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体香 第一部:川跃归来】第51回

作品:《权力的体香

    更|多&#'尽|在'.'''. 第&#|站

    (下卷)

    第5:杨诗慧,新娘的婚纱

    本来是约了出来随便逛逛街,居然被安娜一路拉扯着拖进这家叫「Ra'moon 」

    的婚纱店,杨诗慧真是哭笑不得。

    「只是刚刚求婚,结婚的安排还早呢……」她嗔怪的,也是羞涩的,在安娜

    面前撒娇跺脚。

    「早什么呀……我告诉你啊,什么房子啊,车子啊,装修啊,彩礼啊,酒席

    啊……这些事人家都说了,小夫妻两个婚前安排安排着就容易吵架闹事,甚至散

    伙呢……其实一点也不浪漫,结婚么……尤其对女人来说,就两件事情是好玩的、

    浪漫的。一件是摄影,一件就是婚纱啦……」

    「是是是……」杨诗慧听安娜说得头头是道好像婚姻专家一样,其实她自己

    连个男朋友都还没有,真是哭笑不得。

    一旁的店员导购小姐是个和两人也差不多岁数的小姑娘,却好像很开朗活泼,

    听安娜说着,顽皮却友好热情的应着说:「这位小姐说的太对了。其实结婚么,

    当中好多麻烦事,都不是为了小夫妻自己,都是为了七大姑八大姨的,根本没什??.b??.

