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体香 第一部:川跃归来】第58回

作品:《权力的体香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 第&#*站

    第5:言文坤,工作归工作

    夜深了。言文坤却还没睡。

    他泡了一杯碧螺春,拧开书桌边的护眼工作灯,打开笔记本的屏幕翻盖,看

    着Windows 的启动画面依旧在那里不紧不慢的闪烁,一直到那熟悉的天蓝色的屏

    幕背景呈现,他却不知道自己想做什么了……

    工作上的事,没什么问题。

    自从的热播开始,一度让他非常惊喜和兴奋,甚至都开始幻想

    自己事业腾飞,能不能转行做专业的电视记者。毕竟,和一个收入微薄似乎也不

    够正规的什么络编辑比起来,「电视台记者」听着就高大上了许多,河西卫视

    也尝试联络过他。

    但是由于的成功,让他在专业上其实已经非常依赖石川跃的判

    断。川跃找他谈过几次,反复强调:更少会受到审查和限制的移动互联,才是

    未来,即使真的是电视台,这些机构论资排辈非常严重,自己去了只能做个小编

    辑,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希望他下一阶段去用心经营的微信公众号。

    他其实有点不能理解,但是依旧照办了,他已经渐渐习惯了按照川跃的意见

    去做事。

    以的成绩,编辑部以他为「部门责任编」,成立了新媒体事

    业部,而且他的用人任职和络传播策略,整个编辑部已经没人敢轻易质疑了,

    这个下的新媒体事业部就是以他为专业核心在开展工作。按照川跃

    的提点,他招聘了七个河西大学和河溪商学院的实习生,一口气打造了7多个

    微信公众号……没错,7多个。这个数字是他以前难以理解的,他以为精耕新

    作会更靠谱一些,而且他也不太理解仅仅依靠几个实习生,在操作上如何去打造

    那么多的公众号。但是他依旧相信川跃的判断……

    果然,依靠一个叫李誊的大学生的一些「爬虫程度」、「转发机器人工

    具软件」和「后台管理机器人」的工具协助,公众号全面撒的行为以一种其实

    言文坤自己都难以置信的速度展开了,而且很快就有了报。一些内容暧昧的其

    实和体育根本不搭边的公众号,受到了巨大的欢迎,带来了上十万的访问量,

    而一些专业的体育评论公众号,也已经登堂入室,经常被行内的圈子所采摘引用。

    这些公众号和公众号之间互通声气、链接有无,甚至互相制造话题对骂一番,造

    成了很好的流量效应。虽然因为严守编辑部的尺度,因此带来的广告收益还很有

    限,但是即使是晚晴集团这样的大公司,都已经明确表示愿意成为

    的「战略作伙伴」,而过来谈判,说来说去的都是他引以为傲的「微信公众号

    集团群」。

    这可让编辑部上下都有点红了眼。要知道,晚晴集团最近在筹划和河西省游

    泳队签署五年的赞助同,还在筹备什么「开放日」、邀请现役明星运动员

    拍摄什么真人秀娱乐节目,一副在河西体育圈玩命烧钱的样子。现在报纸杂志不

    景气,编辑部可完全指着这个新媒体部门创收呢。

    本来在言文坤眼里,自己管辖下的这些大部分的所谓「新媒体」从内容上来

    说,都是粗制滥造、拷贝黏贴,甚至是抄袭、编造、为了博眼球的标题党,或者

    以数量战胜质量,和他一向的新闻观是格格不入的。好在川跃并没有强迫他太过

    于投入到这些流量类运营事务上面,而是建议他「把专业的用在专业号上,把流

    量入口做到传播号上……」这给了他很大的空间和成就感,不仅可以在流量数字

    上让领导满意,也可以沉醉在自己最得意的几个体育方面的评论资讯号上。一时

    间,他审改的或者自己亲自撰写的评论,都能够参与体育圈内部的一些事务讨论,

    转发一些热点的新闻,简直都有一种络小推手的感觉。

    而前一阵,因为许纱纱事件,来自石川跃办公室那位漂亮的让他都眼前一亮

    的女文员李瞳给他的资料,在川跃的关心下,他更是亲自持了编纂的工作,

    精心制作而成的H 5动态专题却给他带来了更多的惊

    喜……

    国内几乎所有知名站都转载了这套H 5专题。甚至连几家带有政府背景的

    站也不除外,这一方面是剪辑得用心,尺度还是控制在了可以容忍的边缘,另

    一方面,言文坤也怀疑川跃可能在其中通了关系走了门路。

    毕竟,那一组实在是怎么看来,都充满了某种让

    人羞涩的性暗示,而且作用在一个6岁的小女孩子身上……泳池里的波浪、笑

    容、挺拔的身躯、扬起满屏水珠的秀发当然是有;但是还有那白生生的大腿的特

    写,玲珑的赤脚丫的特写,甚至刻意的将一张大图片引导到紧绷绷的臀,那在藏

    青色泳裤包裹下稍稍露出一点点臀瓣的小女孩的股线,是如此的凸翘和普通人有

    所不同,极端的性感勾人魂魄,言文坤自问自己也算个正人君子,都看了忍不住

    遐想连篇……甚至好有几张,都已经明显将焦点对准了少女的乳房和臀沟,那种

    水珠下白腻和挺拔,配着音乐和煽情的背景文案,配着正在热炒的时事焦点,

    却让人忍不住开始有一些那方面的想法……

    他也问过川跃这样好么,许纱纱只是个未成年的少女啊。川跃这次却很坚决:

    「文坤,我希望你不要是个庸俗的卫道士……我们实际上依旧处在一个不是

    太开放而是不够开放的会环境中。要想让体育得到足够的眼球和市场价值,体

    育也必须要性感,要富有魅力……而且我认为这对许纱纱的知名度和美誉度都不

    会有任何的伤害,而是会大大促进,对河西的体育事业,甚至对整个跳水这项运

    动,都是有利无害的……你要相信我,这篇专题可以让河西跳水队到一个新的高

    度……」

    事实上,川跃又一次对了。这篇H 5配乐专题虽然明显带着性暗示,相信谋

    杀了许多宅男的卫生纸,但是却没有一家媒体会不识时务得正面质疑这点,而是

    都忍不住异口同声的称赞。毕竟,这个6岁的小姑娘,在新加坡的笑容和泪水,

    已经感染了国人,没有一个国内媒体,会如此愚蠢,在此刻去质疑这个小姑娘在

    泳池中的「纯洁象征」,而这种「纯洁」和性感配在一起,用「爱」这种暧昧

    模棱两可的词语来掩饰之后,足以让国人的荷尔蒙再一次狂乱的分泌……就连言

    文坤本人,对着这组专题,都忍不住手淫了.??b????.几次,即使是白浊的精液让一切变得

    污秽时,他却依旧可以感觉到画面中的女孩更加的可爱、更加的纯洁……

    这一切,都源自于石川跃的帮助。

    其实,言文坤对于川跃这么帮自己,一开始是有些警觉的。这倒不仅仅是和

    一个官二代走的那么近会不会被人说闲话的问题,更可虑的是,有些人总在传言

    自己妹妹和川跃之间有点什么……说实话,如果仅仅考虑背景条件,石川跃做自

    己的妹夫,他当然不会有任何不满意……但是,这种事情是不能光谈条件背景的,

    妹妹毕竟是自己亲妹妹,稳定的幸福比刺激的名利要重要。这个川跃在工作上固

    然给自己很大的帮助,但是他常常出没在酒吧,听说为人也很风流,甚至他听

    到了一些关于川跃早年间的传言……虽然这种事情言文坤觉得不可信,但是工作

    归工作,让妹妹和这样的人正式交往,他是不放心的。但是想到底他也压根管不

    了妹妹的私生活,虽然心里担心,却也做不了什么,川跃对他算是有恩的,总不

    能人云亦云的去散播川跃的谣言吧。稍微提醒过妹妹一两句,被妹妹犟犟得顶

    来说压根没的事。一来二去,他也懒得管了。

    也有朋友半开玩笑似的提醒他别成了谁的御用媒体。他更认为那是没有的事。

    关于什么「茶党」「太子党」的江湖政治传闻,他也听到过,但是那即使是真的,

    也是顶层会的事,和他一个地方上的小编辑能有什么关系?他是明白川跃不会

    纯粹出于好心或者看中自己的才华,无条件这么帮自己的,但是他又实在想不出

    来自己能有什么地方可以值得川跃煞费苦心去利用的。他目前唯一能做的,就是

    川跃叫他登什么他就登什么,川跃叫他发什么他就发什么……对于这其中可能牵

    涉到的政治风险,他考虑过,却觉得根本无所谓……以川跃这么帮他,只是发表

    一些体育评论,对体育时事提一些观点,或者爆料一些体育圈的黑暗内幕,本来

    就是他想做的应该做的,何况能给予川跃一定的馈……即使真的被川跃小小利

