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体香 第一部:川跃归来】第50回

作品:《权力的体香

    更'多&#'尽'在'.'''. 第'一&#'站

    第5:杨诗慧·Top Fun

    【加长】

    二月中旬的河溪,天气本来就已经开始温润起来。

    而且既然是.????.opFun

    ter用情人节晚餐,这里整栋楼宇里都是控制在9度的恒温中央空调,杨诗

    慧自然可以穿的性感单薄一些。

    她在外套大衣下,精心挑选,穿了一件偶尔「手贱脑抽」

    买来后再没机会穿过的,颇有些「欧美范」

    的月白色挂脖高腰的一体连衣裙。

    那裙子的扣结在脖领上,用一根略显粗犷的白色挂绳呈现一个椭圆来固定,

    和绸缎裙身垂落的纤细感,形成非常有趣的视觉对比,飘飘然有几分「仙女气质」,而露出的锁骨、肩膀、手臂,也因此格外的夺人眼球,有点「小礼服」

    的意思。

    这种衣服其实是非常考验身材体态,一般女孩子没有特别那么柔和的曲线和

    纤细挺拔的身姿,是穿不出效果来的。

    杨诗慧买的时候,也是被店家的夸赞冲昏了头,其实平时是没什么机会穿的。

    今天是情人节,又是去TopFun用西餐,也算终于给自己一个理由,可

    以穿的如此「小隆重」。

    这要感谢男朋友言文坤的安排,和TopFuer的氛围。

    TopFuer是22年由世界级的商业地产公司威尔逊集

    团在河溪市投资建设的重大项目。

    大部分河溪的年轻人喜欢直呼其英文名显得洋气,只有年纪大一些的市民才

    会使用它那有点古怪的中文名「极乐广场」。

    当年在溪月湖的北岸,拆迁了大片年代的旧城,甚至将原本河溪市代

    表型的历史古典建筑:河溪府衙都移了,才腾出这么大一片「南眺溪月湖全景」

    的钻石地块来。

    整个TopFuer包括一片占地平米的市中心「花

    海」

    休闲广场,和一字型在溪月湖北岸排开的一高四矮五栋大型建筑,各有其妙

    处所在,是如今河溪市的城市标志性景观。

    「花海」

    广场上,以郁金香、茉莉、兰花为代表的三多种花卉用某种如同迷宫一般

    的「花阵」,勾勒出绵延曲折的人行步道,点缀以六八十眼不定时随机喷洒的

    五彩呼吸灯音乐喷泉,是如今河溪令人叹为观止的浪漫一景。

    很多河溪市民和外来游客,都喜欢来这里散步,沐浴音乐、灯光、花香和T

    opFun的都市繁华景象。

    河溪市政府得国际级的城市规划大师指点,除了广场四周有一些品牌店铺场

    馆外,不在花海广场内部建设任何纯商业建筑,而是用定期更换的,2个精

    心妆点布置的移动厢型面包贩售车为载体,引入诸如鲜花、冰激凌、手工艺品、

    书籍、艺术人文表演乃至时尚精品等具有「文化符号」

    的商业单位入驻,由于贩售车是移动的,而且定期轮班更换,呼吸灯喷泉也

    是随机的配着不同的音乐不定时的「演奏」,所以游客每次来花海广场散步,

    都会有「不一样」

    的惊喜和体验,将整片广场点缀得分外具有艺术气质,又不至于太过于乏味

    宁静。

    无论是老人、孩子、年轻的情侣们、外来的游客,都可以在其中找到自己的

    乐趣。

    而那邻水的五栋建筑中,河溪洲际国际酒店、河溪市音乐厅、河溪路虎中心

    (体育馆)、河西省展览中心,四栋都呈椭圆形的建筑,各有千秋却系出同门,

    都是世界建筑设计大师Larry.ton的心血之作。

    左右顺着湖岸,呈微微弯曲的扇形,拱卫着那栋最高的就称为「TopFu

