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体香 第一部:川跃归来】第61回

作品:《权力的体香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 第&#*站

    第6:许纱纱·选择

    许纱纱觉得脑子里一片空白。

    自己居然真会遇到,这种只有在电影里和里才看到过的可怕的事?!

    她本来就是个万事想法都挺单纯的孩子,为衿衿姐的即将离去伤心了一会儿,

    就坐在宿舍里一边梳头一边等周衿,一面开始有点忍不住带着小小期待的遐想着:

    等一下自己去参加水上运动中心的迎新会,新晋省队的师师妹们,应该都会以

    什么样的眼光看待自己这个 当红小师姐 ,应该会比自己当初刚进省队时看师

    兄师姐们多几分崇拜和艳羡吧?自己又应该说些什么样的话,好给小师小师妹

    们减少压力和紧张陌生感呢?是装酷一点?还是热情一点?会不会有小男生偷看

    自己特地垫了衬垫的小胸脯?……就这个时候,女运动员宿舍里居然会毫无征兆

    得,摸进来几个一脸贼容凶相的男人?

    她惊觉的发现时,第一反应是本能的慌乱尖叫。但是还没有等她叫出声,其

    中一个非常高大、身体好像一座黑铁塔一样的壮硕男人,已经冲到她背后,毫无

    忌讳的一把箍住她的胸脯和手臂,将她的上臂和胸乳都勒得钻心疼痛,另一手已

    经黑压压得捂住了她的嘴,那手掌过于巨硕,几乎将她半个小脸蛋都捏到了手心

    里。她身材本来就不高,此刻被捏在那大汉的怀抱里,倒更像个小麻雀一样,唯

    一能发出的就是闷闷的在指尖缝隙里荡的 呜呜呜呜 的惊恐叫声,连呼吸一

    下子都困难起来,只能通过鼻翼在那个大汉的指掌缝隙里吸入几口救命的气息,

    眼前也越来越黑……

    一共进来是五个人,有的穿着灰蒙蒙的衬衫,有的穿着黑漆漆的皮衣,似乎

    早就商量好了,摸进宿舍控制了局面,一个去身关上宿舍房门,甚至还锁上保

    险;另一个去检查一下窗户紧闭后,还特地探头看了看楼下的动静后,拉拢了窗

    帘。

    为首的一个,打扮的倒是挺干净利落,穿着一身灰黑色的露肩T 恤和藏青色

    的牛仔裤,腰间扣了一条蜡黄色的宽边腰带,因为T 恤露着,可以清晰的看到他

    的肩上,纹着一只红彤彤的,模样有点吓人的蝎子,那蝎子的尾钩高高翘起,从

    肩膀直至小臂,生龙活虎,格外刺眼。等他淫笑着,站到许纱纱面前时。许纱纱

    的大脑才从一群陌生人涌入的一片惊惶混乱中开始有了一分思的能力,也只是

    从原始的恐惧和空白中恢复了一些些认知:

    居然是那天,在溪月河堤边拦路妄图调戏自己的那个保安头子 琛哥 ?!

    他怎么会摸到这里来?难道真的盯上了自己,要来报复什么的?可是那天只是路

    边的偶遇啊?算起来自己还吃了亏,根本没有怎么了不起的得罪他们啊?

    嘘…… 那琛哥用手指比了一下嘴唇,吸引够了许纱纱圆溜溜的已经在冒

    着泪水的大眼睛的注意力,才开口,却是似乎对着许纱纱身后,那个习惯了充作

    暴力威胁的黑铁塔式的大汉说话: 大强,你他妈的能不能看看人再下手?!你

    捂着她嘴也就算了,把她鼻子放开啊,你想弄死她啊?还有……人家是小姑娘,

    你能不能不要把人家的小奶子勒得那么狠啊,像话么?说不定还没给人摸过呢,

    再说人家还没发育好呢,勒坏了怎么办?……老子他妈的什么时候才能把你们调

    教的有点素质,有点美感?!

