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体香 第一部:川跃归来】第36回

作品:《权力的体香

    第36:石川跃,足间羞

    石川跃收到言文韵转发给他的那封来自「小深」的邮件,并没有什么特别的

    惊奇或者愤怒的感情。

    这种事,他从小就见得多了。从第一次意识到,会上总有种种人会对叔叔

    有这样那样的不满开始,散发型的匿名信,就一直是石家常见的物什,到后来,

    都见怪不怪了。从经验的角度来说,这种「打击手段」有两种可能性:一种是往

    往来自于得罪了的下属或者基层人员,他们其实无力调动资源进行真正有效的政

    治斗争,散播舆论出口恶气是他们的首选;另一种就是配着即将开展的司法风

    暴进行的舆论准备。

    以石川跃今天的级别和影响力,当然不会是后者。

    川跃自己也明白,自己到河西的这几个月,是超过很多人意料的几个月。他

    知道会发生一些「谣言攻势」,这是迟早的事。因为很多原本轻视自己的人,都

    已经对自己刮目相看,自己不再是一个来基层挥霍混迹、荒唐度日的「京城石少」,

    不再是失势官员残留保护的子侄;而是一个现实的政治存在。这也会成为挡在某

    些人的路上的障碍,也会成为某些人的眼中钉肉中刺。总归会有人对自己做一些

    事,就像当初很多人对叔叔做的那样。不是这个「小深」,也会有其他人,不是

    谣言邮件,就是其他手段。虽然这一次,别人对他的攻击,虽然是那么的浅薄和

    粗鲁,那么的没有艺术感,级别非常低,可信度怎么看着都很一般。他甚至很庆

    幸,有了这个小深的拙劣攻击,倒算是替一些讨厌自己的人出了一口气,可以分

    担一些压力。真正有能量的人即使要对自己做点什么,也乐得先看看这个小深是

    谁,在玩些什么……

    他一点也不担心这邮件中那些查无实据的内容。他甚至一点也不担心言文韵

    的什么感受。在他看来,言文韵和周衿,没什么别,都只是他的某种利用的工

    具。当然了,作为省队的女一号,作为当红的球明星,言文韵的利用价值,要

    比周衿大多了。但是他只是有点不明白,言文韵把邮件转给自己,究竟算是什么

    意思呢?所以在冷冷的应了言文韵之后,他决定今天还是来看看言文韵的比赛。

    但是就在刚才,在技术台官员,远远的看到言文韵伤痛难忍的表情时,他

    忽然也有一种说不出的难过。和言文韵潜意识中对于舆论可能的走向的预判一样,

    他也知道,今天言文韵的退赛,将会对整个言文韵的职业生涯,带来难以抹去的

    阴影的。即使只是出于某种绅士风度,他也决定来休息,看一看这个刚刚输掉

    比赛又受了伤的脆弱的美女运动员,表达一下安慰和鼓励。他并没打算做什么。

    但是当言文韵被他按在长凳上,那双精致可爱的小脚裸露在他的手心里时,

    他却产生了欲望。

    这可能是一种强烈的对比所带来的欲望。那个在球场上每一次正反手击打都

    要发出「嚯」「啊」的,奔跑起来如同一只健壮的小母鹿,仿佛有着无穷生命力

