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体香 第一部:川跃归来】第74回

作品:《权力的体香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 第&#*站

    第74:石川跃,甜点

    【加长】

    石川跃很有风度的静静的笑着,看着眼前的许纱纱。就如同猎人看着已经坠

    入陷阱、受伤的小猎物一样;又如同在享用下午茶时,看着一盘精致可口却不会

    太有「饱腹感」的小甜点一样。他一直都很喜欢像许纱纱这种十五、六岁,在现

    代经济条件下更加早熟,正在充满了生命力蓬勃的生长的小女孩的身体,也喜欢

    她们其实稚气未脱、含苞初放的那种清纯无瑕。但是对他来说,今天晚上自己要

    说的话,要做的事,都不能算是他的「菜」,其实充其量只是一种「放松和调

    剂」。

    这当然也稍微需要点小技巧,但是总体来说还是很轻松的「闲暇小甜点」。

    因为他需要让自己放松一下,找一些游刃有余的自信、和满口留香的愉悦感来。

    最近,自己的压力实在太大了。

    利用了晚晴公司签约省游泳队的事,陈礼处长多少有点强硬的,全面插手到

    省体育局公共关系办公室的管理工作中来。无论作为目前的办公室任的石川跃

    内心深处是怎么想的,至少在表面上,都需要小心谨慎的处理和这位省局核心领

    导之间的关系。

    当然,由于陈处长的「空降」,省局内关于石川跃即将调任后湾体育中心,

    担任管理事务办公室任的消息也喧嚣直上。

    后湾体育中心,老河溪人就管它叫「体育馆」,连个前缀都没有,这充分说

    明了这个旧球场在昔年河溪市民心目中的地位。虽然现在可以容纳七万名观众的

    天体中心,已经取代了后湾在河溪体育「第一场」的地位,重要的大型比赛也

    早就移步天体。但是后湾体育场,包括了四侧裙楼,以可以容纳两万七千名观众

    的足球场为核心,篮球馆、乒乓球馆、室内溜冰馆、保龄球馆、甚至还有一块极

    限运动露天场地,以及配套的餐饮、娱乐、精品酒店、体育休闲广场、商业街道,

    却依旧是河溪市西南老城一道靓丽的风景线。产权上这里还属于河溪市后湾

    政府,为此还成立了一个专门的公司,不过由于历史利益关系纠葛,其实际控制

    权和利益所得权,依旧掌握在河西省体育局和几个利益方手里。失去了以专业体

    育比赛为核心的功能的后湾,反而成了体育产业、娱乐产业、大型商演以及各类

    商业开发的要紧地块,也算河西体育局手里为数不多的「肥差」之一。而且这里

    毕竟是一个相对独立的单位,在这里担任事务办公室任,其实就是整个后湾体

    育中心的Boss,虽然还略有不如各项目中心任的权力地位,但是已经是编制非

    常高的河溪体育界「一方诸侯」了。如果这个传言属实,那么应该算是升迁肥缺。

    而且对于颇有「体育产业经济头脑」的海归体育产业管理学硕士的石川跃,也算

    是一个「物尽其用」,给他展现手腕和积累政绩的舞台了。为此,局里都有江湖

    传言:刘铁铭局长之所以这么安排,是在晚晴集团签约事件上,「绕不过」陈礼

    处长对公关办公室的控制欲望,只能退让,为了安抚,为了避冲突,为了权力

    平衡,才特地搬出「后湾任」这个筹码,要给川跃这个公子哥,「两月三迁」。

    但是,在一切尘埃落定之前,石川跃就还得担任着「公共关系办公室任」

    的职位,而最近一段时间,需要当着面,对于他目前的「直接领导」陈礼处长,

    点头哈腰、口口称是了。要不是陈礼处长也不是傻瓜,对川跃表面上一直非常和

    蔼客气,一点都没有领导架子,总是「小石、川跃」叫得亲热,至少在机关里恶

    形恶状的看热闹的人看来,对川跃来说,面对着这位明显面和心不和的「领导」,