    么意思。至于为了我们女人自己,我是觉得只有婚纱了。我将来,不管未来老公

    怎么说,都一定要挑一件自己满意的婚纱,不管多贵,一辈子就一次,能打扮得

    那么漂亮,简直是啧啧啧……真不知道为什么没有这种时尚,可以穿着婚纱去上

    班,啧啧啧……不对不对,一辈子就一次,我将来结婚的时候,一定要穿足四套

    婚纱……大拖尾的仪式典礼,小礼服的迎宾,欧式的专门拍外景……」

    安娜也是鼓掌哈哈大笑,又呸了一口说:「就你们家那婚纱的价格,要用足

    四套可不容易啊……」再想一想又说:「怎么才三套,还有一套呢?」那导购小

    姐脸蛋刷的红了,四周瞧瞧,左右没人,才轻声嘻嘻笑着说:「又不一定每套都

    用我们家的……最后那套性感一点的,洞房里穿……」三个姑娘面面相觑,然后

    都咯咯咯娇羞笑起来。

    这间叫Ra'moon 的婚纱租赁店,其实杨诗慧也是仰慕已久了。它正经连个街

    面门店都没有,偏偏就坐落在河溪市豪宅公寓天霖公寓的某栋公寓楼里。而且

    这里的婚纱,大部分只有租赁,只有极少数才可以买断……越是这样的地方,其

    实才是小白领们翘脚接触奢饰品的口口相传私密之地。而这里的婚纱租赁价,却

    比市面上常见的婚纱售卖价都要贵不少,又没有门面店,又能在河溪都市女性圈

    里建立那种如梦似幻的口碑,可想而之是多么的讲究品质了……杨诗慧一面为这

    里的价格而咋舌,一面却也不由得赞叹起这种如同漫步在白纱织就的梦幻世界中

    一般的氛围来。

    其实全部都是高仿品,但是仿的又全部都是欧美最经典最上等的款式,材料

    也几乎和供销欧洲的货色是一个等级。这些婚纱,如果拿到河溪最昂贵的环宇中

    心橱窗里一挂,几乎肯定可以卖到六位数,老娘更是常常骄傲的宣称,她们家

    的婚纱就是欧洲直供款,5万- 3万欧元一套……这和市面上中下层市民比较

    青睐的几块最多上千元的婚纱,实在不可同日而语。据说这里的老是一对留

    法归来的夫妻,非常有品味,通过这种生意,还结交了不少中上流会的人士。

    因为考虑到河溪市的消费能力,所以大部分的婚纱都只租不卖(因为即使你是个

    收入还过得去的白领阶层,也买不起);当然即使是这样,租金也不菲,这里的

    一套大礼服长后拖婚纱,最高租金一天就要一两万,即使是普通的非婚纱的伴娘

    礼服和敬酒礼服,最起码也要25元一天,想想这价格……真让杨诗慧都要

    昏过去了。

    「真有那种……性感……婚纱?」漫步在婚纱堆就的这种浪漫和高雅的氛围

    中,出于某种本能,她不想让自己显得太保守太老土太贫穷,让这种明显见多识

    广的导购小姐小看了去,以自己的容貌身段,就算是嫁给个大款也不稀奇,何况

    自己也真有点好奇。

    「嘿嘿……当然有啊,不过我们这里是没有啦……其实啊,那种哪里是什么

    婚纱啊,其实就是情趣装……上也有啊,几十块钱一套……料子很薄很差的

    ……就是偶尔穿来玩一玩的,我是说说笑笑的,一般情况下,谁也不会结婚真穿

    那个啊……」

    安娜和杨诗慧面面相觑,点头都称是,继续在一排排厚重的白纱中流连挑选。

    不过这个导购小姐似乎还有颇有话说:「其实还要想要真正的情趣,也有一

    些特别有品味的男人,不是结婚的时候,也买我们的婚纱来给老婆呢……」

    「不是结婚?那买来干什么?」连安娜都愣了。

    「那才是真正的情趣啊……」导购小姐说的悠然神往:「上那种所谓情趣

    婚纱,其实就是一个头环,几块纱织的内衣,几十块钱,哈哈哈……反正也是要

    ……撕烂的,根本不讲究……但是真正的有钱有品味人,讲究情趣浪漫的,会穿

    真的婚纱来……来……来让老婆穿了来做的……那真是……啧啧啧……太浪漫了

    ……哦……我将来的老公要是能那么疼我那么懂情趣就好了。」

    「真正的婚纱?几万块的那种?」

    「那是不至于,但是也有上千块的,真的有人买的……你想想,那种是真的

    婚纱啊,可以穿来举行婚礼的。纱料装饰、线脚做工、头纱罩杯、裙撑内衬,都

    是精工细作的……啧啧啧……到晚上,真的穿来给老公撕掉……再……嘻嘻…

    …真的是有每天新婚,和新娘子要好的感觉呢。那种洞房感,我真是想想都…

    …」

    「真撕掉?几千块的?」

    「哈哈,有的有的,不过大部分买这种呢,就不撕,光脱,就是穿着再脱了,

    下次再穿……啧啧啧……你想想,就算是这么脱了,从那么公一样的纯洁高贵

    的样子,到……嘻嘻……脱光了……男人们不要爽死?……还有实在忍不住了,

    稍微撕坏一点,还拿去修的呢。不过我们店的衣服……拿来这么玩,就不是一般

    人可以想象的了。」

    「真会玩,男人真色……」杨诗慧吐吐舌头。

    「我倒觉得,会这么做的男人不是色狼那么简单。色狼就是为他们自己爽,

    几十元能解决的事,那些男人,会花几千元甚至上万元,只是为了让女孩子美一

    些,像新娘子一些,自己是爽了,老婆一样也会很陶醉的啊。」

    那些男人……究竟是什么样的男人,才会在不是结婚的日子,特地几千甚至

