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体香 第一部:川跃归来】第37回

作品:《权力的体香

    第37:言文韵,闺蜜下午茶

    言文韵带着激动的情绪,有愤懑,有失望,有痛苦,也有一些恼羞成怒,糊

    里糊涂过了好几天,一面也忙于机械的应付包括媒体、领导、教练、队友,来自

    各方面的所谓安慰、鼓励、慰问、探询……后来干脆借着脚伤的借口,请了假躲

    在自己的公寓里宅了两天。

    期间,她还是忍不住试刷了下川跃以前「借」给她的那张信用卡,只是想看

    看还能不能用……这是一次川跃借着替她在免税店用外币卡购买一份化妆水时

    「借」给她的,她虽然觉得很不妥,但是还是收下了,虽然从来没有去用过,只

    是当成了川跃的一份心意。但是现在这种试刷信用卡出气的行为,又让她无地自

    容和怨自己不争气,几乎恨不得把那信用卡给剪了。直到堪堪一周过后,圣诞节

    快到时,她才渐渐平复了情绪,恢复了理智。

    她仔细想想,「我的世界需要各种各样的女人,但是就不需要什么女朋友

    ……」即是一种放浪的性态度宣言,在那天这个场,是不是也算一种善意的警

    告吧。

    那可是在封闭的暗室里,自己脚踝又伤了,而且一副干柴烈火浓情艳烈的局

    面,石川跃到底也没有真的怎么自己,要说自己没有那种性吸引力连自己都觉得

    有点假。何况自己一时激动,都已经说出了:「如果你要,去酒店开房,我可以

    把身体给你,我可以做你女朋友。」这样的荒唐话来了。如果那个该死的川跃只

    是一个贪恋自己身体的花花公子,甚至只是一个普通的好色男人,都到了那个时

    候,实在没有什么理由放过自己的……哪怕先满口敷衍,在酒店里开了房间,享

    用了自己的肉体,在今天的会,难道还真能化成什么实质的承诺?那种确立关

    系的方法毕竟只是自己在一片孤独和伤感中,某种情绪化的表达罢了,他到底也

    没有利用。

    「各种各样的女人,却不是女朋友」那是什么?情人?二奶?小蜜?性伴侣?

    性工具?……不过好像这也没排斥「妻子」这个角色。

    想到这里,她又不能不恨自己的患得患失和无聊花痴了。「妻子?」自己居

    然还在为这个流氓色狼大变态找借口。那句该死的宣言,怎么想也不可能是求婚

    吧。

    自己又不是没人追,又不是性变态,无论这个川跃是否有钱,是否有背景,

    自己好歹也是省队的队花,河西的小名人,怎么可能平白无故去做一个官二代的

    毫无名份的性伴侣甚至性工具,甚至性奴隶……自己之所以对石川跃这么动情,

    无非是感觉到他能给予的某种安全感期待感,并没有太深厚的感情基础。当另一

    种明确的危险感已经超越了安全感,自己又何必飞蛾扑火?何况那天,他又拒绝

    了自己的表白,又说出这样的话,从某种角度来说,无非是提醒自己,要自己干

    脆离开他的世界的意思吧。

    这只是人生路上一段插曲。我不自量力的爱上了一个富二代官二代,他却不

    想要一段稳定的感情,玩弄了自己一下,甚至还玷污了自己的脚……尝了点甜头,

    放过了自己,如此而已,会上常有的戏码,今后还是各走各的路吧。

    但是,也许是这两天围绕在她身边的,依旧是那场因伤退赛,也许是没有任

    何人知道,在那天赛后,她和一个男人有了怎样亲密却变态的接触,足交?想想

    也是太羞人了……她无法轻易的释怀,甚至已经开始胡思乱想,想到了另一种可

    能性:「难道就是因为我输掉了比赛,他认为我的条件不够了?本来不是还对我

    挺好的么……勾勾搭搭的。」

    想到这里,言文韵自己都有点可笑,这个念头未免有点牵强附会、神志不清,

    男女之间的事那么复杂,又不是积分赛,会因为一场比赛的退赛而如何如何…

    …但是两件事情确实是她最近最在意的事情,一旦将它们联系在一起,更就不容

    易压抑下去:那封邮件上,不是说石川跃就是喜欢利用女人么。利用女人……利

    用……那么除了身体外,也许自己还有其他的利用价值,是本来的石川跃看中的?