    身后的大汗似乎是有点呆呆的,勉强把手掌向下挪动了一下,让许纱纱的小

    鼻子露了出来,终于可以正常的呼吸了。那琛哥冲许纱纱笑笑,又仿佛是在和人

    谈心一样说话: 小明星,是这样的,你想一想也知道,现在这楼里一个人都没

    有……你们的保安还在保安室那里,你就算是玩了命的叫,他们也不不一定听得

    见……不过你如果一定要叫,是有点麻烦,那我就只能叫我兄们动粗了。我可

    是你粉丝啊,不想把你弄得血淋淋的惨兮兮的,你配一点,不要大声叫嚷,我

    就让我兄松开你的嘴……你也好喘气,咱们也好说话,你看行么?

    许纱纱惊恐中眼泪都已经快要滴落两行了,只能点点头,连她自己也不知道

    算是同意了,还是只是本能的一种肌体颤抖。

    那个大强果然松开了她的嘴脸,却依旧箍着她的身体限制着她的行动,但是

    此刻的许纱纱已经顾虑不到这种 箍 着的动作,隔着衣衫对自己乳房禁地的侵

    犯,只是浑身颤抖的看着那个琛哥。这个琛哥见许纱纱果然没有再惊声呼救,才

    满意的点头说: 这就对了么……咱们要节约时间,把没用的统统跳过去,说点

    有用的。

    你……你们想干什么? 许纱纱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出口的时候,也

    不知道应该是恶狠狠的表情,还是应该哀求的表情才适。她毕竟只是个6岁

    的未成年的女孩子,她现在的恐惧和无助,是无可形容,她甚至没有应变的能力

    去考虑一下,自卫、报警、呼救的流程逻辑究竟应该是什么样顺序和先后关系。

    问得好。其实咱们哥几个这么偷偷摸摸辛苦的摸进来,今天有两种可能性,

    两个方案。不看咱们哥几个,就看小明星你怎么选了?

    琛哥居然不紧不慢的从裤兜里掏出香烟盒,点了一支烟,吐了一口白蒙蒙的

    烟雾,又笑嘻嘻很认真的说:

    是这样的……咱们哥几个,现在接了一笔生意,哎……其实说起来有点对

    不住你小明星了,是有你的一个粉丝,要哥几个做做摄影爱好者,要几张小明星

    你的照片……恩……嘿嘿……是不穿衣服的,还要来点动作的那种。你们现在的

    孩子都开放,应该听说过吧……

    别忙着骂街,别忙着骂街,别生气么……小明星火气别那么大,也别哭啊

    ……遇到这种事,我们也挺为难的。有两个办法……第一个办法么,就是你按照

    你爸爸妈妈老师教练什么教你的,女孩子要怎么怎么保护自己身体啊贞操啊那些

    废话,那么你就反抗,你就挣扎,你就叫啊闹啊逃啊踢腿啊什么的,哥几个就替

    你脱了你衣服,拍上几张照片,其实也挺容易的……但是有个问题,那样拍出来

    的照片一定很吓人,哭哭啼啼的,纠来缠去的……买好像不太喜欢那样的照片,

    哥只能拿到七万……那就不说了,少赚几个钱哥就少抽几包烟呗……问题是,这

    么一来,哥几个就是在挟持人生自由的……你头准要去报警啊告发啊什么的,

    说不定你还要污蔑哥哥不是粉丝,不是摄影爱好者,是个什么强奸犯臭流氓什么

    的……哥哥可不是什么手眼通天的大人物,警察,哥哥惹不起的。到时候警察真

    的说我强奸犯,我只是拍了几张照片那多亏的慌。为了不吃哪种亏……那么今天

    哥哥只能……嘿嘿……真的操了你,操……你小孩子家懂不懂?现在小孩子懂得

    多,应该听说过吧。对了……就是用鸡巴戳你下面尿尿的地方……当然了,跟着

    哥来的几个兄也当然要开开荤,不过我是哥哥,当然我第一个……你应该还是

    个处女吧……嘿嘿

    身边几个人都嘿嘿嘿嘿的一通淫笑。

    许纱纱没想到他说出这么无耻却又恐怖的一席话来,惊恐的不知道该说什么

    才好,脑子里依旧一片混乱,那个琛哥却又开口了: 但是光强奸你也不行,强

    奸犯是真的要坐牢的……虽然小明星你真的挺水灵的,能够玩到你这样的小姑娘

    的第一次……啧啧……哥哥表示:深感荣幸。但是坐牢那滋味,哥哥是不想再尝

    了,太吓人了,为了减低伤害,哥哥只能……弄死你……

    许纱纱觉得天旋地转,但是某种动物感知危险的本能,让她意识到这个叫琛

    哥的人,说道 弄死你 三个字的时候,也许不是玩笑在调戏自己说着玩。

    强奸,杀人……如果不被捉住,没事。如果被捉住,哥哥这辈子都不一定

    能出来了。当然了,小明星,你才几岁啊,未成年吧?娇滴滴的,又是咱们的体

    坛美少女……今天晚上要被五个男人玩一晚上,然后要死掉,被痛快弄死也就算

    了……被活活操死的滋味……啧啧啧……可真不好受。也真是可惜……我们这属

    于双方都不讨好。啧啧啧,你说咱们能不能不要把一次简单的粉丝求照片的行为,

    搞的那么血淋淋的?

