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体香 第一部:川跃归来】第66回

作品:《权力的体香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 第&#*站

    第66:李誊,姐间

    李誊知道李瞳这阵子工作其实挺忙的,但是他也有非要当面去找姐姐、姐

    两吃顿饭、磨一次的理由:他需要再借点钱。

    他还在读大三,除了父母给的生活费,就是偶尔打一些挂着「勤工俭学」、

    「会实习」之类名义的琐碎杂工来赚点零花钱。姐姐李瞳比他大三岁,专科还

    没念完就出来工作了,虽然只是个前台收入也不高,但是好歹是在晚晴集团这种

    大公司工作的小白领,手头总归有些积蓄;姐姐又疼他,每次去姐姐家,陪姐姐

    吃顿晚饭,有的时候在姐姐出租屋的客厅沙发上过一夜,名义上帮姐姐做做体力

    活、整整电脑、修修水电家具、干点有的没的家务,姐姐劝勉自己几句「好好读

    书,别乱花钱,别尽贪玩」,然后塞给自己几元,那是常事。这对他来说,已

    经算是一份挺不错的「经济来源」了。

    自从李瞳换了份工作去了省局,李誊本来觉得那应该是相对的铁饭碗,工资

    可能不高,不过瞧着姐姐最近一段时间的用度花销,尤其是衣着化妆品什么的,

    倒好像更上了一个台阶,省局里看来好像收入不菲的样子。不过他也没太多概念

    姐姐到底能赚多少钱,也没特别往心里去。倒是几周前,李瞳让他「能不能帮办

    公室里的领导研发几个小软件」,其实所谓的研发,不过是拿上程序员论坛里,

    铺天盖地现成的动态库代码稍微改一下拼接一下,凑用用的一些小工具。对挺

    喜欢捣鼓这些事的李誊来说,倒也不是太费事,只不过诸如群发软件、灌水机器

    人、小号生成器、甚至还有键盘监测木马……现在机关里的领导也都这么懂行么?

    他倒不由留了心。

    能用自己的兴趣爱好帮上姐姐的工作一把,他当然乐得全力以赴。倒是事后,

    姐姐居然封了个红包给他,里面有2元现金,他才发了愣,姐姐却说是

    「我们' 老' 专门给帮忙的技术高手的」,机关里现在有个习惯,管自己的直

    属领导叫「老」,这应该说的是姐姐单位里那个年轻的任了。这意外之喜,

    让他实在有点手舞足蹈起来。2元现金快顶的上自己两个月的生活费了,

    参加河溪市大学生JAVA编程大赛,自己获得了三等奖,那奖品才是一块机械键盘

    而已。忍不住打听打听姐姐明显一脸崇敬的这位「领导老」是何许人也,一来

    二去一对照……居然是自己的心上人琼琼的家里人?石琼还有这么一位能干的堂

    兄?随随便便就给自己这么一个面都没见过的帮忙的大学生一个大红包?还是说?

    因为姐姐的关系?甚至是因为这位领导知道自己是琼琼的同学,才这么大方?

    这有点让他心里五味杂陈。人和人的差距怎么就那么大呢?世界又怎么就那

    么小呢?