    未免有度日如年的煎熬感了。

    这些事本来都是小事,是石川跃来河西时就已经有思想准备的事,他在陈处

    长面前的恭敬和虚心,外人看不出来,真还以为是一对非常友好的世叔侄呢…

    …但是和他外表的成熟淡定,一切听从领导的安排的荣辱不惊相比,他有他的一

    套打算……虽然后湾他确实非常有兴趣,但是他不想轻易的放弃他的公关办公室,

    他需要小心处理这里的关系。

    这已经够累心的了,但是发生了另外一些事情更让他心烦。

    本来已经得到了有关部门的「批准」,约了婶娘和堂妹,要去首都的疗养中

    心探望在那里养病的爷爷。结果国家体育总局的现任外联司司长秦牧本,亲自跑

    到河溪来,一边以体育总局领导的身份视察一下河西的体育工作,一边「忙之

    中抽出时间来」见他,绕着圈子劝他「在河溪好好工作,要做出成绩来,在这种

    党和政府都非常关注的重要时刻,要在河溪的体育事业上添砖加瓦……」,话里

    话外竟是劝他不要去首都。石川跃知道,这位秦叔叔可不是只会打哈哈的糊涂京

    官,甚至在某种意义上,这代表了爷爷或者某些其他人的意见,他只能强行压抑

    着满肚子的委屈,扫兴而归,由得婶娘柳晨和妹妹石琼母女俩飞了首都。

    是爷爷不方便见自己?那怎么方便见婶娘和琼琼呢?婶娘是柳家的长女,这

    身份其实更加敏感吧?还是爷爷认为,自己依旧是那个不知轻重就知道玩女人的

    没出息的浪荡子,不想见自己,也没必要见自己?自己在河西做的这些「成绩」,

    在爷爷的眼里根本不值一提么?还是自己在河西的种种行为,爷爷觉得不满意?

    还是有其他人阻挠?……

    猜不透。无论如何,爷爷的世界还离开他太遥远,他无法完全搞明白。有时

    候自己想想,自己现在这幅模样,简直就好像一个小学生,拿了个分,兴

    高采烈准备去向父母汇报,却发现家长根本对那个小孩子过家家似的考卷没兴趣

    一样的沮丧和尴尬。

    还有就是言文韵的事……

    和自己最初「料想」的原来不太一样,言文韵的事,居然没什么背景,居然

    是一件不值一提的「小事」。这件「小事」就是:这个河西的女明星,居然真

    的喜欢上了自己。

    爱情?嫉妒?自己怎么偏偏没想到呢?为了这样「小事」,就乱了分寸、乱

    了阵脚,自己本来并没有强奸言文韵的打算,却在盛怒之下……还是说,自己一

    旦有负面的情绪,就要找女人的身体来弥补那种空虚感?还是说,无论如何,那

    个有着丰润胸乳的女孩子,其实早就触动了自己占有和剥夺的那种欲望。

    既然发生了,就要处理「后事」,言文韵可不比周衿或者李瞳或者苏笛,闹

    大了不好收场。要安抚,要控制,要收拾局面。

    总之,最近乱七八糟的事情太多,自己处理的有点累。累也就算了,但是很

    多事情「超出计划」,他不喜欢这样的感觉。

    他需要做一些自己即能感觉到「游刃有余」,又能宣泄一下智力优越感的事。

    这种饭后的小甜点,带来的糖分滋养和快感,是他目前的某些个人需要。

    所以,今天晚上,他甚至推掉了一个重要的面谈,选择了「约见」许纱纱。

    这不是说许纱纱不够重要。无论是言文韵,还是许纱纱,都是如今河西体坛 重要的人物,如何利用她们,这当然是很要紧的事情,需要耐心的计划和凌厉的

    执行。在这个执行过程中,如何将她们的人格、尊严、灵魂都统统夺走,控制她

    们,驯服她们,让她们成为自己的某种附庸品和可恣意利用的工具,才是最有趣

    的「菜」,但是那临门一脚,或者说……顺带着奸玩她们的身体、夺走她们的

    贞操所能获得的快感,就仅仅是「饭后甜点」了。甚至可以说,谁来做都可以,

    什么时候做都可以,做不做的都可以……

    更多~精彩-~尽在'.''&#~站

    ..

