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体香 第一部:川跃归来】第43回

作品:《权力的体香

    第43:苏笛,圣诞节之游戏事

    苏笛本来在房间里看着青巡赛新加坡站的跳水直播,都有点专注了,毕竟,

    虽然如今只是她的一种自我抬高身价的筹码,但是曾经,她真的是一个货真价实

    的运动员,体育……圣洁的体育,依旧在她的心灵深处,埋藏着火种。

    等到李誊进到房间里来,她又不过是在游戏,甚至还偷偷瞥了一两眼,电视

    屏幕中那个惹人爱怜的水中精灵将要做出的动作。

    没想到这个大男生会打了她一巴掌后,忽然抽噎了起来。

    她虽然刚刚只有2岁出头,但是眼睛已经练得很毒,其实第一眼就瞧出来

    李誊是个雏儿。无论这个大男生是否有床上的性经验,至少在外面跑风流的经验

    是肯定没有的。所以她挺有把握,自己完全可以温柔的卖弄点小风骚小娇俏,把

    节奏气氛控制得很好,轻松的度过这两个小时。这样的大男生头一次出来玩,即

    使花了钱,也会脸红心跳,觉得挺对不住自个儿的,跟浪漫的恋爱一样,即使不

    说对自己温柔不温柔的,至少不会玩些很变态的招数,更不会介意两小时射几炮,

    划算不划算之类账头来败兴的。常常还有小费啊、礼物啊之类的可劲给。

    苏笛从来不肯承认自己是出来卖的,所以她在晚晴公司只愿意别人叫自己艺

    名「dy 」,甚至没几个人知道自己的真名,更别说在绯红了。来绯红「玩」,

    她更愿意相信自己是在玩一个什么刺激的角色扮演游戏之类的,当然也能赚钱。

    转过身,带着人民币,她一样可以如同女神降临一般的姿态去高傲的出现在其他

    男人面前。这是她的游戏人生,也是她的人生游戏。所以她除了报,也需要情

    趣。以她的身份,在绯红其实是可以挑客人的,如果她不喜欢,就算标下来她,

    跟管事的经理打个招呼,也可以说另有安排。

    不同于一些难以推脱的「领导接待任务」,绯红俱乐部,从客人的角度来说,

    这里还是有一些有趣的家伙,尤其是真正的摄影师。这里有些人花了那个钱,居

    然会非常认真的把大量的工夫花在拍摄上,当然,露点,淫荡,道具,情趣装,

    都是必须的。也许这种嗜好,可以给这些人另类的性快感和其他的利益吧。

    当然摄影师有些会文艺气质过盛,就开始变态起来,总喜欢玩一些有的没的,这

    就要看运气了。运气好的时候会让自己觉得很刺激很美妙仿佛是奇幻冒险一般的

    性经历,运气不好的时候会让自己觉得多少有点恶心。不过好在,能出得起这个

    价码,请她来当两小时「私模」的人,在他们的生活中,一般都至少保留有一张

    温柔或者浪漫或者文雅的面具的,她对自己的魅力和手段,有足够自信,可以诱

    使男人用出那张面具来。她不是不喜欢男人粗暴,但是更喜欢男人在粗暴之前,

    能够有温柔的一面。

    但是这个大男生,一看装扮衣着谈吐举止,却是个普通的穷学生,真不明白

    怎么能买得起自己的时间段。而且今天自己来绯红「挂牌」,本来是有备而来,

    听自己的一个「朋友」石少特地说起,说首都今天来了几个有头有脸的什么理事

    会的人物,挺喜欢「摄影」,可能要来绯红,就不说石少说那几个老非常有钱

    肯给小费,单单是石少开了口作出了暗示,自己就没有推脱的道理,至于石少只

    是希望自己「服侍」好这客人,还是有其他的目的,不是她应该去多想的。所以

    自己才会临时预订了出来「挂牌」的……但是也不知道是那位老是没来,还是

    来了没看上自己,不知道怎么事,居然排到了这么个囧羞的大男生……不过按

    照绯红的规矩,无论自己是多么红的头牌,人家既然标下了她的时间段,剩下的,

    也不是她该问的。进了房间,她也得按照绯红的原则做事。

    但是听到这个大男生的要求,角色扮演?女朋友?苏笛就立刻想通了:一定

    是失恋了或者追求女神失败,可能骗了家里的钱出来疯狂一下发泄一下。这也是

    常有的事……难为他偷了那么多钱,恐怕是弄到了家人的存款卡吧……居然敢来

    标自己?

