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体香 第一部:川跃归来】第38回

作品:《权力的体香

    最·完·整··小·说·尽·在·第·一···小·说·站

    作者:hmhjhc

    26//6发表

    字数:625

    第3:刘铁铭,圣诞节之领导事

    有些人误以为,机关里的领导,还在过着那种二十年前传言的「一杯茶一包

    烟,一张报纸看一天」的悠闲生活。其实这是典型的误解,真正到了一定级别机

    关领导的工作日程,永远是忙忙碌碌,跟个企业高管也没什么别。

    刘铁铭局长的工作日程,一般是由秘书小齐安排好的。今天是2月24日,

    本来是一整天都要跑基层,小齐早在一周前就给到的日程表上,就很清晰也很细

    致的连规划带注释:

    今天的日程核心是「参观巡视河西体育媒体」:上午:编辑部

    (重点:新媒体部门)。

    中午:河西电视台体育频道(重点:世界杯节目组),用工作餐。

    下午:杂志(重点:会见屏行球中心的投资方)

    注:投资方为法国资公司,需要一起庆祝圣诞节。

    满满的一天领导事。

    但是昨天又临时接到河溪市委的电话,首都要来几位什么「联国友好康复

    协会」的理事,让省局接待一下。河溪市体育局童局长也再三表示,他会陪着过

    来,领导最好还是抽时间见一面。所以刘铁铭和陈礼,讨论决定还是要应酬一下。

    这样一来,日程都被打乱了,既然不方便出门,上午干脆就留在省局里开临时会,

    议小结一下工作。

    这个临时短会的参与者有副局长郭忑、竞技赛事处处长陈礼、办公室老赵、

    还有刚刚国的群体处处长罗建国,以及科教处杨处长、人事处许任;讨论的

    议题无非是大家说说各自手上的工作。

    直到会议最后,如同蜻蜓点水一般,由郭副局长开头,提到了已经讨论了两

    三周的,在省局群众体育处下面开设一个试点型的「公共关系办公室」、协调省

    局对外的一些体育公关工作的提议。罗处长立即谦虚表示,自己对公共关系学了

    解不够,而且可想而知这个办公室一定要涉及到很多竞赛和培训方面的工作,还

    是归到竞技赛事处或者省厅办公室去直接领导比较适。陈礼处长笑了笑,表示

    这样不太好,还是由罗处长这里持大局。

    刘铁铭沉稳的挥挥手说:「你们两位都不要客气么。这是为了工作,又不是

    讨论什么部门私利。你们两位都是专业人事,谁管理都是绰绰有余的么。只是我

    最近想着,这个办公室也许不一定归属到具体哪一个处下面。即使是青少年体育

    处,还有科教处、体经处、还有各个项目中心,都应该要涉及到一些新时代的公

    关工作么……大家看看,这个办公室是不是暂时只是作为试点,可以由罗处长这

    里带一下,只谈工作需要,不牵涉到具体的部门职能划分,调动几个有活力的年

    轻人去,让他们闯一闯,啊,我们多看看,然后再决定细则……你们说,怎么样

    啊?」

    众人当然一口声的说好。郭副局长是老干部了,总是细致一些,扶一扶眼镜

    说道:「那这个人选问题要定下来了。」

    陈礼处长马上提头说:「罗处长这里培养了几个不错的年轻人。我看到有一

    个叫石什么……哦,石川跃的,国外读书来,最近工作也很出色,省局上下口

    碑都不错,是不是可以让他来暂时持这个办公室的工作?」

    罗建国还来不及说什么,人事处许任就说:「石川跃?那个小伙子倒是很

    突出的。不过既然在群体处下面设的办公室,他本来在传媒二科下面,直接调任

    不太适吧?」

    陈礼正色说:「这有什么不适的?这个年轻人工作努力,又有点小聪明,

    可以磨砺一下破格提拔么。如果怕传媒科那里尴尬,可以给一个副科长的名义,

    让他继续向传媒科汇报工作。」

    罗建国笑笑说:「我们传媒科那里没什么的……」

    刘铁铭呵呵一笑说:「老陈说的对,不拘一格用人才么。还是那句话,都是

    为了工作。这不是部门权力分配的问题。我是想着,这个办公室,如果归到传媒

    科下面,是不是有点不伦不类啊?我建议也不用给科长副科长什么的名义,和组

    织部这里讨论一下,暂时给一个' 公关关系办公室任' 的名义。看一个阶段再

    说……大家觉得呢?」