    所以还有第二个选择。那就是你今天配一点,自己动点脱衣服,自己

    再笑开点动点摆几个姿势,给哥哥几个好好来几张照片。买呢,愿意出十五

    万,钱多了,又是你配的,哥哥混江湖讲义气,就不能白了你,也分你两成,

    对你没听错,三万人民币,可不是个小数目了。你们靠点运动员补贴其实没几个

    钱吧……而且哥哥人格担保,拍完照片,我们就走,今天即不会打呀杀呀的弄.??.??得

    血淋淋的,也不会碰你,就只是看看……裸体么,这种事情你长大了就会知道,

    其实没什么的,说不定你拍完了还觉得挺漂亮的留作你们叫什么……对了……青

    春的纪念。其实你也不损失什么……而且……最妙的是…… 他很认真的用手指

    晃了晃,仿佛在做一个什么提案,讲到的地方: 因为你配哥哥,拍了照

    片,那配的照片拍出来,肯定是不一样的,你头也就不方便去警察那里说哥

    哥的这不是那不是,警察也不能信啊……这样,我有了安全保障,也就没必要又

    是强奸又是杀人的,你也没什么损失,还赚了钱……风险一下子小了,收益却高

    了。哈哈……其实哥哥胆子很小,就是来赚点钱买米下锅。

    他挥挥手,身后一个个子很小,贼眉鼠眼的小男人从一个挎包里拿出来一部

    挺大个的单反照相机,递过来,忽然笑嘻嘻的冲许纱纱一龇牙: 小明星……你

    随便选啊……琛哥是就这么一说,你小强哥哥可不怕坐牢,希望你选贞洁烈女路

    线啊……今天晚上哥哥要是能爽到你家这样的国家明星,我操你妈的,能在你身

    上来一炮,你小强哥哥是觉得死在牢里都值得啊……而且我告诉你啊,女孩子一

    边挣扎一边还是被操得死去活来的。那滋味……一辈子能尝上一,也是特别有

    味啊……

    周围几个人都哄笑起来。琛哥却随手一巴掌,轻轻拍在那小强的脑袋上,骂

    一声 你他妈真没出息 ,然后过头,对着许纱纱又是很 无辜 的说: 对

    不起啊,我兄没什么文化。小明星,两个选择,不配,被轮奸,被拍照,被

    杀掉……配,只是拍几张照片,那个买是为了在被窝里看你这样闪闪亮的小

    明星的照片撸几管玩的,他是那种会出十几万买照片的人,就是绝对不会把照片

    传出去的……你想清楚,千万不要让哥哥失望……

    求……求求你……不要……不要这样……我求求你…… 许纱纱其实已经

    哭的满脸都是一条条凄冽的泪痕,她已经感觉到对方是认真的,她不敢想象这样

    的事情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她不知道自己得罪了谁,会落到这种圈套和事件中,

    她此刻感到无助,感到恐惧,感到求生不得求死难能的悲哀,她是个纯洁的小女

    孩,正谈着人生第一次的恋爱,她从来没有给异性看过自己的裸体,只是给 准

    男朋友 隔着衣服稍微轻薄爱抚过一下身体,难道今天晚上,她真的会被五个粗

    野的男人轮奸?还是说,她要被逼无奈,在五个男人和一台照相机面前,自己就

    跟什么色情女郎一样,动的脱衣服,摆姿势,让他们拍摄裸体的、甚至是淫荡

    姿势的照片?即使这些照片,真如琛哥所说,只是会躺在某个变态的买电脑里,

    至少眼前几个猥琐凶恶的男人,也会有个备份吧?将成为她一生无法抹去的污点

    么?将成为他们再来要挟逼迫自己玩弄自己的手段么?

    她得罪了谁么?她妨碍了谁么?世界上那么多女孩子,为什么她要遇到这样

    的事?是因为自己长的漂亮?她第一次恨自己,为什么不是一个相貌平庸,身材

    臃肿的普通学生?可是世界上那么多漂亮女孩子,这种事情为什么轮到自己?为

    什么有人会花钱做这么凶恶残忍危险的事情,为了来获得自己的裸体照片?真的

    只是为了意淫自己?还是因为自己现在太出名了,她忽然连跳水都恨起来?为什

    么自己要学跳水?为什么自己要参加比赛?为什么自己要去新加坡?

    别他妈的废话了,时间有限,快点选,哥哥不可能这么辛苦跑过来,然后

    拍拍屁股走掉的吧,要么,哥哥来脱,要么,你自己脱…… 琛哥摇摇头,似乎

    有点不耐烦了。

    你杀了我吧,流氓!!!