    和战斗力的女孩;现在,刚刚冲完热水澡,浑身上下透着满满的疲惫和失落,满

    头的秀发尚未吹干,透着一股发香和洗发露的香气,痴痴的看着自己,眼圈稍微

    有些红红的,是那么的柔弱无助。那只脚丫精致白腻;足弓这里的曲线如同女人

    的腰肢一般有着娇媚的气质;脚趾甲每一颗都小巧可爱,打磨得非常圆润,晶莹

    剔透仿佛闪耀着柔和的奶玉色光芒;脚背上几条清晰的筋脉纹路,在雪白的肌肤

    下轻轻流淌着某种活力;但是更加触目惊心产生对比的,却是脚踝这里隐隐的一

    条跟拇指一般粗细的青色瘀痕。

    娇弱、无力、怜惜、清洁、单纯,还有痛楚……就连那条瘀痕,似乎此刻也

    意味着某种性感,能够触动男人的本能。

    「你……是个流氓么?」当言文韵这么痴痴的,毫无题的问自己的时候。

    他居然忍耐不住,感觉触及到了自己的某个快感点,咧嘴笑了笑。然后轻柔的却

    也是挑逗的,去抚摸着言文韵的脚丫,不仅仅局限在那处伤痕,而是从脚踝开始、

    脚跟、足弓、脚背、脚掌、脚趾……

    他的手掌非常有力也非常宽厚,感受着女孩子脚丫的曲线的婉转、肌肤的细

    腻。手感真的很糯,如同一块蛋糕;气味真的很奇特,洗浴后没有脚汗味,却依

    旧有一种特殊的来自于体腺的诱人滋味;他的呼吸稍稍有些浓重,已经很明显不

    是在安慰伤痕,而是在爱抚肌理,仿佛用这种带点情色意味却也有着爱意的动作,

    在应着言文韵的疑问:「我,就是个流氓!」

    「你想要我做你女朋友么?」言文韵绝对不会是第一次被男人摸到脚,作为

    运动员,足部按摩是常有的事,即使是队医和理疗师也会触及。但是川跃肯定,

    今天这样的抚摸,她应该从来没有禁受过。这种对脚掌的爱抚,渐渐已经充满了

    挑逗和侵犯的意味,甚至是某种赤裸裸的淫玩……她似乎有些激动,可能是伤病,

    可能是今天的挫折感,更多的是足部让人如此亲昵的玩弄带来的神智迷糊,让她

    居然说出这样的话来。虽然这种措辞做了某种修饰,「你想要我做你女朋友么」?

    ……这已经接近赤裸裸的表白和倒追了。

    川跃知道,这个女孩子的心理防线在此时已经崩溃,但是他却要以某种恶作

    剧的心态一般,踩上一脚,他摇了摇头。忽然,好像是嫌这还不够狠,居然将言

    文韵宽松的运动裤管稍稍掀起来一段,慢慢向上,开始抚摸她白洁细腻的小腿。

    还开口补了一句:「输了一场比赛而已。你需要我来做个安慰奖?」

    言文韵的泪已经止不住了,从两腮滑落了下来,也可能是她这个时候太需要

    人安慰,也可能是太需要人依靠,也可能是一路的抚摸让她有些意乱神迷,也可

    能她想起了上次在香钏中心川跃表达了对她身体的欲望后她的拒绝……她任凭泪

    水从眼眶里滑落,痴痴的说:「如果……你要……去酒店开房,我可以给你…

    …我可以做你女朋友。」

    是「我可以做你女朋友」?还是「我想做你女朋友」?她已经抛弃了自尊了

    么?她已经无奈的开始投向自己的怀抱了么?她甚至已经要用贞操和肉体来取悦

    自己,只为在此时此刻抓住一根稻草一样的抓住自己么?不就一场比赛么?

