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体香 第一部:川跃归来】第45回

作品:《权力的体香

    '度'找'第'一&#'站

    第45:陈樱·圣诞节之闺蜜事

    陈樱觉得自己并没有醉。

    也许她的脑子也是昏昏沉沉的;也许她和言文韵一起扶着石琼宿舍时,脚

    下也是软绵绵的;也许她的头也有疼,身体也有些热,甚至刚才被石琼暧昧的揉

    搓倚靠弄得有点心神不宁,但是她就是觉得自己没有醉。

    两杯樱桃酒而已,她至少还能控制自己的情绪和理智。

    怎么来证明自己没有醉呢?她昏昏沉沉的,斜靠在门边,看着言文韵手忙脚

    乱的又是关大门,开台灯,扶着已经软倒睡着,面色红润、身体绵软的石琼躺倒

    在她的小床上,想着这个荒谬的问题。

    怎么证明自己没醉呢?比如……自己其实能够读懂言文韵和石琼那小小的紧

    张气氛,琼琼可能认为言文韵只是个体育明星,根本没资格喜欢自己的那个在她

    心目中最有魅力的老哥吧。言文韵那天被自己开导了,可能在石琼面前,觉得有

    点恨得牙痒痒又很想扮演好大姐姐甚至大嫂子的角色吧……你们看,我的脑子多

    清醒,我没醉……不管是你们谁,不管你们有什么小心眼,都被我看得透透的,

    琢磨的清清楚楚,不是么?

