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体香 第一部:川跃归来】第53回

作品:《权力的体香

    更|多39;精|彩39;小|说39;尽|在39;;39;;39;;39;39;39;.n39;E39;t 第39;一39;39;|小39;说|站

    [第53:安娜,殊途]

    安娜没想到自己会路遇这样的事。

    当然,她只是个拳击运动员,并不是什么女侠客或者超级英雄,越是专业搏

    击系统运动员,越会切身的了解,这些受到种种规则限制的现代技击术,和街头

    的拳打脚踢斗殴砍人毕竟不是一事。她一样也会对和人搏斗有着本能的害怕。

    但是,故乡北国那冰雪世界浸润出来天生的豪气,和拳击台上十年来磨砺出来的

    斗志,让她并没有过多的犹豫,就「路见不平,停车相助」了。

    因为赶路去控江三中参加昔年班任的生日会,她骑着自行车绕过大路,从

    还在修建的溪月河畔岸堤景观步道走,这条路知道的人不多,但是去控江三中新

    校却比较近。

    谁知路过一片小树林时,竟然看见,好像有几个保安模样的人和谁在扭打。

    她多了一个心眼,停了车,走近了凝神瞧去,居然是一对少男少女。那男的已经

    被打倒在地,而那女的,小巧玲珑,分外可爱,隐约竟然是当红的省队跳水小明

    星许纱纱,而此刻,被一个大个子束缚着身体,更有个保安,居然在小姑娘的胸

    口猥琐的摸来摸去。

    她毫不犹豫冲了上去,大声呵斥起来:「住手!」

    那几个保安模样的人听到身后居然有人过问,两个人还是死死压着江子晏,

    那个大个子依旧面无表情箍着许纱纱,一个为首模样的和另一个保安,都转身过

    来,打量了安娜两眼。

    一个还在拖着江子晏两条臂膀不肯放松,贼眉鼠眼的小矮个子,看看安娜这

    幅英姿飒爽的模样,马上眼馋嘴急的说:「吆!今儿是怎么了?满世界美女都跑

    这里集来了?又有一个送上门的什么侠女来陪我们玩玩?」

    为首的那个保安,却是似笑非笑摆摆手说:「姑娘,你谁啊,别管闲事

    落得自己没下场。我们是在执法。这两个年轻人是小偷。」

    安娜听了先是一愣,倒是娇俏的一笑,晃晃手中的手机说:「哦,那再好没

    有了。我刚才已经报警了!警察马上就到!你们是执法,她们是小偷,相信警察

    会帮你们把他们拘捕归案的。」

    五个保安一愣,不由面面相觑。为首的那个眼中寒光一闪,安娜虽然没有什

    么打架的经验,但是十年来在拳击台上练出来的本能,却感受到了:这个人很危

    险。她稳定一下心神,已经踏出一脚,手一挥,稍稍摆了个架势,心里也开始盘

    算:那个特别高大的大个子,看体魄跟个黑铁塔似的,应该不好对付,但是现在

    正箍着许纱纱呢;那个男生身上还压着两个,这里一共还有两个人她估算着,

    除非对方也是练过的,否则自己应该还能对付。但是如果真的发生打架的场面,

    头难保剩下几个不来帮忙。那样一对四或者一对五就麻烦了。

    她其实根本没来得及报警,但是现在她也决定不在这个时候做出打电话的意

    思,心下默谋,反而需要让这几个人相信刚才自己「已经报了警」,所以也不说

    话,把手机倒往衣兜随意的一塞,依旧半是俏皮半是认真的说:「河溪市的新闻

    刚刚播过,现在整顿,提高出警速度,是5分钟必到现场的你们几个,

    要是觉得5分钟里能解决问题可以试一下否则哼!」她扬了扬头,

    眉梢挑挑,露出一副不屑又是挑衅的样子,其实手心却已经冒出冷汗来了。河溪

    市确实在提高出警速度,但是承诺的是5分钟,她又故意说成5分钟。谅这些

