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体香 第一部:川跃归来】第57回

作品:《权力的体香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 第&#*站

    【第57:言文韵,偶遇】

    言文韵是心烦意乱。

    她甚至都已经苦闷到毫无头绪,要一个人跑到这家叫做「Ring」的健身俱乐

    部来,想个由头,和自己未来的嫂子:杨诗慧,说说话解解闷了。

    其实,她和杨诗慧并不熟络,很少在一起相处,也没什么共同话题。虽然算

    起来,哥哥言文坤最早认识杨诗慧,还是因为自己在名气不太响亮时,有时会跑

    到杨诗慧所工作的健身俱乐部来踩动感单车,偶尔的接送才相识的;但后来自己

    来的少,没想到哥哥居然会和这个瑜伽教练发展的那么稳定,甚至都已经买了钻

    戒订了婚,在筹备人生大事。风水轮流转,和小时候读书成绩更好的哥哥相比,

    如今掉了个,她这个球明星,反而已经是父母的骄傲,更是亲朋好友中举足轻

    重的人物,又毕竟是亲妹妹;即使是出于礼貌,也得有个「欢迎你来到我们家」

    这样的表态,她也需要偶尔的,和自己这位未来的嫂子往来相处一下,表示亲切。

    不过也说不上是什么原因,在她的内心,除了祝福,对于杨诗慧,也有一些些小

    小的妒忌。这可能只是因为漂亮女孩天生不会太喜欢其他漂亮女孩,自己这个嫂

    子,论起样貌来也未免太出众了;也可能是因为,从小就只疼爱自己的哥哥,自

    己常常可以纠缠着,要这要那的哥哥,如今无论如何,对这个身体柔软、样貌清

    丽的瑜伽教练有着更多的关怀和依恋。

    当然,她和杨诗慧之间,还是有一些正经事要沟通。杨诗慧最近和她在电话

    里长谈过几次,是一个关于作创业的邀请,希望她来入股做形象代言人,要办

    一个健身俱乐部。这种面子还是要给的;而且不出钱或者少出钱,就可以有一份

    属于自己的「投资」,也是手头其实拮据,又没什么经济头脑的她都是不错的选

    择。至于究竟可以参与到什么程度,这个创业项目是否靠谱,她懂得其实也不多,

    还要看看省队和国家队的态度和章程……本来这种事,是可以请教一下石川跃,

    或者哪怕顾问一下他的妹妹富家千金石琼,但是最近……都不太方便。至于老哥

    言文坤,在生意上其实也没什么头脑,而且杨诗慧反复交代,希望她先不要和哥

    哥提起这个事。所以今天,也算是来见见未来嫂子兼伙人,聊聊究竟,谈谈细

    节。

    实际上说到底,她也只是听听而已,或者说纯粹也就是自己烦闷,无心训练,

    想随便找个人说说话、缓解一下心里的烦躁而已。而这种带有浓浓犯罪感的烦闷,

    都是因为最近发生的那件事,而且某种意义上想起来,也可以说是自作自受自找

    的。

    在自己的手机里,居然莫名其妙的,发现了石琼的照片,而且是裸体照片。

    虽然这些照片晃晃悠悠的,连对焦都没有对准,灯光也很昏暗,但是依旧可以非

    常清晰的辨认出石琼的样貌,还可以一览无余的欣赏到石琼那精致曼妙的少女身

    躯的所有私密;而且从这些照片的动作、表情、过程来看,这小女孩儿虽然是迷

    糊糊醉醺醺的,但是却依旧可以看出赤裸裸的性挑逗的意味……这简直不可思议!

    她反复思过这些照片的来源,只有是因为那天石琼喝醉了,自己送石琼

    宿舍,手机拉在她们宿舍里了。后来陈樱还给自己送来了手机;但是看陈樱一

    副毫不知情若无其事的样子;看情况,应该是那天晚上,陈樱也喝得迷迷糊糊的,

    错把自己的手机当成了她的手机,在半醉半醒中,和石琼胡闹「玩」的时候,拍

    摄的这些连对焦都没对准,晃晃悠悠的照片。事后,又稀里糊涂递到了自己手里。

    只有这一种可能性了。陈樱……总不可能是故意的吧?