    不过最近自己正在攒钱,已经在父母这里编造借口说要买参考书,要了额外

    的元,又是上次在李瞳这里胡乱编造借口要了几,就算加上那2

    元,还是觉得不够,想来想去,还是只能来找李瞳。来到李瞳的那间出租小屋

    前,都想好了,就挑明了说是「借点钱」,虽然有「借」未必有「还」,但是编

    点借口让姐姐觉得自己有点急事的模样,姐姐疼自己,应该还是不会被拒绝的。

    而且除了钱之外,他内心深处也明白,他喜欢去姐姐家里,喜欢在姐姐跟前

    蹭来蹭去的,另外一种无法言喻的,连自己都不太敢去面对的诱惑原因。

    他和姐姐李瞳的「秘密」,他发誓这一辈子永远不会诉之于口,却也永远刻

    骨铭心。

    其实已经记不得具体是从几岁开始,总之从童年时代,自己有了男女差别意

    识开始,姐姐李瞳,就是他性觉醒性启蒙的源头,性幻想性冲动的对象……姐

    两本来就亲密无间少有避讳;女孩又本来就比男孩早熟一些;何况姐姐李瞳,从

    初中开始,就已经出落的亭亭玉立,是控江三中里知名的「长发班花」了。

    他第一次有意识的偷看女孩子洗澡时的裸体,姐姐已经2岁了吧,那一片

    雾气中所窥视到的,胸前已经开始坟起的两朵小山包、和没来及细看的那条光溜

    溜的缝隙,虽然那时候自己还是个小学生,偷看只是因为好奇,但是也让他第一

    次震撼于男女身体构造的如此不同;而他人生第一次手淫时,幻想的场景,就是

    一幕更早前看的,姐姐小时候做错了事趴着,被妈妈脱了裤子打屁股时,裸露的

    那两瓣雪股;而他第一次颤抖着亲手抚摸的女性内衣,就是在抽屉里偶尔翻到姐

    姐的粉色纱绸小内裤;他第一次真正的触摸到女孩子的身体的要紧部位,也是在

    嬉笑打闹时三分有意三分无意的触碰到那团软软的山丘。

    李誊是后来稍微长大一些,才意识到……当他一次次乍着胆子,借着由头,

    黏到姐姐身上,只为了偷偷能摸一下姐姐身上的曲线;当他一次次偷偷在门缝里

    偷看姐姐换衣服或者洗澡;当他蹑手蹑脚掀开姐姐换下的脏衣服堆,偷偷好奇的

    抚弄还沾有姐姐气味的内衣;甚至稍微长大一些,曾经乘着姐姐熟睡时,将自己

    的阳具隔着被窝,去顶一顶姐姐的小屁股……原来那时,姐姐其实都察觉到了。

    其实姐姐是疼爱他,不忍心戳穿他。姐姐比他大三岁,女孩子又早熟,怎么

    可能意识不到行为中饱含的青春期少年的悸动呢?姐姐是在宽容自己,也是

    在爱护自己……甚至想想,姐姐可以用自己的存在,来缓解一下青春期的性

    压抑,也是一种甜蜜的付出吧。

    其实现在过头来,思考会的现实,也许这种看似有一些些不堪的姐间

    的小小的禁忌接触,也许在很多有着年龄相近的兄姐妹的家庭中,都或多或少

    有一些吧。毕竟,在性冲动开始萌发的年纪,身边的亲人,总是最容易成为幻想

    和接触的对象的。这一切说穿了也都算不了什么,也许七八成的家庭中都发生过,

    虽然想起来也有些惭愧和脸上发烧,但是还不至于成为李誊心头的刺。

    他和姐姐李瞳之间真正的「秘密」,不是这些事,而是……那是他一辈子的

    禁忌,也是他一辈子的诱惑,更是他一辈子的愧疚。

    他从小读书成绩就好,家里又多少有点重男轻女的思想,李瞳又练台球不成,

    读书成绩也一般般,随着年龄渐渐长大,其实自己是家里的宝;但是初三快临近

    中考时,自己却得过一场大病,昏沉沉在医院里躺着,连续发烧了两三周,父母

    和姐姐都快急疯了,就怕他是大脑炎……而在那痛苦难熬的三周中,因为父母同

    样身体不好,已经不再练台球,正在控江三中里读高三准备应付高考的姐姐李瞳,