    川跃将言文韵的脚丫在掌心里继续婆娑,忽然笑笑,喘息着说:「我不需要

    什么女朋友……」说着,居然直接将言文韵的脚按在了自己的裤裆上,开始隔着

    裤子用足底去按摩自己那一坨已经硬邦邦的阳具。这是一种禁忌的怪异刺激,和

    生理上的简单性愉悦有着不同的滋味。女人的足掌,有着那么细巧婉转的曲线,

    勾来巡,那肌肤又那么白皙清澈,那血痕又那么触目惊心,却依旧在和自己的

    阳具发生着摩擦,在为自己产生着原始的兴奋而做着奉献和努力。

    言文韵当然脸红了,羞不可胜的她越发迷人心脾。此刻,川跃知道,对于她

    来说,是一个完美的平衡点,那只就在刚才,还给她来屈辱和失败、落寞和伤痛

    的脚,却仿佛在此刻,焕发了另类的光辉。也许言文韵并不可能从隔着裤子的摩

    擦中获得什么性愉悦,但是这一刻,自己这个她握不住抓不住的男人,却在享受

    着她小脚丫的服务,也许,她能获得某种安慰和满足的成就感吧。

    果然,言文韵没有反抗,反而是迷醉了一双俏目,乖乖的顺着川跃的手势,

    一开始是被动的,被川跃引导着,拉扯着在动作,渐渐地,就是认真的自发的用

    脚丫在川跃的裤裆上细巧而努力的摩擦。她仿佛就像是在害怕,自己的脚丫只要

    服侍得稍微有一些难以让自己获得满足,自己就会消失一样。

    川跃感觉到自己的需要在澎湃而出,他丝毫没有避讳的,有点粗鲁的,解开

    自己的牛仔裤扣,将内裤向下一扯,就将自己那一具已经涨得紫红的阳具凶狠的

    解放出来。言文韵似乎有点不敢看,别过头去,啐骂了一句「流氓」,这句与其

    说是骂,不是说是娇嗔的语气,更让小小房间里的气氛更加的暧昧。但是,她的

    那双可爱妖媚的脚丫,只是稍微缩了一下,却又是怕川跃不高兴一样,迎了上

    来。

    肌肤相触了……川跃能感觉到和一般性行为截然不同的快感和刺激。扣着言

    文韵那几颗像柔和的玉石一样的脚趾在自己的阳具上肉贴肉的摩擦,仿佛是擦亮

    神灯一般,自己的阳具变得越来越膨胀、刚强、冲天而起。前掌和脚趾的交界处,

    那条足沟,蹭着自己的龟头边缘,而足底上紧实又细腻的肌理,则蹭着自己的阴

    茎部委,厮磨自己的阴茎部位,将自己阴茎上的血管轻轻的舒缓踩踏……而自己

    的眼睛,却可以肆无忌惮的观赏着那小脚丫的脚背和脚趾,乖乖的、可爱的、也

    是淫靡的,做着上下摩擦和左右摇曳的动作。

    「啊」川跃舒服的长叹……

    「嗯」言文韵也陷入迷醉……

    这个时候,川跃引导这言文韵在为自己足交的手掌其实已经只是一种摆设,

    一种象征,象征着是川跃在引导、在诱惑、在发力、在强迫,其实他的手掌根本

    只是搭在言文韵的足背上抚玩,细细的摩挲着言文韵脚背和足踝上的筋脉纹路;