    大家忙又一叠声叫好。这次连郭忑都看出来,刘局是有意要提拔这个年轻人。

    甚至认为「副科长」的级别太低了,所以才特地含糊着级别,既然直接归属在群

    体处下,那至少就是个科室的编制,而且听老刘的意思,似乎还不仅仅局限在群

    体处,有意进一步提高这个办公室的定位,看来即使是科级干部定义,对于这个

    年轻人,也是不够的,难道设立这个什么办公室的根本目的,只是为了给这个石

    川跃过渡一下,好接着提拔重用?人事即政治,当然要以领导的意见为了。

    几个各怀心事的领导讨论完,外头秘书小齐说那几个「联国友好康复协会」

    的客人等了一会了,刘铁铭就让众人先去,他和陈礼去见一下。

    其实刘铁铭跑了这么多年江湖,这里的把戏,哪里瞒得过他。这种所谓什么

    「联国友好某某协会」,纯粹是利用翻译上的漏洞,来把自己打造成联国的

    某个下属组织。其实「Friends of the United Nations 」是一个联国向会

    机构拉赞助的计划,真正理的翻译是「联国之友」或者「联国的伙伴」,

    但是把它故意错翻成「联国友好XX协会」就容易使得不明真相的群众,误以为

    这是个什么正规的联国下辖组织。

    这种协会,一般有两种来头,一种纯粹是江湖骗子,拉拢某些个想镀金的商

    人,给联国的边缘组织赞助了几十万,换了个牌子,来骗钱骗色骗通行证;还

    有一种,往往就是某些官场掮客、退休的二三线干部,或者官家子,既不愿意

    行商,又做不得官,顶着这种名义出来跑跑江湖,显得高端洋气,又进可攻退可

    守,拿项目也容易遮人耳目,出了事也可以一口推诿在「民间组织」上,不过就

    因为这样,这里面有时也算是藏龙卧虎。

    这个「联国友好康复协会」就是如此,居然能让河溪市委特地打招呼来要

    刘铁铭见一下,童万秋局长又肯陪同,那就是颇有一些来头的。说名义上是个基

    金会,要在河溪投资作建设一个体育特色的康复园,题是康复疗养。刘铁

    铭虽然装作没听明白,其实心里一清二楚,不就是开发房地产项目呗,拿体育局

    用「康复疗养」这种名义做个垫背的。

    本来只不过是见见,自己毕竟是省一级的领导,随便说两句「河西的康复疗

    养事业很需要你们的协助啊」,然后让陈礼去陪着花天酒地一通就完事了。但是

    小齐昨天特地通过假装是「闲聊天的谣言」提醒他的事,却让他心里很别有一番

    滋味不太舒服。按照小齐的说法,说是这些客人中有几个人,似乎「挺会玩」,

    传闻说,在南海省就和省女排队的几位艳名在外的女队员有些风言风语的,还是

    南海省体育局特地安排的,建议「咱们河西的女运动员' 还是避一下,不要参

    与会谈' 」。

    刘铁铭当然听得懂,「避」这是正话反说,小齐其实是在暗示他,这些人

    反正特地跑一趟体育局,自己如果想笼络他们,或者接近一下这几个人,可以学

    南海省,派几个漂亮的女运动员来「陪同」。

    「哼,当我什么人!?做领导没点党性怎么行?!怎么能做这种事!?」刘

    铁铭恨恨的想。

    但是他也无意去得罪这些个河溪市政府很看重的财神爷,和陈礼一起,装模

    作样胡乱陪他们聊了只有2分钟,就借口自己忙着今天还要跑媒体,干脆让陈

    礼单独带他们去「基层」「参观参观」了。然后只留下自己一个人,在办公室里,

    利用难得的几分钟闲暇时间,躺在沙发上闭目养神。

    陈礼愿意怎么做,那是老陈的事,来后自然也不敢不向他汇报。自己只聊

    2分钟,就是表示自己不想担什么干系兴趣也不大,不过有了好事也要记得他

    一份。陈礼如果没什么兴趣,带他们去吃顿好的,希尔顿里一塞就完事了,这几

    个人在河溪的对口机关不会只有体育局一家,他们愿意怎么玩怎么疯都随意;陈

    礼如果有兴趣……他自有一套他的野路子,自己也不想知道细节。

    当然了,就这些人,难道陈礼还真敢逼着各项目中心一线的美女运动员来

    「陪客」?别说陈礼不敢,就是刘铁铭自己,也不认为自己能跟南海省一样那么

    胡来。不过如果他们真的如同传言的有那种爱好,无非是跟玩影视明星的戏码一

    样,又好色又虚荣呗,手上又有资源,说不定陈礼自有一些办法,可以让几个贪

    慕钱财或者求着省局办事的底层小运动员,来假扮「明星运动员」牺牲一下?