    用一下,他也根本就是心甘情愿的。跟着川跃做事,是他四年来最有成就感的几

    个月,甚至是他整个人生最有成就感的四个月,他已经决定要一直这么做下去。

    但是工作归工作。

    最近一个月,他却每每到了晚上,打开笔记本,有点这样心神不定,不知道

    该做什么才好。

    浪漫的求婚过去一个月了,他依旧常常和女朋友在一起约会,但是却隐隐变

    得有些尴尬,他们即没有具体的讨论婚期和安排,也没有什么关于房子户口等现

    实问题的讨论,甚至连亲密的接触次数都在减少……

    诗诗居然被强奸过?!他在当时说出了连自己都要感动的一番宽慰的浪漫告

    白……可是这个世界上,也许有男人不在乎自己的未婚妻不是处女,但是怎么可

    能有男人不在乎自己的未婚妻曾经有过被强奸的经历呢?与其说他那天的表白是

    真诚的浪漫,倒不如说是某种急中生智的对策。

    诗诗居然被强奸过?!他很想问问诗诗那个禽兽是谁?报警了么?告了么?

    坐牢了么?他很想问问是什么时候时候的事?发生了什么?有没有伤害到诗诗?

    但是他没有那个勇气,因为想来想去,无论杨诗慧给自己一个什么样的答案,

    自己都不会好受,诗诗也同样不会好受。他努力让自己不要去想这件事。

    但是他无法不去想……诗诗甚至没有和自己真正发生过性关系,居然被人强

    奸过?!他有时候会有些愤怒,自己一个人在心灵深处谩骂:「你个婊子,给人

    强奸着操就开心?在我面前装圣女?!」但是愤怒过后,他又为自己这种愤怒而

    感到羞愧。未婚妻并没有欺骗自己,而是在自己求婚时向自己坦诚了。被强奸,

    应该是女人一生的痛苦,甚至由此,可以理解她为什么在性问题上一直有一些保

    守了。如果自己想做一个格的爱护妻子的丈夫,也许自己应该不要去想这件事

    情。

    但是他无法不去想……诗诗居然被强奸过?居然有其他男人早在很久之前,

    就占有过诗诗的身体?有脱光她的衣服么?有看到她的乳房么?有摸过么?有咬

    过么她的乳房么?有脱过她的内裤么?有抠过她的小穴么?有摸过她的屁股么?

    有摸到过她的其他的什么地方么?……强奸?用的什么体位?插入了么?是真的

    插入了么?射精了么?是真的射精了么?射到了里面?还是射在外面?……强奸?

    是真的强奸么?还是两情相悦的?还是说在某种暴力威胁或者胁迫下,至少在性

    交那部分,诗诗其实是顺从的,是配的?诗诗配的时候是什么样子?一定哭

    的梨花带雨,却不得不献身裸呈么?还是拼命的反抗过?反抗的时候,她那较弱

    的身体是受到了怎么样的摧残?她那纯洁的贞操又是如何被夺走?夺走女人的贞

    操,捅破那片传说中的处女膜,看到那片落红,自己永远也不能在妻子身上得到

    这种男人的最高享受了么?

    每当言文坤想到这些,有着各种愤怒和烦躁,有着各种痛苦和怜惜,有着某

    种想要摧毁谁的暴躁,也有着某种想要呵护谁的爱怜;但是让他自己都惭愧都无

    地自容的是:居然还有性欲……浓浓的性欲?

