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体香 第一部:川跃归来】第33回

作品:《权力的体香

    第33:李瞳,命运叩门

    新工作的前两周,对李瞳来说,可以形容为「意料之中的无聊」。

    如果说晚晴公司里那种冷气喷到9度、装潢高大时尚、节奏感强烈、大多

    俊男靓女行色匆匆是上午、9点钟的氛围……省局的一切,都如同下午两点半

    午睡的氛围一样。

    上班倒是很早,点3就要求到岗了;下班却是一样的早,下午三点半就

    有人开溜了,自己勉强坚持到四点半,偌大个办公室里已经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了。

    都一周了,唯一正经的工作,就是按照一个自己连名都叫不上来的什么任的要

    求,做了一份PPT.这对在晚晴集团历练过的她来说,小菜一碟,简约大方的配色,

    精致细腻的布局,活动生动的动画,她自然出手不凡,办公室里几个同僚都连夸

    惊艳,「到底是大公司出来的……」,不过发邮件给那位任,却连个音都没

    有,天知道他老人家究竟有没有看。

    人事行政事务却很繁忙,填表,填表,再填表,简直不敢相信,都已经这个

    年代了,居然还有那么多的手写表格,即使存了档,究竟有什么具体的用处么?

    开会,开会,再开会,大会自己只能缩在一个角落里,小会自己也只能缩在一个

    角落里,尽管自己用了心去听,但是除了一个入职时的「规矩培训」之外,压根

    没有一个会议,她能听明白究竟在说些什么。

    当然了,自己出众的仪容,优雅的气质,似乎在整个省局办公室都有鹤立鸡

    群的意思,这带来的结果就是这个领导那个领导,都会装慈祥来这个新成立的

    「新媒体文档办公室」里和新来的几个编外文员嘘寒问暖一通,其实李瞳绝对能

    分辨,他们故意向自己投来更多的眼神的那种滋味。这种眼神,她其实很熟悉。

    但是机关里复杂到让人崩溃的组织架构,却她都没有搞清楚一件基本的事:究竟

    谁是她的直接上司?

    似乎办公室里的叫赵涛的小组长是他的直接上司。不过赵涛只是名义上是这

    个组的组长,只是似乎这个赵涛,自己就是个新人,刚从河西大学研究生毕业分

    配到省局里,虽然算是个正式员工,但是北在哪里,和自己一样迷糊呢。日常事

    务中,人事科的一个大妈何任,常常会直接吩咐她们几个新人这事那事的,但

    是人事科会不会只是在新人入职阶段,来显示一下的存在感呢?还有就是小球运

    动中心的一个分管宣传员,每天会给自己几个写邮件,用命令的口吻叫几个新人

    关注一下即将举行的柏林球公开赛的河溪选拔赛,给点「创意」,难道说自己

    会归属到专门归小球中心的管辖范围,也不是没可能,省局是有一些基层的编外

    人员,基本都在为某个特定的项目中心服务的。还有一个西体公司的市场部邱经

    理,来办公室里兜了一圈后,居然直接就吩咐赵涛,也点了自己的名,叫自己明

    天还要跟他去参加一个什么开幕式……据说,这个什么河溪西体体育产业管理有

    限公司,是个名义上才存在的「企业」,其实是省局的三产……自己本来就熟悉

    体育产业工作,完全有可能兜了一圈,其实招聘这些人就是用行政拨款给三产公

    司解决人员问题。如果才出企业门,又入企业局,可真是无奈了,但是这种事情,

    也似乎由不得自己。就连河西大学,都来了个什么罗老师,居然叫自己填写人事

    档案表格之一的就是这位老师……天知道是什么情况。还有形形色色的人,各种

    各样的名义和编制,反正自己这三四个新人,论级别是最基层的编外文员,无论

    从什么角度来说,个个都是「领导」么。

    李瞳不是没有思想准备机关里这些复杂的事。她甚至都很清楚这里面的门道:

