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体香 第一部:川跃归来】第71回

作品:《权力的体香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 第&#*站

    第7:周衿,师姐的意见

    控江水中运动中心的礼堂,原本是一个可以容纳两三人的下沉式教室,一

    般是用作集体会议,看一些重要的比赛录像时用的。今天这里,被河西卫视的工

    作人员,一番熟练的改造,变成了一个现场访谈节目的录影布景棚。中央讲台

    有着一左一右都是斜45度角的大型背景,上下都有一组射灯保证照明,背景

    上喷绘着的,是两幅硕大无比的许纱纱的「掠影」:一副是在空中的美艳惊人

    的折叠打开动作,一副正是那已经牵动了无数C 国男女心灵的「纱纱的笑与泪」,

    只不过彩色原片被过滤成了灰阶色,更显出一种如同纪录片般的凝重。背景前,

    宽松得摆放着斜面相对的三张红绒布简易沙发。这是持人和两个采访嘉宾的座

    位。礼堂里本来就有座位,此刻密密麻麻坐满了被邀请来参加节目拍摄的水上运

    动中心的工作人员、队员、教练和一些不知道哪里来的群众演员。此刻,持人

    还没有出现,只有许纱纱和徐泽远两个被采访对象,在舞台的沙发上坐着,一个

    副导演在和他们说着等一下拍摄的要领;一个化妆师,捧着一个工具箱,正在为

    穿着一身宽大崭新的运动衫的许纱纱作着拍摄前最后的补妆。

    周衿作为前来扮演观众的中心里普通一员,就坐在一个角落里,呆呆的看着

    台上努力微笑配的许纱纱,心里充满了恍若隔世的空灵和煎熬痛苦的矛盾。

    这是河西卫视在水上运动中心现场拍摄的访谈节目第42期的

    现场。

    是河西卫视的头牌黄金档节目。非但在河溪的传媒界、河西卫

    视,甚至可以说,在整个河西省,都属于极个别拿得出手,可以作为的「城市名

    片级」的「现象之作」。的年轻持人卓依兰,即使仅仅以那一份

    样貌气质而言,都是那种就算扔在无数超级模特和一线影视明星的美人堆里,也

    一样可以以自己那「空谷幽兰」一般的知性美脱颖而出、傲视群芳,是号称「河

    西的那朵兰花」的素雅玉人。甚至在整个C 国的新一代持人圈子里,都称得上

    「梦中情人」级别的女神。但是这档节目,却绝对不仅仅是一场谋杀意淫男们精

    子的美女花瓶秀,恰恰相反,依靠着不知哪里来的丰富资源和深厚背景,《依然

    相约》不仅常常可以邀请到各界当红知名人士作为采访嘉宾,而且卓依兰依靠着

    她那优雅中却有一丝亲切的谈吐,和细品高贵不可方物的气质,常常能在嘉宾口

    中问出一般节目所不能企及的深度来。而且也不知道为什么,广电系统的审核一

    向严格,但是对于却仿佛是格外开一面,很少剪她的片子,即使

    是一个敏感话题。在开播三年的历史上,最高的规格,曾经的访谈

    对象都是某某某书记、某某某导演、某某某大使、某某某教授这些在C 国跺跺脚

    山崩地裂的人物,甚至24年英国首相访问C 国,这个地方卫

    视的节目,居然都能争取到一期震撼国际的访谈。而访谈中,卓依兰婉然颦笑令

    人心醉的笑容和一口流利倒地的「伦敦音」英语,更是倾倒了观众,甚至艳名远

    播欧洲。

    以在河西的地位,和河西省疲软的体育实力,其实是很少会发

    生的嘉宾对象是来自河西本省的体育界人士这样的事。所以,当听

    到有意给河西跳水队做一期专访,但是要求控江水上中心配搭建

    录影棚时,控江水上基地几乎是倾巢出动给予了支持。

    当然,虽然说名义上是访谈「河西跳水队」,但是大家都知道焦点和导火

    还是因为那场新加坡站跳水赛,是因为那个叫许纱纱的,莫名其妙点燃了络热

    点的女孩。也非常可能会问及最近在圈子里已经闹翻天的「晚晴公司大手笔赞助

    事件」。

    以卓依兰的犀利和深度,是不太可能停留在简单的煽情、安慰、激励这样的

    尺度,她今天的访谈,究竟会从哪个角度来展开,挖掘哪些深度内容,是拷问一

    下C 国体育在国际裁判圈的影响力?还是探究一下心理尚未成熟的少女运动员在

    这样的体制下的压力?抑或深究一下C 国的整个体育体系和体育人才培养制度?

