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体香 第一部:川跃归来】第60回

作品:《权力的体香

    更*多精;彩39;小*说39;尽|在39;;39;;39;;39;39;39;.n39;E39;t 第39;一;39;*小39;说*站

    字数:6487

    第6:周衿,师生情

    每年的四月份、十月份都是河西各省队选拔新一批小队员报到的日子。之所

    以选这样的时节,最要的还是那不能宣之于口的原因:实际上,C 国各要省

    队选拔体育苗子,其实还是下放在地方学校里,只不过换了一种方式。现在少体

    校已经取消了,所以总是要在每年开学后一个月,将拟定的所谓「特色」中小学

    生胡乱「突击」一把文化课程,再编造一个借口才选拔到省队来集训。这样,名

    义上他们就还是「在校学生」,并没有「荒废学业」,这也算是应付一下国际舆

    论对C 国举国体育体制的批评。

    新人报到,就会有老队员离开,有时固然是退役,也有一些纯粹是调动。周

    衿今天就是来控江基地收拾行李,顺便参加在控江基地旁边的万年国际酒店里,

    组织的新队员迎新会。从省队角度来说,集训已经结束,她的宿舍名额要腾出来,

    让队里统一分配给其他的队员或者教练。而且以许纱纱今天的知名度,也更适

    分配一个刚刚进省队的小师妹给她做室友,这也是帮传带的一种传统。

    当然周衿也确实用不到这间宿舍了。

    最近几个月,每周二、周三的下午,周四、周五的晚上,周衿都要从在南

    的家里,横跨半个市,去河西大学上课,进修「体育产业管理」方向的硕士研

    究生。这是河西大学「体育产业研究院」在河西省的体育系统内,首批定向培训

    的硕士学位之一。在省队也好,省局也好,毕竟是个硕士学位,又是体育方向的,

    是在算是一个羡煞旁人的镀金好机会。

    当然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这个「镀金机会」,也实在是个不容易消化的美

    味果实。由于是个试点项目,无论是国家体育总局还是教育部,都带有一些「考

    验」的眼光在观望这组课程设计和人才培养的效果。河西大学也承担着一定的压

    力,所以这个学位,绝对不同于一些「混文凭」性质的半脱产学位,是真刀真枪

    的。英语、政治、商贸、会计和传播学,都采用了和普通研究生同级深度的教材,

    这已经给学历程度本来就不高的周衿,造成了很大的课业挑战;而还要在几个导

    师教授的带领下,开展「赛事管理、体育培训、体育传媒」等一系列的专业

    课程学习和课题设计,更是让周衿手忙脚乱,简直是有种「昨日再来」一般的感

    受,仿佛到了学生时代,应对高考一般的紧张感,根本没时间跑到基地去应卯。

    一切都在变化。这是紧张的、疲惫的,却也是温暖的、满足的。一方面,对

    于周衿来说,在书墨香海的高校园里,她仿佛找到了某种学生时代才有的「纯

    洁快乐」;另一方面,她也找到了某种阶段性的目标,是一种要好好完成这次学

    业,不能让人小瞧了去的斗志满满的感觉。有时候,开夜车背功课做设计都要到

    凌晨,而且盛传的传言并非空穴来风,省队里已经暗示得很清楚了,学成归来就

    可以调到省局去做文职。当然,这也是石川跃给自己的承诺和期许。

    这会儿,天已经蒙蒙黑,基地里倒有一大半男男女女,不论是游泳项目、花

    样泳项目,水球项目、还是跳水项目的大大小小的队员和教练们,已经携三拉五

    的离开了基地,去公交车一站路外的五星级酒店「万年国际酒店控江店」参加迎

    新会了。其实基地内也有大礼堂,不过现在是晚晴集团和省游泳队签署战略作

    协议的关键时期,基地里当然希望所有门面功夫都要布置的体体面面的,才不惜