    她忽然忍不住心头的愤懑,咬着牙,哭着,泪水滴答答得流了下来,声嘶力

    竭的喊了一声。却似乎又被自己这句话吓着了。浑身颤抖着,连口水都无法禁止

    的流淌下来。

    张琛摇摇头,叹口气说: 看来只能向不作里走了,小强你拍照啊……

    说着,那个叫小强的已经举起相机,开始妆模作样的调试。

    这个琛哥,却像会变脸一样,忽然收起那副笑嘻嘻的谈判模样,换了一副凶

    恶的表情,眼睛眯一眯,似乎肩膀上那只红色的蝎子都要舞动起来,如同沉稳的

    老猎手要出击行动一样,凑上来,自己扭了扭脖子,手伸到了许纱纱的胸前,一

    左一右拎着她那宽松的圆领T 恤的领子两侧,猛的用力一扯!但听见一声 滋啦

    的裂帛声,那件圆领T 恤顿时被撕裂开来。

    许纱纱简直不能相信这个琛哥的气力会如此之大!今天自己穿的是一件圆领

    的棉质印花长袖T 恤,那布料不是很纤薄,甚至可以说是介于T 恤和卫衣之间,

    自己是特地挑选来迎新会上穿来抵挡春寒的,此刻又被身后那可怕的黑大个紧紧

    的勒在自己的胸前。这个琛哥,居然可以仅仅在领口这里用力的两下里一扯,就

    将这衣服如同纸片一样,被生生从领口这里撕裂开来,那个PIZZA 字样的印花

    顿时被从中撕扯开。自己更觉锁骨上下,可能被那T 恤的纤维组织以一种难以置

    信的速度和力度擦过,一阵阵火辣辣的疼痛,此刻也无瑕细看,可能已经在自己

    娇嫩雪白的肩胛处肌肤上,扯出了两条血痕来……顿时,被分成尚未断裂的两片,

    自己里面的那件堆纱的少女文胸,和一片娇嫩雪白的肩膀、胸脯、肋骨处无瑕的

    肌肤就全裸了出来。连两只可爱清纯,小小坟起弧度的初春小乳,也受到这种激

    烈的摩擦而发出难得的荡漾,奶头处即使有着少女文胸罩杯的保护,也有一阵阵

    的仿佛带着屈辱的刺激的疼痛感传来。

    啊…… 她尖叫,脑海中一片混乱。

    这不过是一个瞬间的动作,她却仿佛感受到某种类似慢动作一样的屈辱。居

    然脑海中一刹那泛起无数个奇怪的念头,其中有一件,居然是深悔自己今天选择

    的内衣。她不像衿衿姐一样有一些高档的女子内衣,大部分的内裤文胸都是小姑

    娘的少女风格。今天是迎新会,特地选了一套新买的粉红纯色的堆纱内衣和内裤,

    单色清纯可爱,又在边缘处稍稍用了一些堆纱处理,显得更加精致玲珑,但是最

    要紧的是,可能是为了 视觉效果 ,她还在文胸里,垫了胸垫……她年纪小,

    小巧的乳房其实并没有彻底的发育成熟,此刻,本来只是为了在T 恤上的视觉效

    果,给师师妹们一个 好印象 ,居然……居然……居然给几个流氓看到了自

    己的胸罩?!

    自己纯洁无瑕的上半身,自己那件可爱的粉纱小文胸,自己那一对楚楚可怜

    的小乳房,第一次半裸,居然是在这么可怕的一个场景,而接下来而呢……又会

    发生一些什么?自己会被脱掉文胸么?奶头只能露出么?自己会被脱掉裤子么?

    两条腿他们可能会摸的吧?自己会被脱掉内裤么?……那里的毛毛和缝隙只能给

    他们看么?不仅给他们看……他们还要用一些自己只偷偷想过的法子,用最肮脏

    恐怖的东西,来玷污自己最羞涩纯洁的地方么?然后呢?他们真的会杀掉自己么?

    还是说,真的会发生 操到死 那种可怕的事?自己那绚烂青春的生命,最后的

    一刻,是被男人轮奸、凌辱、折磨、糟蹋,成为几个可怕男人泄欲的工具么?

    她有一种深深的绝望,光明灿烂充满了阳光雨露的人生,几乎在一瞬间变得

    一片狼哭鬼嚎,而琛哥的手已经隔着那文胸的罩杯和衬垫抚摸上了自己精致小巧

    的乳房……这和江子晏摸上来那种酸麻麻甜丝丝的羞涩感觉是不同的,她此刻,

    连羞耻都感觉不到,只是恐惧,恐惧裸体,恐惧被脱衣服,恐惧被强奸,恐惧被

    拍照,恐惧死亡……最恐惧的是,自己的人生居然变得如此一片灰暗,仅仅是一

    次暴力的胁迫?!难道一切笑语欢歌、青春无悔、动感体育、拼搏奋斗、五环荣

    光都是海市蜃楼,如此不堪一击?!是什么力量在背后摧毁着自己?谁又能来救

    自己?

    混蛋!!!不要!!!!不要啊!!!!