    n」

    的大厦。

    「TopFun」

    楼高2层建筑高度455米,超越了原本河溪市第一高楼世贸中心,成为

    建筑高度C国第四高的摩天大厦。

    五栋建筑呈扇形一字排开,在溪月湖的北岸临水而立。

    而在风平浪静时,在南岸幽静的公园远眺,能看到水中波光粼粼、灯火花

    红、霓虹闪耀、气势巍峨的「城市天际线'天湖一色'的倒影」,被一些国际媒

    体都评为「河西第一景」,甚至都能吸引很多摄影爱好者专程去南岸拍摄这种「

    自然风光」

    和「都市繁华」

    的完美结。

    楼TopFun里,地下3层都是纯餐饮的美食街;-5层是商业广

    场,汇聚了各类世界级的时尚、餐饮、娱乐、休闲、科技品牌;5层到65层

    是办公,自然只有在河西省数的上名的跨国公司和绝对有实力的机构才能入驻

    ;65层到顶层则是河溪着名的「高尚会所」,有一些观景公寓、休闲会所、

    顶级酒吧,和少不了的旋转餐厅,不过因为消费要求极高,大部分的河溪市民,

    除了去最高层2层买票观景外,倒一般不曾光顾过TopFun的顶层真正称

    为「极乐世界」

    的这片域。

    四栋「辅楼」

    也绝非点缀性存在。

    河西省展览中心自然不必说,其实就是河西博物馆,不过这里陈列的展品偏

    一些现代化的玩意和工程,诸如城市规划、新科技、新产品等等。

    河溪路虎中心,是一个多功能的室内大馆、本来规划中是类似NA级的篮

    球馆为要用途,但是因为商业所有权和租金的问题,河溪市的几支省市球队,

    却没有条件使用这里,一般都是办一些国际级的商业比赛、音乐会、车展和其他

    大型商业活动为。

    河溪市音乐厅除了交响乐和音乐商演,也会有一些戏剧和重要会议在这里举

    办。

    而河溪洲际国际酒店,则是洲际集团在河西省的第一大手笔,是如今河西省

    最为代表性的国际级豪华酒店。

    如今,TopFuer已经是河溪真正意义上的「市中心」。

    这一域最妙的是:无论你是囊中羞涩的工薪阶层,还是开始讲究品质的中

    产阶级,甚至腰缠万贯的富豪名流,都可以在TopFun找到你的会阶层所

    能适应的乐趣。

    你可以一分钱不花仅仅携着爱人在「花海广场」

    散步,最多买个冰激凌吃;你也可以在河溪音乐厅里享受一场票价不菲的交

    响乐;你可以在地下美食街里花5元钱排队买一杯着名的丝袜奶茶,也可以在琳

    琅满目的中西餐厅中找到适你价位的晚餐;如果你希望「俯瞰」

    一下河溪,你也可以登顶八十二层去庸俗一把观个都市夜景。

    当然,如果你是所谓的「成功人士」,希望俯瞰的,不仅仅是河溪这座城市

    ,也是这芸芸众生,那么你也可以去河溪洲际订一间房间,或者,尝试一下在T

    opFun65-层的极乐,订一间观景套房,或者参加一个什么同好俱

    乐部,或者在河溪的顶级高空酒吧里品一杯鸡尾酒。

    而这所有的一切,都有机的融在一起,并没有任何的不和谐感。

    即使是河西省普通民众,对于这片已经可以媲美首都和南海开放、气势磅

    礴却又国际范十足的现代化建筑群,也常引以为傲,家中如果来了外地外省的客

    人,也常常会带着几分炫耀色彩的带客人去TopFuer「逛逛」。

    当然了,大部分的河溪市民的大部分选择,无外是在花海广场逛逛,然后去

    TopFun里的美食街吃点东西。

    人们是健忘的,沉醉在都市建设的惊艳繁华之中,早就忘记了当年为了建设

    TopFuer所引起的种种波澜。

