

    足,想到等一下,自己就可以用最最无法忘怀的方式,在这个女孩子身上留下自

    己的印记,无法抹去;想到这些,他就有点忍不住要直接提枪上阵的意思。是今

    夜的氛围感染了自己,也是这朵小花天然的魅力,他不是第一次玩这种年纪的小

    女孩,他还玩过更年幼的;他更不是第一次玩未经人事的处女,但是今夜,也许

    是这个女孩的「致命魅力」是他亲手「包装」的,却留给了自己,所以,在如今

    准备拆封时,他的呼吸也越来越浓重,几乎有点难以自禁。

    一只手舍不得自己最爱摸的那方小股,隔着牛仔裤在她的股肉上尽情的肆虐,

    有时是温柔的抚玩,划着臀瓣的弧度在牛仔裤上擦出「沙沙」的动静;有时却恨

    不得用手指,在那圆股上掐出一条痕迹来,只为了感受一下那种臀肉反弹的力量

    究竟能有多怡人。另一只手就从她罩衫和T 恤里插进手去,在她光滑嫩嫩如同鸡

    蛋羹一样的背脊上自上而下,如同梳理一般的摸,因为那面文胸的后背搭扣已

    经被自己解开,那光滑的稍稍带一些些骨感的少女背脊,就能给予自己更多的面

    积,更加有着丝绸一样的滑嫩肌肤面去摸玩享用。

    他啄吻她,这次却没有亲昵,而是仿佛用口水在「玷污」她、留下印记一般,

    一点点的淫污她的脸蛋。在她的鼻子上、脸腮上、额头上、耳垂上,留下一道道

    沾着口水的吻痕。每一次碰触,都能把许纱纱吻的咬着牙齿,也禁不住的从咽喉

    里发出的「呜呜」的呻吟声。他听出来了,手上更加用力的抚摸许纱纱的臀和背,

    激发着这个女孩的屈辱和淫意。

    这具身体,他真的很满意。

    因为紧张,更是因为羞耻,虽然选择了屈服,但是许纱纱紧紧咬着下唇,闭

    着双眼,不停的抽噎和发出「呜呜」的哭音,脸上写满了不甘、恐惧和厌恶、羞

    耻。这个年纪的小女孩,应该已经有手淫和高潮的经验了吧,但是真正和男人接

    触,真正发生那些事……尤其是,是被逼奸,是被淫玩,是摆明了被当成性奴和

    淫具一样的凌辱,她应该无法忍受吧。川跃很欣赏许纱纱的这种表情。但是他要

    的更多。

    「把舌头伸出来。」他说的有些温柔,但是也很坚决,似乎是命令,又似乎

    是劝慰。

    许纱纱依旧哭泣着,咬着下唇,闭着双眼,一动不动,在徒劳的消磨着时间,

    抵抗着侮辱。

    「把舌头,伸出来。」他重复了一边,但是口气变得更加的严峻:「要你听

    话,绝对的听话,绝对的服从……就从现在开始,你就要开始学习起来,怎么听

    话,怎么服从法……最后说一次,乖,把舌头,伸出来!」他一边不紧不慢的继

    续攻击着许纱纱其实已经崩溃的心防,一边乘机,那只在许纱纱牛仔裤上摸玩的

    手,干脆从裤腰这里,撩开一个口子,从背后臀缝这里,摸了进去。

    手上是一股暖暖的温度,也是很细腻舒适的纯棉质感……那是少女的内裤,

    包裹掩藏着处女最后秘密的贴着那条小缝隙和臀沟的内裤。

    「啊……别摸那里……」许纱纱是因为更加重要的地方,落入是石川跃的魔

    爪,忍不住发出一声带着哭音的哀求;但是也是一种「顺带」的屈服,带着这种

    哭音,跟着刚才川跃的「命令」,她那可爱的小嘴,反而松开了牙关,下唇已经

    被咬出一道齿痕来,红色的充血痕迹,和粉嫩的唇皮交融在一起,显得更加充满

