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体香 第一部:川跃归来】第72回

作品:《权力的体香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 第&#*站

    第72:周衿,Avril 里的大海

    周衿是真的有事。

    Top Fun 从65层到层的高层,是一个对于普通的河溪市民来说,有

    着几分神秘色彩的域。其实说到底,这里也就是一些酒吧、会所、俱乐部和高

    空观景套间,但是之所以被称为河溪的「极乐世界」,除了高昂到让人咋舌的消

    费作为门槛外,还大多实行黑卡会员制。绝大多数的河溪市民是没有什么机会去

    一探究竟的,更不要说日常光顾了。渐渐的,这里成了河溪真正的会名流、高

    官豪富们俯瞰众生的特权域。毕竟,在Top Fun 的低层就是喧闹非凡人流涌

    动的超级大商场,而在观景窗向下望去,就是花海广场里迤逦漫步的点点人群。

    这种「浑然一体中,我却在众生之上」的阶级落差感,是富豪名流们最热衷的,

    没有平凡的陪衬,奢华和成功也就失去了意义。

    如果江子晏或者许纱纱,也有机会来到这家处在Top Fun 73层的「Avril 」

    酒吧,应该会嗔目结舌不敢相信,那个孤单的坐在吧台品酒,优雅高贵到让人心

    醉的女人,会是他们跳水队的助理教练。

    今天的周衿,将自己妆扮的如同深夜里的一朵郁金香。穿着一领设计极度简

    洁却透显着奢华的浅蓝色缎面包身抹胸小连衣裙。没有多余的拼贴和花纹,仅仅

    用一种完美贴的一体裁剪线条,去夸张的呈现着她那柔软的腰肢、高耸的胸脯

    和挺翘的臀部。但是这种衣服的料子非常挺,尤其是腰部,如果不够纤细,则未

    免会「大煞风景」,只有周衿这样对自己身材线条有着足够自信的女人,才能用

    这样的小礼服,配着缎面布料的精致感,去登对Avril 这类场所的氛围。抹胸

    的设计,一字稍微露一些些锁骨的情趣,但是乳沟就要看各人的资本了。不过和

    石川跃这样的人呆在一起久了,周衿已经不会再玩不管穿什么衣服,都刻意去用

    内衣罩杯「拱」乳沟的行为了,她反而选了薄款的散漫式的内衣,让一对玉乳就

    那么自然洒脱的藏在衣领下,稍稍有一些「荡漾」却不下垂的西方女性的审美情

    趣,甚至微微刻意在连衣裙下,若有若无的看到一对奶头的激凸,包得细细的,

    特别有着成熟女性的魅力,漂亮极了。再配一对仿孔雀羽的水晶耳环,和一只

    缀在右手手腕上的半开口藏银手镯。穿一双配着连衣裙颜色的浅口细跟一字绑

    的高跟鞋,那高跟鞋的鞋面其实只有三根斜条纹的绑带,却连丝袜都不穿,带着

    三分俏皮三分随意更是十分性感的,不仅露着一对天然无瑕,隐隐有着玉色的小

    腿和脚踝,还可以看到自己那十颗如同玉石一样的脚趾。而妆容么,不着痕迹的

    打着一层淡薄的粉底,稍稍勾勒一下眉线和唇色也就够了。在吧台上随手搁着一

    只蓝色的小手提包,另有一杯淡冰凝调酒。

    最恰当的形容词是:精致!

    周衿自己都必须承认,没有女人能抗拒将自己变得如此精致如此美艳的那种

    诱惑,这是认识石川跃后最让自己割舍不能的某种转变。

    你不仅需要足够的钱,还需要足够的品味和对女人所有细节足够的了解。衣

    着、妆容、饰品、鞋子、时尚、搭配……川跃一直有意无意的帮助自己,也是胁

    迫自己,变成另一个自己,或者是找到真正的自己。甚至有的时候,她都不能相

    信,自己能变得如此的精致、美丽、诱人。

    有时候,她感觉到川跃对待自己,就像是对对待一个芭比娃娃一样,不仅喜

    欢控制自己的一切,也喜欢精心的装扮自己,从这个角度来说,这也是川跃这个

    男人,和那些粗俗好色的公子哥或者大老不同的地方,让自己着迷的地方。尽

    管对于自己和川跃的关系……她已经懒得去多想究竟算什么。但是她不得不承认

    的是,至少在外形气质上,认识了川跃之后的自己,变得更加的出色,更加的迷

    人。她可以憎恶川跃,也可以憎恶在床笫上被川跃蹂躏奸污的那个淫荡的自己,

    但是她总是无法讨厌现在这个时刻的自己。这个精致的,每一处细节都打点的那

    么性感、那么迷人时尚的自己。甚至有的时候,她都要怀疑,自己之所以无法离

    开川跃,最重要的,既不是什么美妙的前途,也不是什么情色的胁迫,而是舍不

    得这个自己。如果有一天,自己失去了川跃的「兴趣」,这个自己,还会属于自

    己么?