    小流氓模样的混混也未必搞得清楚。

    为首那个保安似乎皱了皱眉,想了想,忽然换了一副脸孔笑道:「别啊

    咱们就是路过。他们两个在这里谈恋爱搞亲热那什么有碍市容么

    我们也就是和他们开开玩笑么。何必这么当真呢?」

    「靠!别人谈恋爱也好,有碍市容也好,你他妈又不是片儿警,管得着么?」

    那个为首的却嘿嘿笑了几声,拍拍手,对几个保安说:「行了,不玩笑了

    哥几个,闪吧。」那几个保安倒唯他马首是瞻,居然一溜烟的,都放开了许

    纱纱和那男生,「呼啦」围到那为首的保安身后,转身就走。只有那为首的保安,

    还过头。一恍惚间,仿佛在肩膀上还露出来一条红艳艳的纹身局部,好像是一

    只蝎子之类的倒钩尾巴,样子怪异惊悚,倒让安娜有点心悸。只是他的表情却好

    像还挺友善的,冲安娜笑笑:「小侠女,河溪不大,咱们后会有期拜拜了您

    嘞。」一行人转眼之间,就乱步穿梭,走的没影了。

    安娜这才松了口气,从某种本能上,她其实是从刚才那几个人身上感觉到了

    危险的。这时警报解除,才上去看看两个少男少女。那个男生这会已经扶着许纱

    纱在一帮尴尬的手足无措着,许纱纱却似乎吓坏了,又羞又恼,呜咽呜咽在那里

    哭。

    「你是跳水队的许纱纱吧?」安娜柔声说,她其实心下也在度量着,看情形

    好在小姑娘只是给几个人毛手毛脚了一下,没占到什么真正的便宜。又看看那个

    男生,似乎也似曾相识,「你是跳水队的那个江子晏吧?」

    两个人看看自己,以他们两的知名度,被人认出来也是常事,安娜知道他们

    此刻惊魂未定,倒是笑笑说:「别误会啊,我不是什么粉丝我是你们同行啊。

    我是搏击中心的运动员,我叫安娜,论起来,你们两也该叫我一声师姐呢。」

    两人这下都是放心了,忙不叠声声「谢谢师姐」,许纱纱似乎很伤心,又被

    占了便宜,竟狠狠的挣脱了江子晏的手,又扑到安娜怀里哭起来。安娜忙安慰她,

    又说:「要不要报警?我刚才骗他们的,其实没来得及打电话。」

    许纱纱江子晏面面相觑,似乎想了一下都拿不定什么意,还是江子晏摇摇

    头说:「算了太太麻烦了。」

    安娜笑了,她其实也猜到两个人可能是小情侣关系,偷偷跑出来恩爱,以这

    两个人,尤其是许纱纱现在的知名度,报警万一传出去,无论是队里,还是媒体

    上,都是要炸锅了,不想引人瞩目也是可以理解的:「你们自己决定,那我送你

    们一起基地吧不过真不报警?你们可要想明白了?」

    许纱纱见她似乎话里有话,有点愣,还在抽噎着问:「师姐?」

    安娜点点头说:「这里又不是闹市,周围除了控江基地,河那边的三中,

    就是几个老式民房。你们跑这里来也是正常。可这些人哪里来的?我看,倒

    不像是路过的流氓弄的不好,是针对你或者针对你们的。」

    「针对我们?」江子晏也愣了。

    安娜想了想说:「我也弄不明白,但是说不定真是纱纱的拥趸,跟踪她什么

    的。这年头,变态很多你们还是要小心。」

    江子晏想了想说:「师姐,我们知道了,先去吧。今天弄成这样,都是我

    不好,以后再也不能往这种地方来了。纱纱没受伤是万幸。报警

    太复杂了,就算能瞒住别人,队里肯定要知道了,会会很麻烦的我

    们就基地吧。」

    安娜点点头,扶起许纱纱,替她整理整理衣衫,似乎也很喜爱这个河西现在

    知名的小美人鱼,搂着她安慰说:「别哭了,也只是意外,以后多注意安全就是

    了。我差不多顺路,送你们会基地吧。」

    她一路推着自行车,送两个人基地,一面还插科打诨的和他们开开玩笑,

    希望他们能忘记这件惊心动魄的事,甚至还给了许纱纱一个电话:「师姐马上要

