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体香 第一部:川跃归来】第30回

作品:《权力的体香

    第3:陈礼,进退有余

    「是的,是的。是我考虑不周……」

    陈礼握着电话,手心有点出汗。

    他没想到,刘局这个三不管局长,会深更半夜打电话给自己,居然还很「亲

    切」

    的,问起跳水队新加坡站参赛资格的事。

    这当然也是正经公事,但是他诧异之余,也未免有些慌乱。

    他是刻意压了跳水队那个江子晏一头,不让他去新加坡参赛的。

    甚至本来,连女队的许纱纱他都想压下。

    这个世界跳水青年巡大奖赛,每两年举办一次,一般由八到十站组成,实

    际上是个挂着国际泳联招牌的商业比赛,含金量并不太高。

    当然也不局限在青年选手,一些成年的职业运动员也会受邀参加。

    不过国际上真正的顶尖高手,往往是结着自己的训练计划,偶尔去参加一

    站两站的,纯粹是热热身;倒是一些新秀,将之视为锻炼大赛经验和在国际裁判

    面前亮相的好机会。

    在C国,由于跳水队人才济济、竞争非常激烈,倒也成了年轻运动员、尤其

    是国家队边缘选手挺重视的一个出镜机会。

    今年,河西跳水的成绩颇为不错。

    男队的江子晏几乎已经坐稳了国家队三号选手的位置,女队的许纱纱年纪虽

    然小一些,但是也可以勉强游走在国家队二线阵容了。

    本来,争取一下,河西很可能可以包圆新加坡站的两个参赛名额。

    但是南海省的老胡找了陈礼几次,拐弯抹角的说了些个「专业意见」,意思

    是江子晏国家队位置已经稳固,应该专注在训练和全运会上。

    这是不言而喻的,南海跳水队的那个小冯,也在竞争国家队的位置,可能更

    需要参赛机会……老胡的面子属于可给可不给,不过考虑到上次在南海的事还多

    亏了老胡帮忙,而且「锻炼C国的跳水人才」

    这个理由,名义上也说得通,顺水人情他就做了,让江子晏留在国内安心

    备战全运会。

    不过问问自己的内心真实想法,他之所以这么痛快的答应了,也许,更要

    的原因,看因为那个叫石川跃的小干事。

    谁让这个江子晏,和这个群体处的干事走那么近?!天天就是拍电视片、上

    娱乐节目、走访,稍微有点小名气就不务正业,把体育当什么,当猴子出把

    戏么?就该敲打敲打,让他知道知道他还是个运动员,要服从纪律的!但是水上

    中心的徐泽远,不知道是爱徒心切还是怎么的,居然敢背后去老刘这里告黑状?!他感受到了威胁。

    不过他自认为,对于刘铁铭局长,他是全局上下最了解的人,与其支支吾吾

    ,不如干脆「认了」,用「专业考虑」

    去试探一下,反而显得自己真诚。

    他思量了一下,决定一不作二不休。

    「刘局,其实我不瞒您,不光是为了让他专心训练,我是刻意这么安排的。」

    「嗯?」

    「刘局,江子晏是咱们河西不错的一块料子,但是最近一段时间,会活动

    太多了……影响比赛训练成绩我就不说了,但是如果运动员都学他,天天把心思

    放在比赛外,还没出成绩就想着退役后的事,那么多中心那么多明星运动员,不

    都要乱了套?!我是刻意敲打敲打的。运动员要服从大局,要以训练为中心,要

    以奥运为中心……也要以领导的统一部署为中心么,个人义,自由义,享乐

    义要不得啊。拍电视片、上娱乐节目、还跑河西大学去研究读书的事,不像话

    ,这什么意思?难道是质疑跳水没什么前途么?我是为他好,不忍心看到他有点