    了诱惑和残酷、清纯和玷污交织的视觉感来;但是那条小舌头,也似乎是无奈又

    屈辱的,伸出来了一点点嫩嫩粉粉的小尖。

    川跃淫笑着享受着这种纯洁崩溃中的「服从」。他凑上去,和许纱纱的脸蛋

    零距离贴在一起,用鼻子甚至可以顶她的小鼻头,然后用牙齿轻轻的拖动那条丁

    香小舌,将她的小舌头拖拉到自己的口腔里来润含着,先是轻轻的含着,然后开

    始搅动……这真是水嫩的小女孩才有的舌头,不仅仅有着女人天然的湿濡濡、软

    绵绵,象征着性欲和交媾的舌感;更重要的,是小女孩才有的,那种柔嫩,仿佛

    如同冰激凌,如同棉花糖,如同豆腐脑,如同果冻奶酪一样,又甜又酥,汁水十

    足,简直真怕「含化」了她的小舌头……

    唾液交换,舌胎缠动,含进来,吐出去……再将自己的舌头也送进她那窄小

    温软香碰碰的口腔里去淫辱……真的有浓重的蜜糖一样的味道,也有着一股股浓

    郁的奶香。

    这种深刻的缠吻,他玩过很多年,很多次,他甚至有把握仅仅靠这样的吻技

    就让女人屈服。而用在许纱纱这样已经落入自己手掌的羔羊身上,更是仿佛是在

    这个小女孩的口腔里就灌入无可抵挡的催情剂一般。这种带着摧残和玷污的深深

    的耻吻,仿佛能够产生化学作用,一股股浓郁的、淫靡的气息,通过口腔传导到

    这个小萝莉的体内。许纱纱还在哭,还在抗拒、但是自己怀抱中、掌握中在摸玩

    的那具幼嫩的小身子,却越来越热,越来越软,骨头和关节仿佛都褪消了,在哭

    音中已经能听到满满的,充满了强行压抑的渴望的娇喘声。

    毕竟是没经验的小女孩啊。川跃忍不住在心里得意的笑。

    他有点舍不得的,从许纱纱已经快要烫手的背脊和内裤上抽离了正淫玩的快

    活的两只手,毫不怜惜的就手搭在许纱纱的肩膀上,一推,将许纱纱仰面就这样

    推到在沙发上。他甚至等不到搬上就在一旁的床上。就要在这张沙发上,开拆他

    为自己准备的这份礼物。

    「听话,别乱动……」他淫笑着,也带着逐渐浓重的喘息,发出「安慰」的

    命令。

    他拎着许纱纱的那件已经乱成一团下摆下春光尽显的罩衫,就从她的头上拉

    扯着脱掉。应该是自己刚才一番暴吻摸玩,已经把这个女孩子的抵抗完全冲垮了,

    这倒没有受到太多的反抗,罩衫就被脱掉。

    在许纱纱的罩衫里面,是一件粉蓝色的短袖内衣T 恤,有点小贴身,罩着少

    女的乳房,能够看到那少女文胸罩杯的痕迹,就这么乖乖的仰面向上,用一副我

    见犹怜、初春展露的可怜样,展现着女孩子尚未发育成熟的第二性征。虽然只是

    T 恤,虽然还隔着两层薄薄的布料,但是这种视觉感,反而更加显得清纯可怜、

    楚楚动人;许纱纱两只手本能的缩着,夹着自己的小身体,但是就是不太敢去遮

    掩胸前的小山峰;那一副任凭自己摸玩蹂躏、获得快感的模样,使得川跃的神经

    再度爆发。他就这么隔着那薄薄的满满是少女贴身衣裳才有的味道的T 恤,用两

    只粗壮的手,一左一右,毫不留情的抓上了那一对珍贵的少女乳球。

    「啊……不要……」虽然乳房已经被「摸玩」过,虽然只是少了一层罩衫,

    但是可能因为T 恤的布料实在太薄,太贴身,触感实在太激烈,乳房再次被淫玩,

