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体香 第一部:川跃归来】第31回

作品:《权力的体香

    第3:陈樱,我的爸爸妈妈

    【加长】

    陈樱洗完澡,吹干头发,穿着暖融融的米色抓绒长袖睡衣,一个人在宿舍公

    寓里,斜靠在懒人沙发上,划拉着石琼的IPAD上闲逛。

    可笑那个李誊,也是真的执着,又来无谓的纠缠。室友石琼实在却不下他那

    冠冕堂皇的借口和死皮赖脸的精神,终于答应陪他去「准备一下校刊」。毕竟,

    石琼是校游泳队的一员,因为那女神级的清纯外貌特别阳光,还拍了一张照片作

    为校刊内页的一部分,也真亏的李誊能找到这么个突破口,就为了和石琼说说话,

    单独相处相处?难道也不想想,无论他怎么折腾,追石琼……可能么?真以为琼

    琼是那种因为男生长的高大帅气一些、会打篮球、在学生会当个「干部」、整两

    本校刊,就会动心的女孩子?不知所谓!

    陈樱是发自内心的不耐烦这些校园里的所谓清纯浪漫「爱情」游戏。学校里

    的男生,幼稚到愚蠢,根本不能明白有些女孩,尤其是像石琼和自己这样的;她

    们早已经看惯了繁花灯酒、金樽玉杯,她们熟悉的那个五彩缤纷的世界,是那些

    男生还需要奋斗很多年才能掀开帘幕惊鸿一瞥的。

    学生会?校刊?演讲?青春风采歌咏比赛?校队?学分?校级运动会?大学

    生联赛?……在陈樱眼里,根本都是小孩子过家家的游戏。她也打篮球,也打排

    球,即使参加篮球队的训练时也很认真,但与其说要争冠夺牌,为河西大学争夺

    更好的名次,倒不如说她知道篮球能够带给自己别样的运动魅力和更好的身材。

    外面的世界很?外面的世界很丑陋?外面的世界很物质?关键是,外面

    的世界很真实,而校园里的一切,才是虚幻的海市蜃楼……陈樱非常肯定这一点。

    继续划拉石琼的IPAD,一时心动无聊翻到相册里,有一张照片,一个高贵美

    丽的少妇,抱着一个初生不久的婴儿,身边还站着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的影。

    这个女人……是柳老师年轻时候么……简直美到让人窒息啊,那个抱着的小孩子

    是琼琼吧?真可爱……那么那个站在地上,拽扯着柳老师的裙边的小男生,就是

    琼琼的哥哥石川跃吧。

    柳老师的气质,简直是像是古典文学里描述的王妃一样,为什么可以用那么

    简单的羊毛衫,就穿出这种能慑人魂魄的味道啊,等我到了柳老师那个年纪,也

    能有这样的魅力么?……听说琼琼的爸爸居然因为一个年轻女人,就和柳老师离

    婚了。简直不可思议,男人究竟懂不懂欣赏女人?还是说,只要是男人,哪怕碗

    里有个温婉典雅的名门千金,也要在锅里捞个青春纯洁的娇俏小妹?

    看着……看着……看着照片中,柳晨那淡扫娥眉、温婉娇羞、慈爱欢娱的微

    笑;看着……看着……看着石琼在努力伸起不知道想抓握哪里的肉肉小手;看着

    ……看着……看着川跃那小男孩穿件西装小背心,装小大人般酷酷的呆萌表情;

    看着这种真正亲人才有的,一家人温馨伴随的天伦之乐,却让陈樱神色渐渐黯然

    了下来。她越看越呆,越看越痴,鼻子里传来的一阵陈酸涩,眼眶渐渐湿润,心

    脏这里,有一种绝对不是「心情」,而是如同心脏病犯了一样,能够真实感受到

    的生理上的疼痛:

    「妈妈……妈妈……」

    那是陈樱连和石琼都没有说起过的,内心深处最痛楚的往事忆,和她对父

    亲陈礼最真实的感情:依赖却又蔑视、追随却又厌恶,乃至发自内心的……仇恨。

    母亲在陈樱十岁那年,就查出了乳腺癌,治疗挣扎又反复了三年多还是去世

    了。父亲陈礼在外表上是个受人尊敬的国家级金哨裁判,其实上在陈樱看来,就

    是个流氓。除了一开始几个月的勉强伪装出来的关爱,在那三年里,父亲一天到

    晚在外头很少着家,美曰其名是忙工作,其实就是鬼混。虽然在母亲病重的时候,

    肯花大价钱雇了个高级护工照顾,但是自己,却是明显厌弃母亲那焦黄枯瘦的面

    容和一摊子屎尿邋遢的病务,常常都不归家。

    陈樱从十岁开始照顾母亲,一直到母亲去世。没有经历过那种真正照顾癌症

    病人的琐碎煎熬时光,人们很容易把这件事情说的太轻松太简单太一笔带过。而

    实际上,那是非常难熬的岁月,即使是父母子女兄姐妹这样的亲情,有时,也

    很难禁受住这样的考验和日以夜继的折磨。

    好在父亲总是能给到家里足够的钱,来购买足够的药物、器械、家用、甚至

    来购买各种能够帮小陈樱和母亲减压的生活所需。虽然他自己,却很少愿意承担

    起最痛苦的那部分照顾母亲最细碎的责任。也许母亲在他的眼里,从一个亭亭玉

    立的美少妇,变成了一个病怏怏的苍白脸庞枯瘦躯干的病人……他无法面对吧。

    公平的讲,母亲最后那几年,也确实有些「生人难近」的意思。和很多

    中描写的,病人或者是勇敢乐观的和病魔搏斗,或者是慈祥坦然的等待死亡的降

    临都不同,现实世界中,人们面对死亡,会变得恐惧、偏执、疯狂、哀怨……看

    病花钱毫无效果后,吃古怪的中药、信恶心的偏方,把家里弄得一团污浊的药气

    ……后来还在信仰中求解脱,先是信佛,后来改信藏传密宗,后来干脆信上了

    印度教,在家里办一些神神叨叨的仪式,念叨一些不知所云的咒文……人也变得

    更加脆弱敏感,有时哭有时笑,一开始还过问过问陈樱的学业和训练,到了最后

    那段时光,自己都已经生活在一片混沌中,当然也很难好好照顾好小女儿。甚至

    邻居之间都在传言说母亲其实是精神崩溃了……

    从这个角度来说,陈樱也未尝不恨母亲,在她最需要母爱,最需要照顾的岁

    月里,母亲其实早早的向病魔投降了。很多人以为死亡才是向病魔投降,其实当

    你开始恐惧,开始疯狂,开始折磨身边的人的时候,你就已经向病魔投降了。母

    亲对她来说,当然也有童年时美好的忆,但是更多的记忆画面,永远是一个躺

    在床上,捧着经文,发出低沉哀叹,在呢喃着不知道说些什么的女人。她甚至有

    时候会拉着小陈樱一起看那些经文,咒语,咏唱那些诡异的诗词:

    「诸天帝折磨诸鬼蜮,阿修罗却偏要笑,那笑容如同妖邪……」

    从那时候起,陈樱也憎恶宗教。

    但是她更恨父亲。虽然她对父亲也无可奈何,幼小的她报复的方法,只能是

    脾气越来越大,以及更多的物质取:最好的药,最好的书,最好的衣服,最好

    的食物,最好的装饰品,最好的电脑,最好的脚踏车,最好的球鞋,最好的手表

    ……一切都要最好的。

    谁都会胡扯两句什么钱不是万能的,钱当然不是万能的,但是金钱所能购买

    来的物质财富,至少可以减少人生的压迫感。

    她很早熟,身体也发育的非常迅猛,尤其是身高,上初中时已经一米六了。

    十一岁她就学会了喝酒,虽然她其实并不喜欢酒精的味道,也根本体会不到酒精

    有什么美好的,但是她依旧尝试了啤酒、红酒、威士忌……她甚至在情窦初开的

    年纪,很早就开始疯狂的手淫……她无所谓是否感觉到羞耻,她很小就看过站

    上的所谓色情图片色情视频,她其实也似懂非懂,但是触碰自己刚刚发育的乳头

    和阴户内壁所能带来的,那种高潮欲起的感受,至少能让她获得片刻的安慰。

    她一直没有谈过什么男朋友,当然,以她的样貌,从很小时候开始,就有男

    生甚至高年级的男生,来她这里挨挨蹭蹭的,她有时,也会假以颜色,略微和男

    生们玩笑一下,甚至不介意个别胆大的男生,装亲热的拍拍她的肩膀,甚至屁股

    ……毕竟,即使是刚上初中那会,她的身材,已经发育的如同高中生一样了,在

    高年级的男生们眼中,她简直是个尤物。但是,她不相信什么爱情。

    看着母亲的样子,她格外的明白生活的残酷……不是每一段相爱,都会化成

    苍苍白头时,两个老人在床头的厮守;不是每一段婚姻,都是充满了浪漫的喜悦、

    即使泪水也洋溢着幸福感。在自己的家庭里,就只有痰、屎、尿、甚至还有恐怖

    的神像、恶心的药丸、装神弄鬼的咒语……无数精美奢靡的家用物品,和很少

    家顾看的父亲。

    人们怕死,人们怕穷,人们怕承担责任,人们怕面对现实,人们甚至害怕年

    轻时候爱过的女人,在化疗落发后的苍白恐怖的脸庞……所以人们丑态出。才

    那一点点年纪的陈樱,就已经学会了面对冰冷而污浊的现实世界。

    那时候开始照顾母亲,她也就学会了尽力冷冷的笑……除了笑,她还能怎么

    样呢?