    人们也是懵懂的,其实也未必搞的清楚,直到今天为止,这种已经超越了河

    溪市民平均财力水平的国际级城市建设,究竟算是赚了,还是赔了。

    当年为了拆迁、尤其是河溪府衙的移,闹出许多风波。

    河西大学历史学系系任博士导师程德懿教授和一大批学者跑到首都去上访

    ,指责河溪市政府破坏古建筑「毁了千年文化遗产」,拆迁户因为补偿问题,横

    幅标语、集体上访、围攻街道、哭爹喊娘,甚至后来都有自焚事件发生。

    河溪市委已经都快扛不住了。

    是那时才刚刚到任的,一向稳重谨慎的省委书记王鼎,亲自出面跑国务院,

    甚至亲下基层安抚闹事的拆迁户,软硬兼施,才算保驾护航TopFun

    ter能完工。

    不管其中有多少不为人知的内幕,如今,TopFuer不仅生

    意欣荣、人气鼎盛,成为河溪的标志性域,更将周遍的地皮价格炒到天价。

    而且其巍峨挺立的建筑、五彩缤纷的品牌、精工巧匠的设计、繁华热闹的氛

    围,颇给河西人「长脸」。

    这终究也成了王鼎书记在河西的「代表作」。

    除了最终极个别的「受害人」,如今就算是再倨傲的河西人,骂两句「政绩

    工程」

    之后,也必须承认王鼎给河西留下了一道将光彩许多年的「顶级大都会象征」,作为河西这个中等省份,也算有了「光彩」

    的一面,可以偶尔跟来自首都来自南海的朋友们吹吹牛了。

    今天是情人节,TopFun这个「贫富皆宜,各有所好」

    的地界儿,更是人山人海、摩肩擦踵;如果不是提前预订,几乎所有的餐厅

    都是客满;而那些颇懂得如何调动人们「浪漫消费冲动」

    的品牌商家,更是用种种装饰、标语、促销、活动,将TopFun的空气

    都彷佛渗入了情侣蜜汁一般的甜蜜暧昧,在等待着男人钱包的绽放和女人双腿的

    分叉。

    杨诗慧对于男朋友言文坤今天的安排:在TopFun十二楼的「诺亚」

    西餐厅里晚餐,然后去八十二楼看城市夜景,本来是挺满意的了。

    虽然言文坤对自己非常体贴,又是在热恋之中,但是以他们两人的消费力,

    「诺亚」

    这种人均消费上四、五的西餐厅,还不是常能来光顾的。

    对一个普通的打工一族女孩来说,这里优雅的环境、醉人的音乐、精致的器

    皿,轻奢的情调,高过日常消费力的高尚感,都是能令她们心动不已容易忘却今

    夕何夕的。

    等菜品一道道上来,甚至都看到了自己眼馋耳闻很久没舍得点过的「夜色牛

    排」,她就知道,男朋友一定下了血本的了,今晚这一餐肯定要上四位数了。

    虽然听言文坤的口气,最近他的事业走得很顺利,似乎编辑部里还专门为他

    成立一个新的部门,如今大小都算个「部门编」

    了。

    但是收入也不可能一夜之间提高太多,这样的消费,代表了他的诚意和对自

    己的认真。

    饭后再到天台上,看看河溪的浪漫夜色,听听背景音乐,远眺溪山月湖。

    八十二楼的观景台每小时接待人数都有极限,今夜能上来,就一定是提前很

    久就预约才可以的。

    对于这一夜的精心安排和浪漫氛围,又有什么可以挑剔的呢?如果说稍稍有

    一些遗憾的话,那就是,虽然消费够昂贵了,安排也很用心,但是毕竟,晚餐、

    观景……总觉得有点自己和室友撒娇开玩笑时说的「还不就是那么事」

    的「意料之中」

    的感觉。

    女孩子总有无数浪漫的、古怪的甚至不切实际的幻想,而自己这个男朋友言

    文坤,依旧是那种平凡稳重的性格,虽然诚挚,但是却总是是缺少一些危险性和

    跳跃感,很居家、很平凡、很认真。