    从某个角度来说,这种故事背景往往象征着这位大男生没有太多性爱的经验,

    可能会在一些细节上有许多粗糙和无聊;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又往往说明这

    男生的纯情和可爱,这是让所有女生,尤其风尘中的女生,会忍不住焕发一些类

    似母性的爱。

    而且这个大男生,还真是挺帅的……当然所有客人来,她都要称呼人家帅哥,

    但是大多也是随口说说,可是这个大男生,真是挺迷人的……,至少有一米九吧,

    英姿勃发,器宇阳光、鼻子挺高、颧骨清秀、臂膀宽伟的。简直是块高端小鲜肉

    啊。扮演琼琼就扮演琼琼咯,想做一下我的人就做我的人咯。苏笛觉得挺温

    暖,挺好玩的。

    不过这个大男生居然莫名其妙打了自己一巴掌,真当自己是可以随便欺负的

    鸡么?苏笛本来几乎要发脾气起来了,看这大男生的穿着打扮也不像有什么后台

    背景的样子,又不是石少那种惹不起的人物,她何必卖他的账?但是又看着他一

    副手足无措失魂落魄的样子,一猜也知道今天是心情郁闷,估计是被自己的「洗

    澡」台词刺激到了某种男人的自卑感吧。男人最怕这个,是拿自己撒个气?也对,

    毕竟来这里,不为了宣泄为了什么呢?毕竟是客人,服务是要紧的,太娇蛮了,

    绯红的经理可不是好打发的。何况这幅纯情大男生的样子,倒是惹动了她本能的

    爱怜心肠,才又温柔的上去蜜语几句:「阿誊哥哥,你别生气,别打我,还是玩

    我吧……别浪费了,尽管玩我吧,玩你的琼琼吧……」。说着说着,连自己都要

    激动和感动起来,谁知道这大男生居然又哭了起来……

    苏笛也不知道被他究竟是被触动了哪根愁肠,但是看着一个一米九的大高个

    清秀男生在自己面前落泪,居然心头仿佛有一片很柔软的弦,被他的眼泪弹动了

    一样。肯定是刚刚经历了一场很痛苦的失恋吧?说不定是偷了家里一张存折跑到

    这里来疯玩破罐子破摔?这会难说开始心疼钱了?钱是没法退的……不过自己应

    该和他聊聊天,开解他一下?