    刘铁铭想到这里,嘴角也不由得露出男人想到胯下那点事时,才有的猥琐笑

    容来。

    想想这种事情,本来就跟玩影视女明星是一个道理。男人么,不仅想得到肉

    体上的愉悦,也是贪慕那种玩弄外表上特别光鲜靓丽、别人触手难及的女明星所

    能带来的心理快感。就是那种「你们只能看着,老子却可以压着」的满足感。不

    过问题是,自己管的是体育局,又不是广电局,在体育圈子里,「美女」和「优

    秀运动员」没有什么必然的对等关系。你如果只是一个基层的漂亮小姑娘,就算

    你愿意送货上门,在人家眼里,也不过只是普通的「漂亮女孩子」,是无法获得

    足够的议价空间的;反过来,你真能获得比较有说服力的成绩,是某个国家队,

    省队,哪怕只是市级队伍的当家花旦,虚荣感是上去了,可要是长了个歪瓜裂枣,

    也很难通过那种事来获得什么的吧……毕竟,像言文韵那样的「色艺双绝」,总

    是少数。

    难怪听说陈礼特别喜欢玩年纪小一点的小运动员。即能保证姿色和清纯,至

    少,还可以幻想一下她将来的成就?

    刘铁铭并不太清楚这类事情操作的细节。当然有的时候,他也忍不住有点好

    奇,想着清纯可爱、娇小玲珑的漂亮女孩子,明明可以干干净净做个普通人,究

    竟是怎么或者被胁迫或者被诱惑着来参与到这种局中来的?虽然江湖上传这种事

    情总是传的天花乱缀的,但是真的操作,也只有陈礼那种人会那胆子下得去黑手

    ……难怪有些领导,已经坐到级别非常高了,一样会栽跟头在什么女大学生、女

    明星、女持、女律师身上。可能真的诱惑来时,挡也挡不住吧。女人身体的诱

    惑已经足够让男人疯狂几千年,如果能披上最让男人心动的那件「虚荣满足」的

    外衣……想想也是可以理解的。

    有时,他也会忍不住,燃烧起某种内心深处的一股欲火,甚至一个人在办公

    室里,都会产生一些幻想。似乎能看到,自己名义上「管辖下」的美女运动员们,

    一个个被自己压在身体下娇喘承欢的模样;他甚至会幻想起,自己如何建立一个

    办公室里的后宫,把那些在领奖台上能露出胜利者笑容的女孩子,如何一个个据

    为己有、奸淫玩弄、蹂躏糟蹋的场面;而她们又是如何因为自己手中的权力和资

    源,献媚争宠、含羞带耻、求着自己去一个个操过来的场景……就像上个月,他

    去水上中心开会,偶尔看见那个叫许纱纱的小女孩……真正是如同出水芙蓉一样

    的清纯可爱,玲珑有料,小屁股那个圆,小奶子那个挺,小嘴唇水润娇憨,真恨

    不得让人咬上去吸一口……来后,自己就难得的,在办公室里忍不住幻想着,

    这个娇小幼稚的水灵灵粉嘟嘟的小姑娘,被自己脱的光光的,露出少女羞涩的胴

    体,露出那小巧的奶头和粉嫩的蜜穴,让自己用自己刚强粗壮的阳具去顶、去捅、

    去钻,在自己的胯下奉承自己,用自己老浊的精液去玷污个彻底的场面……他甚

    至都起了心,要徐泽远安排一下,自己再去水上中心,和运动员们「联欢」一下?