    今夜,他也只是想娱乐一下,享用一下自己亲手参与炮制的这道青春甜点,

    安慰一下自己最近凌乱的心情。至少这件事情,他有绝对的把握可以「手到擒来」。

    自文明会以来,男人对于女人的欲望,从来不仅仅是肉体上的接触和占有。

    有些男人喜欢教师,喜欢警察,喜欢护士,喜欢律师,喜欢军人,喜欢office dy,

    喜欢富家千金,喜欢明星,他们更多的欲求,不仅仅是男人对女人实施性侵犯、

    淫虐凌辱时的肉欲,更多的,是喜欢那种身份的落差带来的占有和征服的快感。

    是单纯的性接触之外的「意义」的追求。

    而眼前的这条清纯的小美人鱼,如今之所以绽放着让人晕眩的光芒,不仅仅

    是因为她的青春美貌和童贞无瑕,还有着那层「河溪当红体坛美少女」的光环。

    这使得男人对她的征服欲望和玷污欲望增强了几何。人们不仅仅是对一个十六岁

    的,身体开始发育的玲珑少女感兴趣,更多的,是对一个在跳台上高高在上,拥

    有着众多拥趸的小明星感兴趣。而体育明星和娱乐明星截然不同的是,更加的清

    纯,更加的圣洁,更加的专业。万年集团老总童万年的小儿子童公子,甚至神经

    质一样跑到控江来,要「送许纱纱一辆玛莎拉蒂」,其实以童少那种放荡风流常

    年在筑基疯玩的花花公子,玩过的大学生、嫩模、小明星,容貌身段不在许纱纱

    之下的也多的是,之所以这么眼馋心热的都有点不顾形象了,还不是因为这层光

    环。能够奸玩享用到那个在跳台上,用浮光掠影,就让无数国人为之惊艳,为之

    赞叹,为之落泪,为之意淫的跳台小明星,能够让男人获得极上的征服欲的满足。

    你们可以看,可以想,可以远观,可以羡慕,可以取签名什么的,我却可以摸,

    可以玩,可以奸,可以辱……是某些「有资源」的男人最深层次的精神享受。这

    源于性的本能,也超越了性的本意。

    而这个跳水小明星小萝莉的这层最让男人疯狂的光环,让她的身价与众不同

    的光环,在暗影下,是川跃自己一手打造的。想起来,确实很有成就感。他甚至

    有点舍不得如他最初所想的,要将这颗初绽的丰美果实去直接换取他要的东西,

    他希望自己来采摘这颗果实……既然没有人给自己的表现颁奖,那么自己来奖励

    一下自己吧。

    ……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现在想起来,还有一件事情,也让石川跃有点「计算之

    外」的感觉。他虽然没有明确交代,只是暗示了一下他的「性趣」,但是,那个

    人在那天……居然没有趁势强奸了许纱纱?而是拐着弯子告诉自己「办了该办的

    事」、「小强他们要乱来,没让他们碰」。这其实有点出乎石川跃的意料?他本

    来已经有心将许纱纱的身体,作为某种「顺带的赏赐」给了那个人的意思。那个

    人居然没动这块鲜嫩的小蛋糕,一副留给自己的样子。

    虽然这可以理解为对自己的某种表态、某种献媚,放在十年前,他根本不会

    放在心上,会认为是理所当然的;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他毕竟眼毒了很多,甚

    至认为对于那个人,都要刮目相看、重新考虑了。这么顺手的「娱乐」,以那个

    人的好色程度和会阶级,又是「左右都到了那份上」,居然能抵抗住那种青春

    肉体被迫赤裸、无可奈何任人宰割的诱惑,将这条小美人鱼的头啖汤留给自己

    「亲自开封」?他甚至有些警惕,究竟是牢狱生涯让那个人变了,还是……?