    血本在万年酒店订了一个大厅。如今也不比十几年前的体育圈,基地里的青春浪

    漫风气,也要浓厚的多,即使是运动员们,也都兴冲冲饶有兴致的要去娱乐轻松

    一下,也顺便看看新来的「小师」「小师妹」们,可有让他们眼前一亮的。

    周衿却是「有点事」,还没有走。她就在那间自己断断续续住了六个多月的

    宿舍里,不紧不慢的收拾整理着自己的衣物用品,一件件得叠好收妥,放进自己

    那个红色大拉杆箱,她其实有一种预感,自己不会再来了。在她的身边,许纱

    纱就缩着两条腿,坐在她的小床上,终于忍不住心事,有点不高兴的带着愁容说:

    「衿衿姐,你真要走了?就觉得好舍不得你啊。」

    周衿有点不好意思的看着这个就这么「窝」在小床上格外可爱的小姑娘笑了。

    今天其实是休息日,又是迎新会,即使是许纱纱,如今有了这样的影响力,也想

    给新来的师师妹们一个好印象,穿的虽然是乍一看挺简单的休闲装,但是其实

    也是精心挑选衣服,显得格外的可爱动人。上身是一件宽松风的白色长袖印花T

    恤,两条袖子下略略有些「连腰」的设计,夸大的衣袖摆摆显得特别的活泼,配

    上胸口的「Pia 」的闪电字体大印花,就又有点调皮的模样,而就算不看那圆

    领口下少女胸前的一抹白腻和微微露出的锁骨,那Pia 的字母被两个明显是文

    胸包裹的小乳包,顶的稍稍有些凸起变形,这是一种刻意的设计,非常适胸部

    还没有特别发育成熟的少女风,却又不失青春的性感。下身是一条做旧洗白的灰

    白色牛仔裤,那种紧致的包裹感,衬托着两条少女纤细圆润的腿,细巧的曲线弯

    弯如立。更是一对玉足上,这会在宿舍里,连袜子都没穿,就光着十只玲珑可爱

    光滑滑的脚趾头,显得居家而顽皮。而一头及肩的少女秀发,乌黑乌黑的,可能

    因为刚刚洗完澡没多久,还没有彻底的干透,就也不扎她一向爱扎的马尾,就这

    么散散的批着,只胡乱用一只塑料的粉色发夹夹向后脑,倒显得更加的妩媚动人,

    芳香四溢了,仿佛满头的少女发香在蒸腾出来。当真是一片清纯可爱中,开始散

    发出一些女孩子诱人犯罪的小性感来,分外惹人爱怜。只是那表情上是一脸的不

    舍得,又抱着一只花边枕头,在哪里有点生闷气。

    周衿只能笑笑,基地里人都走光了,这小丫头还在这里陪着自己收拾行李,

    也是一片心意。虽然如今她一时成名了,而且似乎成的名里稍微有点「不是正经

    跳水」的意思,基地里的师兄师姐老队员们未免有点想法,但是看她这幅楚楚动

    人的国民美少女模样,其实也难怪外头那么多人迷她周衿只能装着没事一样,

    洒脱一点说:「集训完了。基地里因为要忙什么39; 公众开放日39; 的事,又有新人

    要进基地,又要重新分配宿舍我是市里有房子的,霸着床位在这里干什么?」

    许纱纱撩一撩还有点湿濡濡的头发,这模样连周衿都觉得心里一荡,却见她

    摇摇头皱皱鼻子,有点委屈的说:「你别骗我了,都在传说你念完书,要调到省

    局里去。衿衿姐,你真的不做教练了啊?」

    周衿倒被她这句问的有愣神。「不做教练了么?」是啊,曾经,能够踮起脚

    尖获得一个助理教练的职位,是她人生少有的几件勉强算得上幸运的事。但是现

    在呢?虽然在这其中,有着无法对外人言说的悲惨乃至屈辱的经历,但是毕竟自

    己的人生之路,仿佛开辟了另一片新的天地。有许多其他的未知在等待着她,是

    否要继续和跳水结缘,做一名跳水队的教练她竟然好几个月没去细想了。

    去省局,做文职,今后摆明了是一条光明大道。石川跃说的没错,死贴着助

    理教练这种其实是打下手的岗位,虽然看着专业性很强,其实又累又没什么前途

    还有太多的不确定性因素。

    但是,真的说,从此以后,自己要彻底的告别跳水了么?

