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体香 第一部:川跃归来】第42回

作品:《权力的体香

    第42:李誊·圣诞节之悲喜事

    李誊推开房门。

    房间里面,传来银铃一般的笑声:「我运气真好……还真是个小帅哥呢…

    …」。一个和他差不多年纪的女生,斜靠在床沿上,手上却捧着遥控器,似乎在

    看电视,瞥一眼,电视里播放的是跳水节目,好像还是直播,不过却调着静音,

    画面一闪而过似乎是个似曾相识的穿着泳衣这的小女孩运动员。

    而那个明显只是艺名叫dy 的女孩,像一副美丽的油画一样,娇痴痴的坐

    在床沿,咬着手指嬉笑的瞧着自己。她留着淑女型的斜披肩小卷发,眯着一对杏

    眼,嘟着小嘴,穿着更是分外时尚迷人。是一件大红色的斜露单肩针织连衣裙,

    上身用一幅斜线条的大布料妆点身材,下身却是包臀紧身的小裙,仿佛一体成型

    的衣料,只用雪白线绒来修饰着袖口和领口;大红色、雪白绒,居然是一个标准

    的圣诞题装。但是和臃肿的圣诞老人截然不同,那件小裙子,却是走的绝对性

    感风,将她玲珑的身段衬托展露得令人鼻血将喷。可爱的圆润臀部被小裙包紧着,

    从大腿这里就开始裸露,而两条长腿裹在肉色丝袜里,虽然交叉着,但是分寸精

    致,更显得性感妖娆,这件圣诞小裙是不用肩带的,从左到右肩,呈现一个斜线

    条,左肩是包在大斜领子的衣料里,但是从脖子开始,整个圆润右肩和锁骨全都

    暴露在外头,那种精致、圆滑、白腻、细巧是看惯了学生穿着的李誊所难以想象

    的,而那雪白的右肩上,却自然而极度诱惑的挂着一根让人看得无法自制的火红

    色蕾丝肩带,明显和连衣裙不是一体,而是女孩子的文胸肩带。由于大露肩连衣

    裙的线条特别窄斜,顺着肩带向下,可以清晰的看到女孩子那一侧乳球的小小起

    伏,浑圆、饱满、挺拔、俏皮,活泼的如同一只小麋鹿,又诱惑的如同一碗圣诞

    糖果……

    这一身妆扮,美固然美得不可方物,俏皮趣味也是圣诞题,但是那种华贵

    艳丽的性感,绝非廉价的风骚女孩可比,却才是真正让所有男人燥热难当的。

    在看到房内春色的一瞬间,李誊几乎都要相信,即使和这个女孩子只是共度

    两个小时,五千人民币也是花的值得的。何况今天是天上掉下来的五千人民币。

    天上掉下的来的价值五千人民币的女孩么?

    李誊呼吸有些急促,手脚有些麻木,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渴望和恐惧。似乎

    眼光不想从女生身上挪开,又不想跟个纯粹的色情狂一样只去看她的乳沟,只能

    假装镇定,掩饰慌乱的眼神胡乱游走一下,电视屏幕上字幕似乎是「世界跳水巡

    大奖赛新加坡站,来自俄罗斯的运动员……」

    女孩子大概是看自己有些痴呆样,只能自己笑吟吟站起来,走过自己的身边,

    替自己上房门。真不知道是职业练就,还是确实也是经验不足有点小清纯,这

    个叫dy 的女孩走过自己的身边时,居然偷偷的害羞看了自己几眼,小脸蛋也

    涨通红,垂了头,眉梢挑挑一笑,仿佛是爱人之间的亲昵,小巧的伸过一根手指,

    在自己的肩膀上推了一下

    「小帅哥……发什么呆啊……嘻嘻……你还真连台相机都不带啊?」

    「我……」李誊仿佛刚想起来,这里名义上是个摄影爱好者俱乐部,名义上

    自己是来拍艺术照的,他尴尬的努力挤一下嘴角,想笑一笑,却有点表情僵硬,

    实在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自己该怎么做。

    dy 似乎看出来李誊是个稚嫩的初来者,又是咯咯咯一笑,想了想说:

    「小帅哥,听说您是琛哥的朋友啊。」

    李誊感觉好像终于找到一个话题,自己是「琛哥的朋友」,而且张琛说了会

    帮自己打招呼的。可是自己和张琛,也谈不上多深的朋友吧,而且在这个两小时

    可以赚五千(当然,天知道分到她自己能赚到多少)的女孩面前,说认识张琛,

    一个保安部的经理,好像不是什么太有面子的事吧。忽然间,李誊仿佛是鼓足勇

    气一样,舔舔发干的嘴唇,摇摇头呆笑着说:「你叫dy 吧?我其实跟琛哥也

    不是很熟……他带我来看看,我第一次来……其实我这个……」

    dy 抿着嘴咯叽咯叽娇笑了一通,居然上前来,仿佛是爱人间甜美的问候

    一样,轻轻在李誊的脸腮上「噗嗤」吻了一口,她可能没有意识到这是除了姐姐

    李瞳之外,李誊和女孩子最亲密的一次接触了。但是她似乎懂得如何安抚像李誊

    这样的「新人」慌乱的心

    「小帅哥,我知道了。不过你不用紧张啊。其实我也是什么都不懂的……但

    是这么说吧……刷了卡进了门……我就是哥哥你的人,恩……我就是哥哥你的一

    件东西。这里就你和我两个人,哥哥你有什么要求,一点不要害羞,告诉我…

    …我一定让你满意。」

    「要求……我没想……我……这个……我不会拍照……」李誊一时倒还真想

    不起来自己能有什么要求。甚至他都有些怀疑,dy 是不是在问自己拍摄方面

    的动作啊之类的要求。他可是真的连台相机都没有准备。

    dy 似乎明白了他的误解,又抿嘴笑得撒欢,又说:「哥哥,我说了,从

    现在开始,我就是你的人……恩,所谓要求,就是哥哥你的喜欢啦,喜欢妹妹叫

    你什么?喜欢妹妹怎么做?怎么玩?都可以的,你高兴是最重要的……嘻嘻…

    …你想想……想想……想不出来的话,让妹妹替你决定?」

    其实李誊不太喜欢她自称妹妹,叫自己哥哥,因为无论如何,这个女孩子看

    上去和自己是同龄人,甚至要比自己大一两岁吧,虽然「哥哥」「妹妹」的很亲

    热,甚至激得他的下体都有了剧烈的反应,但是女孩子「喜欢妹妹叫你什么」却

    仿佛提醒了他,瞪红了眼,好像是得到了某种启示和勇气,点点头,一开始是说

    的点脸红心慌,声音也很轻,说:「那可不可以这样……从现在起,你叫自己琼

    琼,叫我阿誊。」

    dy 笑得很温柔:「是,我是琼琼,阿誊哥哥……我是你的琼琼……」

    李誊得到了很大的鼓励,声音也响了起来「从现在开始,你……你就是我的

    女朋友。」

    dy 的声音甜如蜜:「当然了,琼琼一直都是阿誊哥哥的女朋友,最亲的

    那种。」说着,已经真的如同温柔体贴的女友一样,扶上了李誊的臂膀,将李誊

    引导到床沿坐下。

    李誊喘息着,一眼停一眼躲的欣赏着这个女孩子的每一寸曲线,呼吸着她传

    过来的香水气息,忍不住抚摸上了她的大腿,啊,那柔软的、丝滑的,那圆润的,

    细巧的寸寸手感。让他仿佛摸到了什么宝物一样,细细的爱怜的婆娑,慢慢向上,

    慢慢加大幅度……

    他的声音开始急促起来:「不仅是我的女朋友……还是我的女……女……女

    奴……」