    骄傲自满就成绩滑坡了啊……呵呵,当然了,和老徐这里可能我沟通不够,他理

    解的不深刻,这是我的错。刘局您最了解我了,我一向是有点大老粗么……呵呵

    ,既然您都过问了,那么一切当然以您的意见为准。您认为江子晏可以参赛,我

    这就安排,没问题的,南海老胡那里有我呢。如果您认为这次可以就先不去了,

    我这就给老徐打电话,我们都是省局的人,工作好做么,要加强内部沟通……」

    他又「嗯嗯」

    「是是」

    了一通,才挂了电话,长长出了口气。

    等一下确实要给徐泽远去个电话,这也不光是场面上的话,徐泽远是老教练

    了,要给三分颜面,既然他问起了,自己应该要动一些,给一些态度。

    可不知道为什么,脑海里居然还是挥之不去的,不是江子晏或者徐泽远,而

    是那个怎么看都不舒服的石川跃。

    石川跃刚调任到河西时,他并没有太放在心上。

    倒也不是不重视,毕竟,那是石家的少爷,「七副老」

    史沅沭的孙子。

    但是,在他看来,这种京城的纨绔公子哥,放到河溪的冷衙门来,无非是吃

    喝玩乐荒淫度日呗。

    家族中希望在风暴里保存一根独苗,留一份亲情,政府上也希望能够在基层

    看管住这些麻烦精,而这种少爷,估计连省局点卯都未必肯来。

    又不是自己的直系下属,和自己毫无关系。

    虽然十五年前,石束安在河溪市做领队时,他就在河溪担任过裁判,但是那

    种跨着领域的「作关系」,人家不过是太子爷来基层打滚镀层工作经验罢了,

    谁还能记得?何况石束安现在出事了,谁那么不识趣,还去谈这个话题。

    虽然六年前,因为一些拐弯的原因,他到京城去林书记家里吃了顿便饭,也

    被隐隐看成林书记的人,但是「太子党」

    遍布朝野,他只是小鱼小虾,根本到不了政坛斗争那个级别。

    石家也好,柳家也好,就算要报复,斗不到自己头上。

    除非石家知道了……那件事。

    但是怎么想也是不可能的,柯书记是何等人物,怎么会犯那种疏漏。

    所以他一直认为,自己和这个石川跃,不会有什么交集。

    不过现在,他必须重新估计一下形势。

    因为出乎意料的是,这个石川跃居然认认真真在河西开展起了「体育工作」。

    这一开始让他感觉到有点啼笑皆非,石川跃的级别和他还有着老大一段,他

    倒没什么担忧的,但是出于某种心理,也有点等着看这个毫无经验的海归官二代

    胡闹好戏的幸灾乐祸心态。

    体育系统就这点事,这点油水,这点工作,在河西这种体育弱省,一个小小

    的群众体育处传媒科干事,能有什么可搞的?纪录片、公众号、视频直播……这

    都是些什么东西啊……年轻人的胡闹玩具。

    真以为什么东西往互联上一靠,就算高科技了?而且他那么张扬想让局长

    注意到他出成绩,不说自己,他上头还有科长呢,科长上头还有处长呢……犯忌

    讳啊……但是更让他吃惊的事情发生了,这个石川跃,别说顶头上司科长压根不

    敢惹他,群体处的罗建国那个二货,居然干脆躲去国外去「考察」

    了……,小小群众体育处,插手那么多的事务,居然是顺风顺水。

    而且各个中心似乎都因为这个小干事的「宣传得力」,对他颇为热情,水上

    中心的徐泽远,冰上中心的齐亚楠,还有河溪市体育局的童万秋,都在总局开会

    时夸过他。

    居然连老刘,说起这个年轻人,都一口一个「有先进的国际管理经验」。

    石束安都倒了,这些人不知道么?这种马屁拍来有什么意义?这下可好,干

    脆连省局招聘新的编外人员的美差,都莫名其妙给这个小干事摸了去。

    当然和他也无关。