    退役了,头开个健身房,看来还可以开个女子防身术培训班呢?要不你也来照

    顾照顾师姐生意?哈哈你这样的小明星要是来我的班,我的班上报名准要火

    爆呀。」

    两个年轻人虽然对她是千恩万谢,却似乎都是心事重重的样子也无心多做说

    笑。安娜送他们到控江基地大门口,也知道虽然同为河西体育运动员的「师姐师

    师妹」,其实他们是已经取得了成绩,要向国家队进发的一线运动员;自己却

    是提交了退役申请,要走向会,到底是殊途之人,就不再多说什么,笑吟吟的

    挥挥手。看着他们走进那高墙围栏、红砖乌瓦跟个兵营似的训练基地,有些感慨

    的耸耸肩,还是背过身,独自骑车,从大路九号桥这里,过溪月河,去控江三中

    新校,参加她老师的生日派对兼同学聚会了。

    控江三中的老校本来在市,只是四年前校扩建,征用土地时又感觉成

    本太高,市政府考虑到控江三中本来就是封闭寄宿制的学校,大笔一挥,在溪月

    河畔给了一大块地,才搬到了这里。从这个角度来说,今天安娜要去的这个「控

    江三中」,至少在校上,并不是安娜记忆中的「母校」。由于体育特色学校的

    特殊性质,很多同学都是半路插班进来,还有一些不到毕业就分道扬镳,有的固

    然已经成了体育圈的明星,但是绝大多数的孩子,学习成绩平平,考不上什么名

    校大学,都是落在会的各个领域里混口饭吃,正所谓「各有殊途」。这样的借

    着给老师过生日的名义搞的同学聚会,本来安娜也没多大兴趣。

    但是现如今,她的心思全在她计划创业的健身俱乐部上,控江三中毕竟是体

    育学校,很多同学或多或少在体育圈里混,这里的人脉资源,她是不能放弃的,

    所以才特地过来。甚至都想着要去拜访一下那个昔年记忆里特别英俊高大、文质

    彬彬,是女生们暗恋对象的费亮老师了。何况,就算别个人不提,她至少也希望

    在这个场,能见到李瞳。

    想来人生就是这么奇妙。几个月前,还是李瞳偶遇她时,问这问那,想从她

    这里获得一些「资源」,至少是「消息」,好混进体育局系统中谋个工作;不过

    是短短几个月,居然轮到她反过来问李瞳,看看有什么「资源」可以帮到她了。

    机关么,就是这么个特点,哪怕你只是个不起眼的小人物,甚至只是个坐在

    窗口收费的,可以调动的,却依旧是国家机器庞然大物中洪流一般的资源,就算

    规章制度再严格,总有人力可以企及的一些漏洞,哪怕排队办证时插个队也算个

    便利。另一方面话说来,自己这个其实也只能算是泛泛之交的「老同学」李瞳,

    也的确是能干得让人惊讶,窜得快的不可思议。小小的编外文员,也不知道怎么

    的,居然真的毫无顾虑的旁上了省局的红人,那个帅哥海归官二代石川跃;混到

    了省局里新成立红得发紫的公关办公室里。

    自然,这种人事相关,免不了四下有风言风语。以李瞳的样貌身段、气质背

    景,人虽当面不说,背后自然免不了交头接耳或是一副「心照不宣」的笑容,认

    准了她是石川跃的「情人」或是「小蜜」,损她两句恬不知耻、卖肉上位什么的。

    偶尔听到,毕竟同学一场,安娜未免要敬人两句,在她看来,说这些话的人,

    都是些假扮正经却心思龌龊的机关里的八婆龟公。在她那有点小八卦和同窗情谊

    的内心,虽然知道可能性不大,但是都恨不得李瞳能真的登堂入室做了「石太太」

    才好呢。本来么,男未婚、女未嫁,年纪差的不大,又在一起工作,那个叫石川

    跃的那么帅那么有气质,又留过洋,一副彬彬有礼的绅士模样,女孩子不跟着他,

    难道要跟着你们这些在背后意淫嚼舌头连袜子都有破洞的老处男?