    她有点不舍得。毕竟,无论跳水曾经带给她多少苦楚和伤痛,但是练了那么

    多年,又当了几年了助理教练,跳水,已经成了她生命的一部分。而且也不知道

    为什么,让她羞愧难当却无法抑制的念头是:她也搞不清楚,她究竟应该怎么走

    人生道路,才对那个可恶的、可恨的又可怕的男人,是最有「利用价值」的。即

    使不谈那些羞耻的事,那些刺激的事情。即使到现实世界,她也越来越明白石

    川跃对她的重要性。没有川跃,她能去河西大学进修?没有川跃,即使她去河西

    大学,省局能给她名额转职?没有川跃,即使她去了省局,又到底应该怎么生存

    怎么发展?这种令她魂不守舍又深恨自己卑贱的念头,一直在折磨着她。而且,

    最近她发现,那个男人身边,又多了一个窈窕玉立,有一头飘飘长发的女助理叫

    什么李瞳的,不仅和川跃形影不离,似乎在工作上还听得力的。她居然发现了自

    己内心的深处,有一种说不清楚的酸涩、彷徨和迷惘。但是这毕竟是无奈的,她

    又算是川跃的什么人,能去问川跃什么事么?能管得了川跃和哪个女人来往?那

    条色狼,当然会接近玩弄甚至控制其他的女人?自己又有什么立场去过问呢?他

    不来凌辱折磨自己就不错了。

    「衿衿姐?」许纱纱娇嫩甜美的声音将出神的她唤了来。

    周衿不由失笑说:「别胡说了,好不容易考的证书,怎么可能不做教练了。

    也不是就去省局,中心安排我去河西大学进修一段时间但是现在两头跑太累

    了,所以基地里要暂时脱产一段时间。这也是好事,我也不能错过这个机会,

    念完书可能还是要省队的。不管怎么样,也要把这个学位读出来再说的。」

    她想一想,看着许纱纱那嘟着嘴,一副痴怨难舍的模样,忍不住停下手里的

    活,走到许纱纱的床前,坐了下来,看着那一团青春气息扑面而来的小美少女,

    忽然有些情动,居然忍不住轻轻抱了抱她,将她那娇软的身体整个搂紧到自己怀

    抱里,也不顾连两个人的胸都会小小暧昧的挤压在一起。

    许纱纱似乎有点想不到,平素里很冷艳的衿衿姐今天怎么有这么剧烈的反应,

    有些感动,干脆在周衿的怀里撒个娇,揉一揉身体,跟个小妹妹一样喃喃说:

    「衿衿姐,我一定会想你的。」

    周衿努力稳定了一下情绪,轻轻又送开许纱纱,对着她已经眼圈都有点红红

    的小脸蛋,刮一下她的雪腮,笑着说:「你现在已经是大明星了,今后该轮到我

    想你了。今天晚上要去酒店开迎新联欢,这会基地里的人应该都走了吧你还

    在这里陪我收拾?哦该不是江子晏会来约你一起啊?」

    许纱纱脸腾得红了,疑惑的看着周衿。周衿「噗嗤」一笑,点了点她光滑的

    额头说:「你和江子晏啊,谁都看出来了中心领导也都知道。你们呀,太不

    小心了。你才多大,你就等着瞧吧,徐指导一定会头找你谈话的。」

    「我们没什么啊」

    「是是是,没什么没什么。纱纱,姐姐和你说实话。如果是以前,你们小孩

    子有点往来也就算了。但是一则你年纪太小,二则现在现在不同了,你和江

    子晏都已经是明星级的运动员,准备着要进国家队了。国家队和省队是一线之隔,

    却是有本质别的。尤其是你,现在全国上下,很多媒体都在关注你,听外头说,

    那晚晴集团赞助省队,还指名要你去拍什么电视片呢。你呀最好能和他稍微

    保持点距离,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一个不慎重,你们两个的前途都会毁了的。」

    「我才不想拍什么电视片呢再说,我和子晏真没什么。」

    「哎纱纱,姐姐就不和你说那些什么纪律啊什么规章啊什么早恋啊之类

    的废话了,和你说点透彻的。」

    「嗯」

    「你现在其实是国民美少女,很多媒体都在关注你,也有很多男人在意淫你

    你不要脸红,姐姐说的是真的。这个时候,你这个年龄,如果真的传出去你

    在谈恋爱你年纪毕竟还小,很多媒体和舆论其实都是不会接受的,他们哪怕

    表面上会祝福你,其实一定会编造各种绯闻和谎言来整你,也会整江子晏,我们

    国家的流媒体还是无法容忍你这样年龄的小姑娘有39; 恋爱39; 这种事的媒体

    是这样,舆论是这样,其实所谓的粉丝也是这样,他们追你,其实背后也会

    意淫你,知道你有男朋友,不定会散播多少你的坏话呢,你可不要小看这些意淫

    男诋毁女孩子的能力而且这还不是最要的」

    「还有什么」

    「还有各级领导。」

    「领导?」

    「对,领导!永远,最可怕的就是真的有权力的领导姐姐和你说过,很

    多领导,其实都是禽兽。一层一层的,有的高高在上,有的远在天边,本来你只

    是年轻漂亮,也未必有什么风险。但是现在你的知名度这么高,姐姐敢断言,上

    面一定有领导打你的意对你别光脸红,这个圈子就是这么脏。你越知

    名,就越有男人想欺负你,他们可能是想通过欺负你,来达到自己的某种什么成

    就感吧你现在传出去谈恋爱,真的保不齐有些人会整你,也会整江子晏的。」

    「」

    「你自己要想想清楚,情况有了变化。你现在最要的,可能已经不仅仅是

    训练了,还要你个人生活继续保持冰清玉洁、天真可爱的形象。就算不提那些事,

    就说眼前。听说那个什么晚晴集团,准备了好几千万呢,要签省队的独家赞助,

    这里人事相关也是利益相关,但是其中很大的一条原因,还不是看重你和江子晏

    的外在形象。一般情况下,当然没人能把你怎么样。你只有一路练上去,在国家

    队站稳,参加下届奥运到了个那时候,你再来考虑那些情情爱爱的问题会比

    较好而且我觉得,你还太小,很多事还不明白,其实江子晏只是一个跳水运

    动员,长得挺俊的而已,你不一定要两个运动员在一起,其实不是最好的选

    择。」

    「衿衿姐,我没想那么长远而且,我跟你说实话吧,我和子晏吵翻了

    我们真的没什么了。很多事情和我想的也不太一样。」

    「吵翻了?你们小年轻的事情哎我也管不了。但是无论如何,你要