    甚至挖掘一下晚晴公司赞助事件背后所意味着的资本介入下,体育事业的泛娱乐

    化?河西体育系统上下,也是颇为紧张和观望的。

    最近几周,河西水上运动中心可以说是被推上了风口浪尖。晚晴集团以。

    2亿五年赞助同的天价要成为河西游泳队唯一赞助商,这不仅在河西游泳队,

    在整个河西体育系统,甚至整个C 国国家体育总局体系,乃至河西省委,都不能

    算是小事了。体育总局甚至都派了外联司司长秦牧本任来持这个项目的论证,

    河西省体育局内部,竞技赛事处处长陈礼更是亲自拍马上阵冲到一线,利用自己

    在体育圈的关系和威望,站到了这次谈判的关键位置上,就连风头很劲的公关办

    公室都要退避三舍……在省局内部一些无聊的人看来,这固然是年轻的官二代石

    川跃对陈处长的一次「俯首称臣」,也意味着一向相对独立在中心任徐泽远手

    中的省水上中心,也会偏向陈处长的阵营,毕竟,这么重要的商务赞助同,无

    论最终谈到什么结果,陈处长都是「功不可没」,给水上运动中心带来了巨大的

    收益的。甚至坊间恶趣味都已经传言:陈处那么色,这次占尽天时地利,就等着

    徐泽远任,送许纱纱去陈处的房间了。

    这当然是机关里无聊的搬弄是非信口雌黄。陈礼处长这次在处理晚晴公司和

    水上中心签约的问题上,可以说还是拿出了十二分专业的精神态度,而且这么大

    的事件,事关国家游泳体系、宣传体系、体育总局和企业之间的复杂利益关系,

    也不是他一个人可以做的。机关里的八婆们,不过是对陈礼这次「大反击」的

    某种隔岸观火的八卦情绪,传传和情色有关的谣言罢了。

    但是本质上,这里依旧有着是对许纱纱今天和成绩不那么相符的舆论地位的

    嫉妒,比如今天,一声簇新的运动装,坐在那里如同一只刚刚出水的小天鹅一样

    的清纯无瑕的许纱纱,都能上这样的正经节目,更是有艳羡的、有

    嫉妒的、有愤恨的、有贪欲的、有意淫的……

    只有周衿,坐在角落里,静静的看着台上,那个似乎对自己充满了崇敬和信

    任的「小师妹」。从她那明眸皓齿、天真烂漫、带一些羞涩纯洁的笑容中,读出

    了些别人无法读出的东西。是一抹阴暗和痛苦、是一份沧桑和绝望,已经染上了

    这个女孩瞳孔和灵魂的深处。她感觉到一种彻骨的冰凉、自责,和品尝了人性邪

    恶后的凄冽。

    在人前来看,现在的周衿,变得更加的从容不迫,更加的魅力四射,更多了

    一份知性美。在河西大学的进修生活,让她的身上焕发了别样的光彩。她不仅找

    到了更多的人生价值,也不再迷惘于自己的前途。但是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的世

    界已经一分为了二,在水上中心,在河西大学,在省局的她,是一个越来越受到

    瞩目,越来越沉着自信的美女研究生。但是在那个男人面前……她已经深陷其中

    无法自拔。自己的一切,都是川跃给的,不仅仅是进修的名额,还有那种销魂噬

    骨的被胁迫间只能趋向顺从的性奴一般的性爱生活的快乐……甚至午夜梦的时

    候,她都忍不住想:如果没有那一夜,自己的人生究竟会更安全?更?还是

    更沉闷无望?