    「诸天帝折磨诸鬼蜮,阿修罗却偏要笑,那笑容如同妖邪……」母亲教她的

    诗词,她记住了这句。

    到后来,自己快上初二时,母亲终于还是过世了,父亲哭得呼天抢地,几乎

    昏死过去。他的悼词:「如果有来生,我一定要再遇到丽儿,再向她求爱,再和

    她结婚,但是这一次,我肯定不会再因为比赛而离开她,因为工作而疏忽她…

    …我会每一分每一秒的陪伴她……每一分每一秒……但是此生缘已尽,情永远在,

    此生对我,除了体育事业,已尽没有任何内容和意义,我只盼望来生了」。真是

    闻者动容,听者落泪,一旁来致哀的领导同事们都为之感叹。但是在一旁捧着母

    亲相片的陈樱,却又一次露出她那标志性的,诡秘的笑容。

    「诸天帝折磨诸鬼蜮,阿修罗却偏要笑,那笑容如同妖邪……」这次她是真

    的觉得很好笑。

    陈樱一直就有孤儿的感觉。但是她依旧依赖父亲,她越来越现实的明白,她

    需要父亲给她的,哪怕是残破的家庭,尽管父亲不能给她爱,给她关怀,给她呵

    护,给她陪伴,至少……可以给她富足的生活,给她需要的荣誉和光辉。父亲给

    她买所有同龄人艳羡的东西,安排她进了控江三中的校篮球队……甚至替她动了

    手脚走了关系,递补了其他队员,成为了C 国「中小学篮球生集训联队」的一员,

    有机会去参加明年洛杉矶举行的世界青少年篮球培训锦标赛。

    这一切,都是她唯一能抓在手心的满足。

    母亲过世才没几天,父亲就把家里那些装神弄鬼的东西付之一炬,这点陈樱

    也是挺赞同的。父亲也搬了家,并且给陈樱买了很多东西,还把陈樱的小房间

    装饰一新,难为他为她买了那么多小姑娘的东西,尽管其中有一些衣服……对十

    三岁的女孩子来说,未免有些太性.BZ.wang感了……不知道父亲是怎么想的。但是毕竟,

    在那一段时间里,陈樱甚至觉得,也许这样也挺好。她的内心深处,也隐隐的,

    为摆脱了母亲,父亲的归,而感到了一些轻松和温暖。

    有一天晚上,陈樱家因为天气炎热又没人,就脱了勒着难受的学生文胸,

    只穿一件无袖弹力背心和运动热裤,一个人在书桌前涂画作业。那天,父亲却难

    得的早来了,居然跑到陈樱的房间里来,站在她的身后愣愣的发呆。陈樱别过

    头去,不想理他,父亲居然慈笑着凑上来,微微带着三分酒气,说着:「樱樱最

    近学习怎么样啊?训练和学习能顾全么……?」一面说着,一面居然隔着弹力背

    心的纹路抚摸陈樱的背。

    陈樱从小发育的早,心理上也非常早熟。她能够感觉到这种抚摸中充斥的,

    不是父亲的关爱,而是异性的饥渴和欲望。她有点惊慌,躲闪着想要掩饰,她毕

    竟只是个刚上初中的小姑娘,可能因为在家随意衣服的不便,也可能是因为自己

    没有戴少女文胸,那小奶包又正好在蓬勃发育的时代……那个躲闪动作,让陈樱

    在弹力背心下那十三岁少女的乳房曲线和乳头的凸起,更是暴露在父亲的视线下

    了。陈樱还没有来得及答什么,父亲居然饶过陈樱的背,喘息着,隔着背心,

    直接抚摸上了陈樱的小乳房。

    陈樱知道父亲偷看过自己洗澡,但是总以为这只是流氓老爸的又一种变态行

    径,毕竟自己是他的亲生女儿,而且父亲也在外面也有鬼混的伴侣,她没想到父

    亲居然会真的,对才读初一的自己有真正越轨的举动。这次陈樱是恶骂了一句

    「你混蛋,你干什么……」要把父亲的手撕扯着甩开,但是父亲却干脆整个身体

    揉了上来,一把把陈樱抱起来,按在自己的膝盖上,自己坐上了陈樱的椅子,然