    言文韵反复跟自己确认:没事吧?你们能照顾好自己吧?才离开……其实在

    陈樱眼里,真正无法照顾自己的是她吧。这个「大姐姐」打球打的那么好,但是

    看人真不准……跟个没眼色的洋娃娃似的,琼琼哥哥那么危险的人物,也可以当

    一般的男神来接近的么?以为是拍言情片啊……

    陈樱觉得还能支撑自己,应该可以正常洗漱后再去睡,就在沙发里小小坐了

    一会儿,还泡了一杯袋泡红茶,暖了暖手,吸溜两口解了解乏,想想,房间里还

    有个石琼,刚才自己和言文韵无奈扶着她进房间,又折腾不开,只好由得她穿着

    衣裳和衣而睡,只是怕晚上她着凉,拿一床被褥胡乱盖了……这样睡着应该很不

    舒服吧,晚上可能会热醒么?算了,想想自己和石琼那些闺蜜小旖旎,枕边小情

    话,想想刚才石琼在自己乳房上蹭来蹭去撒娇的模样,自己就伺候一下这位大小

    姐小公吧。替她脱了大衣服,换了睡衣,盖好被子,让她美美得睡一觉吧。反

    正石琼的裸体,自己非但看到过,其实还摸过好几次呢……

    想到这里,她也不由脸红了,忍不住蜷起了脚丫,习惯性的抚摸了一下的膝

    盖。她总是自问自己是否有双性恋倾向,甚至都和琼琼讨论过这个话题。她看到

    过一篇资料上说,9% 的女性都或多或少的有一些同性恋倾向。她和石琼之间,

    如同游戏一般,从室友闺蜜之间的天然亲热,到有时调笑中开始越界,玩接吻,

    玩湿吻,拥抱、再到爱抚,甚至互相脱掉对方的衣服隔着内衣抚摸对方的身体,

    「老公」「老婆」的乱叫。最激情火热的一次,各自都只穿一条内裤,几乎全裸

    了,互相抚摸舔弄过对方的身体每一寸肌肤,脸蛋、乳头、肚脐、脚趾……还隔

    着内裤把手指伸到里面去,互相慰藉过小穴……这已经完全是同性恋的行为了吧。

    当然某些资料上所提及的一些激烈的同性交欢的方式,两个女孩子却没有试过

    ……而且和石琼玩过这些「小游戏」,次数其实并不多,大多数情况下也只是跟

    刚才在酒吧里那样,亲密旖旎的小暧昧,很多女生之间都有这类行为。对于石琼

    的身体、容貌和那些私密的爱处,陈樱当然也很赞叹迷恋,但是真正的性愉悦时,

    她还是更多的宁可想象成那是一个男人的手掌……也许更多的,是自己这个年龄

    又是这个特殊阶层的女生,找刺激和探禁忌的某种生活态度吧。什么好玩,

    我们就玩什;什么你们不让我们玩,我们就偏偏要去玩。

    其实这里一向是有别的,她一向玩得要比石琼更疯更无所顾忌,她甚至怀

    疑石琼其实是个小处女,虽然追求她的公子哥不少,但是从来不见她真的和谁玩

    得太近,也不在外面过夜。而自己呢……虽然……但是……

    想到这里,她依旧觉得有些孤独和怅然,自己和石琼,真的能算闺蜜么?真

    的能算某种深刻的友谊么?在外人看来,她是处长女儿,琼琼是大学教授女儿,

    正是所谓的会有钱有闲阶级的富家千金,又是室友,连也许兴趣爱好,都一个

    是篮球队,一个是游泳队,理所当然是一个世界的女孩子。

    但是陈樱自小养就的细腻触感,让她能明白两人之间,其实只是正好处在同

    一屋檐下而已,总有许多差别和隔阂。比如,虽然一样是河西大学的学生,自己

    其实是个特招生,靠着父亲的关系,又是加分,又是特招,才能进来读书,石琼

    呢,高考52不说,本来是要去英国念书的,因为父亲的案子耽搁了才进河西

    大学,这里对她来说还算是低就了呢。

    还有那只有身在局中,才能理解的阶级的敏感差距。自己的父亲不仅只是个

    局级干部,而且属于基层打拼出来的那一类;石琼的家族背景其实是她可望不可

    及的。石琼的爸爸可是正厅级的国家干部,虽然现在进去了……石琼的外公听石

    琼说是个大学教授,可是连省委书记王鼎提起来都要尊称一声「柳老」,天知道

    是什么级别的红顶学者,就看他三个儿女好了,琼琼妈妈十五年不出来工作,出

    来三年就要升任河西大学的系任,琼琼的两个舅舅,一个在国外什么集团公司

    当董事,一个在南海省国土资源管理局做副局长,可想而知是何等的世家了;至

    于石琼的那个爷爷,听琼琼都畏惧的口气就知道深不可测,离休前不知道是多大

    的官呢……