    要说今夜有多令人惊喜,或者多么值得向小姐妹炫耀,却也谈不到。

    在顶层看着近处的城市灯海,和远方溪山的朦胧阴暗,彷佛世界将最热闹和

    最寂寥的融化在了一团夜色之中,彷佛过去不曾过去,未来永不到来一样。

    杨诗慧有一种说不尽的满足和幸福感,却又同时有一种非常隐秘的澹澹的失

    落和伤感。

    生活就是这样。

    生活就是这样?其实以杨诗慧的样貌,很难让人相信她是一个居家的、平凡

    的、认真的女孩子。

    即使只是在健身俱乐部里打份工,收入和学历都只能属于城市中平凡的一族

    ,但是她的气质、容貌、身材,却实在都属于能上的了台面的「女神」

    一个级别的。

    而和言文坤的恋爱,她却表现的那么居家、那么平凡、那么认真。

    她不喜欢为了满足别人的幻想,而要表现的多么时尚冷傲,或者多么高不可

    攀,甚至多么的玩世不恭。

    她也问过自己,自己是否真的渴望平凡却稳定的「小幸福」?还是……她曾

    经掀开过重重的帘幕,窥见过别一个世界的虚荣浮华,有让她贪慕的,也有让她

    不堪首的。

    但是她也不得不承认,偶尔的,她也会有一种渴望,有一种期待,有一种幻

    想:生活就是这样?就像TopFun的翻译「极乐」

    一样。

    她明白「小幸福」

    并非「极乐世界」,少了奢华、少了刺激、少了危险、少了狂野、少了巅峰

    的快感和无*界的迷醉……她才青春正好,又拥有着很多人所艳羡的容貌身

    材,如果有机会,自己是不是也愿意用舌尖去舔舐那些如同毒品一样的癫狂世界

    的粉末呢?今夜是情人节,当然,大部分的情侣都和她和言文坤一样,吃吃饭、

    逛逛街、看看电影、看看风景、亲亲嘴、握握手、爱抚一下,进入酒店或者房间

    云雨一番。

    但是她也知道,在这片灯湖花海的物质世界中,也有一些女孩子,她们可以

    利用某些条件,玩更加刺激的游戏,体验更加疯狂人生,更加奢靡的挥洒着金钱

    和青春,哪怕留下永久的瘀痕也在所不惜;她们可以俯瞰着众生、迷醉在光阴时

    空的错乱之中。

    人生如朝露,能有多少极乐?人生能有多少确定的幸福?绝大多数的所谓平

    凡人,并不是选择了「幸福」,抛弃了「极乐」。

    而是根本没得选,因为没有选择的条件和背景,所以只能选择「知足」。

    但是那些也许可以选择的人呢?这其实是一种遗憾。

    当然,这只是她内心深处的一种偶发的感慨。

    在这种环境下,杨诗慧也懂得知足,至少懂得扮演「知足」、「惊喜」、「

    幸福」

    的表情,在八十二楼人挨人、人挤人观赏夜色的时候,她也尽情的投入,微

    笑着展开双臂,去感受其实无法感受到的,玻璃幕墙外的都市夜风,让男朋友感

    觉到,她是非常快乐和享受此时此刻的。

    而当言文坤拖着她,到楼道口旁门的安全楼梯「休息一下」

    时,她也很知足乖巧的,在那个稍稍隐蔽的域,给予男朋友先是感谢,然

    后是缠绵的热吻。

    这个楼道口其实是防火安全门的一个通道,扶手楼梯下就是通向八十一层的

    封闭门,除了工作人员或者特殊宾客刷卡之外,普通游客是无法进入的。

    因为外面正好是河溪最美丽的高空景观,这里却是防火通道四面围墙落寞封

    闭,落差太大,又没有什么实用价值,所以一般除了清洁工之外,这种地方没什

    么人会经过。

    不过今天是情人节,游客实在太多了,也不排除会有外面的客人和他们一样

    ,看完景色后想要「休息一下」,躲到这里来驻足。

    所以杨诗慧在缠吻言文坤,浓情蜜意,娇喘轻吟表示感谢时,也稍微有些羞