    后就开始将陈樱压制在怀抱里,一边亲吻的脸蛋,一边含糊的胡扯着:「爸爸

    ……呼呼……是疼你么……」

    那时候的自己,虽然才上初一,但是因为一则营养好发育的比较早,二则打

    篮球练形体,其实身形体态已经有了少女初具规模的曲线和魅力。而且她也已经

    朦胧的意识到那种「男孩子想对我的身体做点什么」的羞答答有点恐惧也有点刺

    激的感受。挺拔修长却依旧稚嫩的身体被强行揉在父亲的怀抱里摸玩亲吻,令她

    又羞又怒,要打父亲,要推开他,要用腿踹他,但是也是人生第一次,感觉到了

    一种很特别的,女孩子将要被侵犯时的性欲感受:从胸腔、腹腔这里会传到全身,

    那种奇特的荷尔蒙分泌带来的酸涩感觉。自己从小身材就比较高挑,练篮球也算

    是四肢活力健康,但是在父亲中年男人强劲有力的压迫下,自己的反抗、挣扎、

    扭动,推搡,其实都只是在增加父亲的欲望和情趣罢了。

    父亲把自己压制在怀里,拼命的吸吮自己的脸蛋和头发,鼻子和嘴唇,用舌

    头舔自己的唇和牙齿,将自己整个口腔舔到彻底酸软无力,牙关也终于松开,然

    后侵犯自己的口腔,玩弄自己的舌头,把自己少女的清新的口气玩命的向自己充

    斥了酒气的口腔里吸。而做这些肮脏的事情的时候,夺走自己女儿初吻,第一次

    作为男人去搂抱女儿少女身体的时候,一只手,却一直在隔着小背心抓捏和抚摸

    女儿的乳肉和乳头。

    陈樱不停的抗拒,骂他「混蛋,放开我……」、「你疯了……」,也哀求他

    「爸爸,不要这样……」「求你了爸爸……我是你女儿,我是樱樱」。都没有用,

    那个她其实恨了半辈子的男人,终于将她的背心下摆掀开,从她滑溜溜的肚腹这

    里插进手去,和她那少女初春,刚刚开始绽放的乳房,开始了贴肉的亲密接触。

    第一次被男人摸胸,居然是自己的亲生父亲!第一次被男人亲吻,居然也是

    自己的亲生父亲!第一次被男人玩弄身体,居然也是自己的亲生父亲!陈樱觉得

    天崩地陷,从乳房上传来的屈辱和酸涩,也让她几乎愿意当场死去。

    「妈妈,妈妈!!!救我,妈妈救救我……」她的内心在呼喊,她的眼泪在

    滑落,她的心在绝望,她的恨意在增加。她呜咽,哭泣,喘息,扭动身体。

    父亲却误以为对女儿的挑逗产生了效果,气喘吁吁的把自己的阴茎从裤裆中

    撩出来,拖着女儿的一只手去套弄。陈樱想死命挣扎,但是父亲却丝毫不管已经

    把女儿手腕握到发出咯咯的声音,几乎要勒出血珠来,「套好,弄一下……弄一

    下,听话,没事的,就是弄一下,爸爸最喜欢樱樱了。」。

    陈樱的手腕无比的疼痛,只能无奈的放弃了抵抗,空洞而又屈辱的握着父亲

    的阳具。

    她没有做套弄的动作,但是那来自亲生女儿细腻绵软的手心触感,已经足够

    让父亲眼珠中布满血丝。父亲像个无赖一样,把她的背心翻上去,挂在她的乳房

    上沿,把她那还没有完全成型,却已经开始有一些规模的嫩弹弹的乳房,托着那

    背心,暴露在空气中,父亲开始一只手捏她左胸的乳头,嘴巴亲吻上了她右侧的

    乳头,还用胡须滚来滚去,扎她幼嫩的乳肉。小小的奶包被压成一团,用乳头的

    凸起去剐蹭父亲的脸庞。

    「樱樱,你长的真漂亮,哪里像个初中生啊,已经是大姑娘了啊……爸爸

    ……呼呼呼呼,这是疼你啊。都是爸爸养你的养的好,给你钱花,给你书读,培

    养你读书,培养你打球,你才能长这么好啊……呼呼呼呼……太嫩了,太美了,

    太爽了。你不能怪爸爸,你这样的女儿在家里,每个爸爸都会忍不住的。」父亲