    何况如今,李瞳说不定真能帮的上她。那天给李瞳去了电话,希望她帮着问

    问省局的资源,能不能争取一笔创业基金无息贷款。李瞳当时什么也没应承,事

    后却很快电话让她准备商业计划书,口上说:「我一个新人哪里管得了这些事

    啊,但是我们老说可以帮着问问」。想想也好笑,居然管石川跃叫什么「老」,

    这本是机关里这几年兴起的习惯,不过一般都是管大领导叫什么「老」、「老

    总」,石川跃论起来目前不过是个办公室任,居然也享受起来这种称呼了。但

    是不管怎么样,这等于是石川跃答应帮忙了。所以今天,安娜是想见见李瞳,问

    问事情走向,不管成不成的,至少也要当面说声谢谢。何况,想到这个答应帮忙

    的「老」,其实是那个挺有气质的帅哥石川跃,还真有心八卦一下,去当面见

    见道个谢、问问自己的项目他有什么意见的呢。怕人说闲话?自己是打定意要

    开办自己的事业的了,这也怕、那也怕还活不活了?李瞳不是在新的环境里适应

    的很好,当然她本来就很出色,应该属于更加五光十色的世界。

    但是,当今天的李瞳,又出现在她和同学们的面前时,安娜却依旧有点愣神,

    忍不住惊叹起来。

    「哇!瞳瞳,你也太漂亮了吧。」

    她是发自内心的称赞。李瞳在学生时代就是有名的「长发妹」,如今依旧是

    那一袭标志性的,几乎要及腰眼的飘飘长发,只是更加注重保养发质,越发显得

    垂顺柔滑罢了。让真正让安娜说不清楚,又由衷赞叹的,是她如今的衣着装饰,

    说起来和几个月前是同一个风格,却显然在细节和品质上,都有了一种令人炫目

    的性感魅力了。

    休闲白衬衫、黑色九分西裤,高跟松糕鞋,简洁大方也是常见的时尚白领选

    择。但细看那条纤细的裤管,在两条笔长的细腿上如此紧致收拢,产生一种更加

    拉伸的感觉,李瞳本来就身高腿长,此刻简直显得如同模特儿一样的两条铅笔腿

    了;而从裤管下微微显露的足踝,一直到圆润的臀胯处,也不知道设计师是怎么

    做到的,竟然把直线条和曲线条如此完美的结在一起。材料上仿佛每一丝一缕

    都有一种垂落感,又同时紧贴曲线凸显着女性的魅力,小腿细、膝盖圆、大腿润、

    简直让人有抱着两条裤子下的长腿探一番的冲动。腰间大胆的用一根火红色的

    塑皮高亮宽边腰带,呈一个X 型扎定,那纤细的腰肢和宽美的臀型,在腰带的捆

    扎下,好像正在融化的巧克力一样,有一种缓慢的浆汁滴落感。而那件白衬衫,

    乍一看只是普通的休闲商务风,其实却是用了某种略略有些亚光却挺拔的缎面布

    料,领口是小巧的折叠交错边、肩膀也略略折起一个挺拔的角度,李瞳自己又很

    懂得穿法,将两只袖管都小小折起直到手肘,即能露出雪白小臂的肌肤来,又有

    一种挺拔的精气神,使得整个人的气质都高贵不凡起来。而偏偏在这种「时尚线

    条感」中,只在胸前的布料,却刻意又用了一种微微蓬起的酥软褶皱,和所有的

    直线条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竟是一点也不含蓄得在「显胸」,甚至若隐若现的可

    以看到内里文胸的罩杯线条和材料质地。本来,衬衫里透见胸罩,该是不雅的,

    但是这么一设计,固然令人鼻血欲喷,却也另有一种绝对自信的逼人性感。李瞳

    本来就是身材有资本的,此刻虽然胸脯包裹得纹丝不露,但是那衬衫下,用褶皱

    酥软的布料和勾勒包裹的裁剪烘托,又被当中的两颗纽扣「束缚」着,也是「凸

    显」着,仿佛胸前那颗扣子,随时可能撑断爆开一般。简直有着「高峰顶秀」的

    既视感。

    曲线完美,直线也完美。而这些如果是让男同学们足以目瞪口呆、垂涎三尺,

    恨不得当场做些什么的视觉特征的话。女生们,还会注意到,她那几处不张扬却

    点缀的非常时尚可人的装饰。腰间的火红色塑皮带是一款;两只秀白玉润的耳垂

    上,还可可的缀只两颗闪耀的耳钉;左手手腕上还戴着一只半开口的宽边银色手