    这两个小姑娘,实在是太胡闹了。虽然比她们其实大两岁,但是这些照片所

    象征着的背后的含义,却让言文韵想想都面红耳热、心跳加速、咋舌不已。她也

    明白像石琼、陈樱这样的女孩子,受到环境的影响,对于性问题并不可能是那种

    太保守的类型,但是真的在宿舍里这么互相狎玩慰藉对方……难道她们是同性恋?

    还是现在的小姑娘贪图一时的舒服和享受,只要能获得快感,什么都做得出来,

    根本不介意什么性取向?

    她们平时在宿舍里都这么「玩」么?陈樱就可以将琼琼的衣服一件件脱下来,

    直到去在琼琼身上做这些事?看情况,也不是她们第一次这么胡闹了……又想到

    陈樱和自己反复暗示的、而石琼更是几乎是向自己明示的:石琼对堂兄石川跃的

    畸形眷恋的感觉……她更是无所适从,有一种很强烈的感觉在心头涌现:

    厌恶,却又觉得惶恐,还觉得有一些探禁忌的刺激。

    这些有钱人的生活,真是太糜烂太混乱了,简直是乱来。两个女孩子,怎么

    可以互相摸对方的那种地方?还自己撩开内衣来给对方拍照?她们就不怕闯祸么?

    她们就不感觉到道德上的压力么?

    但是看着照片中,那虽然模糊却依旧让人鼻血可喷的照片……琼琼的身体,

    真是太完美了。清纯和性感能够糅的这么完美,如果她真的是一个那么放纵的

    女孩,如果她只要喝几杯酒,就可以让室友这样拍摄这种照片……如果……如果

    ……如果她反正什么也不在乎,根本没有礼教和伦理的意识,她把她这具身体,

    呈现给她的堂兄,以这种形态,那个好色又危险的石川跃会做什么反应呢?

    言文韵不是男人,却也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没有男人能抗拒这种诱惑。她本

    能的感觉到,自己应该离这家人远一些,太危险了,太放纵了……但是她又不能

    说服自己,她甚至对自己说,自己哪怕为了石琼好,也应该找石琼甚至找川跃谈

    谈,让他们兄妹在犯下不可弥补的大错前就要住手。她甚至都已经动了去找柳晨

    老师,暗示一下自己的担忧,让他们的「家长」出面去干涉一下的冲动。

    她当然不能这么做。无论如何,她没有什么证据,去论证石琼和川跃的「不

    伦」,她手上只有一堆石琼一个人的裸体照片。现在去告诉别人,对于石琼固然

    是压力,但是自己,不也成了一个彻底的变态?谁能相信阴差阳错,这些照片不

    是自己拍的?球明星言文韵,偷拍跟自己练球的女学生照片……声誉会受到

    打击的,是自己才对吧?

    而且她内心知道,她本能的想阻止这具美妙的身体,呈现给石川跃去享用,

    并不是她有什么道德上的完美追求,或者是「为了石琼好」。那只是她安慰自己

    的借口。到了今天,她其实根本已经不在乎,石琼会不会「好」,她甚至已经认

    定了石琼就是一个生活放荡的坏女孩,甚至是个滥交的女孩……但是她的堂兄石

    川跃……

    她无法释怀石川跃。她承认自己已经陷入一种对川跃的迷恋。而越是得不到,

    越是危险,越是若即若离不知道他的内心世界,她就是越是沉醉其中。

    然后,就在那一天,她做了一个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做的动作,

    她甚至后悔的无以复加,痛苦的非常自责,但是她已经做了:她用了一个以前注

    册却已经不太使用的邮箱,把这些裸照中挑选了几张不那么夸张的,发给了那个

    「小深」,附上文字:石家千金石琼的荒淫生活,传言和她的哥哥关系混乱。

    她不知道自己这算什么?恶作剧?卑鄙的污蔑?还是阴险的暗算?她甚至完

    全不能直视那个按下「SEND」按钮的自己。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做?这么自

    己能获得什么好处?