    阶级差距依旧是存在的。所以一样是高消费,石琼是任意妄为的,自己却只

    能纠缠父亲。一样是疯玩,其实石琼是有分寸的,自己却是……她其实感觉到石

    琼的堂兄来河西工作,有点跟自己父亲过不去的意思,她很小心的处理这个问题,

    不想在石琼面前提起这些,但是琼琼呢……琼琼根本没想这些吧……也许琼琼是

    比自己纯真一些、善良一些,想的少一些。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自己常常引

    以为傲的那些所谓的「官场小秘闻」,在石琼的世界中,根本不值一提吧。

    陈樱幽幽的看着石琼的房门,思绪难以禁止。她真正的秘密,并没有和石琼

    分享过。当然,她真正的秘密,她此生都不想和谁去分享。即使将来自己会结婚,

    有一个很爱自己的丈夫,她也不会和他分享这些。

    自己是孤独的,也许将永远孤独下去。

    房间里传来微微的响动,可能是琼琼醒了,感觉到不舒服吧。陈樱无奈的叹

    口气,下了沙发,穿上拖鞋,上去轻轻敲了敲虚掩的房门「琼琼?」

    里面似乎传来答应声,她推门进去,果然石琼的眼睛稍稍睁开了,穿着衣裳,

    盖着被子,酥在床上应该不是最舒服吧。她上前去,扭亮了床头的小夜灯,轻轻

    探了探石琼的脸蛋,体温倒也正常,就蹲下去跪在床边,将自己的脑袋探到石琼

    的脸蛋边,一边轻轻拨弄石琼那已经凌乱的秀发,一边小声说:「琼琼,你醉了

    ……我和文韵带你来的……你要不要脱了衣服再睡啊?」

    石琼依旧是醉眼迷离的模样,似乎睁眼闭眼间在自己的记忆,听陈樱问

    自己,就点了点头。但是可能是醉后无力,却依旧不肯动弹挣扎起来脱换衣服。

    陈樱嘻嘻一笑,温柔的上去,在石琼的额头这里吻了一口,唇齿间一片滑腻

    温热,嬉笑着问:「没气力啊,我帮你脱好不好?」石琼又是慵懒的点点头。陈

    樱就伸手就去掀开石琼的被窝。

    被窝下的石琼,大衣已经扔在了床沿边,身上穿了一件雪白色高领粗线针织

    衫,这种衣裳又宽松又保暖,而且显得可爱纯真,可偏偏是这会石琼懒懒无力的

    躺在床上,那针织衫的前沿垂下来,将她温润圆糯的乳房线条也都勾勒得更显饱

    满,倒添了一种极端的性感和诱惑。陈樱忍不住咯咯笑笑,干脆伸手在石琼的乳

    房上轻轻抚摸两下,感受一下手中的酥软,嬉笑赞一句:「好性感啊,幸亏是我

    送你家,你这样穿,要醉在外头,肯定会被男人强奸的……」

    石琼醉兮兮的也只是憨笑着,陈樱就扶着她的背脊,将她??????的这件大针织衫从

    腰肢上卷起来,自脑袋上套着脱掉,再里面,却是一件粉红色的圆领打底衫,纯

    色无瑕,贴着石琼身上每一处的曲线,那圆领下,可以清晰的看到她迷人的乳房

    上沿那一抹白腻酥软。只是打底衫束在牛仔裤里。只好先去解她的牛仔裤门襟扣,

    嘴里还不饶她,一边调笑说:「喂喂喂,你配一下啊,小屁股抬抬啊……真是

    男人在强奸你,都没知觉了……」

    将门襟扣解开,以石琼的品味,当然是宁可冻着也不会再穿打底裤了,里面

    果然是一条可爱细细的纯棉的少女小圆点低腰内裤,包裹着她圆鼓鼓饱满的私处。

    陈樱捉狭的在她的内裤中间三角地带稍稍抚弄两下,石琼果然咯咯咯娇笑着,

    乖乖将屁股抬了一下,陈樱才将她的牛仔裤一路脱下去。才要去脱她的袜子,谁

    知石琼在迷糊中忽然开口了

    「樱子……」

    「干吗?」

    「要……」

    「要干嘛?」

    「要……爱爱……」

    陈樱噗嗤一乐,「爱爱」是她们之间的小戏谑用语,虽然石琼这时候昏沉沉

    的,但是她的性魅力却更加妩媚动人,脱到半裸的身体在寒冬中显得那么粉琢可

    爱,何况陈樱自己也两杯马提尼没有消化。她几乎是爱怜的呜咽了一声,就一下

    压到了石琼的身上。

    两人的舌头立刻纠缠在一起,女孩子和女孩子之间最大的快感,就是在于都

    了解对方真正需要什么,足够温柔,足够妩媚,足够缓慢,足够细腻。

    陈樱的手,隔着打底衫,去抚摸石琼的乳房,挑逗她的乳头,她知道什么样

    的力度,什么样的动作,能够隔着内衣也可以让人舒服到极致。果然,即使是在