    镯,高亮光的镜面处理,却在手镯的半开口处,两侧各有几个小洞眼,再用一根

    粉红色的橡皮筋穿过,稍稍在一片高贵时尚中透着点小俏皮。

    再看她薄施脂粉、淡扫蛾眉,小小用一些暖糯如玉的妆容,嘴唇这里稍稍点

    一些闪亮的粉色唇彩。也已经不能辨别,那种肌肤的雪腻和腮边的俏红,有几分

    是天然,几分是妆点了。

    同学聚会,当然所有人都会刻意打点自己,男生要装出事业有成的样子,女

    生要精心打扮一番,但是今天的李瞳,却如同女神一般,成功吸引了全场的瞩目,

    在一众同学间显得格外光彩照人,倒像是什么名门千金光临下凡一般。

    「瞳瞳真要认不出来了」安娜拖着李瞳到了角落里,「啧啧」连声,又

    想开开她的玩笑:「你是有爱情滋润了,还是怎么的?你现在这个样子哪里

    像个在省局里工作的样子啊,简直是跟那种大公司的女金领一样。」

    李瞳抿嘴一笑:「去去去!你是想说女秘书吧可我本来就是秘书啊?

    漂亮么?新买的。」她倒也不避讳,小小转一个圈子,让安娜帮着鉴赏一下

    她那身其实也是精心挑选的白衬衫、红腰带、黑西裤的搭配。丝毫不介意远处假

    装不在意的男生们看她的眼光都要喷出火星来了。

    「漂亮,真迷死人了你身材本来就好,现在真是要认不出来了,怎么那

    么会挑衣服了?还挺贵的吧?」安娜都忍不住在李瞳的衣领上、袖口上,摸两

    下。

    「行了行了,别摸了跟个色狼似的」李瞳咯咯娇笑,才转了话题说:

    「你的事,我们老说了,他会帮着想办法的其实啊,你找我,是拐了弯了。」

    「怎么说?」

    「你不是说是和你室友一起伙么。你室友的男朋友,不是那个叫言文坤的

    编辑么?其实,言文坤和我们老挺熟的。就连他妹妹言文韵也不说别的,

    看在是言文坤的女朋友要创业的面子上,我老也会帮忙的啊。你可千万别小看

    我老,只要他肯出面运作一下,你这点事,一定没问题的。」

    「行啦行啦,知道你的39; 老39; 厉害啦。瞧你说起你那帅哥老,那副

    神采飞扬意醉情迷的样子,难道你老只看什么言文坤的面子,就不看看嘻

    嘻你的面子?」安娜忍不住打趣她。

    谁知李瞳虽然娇羞的一笑,却丝毫不以为意,淡淡的说:「我只是打杂的。

    在我老面前能有什么面子?」

    安娜似乎发现到李瞳稍稍有些嗔怪的意思,感觉李瞳可能是误会了,认为自

    己也和别人一样,是在暗讽她和石川跃的不常关系?她忙诚恳的说:「你说啥

    呢!啥打杂啊?我知道你的,一向都能干,就缺少个机会,但是没想到你进了省

    局后,简直完全变了一个人有点有点光彩夺目、高不可攀的意思了。

    你这样,别说省局了,就算是省委,也没有几个女孩子能比的吧?如果真是那位

    石干事恩现在是石任影响了你,我是真替你高兴呢。」

    李瞳看了安娜一眼,似乎也在猜度安娜的意思,大概是看到了更多的诚挚,

    略略抿抿嘴才要说话,口袋里的手机却「嗡嗡」响了。她掏出来看了一眼讯息,

    想了一会儿,才不好意思的说:「说曹操,曹操就到。真不好意思,我有点事,

    得走了。」

    「这就走了?都这个点了,去哪里啊?」

    「真不好意思,是工作上的事。你再玩一会,我真得走了。你的事,我会尽

    力的,你就放心吧。」

    安娜没想到李瞳把「同学聚会女神」的形象,真还进行到底了。这种乍乍现

    身,手机提示有事然后姗姗而去,电视里才有场景都要演绎出来了。

    看着李瞳翩翩远去,背影摇曳是那么的窈窕动人,安娜忽然有一种「人生殊

    途竟难知」的感慨。每个人的天资、背景、机遇、目标都不相同,自己的艰辛选

    择,固然是一条人生路;江子晏、许纱纱这些孩子们的人生路、还有李瞳的路呢?

    这些不同的人生选择,究竟是非对错,也实在只看见一片迷蒙,难知真切。

    这么晚了,李瞳要去哪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