    算了,至少目前,对于那个人,他还是有把握掌控的。想不明白,就要多看

    看。

    石川跃收缭乱的思绪,撩起了衬衫的袖子,很潇洒也是很淡定的坐到了那

    张三人沙发上。用温柔,却也丝毫不掩饰带着情欲的注视礼的目光,看着这个身

    体初初长成,每一寸曲线都在跨越小女孩到女人时蜕变的惊艳的河溪跳水小明星,

    今夜,是他游刃有余的小甜点,这出戏码他要演完。

    「我说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没事了。」

    许纱纱似乎受不了这种煎熬,小脸蛋因为羞耻和恐惧而涨的一阵阵红晕,开

    口颤颤巍巍的问:「那些照片……你,你都删除了么?」

    川跃几乎要「噗嗤」笑出声来,果然如他想象的一样单纯可爱,嘴里却满不

    在乎的应:「当然删除了。」

    「你,你花了多少钱……我想办法、想办法凑给你。」

    「不用。那也不是你能凑得出来的数目。」

    「……你……你是为什么……?」

    「我为什么对你这么好?」川跃笑嘻嘻的拍拍自己身边的沙发座,示意她坐

    下。

    许纱纱犹豫着,终究是不敢冒险反抗,如同川跃的设想一般,乖巧又无奈的

    在自己的身边坐下。一股处女清冽的甜香,仿佛小甜点摆上餐盘一般,立刻晕染

    上了他的鼻腔。虽然他有着和很多和女人之间,更加激烈、更加靠近、更加淫靡

    的接触体验,但是这种近在咫尺,温香软玉的接触感,居然让川跃也有心中一荡

    的意思。

    真是一股好味道……处女的体香,暖暖的渗透到自己的呼吸中,仿佛一尘不

    染,仿佛晶莹剔透,仿佛是冰雪的气息,仿佛是露珠的滋味,仿佛……真要谢谢

    那个人,没动这块小蛋糕,这么甜美的食物,还是应该自己来品尝。

    「因为我很喜欢你啊。」

    他说的很认真,但是也带着浓浓的「挑逗」的意味。他其实明白这个小女孩

    固然很单纯,但是这会儿也多少有点「装傻」的意思,他需要绕过这些无谓的试

    探对话,用一些更加直白的手法,让这个女孩子意识到他的「目的」……他甚至

    伸手过去,在许纱纱那乌黑靓丽、滑腻腻、仿佛有着露水清冽的头顶发心上抚摸

    了一下。

    许纱纱立刻缩着身体退了几厘米,似乎不知道怎么应对自己这种明显的「调

    戏」,有点恼怒想要瞪自己一眼,撩开自己的手掌。但是终究,被自己古怪的行

    动和今夜的氛围所震慑了,没有敢乱动,也没有反抗,还是让自己抚摸上她的少

    女秀发。

    那种触手的滑腻,仿佛手指可以插入细细的流沙,真想马上好好「玩」一下

    她的头发……但是不着急,游刃有余,手到擒来么。

    「纱纱,你不要害怕,我是不会伤害你的。我今天约你过来,就像西方人常

    见的那种' 约会' 一样,也只是想避开众人,找个机会告诉你:我很喜欢你,也

    很欣赏你,也想帮助你。」

    「帮助我?」许纱纱歪起头,借着这个动作躲开了自己的手掌,迷茫的看着

    自己,也未免带着一些「讥讽」的意味。

    「坦率的说,我一国,第一次看见你,就觉得你非常可爱,非常漂亮。漂

    亮的女孩子,男人都会有兴趣,这其实没什么可以害羞的。在国外,非常常见。

    我是如同欣赏艺术品一样欣赏你。你的气质……还有你的身体」

    他肆无忌惮的说着熟练的台词,甚至手已经老实不客气的从那滑软软的头发

    中慢慢的下滑,在许纱纱的脖领上轻轻抚摸起那后脑发际线的趣味触感来。

    「很多国内的男人,受到封建思想的影响,其实是勇气不足,只会躲在暗处

    意淫你们这样的女生,这是一种错失,也是一种荒谬……女孩子,尤其像你这样

    漂亮的可爱的小女孩……其实应该张开怀抱,大大方方的让男人来欣赏,来赞美

    ……这样的青春,才不算虚度。等你三十岁四十岁了,就会明白珍惜此刻光阴的

    意义了。」

    他明白这些言论还并不能彻底的熏晕眼前这条小美人鱼,他其实看出来这个

    小女孩是在试探,是在彷徨,是在挣扎,就是不敢问自己「究竟想干什么」。他

    也明白这种年龄的小姑娘,毕竟没有什么会经验,到了这个地步,是有多么需

    要一个「假象」,和需要一个「可以依靠的肩膀」……哪怕是两个人心照不宣的

    自欺欺人,他也要制造这个「假象」给她,用一些冠冕堂皇的说辞,至少给她一

    个继续生存下去、接受现实的理由,不要把事情闹的不可收拾。

    「反正要被奸的,能够在被奸的时候被骗也好,有一个理由,有一个假象,

    不是更好么?」这种玩弄未成年不谙世事的小姑娘的伎俩,他早就玩得很溜了。

    只需要一些似是而非的言辞,就能让女孩子在无可奈何的时候,将心防降到最低。

    品尝一下饭后甜点么,他相信自己会很轻松的得逞。

    「你看看这些。」他又打开IPad上的另一个相册夹,递给了许纱纱,他要重

    重的压上事先准备的最后一颗砝码。

    许纱纱犹豫着接过来,翻了几张,这次却又是愣住了……

    「这些都是我留下的文档,是你在新加坡站之后,我为了' 帮助' 你,而准