    想得长远一些。没办法,运动员就是这样的苦。这条路,其实不应该是小孩子走

    的。但是生理条件决定了,又都是小孩子哎不过你已经不再是小孩子了。

    今后,你要照顾好自己。」

    两个女人抱在一起,紧紧的拥抱了一下。好一会,周衿才缓缓松开臂膀,似

    乎想起来什么说:「你什么时候去酒店,迎新会」

    「已经迟到了,估计这会人都去了那边了,我等一下只能自己骑自行车去了」

    「自行车?一站路呢,荒郊野外的,天都晚了。那你干脆等一下再去吧?」

    「怎么?」

    「我明天就家了,还想去资料馆那里再拷贝一些视频教材带走,可能需要

    一点时间,你等等我,弄好了,咱??.??b??.们一起去?路上有个伴,我们两个人出门,也

    安全一些。」

    「那要迟到好久了基地里都没人了,咱们怎么过去啊?我骑车带你?」

    「打车呗。头我叫辆出租,咱们两个一起过去。你现在是大明星,最后一

    个出场很正常啊。」

    「衿衿姐瞧你说的,那我等你啊你快点。别头徐指导发现就我们两个

    没到不太好的。」

    周衿有点走神,呆了一会,才笑笑点点头,走出宿舍。下了楼梯,饶过砖石

    小路,在宿舍后门,四周看看那熟悉的控江基地,果然静悄悄的,人都几乎走

    空了。她才一个人走到在宿舍后,最靠西北角的七号楼资料室的电脑机房,打

    开门,拧亮灯但是却没有整理拷贝什么教材,连电脑都没有打开,而是一个

    人呆呆的看着漆黑的屏幕,在里面发愣想事。

    过了一会

    又过了一会

    再过了一会

    捏在手心里的手机,猛的「嗡嗡」作响,她划开手机,低头摸,是一条从

    未见过的手机号码发来的没头没脑的短信息:「七点了,开门吧。」

    她浑身激灵灵颤抖了一下,死死抠着那部手机,死死盯着那屏幕,仿佛看到

    了什么可怕的东西,连呼吸都急促起来。也不复,虚着脚步站了起来,从资料

    室出来,向就在一旁的小后门走去。那是七号楼后墙控江中心西北墙角的一扇小

    旁门,平时是用那种大插销式的门锁在里面锁住的。因为西围墙外现在还是高速

    公路下的一片小荒地,在基地后的溪月河景观步道建设完之前,说穿了「哪里都

    不通」,根本没什么人会开关这扇小门。

    只有周衿,似乎带着某种慌乱、局促、恐惧的表情,东张西望,看了看前后

    左右,确定没有人在周围,基地是一片静悄悄的。才咬着牙,因为急促而慌乱的

    呼吸,那胸脯都毫无规律节奏的起伏着,「哗楞哗楞」的打开了这扇门。

    门外,仿佛是料到这扇门会开,已经等了一会似的,探头探脑挤进来四、五

    个年纪不大、高矮胖瘦不一的脏兮兮的男人。

    其中一个,个子特别矮小,大约只有一米六左右,长得有点贼眉鼠眼,穿了

    一身故意做旧挖了几个洞眼的牛仔夹克,看了周衿一眼,仿佛也被周衿的美貌震

    了一下,吹起了口哨。最引人瞩目的是一个高个子,看着肯定要过一米九了,而

    且虎背熊腰跟座黑铁塔似的,却是一脸的木然,仿佛根本没看到周衿。

    但是更让人侧目的,却是为首的一个年轻男子,浓眉大眼,个子高高,理个

    平头,细看还挺有点男人味的,穿着一身灰黑色的露肩T 恤和藏青色的牛仔裤,

    腰间扣了一条蜡黄色的宽边腰带,浑身醒目的肌肉都扎实的露出宽厚的痕迹。因

    为T 恤露着,可以清晰的看到他的肩上,纹着一只红彤彤的,模样有点吓人的蝎

    子,那蝎子的尾钩高高翘起,从肩膀直至小臂,生龙活虎,格外刺眼。

    这个男的也上下打量了一下周衿,却好像很和气,也不说话,只是冲周衿笑

    笑点点头,却手「啪」得打了那个一副眼馋手动的小个子一下,又转了冷冷的

    口气说:「看毛?办事!」

    几个人也不再管周衿,就一起窜向了运动员宿舍,周衿也不敢去和他们对

