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体香 第一部:川跃归来】第49回

作品:《权力的体香

    更'多&#'尽'在'.'''. 第'一&#'站

    第49:安娜·创业计划

    元宵节还没到,安娜就从老家匆匆返河溪了。一方面是家里替她安排的相

    亲,那个毫无品质感的木头木脑的小乡镇公务员破坏了她的节日心情;另一方面,

    对于新的一年,她有着很多憧憬,也有着切实的规划,她需要早早来和今年留

    在河溪过年的室友杨诗慧好好谈一谈。

    安娜的老家是在北海省隆州县,她的整个童年,都是在那一片冰雪世界中度

    过的。初中毕业后,父母为了她的前途,让她跟着某个远房亲戚的户口,转学到

    了河溪市作为体育特招生读高中,毕竟,虽然远隔千里,但是河溪是省会大城市,

    和隆州这种边远小县城是不能相比的。年复一年,她也早就逐渐习惯了河西气候

    的和暖温润。

    从某种角度上来说,安娜虽然也很怀念故乡的冰雪晶莹,但是却更喜欢河西

    的气候。至少在这样的气温下,年轻漂亮的女孩子们,不用跟隆州的女人一样,

    穿着滑雪衫甚至大棉袄那么臃肿。河西省靠南一些的地带,每年二、三月份最高

    气温都已经可以到达2度了,她们可以尽情的穿着更加动感单薄的春衫甚至夏

    装,展露自己青春柔美的肌肤和身段。而尤其安娜自己,尽管不是刻意去晒的,

    但是她的肌肤天生略略有些小麦色,小时候还被同学嘲笑过「黑妞」,而这几年

    这种更加健康美艳的肤色流行起来,很多人都不能想象她的故乡是隆州,甚至以

    为她是个来自南海省的女孩子。即使在平时,稍微借着春暖,露一些臂膀和小腿,

    甚至露出漂亮精致的小腹,能收获许多艳羡甚至爱慕的目光。

    她并不想刻意去美白自己的肌肤,也没兴趣按照某些人的建议,去进一步

    「美黑」自己的肤色,她对自己,一向都很满意。她喜欢扎着根大大粗粗的麻花

    辫,小时候可能有人觉得有点乡土气,但是这几年不又流行起来了,配着头带,

    紧身的T 恤,非常的Fashion.所以她更相信:随自己高兴,一切就好,环境总会

    变化,追是追不上的,还不如随性一些。

    当然也有不如意的地方,这几年在搏击中心练拳击打比赛的过程,就是很不

    顺遂。一开始她练拳击,不过是因为政策上,河西省女子拳击队刚刚成立,需要

    「补充人才」,才从各地方少体校招了一些小运动员储备人才,安娜的河溪户籍

    也是这么才搞定的,要不是为了户口,谁家舍得女孩子把大好青春扔到这少人关

    注的边缘体育项目中去。但是这种事情等到「政绩」上看得过去了,「成绩」上

    却是依旧很惨淡。河西的搏击一向是弱项,拳击、跆拳道、摔跤、柔道四大项,

    都是实力平平,无力在全运会上争夺好名次,更不要说国家队名单和世界级比赛

    了;而即使如此,安娜在河西队里,也只是中下游水准,不过是充数罢了。

    她不能说自己不喜欢拳击,她很喜欢拳击。但是她喜欢的拳击,更多的是健

    身俱乐部里的「健身拳击」。漂亮的发带、时尚的衣服、动感的身姿、晶莹的汗

    水、健硕的肌肉、清脆的呼喝,更加注重协调性和美感的动作……男孩子的胸脯

    和背脊如同铁一样,股二头肌如同炮弹一样,打得高兴了甚至会脱了背心,露

    出两颗铆钉一样的乳头来;女孩子的乳房则一定要包裹在弹力运动背心下,小颠

    步时,会发出诱人的弹跳的波动,汗水如同露珠一样划过胸膛,顺着那条自然的

    弧度舔舐着女孩子的乳沟。健身房里很多运动都会穿运动背心和运动短裤甚至塑

    身裤,但是很少能有拳击一样,在某种「万众瞩目」的条件下去炫耀自己的身姿

    和魅力。力量、性感、活力、健康、速度、技巧,又有着其他健身房里的运动所

    缺少的一份竞争感和狂野……这样的「拳击」才具有观赏性、参与感,才是人人

    都可以玩,人人都可以参与,又显得很时尚很个性很漂亮的运动。而不是个个真

    的咬牙切齿、面红耳赤、在「成绩」和「名次」中纠结太深,不过是为了「全会

    战略」的政绩充数,其实却缺少市场关注的竞赛级拳击运动。

    而且没有特别的好成绩的话,运动员的收入,实在太过寒酸。前年,她在室

    友杨诗慧工作的健身俱乐部里悄悄谋了个兼职,在那里担任「拳击私教」,经济