    无论自己对自己的样貌有多少信心,但是川跃又不缺女人。尤其是看到,川

    跃的身边,最近多了一个形影不离、年轻美貌的女秘书李瞳,更让她有一种自己

    都恨自己无耻的嫉妒感。除了按照川跃的吩咐,在房间里,在浴缸里,满足川跃

    种种变态的情欲需要外,她居然越来越渴望,给川跃更多的「利用价值」。

    以此来填补自己的空虚感和绝望感。仿佛有个声音在脑海中响:我已经被彻底

    奸污了,彻底征服了,彻底凌辱了,离开了这个男人,我将什么都不剩下;而抓

    住这个男人的兴趣点,我就还能延长握住这个残酷世界边缘不至于掉到地狱的时

    间。川跃要她做什么,她就做什么……无论是奸淫她时,对她彻底的凌辱和折磨,

    还是叫她做什么别的荒唐的事情。她不能拒绝,甚至都到现在,连象征性挣扎一

    下都免了。几乎变得是动的,在找着,为川跃更多的服务,更多的利用

    价值。

    「我有几个朋友想进来参观一下水上中心的设施,不想打扰到别人;你晚上

    方便的话,帮着开一下后门吧……六点左右吧,恩……最好能留一下我们的小明

    星许纱纱,哈哈,也许,他们还可以偶遇一下,要个签名什么的。」有一天,川

    跃是握着自己的腰肢,在自己的臀缝里抽插时,仿佛开玩笑一样说的这话。这听

    着似乎平淡甚至带一些嬉戏性质,细思量下,却邪恶恐怖的指令,她居然都不敢

    质问一下,就照做了。

    她不清楚细节,甚至有时候安慰自己,也许那天真的就是放人进来参观一下,

    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但是她自己都觉得,那根本就是可笑的自欺欺人。川跃明

    显在「许纱纱爆红」事件中,扮演了幕后操纵者的角色。那天晚上,她按照川跃

    的吩咐,在控江水上基地的女生宿舍,放进来了几个陌生的人,一看就不是什

    么善茬;又特地留许纱纱一个人在那里,一定在宿舍里,发生了一些可怕的事。

    台上的这个孩子,她是怎么度过这过去两周来的日日夜夜的?她是怎么煎熬

    过来的?她有被强奸么?她有被胁迫么?她是否已经不再是一个纯洁无暇的小处

    女了?她有被无可逆转的玷污么?她有被生吞活剥的凌辱么?川跃究竟在筹谋什

    么?许纱纱究竟有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爆红」背后,有一双可怖的黑手在操纵?

    她又有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落到一张恐怖的大中,如同难以脱身的蝴蝶一样,

    张开的翅膀越是美丽,就越致命么?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固然是那个男人,但是

    自己,不也参与了一份子么?自己这个「师姐」,固然也是掉到上的蝴蝶,但

    是如今,是不是也已经蜕变为织者了呢?

    她为什么没有报警?她有没有找教练或者家人倾诉?她是否有什么把柄落到

    了邪恶的手掌中?她究竟有多少人生阅历和经验,能告诉她,她在经历着什么?