    从学校里请了假,衣不解带的在医院里看护自己,喂自己吃东西,陪护自己过长

    夜,替自己换衣服、擦身,甚至扶着自己上厕所……她却不知道,在李誊昏沉沉

    梦醒之间,因为病魔的折磨神志有些迷糊,在一次次的幻想着李瞳的肉体,并没

    有性经验的初三男生,在狂乱的幻想着淫辱姐姐,捆绑姐姐,强奸姐姐……

    而在那一天深夜,李誊又从一片淫梦中遗精醒来,其实是感觉到身体稍微有

    了一些气力,口渴的厉害,但是看着伏在自己床头打盹的姐姐那曼妙玲珑,无比

    诱惑的身体,和那一头标致性的乌黑长发,忽然却不知道哪里来的冲动和欲望,

    摸上了李瞳那时候已经发育的非常可观的胸乳。

    而当李瞳惊醒过来,看着有了一丝生气,当然非常高兴,但是居然

    那么吃力又那么渴望的,直接插到自己文胸的内部来抚摸自己的乳肉,她却也到

    底有着本能的羞涩……但是她毕竟没有忍心躲闪的时候,李誊做了人生也不知道

    是该后悔还是该庆幸的动作

    那时候的李誊,明明知道自己似乎有了一些好转,口渴应该是要水喝才对,

    却不知道哪里来的罪恶想法,故意装成半死不活的口吻,对姐姐说:「姐……我

    是不是要死了?」

    他一开始说这句话,也许只是想找个话题,掩盖一下他实在不想放开手上那

    无比酥软的触感的美妙和尴尬……但是李瞳居然当场泣不成声,搂着自己哭得跟

    个泪人一样,抱紧自己,已经根本顾不得还是不肯抽出手来,还在摸玩自己

    酥软的胸脯,连连说:「不会的,不会的……」,他居然无法抵挡那种温香暖玉

    的姐姐的气味,拼命的吻上了姐姐的唇,并开始撕扯姐姐的衣服和文胸的吊带。

    「姐姐……我要死了。你就答应我吧?!我还没有做过那种事情……」那时

    的他,几乎真的要自我催眠相信自己要死了,要在临死之前品尝一下女人的味道

    才能甘心撒手人寰一样……

    也不知道李瞳是情急还是痴愚,她居然没有用力的抗拒,而是在一片凄

    凉的哀求和哭泣中,沉默了……

    那天晚上的事情,李誊仿佛能记得每一个细节,又仿佛忘记了每一个细节

    ……就在那张病床上,其实还似懂非懂的他,胡乱笨拙的动作着,装腔作势的呻

    吟着,和姐姐发生了关系,奸污了自己的亲姐姐李瞳。或者准确点说,是姐姐柔

    情万种却泪流满面的,动的,用自己高三女生柔媚的身体,用自己也是懵懵懂

    懂的性知识,给了以为神志不清即将病危的自己,那男女之爱的美妙体验。

    事后,他当然康复了起来,但是从那天开始,就羞愧的再也不敢看姐姐,每

    日在惶惶不可终日中度过,即怕姐姐去告诉爸爸妈妈,也怕姐姐去告诉警察,甚

    至都糊里糊涂的怕姐姐去告诉老师……谁知道,在一个月后,姐姐却来到他的房

    间里,动和他谈了一次

    「小誊,姐姐不怪你。你那时候病了,有些糊涂……」

    「你不要有太大的心理负担。你这个年纪,有点那方面的想法也很正常。但

    是你还是要集中精力好好读书,马上就要中考了,你是爸爸妈妈的希望。不要整

    天在胡思乱想,那天的时候,姐姐可以当没发生过,不会告诉爸爸妈妈,不会告

    诉任何人……但是我们永远都不要再提,好么?」

    他学习成绩本来就好,最终还是考上了重点中学河西一中;但是姐姐,却因

    为几分之差,在那时的高考中落榜了,没能考上本科,后来读了个民办大专。姐

    两人,还是走上了不同的命运之路。

    有时,他对姐姐的愧疚,是足以让他刺痛到想去死的。但是有时,他又会非

    常眷恋和味那一夜从禁忌中传来的快乐。他其实已经有点想不起来那晚上的细

    节,姐姐出血了么?自己射在姐姐体内了么?还是根本就只是射在姐姐的肚子上?