    上才得到了改善。以她的专业能力,虽然在省队里不过是中下游,但是到了这种

    业余场,简直是有「艺压群芳」的意思,不少自以为还算「比较能打」的健身

    客,特地买她的时段课程,为了和她这个「专业拳击手」来「较量较量」。而除

    了拳击本身之外,她那姣好的五官、玲珑的身段、健美的肤色,特别是那几乎接

    近模特级的腹肌「马甲线」和有颗圆溜溜性感到极致的肚脐的腹部,几乎成了俱

    乐部里小小有名的风景线。「什么时候,才能练成安娜那样」是很多女孩子的口

    头禅。女孩子们爱买她的课程,羡慕她的身段;男生们也挺捧她的场,甚至偶尔

    会偷偷揩她的油。有什么关系?!她很享受,在这里,她才算找到了自己专业上

    的意义和乐趣、以及快乐和骄傲。还有更多,是经济上的缓和带来的五光十色的

    生活。

    所以她决定了,过年来,就和队里谈:我要退役!我不要玩「拳击」了,

    我要去玩「拳击」!

    而在这之前,她却需要和她的室友,也是她心底里默认的「伙人」杨诗慧,

    好好的谈一谈,说一说自己的「伟大理想」。

    她和杨诗慧两个人,就这么面对面,歪歪的靠在沙发上。她看着杨诗慧,穿

    着素素的粉白色居家服,忽然有些羡慕和嫉妒,自己的腰肢,实在已经是自己最

    骄傲的本钱了,一般人,不是常年的训练,是不可能有自己这样的「马甲线」的,

    那些小腹上柔美却结实的肌肉群,除了能体现健康和活力外,也是女孩子的某种

    独特性感,甚至有男生,利用拳击交错的瞬间,偷偷摸一下自己的腰,都会很开

    心。但是诗诗的腰……却是另一种味道,是在太软了,怎么会有这么软的腰,真

    怀疑能折过来。而她的腿,除了修长之外,就是纤细,有一种让人要去呵护,要

    去怜惜,却又忍不住要去亵渎和摸玩的细弱感。真是个美人坯子,真不愧是以前

    练过体操,现在教形体瑜伽的私教。这么漂亮的女孩子,简直就像是水做的,真

    便宜了那个言文坤了。

    她收敛了心思,继续着自己的「演讲」:

    「诗诗,这件事情,其实我已经想了很久了。我们可以开办一个属于我们自

    己的健身俱乐部,而不是依附在别人的店里打工。而且我们完全可以规划河溪独

    一无二的,专业女子健身俱乐部,只接待女宾。我退役,你辞职,我们两个一起

    做,各占5% 的股份,一起出钱,共担盈亏。」

    「你来教瑜伽课、形体课;我来教拳击、动感飞车,一刚一柔正好配…

    …一开始,教练虽然不够,我们也不要让你俱乐部里的姐妹们马上跳槽过来。她

    们只需要带她们自己的熟客过来上课就可以,瞒着店里,到我们这里来,课程费

    用我们一分钱不分她们的,全部她们自己拿了。有了甜头,她们肯定乐意……然

    后我再去我们中心约几个师姐师兄来帮忙,他们其实都是训练之余捞一些外快,

    比外面那些假模三道的私教其实要专业很多。你也可以找你那些以前的朋友帮忙

    来兼职。」

    「客源方面,除了让现在你店里的姐妹们挖熟客过来,你' 老公' 不是现在

    是站大编辑么,手上有那么多公众号,又都是健康啊体育啊相关的。粉丝少说

    也有几十万了,里面一定有很多我们的潜在客户。让他帮忙做一些宣传,发一些

    文章,发一些上的体验优惠券……河溪第一家只接待女客的健身俱乐部,在这

    里,没有色眯眯的中年大叔偷看你,也没有蛋白粉吃多了的傻傻肌肉男,只有女

    孩子,香喷喷的女孩子们……嘻嘻……一定很有吸引力。」

    「我还可以联络我一个老同学,她现在在体育局里做传媒相关的工作。时间

    虽然短,但是混得挺有资源的,头如果有机会,让局里给我们挂一下钩,给一

    些什么活动经费或者名义,哪怕只是我们做块象征意义的木头牌子,头往墙上

    这么一挂' 河西省体育局河西省体委指定专业女子形体训练基地'.可以说,我们

    就将建成一个河西.??b.??最专业的女子健身俱乐部了。」

    「对,就是专业!我们和其他健身俱乐部当然比不了设备、环境、地段。但

    是我们可以比专业啊!我早看过了,河溪、甚至首都现在很流行在健身俱乐部里

    设立女子拳击项目,但是大部分都是绣花枕头,怎么比得了我们?」

    安娜说得小脸通红,似乎非常激动,凑近一些,继续着她仿佛开业演讲一样

    的话题:

    「如果可以,让你的未来小姑,肯来做我们形象代言人的话。就完美了。我

    们可以支付一笔费用或者一份股权给她啊。言文韵日常去锻炼的俱乐部……想想,

    那是多么有号召力。到时候,再准备一张大大的她的全身画报写真,往墙上一贴。

    在河溪,我们就属于明星级别了。我甚至想着,如果你能说服她,让她也来参一

    股,那是最好了的,我们可以和她利益共享么,她参股可以少出一些钱,但是一

    样和我们三一三十一……她毕竟是个大明星,应该也有些闲钱,而且她现在这么

    红,一定有很多资源。她比赛那么忙,又不可能天天来管,店里面还是我们两个

    操盘,等于她是出名气,我们出时间……珠联璧。我就不相信她不缺钱不心动。」

    安娜说到兴头上,看看和自己性格还挺「互补」的那个温柔安静的室友,见

    她缩一缩自己连袜塑身裤下的两只嫩嫩的脚丫,托着腮帮子,似乎也听得也怦然

    心动。但是依旧,杨诗慧问出了最实际的问题:「你算过么?大概……需要多少

    钱?」

    安娜眨巴眨巴眼睛,叹了口气,说:「钱确实是个问题。我大体算了一下,

    首先是可以考虑申请一笔商业贷款的。现在河西银行正好有个鼓励创业的贷款方

    案,我们可以试着去争取一下。就先不算贷款吧,连店面租金、器材一开始也要

    租赁,还有人工、日常开销……可能,我们需要凑一万。」

    杨诗慧一愣,小脸一红,抿嘴一笑,做了个俏皮的「差点晕倒」的姿势,说:

    「你看我像有五十万存款的样子么?难道你有五十万?」她一边说着,一边无奈

    的摇摇头。不管什么事情,钱,总是赤裸裸又冷冰冰的挡在无数人梦想之路的前

    方。

    安娜却当然是想过这个问题的,接着话头说:「当然没有了!但是我是这么

    想的,诗诗,今天不动,明天不动,今天打工,明天付房租,后天,后天我们转

    眼就老了。你还真打算当瑜伽教练一辈子啊。钱的事情,总有办法……最多找姐

    妹们借一点,我打算问问老同学、老朋友看看能不能凑一下分子。你' 老公' 就

    不能出一点?你要觉得问他借钱不方便的话,可以算他伙参股么。如果能说服

    你' 小姑' 来参加,我们就是四个人分摊……我想,一个人能出十几万启动资金,

    说不定就够了。」

    杨诗慧愣了一会,叹口气,忽然有点烦躁的说:「你别老是我小姑我老公的

    ……我和文坤,还没有定下来关系呢……而且,我们也没有谈过太多关于生活和

    经济方面的事。我们要创业,不能老是指望文坤和文韵。」

    安娜用自己的脚丫轻柔的踢了杨诗慧一下,认真的说:「诗诗,这是两件不

    同的事。你不要太老土么。现在很流行事业归事业,感情归感情的。有资源不利

    用才叫傻子呢。太避讳了,反而显得感情都是假的了。你看……我这么指望你这

    里的资源,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啊。是因为我觉得,这条路可以走,也值

    得去冒一些风险。你……男朋友要不方便也就算了……但是言文韵,我真的觉得

    是挺重要的一个资源。这样好不好,你就负责安排我们一起吃顿饭,我在饭桌上

    来说服她,说服得了她,是我的本事,我们就是利益共同体;说不服她,我也就

    不指望了,好么?」

    杨诗慧也凝神认真想了一想,说:「要她来代言,我想还是有可能的……她

    虽然现在是明星,其实我也有数,赚钱并不多,能有机会参与一些自己的创业项

    目,她也可能有兴趣的。但是要她出钱……有点张不开口吧?我和她的关系真的

    挺尴尬的,如果提到钱,倒搞得我和她哥哥来往,是为了赚她的什么便宜了。你

    说的那个贷款项目……」

    安娜想想,杨诗慧说的也不无道理,考虑到她的立场,开口问言文韵要钱,

    似乎是有些尴尬和冒失,别了别嘴,想了想说:「那种项目其实还是政府的门面

    工程。其实就是拿政府的钱,去填初创项目这个无底洞,满足一下' 万众创业'

