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体香 第一部:川跃归来】第34回

作品:《权力的体香

    第34:言文坤,凡事俱有代价

    言文坤坐在机场市的出租车上,几乎要睡着了。

    他刚刚一下飞机,就打电话给妹妹言文韵,表示关心一下河溪选拔赛的进程,

    也表示祝贺一下妹妹:昨天,言文韵在河溪选拔赛四分之一决赛中,整整鏖战四

    个多小时,连扳十一个赛点,惊险力克北海省的一位十八岁小将,打入了女单四

    强,算是锁定了柏林公开赛的参赛资格。这会等挂了电话,上了出租车,要闭目

    养神一,他却又觉得有些难以安宁:其实自己挺惭愧的。

    最近实在是太忙了、太累了。其实刚才要不是微信上,被省局的那个叫李瞳

    的小姑娘特地提醒一下,他几乎都要忘记了这场对妹妹来说,也算是非常重要的

    比赛了。他刚刚从南海省采访篮球联赛连续出差九天来,而这会宿舍睡一觉,

    明天一早还要马不停蹄的去河西大学,忙着筹备他的第八期的素材

    和原始资料。

    一切都是因为这部。他一方面全情投入到这个项目中去,所有

    的细节都亲力亲为苛求完美;另一方面,又怕惹单位里领导们和同事们闲话,原

    本被分配在自己头上的工作一件都不想拉下;这样一个人等于在当两个人用,其

    实精力、体力、脑力都快到了支持不住状态的边缘了。就连关心一下亲妹妹比赛

    的时间和意识都快没有了。

    凡事俱有代价。

    当然,他也谈不上懊恼,他甚至认为,自己终于找到了工作的快乐和成就感。

    在过去的几个月,言文坤已经完全浸入到自己亲手制作的那个络视频项目专题

    中去了。甚至可以说,从毕业后工作至今,他从来没有这么投入过,因为他从来

    没有这么受瞩目过。

    他是真心佩服和感谢石川跃给到的指点和资源。

    以为标题的「络直播视频采访」,形式上就很新颖,没有太

    多复杂的镜头剪辑,更没有太严格的审查和后期制作,只是一部小型家用摄像机

    拍摄,充分的满足了人们对真实的渴求。而内容,就是在茫茫人海中、在全国乃

    至世界各地、在会的各个阶层,找所有的,曾经在C 国奥运历史上,获得过

    某方面成绩却没有那么瞩目的所谓「不为人知的边缘奥运人」,完成一次二十五

    分钟的一对一采访。

    不是冠军,不是领导,不是万众瞩目的金牌运动员,而是「边缘的他们」,

    然后取名为。

    最初川跃提出这个设想规划的时候,言文坤觉得没什么看点,但是架不住川

    跃给到的资源非常强大。一路帮他联络了许多退役运动员;另一方面,甚至都和

    单位里打招呼,让自己最近就忙这个;还帮着联络几家所谓的「营销公司」,帮

    助在移动络上传播这个专题系列节目。

    谁都没想到,除了第一期和第二期还没有人知道时,那一段算是默默无闻遇

    了冷;从第三期开始,以采访河西晚晴集团的董事长夏婉晴那一集《五环往事之

    3:小口琴》为契机,一下子引爆了热点,几乎红遍了全。虽然在河西也算知

    名企业,但是C 国很多普通民众,毕竟不知道一个什么晚晴集团。而偶尔的转发,

    使得他们看到了,二十年前在平衡木上摔下来,苦痛而伤怀的,被担架抬下奥运

    赛场的,曾经也一度牵动过他们的心的,昔日那个可爱的「小口琴」,如今已经

    成了风姿绰约的女强人。她如今着装体面、风采迷人、气质高贵、仪态万千,在

    镜头面前,平静的叙述着她退役后一步一个脚印的找「支撑伤退的体育人活下

    去的动力」的故事。二十年过去了,那个娇小玲珑稚气未脱的「小口琴」,其实

    很多人几乎快要遗忘了。二十年,岁月洗练、青春不再、年华悄逝、风云浸润

    ……这个女孩子,却不仅坚强的重新站了起来,而且已经开创了自己的事业,交