    那无非就是比赛罢了……想想也说得通,毕竟,在明面上,自己是省队的当红花

    旦,总有许多价值可以去被他这个也在省局工作的公务员去借势吧。

    「太自虐了,我这都什么贱贱的心态啊?」言文韵苦笑的摇摇头,总不能自

    己在这里一个劲儿的挖掘,自己有什么地方可以被一个臭男人「利用」的吧,何

    况,在理性上来说,只是输掉一场比赛而已,并不会轻易动摇自己在河西省体坛

    的位置。

    她有点懒怠训练,这两天的恢复训练也是借着伤病的借口,勉强应付。接下

    来的重要比赛要等到春节其间的贺岁杯了,届时还要赶到首都去参赛。这里还有

    一段时间,自己可以调整一下休息一下。贺岁杯上,还有可能遇到梁晓悦,这次

    ……一定要把握住机会。

    和哥哥言文坤打了个电话,哥哥最近忙着跑他的专题,还说编辑部里省体育

    局作,正式成立一个「体育资讯新媒体部」,他要出任部门经理了,省局也会

    派人来做联络员……哥哥说得兴冲冲的,但是估计又要提到那个该死的石川跃,

    只好敷衍敷衍替哥哥高兴两句挂了电话。

    实在觉得无聊,就只好去找石琼和陈樱玩,不过这两天石琼又疯颠颠跑去南

    海省逍遥了,要后天圣诞前夜才来,只有陈樱在。她挣扎了半天,实在需要找

    人说说话,下午就约陈樱一起去元海喝下午茶时,然后和她半真半假唉声叹气的

    说:

    「我向人表白,被人拒绝了。」

    其实论起来,她比陈樱、石琼都要大两三岁,但是由于家庭背景和会经历

    的不同,反过来,除了偶尔的带两个美女大学生练球的时候之外,倒是她常常

    向陈樱、石琼请教这个请教那个的,今天和陈樱有的没的说起这句话,无非也是

    想找一些生活智慧和安慰罢了。

    谁知,陈樱「兹兹」用吸管吸两口掺了沃特加的暖红茶,居然满不在乎的开

    口就是一刀:「是琼琼的那个哥哥?」

    言文韵顿时脸红了,她没想到陈樱一猜就中,要不是石琼这两天根本不在河

    溪,她都要怀疑是川跃拿她的丑态说给妹妹听,一路传到陈樱耳朵里了。

    「你脸红什么呢?你对琼琼的哥哥有意思,这谁都看出来了啊。琼琼的老哥

    是挺帅的啊。而且一看就是很有情趣的人。」陈樱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这下轮

    到言文韵焦急了,真的很明显么?真的谁都看出来了么?