    的政绩工程。所以光谈项目是不行的,如果有搏击中心或者省局支持,就容易的

    多了。不过你也知道,我在队里不过是个天天想着退役逃生的' 自由散漫分子' ,

    队里也好,省局也好,从来不讨好领导,他们未必能许给我什么帮助的。」

    杨诗慧见她一副那么认真苦思的样子,也忍不住打趣她,稍微和缓一下氛围:

    「你不是说,你们中心的那个什么盛任,对你……嘻嘻……动手动脚的……你

    走走他的路子?」

    安娜一愣,旋即明白室友在开玩笑,「呸」了一声说:「那是那是,我要肯

    陪那条老叭儿狗睡觉,他当然要什么给什么……可他那副恶心的模样,本姑娘是

    宁可去街头接客卖身去,也不能便宜了他啊……哈哈……再说那条叭儿狗平时叫

    得欢,其实很怕事的。要真肯走那种路子,还不如找找省局里陈处那种人呢。」

    「嘻嘻……你又在散播领导的谣言了……」杨诗慧咯咯娇笑。

    「真不一定是谣言,才过了年,省局几个系统又有人在传了。说去年年底水

    上中心的什么通气会,结束后,陈处又动手动脚,借着' 慰问运动员' 的名义,

    摸了那个小姑娘叫许纱纱的好几下,搂着肩的时候还蹭到那里了……小姑娘胆小

    不敢得罪陈处没声张,但是有眼尖的运动员却都看见了。想想他也是真不要脸,

    那小姑娘才多大啊……这个老禽兽,这样没天理人伦的,总会有报应的。」

    「好啦好啦……既然你都这么说了,去研究研究你们那位恶心的处长住哪里

    吧,说不定,你就给他个拥抱,贷款的事情就解决了呢……」两个人咯咯娇笑,

    胡乱打闹一通,毕竟,无论是陈礼处长还是当红的小明星许纱纱,都只是她们茶

    余饭后的八卦谈资罢了,其实也未必真的多放在心上。

    闹一会,杨诗慧的手机又嗡嗡作响了,是微信信息。她划开屏幕看一眼,眉

    梢眼角掩饰不住的喜悦和羞涩。安娜就忍不住翻个白眼说:

    「肯定是你的' 老公' 来的……明天是情人节,他怎么敢错过?我看啊,就

    他对你这份殷勤劲,就算你要叫他出钱参一股,他准保砸锅卖铁也得参加了。哼

    ……我怎么就没遇到这么个二十四孝男朋友呢?」

    却看见杨诗慧羞生双颊,红着脸蛋娇羞的把手机一按翻过面去,这次居然给

    自己来了个默认。安娜也未免有点小小嫉妒她的「甜蜜爱情」了。

    「明天是怎么安排呀?」

    「还能怎么安排,不就是吃个饭呗。没什么新意,其实也没老没意思的。」

    「啧啧啧……看看你那幸福的表情,好讨厌啊!」

    两个人嘻嘻哈哈滚成一团,互相用棉毛袜子脚丫蹬了两下,一屋子香羞暖意。

    不过到底还是安娜有心事,又收了题:

    「如果咱们一定要指望那笔创业贷款,就只能去问问我那个高中同学了。别

    误会……她也只不过是个小文员,没有那么大权力。但是要她牵线搭桥,就看看

    能不能搭上局里有头有脸的角色了……其实她现在倒是真认识个挺有资源有背景

    的人物,不过肯不肯看看我们的项目,就不好说了,人家毕竟是领导……而且我

    和这同学其实也没什么太深厚的交情,她也刚进省局时间不长,肯不肯帮我也不

    一定,说不得我只好去试试运气咯。」

    杨诗慧看她一副沉思的样子,知道自己的室友,已经是下定决心排除万难也

    要投入到这个「创业计划」中,而不是随便说说的。她也抿嘴凝神想了一下,省

    局里她当然没什么气力和关系,她一个其实说白了是打零工的瑜伽教练,更搭不

    上什么领导的边……但是明摆着,自己的男朋友言文坤,还有男朋友的妹妹言文

    韵,却的确是某种可以利用的资源。

    明天就是情人节,言文坤约了她去Top Fuer吃饭,她应该和男朋友谈

    谈这个稍微有点市侩和敏感的话题么?会不会破坏气氛?但是为了自己的未来,

    也是为了和男朋友两个人的未来,似乎多一些打算多一些计划也是应该的……她

    也稍微有点拿不定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