    dy 也仿佛是能感受到他的心情律动,居然好像真的变成了某个娇羞的小

    女奴一样,不仅将一条紧致细滑的腿乖巧得伸过去一些,方便李誊的抚玩,一边

    甚至都要整个身体团到李誊的怀抱里,媚眼如丝,呵气如兰:「琼琼是阿誊哥哥

    的女奴,女奴隶……阿誊哥哥是琼琼的人?」

    李誊被「人」这个称呼震撼到几乎当场就要射出精液来,他激灵灵打了个

    哆嗦,似乎找到了感觉,忙不迭的点头,慌慌张张的说:「是,就是这样,我是

    你的人,你是我的女朋友,女奴隶,你不要躲着我,你要……尊敬我……爱我

    ……你要想着让我高兴,让我快乐,让我兴奋……我……我」说到后来,他虽然

    从自己的话语和已经抚摸上dy 大腿根处的愉悦手感中获得了大量的快感,但

    是到底没什么经验,并不知道具体该怎么做,甚至觉得,无论自己怎么做,都一

    定是稚嫩的,浪费的,笨拙的,只好妆模作样的一边调整自己的呼吸,一边语无

    伦次的说:「你要动一些……我不知道……该怎么弄下去……总之,你要来

    ……动一些……那什么……」

    dy 点点头,用那粉嘟嘟的嘴唇仿佛在吹息,「吁吁」两口,仿佛在安慰

    李誊的慌乱,却也是娇羞不胜的眯眼笑着说:「好的,阿誊哥哥,人,琼琼来

    伺候你,琼琼爱你,琼琼最爱阿誊哥哥了,不过琼琼笨笨的,伺候的不好的地方,

    阿誊哥哥你一定要直接说啊……琼琼是你的女奴,是你的女朋友,你可以对琼琼

    做你喜欢做的任何事情,琼琼都很开心的……你要不要先摸摸琼琼?」

    说着,她引导这李誊的另一只手,从自己那根浑身上下最是性感诱人的肩带

    上抚摸了上去,引导着李誊,从她雪白的肩膀上,把那根肩带挑起来,松到臂膀

    上,更加诱惑,更加迷人,李誊这次不用她教了,手自然而然的,从她的连衣裙

    的斜肩这里,顺着那肩带掉落的位置,插了进去……

    满手的酥软,「嗯」李誊忍不住一声闷哼,「啊……」dy 也发出仿佛很

    舒服很享受的娇吟。

    向下,用力支撑开那片椭圆的罩杯布料,手上有一整团软软的触感,从自己

    的指尖缝隙里满溢出来。好滑,好软,如同一个水袋一样,是那么的神秘的女人

    的乳房,是所有男人逞欲的希望,哪怕只是轻柔的抚摸这一团美肉就能产生无尽

    的快感……李誊但觉天旋地转,手指更是向下,触及到了一颗有些凹凸小颗粒感

    的小圆粒,开始本能却有些笨拙的旋转,揉玩……天啊,从指间传来的酥软,居

    然能如此美妙,感觉到似乎有一种激素,从心田传导到小臂,到手腕,到手指

    ……而他的嘴巴似乎也已经忍不住饥渴,吻上了dy 的脸颊。

    他的身材本来就高大,这么一摸,一吻,dy 被他一压,已经支撑不住身

    体,咯咯娇笑着由得李誊算是斜身把她压制在床上。娇弱的女孩子,被揉到在松

    软舒适的床单上,更产生了一种让李誊原始的欲望在浑身的肌肉群里的迸发的快

    感,李誊继续加大自己的攻势,抚摸、亲吻、抠弄、喘息,甚至本能的屁股一耸

    一耸,用腰臀的力量,把自己的阳具往dy 的臀胯小腹这里拱来拱去的。那根