    也不知道是兽欲爆发时的胡言乱语,还是要用各种话来给自己点理由和借口,喘

    息着,像头野兽面对猎物时饥渴的留着口水一样,说话带着「呼呼」声。

    「樱樱,你妈妈过世了……呼呼呼呼……爸爸也有需要啊,你应该懂得吧,

    你平时都穿得那么风骚,很容易……呼呼呼……学坏的,要是将来万一给外头臭

    小子占了便宜,那还不如先给了爸爸……呼呼呼呼……你让爸爸玩玩身体,让爸

    爸快活快活,爸爸这是爱你的啊。」

    父亲的胡言乱语,当然只能换来陈樱的哭泣和唾骂:「放开我,禽兽……你

    个老流氓……你去外面玩啊,居然来弄我……我是你女儿啊……亲生女儿啊…

    …我给谁占便宜了啊?我干干净净的……你个脏流氓,你别碰我……你别碰那里

    啊……」

    但是父亲的性侵依然在继续,他甚至将陈樱的热裤脱到了膝盖这里,看到陈

    樱那可爱又性感的淡粉红色的圆点少女内裤时,看到了那内裤包裹着的三角形的

    圆鼓鼓凸起的光滑私处时,完全陷入了癫狂,那一团肉乎乎的小三角,是无法抵

    御的神秘诱惑,他口中赞了几声:「樱樱,你这里……真是太消魂了……好嫩啊

    ……这内裤,也是爸爸给你钱买的进口货。不是爸爸,你哪里来钱买这么贵的内

    裤啊?你给爸爸玩玩小裤裤这里也是应该的……啊,樱樱这里真的好干净啊,给

    爸爸弄一下吧……女儿给爸爸玩身体,是挺正常的,外面也挺多的……爸爸就是

    最最喜欢你这样年纪的身体啊,比那些阿姨要好太多了……你给爸爸玩好了,爸

    爸就不给你找后妈了。」说着,居然埋下了头,隔着内裤,在陈樱的阴户以及周

    围的域拼命的舔和吮,一会儿,就用自己的口水,把那条内裤,浸的一片片的

    湿浸浸的。

    陈樱在敲打父亲背脊的手,已经越来越无力,当少女的蜜穴,虽然隔着内裤,

    但是被父亲舔舐侵犯时,她当然是感觉到恶心和屈辱,绝望和悲愤。那本来是软

    绵绵舒舒服服包裹着少女阴户的布料,此刻被父亲胡渣渣的嘴巴,裹挟着开始刺

    激自己的耻辱处。但是她不得不面对的是,那种酸涩的,那种耻辱,那种禁忌,

    掺杂着女孩子与生俱来的本能,使得她的那条羞人的缝隙里,稍稍渗出一些粘稠

    的体液来。

    「妈妈,妈妈!!!妈妈救我,妈妈救救我……」她早熟其实已经懂一些男

    女之事,她知道父亲是个禽兽,今天不会放过自己,要强奸自己,要侮辱自己,

    要玩弄自己幼嫩的身体,要夺取自己许多「第一次和男人做的事」,第一次被男

    人搂抱,第一次和男人亲吻,第一次被男人摸胸,第一次被男人摸穴,第一次给

    男人看到贴肉的衣服,第一次再把这些衣服脱掉让男人看到自己的肉体,也许,

    还要真的……第一次插入自己的身体,侵入自己最神秘最洁净的小穴,戳破自己

    的那片小膜,夺走自己的初夜,甚至……她想大声呼救,但是只是化成死死的咬

    牙。

    因为她知道,母亲已经死了,家里没有人会来救她。即使妈妈在另一个世界

    有灵,她也不想让妈妈听到她现在绝望的哭喊。

    因为她也知道,即使真的能叫喊来甚么人,真的可以「救」她么?她毕竟只

    有父亲一个亲人了,她所有的所有,都必须依赖这个人。无论她如何痛恨他。

    她要为自己活着,她要自己照顾自己,她没有亲人可以来照顾她。即使她的

    亲生父亲要强奸自己。

    陈樱的下体被侵犯时的那种扭动的性感,似乎进一步点燃了父亲的欲火,父

    亲把陈樱的背心从头上拉扯着直接脱掉,又把几乎已经周身赤裸,只穿了一条内