    上了一张,让多少当然牵挂她的叔叔阿姨爷爷奶奶足以欣慰的人生答卷……这一

    瞬间,点亮了许多人,尤其是有一定年龄的民的某种「奥运怀旧」的情怀。人

    们落泪了,感慨了,其实是在祭奠自己的青春。很多父母指着这个视频,给懵懵

    懂懂不知「小口琴」是谁的儿子和女儿,诉说着:「这是爸爸妈妈年轻时候,看

    的比赛的运动员……可惜啊,她当时摔了下去。」

    人们开始在络上去重新,再去追溯中那

    个已经没几个人记得的击剑运动员彭铎,他如今在南海省开的击剑俱乐部,居然

    每年都给岚山贫困地的少体校捐款多万,却从来不留名;《五环往事之

    2:二十年》中,原来已经培养了七个奥运冠军的国家羽毛球队的一名默默无闻

    的助理教练,居然就是当年因为让球风波,怒而离开国家队的「小王子」盛非,

    原来他早就到国家队,却从万众瞩目的明星,变成了一个不为人所知的助理教

    练。

    而第四期中,言文坤更是亲自跑到香港,在

    早已经移居此地多年的前游泳运动员那里,爆出当年的兴奋剂丑闻的边缘受害者

    童晓秋,今天他在香港开首饰店,成为这个东方大都市中普通的一名小老,乐

    呵乐呵的首饰珠宝女儿家庭房子车子什么都愿意侃,就是不愿意谈游泳谈奥运谈

    体育……而到了第五期中,甚至现在在首都当退休

    返聘的大学教授的,五十年前参加C 国第一次奥运会的德高望重的柳老,居然都

    肯接受采访邀请……

    没有一个世界冠军,没有一个金牌选手……却每一集都能戳中人们的泪点和

    岁月的感慨。

    而言文坤,会在每一集的结束时,按照设计,说出那句已经算是小小经典的

    台词:「凡事俱有代价,奥运并非只有金牌。」

    言文坤自己,已经完全沉醉到这个工作中去了。点击率飙升,飙升,飙升

    ……编辑部里就不用说了,已经成了络部最红的战

    绩;甚至就连省委宣传部、省体育局、甚至国家体育总局、广电总局,都来电话

    表扬了的这次「大手笔」的「新媒体突破性尝试」。当然了,省体

    育局、省宣传部、省广电局、的领导们,理所当然是「头功」。但

    是在络上,在大众媒体上,言文坤的上用名「坤三少」,第一次享受到了几

    乎和妹妹一个级别的媒体待遇。「坤三少」的,也成为了最近几个

    月,C 国体育传媒界的一个小小热点。

    从这个角度来说,尤其是对石川跃,言文坤其实挺不好意思的,虽然具体的

    执行的脏活累活都是自己在做,但是没有石川跃的帮助,是不可能完成这个专题

    的。川跃却非常大度,虽然所有的专题设计和采访资源,几乎都来自于他,甚至

    很多关键节点的设计都是他给言文坤在「提议」的,但是他却非但不肯署名,还

    反复叮嘱,一定不要在公众媒体中提起他。

    当然了,言文坤也明白,虽然大众媒体中不会提起石川跃,但是川跃在这件

    事情中的作用,却瞒不过圈子里的人。他作为基层公务员,打了这么漂亮的一仗,

    一定会有所得有所报。

    不过自己……居然连关心妹妹的比赛,都要石川跃来提醒……这可真是凡事

    俱有代价了。

    两周前,石川跃介绍了在省局工作的一位长得很漂亮、长发飘飘、文静甜美

    的文员李瞳给言文坤认识。不过这次却不是在谈,而是递过来一份

    稿子,让他帮着看看,能不能给安排一下做一些宣传。

    那是一份关于河溪球选拔赛的赛事宣传四格漫画,一共9组,全部是以大

    头娃娃的河西坛美少女,也恰恰是自己的亲妹妹,言文韵为角的「小Yun

    带你看比赛」系列……有讲怎么购票的,有讲文明观赛的,有讲直播时间的,也

    有讲赛间互动活动的,还有讲球知识的,生动活泼、幽默可爱。

    言文坤是真的惭愧了,虽然宣传一下河溪选拔赛,也算是他的本职工作之一,

    但是他自己都快要忘记了这个对亲妹妹来说还挺重要的比赛了,还是石川跃和李