    不是机关无法理清这些组织架构,而是他们故意不去理清的,这牵涉到各个部门

    的利益,以及发生问题时各个部门的责任,线头越多越乱,对所有人都有利。她

    的问题,并不是要去理清这些。她很清醒,即使自己只是个小到不能再小的小人

    物。但是站队认领导这种事,一辈子也只能有一次。她需要慎重。

    如果硬分给她一个强势的领导,她当然只能认了,从此以后,领导的事,就

    是她的事,领导的活,就是她的活,领导升了,她就可以跟着升,领导挨批,她

    也落不了好。但是现在一团的混乱,似乎人人都在妄图做她的领导,又人人都没

    有那么强烈的意愿来抢几个无足轻重的新人。办公室里其他几个小年轻都还迷糊

    着呢,她却认为:是机会。

    李瞳一直认为,机关其实有着企业里不能企及的机遇,而绝对不是平平稳稳

    的工作那么简单。当然机关文化需要更多的耐心和磨砺,有时还需要更多的等待,

    但是她不能糊里糊涂就用水磨时间来混资历。从第一天向晚晴集团行政部提出离

    职申请时,她已经认认真真想过这个问题。她有她的资本,她有她的条件,她要

    充分的利用好机关里和企业里的不同,来获取更加多的收益、更加稳定美好的人

    生。如果仅仅是用时间糊里糊涂的混资历,以她的背景和学历,就算是混十年都

    未必能进编制,混二十年也未必能有个官阶职位……如果仅仅是看重机关里的铁

    饭碗和那点基层员工的灰色收入,还真还不如晚晴集团去拼命呢……

    她能吃苦,肯学习,她懂点体育产业里面的汤汤水水,她会英文,她会电脑,

    她懂络,她会管理懂文档,知道一些现代企业管理的小思路,虽然这些也刚刚

    入门……但是比起机关里那些已经被磨平所有棱角的,从世界的精英变成一堆烂

    肉的大学生公务员来说,她知道自己有一些优势……她需要用好这些优势,而不

    是遗忘它们。

    但是她当然也明白,自己最大的优势是什么。当然是自己的身体,自己的容

    貌,自己那一头能荡漾起男人心波的长发。能在晚晴集团这种俊男靓女集中的模

    特公司里当前台,她对自己的身材、气质、容貌,乃至从内在里透射出来的时尚

    都市小白领的艳丽,非常有自信。如果需要,她丝毫不介意,会在机关里和必要

    的人发生一些必要的事。当然,能正正经经在机关里发展个老公是更不错了。

    当然这也需要机会,就算是机关潜规则,也并不是想象中那么简单,不是女

    人长的漂亮肯献身就会有人要,即使有人要,走错了路,投错了怀抱,除了被鬼

    压身其实根本不可能获得什么,就好比那个赵涛,比自己估计都小两岁,一双色

    眯眯的眼睛在自己的胸口扫来扫去,可是他这种自己都还没搞清楚自己是谁的硕

    士毕业生,即使今天也算李瞳的组长,李瞳却知道,很难带给她什么,当然…

    …一样的,也需要给他甜蜜的微笑和恭谨的额首,有时,也可以和他开开玩笑说

    说心里的新人紧张什么的,显得更多的默契和友好,李瞳不是这里来扮演冰山美

    女的……

    就跟认领导一样,她需要观察,需要谨慎,说不定这个什么赵涛一样是个必

    须搞好关系的人物呢。

    中午几个新人一起去楼下的食堂吃饭,还在念书的李誊又打电话来,支

    支吾吾问姐姐好,问姐姐工作顺利不顺利,撒娇似的和自己说着学校里的几则趣

    闻……李瞳真是拿自己这个宝贝没办法,又好气又好笑,恨不得直接就在电

    话里问:「这次要多少钱?」了。

    李瞳大李誊正好三岁,和自己这个亲的关系,可以说是从小一起腻

    味着玩到大,非常的亲密。她的老家是在河溪市的一个偏远郊县屏行县,父母都

    是普通工人,父亲「被早退」后谋了一份保安队的工作,养家糊口,也养活一对

    姐念书。一方面,家庭稍微有点重男轻女的观念;另一方面,自己这个,