    真正在轻柔的顺着他阳具耸动的发力的都是言文韵自己。

    果然,言文韵已经陶醉在这种「我的脚很有用,我的脚能让这个男人快乐」

    的甜蜜却淫靡的滋味中。她的脸蛋已经红得像个苹果一样,双眼迷离,仿佛是喝

    醉酒一样有些神志不清的感觉,嘴唇一张一吸,娇软无力的喷吐着带些潮湿的口

    气。

    几十下由轻至重,由试探的接触一直到深度的贴的肌肤摩擦,让两人神志

    都有些不清、完全沉醉在古怪肉欲快感中。言文韵似乎意识到这样的单足摩擦,

    容易使得阴茎移位而总无法让川跃获得更加冲击力强大的快感。她此时此刻,真

    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天生反应,居然用另一只脚蹬啊蹬啊,自己把另一只健康的脚

    上的球鞋蹬掉了,把另一只脚也动奉献了上来。

    川跃的手完全挪开了,他已经完全不需要做什么。他只需要赞叹和享受,仿

    佛一个帝王在迎接他爱妃的逢迎。言文韵用两只脚,从两侧夹住了川跃的阳具,

    这下容易贴也容易发力,如同一个面包包裹着肉肠一样,妄图彻底的将川跃的

    整条阴茎包裹起来。

    她两眼迷离,几乎要淌下泪花来,浑身上下只要能看见肌肤的地方都是潮红

    泛滥,嘴唇开吐着香气,胸前一对玉乳峰,更是因为这种刺激而高高涨起;她

    咬着下唇,任凭眼前的川跃欣赏自己这幅跌入欲望深渊的羞态,两只脚开始有规

    律的摩擦川跃的阳具。让那颗龟头,在自己的脚趾尖露出、吞没;吞没、露出。

    如同一个面包包裹着肉肠一样,妄图彻底的将川跃的整条阴茎包裹起来。只在十

    颗可爱的脚趾处,将川跃那艳红的肉色龟头露了出来。她的脚趾稍微一活动,如

    同十颗活泼的小肉弹,在弹拨川跃的龟头上最敏感的神经。

    「啊……你真聪明……居然会这个。」川跃舒服的长叹,腹部的肌肉用力,

    让自己的下体也稍稍的做一些耸动的动作,去配言文韵的服侍。找着那一刻

    的快意。

    「嗯……」言文韵已经醉入骨髓,仿佛不知道该答什么,又仿佛是不甘心

    一样,死死咬牙,憋出一句笑骂来:「变态!我怎么可能会?还不是你这个流氓

    喜欢……」

    川跃当然知道,这必然是言文韵此生第一次为男人这样的服务。其实调

    节一下姿势,她可能会轻松一点,但是稚嫩的经验,羞涩的本能,使得她已经一

    味只是想让自己尽早可以完成射精的动作,而在拼命的提高摩擦自己阳具的频率。

    越来越快,越来越迅速。这样,两条腿就只能一直呈现着微微向上5度的斜角。

    她又显然非常紧张,不晓得用大腿去靠在长凳上得到支撑点,居然完全是靠腰部

    和力量来抬起两条腿。

    这模样当然更加可爱,更加让人激动,充满了性感.B.tOp和妩媚,娇俏和柔顺,而

    且这模样会因为呼吸有些困难,其实接近某种锻炼腰腹肌的无氧训练,使得她的

    乳房更加发出一种热辣辣的颤动,而看着她脸上又泛出的汗珠,还有加剧的呼吸,

    居然还能产生更多的征服和蹂躏的快乐。幸亏是个运动员的底子,否则换了其他

    的女孩子,再怎么希望取悦男人,也无法坚持这样的动作做很久吧。

    川跃稍稍盘开两条腿,用两只臂膀伸过去,拖着言文韵的两条腿,微微把它

    们折成M 型,轻声说:「傻瓜,你这样不要累死了,腿盘着……对……屁股着地,

    这样就好。别羞啊……这样就好」

    言文韵几乎要羞的无地自容,这样的姿态当然会稍微的轻松一些,但是臀部

    着地,两腿分叉开呈M 形,最羞耻的是,自己那裆部,那少女最羞耻的会阴私密

    处,就一副热辣辣的模样呈现在了川跃的眼前,即使有运动裤包裹着,此刻也能

    清晰的看到那片两条贝肉夹着一条缝隙的美景……而此刻再做什么掩饰也是徒劳,

    她干脆两只臂膀向后一支,把自己身体支撑在手掌上,仰面也是娇嗔呻吟了一声,

    此刻,她的泪已收,她的愁已淡,……她只是在取悦所爱慕男人的一个普通女孩

    子,那电光火石的比赛,那万众欢呼的赛场,那该死的脚踝,那刺骨的疼痛,似