    半醉半醒之间,石琼也忍不住身体开始扭动,发出嘤咛的呻吟和呼唤。手掌中的

    乳房一阵阵在感受着自己的逗弄,仿佛慢慢在膨胀。但是,当石琼也伸手过来,

    要反过来投桃报李,抚慰自己的胸乳时,她却忽然一把抓过石琼的手掌,将石琼

    的两只手扭过来,塞到石琼的背后去,让石琼自己用背脊压住。

    「干嘛?」石琼昏沉沉的,迷糊的问。

    陈樱吃吃的笑着,在她耳边耳语:「你现在是喝醉了在外面,我是看见了忍

    不住强奸你的男人……你被绑起来了,不许动啊,喜欢的话,自己压着手,摸摸

    自己的小屁股。」

    石琼噗嗤噗嗤连连傻乐,媚眼如丝,醉意朦胧间,配着陈樱的「场景设计」,

    甜如蜜酒一般的发音:「是……琼琼被绑起来了,樱樱来玩琼琼,琼琼不能反抗

    ……只能随便你怎么强奸了……嘻嘻……」

    陈樱笑着,继续一边亲吻她,让她全身更加酥软,更加放松,一边开始将她

    的打底衫卷起来,直到领口,将她和内裤同套的小圆点可爱少女文胸,也裸了出

    来。那是3/ 4罩杯的少女文胸,可爱而俏皮,一个个小圆波点非常罕见和性感,

    那圆润的小乳球因此被扎裹的更加挺拔和鲜嫩。陈樱伏上身体去轻柔的亲吻她的

    乳球裸露的那部分。舌尖舔弄上去,听着琼琼哼唧哼唧的舒服的呜咽。

    「强奸犯要脱你的小奶罩咯……」陈樱嘻嘻笑着,伸手去她的背后找她少

    女文胸的搭扣。

    石琼的身体又是一阵抽动,似乎下体都开始痒了,所以两条长腿沙拉沙拉的

    摩擦了一下,咬着下唇,稍稍仰头,似乎在认真的扮演着被强奸时的哀鸣,其实

    是在享受着这一刻的快感和刺激吧。

    「呜呜,我的奶罩被脱掉了……我的小奶……给强奸犯看到了,都看到了

    ……」石琼呜咽着,似乎都有眼泪流出来了。真是进入角色。

    「你这哪里是小奶,根本就是大奶么,乱说话,不诚实!要惩罚!让我上来

    好好玩玩……」陈樱笑骂着,将石琼的乳罩揭开,扔到床的内侧,一边开始爱怜

    的抚摸她那饱满坚挺的乳球,一边干脆坐到她的身上,用自己的屁股,压着她的

    内裤和臀档。

    她很细致的对着石琼的乳房,爱惜的进行着种种动作,捏,挑,揉,搓,挤,

    吻,舔……侵犯玩弄了一会,石琼几乎已经连连尖叫和呻吟,乳头已经坚硬成一

    颗红宝石一样的小硬块,似乎整个身体都在滚烫发烧一样,一般紧张的抽搐,一

    边放松的瘫痪,可能都已经这样就进入高潮了,这看得连陈樱自己都觉得口干舌

    燥,无法禁止种种快意和遐想,就胡乱的开始脱自己的衣服,将自己的毛衣、内

    衣、长裙、打底裤都一件一件撕扯一般脱下来,扔到床边的椅子上,只穿了贴身

    的文胸和内裤,滚到了石琼的身上。

    两个女孩子的肌肤贴在一起,可能是因为酒精的影响,也可能是因为此刻

    的缠绵旖旎,两个人的肌肤都是那么的滚烫。在肩胛、臂膀、大腿、小腹,乳房,

    所有的交贴处都有一种火辣辣的触感。而可能是错觉,陈樱觉得,每一次自己的

    身上的肌肤和石琼的肌肤碰撞时,都仿佛会化成一阵浓烈的气味,让她努力用鼻

    子去嗅闻。

    但是正当陈樱的欲望在克服着头疼和醉意,动作越来越大,甚至用非常淫靡

    和尴尬的动作,在「撕拉撕拉」的磨着石琼那小内裤那条贝肉「夹」出来的缝隙

    时,却发现,石琼可能是酒沉了,抓弄自己的臀瓣的手掌,不如自己反过来抚弄

    石琼身体的手掌有力,越来越酥软。

    那温柔的,若有若无的触感,一开始还能够让她陶醉,但是从乳尖那颗小小

    的豆蔻上,还有从小腹下那芳草幽门的深处,甚至从臀瓣那紧绷的肌理上,都传

    递来某种饥渴,难以得到足够的宣泄……她甚至能够清晰的渴望着,这个时候,

    是一个强壮有力的男性身躯,和自己能够在这张芳香的小床上交融。

    但是这已经不是昏沉沉的开始呼吸都深沉起来的琼琼可以满足她的,她有点

    生气,用力摇摆自己的胸膛,好让自己的乳头可以产生更多一些的摩擦,来慰藉

    自己的心灵。但是这种动作,固然让她的乳房荡漾出一阵阵的乳波,也从石琼那

    可爱的奶子被挤压出的白粉红揉中获得了一些肆虐的快乐,但是脑子也可能随着

    这些动作,更加昏沉沉起来。

    她还在努力求着神智,完成着她最喜欢的对话:

    「琼……,小公……,给臭大叔在马路上强奸……爽不爽?……你……呜

    呜……是不是一直都在等着这天啊。那么多帅哥追你……都是用错了方法,你喜

    欢被粗暴一点……对么?……琼?琼琼?……」

    她还用心似乎要发展着对话,但是发现身体揉压着的石琼,眼睛越来越迷离,

    好像已经堕入梦乡。她泪水汪汪的,似乎是哭了,也可能是睡意和酒意浓浓的将

    她压制在什么梦境之中,呼吸也越来越沉,小屁股微微的一抬一抬,用酥软光洁

    的阴户在努力向上碰撞着一些什么解饥渴,但是神智却越来越不清晰,那最最性

    感的嘴唇,扇扇,只在那里发出呢喃声:「哥……哥……你别走……」然后,

    痛苦的摇着头,再也不能动弹了。

    陈樱也觉得自己浑身酸软,四肢麻木,在一片朦胧中,在欲望需要宣泄却又

    因为性别相同无法得到彻底的宣泄的时刻,好像是本能一样的,隐约听着石琼的

    梦呓,竟然有些难过:至少这个昏沉沉的女孩子,还有人可以惦念,那个叫石川

    跃的,现在看上去多么神秘多么危险的男人,一定在琼琼的童年,给了琼琼很多

    温暖和爱护吧。而自己呢?难道自己要去想父亲那个禽兽?那条在自己记忆中刻

    下最痛苦一幕的豺狼?

    什么时候,能有个像那个石家哥哥一样,我认为值得的男人,可以来慰藉我,

    来爱抚我,来征服我,来侵犯我,来奸污我,来糟蹋我……无论怎么对我,只要

    在梦中,我可以惦念他,哀求他别走开,那么他对的我的身体,施加的任何占有

    和攻击、奸辱和折磨,都将是我心甘情愿的,甚至是我甘之如饴的,是不是所有

    女孩子在内心深处,都有这样的渴求?

    她忽然觉得头很疼,没有什么气力在继续这场游戏。她即觉得非常怜惜这个

    室友,又觉得真正可怜的人只是自己。

    停止了身体的扭动,看着怀内的石琼,琼琼的身体真是晶莹剔透,男孩子们

    可以在外表上惊艳于她的容貌、她的身材、她的头发、她的嘴唇,甚至偷偷的认

    真的窥视她包裹在衣服下的乳房和臀部的弧度,已经足以让这个世界上大部分的

    男人癫狂吧。但是如果不是将她的衣服脱掉,亲眼看看,是不能领略她少女赤裸

    胴体所带来的诱惑和魅力的,雪一样的肌肤,几乎连毛孔都看不见,仿佛是用牛

    奶和脂玉浸润出来的艺术品,肩膀、腋下、大腿、腰肢、肚脐,那生理上天然的

    每一寸褶皱、卷曲、起伏,都仿佛是精心雕琢的,这种雕琢绝对不仅仅让人只是

    想「欣赏」,更让人本能的想去摸一摸,舔一舔,吻一吻,甚至……玩一玩,弄

    一弄……更这一具美到让自己身为女人都失神的身体,真不知道什么样的男人可

    以有缘享受?在什么样的环境下可以享受?如果琼琼真的是处女,希望她能如她

    的愿,把这具最美的身躯,留给她最痴迷的人!什么乱伦不乱伦的,难道……还

    能痛苦得过我?

    她看着石琼,一瞬间,是爱怜,一瞬间,又有些仇视起来。

    我也许应该留下这一幕?以前就和琼琼玩时,说开玩笑要拍点私人的照片,

    琼琼一直不肯,这会她醉了……我还没醉……我为什么不戏弄她一下?留点私密

    纪念么?有什么关系?别人又不会看到……捉弄她一下也好。这个小公,难道

    还真想永远在外人面前扮演着玉洁冰清、纯洁无暇?

    陈樱在越来越沉重的醉意中,忽然有了这个念头。她从身后胡乱抓着,拿起

    Iphone手机,不知道为什么指纹开锁没有成功,但是好在即使没有开锁,也有快

    捷按钮可以打开相机。

    咔嚓,咔嚓,几下耀目的闪光,几张其实对焦都不太准,模模糊糊的照片

    ……

    她终于也支撑不住,倒在了石琼的身边,闻着两个人身体的分泌物之气息,

    带着她本能的残酷笑容,沉沉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