    瞳这两个「外人」谈公事,才提醒了他:他还有一个妹妹要关心一下。他赶紧安

    排报帮着腾出面来连载一周这组漫画,虽然他已经调离报刊组很久了,但是

    以他最近在的热门程度,这点事情,又是素材那么好,报刊组的同

    事是一定会给面子的。

    真不知道,自己这算是为了公事,还是为了私事。也不知道,石川跃在那么

    热心的宣传河溪赛和妹妹言文韵,算是为了公事,还是为了私事。

    言文坤看着窗外,河溪市的万家灯火越来越近,又忍不住拿起手机,点开

    那几个附件看起了资料……

    昨天晚上在电话里,在第六期的选材上,言文坤和石川跃发生

    了矛盾。

    言文坤自己选择了已经退役的体操鞍马运动员潘强,但是石川跃这次却明确

    表示了反对。

    「文坤啊……潘强的事迹的确感人,但是他现在在街头卖艺,生活也很窘迫,

    我认为有点不符咱们这个专题的核心思想啊。」

    「我不明白,我觉得非常感人,非常符我们的专题啊……潘强曾经为我们

    国家的奥运事业付出了一生中最辉煌的青春,但是没有取得最好的成绩,今天他

    们这些的人生态,很真实,也很感人,很有话题性的。」

    「但是不够和谐啊。」

    「总不能个个都是企业家、领导、教授……这不符实际啊,其实像潘强这

    样的人,才是大多数么……观众一定有更多的认同感。」

    「对,你说的没错,但是你要明白,络上的点击率是一事,省局,宣传

    部,甚至国家体育总局,他们为什么那么肯定你这部片子……现在国际上,对我

    们国家的体育事业诋毁得很厉害,似乎总在强调我们的举国体制和奥运精神不符

    ……体育系统上上下下都承载着压力,你这部片子,既可以感染大众,又可以

    从一个侧面说明我们国家的体育事业的人情味,对很多领导来说,是很有意义的。

    我们可以塑造一个' 更有现代精神' 的举国体制……」

    「你的意思,只是要讨上级领导欢喜……不顾真实么?粉饰太平么?」

    「我没有这么说……我只是认为,我们一个专题一个专题的来做,《五环往

    事》这个专题应该更加正面一些,引导大家看到光明的一面,人性的一面,而不

    是去丑化和否定过去五十年来的体育事业。」

    「石哥……我不能接受啊……我是一个记者,我有我的职业道德……潘强他

    ……」

    「文坤,我不是强迫你做什么,如果你觉得一定要选这个题材,我也没办法。

    但是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你这么做,会使得上面不高兴的。是你的那句话:凡

    事俱有代价么……你的很多虚名的获得,会因为这一期而失去很多实在的东西。

    我是为了你考虑……你可以压一压潘强的题材,在以后其他的专题中再去采访他,

    会更适一些。」

    「我想一想……」

    「好吧,你自己考虑一下,其实我也替你准备了下一期的选材……你看过我

    给你传来的那个邮件了吧?」

    「我看过了……但是……采访陈处?采访陈处长?」

    「是啊,陈处长是河西的老领导,其实,以前是做裁判的,很多年前,还和

    偏袒国外选手的老外裁判有过激烈的争吵,因为这个,还被取消了世界跳水锦标

    赛裁判的资格,今天却在担任地方上的体育事业领.B.Top导工作……其实他的事迹,也

    是另一个侧面,讲述另一种体育人生么……C 国裁判的……只要把

    陈处渲染成一个铁骨铮铮的裁判,为了国家荣誉和奥运事业,不惜从世界跳水锦

    标赛中拍案而起,愤而辞去裁判工作……之后几十年耕耘,在地方上为国家培养

    人才……很有看点啊,能够点燃起人们的爱国热情……对陈处,对河西的体育事

    业,也是一种很好的宣传……」

    「这……这适么?」

    「还是那句话,你自己考虑。我不能强迫你决定……算了,先不说这个了,