    饥渴的肉棒,虽然隔着衣衫,但是感受到女孩子身体的柔软和香甜,仿佛就是这

    么胡乱的碰撞,也是人间难的美味。

    而dy 一点也不反抗,则如同甜蜜的恋人自然的欢好一样,蜷缩在他的体

    下,任凭他对自己身体的侵犯和攻击,甚至动得娇喘迎着他的动作,气喘吁

    吁的承受了一会,才细密无声的问候着:「阿誊哥哥,人……您要不要去洗澡

    啊?琼琼伺候你洗澡啊……不过,都看阿誊哥哥喜欢,阿誊哥哥喜欢洗澡,琼琼

    就脱了衣服,陪阿誊哥哥洗澡,阿誊哥哥不喜欢洗,喜欢就这么玩,琼琼就给阿

    誊哥哥这么玩……」

    这是自然的欢语,但是也是借机提醒李誊,这场玩乐该有的顺序。但是谁想

    到,这么平常的蜜语,李誊却仿佛被电了一下,有点尴尬的爬起来,喘息着,抓

    了抓头发,嘴角抽动了一下,忽然有点恼羞成怒的恨恨的说:「你……这是嫌我

    脏?」

    dy 一愣,似乎没想到他会有这么一问,忙也爬起来,凑近李誊,真的恭

    谨的如同个奴隶一样,并着两只手几乎就是向李誊跪下了,只不过是跪在床上,

    怯声怯气的说:「不是不是……琼琼……不……小女奴我只是问人喜欢什么样

    的……我……」

    她似乎还在背着台词一样,但是李誊似乎感觉到自己更是受到了某种极大的

    侮辱,他今天一天来被压抑着的愤怒和某种沮丧的情绪,到这一刻似乎被这个恭

    顺的小女孩挑动了起来,他居然不知道哪里来的火气,伸手过去,「啪」的一声,

    扇了dy 一记耳光:

    「你……你自己只不过是个……,居然嫌我脏?!我……我……我……」

    dy 的脸蛋上,已经印出了一条红色的血痕,她似乎看出来了李誊是真的

    情绪有点失控,并非在玩什么性游戏,顿时委屈得眼泪都流了出来,而且眉梢一

    挑,也要发火的意思,她的服务就是:这两个小时,她是这个客人的私人模特,

    随便客人要玩什么样的「摄影游戏」;但是她毕竟不是下三滥的妓女,这里的规

    矩是客人不能伤害她的身体。既然李誊打了她,她完全可以撂挑子,叫保安进来

    教训教训这个突然发神经病的「摄影爱好者」。但是抬起头,一瞬间,看着李誊

    失魂落魄,那扭曲的脸,似乎有三分歉意,又似乎有一些惨烈的痛苦,她竟然一

    时呆住了,也有些不忍心。不过如果任凭李誊再发作下去,真的打了自己,头

    一脸的伤,也不好交代,她只能努力咽下泪水,小声的说,但是也带着几分警告:

    「哥哥,你别生气……你不能打我……给保安看见了,要,要过问的。」

    她居然又凑上来,仿佛不再害怕,吻上了李誊的嘴唇,又小声说:「阿誊哥

    哥,你别生气,别打我,还是……玩我吧……别浪费了,尽管玩我吧,玩你的琼

    琼吧……」

    李誊呆呆的看着其实尤其是在嘴角这里,长的有三分像石琼的女孩(这也是

    他一心要点dy 的原因),忽然觉得晕天暗地,他本来也不太明白自己怎么竟

    然会忽然发了脾气,打了这个女孩,但是那句「别浪费了」……仿佛在一片混沌

    中,在他今天一整天的浑浑噩噩,任人摆布中清醒了过来。他其实忽然明白了自

    己真正愤怒的情绪,沮丧的心情是从哪里来的:

    他是个穷人家的孩子,和姐姐相依为命,都靠外公外婆养活,从小到大,过

    着自己也明白的清贫生活.????b。但是他不甘心,他向往美好的东西,更加美好的东西

    ……比如篮球,比如计算机,比如大学,比如学生会,比如做个小干部,比如

    ……那美丽到让他心醉、高贵到让他窒息的女孩:石琼。

    石琼,仿佛是某个天使为他拉开的窗帘的一角,让他看到一个美不胜收的窗

    外的另一个世界,他迷恋石琼,不仅仅是迷恋一个美丽的女孩,他其实更迷恋石

    琼那种高傲的贵族女孩的气质。他甚至迷恋石琼那名牌的穿着、精美的饰品、细

    巧的文具、温馨的房间、甚至迷恋她的车、她的包、她的香水,他甚至好几次,

    在被窝中幻想着石琼那注定了非常华贵精美的少女文胸和内裤……

    这些东西,就这么展现在他的眼前,他伸手去摸,仿佛可以摸到一丝触感,

    而应他的,却是冰冷的现实:也许在大学时代,他可以继续这么愚蠢的追逐,

    欺骗自己某种可能性,但是他不属于这个世界,这些最美好的东西,不属于他。

    他可以窥见,却不能拥有。擦肩而过之后,他不知道自己将走向何方。

    而今天,这荒诞的摄影爱好者俱乐部一行,其实同样让他愤怒,让他焦灼。

    他不愿意像张琛那样,找个5元的妞,来发泄一下自己的性欲。

    他喜欢最好的,他要最好的,最高贵的,最美丽的,最典雅的。他甚至飞蛾

    扑火一样,完全不顾忌,想过要用所有的积蓄来享受一下人间的美好。命运也仿

    佛再赐予他关爱,不知道哪里的莫名其妙的老,居然把这个头牌的私模,送给

    了自己一个时间段。

    但是从走入房间那一分钟开始,他其实不敢面对的,是自己内心极度的自卑。

    这个女孩的衣服,虽然是那么的风骚性感,但是仔细一看就很昂贵;这个女孩的

    气质,虽然有一种放浪,但是在一片轻浮中也有一种典雅;这个女孩的妆容,处

    处精致细巧,连身上的小香,也是他闻所未闻的……这个女孩是多么的温柔体贴,

    柔顺乖巧,居然任凭他可以享用她的一切,甚至是女友扮演、女奴扮演。

    但是自己呢,穿着自以为很帅的运动服,一定像个小丑,等一下脱了鞋子和

    裤子,自己的袜子和内裤都不是什么名牌,人们不是说,袜子和内裤是男人品质

    的象征么?……自己的发型在她的眼里一定很呆,自己那些木讷的、愚蠢的、笨

    拙的反应,她一定也是心里暗笑的吧。她甚至叫自己去洗澡,是啊,两个人亲热,

    应该从洗澡开始么……自己是那么的笨,那么的蠢,居然连这些都不知道。

    这两个小时,他可以肆意的奸污这个女孩么?也许吧。他可以随意的玩弄这

    个女孩身上的每一寸肌肤么?也许吧。他可以把精液射在这个女孩最白皙的肌肤

    上,最俏丽的鼻脸上,最芳香的头发上,甚至那神秘的所在么?也许吧。

    但是两个小时过后呢?今天的两个小时,不过是不知道哪里来的天使,用神

    奇的魔法,为他拉开的窗帘的一角,让他看到一个美不胜收的窗外的另一个世界。

    但是这个世界,注定不属于他。即使是眼前这个恭顺的任凭自己蹂躏的女孩,其

    实两小时可以赚5人民币,是自己三、四个月的生活费,当这两个小时结

    束,当自己走出这间房间后,又如何能到这个真正灯红酒绿、纸醉金迷、让人

    魂牵梦绕的世界呢?

    上帝啊,你为何让我看到美好,却让我无法拥有……

    他忽然哭了,哭得很伤心,很卑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