    备的提案,策划,文稿……哦……还有我们在河西体坛拍的花絮。」

    「你?……这些是你?」无论如何,许纱纱这次是真的被震撼到了,不可思

    议的翻阅着这些图片。

    「是啊。是我和几个好朋友准备的,算是给你的礼物,

    喜欢么?你看这张照片,我们挑选了很久,你的小胸脯挺多么骄傲多么清纯,泳

    衣上还挂着水珠呢,高光效果是后期做的……后湾日报的采访也是,心体的专

    题也是……还有这个,这个……」

    「你……这怎么可能?」许纱纱看来确实是有点懵了。

    「对了,还有这个。才是最重要的,最初的那张,来自' 不知名友' 的

    ……我猜你一定其实最喜欢这张。那时候你笑得多美,哭的多动

    人,这是这事件的引爆点,也是你魅力的顶峰吧。那一刻,你真是太漂亮了,太

    醉人了,其实等你长大了,等你老了,你就会明白,也许那就是人生最美的一刻,

    能够保留下来就是值得的……其实也是我准备的……你看……你看……这是我和

    采编的那个友的聊天记录……我特地保存下来的。这些都需要特殊的资源,我

    又碰巧有这些资源……」

    「这怎么可能……你……你……为什么?」

    「为什么?我都说了,我很喜欢你啊。为你做一点事情,能够让你更加的完

    美……我觉得没问题啊……而且这也是我的工作么。我的工作就是这个。」

    他欺近了一些,将许纱纱的身体「挤」得快要靠近沙发边沿了,一只手伸过

    去,温柔的撩起许纱纱的发端,轻轻的滑过她的腮帮。即像个叔父辈在亲昵的疼

    爱晚辈,也像个带着欲望的情人在准备玩弄女方时的前戏……滑腻的指尖触感,

    那充满了胶原蛋白一般的,小女孩才有的腮帮,让他也心神摇曳,很滑,很嫩,

    肌肤并不是那种雪白色,但是非常细腻有质感,弹力十足。他甚至忍不住,轻轻

    抚摸起了她的嘴唇。

    可爱的翘角,滑腻的手感,微微的湿润,粉红的色泽……落入他的手心,被

    他如同拨弄果冻一样的拨弄。

    「别这样……」许纱纱躲闪着,手中的IPad也滑落在沙发上。

    川跃若无其事的耸耸肩,笑得更加的决绝,继续压迫着许纱纱娇香甜软的身

    体,从身后绕过一只胳膊,搂上了许纱纱那小巧精致的腰肢。

    「不要……求你……不要……」许纱纱扭着柔软温暖的腰肢,似乎要挣扎开。

    川跃明白这个时候的尺寸,今夜不是恋爱游戏,而是他的餐后甜点、娱兴项

    目,剧本必须按照他的规划演下去。他几乎是用了一些暴力,将许纱纱的腰肢和

    一只手臂牢牢的一「箍」,霸道的将她整个小身体,温香软玉抱满怀,却不再继

    续动作来刺激她。

    娇小的无力感,在怀抱中,不仅那小处女的体香阵阵浓郁,而且那种娇小的

    萝莉身体被掌握时,体型的差距带来的碾压,更有一种掌上玩具怀中禁脔、任君

    为所欲为的强烈控制感和快感。

    果然,许纱纱挣扎了十几秒后,连呼吸都开始带着娇喘,面上一阵阵羞涩的

    晕红,小胸脯一起一伏,那小奶子顶着的衣裳尖尖头,形成一阵阵诱人的少女的

    胸乳起伏,终于……还是放弃了撕破脸、挣开自己怀抱的打算。

    「想想……如果没有我做的这些事,你会有今天么?国家队会征召你么?只

    是一场普通的商业比赛,很快人们就会忘记的。而我为你做了这么多的事,让你

    的人生都与众不同了……当然也希望要一点点' 报'.」

    川跃这次带足了威胁和利诱的措辞着。他要接受言文韵的教训,他要稍微挑

    明一些自己的「目的」,将「报」两个字说的很清晰又带着浓浓的淫意。他不

    希望给这个情窦初开的小女孩开错了药方,又搞成一次无聊的「恋爱游戏」。

    说着,他的手稍稍往下,不着急,不着急,抚摸一下这个小女孩在牛仔裤下

    的腰线和臀线。好圆,又好挺,牛仔裤的质地完全的被少女的小嫩股所支撑着展

    开,那种纤维的圆润酥滑,展现着未成年少女的臀瓣特有的性魅力,充满了青春

    期的活力和弹性,没有一点凹下去的陷落感,全是饱满、挺拔,结实的感觉。用

    手、隔着牛仔裤摸,已经这么迷人心智,如果等一下,可以用自己的更加重要的

    部位,去赤裸着享受一下那种肉感,应该会甜美到足以让自己亢奋不已吧。这是

    未成年的小处女的臀,才有的魅力,不……这绝对不仅仅是十六岁小女孩因为青

    春的肉体而仅有的魅力,应该还有训练台上无数次提臀的动作,辅助着这具青春

    可人,渐渐成熟的肉体,焕发着最诱人的生命力的曲线。

    这是落入他手心的小苹果,这是任凭他宰割的小绵羊,这是他随口品尝的小

    甜点,他只管用心享受,不仅仅是享受这个小女孩的身体和颤抖,甚至是享受这

    个「给你一个台阶,给你一个理由,给你一点自欺欺人的假象,你就只能乖乖的

    顺从下去」的游戏快感。他只需要给一点温存,一点理由,这个女孩就只能选择

    去做傻瓜,这种游刃有余、手到擒来的智力和阅历碾压的快感,在刺激他的荷尔

    蒙,他的下体开始越来越坚硬,等待着更多的慰藉。甚至身体越来越从侧面「压」

    上去,要去品味这具少女身体的所有的肉感。

    更多~精彩-~尽在'.''&#~站

    ..