    何况还有Avril 这种场……这种酒吧,普通的河溪市民是不会听说过的,

    即使有一些小白领偶尔要去「疯」一下,他们最了不起的选择也就是元海的Joan,

    或者西岭的几家公园会所。Avril 这种小巧的酒吧,从表面上都看不出奢华在

    哪里,却有着让人咋舌的消费水准,还是会员制,一般人是不会光顾的。但是自

    从认识了石川跃,她觉得自己的「品味」都有所提高了,她已经可以欣赏Avril

    这样的现代法式酒吧,优雅的蓝调音乐,简洁却大气高贵的装潢,吧台特地用了

    磨石材料,乍一看有些粗糙,其实却是进口的澳洲原石,墙上挂的几幅现代派油

    画连画框都不用,赤裸着画布,用小盏的冷光灯稍稍打着效果,其实却都是真品,

    甚至就连玻璃杯,都是从瑞士进口的世界级名品,在晚灯的照耀下散发着普通酒

    杯所不具备的迷人的光泽,这是刻意在杯沿仿宝石雕刻的散光面,就是为了增加

    效果的。和很多底层人民对上层会的勾画理解不同,这里的一切,都是秉承了

    「返璞归真」的格调。

    今天,她没有点果汁或者柠檬水,而是点了一杯调酒。今天,她需要一些酒

    精的协助。她静静的坐在吧台前,轻轻抬着一条腿,晶莹剔透的修长,和随性肉

    感的浪漫。她几乎自己都能感受到自己的魅力,仿佛能闻到体香一般,散发在暧

    昧灯光下的空气中。

    Avril 的正门是有水瀑布屏风遮挡的,里面也不大,两条走廊各有十几个卡

    座,一圈半圆的吧台,稀稀拉拉也只有着十来个顾客。这种场所,客人一向也不

    会太多太满座。这里不是元海,男宾们固然会出于本能,对落寞的坐在吧台前的

    她,施以贪慕甚至欲求的眼神,但是只要她不报以微笑,大部分人也不会那么

    失礼,动来打扰或者搭讪她的。

    在靠着内墙的卡座里,有一个隐藏在暗色中的,穿着藏青色休闲衬衫的中年

    男人,也是独自一个人坐着,昏暗的灯光下,他却有点不时宜的在拿着一本Surface,

    看着一份什么PPT 之类的文件。似乎是其中一张,远远看去就明显是运动员跳水

    的CG配图,吸引了周衿,她舔了舔嘴唇,似乎是要给自己一些勇气,端着酒杯,

    用细高跟鞋轻轻的优雅的发出「朵朵」的点地声,走了过去。

    「Hi」她开了口,一种紧张和生涩却忍不住缀在了脸上。毕竟,这种场,

    不是她常来的地方;这样的妆扮,也不是她常有的一面;动开口和男人搭讪,

    更不是她常有的举动。

    那个男人大约三十四五岁的样子,穿着休闲西裤和休闲衬衫,脸庞胡须修的

    很干净,发梢也整理的一丝不苟,却掩饰不住骨骼的宽大和体魄的健壮,肤色也

    略略有些黝黑。抬起头,虽然有些惊艳于周衿的美色,但是眼中依旧闪过一丝警

    觉,只是礼貌且询问一般的应:「Hi?」

    「别介意,也别多想……我只是偶尔看到,你的电脑上的跳水镜头……实在

    是忍不住好奇,就像过来看看。」

    「请坐」男人释然的笑了笑,依旧有些警惕,但是总归是礼貌的摆摆手,示

    意她可以坐下。「这是我的一个公事项目文件……小姐也喜欢跳水?」

    「你可以叫我Jane」周衿笑笑,她抿了抿了唇,脸蛋稍稍一红,也明显掩饰

    不住那种羞涩和尴尬。

    但是也许正是这种羞涩和尴尬,似乎倒是让那个男人有些释怀,伸出宽厚的

    手掌,应着:「我有英文名,但是也不太用,朋友们叫我大海。」

    周衿也不熟练,脸蛋自然红了一红,伸出手指去,轻轻和他的手掌搭了一搭,