    在许纱纱无助凄凉的哀哭声中,琛哥开始笑着拉扯自己那粉红色少女文胸的

    肩带,拉起,又 扑 的弹去,以他刚才的力气,肯定能一把扯掉那纤薄精致

    全凭工艺技巧的文胸,但是他似乎真的很享受这个过程,那文胸随着这动作,稍

    稍离开许纱纱的奶头和乳肉,又弹去时,产生的那种触觉上的惊悚和恐怖,居

    然让她的心脏一阵阵的绞痛,那种疼痛和性快感截然不同,和衿衿姐说过的 男

    人碰你身体重要部位时的快乐 也根本没关系。

    周衿曾经和自己谈起过某些禁忌的话题, 如果遇到强奸 : 如果遇到强

    奸,当然就要跑;如果跑不掉就要顺从,至少不要激怒对方,要保住命,还要给

    对方一个避孕套,减少自己受到的伤害……什么女人的贞操比生命重要,那都是

    男人们自己在那里胡扯的。

    说的时候,她觉得这是很酷的很时尚的话题,还有些小诱惑,但是真的遇到,

    才明白这不是个玩笑,而是女孩子真的也许会遇到的人生抉择。

    难道说,自己应该屈服,自己应该选择按照这个琛哥逗引的方向,去选择像

    个妓女一样配他们脱衣服裸身体摆姿势拍照片……自己只有十六岁,还是个未

    经人事的小姑娘,怎么做得出来那种羞耻的事情?关键是,在那样的条件中,一

    定会彻底的丧失自己人格和尊严,那样的许纱纱,还是许纱纱么?还能算个人么?

    何况,这些流氓的话怎么能相信?当自己真的配他们,做完所有的事情,也就

    丧失了那微薄的最后的筹码:自己甚至都不能报警。他们也许一样会继续奸污自

    己,甚至杀害自己。他们会么?当自己都展露了裸体,甚至被迫摆拍了情色的照

    片,他们难道会因此就忍耐的住那时自己身体的诱惑?……连自己都知道,那可

    是十六岁处女美少女,还是当红跳水明星民众追捧对象的裸体啊,而且,那个时

    候的自己,已经失去了一切,胁迫会一浪浪的到来,顺从和屈服会像河提一样,

    决开一个口子,就再也不可收拾。自己也许一样会被奸的失去童贞,失去尊严,

    失去一切。

    还是说,自己要吐一口唾沫到这个琛哥的脸上,乘机用力一脚踢他的裆部?

    他们有五个人,都是身高力强的男人,而且一看都是亡命徒……难道自己就要被

    这样摧毁?自己所有的美丽,所有的快乐,所有的希望,所有的梦想,都在要今

    天晚上被糟蹋殆尽,直到死去?自己还没有真正谈到恋爱的妙处,自己还没有毕

    业,没有结婚,没有拿过冠军,没有生过孩子,没有走过那么多人生路,看过那

    么多世间的美好。是谁在背后策划这些凶恶的摧残?是谁在暗处筹谋自己纯洁的

    身体?谁又能来拯救自己?爸爸?妈妈?老师?衿衿姐?江子晏?……子晏…

    …你在哪里?你能像电影里的英雄一样,在关键时刻冲出来救我么?

    肯定不能。即使是那天,江子晏就在现场,其实那一刻他表现的是如此的无

    能为力和懦弱无助……难道今晚,自己就要被强奸?自己的身体就要成为这几个

    男人泄欲的工具,而不是自己奉献给未来丈夫的精美的礼物?难道今晚,自己真

    会被杀害?自己的生命将在青春年华完成最绚烂的闪耀后,瞬间的凋零?自己会

    成为报纸上冷冰冰报道的一具少女尸体?供一些在法制报刊上找快感的庸碌路

    人一些意淫的想象?

    琛哥已经将她的一条肩带从肩膀上摘了下来,那罩杯本来就不是很体,经

    过这一番的折腾,已经开始稍稍的移位,自己一侧雪嫩微波的乳球,已经露出了

    大半面的乳肉来,一阵阵鸡皮疙瘩在精致如同冰淇淋一样的乳肉上散布着,也许

    自己粉红色最羞人的乳晕也已经裸出来一部分了……而这幅凄凉绝望,却也是少

    女不成熟的酥胸半裸的淫荡场景,也已经在 咔嚓咔嚓 的快门声中,被那个小

    强拍摄到了相机里,每一次咔嚓声,都似乎是一种摧残,在凌辱着许纱纱的灵魂,

    意味着清纯的一去不复返。

    别,别别……不要……等一等!!! 她终于声嘶力竭的,哭的如同寒风

    中的夏莲,说出了 等一等 这种无力的话,但是语气里已经全是哀求。

    等什么? 琛哥贼笑着,凑上来……

    我答应你……我……,我……,我自己脱。给你们……呜呜……呜呜…

    …拍照…… 许纱纱绝望的呜咽着,呢喃着……交出自己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