    她能应付么?她能怎么选择?为什么她还能强颜欢笑接受采访、参加训练好像没

    有发生什么可怕的事?为什么她没有精神崩溃?而周衿自己,却觉得自己快要精

    神崩溃了。

    也许这个小女孩,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单纯和脆弱。

    她必须承认,在自己心底里最深处有个阴暗的角落,她获得了某种泄愤式的

    满足和某种窥见邪恶的欲念:为什么,这个孩子可以获得那么多鲜花和掌声,可

    以走上这么一条真正光明灿烂、充满了人生终极意义的体育之路,为什么不能是

    我?我也一样付出了青春、付出了汗水,我也一样曾经在十米跳台上努力过。为

    什么我要失去那么多机会,最后被人强奸,被人侮辱,被人控制,被人玷污,变

    成一个沉溺在黑暗之中的泄欲工具,却看不到丝毫光明幸福的未来。你也会被毁

    掉么?你应该被毁掉么?我的悲惨命运,应该在你的身上复制一千遍。在你最美

    丽的瞬间绽放时,摧毁你;在你最清纯无瑕的岁月里,玷污你;让你走向黑暗和

    堕落,让你走向一定很痛苦也很刺激,充满了被虐的惨淡人生。

    人生的剧本,不应该拿错。既然是美丽的、漂亮的,能够引起男人们欲望的

    女孩子,如果无权无势,那就应该拿起一样的剧本。她甚至幻想起,许纱纱被几

    个五大三粗的野蛮民工,在宿舍里,脱光了衣服,强奸,用丑恶的阳具,插进她

    稚嫩圣洁的小穴,她就觉得一种莫名的快乐和虐待的快感。而偶尔的,幻想起许

    纱纱落到石川跃的手里,被他用那么多稀奇古怪的性爱手段去调教和玩弄,她也

    一样有一种报复的快感。

    但是,这种罪恶的快感虽然真实存在,但是每当看看许纱纱那张纯真无瑕的

    脸庞,和信任依赖的目光,她依旧有着强烈的罪恶感。有的时候,她又希望那天

    发生了什么,然后许纱纱去报警,然后牵连出自己,然后让自己入狱获罪什么的。

    什么都没有发生,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更不可思议的是,随着晚晴集团赞

    助一个省级游泳队的进一步事件发展,对许纱纱的炒作,都已经到了

    来做专访的地步了。她不能不承认,更强烈的嫉妒,更强烈的虐待感,和更强烈

    的罪恶感,让她无所适从。

    因为她又意识到另一个让她很不舒服的事实:对于自己,川跃强奸了自己,

    玩弄了自己,控制了自己,但是对于台上这个水精灵一般的小女孩,其实川跃做

    了更多的筹划,投入了更多的精力,而不仅仅是「偶然发作的兴致,强奸女孩子」;

    那天来的是几个流氓混混,而不是川跃本人,她其实非常的失望。因为如果来的

    是川跃,有可能只是川跃的恶趣味,要想享用台上那个冰清玉洁天真可爱的小女

    孩,那只是性的需要而已。但是来的却是别人……不管发生了什么,就至少说明

    了,对于川跃来说,对许纱纱的筹划,绝对不仅仅是要奸污玩弄她清纯无瑕的肉

    体那么简单。是的,从某个角度来说,川跃对那个小女孩,用了更多的心思,更

    多的手脚,是因为那个小女孩对他有着更多的「利用价值」么?