    ……也许是因为那时候大病初愈,记忆都很模糊。但是即使到了今天,他已经在

    恋爱之路上追求其他的女孩,对于性……在背后手淫时,他幻想的最多的,还是

    姐姐李瞳的美妙肉体……

    他读高中时,也会去姐姐的大专宿舍里看姐姐,因为已经和姐姐有了那种关

    系,有时他脸皮厚起来,还会跟姐姐撒撒娇旖旎一下……姐姐在缠不过的时候,

    会让他摸一下身体,甚至帮他用手解决一下,但是再也没有允许他做过分的事情。

    一直到姐姐在大学里谈了男朋友,他才断绝了对姐姐那种不伦的厮缠。

    如今,姐姐工作了,他却考上了河西大学,住进了学生宿舍。但是他还是很

    喜欢像今晚这样,找点借口到姐姐的小屋子里去和姐姐说说笑笑的,仿佛只是一

    对亲密无间的姐,仿佛那一夜的并没有发生过……

    那只是一间一室一厅的小房子,他有时坐在姐姐的椅子上,替姐姐摆弄电脑

    时,头看看姐姐的小床,想象着姐姐秀美的身体在床上睡眠时,也常会忆起

    那晚的淫乱……而且,姐姐李瞳从读大专开始,越来越出落的美丽动人,工作后,

    穿着时髦起来,更增添了让人勾魂摄魄的白领丽人的魅力……他也很享受有时来

    姐姐家,能和姐姐拉拉扯扯间,闻闻姐姐身上暧昧的女人香,也是一种调剂。偶

    尔,姐姐会要他帮忙做些琐事,给他一些零用钱,但是他却再也没有提出什么非

    份的想法和要求。

    他只是觉得,在李瞳身边,他可以尽情的做自己的小男生,甚至可以撒撒娇,

    姐姐总会照顾自己的。那段过去,真的永远不应该再提起,姐姐应该找个好丈夫

    嫁人,自己也应该认真追求属于自己的爱情伴侣什么的。

    不过今晚,姐两吃完晚饭,姐姐却很忙,一副歉意的「没空陪自己」的模

    样,只是在键盘屏幕前奇奇咔咔的打着什么文件,让自己「去客厅看电视」。

    「你这是整的什么啊?」他正经事还没谈,哪里肯走开,忍不住好奇的看着

    姐姐的屏幕。

    「替我老写一份赞助协议的新闻稿。」李瞳还在奇奇咔咔的打着键盘。

    「新闻稿?姐你现在还都会写上新闻稿了啊?真能干啊,我发现你换工作后

    整得都忙得跟大领导似的。这会儿还要写稿子?」

    李瞳无奈的一笑,搓搓手,在面前她更不用小心翼翼的,好像是想和自

    己说道说道疏散两句疲惫似的:

    「别提了。都是我老的事……他就常这样,冷不丁的冒出个指令来。本来

    是找的一个记者去写这个的,不知道怎么那记者怎么了就失联了。我老做事,

    那是一阵风似的,跟老外一样讲究效率讲究今日事今日毕的,说让我去接着联系

    他直到联系到为止,说今天一定要,明天他从南海来要用的。」

    「那你联系那记者啊……」

    「联系了啊,我都发了N 个微信给他了,就是没反应,天知道在做什么…

    …我呀,是一片好心,就先替他写了……别头让我老抓瞎了。」

    「你的工作不是应该负责联系他才对么……」

    「嘻嘻,你这个大学生不懂么?老外很讲究这个的,要的是结果,而不是传

    达,我老要的是新闻稿,不是打电话联系谁的这个过程……万一今天晚上怎么

    都联系不上他,我得替他准备这个备用方案才行。他毕竟不是我们单位的职工么。」

    李誊眨巴眨巴眼,真不知道姐姐工作起来居然这么卖命这么励志,他也不懂

    省局的文员究竟算是个什么工作,只好靠近姐姐暖暖香香的身体,嗅一口姐姐的

    体香,好不容易把持住自己的心神,把话题引到自己更关心的事上

    「嘿嘿……姐……你是这种常写文章的上班族,应该挺懂行了。其实写文章

    做表格什么的,都该有台好电脑,即能提高效率,也对眼睛和关节有好处……我

    们宿舍的那谁,他老爸就给他买了台苹果笔记本。那键盘手感特别好,输入起来

    也舒服,屏幕看着就是不晕眼……也有很好的编程环境……我们系任说,其实

    我们学计算机软件,可以的话,应该准备一个苹果的本,学习一下IOS 的编程环

    境……IOS 是苹果手机的操作系统,现在市面上差不多的IOS 工程师收入也挺高

    的……」

    他正要东拉西扯的说下去,却看见姐姐已经过头来,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

    一时有点气馁,脸腾的红了。

    「你这套故事啊,编给妈妈听还差不多,上次不是给了你2块了么?