    念书好,体育好,形象好,也确实比较讨大人喜欢,家里自然把更多的期望放在

    李誊身上,自己更是从小习惯了带个拖油瓶似的带着。但是中考前得了

    一场大病,都被发了病危通知,自己那时候在准备高考,却不得不抛下学业照顾

    ,后来病愈后顺利的考上了市重点高中河西一中,自己却高考发挥不理

    想只考了个专科。因为这事,父母对自己有几分难以名状的愧疚,虽然嘴上

    不说,但是更是痴缠自己越发黏糊亲热了。其实李瞳自己平心而论,以自己在控

    江三中班级里中游的学习成绩,无论如何也挺难考上河西大学这样的名校。自己

    在控江三中也练过九球,还被戏称为「长发台球女神」,但是其实只是身段好显

    得够范,尤其是她爱留一头长发,垂下头打球时,能形成不太方便却飘逸如梦般

    的视觉效果;但是论台球水平也很难达到专业水准。左右如此,高考是考个三线

    本科,还是最后考个专科,别并不大。早早出来.B.Top谋一份工作,见识一下人生和

    会,才是正经的。不过因为和越发亲密,后来念高中,念大学,自己

    却大二就出来工作了,又爱惜,虽然挣钱也不多,但是忍不住常常塞给

    一些零花钱。可能在李瞳潜意识中,也认为「才是家里的希望」吧。不过自

    己这个老……这么好的形象气质,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谈个女朋友,难道还在

    想着那件事?

    胡乱叮嘱两句,打发了。到办公室,又看了看小球中心那个宣传干事

    发来的催促,还是要求几个新人「对柏林公开赛的宣传工作提提创意」。

    柏林公开赛,是国际联举办的以国家为参赛单位的球赛,最近几年影响

    力越来越大,虽然还不如四大满贯,但是也算是比较重要的比赛了。C 国可以有

    2名男队员,名女队员(其中4名是双打)参赛,因为C 国这几年女子球水

    平发展迅猛,所以竞争也算比较激烈,参赛名单一直是值得斟酌和博弈的难题。

    后来河西省和国家球中心争取了一下,干脆在河溪市举办一场河溪选拔赛,以

    选拔赛的形式来决定参赛名单。当然这其中,也有河西现在的当打明星,言文韵

    的原因。言文韵即使在国家队,也算是能排上前三的人物了,而因为外貌的出众

    上镜,性感魅力,论会影响力,其实已经快要赶上国家队一姐梁晓悦了。而在

    河西,女子球也因为言文韵,逐渐成为越来越被瞩目的项目。所以河溪市承办

    这个比赛,既算是给言文韵征战柏林争取一个场,也算是水到渠成的重要体育

    赛事工作。

    这种事情,办其实是国家球中心,省里和市里属于场地方承办,本来当

    然是河溪市体育局和省小球中心为,但是李瞳在晚晴公司工作,又听老同学安

    娜说起过,河西省局里,竞技赛事处权力很大,这项比赛,也可以算是河西省今

    年最重要的几场省内赛事了,竞技赛事处处长陈礼一直都关注,屡次通过会议要

    求各部门加强赛事的宣传工作,务必做到扩大影响力。这也是题中应有之意的。

    问题是,已经有小球中心、竞技赛事处两个单位在抓这个比赛的工作。不知

    道为什么,群众体育处传媒科却冒出来,抢走了一部分这个赛事的「宣传」

    工作。虽然也勉强说得通,但是这未免有违机关风格原则。好在陈礼处长这次非

    常大度,听说亲自在刘局长面前说了「群体处传媒科的同事比较专业,多多出力

    是好的,大家应该群策群力把这次比赛的宣传工作做好」。

    群体处传媒科……李瞳不由的想起安娜和自己介绍的那个叫石川跃的帅哥干

    事了。她偷偷在络上过他。石家?石束安?因为生活问题和经济问题在被

    纪委调查的前外交部驻外大使?柳家?柳晨?现在河西大学体育管理系系任?