    几万元买一套婚纱来给爱人穿上,然后就是为了晚上撕烂掉它……在雪白的婚纱

    和柔软的女孩子的肉体上肆虐蹂躏,让自己达到性兴奋的最高HIGH点呢……杨诗

    慧都不由得有些神往起来……

    不过想这些也没什么意义吧,她不是买来婚后闺房娱乐的,她是真的要结婚

    了。

    言文坤的求婚是非常认真的,虽然隐隐约约的,自己也觉得这样确定人生之

    路,似乎缺少了一些刺激和满足,但是他毕竟是自己最佳的选择。甚至当自己面

    对他的求婚,流着泪告诉他,说起自己还是小女孩时曾经被强奸过,甚至想原原

    本本说起那段她永远不想再忆起的,隐藏在内心最痛的往事,言文坤却体贴的

    看了出来,阻止了她说下去……

    「我不在乎你的过去……不对,我在乎的。但是我珍惜你的,也包括你的一

    切痛苦和过去……我当然希望是你一生唯一的男人,但是即使你不是处女,也丝

    毫不会减少我对你的爱。你的往事,只有你想和我分享的时候,再和我分享吧

    ……诗诗……今天,我爱你,我只想娶你,嫁给我……可以么?」

    她看到了言文坤眼中的痛苦和不甘,但是也看到了他发自内心的对自己的爱

    怜和体贴,甚至能在自己说过「我被强奸过」这样震撼的话的时候,都没有那些

    愤怒夸张的表演「是谁,老子去砍了他……」,他居然能够压抑下心中的苦闷,

    给了自己那一刻最需要的安慰和理解……她不能不感动。虽然,她一直也觉得,

    自己对言文坤,感动是超过了所谓的爱情。但是,她是真的希望嫁给言文坤,穿

    着象征着纯洁和浪漫的婚纱,在神圣而喜悦的典礼上宣誓成为她的妻子……尽管,

    她的童贞,已经在很久之前,就给一匹恶狼夺走了。

    不过婚纱,总是每一个女孩子的梦想,她也确实希望在那一天,自己能有完

    美的惊艳的感觉,能有公一般的礼遇,和童话一般的浪漫……只有婚纱,那种

    纯洁,那种华贵,那种众人瞩目的焦点,能够带给她那种感觉……而Ra'Moon 的

    婚纱果然名不虚传,实在是每一件都美轮美奂,款式、质地、都非常惊艳,而那

    种落落大方,典雅名门的气质,看过之后,立刻觉得市面上那种夸张庸俗的婚纱,

    根本就只是白色的蓬蓬裙……但是,这里的价格,实在不是她能够承受得起的

    如果是大礼服婚纱,这里其实最便宜的也要6元一天一套,而真正自

    己看中的那几款,几乎都要上万了。婚纱一般要两套,一套有长拖尾的大礼服是

    典礼上穿的,本来就比较贵一些,还有一套是穿来迎宾的小礼服型的,一般略便

    宜一些……另外还要租两套不同颜色的礼服,是敬酒和用餐时穿的……其实这个

    导购小姐是颇有销售艺术手腕的,她肯定是度量自己的消费能力,所以丝毫不谈

    自家的婚纱多么多么的好,而是口口声声,如同闺蜜戏语一般,在诉说着「自己

    一口气租赁四套婚纱」的「梦想」,甚至还谈到了某些「有品味的人」,租赁高

    档婚纱当情趣装来用的故事……人家都租套婚纱来玩闺房乐了,自己难道真的一

    套都租不起么?未免显得太寒酸太没有浪漫情趣了吧?

    杨诗慧自己就是个需要日日推销的瑜伽形体教练,当然明白这种销售艺术中

    对于人性的把控手法。但是即使是知道,这个导购小姐还是挑起了她某种兴趣渴

    望:穿着婚纱进洞房?

    自己没有能把处女的贞洁献给言文坤。无论他怎么说,其实都会很痛苦很在

    乎吧……自己也许可以用其他的方法给他一些补偿,一些惊喜?文坤一直没有和

    自己达到那一步,如果那天晚上,是两个人真正的新婚夜,自己却和其他早就褪

    去婚纱,换上常服,甚至累的半死早早去洗澡的新娘不一样,就真的穿一套华贵

    的婚纱,让文坤亲手一件件脱掉它……甚至脱一半,在婚纱下,在雪白的婚礼内

    衣上,第一次奸玩自己的身体……文坤一定会乐疯的吧,他一定能获得足够的享

    受吧……即使是自己,也有一些渴望那种刺激和趣味吧。

    情趣,刺激!这一直是她隐隐担忧的,她担忧和言文坤的感情生活和家庭生

    活都会更平凡一些,缺少一些曾经也另她如痴如醉的情趣和刺激。

    但是问题是,无论是怎么想,都不可能真的在Ra'Moon 租三四套婚纱来玩这

    个浪漫游戏。但是导购小姐给自己描述的那种浪漫禁忌又实在太诱人,配着陈

    列衣架上那些如同梦幻一样的婚纱,仿佛都能看见自己穿上这些能够在细微处点

    缀自己性感体态的衣服,然后在洞房里,轻轻拉开那条精致的缎子丝结,从那些

    扣眼里把绑绳一根根松开,让自己的乳房从那白纱中缓缓展现出来,让自己的腰

    肢从那束扎的雪纺中裸现……那下面,应该还有一条雪白的蕾丝婚纱内裤才对

    ……

    也许自己应该这样:在Ra'moon 租一套小礼服型婚纱,这样稍微便宜一些,

    3元?然后大礼服婚纱和礼服去外面几块就可以买下来的店面或者租或

    者买?这里也算享受了Ra'moon 的品质,也算勉强控制了预算?不过穿进洞房里

    去,自己应该是穿哪一套呢?穿外面买的?还是Ra'moon 的?要给文坤最完美的

    享受的话,也许应该是Ra'moon 的吧,但是万一他忍不住,撕坏了怎么办?那可

    要赔的……押金都要6万一套呢?