    陈樱在那里咯咯咯笑的花ToP枝乱颤,随后正色说:「不过我劝你还是离那个人

    远点。」

    言文韵几乎是本能的开口就问:「为什么?」问出口又后悔了,脸都红到耳

    朵根子上了。

    陈樱叹口气,拨弄着手里的吸管,忽然挑挑眉毛说:「没有人传么?说他是

    个花花公子,说他以前在首都玩得很疯,是欠了一屁股风流债,才被家人送出国

    去读书的……省局里是非多,难道没有传几句到你们小球中心?嘿嘿……而且他

    还是我老爸的政敌呢。」

    「政敌?和你老爸?」小球中心当然也会有各种各样的机关八卦,但是言文

    韵毕竟是当家花旦,是重点保护对象,本能上,也会和擅长传闲话的各种小人物

    保持一定的距离,训练比赛又忙,今年以来又多了很多公众活动和商业活动,她

    确实好比生活在真空世界里一样。

    「开玩笑的啦,你那么当真干什么?」陈樱其实也只是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

    天「都是些无稽的谣言,甚至有人在说,琼琼老爸进去,里面还有我老爸的事,

    说什么我老爸把当年琼琼老爸还在做体育局时的视频发给了纪委,说琼琼老哥过

    来,是清算我老爸的……」

    言文韵其实压根没听懂,什么这个老爸那个老爸的,但是她也不是笨蛋,想

    想,陈樱的父亲如何石琼的父亲有什么过节,首先难做的不是陈樱和石琼这一对

    室友闺蜜么。陈樱说的那么轻松,好像在说别人的事,那当然是无稽之谈了。所

    以她也抿抿嘴,表示赞同这纯属谣言。

    陈樱却似乎心有所想,依旧在那里仿佛是自言自语:「其实传这些话的人都

    是傻逼……琼琼的老爸是什么级别的人物,副部级干部哎,眼看就要升部级的

    ……我老爸只是个小小的处长,差着十万八千里呢,一个天,一个地,能有什么

    过节?陈年八股的一点交集,人家还能记得?我老爸,能和琼琼老爸相提并论么?

    哼……我们能和琼琼相提并论么?」

    言文韵不是第一次听到陈樱说这样的话,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她反而

    在第一次有一些感同身受。自从带着陈樱和石琼练球后,表面上也算是三姐妹小

    闺蜜,其实她一直很难真的融入两个人的圈子,而现在陈樱的这种小小醋意,居

    然也是她能够体会一二的,她们的父亲,无论是处级干部还是副部级干部,反正

    自己的老爸不过是北海山里的一个普通乡镇工人。也许是自己认真考虑过和川

    跃的关系吧。她忍不住接了一句:「琼琼的家庭条件,是比较好一点。但是她爸

    爸不是出事了么?应该心里也不好过吧?」

    陈樱不耐烦的挥挥手,似乎没听见言文韵说的什么,只是仿佛要把一直在眼

    前飞舞的苍蝇赶走一样,骂骂咧咧的:「像琼琼这样的家庭背景,那只苍蝇又常

    来纠缠,真是烦死人了,今天又来宿舍里晃悠了……」

    「你是说你们学校的那个学生会打篮球的帅哥?」

    「哈哈,也只有你管他叫帅哥。帅么……是长得还不赖,屁股挺翘的。但是

    追琼琼,差了十万八千里吧。真以为上演校园浪漫剧啊?」

    「你是说,经济条件家庭背景真的可以决定两个人能不能在一起么?可是你

    们都还小啊,都还有自己的未来啊……也许过几年什么都不一样了……不要那么

    急于给一个孩子下判断么。」

    陈樱想了想,点头也表示同意:「这当然也说不好,那个李誊打球是没什么

    希望了,就是个校队的底子,但是折腾电脑络什么的好像也不错,也许将来能

    有点出息……不过家境差得太远,别的不说,柳老师就不可能同意的。」

    「琼琼的妈妈?」

    「恩,你是不知道,柳老师家里可不是一般人物……否则她做家庭妇做了

    十五年,一河西可以直接进大学当老师,三年就升系任了,你也不想想,一

    般人,可能么?」

    「樱子,我其实没和人说什么……你头见了琼琼,可别瞎说……」言文韵

    呢呶着。

    「哈哈哈」陈樱笑得更厉害了,捉弄的口气说着:「你肯定是跟琼琼的哥哥

    表白了……有没有亲热啊?有没有便宜了他啊?」

    「胡说,当然没有了。」言文韵脸红的如同晚霞一样,想想自己那样,算是

    「没有亲热」么?