    「你别这样……」许纱纱到底年纪小,小屁股无奈的接受了被「摸玩」的命

    运,但是当川跃的手,更加不老实,开始向着那可爱的臀瓣中央进发时,当川跃

    的身体也仿佛要压上来时,她懊恼着,加大了挣扎的力度,几乎是将川跃的手给

    「甩开」了。

    「我……我,我谢谢你……那么关心我。但是我……我……还小。你别…

    …你别……这样好不好……」

    这就像是钓鱼,放一些线,给鱼儿一些挣扎的空间,就能收更多的距离。

    川跃停止了对许纱纱身体的取和强攻,继续着心理的攻势。

    「小?不,纱纱,你不用这么保守老土的。有些事……只有在最豆蔻的年华,

    才最美好……我还要羡慕你呢。有你这样的年龄,这样的身体,这样的青春无限

    好呢……在欧洲,女孩子十三、四岁就和喜欢的男生上床是很普遍的,在美国更

    早,西方人很早就懂得这是自然的、美好的……是我们国家的封建教育,尤其是

    对运动员的条条框框的束缚限制了你们。运动员有性爱的滋润,生活质量会更加

    高,训练成绩也会更加好。最重要的是,其实失去性爱的青春期,是非常无聊的,

    这种缺憾将来无法弥补,只有可笑的贞操观念伴随终老……」

    这是「洋味教育」,对尤其是见识不多的小女孩非常有效的催化剂。虽然其

    实一些女孩子也明知道自己是在信口胡说,但是抵抗不了自尊心和某种崇洋以及

    某种好奇的心理,往往很容易被这样的话攻陷。

    「而且你想,那天,有那些坏人去欺负你……为什么?因为你出名了,这没

    有头路可走,会有更多人,对你的身体有兴趣的……幸亏是我,帮助了你,否

    则……今天约你来的,真的是那个买,要逼你做点什么,你又能怎么样呢?只

    能服从。你还没有经验吧。第一次,真的要给那些坏人么?」

    「我会继续帮助你的,也只有我可以帮助你。我会帮你一边跳水的同时,一

    边完成学业,晴空这次拍超级大竞技,也是我一手促成的。我知道其实你们都希

    望有这样的机会,只是省队里的规矩限制着而已……」

    「还有就是跳水……恩……那些传言是真的,因为你窜得太快,其实国家队

    里很多老队员都有不满。如果没有我的帮助,其实你这次不一定能进国家队的。

    你也十六岁了,在我面前,当然还是个小妹妹小可爱,但是在国家队……你也知

    道,错过一届奥运会,生理年龄上都决定了,你不会再有机会了。」

    「你只需要听话……听话就可以……别害怕……」

    他相信自己可以轻易攻克这个其实已经没得选择的小女孩,他说到后来,口

    吻越来越软殇,手上对许纱纱的屁股、腰肢的爱抚越来越大胆,甚至都开始从腰

    肢上慢慢向上,坚决的拉开许纱纱抗拒的手,坚决的却是轻柔的,抚摸上了那一

    团在衣裳包裹下,轻巧柔嫩,却是弧度优美的少女乳房。

    他要断绝她的退路,他要阻断她的思维,他要用金钱、权力、暴力和谎言编

    织的大牢牢的住这颗也算是他亲手浇灌的果实。这个女孩,他不仅要得到她

    的身体,她的贞操,他还要得到她的顺从和她的敬畏,这点游戏,他游刃有余,

    这个女孩,他手到擒来。这道甜点,他轻易的品尝。

    「我知道,你都是在骗我的。」

    许纱纱被川跃摸上了屁股,摸上了胸,虽然脸上的羞耻和愤怒可见一斑,虽

    然她还只有十六岁,但是女性的本能,却让她的身体开始发热,酥软,似乎在川

    跃的手掌中,都可以感觉到她的奶头有些些挺翘起来。她反抗了一下,是徒劳的,

    她挣扎了一下,是可笑的……川跃轻轻的,越来越猥亵侵犯的,一只手隔着牛仔

    裤,去「梳理」她的臀缝,几乎是在摸她羞耻不可见人的那条沟。另一只手更

    加夸张,已经不耐烦仅仅是隔着衣裳抚摸她的乳房,毕竟那许纱纱那小奶子新鲜

    可口,又不是很大的那种巨乳,更诱人的应该是那种青春的乳香和滑腻的肌肤的

    纹理,所以川跃的手……已经从她的带帽卫衣和T 恤两层衣裳下「插」了进去。

    伸到她光溜溜的腰腹上摸玩,在她的背脊上一抚一抚,慢慢都在靠近她文胸的背

    带。

    她呜呜彦彦,发出「嗯……」「嗯……」那娇羞和屈辱的呻吟,每一寸肌肤

    被川跃「突破」时,身体就一阵阵的颤抖,但是就当川跃觉得一切尽在掌握,这

    块小甜点即将被彻底攻陷时,她却哀怨的吐出几个字,仿佛自言自语,却又仿佛

    是在倔強的和川跃做着角力。

    「我知道,你都是在骗我的。」

    「恩?」

    「我知道,我已经没得选……你们要害我……与其是别人。是你……还好一