    他高高在上,掌握的是河西竞赛、省队的大事,这个小干事再怎么红,下一

    个目标无非是升科长呗,和他这个已经是省局实权的二把手,还不可同日而语。

    但是今天的事……徐泽远虽然教练出生,但是官场也溷了这么久了,怎么敢

    背后咬自己一口,为了保护江子晏?还是连他都要刻意栽培一下或者说示好一下

    哪个石川跃?毕竟,石川跃和省里几个知名的运动员,走得越来越近。

    还是他闻到什么味道,有意要和自己保持一下距离感?而且老刘打电话来,

    虽然口气非常和蔼,最后也还是按照的意思来办了,依旧没有让江子晏去参赛,

    算是照顾了自己的面子,但是怎么想都是有些不舒服的意思。

    陈礼觉得,要稍微重新审视一下这件事这个人。

    其实在他内心深处,对刘局也颇有五分不以为然。

    这个老刘在他眼里,就是典型的「想吃又怕烫手」。

    「发展体育运动,增强人民体质」

    这种3年前才流行的屁话就不说了,「祖国至上,奥运争金」

    这种口号,对于河西省这种底子的省份,也不过是场面话。

    撑死了,下一届奥运河西省最多能占-2块金牌,奖牌都过不去5块,这

    能和河东这种动辄7、块金牌的省份比么?既然已经是在这种不上不下的地方

    了,工作归工作,为人民服务之余,就不能能捞就捞点,能玩就玩好?……这个

    老王八蛋,捞要捞,玩要玩,还要装着崩着,不就是憋着还能升总局么,跟谁不

    知道似的。

    自己玩个体操队的小姑娘,就有人去告状,老刘都来敲打自己。

    这种事情又不是强奸,又不是犯罪,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人家要搞定户籍

    ,从农村调到河溪,积分不够,要换个人才认定,不付出点怎么行?穷山沟沟里

    的小姑娘,除了那点子床上的事,又有什么资本能付出给谁的?自己肯要,都是

    给足体操中心的面子了。

    这都要管?又不是一线队员,啥训练不训练的啊。

    这种丫头,就是溷个户口好离开农村,既然成绩上不去,长得却水灵,还能

    怎么样?……当然,那天自己叫言文韵陪饭是有点过了,陈礼也告诫自己要注意

    影响。

    大庭广众不说,言文韵是什么人?省体育圈女一号的明星,因为长的漂亮,

    连在国家队也颇引人瞩目,下届奥运如无意外,是肯定有她的名额的。

    甚至竞争一下全运会冠军,奥运上争取一下前八,都有希望。

    这种女孩子,算是「公众人物」

    了,自己大小是省局里的领导,在她面前,严肃和长者之风还是要保持的。

    虽说江湖传言,首都有大人物看上了言文韵,点了名要她「陪陪」,甚至放

    出来话来「谁能帮忙搭线搞定」

    「有的是好处」,但是那不过是江湖传言,那还不是陈礼熟悉的领域和愿意

    去碰的禁忌。

    甚至有时候,他都怀疑小球中心的韩炳义是不是探过言文韵的口风……其实

    想穿了,不就是陪陪领导么?小姑娘要是开窍点,大家都有好处不是?想起言文

    韵的身段,真是让人有点垂涎。

    但是想起言文韵,又想起那个石川跃,这个小干事如果就在弄什么退役运动

    员为题的宣传活动也就算了,怎么也算他份内的工作。

    怎么几个中心跑的那么勤,这是他的本份差事么?听说和言文韵来往也多,

    甚至有人传是属于小开泡明星的戏码……这点,就让陈礼更不舒服了……因为如

    果真是那样,他还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无论他手握多少重权,到底是四十好几,离过一次婚,女儿都读大学的人了。