    而且,她还有一个小秘密,因为一次非常偶然的机遇,她这个默默无闻的小

    助教,却非但认识那个人,甚至可以算是那个人为数不多的亲密朋友之一。卓依

    兰,这朵河西第一花,是她的朋友闺蜜,这是她引以为傲,很少人分享,甚至连

    川跃都不知道的小秘密。或者说,在川跃之前,曾经带她在上流会看到惊鸿一

    瞥的人就是她。但是无论兰兰和自己多么的亲密,因为会阶级的差异,都不太

    可能在工作中和自己有什么交集,而等一会,卓依兰就要采访许纱纱了,她却坐

    在底下做一个群众演员,要看着这个其实已经被她亲手改变了人生道路的女孩子,

    走上新的媒体舞台。她觉得一切,都充满了严酷的讽刺。

    好在,虽然在灰色的阴霾中,她知道自己已经在扮演一些更重要的角色,但

    是在这里,在灯光喧闹的演播室里,她依旧是一个无足轻重的群众演员,是台下

    充当「群众演员」鼓鼓掌充充人数的一份子,也没什么人注意她。

    她选择了逃避。

    她张望一下,见周围没人注意自己,偷偷从后门溜出了大教室,出来透口气

    吧。

    迎面,一个留着小平头,高高大大,却有些羞涩的大男生却也在教室门口张

    望。

    「江子晏?」她愣一愣:「你怎么不进去?」

    「衿衿姐……我……我就是想来找你的。」

    「找我?什么事?」

    江子晏似乎想装的「老练」一点,轻松一点:「没事啊,就是找衿衿姐您聊

    聊天么……也算是一种约会么。」

    周衿「噗嗤」一下几乎笑出声来,至少在这个男孩子面前,她拥有绝对的自

    信去把控局面,她大方的上前,用手指点了点他的额头:「约会你个头啊!是想

    打听纱纱的事吧……」

    江子晏的脸上红潮都到耳根了。似乎喃喃着不知道怎么说才好。周衿只好拉

    着他走出教室,干脆去水上基地游泳馆旁边的步道上「散散步」。

    「到底有什么想说的?」

    「……我……我喜欢纱纱……」

    「我知道啊。」

    「你知道?」

    「傻瓜,你们这么明显,基地里很多人其实都看出了啊。」

    「那……那……不违反队规么?」

    「恩……本来是无所谓的。你们这个年纪的孩子,管的了人还管的了心么?

    但是现在倒是不太一样了。你们都明摆着要双双进国家队了,全运会就在眼前,

    队里是不会允许你们想那些事情的……」

    「纱纱是因为这个不理我的么?」

    「恩?纱纱不搭理你了么?」

    「其实本来挺好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最近纱纱总是……总是……」江

    子晏似乎很忧愁,有点说不出口。

    「……」周衿立刻明白了,一时倒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怎么劝。

    「也许我和纱纱并不般配吧。我们都应该好好训练,好好比赛……我也不知

    道……衿衿姐,我其实一直都很佩服你……虽然你不是我的直属教练,但是我一

    直当你是师姐,师姐,你教教我吧,我该怎么做?」

    周衿忽然被触动了内心深处很软弱的块地方,忍不住劝道:「是的。我也觉

    得,你和纱纱……不太可能。要是纱纱年纪太小……而且你们都应该好好面对

    ……比赛。全运会,还有接下来的奥运会,你们的成绩会彻底的改变你们的一生

    的。」

    「我听了一种传言……」

    「什么传言?」

    「说国家队也在搞平衡,下次奥运会,只会给河西一个名额……」

    「你什么意思?」

    「如果纱纱去跳,我就不能去了。如果我去,纱纱就不能去了。」

    「这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各个省搞平衡搞关系的事,很多传言的。我和纱纱都窜的

    太快了,有点破坏平衡了。纱纱是不是会觉得,我现在,成了她的竞争对手么?

    还是说,她觉得以她现在的声望,自己稳进国家队了,要和我分开两个不同层次

    了么?」

    周衿无奈的苦笑了,沉默了一会,忽然转过头,对江子晏说:「也许是的!」

    「衿衿姐,你也这么说?」

    周衿看着他迷茫的双眼,忽然点点头,用一种少有的诚挚而不是调侃的语气

    说着:「我接下来说的话,其实我也没什么资格说,不过希望你能听进去。我年

    轻时候,训练成绩没有你们这么好。我其实没有本事,能够接近你们这样的圈子。

    体育圈的黑暗的确很多,平衡啊,政治啊,也很多……但是体育圈w????ww??有一个特点

    ……就是比起其他领域来,相对公平!」

    「公平?」

    「纱纱现在出名了,但是她的训练水准,并不会因为她的' 出名' 而飞跃。

    你现在听说很多政治平衡,也有可能的。但是如果你真能跳到国际水准,谁也没

    有本事刷下去你……这就是跳台的本质,也是运动员真正与其他行业不同的地方

    ……只要你能完成动作,完成动作,再完成动作……再多的风浪,也能熬过去,

    如果你最终不能完成动作,那么无论媒体怎么捧你们,都是假的,都是陷阱,都

    是在利用你们而已。体育的魅力就在这里……成绩,太难做假了。」

    「反过来,如果你确实无法跳到那个水准……哎……又有几个人能真的跳到

    那个水准呢……那么体育圈就和其他行业一样,会一下子变得黑暗也现实起来。

    那么你也只能适应。你们不是要参加晴空娱乐的什么真人秀节目么……那是一条

    明星路,却是完完全全的另一条路,其实和体育不一样的。」

    江子晏愣愣的看着周衿,第一次觉得自己这个师姐,是个自己看不懂的人。

    「好了,我该走了。」周衿说。

    「师姐……你不参加拍摄了么?」

    周衿嫣然一笑:「我晚上还有别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