    ……

    李瞳眯着一对俏眼,细细想着这个那天面试自己的「考官」,也许是因为他

    的一句话,自己才能进入省局?他看自己的眼神……当然也有几分色眯眯的,这

    是自然的,很多男人都会这么看自己,尤其是当自己精心打扮,散下一头如同流

    瀑般的乌黑长发时。但是这个石川跃,却有着那种赤裸裸的「欣赏美女」的眼神,

    一点也不保留,一点也不隐晦,倒反而显得很大方。

    当然了,所谓河溪选拔赛的宣传工作,问问几个新人,要他们提点创意,其

    实也只是例行公事,也算不上什么正经的「工作」,难道这种赛事宣传,都已经

    接近尾声了,还轮到的几个门窗都还不熟悉的新人来发言?几个新人都没有放在

    心上。

    只有李瞳除外。

    她点亮电脑,打开邮箱……收了那份从晚晴公司发来的给她的私人邮件。

    她早在一周前,就特地找原公司市场部的插画师Simon ,让他帮她绘制一套

    可爱风格的「言文韵的大头娃娃漫画草稿」。她当然没什么「预算」可以去约这

    个私活,但是以她在晚晴公司的风姿绰约和平时攒下的人缘;这个Simon ,又是

    约了几次自己,都被自己礼貌委婉的拒绝了;这次自己反过来约他吃饭,又是可

    怜兮兮的发发嗲,说让他「帮帮自己新工作」「头领导点头了,一定给红包」,

    只怕Simon 这几天是连正经公司里的活都扔下了,一心趴在绘图上替自己在筹

    备这套漫画草图吧。如果有机会,用自己的专业,可以为心目中的女神做一些服

    务,虽然没什么报酬,但是应该是求之不得的吧。

    打开附件看看……果然品质不错!虽然时间有限,只有十几张素色草稿,但

    是就是十几个铅笔稿下的大头娃娃的言文韵,非常有趣非常大胆,挥拍的、鼓

    掌的、跳跃的、跑动的、背着手卖萌的,甚至还有一张好像在抹鼻子哭的……美

    丽的河西球公,在漫画稿中,多了几分可爱和亲切,多了几分如同邻家女孩

    一样的调皮和呆萌,这些草图,如果配上色,再配上几段俏皮的文案,可以制作

    成看,可以制作成观赛手册,可以制作成海报……至少,可以制作成络漫画,

    比起机关里那些傻呵呵的口号和呆的宣传品,一下子就显得亲民和有活力起来。

    这个Simon 还是挺有才的么,不过就这样的大头娃娃的言文韵,也要在胸前特

    地用线条纹两个弧度?男人真是好色。不过想想这毕竟也是言文韵的标志性特点

    么。

    偷偷连接打印机,将这一堆素色草稿打印出来。赵涛探头探脑的问是什么东

    西,李瞳都插科打诨笑嘻嘻说是自己的申报资料。反正机关里用点办公器材在私

    人事务身上不算什么,赵涛也没在意就走开了。

    这堆草稿,自己是应该以附件的形式,发给那个小球中心的那个干事?作

    为自己新人向小球中心表现一下自己?

    还是自己应该亲自捧了打印出来的草稿,去天体中心25楼的竞技赛事处,

    亲自给竞技赛事处的许科长看看?

    还是……?

    25室,李瞳在走廊里,对着镜面的墙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容,小西

    装、白衬衫、包臀套裙、垂垂的长发、挺拔的身姿、淡淡的妆容、体贴的笑颜,

    很棒。

    「咚咚咚」温柔的敲敲门。

    「请进」里面传来应承声。

    李瞳轻轻推开门进去。

    那个戴着黑边眼镜、穿着Polo衫的,有着棱角分明的五官和健美身躯的男人,

    正在窗边的办公位上看着文件,看见自己进来,冲自己微微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