    只是联欢一下,作为领导工作的一部分,也不为过么。

    但是他明白幻想和实际去做的别,始终把这一切控制在自己的纯粹意淫阶

    段。他不想轻易栽这种跟头。想一想没什么,但是甚至哪怕是真的有机会和许纱

    纱这样的美少女运动员有「接触」的机会,他也不会像陈礼一样去揩点油搂搂抱

    抱什么的,他是高高在上的省领导,应该只是「亲切慈祥、庄严正派」的交叉双

    手微笑……今天晚上好像电视里还会直播那个小女孩在新加坡的比赛,自己宁可

    只是隔着电视看看那个小宝贝儿,看看她紧紧的包在泳衣下面的洋溢着青春气息

    的身体曲线,幻想一下,这就可以了……他知道自己有欲望,但他认为人人都有

    欲望,别在于如何控制欲望。欲望么,是用来满足的,用来实现的,用来让自

    己爽快的,如果一个控制得不好,很容易烧伤到自己。

    想到这里,他决定还是要投入工作中去。

    「小齐,你来我一下我的办公室。」

    ……

    「下午看看,能不能挤一下时间,把没有跑的项目跑掉?」

    「刘局,恐怕来不及了,去一个地方就差不多了……今天毕竟是圣诞节,让

    人家单位里太晚下班不太适的。」

    当领导的,有时真是跟戏子一样赶场子啊。刘铁铭不由得感慨。三个项目选

    一个?按照重要性来说,是应该去杂志的。

    河溪市在建的全新球中心,说起来一波三折。这个项目,原本是规划在离

    河溪市东南有公里溪山脚下的屏行县。而动工之前,却正好赶上了C 国中央

    倡导「六万亿大基建时代」,当年的省委书记亲自拍,把这个项目,规划成了

    「亚洲第一球中心基地」,还从屏行县移到了市溪月湖。为了这个,屏行县

    委还暗地里鼓动山民闹事,颇起了一阵风波。

    但是这两年政治局面为之一变,此类项目的风声都很吃紧。「六万亿大基建」

    已是过去式,各级部委对于此类劳师动众的大型投资项目,至少在表面上,是不

    太会支持的。要不是现任省委书记王鼎不想让人说他是「一朝天子一朝臣」之类

    的风凉话,整个规划黄了都有可能。这个当年规划中的「亚洲第一球中心基地」

    的项目启动已经六年了,是绝对不适再拖下去的。所以到了这个时候,项目规

    划被浓缩成了原本规划的七分之一,成了一个小型的球基地,又戏剧性的移

    了屏行县。而且为了掩人耳目,就需要本来早就被晾在一边的省体育局出面了。

    至少要赋予这个项目更多的「体育意义」而不是「房地产意义」,这样容易得到

    会和舆论的支持。

    这种事情,体育局是纯粹顶缸背锅的,完全吃力不讨好。毕竟,相比各个

    县真刀真枪的财税、地产、能源、金融等利益部门,体育……不过是做做样子走

    走过场罢了。有好事的时候轮不到,现在要收拾残局,倒想起体育局来了。但是

    没办法,在下属面前,刘铁铭是领导,他的一个眼神一个暗示,别人都得用心体

    会;但是到了省委,王书记才是领导,他老人家的一个眼神一个暗示,刘铁铭需

    要用心体会……即使是黑锅,体育局也只能背了。

    想到这里,刘铁铭仿佛是赌气一样,恨恨的说:「好,你联络一下邱长,

    我们这就去河西体坛!」

    一个小时后,刘铁铭就带着几个随从工作人员,出现在了河西体坛那已经被

    打扮得满是雪绒花、圣诞树、小铃铛、麋鹿角,圣诞气氛浓厚的办公室里,在几

    个河西体坛编辑的领导接待下,参观新成立的「新媒体部」了。

    因为这个新媒体部正在编创的手机视频采访节目最近非常的红,

    刘铁铭听着几个工作人员的介绍,一时心动,提出想看看一期的节目样稿,

    编辑部的任忙叫责任编辑拿出样片来一看,画面中,居然这一期是在采访省局

    的处长陈礼……

    随行人员连忙感慨的陪同着刘铁铭爽朗的大笑:「这不是老陈么……」,刘

    铁铭也忍不住连连夸赞:「你们做的真好啊。是应该顺便宣传一下我们河西省奋

    斗在一线的体育干部……老陈还挺上镜的来……」。其实大家都感觉到稍微有些

    小尴尬。毕竟,当着局长的面,在筹备一部在全国都颇有影响力的宣传片,内容

    却是在认真采访一个处长……怎么都感觉都是有点怪怪的。

    那个责任编辑明显有点尴尬,不过还是递上名片,请领导多提宝贵意见。本

    来这种小人物的名片刘铁铭都是随手一扔,不过在这种场,当然也要装模作样

    接过名片来看一眼。

    「哦,是言编辑……言……文坤……哎,是不是那个?」

    「您别说了,呵呵,不是巧,文韵是我妹妹……」

    「哎吆,失敬失敬,那么巧啊,可要帮我要张签名啊。」

    大家又是一通哈哈大笑。刘铁铭当然不会提言文韵在河溪选拔赛上的失利,

    不过既然遇到她的哥哥,言文韵毕竟是河西运动员的代表人物,这个是一定要夸

    上两句的

    「你妹妹可是我们河西的宝啊,想不到她的哥哥也这么能干……好好好…

    …河西体育事业,都应该记着你们这些年轻人的功劳啊。」

    所有人又嘻嘻哈哈胡说了一些毫无内容的话,了影,也就要撤了。还是秘

    书小齐机灵,临走拖着言文坤说:「你们关于陈处的片子,编完了最好发给陈处

    这里和省局稍微看一下比较好……」河西体坛虽然名义上是省局下属的单位,但

    是这些媒体都很横,上下里外都跑的开,省局也未必真能严格命令,何况体育局

    不是宣传部门,并没有真正意义上「审核」稿子的权力,所以小齐是说的也是比

    较婉转,还是刘铁铭打了哈哈说:「给老陈看看么……他是演员之一,应该的,

    应该的。」

    所有人都一片附和声:「应该的,应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