    许纱纱的一对泪眼却睁了开来,仿佛忘记了川跃的「命令」,本能的用手去推、

    去拍、去打川跃的一对正在凌辱自己的手掌。

    「啪啪」几下,这点轻微的抵抗,除了增加川跃凌辱的快感,当然是毫无意

    义的。他也不阻止她的拍打,而是越来越用力和加大空间幅度的,「揉动」许纱

    纱一对小奶子,去感受手指尖满满的柔嫩、酥软、却有着青春紧致的弹力的乳房

    触感。少女的乳房像可爱的小气球一样,触手就会被揉下去,但是很快就会自发

    的顺着手势而起伏弹动。他两只手一起揉动,揉动,那件T 恤本来就小,布料本

    来就单薄,更被这种揉动折磨得越来越走型,许纱纱不仅无法阻止川跃的淫玩,

    甚至下摆处成一团,和牛仔裤接缝处当然已经遮掩不住,那少女的小腹上的肌肤,

    盆骨上沿的骨骼,甚至那一朵可爱的,细微成一条小缝的肉肉的肚脐眼,都已经

    因为胸乳的被淫玩,而顺带着裸露了出来。

    「别,别这样……你别这样……求求你……别……」

    「别怎么样?……纱纱你要多学习才行……以后,就算是求我,也要说完整

    了。比如你要这么求我才行' 求你,求你别玩我的小奶奶……' 哈哈哈……你会

    慢慢明白的,这些话,很能增添情趣的。」他用言语尖薄却是居高临下的继续凌

    辱这个女孩,手上却丝毫不停,反复揉摸那一对乳球,将阵阵的快感在指掌间输

    送,一直到许纱纱终于放弃了徒劳的拍打,也忍耐不住少女肚腹处露出来的肌肤

    的细腻娇嫩的画面,将那件T 恤一把撩了起来,挂到许纱纱的乳房之上,锁骨之

    下。

    一对俏美撩人的少女纯洁无暇、如同新出炉的鸡蛋糕一样的小奶,就罩在一

    件其实背扣已经被解开,已经有些移位的,淡粉蓝色罩杯、淡粉红色吊带和镶边

    的少女文胸下。无奈悲耻的展露在那里,就连乳房的上沿已经裸出半个来。

    许纱纱的乳房并不大,但是有着十六岁处女才有的精致和秀美;那文胸从样

    式上来看,应该不是什么名牌,设计其实也很普通。少女文胸讲究的是纯棉、舒

    适、下乳沿要「托着」有助发育;但是就是那纯粉蓝色连个花纹都没有的罩杯,

    那粉红色的挂在肩膀上的肩带,还有罩杯下沿同样是粉红色的绑带接缝,配着

    许纱纱终于无法掩藏的一对鸽乳的颤抖的乳波,却仿佛比那些名牌内衣还要诱人,

    还要性感。这是少女的贴身文胸所特有的质地和感觉,即使只是普通的纯棉布料,

    只要裹着那一对小巧精致的小奶,也能激发着满满的处女奶香在空气中飘荡。

    「呜呜……别看……别看……」许纱纱到底年纪小,神志也有些不清,T 恤

    被「挂」上去,却不敢去「拉」来,只是用两只胳膊捂着胸前,毫无意义的挡

    着春光。但是很明显,又怕激怒川跃,不敢挡得太狠太紧,而结果就是,乳房并

    没有被彻底挡住,反而夹出一道有点青涩也有点可爱的乳沟来,那两侧的乳肉互

    相碰撞,摩擦,如同能够将阵阵香甜融入周围的空气一样。

    川跃噗嗤一笑,许纱纱文胸的背扣其实已经被他解开,只要再轻轻一抽,许

    纱纱的奶儿,就必须全裸在他的面前任凭他奸玩了,至于那一双肉乎乎的小胳膊,

    徒劳的在那里所谓遮挡,根本就是可笑的防卫。但是可能是被自己推到着个小美

    人太可爱之外,也有点太可怜。他也就顿了一下,换一个地方攻击,又有何不可

    呢?