    示意着握了握手。继续说着:「我不是喜欢跳水……我是练过跳水。」

    「真的?」大海明显来了兴趣:「专业跳水?您是……运动员?」

    「以前……是。」这个话题总是她的心事,说起来就自然多了,那种落寞的

    笑容,是她发自内心的也无需伪装:「我七岁就开始练跳水了,高中的时候受伤

    了……就没再练下去。」

    「其实职业运动员是很非常容易受伤的。观众们只是看到我们光彩的一面,

    是很难理解我们的辛酸苦辣的。」大海显然也很投入这个话题。

    「我们?」

    「我年轻时候也是个运动员,不怕小姐您见笑,我还进过国家队呢。」

    「真的?什么项目?」

    「自行车。」

    「场地赛还是越野赛?公路赛?」

    「小姐真在行啊……我攻场地赛……我那时候也练了九年,脚腕、手腕、

    膝盖、背.????b.脊都受过伤……后来家里一力反对,也是我自己没出息,在国家队也没

    取得什么成绩,就早早退役了。」

    「别这么说,您好歹还进过国家队呢,这还能叫没什么成绩?……早知道我

    就不好意思在您面前说我练过跳水了,我只是在省队的边缘试过一下……算是班

    门弄斧了。我这样的……其实不能算什么真正的' 运动员' 了。」

    「你可别这么说,其实无论是国家队,省队,还是市级队,能到那个程度,

    一定都是付出了很多艰辛和努力。普通人当然更多的看到世界冠军的光辉什么的,

    其实又有几个人能到这个程度呢?」

    周衿忍不住嘻嘻一笑:「这么说你也和我一样……是不是也没有登上过领奖

    台?童年的梦没圆?」

    「哈哈……领奖台当然上去过,市里的,省里的,少年组的……但是我知道

    你说的是奥运会或者世锦赛什么的,当然没有了。我们虽然是自行车大国,其实

    场地赛的水平很一般的,尤其是男子组,要登上奥运领奖台,我还差的远呢…

    …算是童年的梦没圆吧……」说起这个话题,大海的眼神中难免也泛起一阵童真。

    「吃药有用么?」周衿突兀的来了一句。

    「吃药?……如果光靠吃药就能上去成绩,铤而走险的人会更多,其实吃药

    只能在状态不好的时候调节状态而已。每个人的技巧、体能都是极限中的极限的,

    吃药也不能突破的……就好比你们练跳水的最明白了,吃药,又能有什么用?」

    「恩……跳水是技巧性多一些,吃药是完全没用的,不过会在小时候用一些

    药物来遏制生长减轻骨密度,不过这方面其实药物的作用也很有限。我只是,听

    见您是个国家队运动员,又忍不住开始想了……当初是不是自己再应该努力一点,

    如果能进国家队,至少对自己的人生也是个交代啊……呵呵……您见笑了。」

    「专业体育,也不是光靠努力就可以的。这里面的运气和天份,其实是挺让

    人无奈的一件事。经历过才明白,你我……其实都是凡人。」

    仿佛是触动了心头最柔软的那根弦,周衿的眼圈都有点小小红了一下,皱皱

    鼻子说:「我希望您别误会,我不是来和你搭讪的……我只是……看到跳水的画

    面,就会想起……恩……我真的挺喜欢跳水的。我看到你在看什么文件……居然

    有人在这种地方还惦记着工作呢,而且好像是个跳水画面的配图,实在忍不住过

    来看看。」

    大海一愣,低头看了看自己手上的surface ,点了点头,也很诚挚的说:

    「我就这个习惯。其实就是喜欢这里安静一些。倒比酒店里好。这是一份计划书,

    商业地产项目。」

    周衿别过头,俏皮的挤挤眼,似乎在询问,又似乎在调侃:「商业机密咯?