    要满足欲望也好,要玩女人也好,再怎么样,都只能「暗地来」,见不得光

    ……要保持党性,保持领导的尊严。

    而那个小王八蛋,反正只是个基层小公务员,连科长都还没升上去,又是二

    十七八的年龄,又是未婚,又是家世好有钱挥霍。

    就算他明着跑去追求言文韵,男未婚女未嫁的,谁也说不出个什么不是来。

    弄不好,不少人还觉得挺般配呢。

    也不光是为了女人,陈礼总觉得,这个年轻人来者不善。

    在各个运动中心跑来跑去,结交了一大帮年轻运动员,是几个意思?跑《河

    西体坛》,把那么重要的媒体看成自家后院似的,又是几个意思?表面上就是年

    轻人一起玩,可怎么总觉得有点不舒服的样子。

    为了这个,他甚至暗示,偏偏要停了几个跟石川跃来往甚密的运动员的比赛

    资格,要借着「好好训练,不要就知道娱乐」

    来敲打敲打,江子晏被自己压着不去新加坡的事,就是这么个来头。

    但是说到头,这个石川跃目前和跳水队其实并没有直接的关联,这种动作,

    只怕江子晏和徐泽远都莫名其妙吧,根本就是自己撒撒气罢了,也伤害不到石川

    跃什么。

    妈的,世家子官二代就是好啊,能玩那么多花招,却偏偏还不是领导,能捞

    那么多好处,却偏偏不需要受纪律约束……不好打击,那么干脆捧一捧?捧起来

    好管束?陈礼忽然感觉,也许自己有必要,在老刘面前附和一下表扬一下石川跃。

    要不,就给这个小王八蛋迅速升个科长,或者调到某个中心去当个办公室

    任?有个头衔,是不是反而容易钳制他一些呢?恩,这是一个好意……一石五

    鸟的好意,一方面,迎了现在省局不少人对这个年轻人的赞誉,不要显得自

    己妒忌;一方面,给群体处那个傻子罗建国敲打敲打「你的人,老子让升就升」

    ;一方面,也是示好于这个石川跃,虽然自己算是「太子党」

    的尾巴,但是给自己这个昔日老上司的侄子一点甜头,也是没坏处的;一方

    面,可以试探试探老刘的态度;最后一方面,也许真的应该试探试探石家和柳家

    的态度?就这么办!他决定明天就去见刘局,谈一下石川跃这个年轻人「很有国

    际先进管理经验」,「可堪培养」,至于调任的职位么……干脆调到团委去?那

    地方正好有个空缺,去体委下属团委做个团联的任?好意啊。

    那种职务,看似独当一面,其实毫无内容,却有点小油水,又很悠闲。

    最妙在和实际的体育业务脱钩很远,将来最好能和省其他机关的团委来往多

    一些,一把推出体育系统去就彻底干净了……想到这里,他几乎要得意起来,才

    要揣摩明天见老刘的措辞,电话却响了,拿起来一看,是条留言:「陈处,游泳

    队的全运名单已经拟定,后天会交到局里,请您过目后,再交刘局。羡泽」

    他看到这条留言,嘿嘿一笑,了一个「知道了」。

    看似一条正常的工作留言,他却明白背后的意思。

    其实游泳队的全运名单,不过是例行公事,摆明了就是那么几个项目,那么

    几个参赛人员,游泳队领队老崔特地发这条信息过来,背后真正的意思是心照不

    宣的「小鹿的事情搞好了。」

    以小鹿的成绩水平,肯定是进不去正选的。

    不过游泳项目多,参加全运会本来就浩浩荡荡一支大军呢,随便在那个角落

    里给她塞一个替补备选名额,并不会太引入注目。

    小鹿是他长期包养的,连处女都给了他,跟他厮溷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不比

    临时送上门的,他怎么也要关照一下。

    如果不是觉得河西大学太扎眼,他都有意给小鹿这次安排一个大学进修的名

    额,等她进了大学,一边训练,一年念书,一边再伺候老子……老子玩的,就不

    仅是个游泳运动员,还是个大学生了,头叫她穿学生服给老子操过一遍后再穿

    泳衣操一遍,也更来劲……再毕业后弄进局里安排个工作,一直伺候老子直到玩

    腻了为止……想到小鹿,不由又有点欲望升起,口干舌燥来。

    但是这会深更半夜一个人在家里,没有去找小鹿的道理,一时连徐泽远的电

    话都不想打了。

    从书桌上站起来,离开书房,来到女儿昔日读初中还走读时住过的房间,推

    开女儿的桦木房门,呆呆的看着女儿粉黄色可爱的小床……忽然,扑到那面床上

    ,解开裤子,将自己的阳具直接压在那洁净的床单上,想象着自己压着女儿今天

    已经成熟到让人疯狂的身体,昔日青涩到让人挣扎的身体,开始扭动臀部起来,

    用自己已经渐渐坚硬的阳具,在那床单上一个劲的挤压,彷佛要在那很久已经没

    人睡的小床上,吸取到女儿的体香一样……曾经有一年,就在这张床上,他曾经

    达到过他人生暴虐、刺激、快乐和欲望宣泄的顶峰,在这之前,这.

    .WAng之后,无论他玩过多少女人,都从未再有这种感受。

    「樱樱,樱樱……爸爸最喜欢的,还是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