    羞怕怕的。

    她怕男朋友爱抚她时,动作太激烈太羞耻了,要是万一让人看到……虽然一

    直拒绝和男朋友发展到那最后的一步。

    但是她也明白,文坤对自己身体的激烈渴望和越来越按捺不住的占有欲。

    她和言文坤的种种亲密举动,其实也早就有了许多的「突破」。

    在自己的宿舍里,每每为了平复自己不肯和男朋友做爱,却又怕男朋友太失

    落的情绪,其实自己都已经,为男朋友过很多淫靡的「服务」。

    即使在室外的一些幽暗僻静的角落,偶尔的缠绵之间,男朋友也已经逐渐突

    破防线,对自己的身体,施加了越来越多的,从爱怜到侵犯的动作。

    男朋友热吻自己的时候,吻得稍微投入一点,就喜欢做那些事。

    一开始是抚摸自己的屁股,因为自己腿脚修长腰肢纤细,臀部因为瑜伽锻炼

    特别的精巧,所以格外喜欢穿塑身的裤子,甚至有时候喜欢穿瑜伽服,那种摸起

    来和肉体的曲线纹丝吻的触感,和那种「沙拉拉」

    的摩擦声响,自己听着、感受着,都觉得要羞死了。

    但是也小小有些得意,满足于自己的美臀的曲线,能够给爱人带来的快乐。

    自己的臀瓣是那么的柔和挺拔,言文坤总是忍不住会渐渐力气大起来,在自

    己的屁股上用手指抠进去一个个「凹坑」;而随着他越来越投入,甚至有的时候

    ,会淫荡的将手指插到自己的臀沟里去,虽然有裤子包裹着,但是依旧会在自己

    那条勾缝的敏感处,擦动着能让自己浑身酥软,羞不自胜的部位;甚至有的时候

    ,都会撩动自己的那朵小菊花。

    那种地方是「脏」

    的,但是更关键的还是「隐秘」

    的,让男朋友摸玩的时候,实在是又羞又恼,偏偏是那种羞耻感,能带来快

    感之外,可能也能带来「被人征服和玩弄」

    的某种心理暗示,她不得不承认,那也是自己所忍不住喜爱的,享受的,不

    愿意去面对却又追求着的禁忌快乐。

    还有当然就是摸自己的奶了。

    言文坤第一次碰触自己的乳房,就是在一次热吻时难忍的本能。

    但是在那之后,这个节目则一向是言文坤的最爱。

    大部分的情况下,他都会隔着衣服,认真的抚摸自己的乳房,用手指打着圈

    ,再拢,再分开,轻轻的捏动,缓缓的品尝。

    很温柔,很体贴,很动情,不是那种暴虐的占有,而是一种很甜蜜的欣赏。

    似乎自己的奶子,是他的什么宝贝收藏品。

    这一点,当然是杨诗慧很快活的地方。

    她很享受男朋友在做摸胸这种情色动作时,也能体现的对自己的「爱之如瑰

    宝」

    的仰慕感和尊重感。

    不过她依旧觉得,是不是太柔和了一些?在自己怎么都过不了心里那关,不

    允许男朋友进入最后那道关隘的情况下,其实她不介意男朋友对她身体其他部位

    开展更加激烈和凶勐,甚至「残酷」

    一些的攻击。

    终于有一次,自己穿着比较单薄的文胸,奶头可能忍不住激情,稍稍凸起了

    ,在毛衣上顶出一个明显的痕迹时,言文坤忍不住狠狠的「捻」

    了一下,自己那次,居然忍不住发出了妖媚到骨头里的某种娇吟,而且下体

    几乎当场就透湿了。

    虽然言文坤不知道自己内裤下的秘密,但是依旧看出了自己的喜欢和享受,

    自那次后,每次都要很认真的「照顾」

    自己的乳头一番。

    这和摸胸不同,已经带入了更多的「淫弄」

    的意思。

    但是言文坤也有不解风景的一面,在他对自己奶头进行某种攻击,真的撩到

    自己心窝里,自己忍不住发出「哀求」

    的时候,他却会收敛了。

    这固然是疼爱,却也未免有些呆了。