    撕坏了……想起言文坤那个模样,如果欲望发作,狰狞凶暴,看到自己的婚

    纱套装在新婚闺房里……杨诗慧脸红红的,摇摇头,真恨这个导购小姐,居然把

    自己婚纱挑选这么浪漫的事,搞得有一股浓浓的情色味道。不过情欲,不也是婚

    姻生活很重要的一部分么。

    安娜却好像是自己肚子的蛔虫,乘导购小姐去整理被自己两个人翻乱的婚纱

    时,凑到自己的跟前,轻声调笑说:「你是不是也在想你的洞房婚纱啊……」

    杨诗慧噗嗤一乐,狠狠捶了一下安娜的肩膀,骂着说:「你能说点正经的不?」

    四下瞧瞧,又低声说:「太贵了……租一件……都可以在人家这里买三件了…

    …」

    安娜却好像没听见,指着后面一排架子上,那一件体积就很大的说:「那件

    怎么样?」

    那是一件精品的大礼服,和一般的大礼服婚纱一样的,是有着长长的内雪纺

    外蕾丝的拖尾,如同欧式宫廷一般的裙撑,直径都几乎要达到一米五六,简直如

    同传说中的皇家公一般,裙摆上的褶皱特地修成玫瑰花的形态,简直如同工艺

    品一般;而与一般的大礼服婚纱不同的是,特别的性感……一字露整肩,用直至

    上臂的白纱蕾丝手套,构成一个整体的「一字肩」效果,新娘的肩膀、锁骨,甚

    至上乳都会彻底的露出来,而更不可思议的是,整面背脊,几乎没有任何布料,

    用一道完美的拱形弧线,直至腰肢之下,全靠罩杯里的细节设计和四个搭勾来固

    定……

    「这……这怎么穿啊?」杨诗慧也看呆了。

    导购小姐又穿了出来:「这可是我们Ra'moon 的镇店三宝之一啊……法国第

    一婚纱设计师的作品,可惜我叫不上名,哈哈哈……哦……您别误会,外面是要

    罩一大面纱的……否则太露了……不适典礼的……对,就是那面纱。」

    原来这婚纱的结构如此巧妙复杂,除了内里的转千折之外,外面还有一大

    面半透的罩纱,从头顶直至腰臀,说是纱,其实也是蕾丝织造,若隐若现,才使

    得内里的性感更添纯洁和高贵。

    「这得多少钱?」杨诗慧也看得怦然心动。

    「这套是稍微有点贵啦,3万4一天,如果您连租两天,可以打折到6万

    ……而且这套很难订到时间的,您什么时候好日子……」

    杨诗慧几乎要跺脚,最美的婚纱,最让自己行动的婚纱,却远远超过自己的

    购买能力。

    安娜也不好意思的笑了,毕竟,完全超过消费承受范围的东西,也只能看看。

    她可能知道杨诗慧会心动,却无论如何租不起的,只能扯开话题说:「别光说婚

    纱啦,你有没有和你未来老公……未来小姑说起咱们的计划啊。」

    「我和文韵打过一个电话说起过。不过她说她要考虑一下,过两天来我店里

    谈,你别来,你太猴急了,弄得好像我要图文韵什么似的,还是我去见她谈谈比

    较好……我看她似乎有点神不守舍奇奇怪怪的样子。」

    安娜只能别别嘴。看看手表说:「诗诗,要不你先玩着……我差不多要先

    基地了,今天晚上是我们教练过生日,虽然我已经递了退役申请了,不过怎么也

    得去露个面的……言文韵的事,你要真为难说缓一点也没什么。我倒已经和我那

    同学说起过了我们的计划,她答应我跟她老提的……」

    杨诗慧痴痴的捧着那轻柔如云的长尾,仿佛没听见安娜在说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