    些。」

    「……」

    「但是我也有要求……」

    「……」

    「你不就是想……那什么么。我可以陪你一次,反正……反正我都被别人看

    光了,早就脏了,我还在乎什么……嗯……但是,你要实现你的承诺。」

    「什么承诺?」

    「我要进国家队!」

    「……」

    「我知道,我就是知道你其实有办法的。你不就是想……那什么我么?我答

    应你,我给你!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我……会……听话的。你不要害我,你也

    不能牺牲掉我的跳水,我就是要进国家队,我要跳下去,我要去奥运会。你…

    …一定要答应我。」

    川跃完全愣住了。

    这和他所想象中今夜场景,理论上是一致的。但是怎么说呢……又完全出乎

    他的意料。他的一只手已经在玩弄许纱纱的文胸的背扣了,几乎都停滞了,就连

    少女特有的光滑背脊那种性感和诱惑都不能使得他不停下几分钟来思考。

    他有点疑惑的看着这个女孩,这个因为羞耻和痛苦,被自己「摸玩淫弄」了

    一会,已经落下两行惹人爱怜的泪水,在脸腮上划出两道泪痕的女孩;这个被自

    己玩弄在股掌之上的女孩;这个其实依旧没有完全搞清楚状况的女孩(无论从哪

    个角度来说,要尽力争取许纱纱进国家队,也是他的利益所在,否则,他安排这

    么多事情,又计划去控制这个女孩,岂非无所得……),从这点来说,她的恐惧,

    和自己的「谈判」是挺无聊的,挺幼稚的。但是,这一切,又都和自己想的不一

    样。

    这个女孩口的那句「我知道你都是在骗我的。」仿佛在一片掌握之中,任凭

    他淫乐的氛围之中,洒下了反过来嘲笑他的一种意味,让他浑身不自在。

    是自己设计的这个女孩,照片当然是在自己手中,只是自己不屑于玩那些照

    片胁迫的戏码,要玩点新鲜的,才有今夜的对话。按理说,自己已经铺垫的够好

    了,连番的说辞又都是精心设计的,这个女孩才这么点大,根本不谙世事,即使

    她有怀疑,也只有自欺欺人的认命才对。

    但是这句「我知道你都是在骗我的」……仿佛有一种,即使接受屈辱无奈的

    命运的折磨,也要保持那一份尊严的气质。在这一刹那,川跃感觉到自己有点笨

    拙。

    原来这不仅仅是一道饭后小甜点么?

    她是在倔強的表达自己的「知道」么?还是在嘲笑自己刚才的段说辞?还是

    在表达屈辱的顺从的同时,要表达自己的坚强么?

    他忽然有点愤怒,有点沮丧,有点不知所措……但是,两只手怀箍的这个女

    孩子,这道原本他心中的「小甜点」,那种欲望,那种一定要侵犯,一定要占有,

    一定要夺走她的贞操,一定要奸玩她的身体,一定要征服,一定要凌辱,一定要

    彻彻底底不留一丝一毫的浸润和玷污……却变得前所未有的强烈。

    因为怀中的少女,仿佛绽放了以前他没有意识到的某种炫目的光芒。

    原来不管是谁,都有着自己的世界么?无论是言文韵,还是张琛,无论是言

    文坤,还是周衿……即使是眼前这个只有十六岁,还不懂得多少世事的小女孩,

    原来自己也无法彻底的掌握么?原来这个女孩别有一种坚强和智慧么?原来跳水

    池中的碧波,除了浸润了她的身躯和曲线,也浸润了她灵魂么?这个十六岁的女

    孩,虽然在有些问题上有着童真和懵懂,但是也有着同龄人所不具备的坚韧和魅

    力么?

    这种额外的魅力,这是真正的性感,这是某种「一尘不染」的纯洁。如果说,

    在此刻之前,他只是有些「满意」,张琛没有一味逞欲,强奸这个小女孩,而是

    将她的贞操留给了自己亲自来夺走,那么此刻,他几乎要有「感激」的情绪了。

    这个女孩的「第一次」,是应该留给自己才对,留给自己亲自毁灭才对。

    这就是奸玩女孩子的最终快感。你不仅仅是在肉体上侵犯她们,不仅仅是奸

    玩她们的乳房、阴户、臀瓣、口腔、足弓、长腿,而是看到她们真正的「美丽」,

    看到她们真正的「绚烂」,然后任凭她们的美丽和绚烂在你的手中,在你的胯下

    绽放,再枯萎,再绽放,再枯萎……

    有时候,就连权力带来的快感,都不如这种快感来得令人满足,在遗传基因

    的深处,已经留下了男人的本能。

    他忽然之间,连直接玩弄许纱纱的少女初春小乳的欲望都暂停了,如同爱抚

    什么宝贝一样,在许纱纱那颤抖的粉嫩的玉唇上吻了一口。然后笃定的说:

    「可以!」

    「真的?」

    「真的。」

    「……那会不会……会不会影响江师兄?」

    石川跃又愣了:「你在乎他?」

    「他是我的师兄。以他的实力,应该有机会才对……」

    「好吧,我就明确告诉你,你们都会进国家队……」

    「……」

    「你不是说相信我的能量么?那么我的这些话就是附送的,你会进国家队,

    江子晏也会……这都是我,是我安排的……但是你们其中一个,必须放弃十米跳

    台,改练三米。」

    「……」

    「国家队也要平衡……我……纱纱,你长大了,你是个大女孩了,那么我也

    像和大人说话那样和你说话:不好意思,你是被卷进一个游戏里来。你的照片在

    我手里,但是我是不会散出去的,不过你没的选择,你现在唯一的路,就是要完

    全的服从我,听我的话……是完全的服从,你明白么?」

    「我会让你进国家队,我会安排你上节目,我已经给你安排好了很多东西

    ……有一些很美好,也有一些,不那么美好……但是你都必须服从我。不要妄图

    反抗我,不要试着去被背叛我……其实以你的实力,是无法在奥运会或者世锦赛

    上夺冠的,今天你很红,但是明天人们就会忘记你。一个没有金牌的运动员,在

    我们这个跳水大国,新人很快成长起来,其实你很快就会被人们忘记的。我可以

    让你进国家队,但是无法帮助你在奥运会上获得金牌。你还小,你不懂……运动

    员的生涯,其实有很多悲惨和无奈的,你只能服从我,顺从我,让我来给你安排

    人生之路……」

    「……」

    「你只有选择服从我,听我的话,按照我说的去做。也要把自己的身体献给

    我,做我的小宝宝,小情人,小奴隶……小性奴……你的身体,要给我玩……用

    各种方法玩。你要叫我哥哥,叫我老公,叫我老师,叫我爸爸,叫我……人

    ……」

    「你也要长大,要学会用你的身体去换东西,换钱,换安全,换前途……但

    从今天开始,只能按照我安排的去换……不会有人知道你是我的人。在公众面前,

    在你的朋友面前,你会进国家队,上奥运会,上节目,会有人安排给你培训,会

    给你准备好大学文凭,你会走一条衣食无忧的光明大路,你的爸爸妈妈,亲朋好

    友,都会羡慕的看着你的成就。你想要的很多东西都会有的,你会变成一条真正

    的小美人鱼,享受很多事情……但是前提条件就是你没的选,只能服从我,绝对

    的服从,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必须照做……你千万不要动错念头,因为另一条路,

    太黑暗,很疼,很苦,你不会喜欢的……」

    这些话,完全超越了他今天本来的设想。这不是原本准备的台词,甚至有几

    分,是他内心的真实心声,所以,带着告诫,带着冷酷,也带着某种真诚。

    当然,也有着浓浓的性欲,说到「把自己的身体献给我,做我的小宝宝,小

    情人,小……奴隶……小性奴……你的身体,要给我玩……用各种方法玩。」时,

    他甚至毫不客气的,解开了许纱纱那T 恤里,雪背后的文胸搭扣,那一声「扑」

    象征着他占有她的欲望。

    但是可能自己说的这些话,太震撼了,所以许纱纱呆呆得看着自己,一对已

    经泪盈盈的双眼中满是惊惧和恐惶。

    他又亲了上去,这次却没有爱怜,只有满满的玷污的情欲。有些话,他已经

    很少对女孩子说出口,但是今夜,他却选择了说出口。他其实很喜欢强奸,比强

    奸让他更喜欢的是胁迫,但是今天,他需要玩一些别的游戏。这同样让他很兴奋。

    这是逼奸,也是诱奸,也是彻底的控制和占有这个女孩的宣言。他需要这个女孩

    做他的工具,但是今夜,和原本构想的也一样,也不一样……此时此刻,他更强

    烈的,需要这个女孩做他的「性工具」、「性奴隶」。

    今夜,他要好好宣泄自己的欲望,他的舌头已经伸了出来,口水已经舔上了

    许纱纱的脸蛋。

    这也是安慰一下自己心中的迷惘……

    「我……我不知道怎么做……」许纱纱咬着下唇已经咬出一道血痕来,甚至

    连唇皮都好像破了,泪水已经忍耐不住的滴滴答答留下来,口吻里都是屈辱的哭

    音。但是那种娇滴滴糯细细的小女孩的音线,带着屈辱和缠绵,让川跃的阳具,

    都几乎在裤裆里跳一下。

    那不再是反抗,也不再是讨价还价或者欲拒还迎,而是少女最终的屈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