    你别告诉我你花完了。」李瞳的语气真的有点嗔怪了。

    李誊看着姐姐的明眸皓齿在台灯柔软的晕光照耀下显得分外的迷人,阵阵妙

    龄女孩的体香从她圆滚滚的肩膀上传来,眼睛中忍不住去偷瞟姐姐胸前那已经罩

    杯非常可观,如同两只诱人的小宠一样的玉峰弧度……他半是暧昧半是玩笑半是

    撒娇的,上前半步,箍着姐姐的肩膀,已经不知道是为了要钱,还是为了摸一下

    姐姐的身体。

    「姐……我最近吧,真有些地方要急用钱。我自己都已经吃糠咽菜了好几个

    星期了。姐,你借我两千,一千也行,我一定还你,我保证,很快的……」

    李瞳似乎感觉到自己的手有点不老实,开始伸向不该伸向的部位,稍微晃动

    了一下肩膀,挣扎开,但是依旧柔声问道:「小誊,你该不是出什么事了吧?你

    现在手上闲钱应该也不少了?还要那么多?你是不是谈女朋友了?」

    「没的事,就是有点用处……」

    「哎……我这会身边没现金,明天给你银里打,够了吧……」

    「行!行!谢谢姐姐!」

    「小誊啊,姐姐不是多嘴。我是过来人,你这个年龄,要在学习上,生活上

    用点钱呢也正常,但是可别起了和那些富二代的同学的攀比心啊,更千万不要把

    钱花到一些不是你们大学生该碰的地方去啊。」

    「姐,你都想到哪里去了啊。我能花到什么大学生不该碰的地方去啊。我也

    不认识什么富二代同学啊……」

    「行了行了,你上次跟我说起的你们学校的那个游泳队的琼琼,那不就是个

    富家千金?那可是我老的堂妹?我是真心劝你一句……那个姑娘……不适

    ……反正不是你应该去追的。你要是要钱往她身上砸买这买那去献殷勤……我是

    肯定不同意的。」

    「姐你真八卦……自己居然能一路联想这么多……」李誊真是好气又好笑。

    「石琼那种公型的女孩,你从老爸老妈还有我这里骗来的这点钱,砸她身

    上,水花都砸不出来一个,人家还看不上呢……而且我都说了,这个姑娘真不

    适……反正就是不适。我老说过,一切不幸福,都来自于比较;一切痛苦,

    都来自于欲望的无法实现……你们这些大学生没头没脑的,多学着点。」

    李誊翻了翻白眼,忍不住嘲上姐姐两句,也是换换话题:「姐姐,知道了,

    知道了……知道姐姐你那个石任,是个博古通今无所不知雷厉风行英俊帅气的

    超级大海归了……姐姐你三句话都离不开他,你可别告诉我你们才是一对啊…

    …哈哈……我还碰巧认识他的堂妹呢,算起来是我在学生会里的师妹,头你当

    了她嫂子,这可有话题了。」

    李瞳似乎别过头去,但是依旧掩饰不住她的脖子都有点绯红:「胡说八道,

    我老那是什么家世人物,怎么会看上你姐姐我一个小职员?」

    「姐你这叫妄自菲薄还是顾影自怜啊?我知道,追你的人可不少。就多他一

    个也不多啊。他那么看重你……说不定对你有意思。」

    李瞳「噗嗤」一笑,又转过头来,努努嘴笑吟吟的说:「我老呀,今天晚

    上的飞机从南海省来,明天就约了我们河溪之花,国家队的言文韵一起打球,

    我还要给他订明天晚上的晚餐呢……知道了吧?」

    李誊一愣,其实他对石川跃任的话题并没太大的兴趣,即使姐姐真的和他

    发生什么办公室恋情,他也没有干涉的意思;他只是更关心这是不是自己接近石

    琼的一条线,才会偶尔和姐姐谈起这个人,但是……这个石川跃的约会项目

    ……

    打球?

    和言文韵打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