    眼光,只呆呆的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仿佛有泪水在眼眶里滑动,却依旧低下头,

    删除掉了刚才那条短信。

    【第6后记】

    一眨眼居然也6了。

    粗算算可能大约3万字左右。

    即使到这个篇幅,也勉强已经够得上长篇了。

    但是故事规划,进展了约/-/左右,但是目前出场的人物已经

    不少,可能一些朋友很不适应的是作为角的石川跃君其实出场并不多。

    至少占不到绝对的角戏份。

    这点现象我可以明确的说:随着故事的展开,会更多开始描绘石川跃,但是

    不会有什么大的结构变动。

    体香更多在描绘一篇全景图画和多角度的讲述故事,并没有一定从石川跃出

    发的意思。

    细细一算,POV人物都已经出场不少,周衿、李家姐、言家兄妹、柳晨

    母女、陈家父女,江子晏和许纱纱,杨诗慧和安娜,以及刘铁铭局长,还有目前

    还只能算露个脸的苏笛、秦牧本。

    非POV人物中也有几个重要人物出场,他们将来很有可能升级为POV人

    物:张琛和大小强、徐泽远、罗建国、宋夏。

    还有几个人物尚在背景层,石束安、夏婉晴、史沅沭、王海。

    还有一些重要人物目前只是提了一下,将来会浓墨重彩的登场。

    这幅第一阶段的全景图的人物,已经非常多了。

    不过好在倒目前为止,这些人物的总体鲜活、分明程度我都还算满意。

    (可能一些细节不能满足所有人的口味,这是无奈的,作者水平有限,总无

    法让所有人都满意。)再说河溪这座现代化都市,元海(石琼醉酒处)、后湾体育场(绯红俱乐

    部)、天体中心(省局办公地)、TOPFN(言文坤求婚处)、香钏会馆(

    言文韵生日派对)、控江基地(省跳水队)、控江三中(安娜母校)、溪山(

    点一笔远郊球场)、溪月湖(周衿被QJ地)、溪月河景观步道(两小约会地)、天霖公寓(川跃住宅)、溪山新村(李瞳住宅)、河西大学女生五宿舍(石

    琼宿舍)……

    一座现代化的大都市该有的全貌,已经渐渐浮出,等我再染再染,必能如同

    清明上河图一般明晰。

    到官场或者单位,机构,目前已经有省体育局、市体育局、省队、国家体育

    总局、晚晴集团、万年集团、河西大学、控江三中、群体处、竞技赛事处、公关

    关系办公室、、河西卫视、五环康复基金、Ring、都已经或重

    或轻的介绍点缀。

    H情节方面是少了一点,只有周衿两段(强奸、顺奸)、李瞳一段(动求

    奸)算是正式的H,言文韵两小段(摸胸、足交)似H非H,石琼(睡中)、杨

    诗慧(情人亲热)、许纱纱(手淫)、陈樱(忆)、苏笛(被嫖)各有一段说

    H也不算太H的H。

    今后的频率其实不会改善太多,也差不多就是这个频率,但是深度可能会加

    强一些。

    自己小小这么小结一下,真是感觉好爽,好有创造感,好有另一种意淫的快

    感。

    关于老不角视线:我只能说:此类意见请原谅作者任性不纳,就目前而

    言,就我自己的看法,本书的层次、内容、深度、真实感,我都写的比较满意。

    全书论意淫味道可能不如绝大部分的论坛作品,但是论质量,即使故事

    刚刚展开一部分,也至少可以得个分。

    可惜人气太低迷(有时候都怀疑读者有没有超过2个),不过作者目前不

    太介意,因为目前还处于和本书的蜜月期,写作快感膨爆,但是希望大家还是多

    多支持。

    从明天开始,因为一些私事忙碌,停更5-6天。

    但是请放行,纯属有点生活中的事情打断节奏,不会断更。

    下周中,会来更新第6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