    「纱纱,小奶子很漂亮,有点小,但是将来还会再长大的,只是文胸似乎不

    是什么名牌……你这个年龄,要注意内衣的品质啊,有助形体发育的。下次我给

    你买个好的,漂亮的,穿着很舒服……脱给我的看的时候,也很迷人……」他说

    话的口吻,如同是个哥哥对妹妹,父亲对女儿一般的体贴,但是那言语的内容,

    却是充斥了满满的淫意和凌辱的恶趣。

    川跃暂停了对许纱纱一对在做着最后掩藏的小奶儿的攻击,瞧着平躺在自己

    的身下,无可奈何,任凭自己摆布折磨的这个小女孩。手在她牛仔裤的绷紧的大

    腿上抚摸了几下,替她做着最后的放松,就开始向上,触摸上了在许纱纱的牛仔

    裤裆部的三角地带,并轻柔的对着那最重要的处女禁,开始摸玩,开始感受,

    开始淫辱。

    「呜呜……别……别……」许纱纱摇着头,流着泪,一只手还挡着胸乳,一

    只手疲弱的在穿川跃的胳膊上推了几下,但是这种推动,非但不能让自己的下体

    逃离被抚弄的命运,却使得川跃出于防卫的本能,在那牛仔裤门襟拉链地带,玩

    得更加的用力,她只能哭泣着绝望的放弃,任凭自己最呵护的柔软私处,被男人

    尽情的抚弄。

    对川跃来说,一个已经半裸的少女,去抚弄她还在牛仔裤包裹下的私处,其

    实并不是什么绝对意义上的刺激淫辱,而且这种触感本来应该是非常平坦的,只

    是意味上带着玷污和禁忌罢了。但是摸玩着,探着,川跃却感受到了了一阵阵

    的小酥软的肉呼呼的感觉。他是阅女无数的男人,有着充分的经验,立刻欣喜的

    意识到,许纱纱虽然年纪还小,清纯无瑕,但是下体处,倒应该是有点肥美、清

    洁、柔软的那种。

    他淫笑着,丝毫不怜惜的将许纱纱的牛仔裤门襟扣「扑」的解开,即使是小

    处女,也总有着女人略微宽展的臀线,顿时,那牛仔裤一弹开,露出里头纯白纯

    棉的内裤中间,一颗装饰用的小蝴蝶结。川跃淫笑着摸玩了一下那颗丝绸的蝴蝶

    结,一边「撕拉……撕拉……」缓缓的拉着那遮掩着的仔裤拉链,一寸寸,一分

    分的展现着少女的贴着私处蜜穴、本不可被男人观玩的小内裤,一边淫靡的用言

    语逗她:

    「看看小裤裤……纱纱,你的小裤裤怎么和文胸不是一套啊?」

    「你……」许纱纱因为内裤被他看到,本来已经是羞耻的几乎满面通红,要

    晕过去的地步,听他如此话说,更是又羞又急,又好像因为内裤和文胸不是一套

    有点愧意似的,气的只能从牙缝里吐一个「你」字了。

    「女孩子……不管会不会给男人看到,都应该注意内衣的搭配啊……这是品

    质感的问题,也似乎生活情趣和对自己的疼爱的问题。当然了,纱纱你这么漂亮,

    又是这么纯洁的感觉,穿什么内衣都是很让我享受的……不过下次,一定要注意

    内衣的搭配啊……小女孩的内衣,成套的,可爱一点的,漂亮一点的,纯色的也

    可以,绣点卡通图案的也可以……啧啧……是很让男人享受的。」

    原来,许纱纱的上身文胸是粉青色的罩杯、粉红色的缎带;内裤却是最常见

    的一色纯白的细棉三角裤,确实不是一套装的。只不过她这个年龄的女孩子,总

    不会想着当夜幕降临时,要脱去外头衣衫,要给男人观赏淫玩贴身的这些衣料,

    有时不注意,穿戴着不是成套的内衣,其实是非常常见的。但是川跃就是要逗她,

    要辱她,要玷污她,要对她珍视的身体评头论足,甚至要有意挑点「不足」出来,

    也是要提醒她,从此以后,性的情趣,将是她人生重要的一课,更是要提醒她,

    还有「下次」。

    「你……我……」许纱纱果然被自己说的面红耳赤,不知道该怎么反驳,狠

    狠的咬的小牙齿格勒嘞乱响,眼睛又是狠狠的一闭,一般淌着眼泪,一边一副耻

    辱却坚毅的表情,好像在说「随便你说什么,我都不听。」

    石川跃哈哈一笑,手指在内裤包裹的那条已经露出「缝隙感」的部位触碰上

    去,许纱纱最隐秘的部位终于落入自己的手心,因此震撼的浑身软颤。那条小缝

    果然肉感十足,两片大阴唇即使是在内裤包裹下也有着非常明显的饱满紧致的画

    面。就像两条肥嫩美艳的蚕宝宝一样在那里体现着曲线和柔软的美感。这种形态

    特别有趣,从某个角度去看,只有幼小的小女孩才会有这种大阴唇特别光滑特别

    肥美,能够夹紧阴道秘不示人的感觉,似乎是象征着清纯和无瑕;但是真的给男

    人看到,摸到,玩到,奸到,却又象征着极限的淫意和玷污感。

    石川跃看着这条缝,这条虽然还被可爱纯白的棉质内裤包裹着,却实际上已

    经属于他的,可以任凭他玩弄蹂躏,淫辱占有,侵犯剥夺的少女的蜜穴缝隙…

    …感觉自己的下体一阵阵的蠕动难耐,仿佛恨不得不再调戏胯下的美女,而是直

    接捅进去,捅破那条雪白雪白的内裤,捅破那已经沾染一点点小香泽的裆部,捅

    破那两条肥美的蚕宝宝,捅破那内里必然是粉色滑腻的内壁……去占有,去突破,

    去进入,去挥霍下凌辱的撞击,去刻画下奸污的抽插,去撒播下玷污的体液。

    他喘息着,拉开自己的拉链,把自己的牛仔裤三下五除二的脱掉,还把自己

    的内裤也脱下来,一直褪到膝盖,解放自己那条阳根,让它怒气勃勃的伸展开来

    青黑色的躯体,那龟头已经自的一翘一翘,闪亮着肉红色的光芒。

    许纱纱本来闭着眼,但是川跃的手本来是已经在她的内裤上婆娑了,川跃去

    脱裤子,那粗壮的正在侵犯玩弄自己私密处的手,自然要离开,可能是她感觉到

    了一时的落空,反而有些恐惧,偷偷的睁开眼帘,在缝隙里瞧了一眼。哪知看到

    的是川跃已经赤裸暴露的下身,那威武却也凶残可怖的男人的阳具映入她的眼帘,

    她实在忍不住「呀……」的一声恐惧的尖叫,又死死闭上了双眼。

    石川跃听她惊呼,就知道她看见了自己的阳具。他也很享受这种给到小处女

    冲击的感觉。但是下体的解放,又使得他获得了一时的松缓,他要继续玩弄这具

    小只小羊羔。这次,他用手掌,连同那雪白雪白的纯棉内裤一起,「捏起」了许

    纱纱的那条蚕宝宝一样的大阴唇。用力一揉。

    「啊……」许纱纱是又痛又耻,哭的泪涟涟的,私密处居然被男人这样的

    「捏玩」,忍不住两条腿一蹬一蹬,浑身一扭一扭,是在抗拒下体被男人玩弄所

    传来的耻辱和刺激,也是在诉说自己的悲耻和无奈。

    「真好玩,真干净,真漂亮……舒服么?和自己摸的时候感觉不一样吧…

    …?」川跃嘿嘿笑着夸赞着许纱纱,他确实很喜欢这种有些小肉感的阴唇形体,

    一边如同小朋友捏橡皮泥一样继续隔着内裤,将那阴唇在自己的指尖里捏过来你

    捏过去,让那两片肥美的小肉,在自己的指缝里露出来,划过去,再渗出阵阵因

    为挤压而分泌的汁液,伴随着滚滚的体香而在空气中宣泄。