    也许在潜意识中,她希望这个小深能够进一步攻击川跃关于和石琼的关系。

    也许川跃会因这种攻击而迁怒给石琼?毕竟,这些照片,应该和川跃没什么关系

    ……也许川跃会厌恶石琼不仅生活糜烂,拍下这些照片,而且给他的政敌带来了

    攻击他的借口……?至少,那个小深,那么喜欢攻击川跃,一定会编造的添油加

    醋,至少石琼,会受到很大的打击吧……这些照片中没有川跃,其实无法真正伤

    害到川跃,但是一定会给石琼很大的伤害吧……也许因为这个原因,可以通过川

    跃的政敌,来阻止川跃和石琼的某种可能性的不伦?

    她做了,但是她马上后悔了……她心慌意乱,她惶恐:如果最后真的会发生

    诸如「报案」这样的发展轨迹,查出来是从她这里流出的照片,她该如何面对川

    跃和石琼?即使不是这样,她居然选择了向川跃的政敌去「爆料」?她居然选择

    了伤害其实一直也算对自己挺好的石琼?伤害一个岁的小女孩?即使在道德

    和良心层面来讲,自己怎么能做这种事情?

    她无法面对自己。她也无人可以倾诉。

    这一段时间,甚至做贼心虚,她都没什么脸面去找陈樱和石琼了。今天来Ring,

    找自己这个「未来的嫂子」,与其说是谈谈什么创业项目,倒不如说,只是找个

    女孩子陪她,喝杯饮料,逛逛街,散散心,算是分散一下自己的注意力。

    谁知,才到前台一问,却说杨诗慧今天换班不在。那前台接待小姐似乎认出

    了自己,还笑吟吟的问「言小姐现在难得来我们这里,今天要不要锻炼啊」?