    裤勉强遮挡私处的自己一把抱起来。那是一个浪漫华丽的公抱,可能也有无数

    父亲这样温馨爱怜的抱过自己的小女儿,但是这一次,这个父亲,是瞪红了两双

    充满了血丝的眼帘,搂抱起自己的女儿,却是一具几乎赤裸着身体,格外纯洁,

    格外鲜嫩,有着十三岁女孩应有的早春较弱的青涩,也同时拥有着篮球少女挺拔

    的身姿和锻炼所带来的那种「微微成熟」的魅惑,他的这次公抱,跟随着的不

    是晚安的亲吻,也不是甜蜜的亲昵,而是奸污,是糟蹋,是凌辱,是蹂躏,是性

    侵犯自己亲生女儿所带来的极上欲望。他一把将女儿扔到她的那张干净的精心布

    置的小床上。粉黄色的床单是那么的干净、清洁、还有一丝少女闺床应有的香氛

    ……却在记录着父亲癫狂占有女儿的欲望,和陈樱凄冽的哭泣。

    父亲也不再按着她,而是开始拉扯着喘息着自己脱自己的衣服裤子,露出他

    那黑黝黝的肌肉和丑恶的那条已经在冒着热气的阳具。

    「妈妈救我,妈妈救救我……」陈樱的心在下沉,在自己的小床上,连挣扎

    跳下床去,甚至连用被褥去遮盖身体的气力都没有了,只勉强夹紧两条长腿,两

    臂环抱,缩成一团。除了内心生出的在空灵中的呼救,她口腔里其实只有饮泣。

    她知道妈妈已经听不到自己的呼喊,她知道这个世界上她最亲的亲人,唯一能供

    养她,唯一能爱护她的亲人,唯一能照顾她的亲人,只剩下父亲了……而他就在

    面前,准备伤害自己,准备奸污自己,准备把自己弄脏,准备用世间难容的污浊,

    来将自己永久的彻底的玷污。

    她要为自己活着,她要自己照顾自己,她没有亲人可以来照顾她。

    当父亲终于扑上来,一面用拉碴的胡子搓弄自己的脸蛋,一面将自己的手臂

    扭开,继续凌辱自己雪白的乳房时,一面终于来强行剥落自己的内裤。这一点点

    可爱小巧的布料,用来舒缓少女臀胯部的肌肤固然可以,但是此刻用来阻止父亲,

    除了给他增加一小点点的障碍外,不过是增加他在淫辱亲生女儿时的快感罢了。

    内裤被强行扯下,孤零零挂在自己一只脚丫上,白生生的小巧的少女臀胯部,

    和那一小丛刚刚开始生长几根幼小的绒毛的粉嫩阴户,暴露了出来,被两片粉白

    色的微微褶起的贝肉,夹着那一条嫩到如同体液做就的缝隙。

    这是她第一次彻底的在男人面前赤裸,却不是在婚房里,甚至都不是对着男

    朋友,甚至都不是少女偷尝禁果,而是在似懂非懂的年纪,还没有憧憬过婚姻,

    甚至还没来得及品尝过恋爱的年纪,对着至亲血缘的父亲,遭受着暴力的袭击、

    抚摸、视奸……

    「妈妈救我,妈妈救救我……」父亲,将自己死死按在床上,毫无廉耻的颤

    抖着,开始攻击自己的阴唇,陈樱自己手淫时瞧过那里……那里乍一看有些丑,

    有些怪怪的,细细看来两条微微褶起的肉片,夹着一条粉色的勾缝,竟是格外的

    漂亮和细洁。而此刻……自己的亲生父亲,却在用手摸,用指尖抠挖,甚至用开

    始嘴唇亲,用口舌吸吮,锲而不舍的凌辱着自己女儿最纯洁私密的象征。那种吸

    吮,将自己小穴里面和周围的空气都吸了出去,仿佛是世界上最耻辱的玷污,也

    仿佛是世界上最刺激的洗礼。

    终于,陈樱无法抵挡自己那内心天然的欲望,那是女性在性觉醒后的必然,

    一些汁液慢慢从内壁到外壁,将自己那条干净纯洁的缝隙慢慢透出一些些湿润。

    嘴巴也开始夹杂着哀泣带了一些本能的耻辱而渴求的嘤咛。这是无可抵抗的天然

    本能,即使是自己亲生的父亲在淫辱自己的小穴也是一样的,甚至可以说,是自