    你明天河溪么?能赶上文韵的半决赛么?」

    「……」

    言文坤想起昨晚的这些对话,无可奈何的摇摇头,他其实非常佩服石川跃,

    他也意识到石川跃的背景深不可测,心胸远非常人可比。但是他必须承认,自己

    一点都看不透石川跃。

    他不是小孩子,也了解一些官场的文化和背景。据说,石川跃是茶党大佬级

    人物的子侄,来河西省是被发配来地方上磨砺的。当然了,江湖上关于领导层三

    个派系,所谓「太子党」、「茶党」、「酒党」其实都是5年前的旧称戏称,

    做不得准;而且河西是属于边缘省份,和三大派系的核心人员都没什么太大关联。

    但是无论如何,江湖也传言,河西省委书记王鼎,其实算是半个「太子党」,这

    也就算了,眼前在省局里,局长刘铁铭是个三不靠,却都在传言竞技赛事处处长

    陈礼,其实和太子党的小人物有些往来。

    而川跃自来到河西,处处探头露脸的,小小干事风头很劲,这个以他的背景

    自然没人敢管。都在传川跃马上要升科长,甚至弄得不好,连升三级,直接分配

    到某个中心去做分管副任都有可能,但是怎么看着,像河溪选拔赛这种事他都

    要出面,总有点把手伸出了群体处,干预到竞技赛事处的意思。省局里有些喜欢

    揣摩官场秘闻的人,都认为石干事是有心要和陈处过不去……怎么一转眼,川跃

    居然要提议把陈处作为那么夸张的正面人物来宣传?陈处在河西体育圈当然算是

    领导,但是从整个会的影响力和代表性来说,就只不过是小小一个省局下面的

    竞技赛事处处长,拔到那么重要的宣传对象的位置上?何况以言文坤所在的位置,

    本来就属于刚刚脱离体制的媒体单位,其实和省局还千丝万缕的联

    系,自己去报导一个本省的处长,是否有点太过于溜须拍马的意思呢?

    虽然他也承认,川跃为陈处「设计」的「铁骨铮铮和国外裁判委员会抗争的」

    这个形象,挺动人,挺有看点的。

    但是真不知道,这个石川跃,内心是怎么想的……

    还有,就是川跃和妹妹言文韵的关系……川跃都已经在动问他,要不要去

    看妹妹的比赛了。可见他们之间有着多少往来。

    对于石干事和妹妹的一些往来传闻,言文坤一点反对的意思都没有。虽然妹

    妹已经可以算是河西省的体坛一姐,但是没有谁比言文坤更了解体育圈的现实,

    除非妹妹真的能在成绩上突飞猛进,取得更多的突破,否则,仅凭全国前三和美

    丽的容貌,妹妹今天是当红正热,但是当青春逝去,也不过是自己那部《五环往

    事》中采访的对象之一,难道还真能成为另一个夏婉晴?那是太难了。为妹妹的

    将来打算,以石川跃的家庭背景和政治前途,今天看上去是石川跃在「高攀」,

    其实言文坤敢断言,根本就是妹妹在高攀……

    但是他也不能没有担忧,石川跃似乎是一个和政治圈涉入的太深的角色,是

    否要让妹妹和这种人来往太密切,他也吃不准。不过想想妹妹对自己的态度,自

    己对妹妹的生活,又能干涉多少呢?

    他也只能苦笑。

    明天时间那么赶,还要去河西大学,估计是来不及赶去球场看妹妹的比赛了

    ……明天,妹妹又要面对梁晓悦了,对言文韵来说,全国冠军梁晓跃,是一个巨

    大的挑战,也是她必须面对的一道坎。虽然即使明天输掉,妹妹也能去柏林,但

    是又失去了一次争夺全国冠军头衔的机会,要知道,妹妹的成绩和排名虽然非常

    光鲜,但是仔细想想,还从来没有在某个正规赛事中获得过全国冠军的头衔;而

    且如果又一次是面对梁晓悦输掉比赛……妹妹已经输给梁晓跃四次了……对于言

    文韵来说,实在是一个很关键的问题和很重大的打击。

    但是明天是约好了的,在河西大学的采访,恐怕真要错过妹妹的比赛了。

    凡事俱有代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