    怪不得您看我的眼神,一开始就跟看贼似的。怕我是商业间谍?」

    大海被她逗笑了,忍不住哈哈一笑,说:「这种破烂计划书,有什么可机密

    的,哪里有那么多无聊的商业间谍会对这种东西有兴趣。无非是那些倒霉的策划

    公司,抄一点掰一点忽悠一点糊弄领导的玩意……我也就是心有所感,公司的项

    目,我就随便看看。」

    「这么说你们公司要办跳水比赛?你们是赛事公司?」

    「哦,那倒不是,我们公司其实是一个基金和一家央企作的项目公司,现

    在在筹划在建一个体育题公园,里面可能要设计跳台,目前正在犹豫,跳是

    肯定要的,但是跳台……是否要按照十米跳台,还是以三米迷你跳台为也在考

    虑。」

    「当然要十米跳台了……」周衿的眼睛闪烁着光芒:「十米跳台是最浪漫的。」

    「浪漫?」

    「因为够高啊。你站在上面的时候,可以感觉到全场都在仰视你……我知道,

    十米台其实有些危险,但是我真的觉得,只有十米台,才是跳水的精髓。」

    「哈哈,我们可是在做个普通市民游乐用的公园。我怕大部分人都没有勇气

    去十米台上试下身手吧……对于普通市民来说,十米跳台跟什么惊险项目都没什

    么别了吧。」

    「也不一定啊。」周衿仿佛有点小激动了:「如果你们真的建成了,我就愿

    意再试试……我觉得,说不定有挺多的普通人,也能享受那种感觉。现在和我们

    当年毕竟不同了,人们生活好了,真正懂得享受运动的人,越来越多了,女孩子

    们穿着泳衣站在上面,男朋友在下面给她加油,给她拍照……一定美极了浪漫极

    了。再包装一下,搞点摄影写真项目什么的,一定挺有卖点。」

    「这还真是……高台……比基尼……跳水?还挺有看点。」大海半是认真半

    是玩笑的说。

    周衿「噗嗤」笑了,听他说起「比基尼」三个字,脸也羞红了。

    「我说的不对?」

    「嘻嘻,你这就真外行了,十米高台,是不太适穿比基尼跳水的。」

    「为什么啊?」

    「因为太高。除非每个人都能做转身翻腾之类的减速动作。但是绝大部分人,

    其实最多一个折叠就下去了,落水速度太快,容易……」她其实是想说「比基尼

    会容易脱落」,但是抿嘴「噗嗤」笑笑,有点俏皮的眨眨眼,也有点羞涩不知道

    怎么说出口。

    大海却很聪明,立刻明白了周衿的意思,又似乎被周衿简单几句描绘的场景

    吸引了,也悠然神往的想了一下,这是本能。当一个像周衿这样美丽动人的女孩

    子,又穿的如此精致性感,在Avril 的背景音乐下,给你描绘一个「泳装美少女

    站在跳台上」「比基尼脱落」的场景,又是自称曾经正经练过跳水的昔年运动员,

    只要是男人,怎么会忍住,不将目光轻轻的在她的裸露在外的肩膀,和连衣裙下

    飘然若仙的胸脯上扫射一下呢。

    周衿似乎注意到了大海的失态,害羞的笑了笑,稍稍缩了缩脖子,含了含胸。

    大海也察觉到了,尴尬的掩饰着笑笑,似乎想找一个继续下去的话题,伸

    手打了个响指,这里的服务员是非常敏感的,走过来轻声的「先生。」

    「来两杯金岸九号。」

    「?」周衿一愣。头一歪看着大海。

    「我请你的。」

    「我不太喝酒的……」周衿抿唇一笑,似乎有些矜持了。

    服务员却已经恭敬的端上来一个米色的餐盘,上面有着两只白兰地杯,里面

    琥珀色的液体晶莹闪烁,散发着诱人的醇香。

    大海已经端起了一个杯子,周衿也只能礼貌的端起另一杯。

    「这个金岸酒,虽然是用杜松子烈酒调的,其实大部分用的是冰泉水和柠檬

    汁,度数已经调和得非常低了,口感也很绵。是挺适女孩子的……而且您好歹

    是个运动员,尝一点吧……」他似乎挺诚挚的:「放心吧,这个酒一口两口不会

    有什么的。不瞒您说,其实一般情况下我是不会在这种场请女孩子喝酒的,容

    易误会,不过……今天聊的开心又很投机……希望赏个脸。」

    周衿柔柔的一笑,似乎有点听不懂,又有点好笑,但是依旧端起酒杯来,和

    他的杯沿小小的碰撞了一下,轻轻的抿了一口。

    有一股清冽的柠檬和杜松子的清香,洒满了自己的口腔和鼻腔,然后一股暖

    暖的灼烧感,又在自己的喉管处点燃了,是一股温泉一样的送入自己的五脏。她

    是有偶尔品酒的习惯的,知道这是上好的金酒,也不由赞叹一声「真不错!」

    大海听她赞扬一声,也忍不住有点孩子似的得意的笑了,他本来是有点警觉,

    以他其实很「特别」的身份,是不适和不认识的女孩子喝酒的,不过今天眼前

    的女孩确实迷人,而且怎么看也都没什么恶意,而且运动体育这个话题也来的那

    么诚挚,他又忍不住端起酒杯。

    周衿感觉到仅仅是一小口,也许是今天的氛围感染,可能一阵晕红已经染上

    了自己的雪腮,眯着眼笑着:「为了什么?」

    大海憨厚的一笑:「为了我们过去的运动员生涯?……为了跳水吧!」

    「恩,为了跳水。」

    「叮」酒杯再次轻触,发出优雅的声响,那酒液轻轻发出一阵微波荡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