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体香 第一部:川跃归来】第59回

作品:《权力的体香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 第&#*站

    【权力的体香】

    作者:hmhjhc

    26/3/6表

    字数:65

    第一部:川跃归来

    第59:周衿,络归络

    周衿真是觉得屏幕那头那个名叫Kent的男生好好笑。

    这个叫Kent的男生是她在一个叫「闪电接触」的交组件推介下认识的友。

    她在市有公寓,其实最近也常公寓里住,无聊的时候上上,才认识了这么

    个友。本来周衿对这种上满怀着射精冲动的雄性动物没什么太大的兴趣。即

    使她自暴自弃或者纯粹只是找点刺激,要吊凯子,去元海不就完了,以她的姿色,

    至少可以挑挑拣拣男人的样貌;反正无论川跃怎么玩弄她,逼迫她,羞辱她,或

    者和她亲昵的缠绵,都丝毫没有要独占她的意思。她没什么必要在络上去找刺

    激。

    但是这个Kent很有趣,一方面居然逗了他几次毫无约自己外出的意思,后来

    才发现他大概从头到尾都误会了「闪电接触」这个组件的功能,其实「闪电接触」

    是刻意会选择来自同城IP的男女用户接触的,是一个类似「自动相亲」的软件,

    而这个Kent可能对此一无所知,大概以为自己是在南海不知道北海的远方女孩吧。

    大概也正因为这个原因,这个Kent除了一些例行但是拙劣的性挑逗,几乎跟自己

    无话不说,连自己求婚、未婚妻被强奸、自己的亲妹妹的胸罩SIZE都在满口子胡

    吣。

    从这个角度来说,这让这本来应该是挺无聊的上撩妹对话变得反而有趣起

    来。这个Kent其实就是一个真诚的大男生,而且因为信息的不对称,让周衿有点

    反过来调戏他的感觉。这种感觉,是一种很轻松的感觉,和在川跃的阴影下,几

    乎喘不过气来的感觉是截然相反的。所以她也很享受和这个叫Kent的男人偶尔的

    调上几句络情。甚至在键盘上敲打一些让自己也兴奋不已的语句,来安抚自己。

    有时也挺放得开真诚的和这个Kent聊聊天。

    明天是控江基地一年一度的迎新会,新的队员要入驻基地,她也要宿舍去

    收拾行李,要把床位让出来给新一批的小队员。其实自己自从去河西大学进修后,

    一直太忙,两点一线,几乎没什么时间基地,留着宿舍也没什么用了,就更多

    时间睡在自己家里。今天晚上又是睡不着,才开开笔记本瞎逛,却又被这个Kent

    来厮缠了。

    「在么?」

    「又想干嘛?」

    「我想剥光你的衣服,强奸你。」

    周衿喘了口气,不知道算不算是某种深度的堕落,她其实越来越离不开被逼

    迫,被强奸所带来的刺激感觉。但是即使是川跃,也没有一天到晚奸玩她的功夫。

    所以,她上次在聆听了Kent的苦闷后,很认真说:

    「强奸和被强奸都是有着除了性快感之外的快感的……你也许,也想尝试一

    下强奸你未婚妻吧?」

    Kent沉默了很久,但是自那天起,好几次,Kent都要和她开关于强奸的玩笑。

    甚至越来越喜欢在键盘上和她说这些话,渐渐引逗到一个迷离的意境中。

    她拧亮床头灯,对准自己的身体,保证那摄像头不会拍摄到自己的肩膀以上

    的部分,看了看身上,现在是深夜,但是自从「认识了」川跃,她至少懒得为空

    调费担忧了,现在房间里也开着暖气,她想了一下,居然特地去脱掉外罩,露出

    内里贴身的一套淡紫色塑身睡衣,那不是情趣装,但是由于是塑身弹性很强,包

    裹在自己的身上时,所有的曲线都几乎要崩涨出来一样,而自己那柔媚的小腰肢,

    也能最细巧得体现出来。

    她打开摄像头,调整了一下姿势,让自己有一个更加舒展的状态,打字:

    「来吧,来强奸妹妹吧。」

    「你不许反抗,我有刀。」

    「我怕,我不敢反抗,也不会反抗……你想要怎么样都可以……我不敢挣扎

    的。」

    「让我为所欲为?」

    「是的,让你为所欲为,在我的身上尽情的糟蹋我。」

    「摸自己的奶子给我看看」

    周衿呜咽一声,伸过一只手大力的抓上了自己的塑身睡衣,那纤薄的面料顿

    时被抠到自己饱满的乳肉中去。她手淫的时候也摸自己的胸,但是面对这摄像头,

    果然有一种别样的滋味。好像是真的,自己是在被胁迫的做着淫荡耻辱的动作。

    抓弄自己的胸乳的手,仿佛不属于自己,而是一个陌生的魁梧男人在享受着自己

    的乳香。很酸涩,很羞耻,俏脸立刻涨的通红……但是却停不下来手,甚至动

    的在抠弄。

    「捏一下奶头。」

    她噗嗤一笑,想起那种「游戏」中的迂的趣味,忍不住停了手,双手打字

    「不捏……很害羞的。」

    「不捏……我就用刀划破你的脸,划破你的衣服,直接在你的身上做点让你

    可以吓死的事……不要反抗了,不要挣扎了。你现在就是一个失去自由的女孩子,

    唯一能依靠的,就是取悦我,让我尽情的凌辱和糟蹋……」这个Kent也已经越玩

    越熟练了。

    「恩,是的。我没办法,我想反抗但是不能,想逃跑但是也不能,只能给你

    凌辱,给你糟蹋,给你强奸,你下命令吧,我只能分之的顺从。」

    「捏一下奶头」

    周衿仿佛是进入了角色,真的感觉到是某个凶恶的暴徒在胁迫自己无奈的顺

    从一样。痴痴的伸手过去,将自己在薄薄的睡衣下的奶头,用三根手指特地的

    「拎」起来,轻柔的开始捻动。而那种狂乱的刺激,让她实在忍不住开始呻吟呜

    咽起来,胸乳仿佛在膨胀,有一股热力在骨骼里传递,非常舒服,非常渴望,非

    常让人不舍得停下手来。而下体也开始自然的瘙痒,两条也在居家塑身内衣里的

    腿,交错着,摩擦着,在发出「沙沙」的声响。

    「把衣服掀起来。让哥哥看看你今天里头都穿了啥。」

    周衿听得软软的一酥。虽然她和这个Kent的「暧昧打字游戏」已经玩了好几

    周,但是自己一直是遵循着「循序渐进,有所保留」的尺度,打打字而已。毕竟,

    自己已经在川跃面前失去了一切尊严,成了一个自己都无法去面对的角色。至少

    在生活的另外一些世界和侧面,总希望保留一些女孩子应有的矜持,陪这个Kent

    「玩玩」,与其说是自己在找刺激,不如说也有一些同情和柔软的情绪在里面。

    到现在为止,她最多的尺度,就是脱掉外套,穿着文胸让他隔着屏幕看自己穿着

    内衣的样子了。

    他当然很喜欢这个游戏,她其实也很喜欢这个游戏。

    她不再打字,伸过手,在自己的腰肢这里,将睡衣的下摆从裤子的皮筋腰围

    中抽了出来,然后慢慢的,甚至带一些韵律的,交叉着两只手,开始向上褪起了

    那件纤薄的只能勾勒身体曲线的睡衣,露出了自己在工作灯灯光照耀下泛着一阵

    奶黄色的柔嫩肌肤,和那件棉质的粉黄色文胸。

    这是一件比较居家的韩文胸,并不是一味走性感路线,罩杯是粉黄色的,

    简单的堆绣着一些褶皱的纱料,背带和肩带都是纯色的鹅黄色的缎面材料,稍稍

    有点少女风。其实这种文胸穿着很舒服,而且以周衿的身段,她那在亚洲女性中

    已经属于「不束缚都难受」的胸型,也不太需要垫胸垫,即使穿着这种文胸,也

    一样能让男人辣眼。

    不过有时候忆一下,自从被石川跃俘获后,她已经很少穿这样的内衣了。

    她的内衣已经越来越精致,昂贵。一分价钱一分货,甚至有的时候,自己看着穿

    着各式各样精致华贵的高档内衣的自己,都有点认不出来。

    她越来越不敢去面对,却在内心深处已经彻底的认承:她是非常庆幸,川跃

    在强奸了自己之后,并没有得到了自己的身体后厌弃自己,或者是早早的了结这

    段「关系」,把那次奸污玩弄只是变成一次偶尔的刺激,而是对自己饶有兴致的

    妆点起来,不仅给了自己物质和前途上的报,连对自己的穿着打扮也都会过问

    起来。这有点像小孩子把玩玩具娃娃,也有点像收藏家装饰摆布自己的藏品。对

    于玩具或者藏品来说,人的妆点把玩,能够让自身达到别一境界。到了那个境

    界,玩具和藏品,已经离不开人,因为一旦被人抛弃离开了人的妆点,落

    到尘推里,就会有种褪去精粹、堕入凡尘的感觉。当然了,玩具也好,藏品也好,