    但是今天,毕竟是在人山人海的TopFun,虽然楼道间里现在这会没人

    ,但是如果男朋友忍不住又要对自己做那些事,甚至做一些更加激烈的事,这种

    节日,男朋友又做了这么多,她总不好太过抗拒。

    但是,万一进来外面的游客,给人看到,未免也太羞耻了吧。

    好在,今天的言文坤,虽然很动情,但是好像有着更多的温柔和缠绵,更多

    的爱意和怜惜,而不是一味想着激情和占有。

    他就是吻着自己,很认真,很投入,品味着自己的舌头、嘴唇、甚至连吻自

    己的腮,都吻的那么认真那么爱惜。

    而两只手,却还算安分,只是搂着自己腰肢,轻轻的抚摸着自己的腰眼和臀

    瓣。

    这种程度的爱抚,虽然缺少激情,但是杨诗慧却也很愿意享受。

    这种抚摸是爱怜和疼惜的意思,她一直都很享受。

    虽然这不是极乐,但是却是幸福。

    她需要幸福,她可以不要极乐,因为她知道极乐有毒。

    就在她也认真投入,和言文坤额头碰着额头,吻的浑身酥软,都要倒在言文

    坤的怀抱里的时候,却感觉到那只刚刚还在抚摸自己臀瓣曲线的手似乎离开了,

    耳边却传来一声「滴」

    的声响。

    她有些奇怪,迷离中睁开双眼,却看到了言文坤难得一见的狡黠笑容。

    而自己才发现,和言文坤两个人一路缠吻失神,已经从楼道口顺着手扶楼梯

    ,吻着推到了那扇封闭的安全门边,不可思议的是,男朋友手里居然拿着一张黑

    色的卡片,而刷过那安全门的刷卡器,那盏小红灯居然变成了绿色。

    什么情况?杨诗慧有点懵了。

    言文坤却彷佛排练过一样,得意的潇洒的推开了那扇门,手上一使劲,将杨

    诗慧「拉」

    了进去。

    楼?文坤怎么会有楼这种地方的门卡?而那扇小门通向的走道,更

    是她如坠梦中。

    宽大的走廊、厚软的地毯、奢华的装饰、优雅的灯光,关键是走道中没有熙

    熙攘攘的人群,这种宁静幽雅的「特殊会阶层感」,是2楼观景台,那其实

    想来非常庸俗吵闹的环境,所天壤之别无法比拟的。

    「你……搞什么?这是?」

    杨诗慧是真的愣神了。

    红晕泛起在脸蛋上,她有点找不到东南西北,有点分不清楚是梦是真。

    言文坤笑着不说话,拖着她绕过了几十米,到了一间房间门口,冲她坐一个

    嘘声的手势,又拿出那张卡,「滴」

    的一刷,推开了房门。

    手一滑动,本来漆黑的房间里,顶灯、落地灯和过道氛围灯全都点亮了。

    杨诗慧几乎是神志都有点不清了,战战兢兢却又激动彷徨的向里面看去:似

    乎是一间什么会所餐厅的套房或者超大包间,却已经被点缀打扮的完全认不出来

    平时是做什么用的。

    地面上、沙发上、桌子上,摆满了鲜花,就如同童话世界一样,胡乱一看都

    可能有几千朵各色不同的花朵。

    而这种豪华会所包间自然少不了该有的配置,连幅落地玻璃幕墙外,真正的

    高空俯瞰感,溪月湖夜色迷人,远方隐隐有着溪山的形影,和室内的宁静和辉煌

    相映成趣。

    而厅堂的另一侧,一部家用摄像机却架在三脚架上,红灯点亮,似乎是早就

    准备好,室内一通电,就开始自动拍摄记录着房间内的动静。

    言文坤拉着她颤抖的手,走到了室内正中央。

    这让两个人背景恰好是落地玻璃幕墙外的城市高空景色,又正好落在摄像机

    拍摄的中央位置。

    是有意识的要记录着一刻么?是要发生什么么?他,单膝跪了下来。

    杨诗慧几乎要昏过去了……她已经意识到可能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她又不