    「怎么会舒服?呜呜……你胡说什么?!……我是被逼的……你,你这是强

    奸!」这可爱的小姑娘,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阴户这么被自己捏玩,居然还

    能理出一点点头绪来。

    「这叫爱抚,还不叫强奸!」石川跃有心要逗得她三魂六魄都凌乱了。一边

    继续将那两片肉夹在一起,又用两根手指分开,分开,捏弄,夹紧的继续玩弄,

    看着那内裤包裹着私缝处已经染出一片清晰可见的水泽痕迹来,一边又是用言语

    凌辱她:「其实你仔细感受一下,被男人玩这里,是很舒服的……虽然有点羞,

    但是羞,也是一种舒服,你看,都出水了,不舒服,能出水么?你今天是一定要

    被我奸破身体的,你享受一点,就会更加舒服,说不定,将来忆起来,是强奸,

    也是很美好的忆啊?」

    「你混蛋!你不是人!!!呜呜……」

    石川跃就这么蛮不讲理的胡扯着,也忍不住,连许纱纱的文胸都不急着脱,

    拉着她那可爱的纯白内裤的边缘就要褪下去,要欣赏和品玩那最诱人的部位了。

    许纱纱呜呜的哭着,可能有点神志不清,嘴里的话已经全没了逻辑:「求你,

    求你……求你不要看……求你留一点,留一点……」川跃内心一笑,也不知道她

    所谓的留一点,是留一点什么。留一点不要脱光,留一点不要去视奸,还是留一

    点贞操,留一点纯洁,留一点美好?不,今夜,他什么都不会给这个女孩留下。

    那少女的耻处,随着他脱下那条单薄可爱的纯白内裤的动作,先是一点点阴

    毛,然后是一颗阴唇顶部的小疙瘩,然后是两条果然肥美白腻、用一小片稀疏的

    耻毛护卫着的大阴唇,夹着一条已经一张一,能明显看到内壁里渗出乳白色汁

    液的粉红色缝隙来。

    粉色,彻底的粉色,和成年女孩无论如何都会沉淀一些色素不同,那一眼密

    密闭的小穴,就是一片粉腻色,仿佛是搀了白雪的玫瑰,仿佛是刚刚融化的胭

    脂,仿佛是新鲜咬开的果肉。

    「留什么?……纱纱,我都已经和你说过了。你的身体是我的了,你的这里

    当然也是我的。第一次只能给我看,给我玩,给我奸……哦,对了,看……已经

    给别人看过了……不过别怕,别难过,我不会在意的。我会疼你的……」

    他一点一点的,拨开那片肉乎乎白腻白腻的大阴唇,这种形态的大阴唇当然

    更加呵护少女的私处内壁,但是手指终究可以剥开……如同开拆礼物一般……内

    里的那条缝隙,小阴唇夹着的如同小鲍鱼一样的粉色内壁和一小圈略略有些深红

    色的「圈圈」,以及顶部靠近耻毛的一颗小肉粒褶皱,统统都落入川跃的指掌

    ……他用手指慢慢的触及小阴唇上沿的小疙瘩,拨一下,看着那颗小巧的肉粒普

    溜溜的乱弹。而每一下波动,都可以看到那些粉红的内壁一阵阵抗拒或者是耻辱

    的蠕动,而一些可爱的带着小白沫的汁液也在无奈的分泌着,迎接着自己的淫辱

    和侵犯。

    ??.??b. 「啊……」许纱纱似乎再也咬不紧牙关,发出一声充满了荡悠悠的淫意的呜

    咽呻吟,婉转的音调,划过几个圈,荡漾在空气之中。

    「乖!纱纱真乖!!!纱纱你年纪小,但是这里还挺敏感啊……」石川跃的

    指尖继续探,慢慢的从那一片开始一汪一汪分泌汁液的小穴里挖了进去。手指

    上满满都是粘稠的汁液不提,那四壁居然那么紧凑,一根食指的四周都被包裹起

    来,全部都能贴到那阴户的内壁。果然是十六岁小女孩,又是常年训练臀胯肌肉

    的运动员,这么紧,连川跃都开始疑惑,自己那根虽然谈不上什么天赋异禀,但

    是也颇为成熟粗壮的阳具,等一下是该怎么插进去呢?但是换一个角度去想,这

    么紧致的处女蜜穴,自己等一下又将获得多少的快感呢。

    「不要……再进去了……呜呜,很难过,很难过的……」

    川跃嘿嘿一笑,居然这次选择了听她的,将已经探进去两节指节的手指又伸

    了出来,当然,那手指上沾满了少女的淫液,一股股带着淫靡,却也有着奇异的

    芳香的气息扑面而来。

    「呜呜……呜呜……」

    川跃能看出这个小女孩的难受……在大部分的情况下,这种刚刚发育,身体

    还没有彻底长成,而且又是第一次被淫玩,又是被强暴被逼奸的女孩子,是不会

    在此刻体会到性爱的快感的;但是即使再少也好,身体的本能,总会在最极端的

    凌辱的条件下,分泌某种需要,自己的手指,伸进去,对这个女孩来说,是人生

    第一次被辱玩下体,但是抽出来,她也有着某种空虚吧?