    不,当然不!即使是最贵的心理医生,也不是自己这个价格。自己能给他的,

    会更加珍贵和美妙;自己能给他的,是真正的享受和放松,是男人能够获得自尊

    和满足的最美妙的那件事。

    她含着笑,也不说话,自己优雅又挑逗的解开了腰间的皮带,解开了背侧的

    纽扣,那件圣诞连衣裙其实本来就是类似情趣装,很轻易的就从身上整个解了下

    来……她把只穿着嫩黄色单薄内衣和丝袜的身体暴露给这个男生,如同娇小的新

    妻在家中暴露给丈夫一样的亲昵和随意……如同春天的暖风,一下子洒满了冬日

    的房间,那夺目的雪腻肉色在贴身的内衣掩衬下,比赤身裸体还要诱人。呈现在

    了这个男生面前。

    男生果然止了哭,呆呆的看着自己的身体。没有人可以抗拒自己身体的视觉

    冲击吧?她对自己的胸乳和臀部在内衣包裹下的效果一向非常自信。男人们就爱

    这个,不管有多少经验,何况眼前的男生说不定除了自己女朋友的内衣之外,从

    来没见过其他女孩子的贴身内衣包裹的效果,而一般的女孩子,怎么可能有自己

    那么美艳的乳沟和臀形,还有三角地带的那条小缝。这是自己特地选的内裤,小

    嫩黄色,很单薄,小裆处非常贴体,很容易勒出一条迷人的沟痕来的,客人们几

    乎在看到这条沟痕时会产生错觉:好像自己在欣赏一件足以登上时尚杂志封面的

    艺术照……看吧,看吧,偷偷的看,恨恨的看,单单我的这条小小缝隙就能让男

    人爱煞……她羞羞得一笑,凑上去,在男生的耳边,轻柔的耳语:「阿誊哥哥,

    你别伤心,别难过,你没打疼琼琼……你别动,今天让琼琼来服侍你吧……好么?」

    说着,也不等李誊同意与否,凑上去,吻上了李誊的唇。这里是绯红,亲吻

    也是一门技巧和生意,要投入感情,要让男客有一种如坠云雾之中的体验。男生

    的吻技非常的生涩,但是却能感觉到他胸膛的炽热和从唇间流露出对自己的迷恋。

    苏笛很满意这种迷恋。每次来绯红,遇到几个有意思的人,如果能逗引出他们的

    这种迷恋,总让她很有成就感。

    亲吻我吧,迷恋我吧,玩弄我吧,糟蹋我吧,侵犯我吧,得到我吧,然后

    ……失去我吧。

    她又伸过手,.????b??.动去解李誊的衣服扣子,将李誊的外套脱掉,里面的长袖体

    恤也脱掉……啊……这个大男生的胸肌好壮实啊,但是肌肤摸上去一点也不粗糙,

    很舒服,很充实,肌肤质地其实很好。她在李誊的胸膛上流连了一下,甚至小小

    抚摸了一下李誊的男生乳晕,一方面,她要用充满爱意的爱抚去让这个男生相信

    自己被他的身体魅力所吸引,男人,尤其是外貌和形体有一些优势的男人,都很

    爱这个。另一方面,她确实也承认,李誊的身,是来的客人中少有的结实和性

    感,她是真的满意和喜欢。以至于忍不住一路向下,去解大男生的裤扣。

    大男生被自己动热情又恭顺温柔得动作弄的一片羞窘,叫着自己的「名字」:

    「琼琼……」

    她一面解开男生牛仔裤的扣子,将他的内裤向下略略一推,一面都开始忍不

    住有点羞涩和激动了:年轻的阳具已经不堪这香艳,刚强如铁,清秀红润,虽然

    内裤不是什么名牌,但是阴茎和睾丸却很清洁,只有那肉红色的龟头,在稍稍冒

    着一些腥味,似乎还在随着某种律动一跳一跳的。她痴缠着,咬着下唇,是在表

    演,也是一定程度上发自内心的应和应取悦着这个男生:「阿誊哥哥,我的

    人……让琼琼,你的女朋友,你的小女奴,来服侍你,好么?一定很舒服的,你

    什么都不用做,只用享受就可以了。」

    她用手指和掌心去爱抚着他的阳具,仿佛是爱抚着一件美好的事物,或者一

    个崇拜的图腾,男生似乎有点受不了刺激,浑身都在颤抖僵硬。她套弄,爱抚,

    一丝不苟,将手卷成一个管状,上下搓动,轻柔的却努力的抚平那血管青筋的狰

    狞,还捧着男生的两个阴囊细细的揉动和抚摸,轻轻得搓动阴囊和阴茎交界的部

    位。充实、饱满、刚强……洋溢着青春的气息……足够的硬,她一直都知道,足

    够的硬,要比足够的大来得重要的多,但是只有这种明显经常锻炼身体的男人,

    才能有这样让她面红心跳的硬度。

    但是她需要控制力度,因为这种小男生,其实也许根本禁受不起这个,马上

    就要射精了。如果是其他客人也就算了,她可不想这个小男生太早跑马,这不仅

    仅是快感的问题,而是她明白这个小男生现在最需要的,是自尊还有自信。

    她垂下头,递过自己的樱唇香舌,丝毫没有犹豫和嫌弃,而是抬头羞涩的看

    了李誊一眼……似乎要抿嘴一笑,然后垂下玉首,让一头秀发如同瀑布一般凌乱

    洒了下来,开始舔上了那男生的龟头……第一下,温柔,又一下,爱恋,又一下,

    恭顺,又整个一口,将男生的龟头含到了自己的口腔里。然后开始上下拱动。吐

    出来,又含进去,抬头娇羞的看看李誊。现在的小女生也都很开放,不知道这个

    男生的女朋友有没有为他这样服务过,不过一般这种男生的女朋友,怎么可能有

    自己这个级别的身体,即使能为他服务,又怎能比得上自己那种如同魔幻的

    魅力呢?……果然,李誊不仅「呜呜」喘息得无比激烈,那脸色也已经如同喝醉

    酒一样艳红迷离。

    「阿誊哥哥,我给你……呜呜……亲一亲……你如果喜欢,可以顺便玩玩我

    的身体……琼琼是你的小女奴,给阿誊哥哥玩身体是应该的……」她娇羞的提示

    他,然后继续,这次是将李誊整个阳具吞到了口腔,不再吐出,而是开始用力的

    在自己的舌胎深处开始含弄。发出「咕叽咕叽」的淫靡声音。

    果然,李誊得到她的提示,才学会怎么动作,一边继续享受自己的口舌服务,

    一边开始居高临下的爱抚自己。他的动作一开始很轻柔,似乎怕弄疼自己,似乎

    怕做的不对,似乎依旧有些羞涩。但是,从自己的肩带开始,顺着自己的文胸开

    始挑动,顺着自己的柔背开始挫揉,慢慢,滑到自己的文胸里,开始攻击自己的

    乳房了……

    初学的男人,是无法抵挡诱惑,一定会迫不及待来侵犯自己的乳房的,何况

    自己垂着头给男人口交时,那种奴性能为自己的身体增添很多逼迫性的诱惑…

    …男人的手一开始太轻柔了,她引导着他,口腔里继续卷动他的龟头上的敏感点,

    果然,他对她乳房的攻击开始变成用力的揉捏和搓动……自己的C 罩杯的乳房虽

    然不是什么巨物,但是也很有规模,当然应该被男人有力的扭动变形才能获取快

    感。嘻嘻……小男生似乎学的很快,不仅开始对自己的乳头开展一波又一波的攻

    击,甚至开始有些粗暴的捻动自己的乳头,啊……有点疼痛,乳肉被勒动时牵扯

    了许多敏感的神经,但是很舒服,很有被蹂躏的刺激感……大男生真是学得很快,

    还是天生的?居然知道这个时候可以用一些粗暴,现在还腾出一只手来,开始隔

    着内裤抚摸自己的屁股,从抓捏自己的臀肉,然后慢慢向那条沟状地带。

    她感觉到下体有着本能的润泽,想来内裤那条纯黄色象征着清纯的小缝隙,

    应该已经有水渍了,但是男生的技巧太生硬了,没有什么太多的经验,这个时候,

    应该从自己的臀瓣上绕过来,抚慰一下自己内裤包裹下的小蜜穴才对啊……不过

    没关系,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都应该是她伺候这个男人为。她感觉到男人可