    「恩,他老哥确实是挺有魅力的一个人,啧啧啧,不过那也是外表啊,说不

    定里头也是一包草呢……我告诉你个秘密啊,琼琼啊,一准是暗恋她老哥。」

    「什么?暗恋?……别胡说了。她们不是堂兄妹么?」

    「堂兄妹怎么了?恋父恋母都是常有的事,暗恋自己的堂兄,挺正常啊。琼

    琼本来就要去英国留学了,听说,英国人都开始讨论表兄妹能否结婚了呢……表

    兄妹都可以,堂兄妹怎么不可以?按说老外的血统观念,根本不分堂兄妹和表兄

    妹的好不好……同性都可以结婚,兄妹又没怎么着……只是稍稍恋一下,有什么

    不可以?」

    言文韵一时想不出来怎么应,她本来也知道陈樱有点毒舌,不过是茶语闲

    谈,闺蜜间也没个避讳,但是不知道怎么的,听陈樱这么一说,她的脑海里开始

    幻想起石川跃和石琼穿着礼服和婚纱在礼堂里宣誓结婚的场面……除了年纪差了

    多了些,还真登对。也不知道怎么了,没来由的,她内心一阵烦躁,「她真暗恋

    她哥哥?那……川跃知道么?」

    陈樱耸耸肩:「我怎么知道他知道不知道?我跟他又不熟。你那么紧张干什

    么……咯咯咯,琼琼要是真是你的情敌,我看你呀,是真的没什么机会了,琼琼

    除了胸没有你大,其实鬼灵精鬼灵精的,是个迷人的小妖精,我可是尝过她的味

    道呢……咯咯咯……甜得不得了」

    「是是是,知道你们最奔放了……」言文韵也不知道陈樱说得是真是假,想

    想真是无语,石琼和陈樱之间经常腻在一起,有时候说话也没个把门的,说得两

    人好像同性恋一样,天知道现在的大学生都在乱搞些什么。她有点皱眉头。

    「担心了吧?不过你放心,就算他们再怎么恋来恋去,最多是……咯咯咯

    ……睡觉咯。怎么也不可能正大光明的谈恋爱或者是结婚生孩子什么的……哈哈

    哈……那是违法的。要不这样,你大度点,头你做大的,让琼琼做小的?哈哈

    哈……」

    言文韵也听出来陈樱多少只是在开玩笑,就也咯咯咯笑了笑,说:「按你说

    的她哥哥不是好人,那琼琼就更不能嫁他了。」

    陈樱似乎有点出神:「我记得我曾经在一个老外美女的BLOG上看过,C 国人

    习惯了把性、爱、婚姻结在一起考虑。这其实当然是一种完美状态,我们和最

    爱的人在一起建立家庭,然后一起享受灵肉一性爱。但是现实世界中,不可能

    存在这种状态。性是原始的动物本能,爱是会化的人文情感,婚姻……婚姻只

    是一个经济组织而已。人们一般情况下,只是在自欺欺人,将三者都放弃一些,

    才能形成一个性、爱、婚姻的平衡。而越是强者,就越不肯放弃,要追求三者的

    极致,往好里说容易获得更多,处理的不好就容易把生活搞得支离破碎……所以

    很多强人的婚姻生活都不幸福……比如……柳老师和琼琼爸爸……」

    「什么老外啊……研究我们国家研究那么通……」

    「一个挺有名的老外美女红,叫Yonda ……说了你也不一定知道。说真

    的,琼琼哥哥不适你,以你的条件,追你的好男人还怕少了,我呀,真心诚意

    建议你离他远点。」

    「我也没想咋么样啊……」言文韵有点沮丧。

    「琼琼明天就来了,要是你那个帅哥圣诞不带你去开房……咱们约个酒吧

    吧,有个叫什么Ronnie挺不错的,是英国人不知道爱尔兰人开的,我们一起去过

    平安夜?」

    「好啊……不过我说前头啊,你们可不许喝酒了啊……只许喝饮料。」

    「知道了,知道了,言指导……对啊,好像新加坡青巡赛就是在圣诞夜…

    …可以一起看看跳水么……跳水队有很多帅哥的。小鲜肉胸肌很美的……好像还

    几个小妞听说也不错。」

    「去酒吧里看跳水?」

    「切,就允许去酒吧里看球啊……」

    陈樱只是顺口答应,言文韵听到「球」两个字,却神色黯淡了。陈樱也知

    道自己无意中戳到了言文韵的伤心事,她耸耸肩膀,就找些话来叉开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