    这是耻辱的哭音,这是甜蜜的喘息,这声音,这表情,和那天在跳台下,因

    为输掉比赛而倒在教练怀抱里哭泣的中的跳水明星美少女,是同

    一个人,是一体的,也是川跃一手打造的……他感觉无比的兴奋,也有种强烈的

    向和人倾诉的成就感。

    「别动,我看看我的纱纱的小奶头……是不是和下面一样粉……」他才停下

    对许纱纱下体的淫玩,就用两只手臂环箍着许纱纱,将自己的脸庞凑近许纱纱那

    少女粉蓝色文胸的两个罩杯接缝处,只用下巴一顶,那面其实早已经在挣扎和扭

    动中脱落的少女文胸,也再也坚持不住,从许纱纱那一对可爱俏皮的弹乳上滑开

    了。那弹滑的一对小奶,两颗小樱桃的乳头只能无奈的呈现在空气中。但是因为

    石川跃已经是几乎「伏」在许纱纱的身上,自己的口鼻,离开那两颗小樱桃,就

    只有几厘米的距离了。他甚至捉狭的吹了一口气,用自己的口鼻气息,就吹的那

    小奶扑溜溜得一阵娇艳的抖动。

    许纱纱的乳房,其实并不大,仰卧在沙发上观赏看去,只是胸前两座小小的

    柔脂小峰,却因此显得更加的清纯无瑕。和川跃想象中比起来,有着更多幼嫩处

    女没有彻底发育完成才有的稚气和可爱,几乎没有什么副乳,就是在胸膛肋骨上

    小小坟起来的两小块白玉一样的羊脂球体,稍稍有一阵阵的荡漾,内里仿佛是柔

    和的体液;可能因为凌辱和羞耻,那一片乳肉上都可以看见毛孔竖立起来,形成

    某种鸡皮疙瘩一样的清透视觉感;几根很清晰的宝蓝色的筋脉,在几乎是通透的

    乳肌下婉转走型;而因为年纪小未曾发育彻底的缘故,并没有形成太大颗的乳晕,

    只在粉色的乳头周围,有一小圈粉红色的色素,细看,会看到自然形成的一颗

    颗可爱的小疙瘩,而那两颗最是少女禁的美艳乳头,粉得如同沾了水的桃花花

    苞一般,又是肉乎乎有点小可爱的绽放在那里,因为自己半天的淫玩逗弄,已经

    明显和平时女孩子乳头的柔软酥弹略有不同,婷婷翘立,几乎要拔起来有半厘米

    左右,甚至细看,可以看到那将来要分泌乳汁哺育后代的一个小凹陷。

    仿佛是一道色香味俱全的佳肴,是那种未曾完全成熟的美味,更加可口,更

    加新鲜。川跃一边喘息着、调笑着:

    「我们纱纱的奶头,果然和下面一样粉……奶头颜色和下面一样,是一套的,

    以后内衣可要穿一套的哦」。一边,将自己的口「含」上了一颗乳头,开始从爱

    怜到粗暴的吸吮。

    「啊……」许纱纱一边嘶哑的哭泣,一边将整个身体,因为这种吸吮而不自

    然的扭动。是抗拒,是屈辱,也是本能的在性爱前的某种「配」。这种扭动,

    使得她的乳头和其实没有多少规模的乳肉,在川跃的口鼻这里反而产生的摩擦的

    快感。甚至,那娇嫩的乳肉擦过川跃的下巴,川跃都能感觉到自己须根去扎那小

    块柔软的脂肪时产生的麻酥感。

    「不要……,求求求……饶了我吧……呜呜……别吸啊……受不了了,别咬

    啊……呜呜……疼的啊……。」她在无奈的哀求,川跃则不停的吸吮,玩弄,舔

    舐那两颗乳头,甚至一下左乳,一下右乳,有点爱不释手的两边都在玩弄。那乳

    头、乳晕、乳房上一下子就留满了川跃的口水,甚至乳肉上都清晰的布满了一道

    道带着丝丝艳红的齿痕……而川跃玩了一会,更是有些怪异、也有些禁忌的将许

    纱纱的乳头叼起来,将整个乳房轻轻的有牙齿「提」起来,提成一个更加高耸的

    形状,似乎是在无止境的凌辱许纱纱的幼乳,又简直好像在提醒许纱纱:你的奶

    子有点小,长大了会这样的……

    「不要……不要……不要……啊……」伴随着川跃月越来越夸张、无耻的玩

    弄,许纱纱空洞的「不要」声越来越低沉,越来越无力……最初的抗拒,脚蹬、

    手推,也伴随着一声声娇喘和求告声,已经越来越像邀请和屈服。

    石川跃是真的很满意今夜的收获。这份礼物,这份身体的礼物。原来这个小

    女孩,不仅有着清纯的气质、姣好的容貌、挺拔的身段,还有着这么诱人的体质

    和淫香四溢的胴体,如果开发的宜,可以让男人获得如此多的征服娇小运动员的

    无尽快感。

    他还想玩更多,玩奶子,捏玩下体,抠臀沟,甚至逼迫许纱纱口交、臀交、

    腿交、足交什么的,终有一天,他还会逼迫着许纱纱重新穿起那套在新加坡的连

    体泳衣来,供他情景扮演、淫辱身体来取乐……但是即使常年阅女的他,此时此

    刻,脑海中诸多淫乐的念头,伴随着和许纱纱乳头、阴户的越来越汁液横飞的接

    触,他也无法忍耐那种最最直接最最冲动的欲望。

    他要奸了她!他要辱了她!他要破了她的身子,夺走她的贞洁,他做男人最

    想对女孩子做的那件事。无论这个运动员,在人前是多么的纯洁无暇,高高在上,

    都要被打上自己的印记、刻上自己的名号,浇灌自己的体液……他要彻底的占有

    这个女孩子。

    他利用着许纱纱已经接近妩媚的「沙发上的挣扎舞蹈」一般的,身体无力的

    扭动的空隙,将自己上身碍事的衬衫和内衣一拉一脱,露出自己稍稍有些黝黑的

    肌肤和刚强的胸膛;口中一声带着颤音的「别怕……」,将自己的身体一欺一送,

    就整个的压迫到了许纱纱的身上。他的身高体重都要超过许纱纱很多,顿时,连

    他自己,即使仅仅是这样的压迫动作,都感觉到了一阵阵的凌虐的感觉,甚至怀

    疑身下的小处女要被自己压瘪了一样。

    但是这种动作,也终于使得自己那根早就已经迫不及待的下体阳具,毫无怜

    悯的顶在了许纱纱那肥美幼嫩的大阴唇附近,点点戳戳,能用龟头最敏感的神经

    去感受到那最柔软淫秽的地方的肌肤和耻毛交错的感觉,他用自己的臀腰发力在

    找着入口。但是可怜许纱纱年纪幼小,那大阴唇又护卫的紧,仅仅是这样的点

    戳,并无法找到顺利的突破口。

    好在他还有两条手臂可用,他一边用嘴巴封住许纱纱又是痛苦又是耻辱的哀

    叫;一边用两只粗壮的手臂,从身后伸过去,先是托着许纱纱的两边雪股,然后

    稍稍向下分开,分开,开始掰开许纱纱两条结实的长腿。常年的训练,使得许纱

    纱的韧带非常的柔软,那两条腿,从死死的夹紧,被掰开,掰开,慢慢几乎形成

    一个「一」字型,而川跃的阳具,也正可以利用这个尽可能舒展少女的阴户的形

    态,顶在了那一条勾缝上。顶在那一条少女最后的防线,那一条一旦插入进去,

    就将夺走这个女孩的贞操,占有这个女孩的名节的缝隙上。

    体液在交换,口鼻在纠缠,胴体在挤压,肌肉在痉挛。一切都在迎接那一刻

    的极限刺激。

    小女孩。

    十六岁的小女孩。

    十六岁的漂亮纯洁的小女孩。

    十六岁的漂亮纯洁的跳水小明星。

    十六岁的漂亮纯洁、家喻户晓、高高在上、惹人爱怜的跳水小明星。

    十六岁的漂亮纯洁、家喻户晓、高高在上、惹人爱怜的跳水小明星,被迫无

    奈的被脱光了衣服,展现了胴体,裸露了私密,淫玩了要害,凌辱了纯洁,驯服

    了灵魂……

    这是他为自己准备的礼物,他自己开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