    进去Ring,在激烈的音乐声中踩一会儿车,流一身汗?还真是挺怀念那种感

    觉的。然而以现在自己的知名度,其实是已经不适再去俱乐部里玩了。

    河西省的「省小球中心」取在泓祺体育馆。球、羽毛球、乒乓球三个项

    目的省队办公和集训基地都在此处。这里也算拥有比较专业的场地、器材、设备。

    即使是体能训练和形体训练的器械和场馆,这里也是比较齐全的。

    但是以前,言文韵还是挺喜欢偶尔去市的这种健身房里踩踩动感单车。

    要是她一向认为,这两个地方的氛围决定了它们的作用其实是根本不一样

    的。泓祺体育馆里全是专业运动员,安静却有点小枯燥,训练的内容也是严格的

    按照计划在进行开展,古的教练认真的数着一二三四,嚷嚷着「加油,再来一

    个」,运动员们龇牙咧嘴追求着各自的努力指标……但是到了市类似Ring这种

    商业健身俱乐部,同样的器材和项目,却是为了符都市白领的自我陶醉和自我

    激烈的需求,这里在灯光效果、音乐效果、装潢细节的要求上,却反而是专业的

    体育中心所望尘莫及的。其实这里的训练项目根本就是杂乱无章,在中心的体能

    教练眼里,完全是绣花枕头;但是那亲切礼貌的接待生、青春靓丽的私人教练、

    镜面玲珑的华丽装潢、碧波荡漾的游泳池、动感时尚的欧美流行乐、精致的茶点

    和运动饮料、雪白柔软的高档酒店毛巾……却有一种让人仿佛陶醉在其中的感觉。

    而且,偶尔的,她即使在角落里一个人踩动感单车,即使这家俱乐部会员费

    不菲,属于中高档的场所,她也会被人认出来,要签名,要影,甚至会有胆子

    大的男生来要自己的联络方式……这都是她在训练基地里无法享受到的快乐和成

    就感。

    但是如今……她还应该进去么?会不会引起太多的瞩目甚至小围观?她正在

    患得患失,身边一个正办卡入场的男人,却转过头,对着她:「言小姐?」

    她内心有点得意的叹了口气,果然又被认了出来,才要微笑着礼貌着点头招

    呼后离开,却发现这个男人似曾相识。是个高高大大,文质彬彬,修饰得很细致,

    看着非常俊朗体面的男人,三十岁出头,一身行头穿戴虽然今儿是运动风的,但

    是依旧可以依稀辨别是名牌奢侈品。好像就是那天在Ronnie给了一张名片的男人。

    「小姓宋,我们见过一面……言小姐贵人多忘事,估计不记得了吧?」那男

    人却很礼貌,似乎看出来言文韵在忆中,动开口替她解解尴尬。

    「哦,宋先生,您好……我们应该在元海见过。」言文韵想起来了。

    「我叫宋夏,夏天的夏。」那男人听见她还记得,顿时很高兴,伸出手。他

    的手掌也很宽大,指甲修剪得也很精致。言文韵只能礼貌的上去,轻轻的搭在他

    的手指上,握了一下。

    「言小姐你也来这种地方健身么?」宋夏似乎也有些奇怪。

    这更加坚定了言文韵离开的冲动,她笑笑说:「不是,我是来找朋友的。朋

    友正好不在……我也要走了。」

    宋夏理解的点点头,又满面春风的笑笑说:「言小姐,相逢就是有缘……我

    是真心的,一直都很喜欢球,也很欣赏您……对了,您的脚伤没事吧?上次在

    选拔赛河溪站,看了您的比赛直播,真的很可惜,其实我自己也练过体育,知道

    带伤参赛是非常痛苦的,选择退赛时候,其实是很无奈的。可惜大部分的观众和

    媒体,还有一些教练,和会上的一些人,都往往不能真心理解……我很替你担

    忧……您的脚伤痊愈了么?」

    他说的如此诚挚知心,言文韵一愣之下未免有一些感动,她本来今天就精神

    恍惚,居然这时候忍不住心头一软,应道:「还好……其实有时候,真的很累,

    是想休息一下。」说着,也不知道触动自己心头哪处感慨,连眼圈都小小红了一

    下。

    「言小姐,我不想打扰您。但是能偶遇,真的挺激动的,如果您赏脸的话?

    我只想请您喝杯咖啡……如果能小小满足一下我,可以给我签个名的话,我去

    也是个纪念啊……」

    言文韵忽然觉得自己实在也需要坐一下,而且这个叫宋夏的男人怎么看着,

    都是体面有趣的人,居然微笑着点了点头。

    宋夏似乎非常高兴,收起了手中的会员卡。对接待员表示自己先不进场了。

    w????ww?? 礼貌绅士的一摆手,邀请言文韵与自己同行。

    两人走出Ring,其实旁边就是一家星巴克,但是店里人也比较多,言文韵毕

    竟是个小名人,未免犹豫了一下。好在这个宋夏似乎很体贴心意,笑着说:「这

    里七楼还有一家咖啡馆,因为消费有点高,所以人比较少,我们可以那里去坐一

    下,那里安静。」

    言文韵点了点头,随着宋夏一起坐手扶电梯。宋夏似乎很健谈,在旁边笑着

    说:「我其实挺激动的……」

    「激动什么?」

    「能再见到言小姐啊……我不是河溪人,今天是心血来潮,从酒店过来锻炼,

    顺便看看Ring在河溪的连锁情况……我就住在Top Fun 那里的洲际……这么巧,

    居然能在这里遇到您,这种缘分和特地去省局拜会您,那是不一样的……生活中

    的偶遇多浪漫。您又还能记得在元海见过我。我是粉丝么,多少有些激动。」

    言文韵噗嗤一笑,她其实也看得出来这个宋夏应该是个上流会的体面人,

    至少也有个会地位颇高的小金领,既然住得起洲际,又敢说去省局「见」自己,

    必然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却对自己那么推崇,她未免也有些些高兴得意。虽然

    相交不深,但是还是放开了一些,甜笑着应说。

    「您说的太夸张了……我可担待不起……您常去省局么?」

    「那倒不是,我其实大部分时间生活在首都……最近是一些工作的原因,到

    河溪的体育圈跑一下业务……也挺想假公济私的,去小球中心拜访一下您,看看

    您肯不肯收我做徒,教教我球啊。」

    「哈哈,说的我都不好意思了……你也练球么?」言文韵已经不经意间,

    把「您」换成了「你」。

    「我年轻时候以前练过很多乱七八糟的项目,哪样都不精通,不过比赛,就

    最喜欢看球。99年我在英国念高中时,是学校里辛吉斯粉丝团的长,还

    瞒着父母逃学去法国看她和格拉芙的法决赛呢。」

    「哈哈,瞧你说的忆得跟个老头似的,你现在也很年轻啊。」

    两个人说说笑笑的,一直到七楼,果然有一家安静典雅的小咖啡馆,环境装

    潢的特别精美,桌椅器具也别有一番风味,门口还有一块小黑,用粉笔写着:

    「Special :Mandheling 49」。言文韵倒也一愣,49还美金?不过她也不

    愿意表露出来,还是随着宋夏一起找个门廊角落里的位置坐下。

    宋夏却并没有做作炫富的意思,就点了一杯曼特宁,言文韵也同样点了一杯。

    两个人又聊开了:

    「宋先生是在哪里高就啊?去我们省局做什么业务啊?」

    「不值一提,我文也不成,武也不成,其实在代理一个体育相关的基金,做

    一些投资。」宋夏又递上了名片。

    其实言文韵拿过一张,但是早就扔一边了,今天却拿过来,细细看了一下

    「联国五环友好康复基金理事会理事长宋夏 Simon Song 」,她一时也反应不

    过来这个「五环友好康复基金理事会」是个什么样的组织,但是不想这个人年纪

    轻轻居然是个「理事长」,看情况应该是个富家子吧。这就有点古怪,Ring在全

    国很多大城市都有连锁,年卡打完折大约是4人民币,对于言文韵说来算

    是不便宜的高档场所了,但是对于一个住洲际的理事长来说,却反而显得有点低

    端了。洲际内部的健身房,不是只要洲际年度消费超过几万就可以自动成为会员

    了么?她忍不住好奇了一句:

    「您住洲际啊,那里面的健身房条件一点都不比Ring差吧,您还特地跑这里

    来?」

    宋夏才要开口解释。言文韵的电话却响了起来,宋夏马上礼貌的示意请便。

    言文韵接了电话

    「文韵?你来找过我?」电话那头是杨诗慧。

    「是啊……我来市玩,正好路过你们店,进来看看你在不在。」

    「啊呀这么不巧啊。今天我正好休息。」

    「没关系的,我也没什么要紧事,就是路过。」

    「哦……那我下次来找你?」

    「没事,我明天还有时间出来逛的话,再来找你……」

    「恩好的,拜拜。」

    挂了电话后,可能是这个电话提醒了她,算是陌生人之间随便找个话题,她

    笑吟吟的问了一句:「宋先生,您做投资的?都投资些什么项目啊?」

    宋夏耸耸肩说:「从天使到VC,再到PE,以及一些实业参股……不过我们

    要是专注在体育产业上。也算是我个人的一点兴趣爱好。」

    言文韵歪着脑袋想了想说:「如果是那种创业型的,很小的项目?可以找你

    们么?」

    宋夏也不骄矜,也不应付,倒是认真的笑着说:「我们基金对各种投资都有

    兴趣的。做生意么,笑迎八方客,并不论规模大小的。不过这种事讲专业,一般

    都有分工,天使、VC、PE、地产、工业、赛事、培训、场地,以及是否参与经营

    ……都各自有比较专注的伙人或者总监来负责。我虽然是什么理事长,其实很

    多细分行业也不熟悉……我个人比较专注的是偏娱乐的体育产业经营和体育地产

    这一块,其实Ring,是我早年投资的项目,所以我每到一个城市,都喜欢去那里

    的Ring看看经营的情况。没想到,今天能遇到言小姐……不知道言小姐有兴趣的,

    是哪一类的项目呢?」

    言文韵都忍不住脸红了一下,真是露怯,听着一个才三十多岁左右的男人,

    居然开口已经是「早年投资的项目」,而这项目,居然还是C 国数得上的连锁健

    身俱乐部,人家是投资方来暗访一下,自己居然还以为他是图省钱……

    本来是想问问他,有没有兴趣了解一下自己和杨诗慧、安娜还在想象中的

    「女子健身俱乐部」,但是现在却有点犹豫了:和这种高端商务人士,说自己那

    可笑的,还只有想法的「创业项目」,是不是有点太傻了?

    不过,这么有缘分偶遇一个「内行专家」,又是自己的「粉丝」,聊两句,

    应该也没问题吧?就自己身边的交圈子来说,是个难得机会啊。最近又不太敢

    去找石川跃,这种事情,难道去问自己那个只懂写文章发帖子的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