    敢相信,并没有心理准备。

    她脚底就像踩了棉花,浑身都没有气力,却又在不住的颤抖,激动却又惶恐

    的泪水控制不住的,就在眼眶里打转。

    很多稀奇古怪的镜头浮现在自己的眼前,也包括一些她几乎成功欺骗自己,

    已经忘却了的忆的镜头。

    而言文坤就这么柔情万种的跪在地上,不知道是从哪里,摸出一个精致的小

    盒子,轻轻的打开,捧上来,里面有一颗晶莹耀目的钻石戒指。

    「诗诗……我……我……」

    他似乎也很感动,大老爷们,居然眼中也充满了泪花,很动情的看着自己,

    嘴唇一抖一抖,即使是肯定背诵了无数便的台词,却也难以出口一样。

    杨诗慧觉得天旋地转,那些一直深藏着的感情,彷佛在瞬间迸发出来,从无

    法遮掩的毛孔中急流而出。

    就在言文坤在努力的酝酿着情感,要脱口而出那句台词时,她,却忘记了所

    有在电影里、电视里看到过的桥段,所有的一切都已经抛在脑后,她觉得自己幸

    福到要死去,又觉得自己虚弱到要晕厥,她居然也跪了下来……她不知道自己为

    什么要这么做,她忽然都抿不住自己的口鼻,泪水如同断了线的珍珠一样滴里搭

    拉的掉落下来,幸福、惊喜、感动、满足……还有惶恐、痛苦、哀伤和屈辱……

    「诗诗……」

    言文坤似乎酝酿好了,努力控制了自己的情绪,要开口了。

    但是杨诗慧却掩住了他的嘴。

    「诗诗?」

    「不,呜呜……你先别说话……呜呜……你,你先听我说……」

    杨诗慧其实已经哭的梨花带雨,却呜咽着努力组织着语句。

    「……?」

    「我……我已经不是处女了。」

    她挣扎着,彷佛从苦海中,从齿缝中挤出这哀伤的告白。

    言文坤似乎早就料到了,毕竟,自己有几次暗示过这一无可改变的事实,相

    信他是有心里准备的,他诚挚而又大度的笑了,认真的说:「我又不是封建义

    的老派男人……我怎么可能怪你的过去?我不能说,我不在乎。但是你这么漂亮

    ……谈过男朋友很正常的,是我幸运,能够最后追求得到你。」

    「不!……呜呜……你其实不明白!」

    「诗诗?」

    「我,呜呜,我……我是被强奸的!」

    杨诗慧彷佛从地狱的深处,挤出这她本来永远不愿去面对,却又不得不去面

    对的这句足以碾碎她灵魂的台词。

    她曾经想过,是不是永远都不要和男朋友说出这句话。

    毕竟,从生理上和现实意义上,这没什么别。

    但是当言文坤拉着她进入楼,当明显这个男人小心翼翼却又精心筹备着

    女孩子最幸福的瞬间时,当他跪下时,她彷佛真的能到这个男人发自骨髓里

    对自己的爱。

    爱,不是喜欢,不是占有,不是侵犯和淫玩,而是爱。

    忽然之间,她忽然觉得很惭愧,很痛苦,很煎熬,自己其实一直在「欺瞒」

    他,自己不愿意去面对,就选择了避。

    最可恨的是,自己其实在内心深处,是不是一直都当这个大男生,是某种「

    安定的幸福」,来抚慰自己的伤痛,而不是「极乐的所爱」

    呢?就在刚才,自己不还在轻微的感慨「生活就是这样」

    么?自己其实从来没有勇气面对过去,自己其实从来没有忘却过去,自己究

    竟是什么立场,自己究竟有没有资格,接受这个男人如此真诚的爱意?!!极乐

    世界就此崩塌了么?还是幸福世界就此到来?她含着泪,伤心却又惶恐,耻辱却

    又期盼的,看着言文坤的眼睛。

    (中)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