    只是个器具,并没有什么「感觉」。女人,却是有感觉的。所以,她已经被川跃

    征服无法逃离,固然有各种原因,其中一条,就是舍不得现在的这个自己。

    但是偶尔的,她也愿意,穿自己以前常穿的那些内衣,挺舒服的,也不用

    觉得有点惶恐或者羞涩……穿给这个Kent看也挺适的,虽然是在「玩文字游戏」,

    但是好像一样会显得自己很纯洁。

    但是今天的Kent,似乎情绪特别浓重

    「把胸罩脱掉,今天一定要!否则我就一定弄死你!」

    这已经是第四次Kent「强硬」的提出这样的要求。她也知道按照这样的趋势,

    这是迟早的事。但是她很享受这个一步一步的过程。光穿着文胸,就足够显示自

    己的身段了,她也曾经抵挡不住女人天生的比较心和八卦心,问过Kent

    「你说你摸过你未婚妻的胸了。怎么样?我和和她的谁……大一些?漂亮一

    些?」

    Kent的答案让她心中仿佛有一头小鹿乱撞般的羞涩和得意

    「我未婚妻很漂亮的,身材也很好,腰很细,人也很柔软。胸……也手感很

    好的。但是说实话,你的胸比她的大。漂亮不漂亮,我也说不好。要看到才好说

    ……」

    而今天,她即使再想拒绝「脱掉文胸,给他看一下谁的胸更漂亮」,也不忍

    心拒绝。和这个Kent的聊天中,其实她发现,这个男生是一个很善良的人,对于

    他的未婚妻,有着真诚的爱怜和一颗守护者的心,只是男人都有的那种原始的冲

    动和欲望无法得到真正的满足罢了。当然,隔着摄像头和屏幕,其实他也无法正

    的触及到自己那引以为傲的身体。但是给他看看,反正他根本就一直误会自己是

    一个远方的女孩,和自己的现实生活没有任何的交集,又能怎么样呢?她今天再

    也不忍拒绝,或者说,也不想拒绝。

    她很优雅,又有几分羞涩的「扑」解开了前扣。那文胸自然的相两侧一弹。

    香糯的乳肉仿佛要从罩杯弹开的瞬间缝隙里冒出来一般。她一只手依旧羞涩的捂

    着自己的两颗软绵绵的乳球,让最要紧的地方还在遮掩之中,一只手已经肩膀上

    将那文胸的吊带取了,将整面文胸从身上「抽」离了。

    她知道自己这一瞬间的迷人,也为自己的风姿所迷醉。而能够给这个Kent得

    到一些慰藉,关键是想到他在这种情况下的激动和快乐,她也觉得满足。

    「手挪开!」

    她有点抗拒的稍稍摇动了一下身体,但是依旧,臊红了整个上身,将一对藕

    臂慢慢移动了下去,可能是为了阻止自己的羞意奔袭,干脆两只手掌并一插,

    插到了??.??b??.自己的腿缝中,利用腿的夹力,把自己的手臂固定住。但是这样的动作,

    会天然的使得整个上身有一种缩紧的模样,而自己的一对乳球,更是被夹的高耸

    在空气中。

    雪腻绵软的乳房给他看到了。红晕俏皮乳头给他看到了。屏幕上闪烁着6

    H固定的律动,却半天没有打字。真的很羞涩,但是也很得意。也许屏幕那端的

    男人已经无法抗拒这种视觉冲击力,在那里疯狂的手淫吧。也许自己的乳房是他

    一生所最见过的美物,他已经激动的不能自已吧。

    此刻自己的乳头暴露在空气中,因为这种禁忌和激动,仿佛乳核已经变得很

    坚硬了,甚至整个乳球都有点涨涨的。Kent又没有了反应,一时到底是羞涩和尴

    尬更加浓重,忽然想起,虽然Kent说过他未婚妻的胸不如自己的大,但是Kent好

    像还有一个妹妹,说是美胸尤物。居然有D+的罩杯。真不知道那个女孩样貌怎么

    样……

    胡思乱想了一会,她忍不住又移动了双手,干脆装的若无其事,装的自己非

    常的老练一样,就这么露着胸前一对让人发疯的美物,在键盘上又开始打字,打

    字的时候当然会不经意的颤抖着那一阵乳波:

    「看傻了?」

    「你的奶……实在太漂亮了。我现在人都在抖……」

    周衿当然很喜欢听Kent这样夸赞自己,但是这对话相比刚才的「强奸剧情」,

    却未免有点出戏的感觉。这让她觉得有点不过瘾,但是总不能求着对方继续玩

    「强奸」,那未免也太淫贱了点,干脆只能应打字

    「我给你看清楚点。」然后干脆,自己都不忍受一般,淫荡到可耻的,「捧」

    着自己的奶头,和乳晕附近的小皮肤颗粒,凑近了几十厘米,「送」到了摄像头

    前,还特地晃了一下,绕了一个小小的圆弧型。真不知道在摄像头的近距离畸变

    下,自己的乳头和乳晕,会变成什么样的视觉效果。

    然后顿了一顿,又缩了去,继续打字:

    「怎么样?好看么?你们男人啊,都是疯子,就喜欢看女孩子的奶……其实

    都不知道有什么好看的……不就是两团肉,两个小疙瘩」

    「……」

    「想什么呢?真看傻了啊?……嘻嘻,其实这也算福利了啊,我对你这么好

    ……你怎么报答我?」

    「Jane,你……是哪里人?」

    「问这个干什么?」

    「我……我想见见你。」

    周衿身体稍稍一颤,竟然在某种得意的情绪下,还有一阵刺骨的心疼。她其

    实自问已经挺了解这个Kent的,虽然在这个虚拟的世界里,他有些饥渴,如同那

    些狂乱的猥琐男人一样,有时候会有些癫狂。但是他其实是不同的,他其实非常

    的简单和质朴,甚至有一些笨拙。他在键入「你……是哪里人」时,究竟大约在

    想些什么,周衿好像能够猜到。也许在自己那美艳的身体的诱惑下,也许在自己

    今天终于给他看了裸体上身的某种刺激下,但是也许只是他的寂寞和孤单浸透了

    他,也许他会忍不住一时的情动,想要真的来认识自己,了解自己,接触自己

    ……乃至……这不是石川跃,一个把她玩弄在股掌之上的男人。

    但是,她却不能接受继续的进一步的任何变化。

    她已经渐渐不需要石川跃的「胁迫动作」,而是发自本能的,把自己归属成

    那个可恶又可怕的男人的「私有品」和「战利品」,按照他的吩咐去做事,不管

    那些事有多么的荒淫或者羞耻、又有多么的恐怖或者邪恶,只是为了在那个男人

    的世界里,占有更多的位置。她不能反抗,也不想反抗,她发现渐渐的,是她自

    己,在动争取着对于那个男人,有更多的「利用价值」,才可以找到自己生存

    的意义。当然,从现实角度来说,在川跃这里,她获得了羡煞旁人的「河西大学

    体育产业研究院」第一批研究生的进修资格,省队里已经再三表示,学成归来,

    将调她去省局担任更重要的文职行政工作,一条更加光明的道路就铺设在她的脚

    下。可从内心深处,她必须承认自己的堕落,自己更渴望着和依赖着的,是那个

    已经征服了自己肉体和灵魂的男人,可以更多的征服自己。在肉体上,她已经沉

    醉在川跃每一次凌辱奸污她时,能给带她来的从未品尝过的快感;在心理上,她

    居然也越来越介意,忍不住去想,自己能够获得多少次这样的凌辱和奸污?在物

    质上,她也隐隐的想过:自己是需要石川跃对自己保持着某种「兴趣」,才能在

    现实世界中要一些属于自己的东西。

    她觉得自己变了,变得更加性感,更加精致,更加知道人生的乐趣。也更加

    空虚,更加无奈,更加一钱不值的邪恶和放浪。

    她忽然有点想哭,但是她依旧需要忍耐。在Kent面前,她是女神。她不再羞

    涩,大方的轻轻舒展着身体,让Kent继续可以欣赏自己女人的魅力,然后轻轻的

    在键盘上输入

    「别问这些。别胡思乱想。你喜欢我的话,我会一直陪你在上玩下去。即

    使你结婚了,我也会陪你……而且帮你一起瞒着你妻子。」

    「但是络的归络,别踩进我的生活来,不值得。我可以做你的慰藉,也

    可以偶尔做你在上的伴侣。但是你应该去找你未婚妻。大胆的告诉她,你爱她,

    她应该给你,坚定的要求,甚至可以使用一些蛮力。享用她的身体,是你的权力!

    爱人之间的性爱,是最幸福的、最完美的,不要错过,不要思考过去,因为过去

    已经过去,也不要想未来,因为谁也不知道我们还有没有未来,就是把握当下

    ……去爱她。让她也爱你。去玩她,去弄她,去操她……不要介意什么处女膜,

    不要介意什么强奸犯,就是你,去得到她,奸污她,糟蹋她,蹂躏她,在她的身

    体上做你想做的一切……告诉她,也相信我:即使是有污点的婚姻和性爱,对于

    有些人来说,其实这已经是很幸运的人生了。」

    「……」

    幸亏Kent看不到她的脸庞,也看不到她在打下这一大串字符时,脸腮上挂上

    的两行凄冽的泪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