    他简直都不能面对自己……但是越是这样,就越容易想到……甚至他都没有

    勇气在最近几次和诗诗约会时再次提出性的需要……其实他是希望未婚妻能够向

    自己有所表示,至少……两人既然都订婚了,自己都那么表示了,丝毫不介意她

    的过去……为什么还不可以真的去做爱呢?难道那次强奸,会成为他未来婚姻的

    永远的阴影?难道现在还要玩自己反复哀求未婚妻反复矜持的戏码?现在不应该

    是未婚妻动来向自己献身的最好时机。让自己的爱欲缠绵的两人的灵肉交来

    掩盖那段伤心的往事不是最好的选择么?难道这也不是自己采摘杨诗慧那美妙的

    身体的最佳时机么?……也许因为那些往事,诗诗会对自己有愧疚感?会在性生

    活上对自己更加温柔,更加服从?自己婚后可以不可以也来和诗诗玩一下假扮强

    奸的游戏么?甚至更加刺激的游戏?会不会让自己获得更多的性享受?

    他的内心其实如同一锅沸水一样在翻腾。

    而最近,一种可怕的念头在他的心中泛起。这种是一种非常微妙的联系。有

    人在传言,说石川跃早年在首都生活不检点,甚至有提到「被诬告说是强奸女生,

    后来没有立案」的说法……强奸?石川跃?诗诗?他偶尔联系起来想到一下,都

    惊惶和愤怒的不能自已。他不敢去面对,却又忍不住去联想:会不会是……?如

    果真的是……那真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来?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应该去做些什

    么事来?自己其实只要问一下诗诗就可以得到答案。但是真的要问么?会不会伤

    害到诗诗?或者说,会不会伤害到自己?万一……自己又该怎么面对这一切。难

    道说,自己要一拳头砸在那个人的脸上,也是砸在自己的前途上?

    除了用工作来压迫自己,也只能逃避……逃避,真的是最好的应对痛苦和烦

    恼的方法。

    还有一个途径,也是一种减压的方法。他终于忍不住去点开那个叫「Jane」

    的女友的对话窗口。

    Jane是他最近无意中被一个叫「闪电接触」的交小组件推介到的用户的

    名,因为情绪的问题,他一开始也只是胡乱找个人来说话,但是常年混迹在互联

    上的敏锐,几次对话后,虽然这个Jane有时候冷冰冰的,但是他几乎可以肯定

    对方还真是个女性,而且似乎是个比较成熟对自己容貌比较有信心的所谓「美女」。

    他倒并不是想玩什么恋,但是对方是个女人,又是个漂亮女人,已经足够

    满足他的性幻想,至少,他可以在这个叫「Jane」的女人的对话窗口里,尽情的

    诉说着自己的各种无聊的性苦闷:有个非常巨乳漂亮的妹妹,而且事业比自己有

    成;工作本来要求自己正直一些,却越来越偏向低俗和色情;甚至未婚妻不肯和

    自己做、最后却得知未婚妻曾经被强奸过,他都和这个Jane说……

    Jane很毒舌,常嘲笑自己,Jane似乎有一些会阅历,也会给自己一些意见;

    最重要的是,有时Jane也会暧昧的应自己几句。甚至偶尔的,Jane会打开视频,

    有点挑逗的给他看看她的身体。并没有裸体,甚至没有头脸,Jane将视频头处理

    到正好只能看到肩部以下。但是即使如此,Jane那曼妙的身躯,和偶尔能看到的

    那些曲线,依旧让言文坤几乎不能自制。那是一具即使在毛衣包裹下,却依旧丝

    毫不输给杨诗慧的身体。尤其是那一对乳房,常让他对着屏幕不知所以。

    由于是络上匿名的交流,由于言文坤根本无意将这一切引向现实。所以他

    在这里更加放松,更加可以做自己。

    「在么?」

    「又想干嘛?」

    「我想剥光你的衣服,强奸你。」

    言文坤恶狠狠的打字,在这个虚拟的世界里,他幻想着自己拥有更多的勇气,

    更多的力量,更多的资源,更多的权力……即使使用暴力,也可以对女人的身体

    予取予求,在这个过程中,他可以获得更多的享受和性满足。

    反正只是某种游戏而已,这个Jane也许远在南海省或者首都,和他的生活毫

    无交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