    能已经无法忍受她口腔服务的刺激,在抓捏她乳头和会阴处的气力,已经渐渐重

    到如同抠捏一般。她想,第一次就射自己嘴里,有些男生喜欢,有些男人不喜欢,

    不过考虑到这个男生刚才似乎有点自卑,还是不太好,于是将男人的整个阴茎吐

    了出来。

    谁知大男生似乎是下体难忍的饥渴,居然对自己吐出来表示不满,一把抓着

    自己的头发,继续向他的阳具处按过去,口中呼哧着:「别……帮我……不,给

    我弄出来,琼琼给我弄出来……就这样……」

    苏笛几乎心中发出一阵讥笑,但是也有一丝满足感,才要重新含去那个已

    经在紫涨的龟头,哪知男生居然已经忍不住了,一股浓稠白腥的液体,在自己的

    唇再次碰触到那龟头马眼处时,直接就滋射了出来。

    一股,又一股,白绸,浓烈,腥濯……她本来想躲一下,但是也没忍心,顿

    时,口腔,鼻子,腮帮,乃至眼帘上都被那精浆涂满了。

    大男生仰头叫唤了一下,身体一软几乎要倒下去。

    苏笛爬起来,似乎要摸一条毛巾去擦拭自己的脸蛋,忽然想到甚么,居然

    也不急着擦,而是可怜兮兮的爬近了大男生,乖巧的笑笑,她也知道自己此刻的

    笑容,沾满了精液,未免有些淫靡不堪,但是依旧笑笑,仿佛哀求一般说着:

    「阿誊哥哥……爽么?……琼琼……嘻嘻……可以擦掉么?还是阿誊哥哥要再欣

    赏一下琼琼的模样?」

    男生似乎恢复了一些理智,连连摆手,喘息了几下,歉意的说:「当然…

    …不好意思……我……对不起……」

    苏笛格叽格叽一笑,才去一旁随意拿一条毛巾来擦掉自己脸上的精液。毛巾

    顿时也污浊不堪,又取一张湿纸巾来擦一下,这次得了上次的教训,她乖巧的,

    依旧如同一个小鸟依人的女朋友一样,求问着:「阿誊哥哥……你不喜欢洗澡,

    我先去洗一下脸可以么?……出来再陪你玩啊……」

    男生搔搔头,忽然僵硬的笑笑说:「不好意思,刚才有点抽风了……居然打

    了你。」

    苏笛没想到他还在反复的表达着歉意,这种温柔,让她忽然觉得内心有一种

    柔情迸发的感觉,也不知道为什么,居然眼眶有些湿润,鼻子有些酸楚,毕竟,

    来绯红的男人,不太会如此对她,无论那些男人对自己的身体有着怎样的迷恋,

    但是归根到底,是不会在意她的感受的。她凑近一些,将李誊一把推倒,使得李

    誊仰面躺在床上,她依偎在李誊的怀抱里,这次是真的如同个小女友一样,温柔

    的说:

    「你真还挺温柔的,没事……你想怎么玩都行。」她忽然动了一些情绪,居

    然有点角色跳跃的说:「你叫我琼琼也可以,叫我dy 也可以,你还可以跟我

    爸爸一样,叫我小笛子……你挺棒的,也温柔,也帅,我今天挺高兴遇到你的

    ……嘘嘘……你别说话,听我说……我知道你不是常出来玩的。不要害羞,你想

    怎么玩?我都会很细心的听,很认真的学,随便怎么都可以。我不是对谁都这样

    的……只对你,时间还长,你想怎么玩,只管说。去浴室里玩鸳鸯浴,我用身体

    给你搓澡?或者你想……直接玩我下面……套子就在床头柜这里,嘻嘻,两小时

    内,你玩几次都可以?或者,要不要乳交?嘻嘻……你女朋友给做过么?都可以

    的……我都可以的……嘻嘻……还有啊,我愿意……给你真的拍几张照……不过,

    不能外传哦……这个只有你才有特权哦。」

    她知道男生一定会很感动,尤其开头那句「叫我dy 也可以,你还可以跟

    我爸爸一样,叫我小笛子……」。每一次,她只要念上这段台词,总能让男人们

    开始产生无边的错觉,甚至,她都可以让自己产生某种错觉……

    自己不是出来卖的,这里只是一场角色扮演的游戏。自己会对那些个文雅的

    有趣的假装摄影师的男人,动了一些真情。

    假装动了真情,也是一种真情?还是一种假装?她早已经分不清楚真假。她

    也不在乎什么真假。

    她好像真的很关心这个男生,甚至也关心那个什么琼琼是谁……她每次都这

    么骗自己,这样,自己心里会好过一些。

    大男生虎吼了一声,扑到了自己肉香满溢的身躯上,撕扯开自己的内衣,一

    边还在那里呢喃:「琼琼……」

    究竟谁是琼琼,能让这个男生这么癫狂痴苦……苏笛忽然有些嫉妒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