    乎已经是很遥远的事情,她继续,她继续,直到腰腹都已经酸麻无力,直到仿佛

    一种迷酸的体液在从自己的小腹中滚涌而出,才忍不住吃力的骂一句「你……能

    不能好了啊……」

    这次轮到川跃「噗嗤」一下笑出声了。他知道言文韵到底是个稚嫩的处女,

    没有性经验,是今天偶尔的自己的引导,也许是想证明「自己的脚很有用」的某

    种特殊心理,才居然一来二去希望帮自己足交。他当然还可以持久,他甚至有心

    戏谑,要逗一逗这个女人,但是看着她脚踝的那抹血色,但是即使是川跃,看着

    她足踝那处伤痕,心头也有一阵柔软,居然「嗯嗯」的呼吸了两口,用自己的两

    只手,一左一右,抓住言文韵的两只脚掌,对着自己的阳具就是一阵猛搓

    这下的气力当然不必刚才,言文韵的脚踝被抓,一阵生猛的疼痛,连脸色都

    刹那之间由红变青了,嘴里是真的急了骂起来:「你轻点……我疼。」

    川跃呸一声说:「又不是操你下面……这都会疼?马上就到了……都已经这

    样了,让我好好玩一下。」言文韵又羞又怒,只好掩面由他,一面骂「变态」

    「变态」「变态」……

    但听到川跃一声粗重的叫嚷,然后一把扔开言文韵的脚,他似乎一时不知道

    该射在哪里,居然对着言文韵的臀胯这里一挤一压,将股股腥臭浓稠的精液射在

    了言文韵的运动裤的裆部。那动作连川跃自己都感觉到非常的粗鲁,非常的淫秽,

    带有某种作践和弄脏的意思。

    但是他依旧没有满足,虽然这次足交带给了他别样的快感,但是此刻他的欲

    火已经不能自胜,他要再来一次,他要脱掉这个女人的衣服,彻底的让这个女人

    为自己裸体,把女人的所有秘密都献给自己。

    但是,就在他要扑上去的时候,却发现言文韵的脸色一片生青,死死在咬着

    牙关,目光惨淡的涣散,泪水滴答滴答又在流淌……

    「刚才弄疼了?」这下,川跃知道自己有点过分了,可能是刚才最后的动作

    时过于粗鲁,真的又弄伤了她的伤脚……他毕竟不是暴力型的强奸犯,忍不住弯

    下腰去查看言文韵的伤势。这次却是真的有些关心,甚至有些后悔自己不应该太

    过于激动,折磨这一对宝贝小脚的。

    言文韵摇摇头,在那里呜呜的哭的很凄凉,好像是丢了什么重要的东西,好

    像是某位亲人离世,好像是遇到了某种绝望。连川跃这样冰冷心肠的人,也有些

    不知所措来。

    言文韵又抬起头,带着无比的期待和楚楚可怜看着自己。川跃似乎读懂了这

    目光背后的乞求和期许:「你究竟想怎么样?」「你究竟想要我做你什么人?」

    她要的是承诺么?川跃却没有给任何人承诺的意思。

    石川跃看看她,忽然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自己内裤,穿上自己的裤子,点点

    头又摇摇头说:「我不需要什么女朋友。」他顿一顿,又似乎要缓和一两句,说:

    「我挺喜欢你的,至少挺被你吸引的。但是你受伤了,而且我知道你没什么经验

    ……下次吧,等你伤好些……我们可以玩一些更好玩的,再更加舒服的环境下,

    初夜么……其实这种事情有很多种玩法,也不是什么羞耻的事,放开点,好好享

    受老天给你的恩赐吧。但是Anyway,我不需要什么女朋友。我的生活中当然需要

    女人,各种女人,多多益善……但是应该不包括什么女朋友,至少目前是这样。」

    言文韵居然好像忘记了脚上的伤势,扑身而起,似乎是愤怒和羞愧夹杂在一

    起,把地上那只鞋子捡起来,「啪」的一下扔到川跃身上。

    她又挣扎着起身,胡乱蹬上鞋,仿佛刚才的柔情蜜意又是淫荡羞耻的一幕都

    没有发生过,抓着自己的球拍和包,冲着出了房门,口中呜咽着骂着:「变态!

    你把我当什么人?!你,你不得好死!」

    川跃在她背后,居然依旧不忘记笑着提醒她:「好好养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