    己亲生的父亲,只会增加那种禁忌刺激。

    父亲继续着他不知道是助兴还是自欺欺人的混话:「呼呼呼呼……樱樱,爸

    爸是爱你的,你也一定爱爸爸吧,爸爸给你买书包,买文具,买衣服,你要什么

    就买什么,呼呼呼呼……你就给了爸爸,让爸爸在你身体上找点乐子吧……爸爸

    太累了,需要你的身体啊来放松一下……你最懂事了,你能懂的吧……呼呼呼呼

    ……爸爸不会伤害你的,爸爸就是弄一下,你也愿意的吧,你一定也想的吧,你

    想把你的身体,给爸爸玩,给爸爸弄,给爸爸舒服一下,算是报答爸爸的养育恩

    情吧……现在给了爸爸,爸爸就更疼你了……呼呼呼呼……」

    「妈妈,妈妈……」,那内心呼救声似乎渐渐远去,连自己都开始听闻不到。

    这时的陈樱,却仿佛听到,只有一个声音在自己的内心世界里祈祷,不是祈祷什

    么奇迹,也不是祈祷有会谁来救她,甚至都不是祈祷父亲会良心发现,她是在祈

    祷,去世的母亲,能够在另一个世界,给自己某种勇气,让自己去用自己可怜的

    小小的仅有的勇气,去做一些努力,去改变自己的人生。

    父亲已经如同一座黑铁塔一样,跨坐在了自己的臀胯部位。她的腰肢和屁股

    被迫承受着父亲的重量。父亲的一只手捏着自己的两只手腕,将自己的手腕拉扯

    到头顶的上部……其实她已经没有力气反抗,但是这种拉扯和禁锢,却让幼嫩的

    身躯展现出一种更加淫靡更加诱人的「无法反抗」的姿态来。他的阳具已经在自

    己的蜜穴上沿,那一段最是紧致细白的小腹肌肤上点点戳戳,那洁净的肌肤上,

    开始被黏浊的龟头划出一道道的痕迹,而父亲对自己小乳房的占有更是越来越激

    烈。从一开始的爱抚,抓揉,到用舌尖舔,已经变成了用牙齿咬,用指尖掐,似

    乎是故意的,在她娇嫩雪白的乳肉上,刻意划出一道道青红的痕迹来,伴随着少

    女粉嫩的乳头和乳晕颜色,显得无比的残酷和淫靡。

    「稍微弄疼一点……你忍着啊,忍着没事的……爸爸喜欢看你疼的那样子。」

    父亲已经词不达意。而那只丑恶、坚硬、滚烫的肉棒,似乎已经无法忍耐到插入,

    在她的阴户外侧小腹下方,仿佛在磨什么汁液一样,玩命的磨着她小穴附近的所

    有肌肉,所有皮肤,所有毛发,所有起伏,所有褶皱,所有光滑,所有骨骼和脉

    络……真怀疑父亲都马上要爆炸了一样,而更可怕的是,那个东西,已经开始探

    道路,找入口,在妄图进入自己那自己都不敢掰开细看的最私密羞耻的那条

    缝隙了。

    她呜咽着,咬着下唇,她压抑着自己那初春少女的欲望,她要从丹田里,从

    胸膛里,从小腹里,从灵魂里,压迫出最后的力量,希望去世的母亲,能够在另

    一个世界,给自己那种勇气那种力量。

    「爸爸……爸爸……你先等一等,等一下下好吗,听我说好么?」已经接近

    绝望的她,忽然拉扯着父亲的头发,几乎要把父亲的一些头发扯断下来,吞咽着

    哭泣带来的口水,发出仿佛拖延时间一般的哀求的声音。

    「呼呼……等什么?等什么?呼呼呼呼……有什么可等的……别耍小聪明了,

    给了爸爸就行了。女儿给爸爸奸一下,是应该的。」

    「爸爸,爸爸……我答应,我给你,我给你奸……但是你等一下下好吗,听

    我说两句话好么?」

    陈樱在已经哭到扭曲的清纯五官上,居然挤压出一丝笑容,那凄冽的笑容,

    仿佛亡妻一般的熟悉笑容,居然让陈礼都愣了一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