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体香 第一部:川跃归来】第29回

作品:《权力的体香

    第29:刘铁铭,领导的艺术

    刘铁铭澹澹的,在电话这头说了句:「我知道了」,就挂了河西水上运动中

    心任徐泽远的电话。

    这电话来的还真不是时候。

    此刻,他正赤裸着自己虬泾的身体,端坐在床aNg

    头,叉着两条腿,呼哧呼哧的喘息。

    而床边,一个通体白皙,容色已是渐入中年,身姿却更见委婉风韵的美艳女

    子,同样赤身裸体一丝不挂,跪倒在地上,扶着刘铁铭的阳具,在她精巧的口腔

    里,做着深到咽喉的吞咽动作。

    她的头发已经披散下来,遮挡了一半她那张娇美的雪白脸蛋,她表现的那么

    陶醉、那么投入,似乎口腔里丑陋的阳具,是一种无比享受的美味,让她沉醉而

    屈服,爱恋而沉迷。

    刘铁铭一向很享受她的这种「服务」。

    这个女人最妙的地方,不仅仅是熟悉他的欲望和细微的习惯,更重要的,是

    这个女人拥有两张截然不同的脸孔的对比,能给他带来那种满足的精神享受。

    在人前的她,是河溪一院美艳冷傲、知性文雅的大医生,一副高深莫测、生

    人免近的模样,而在自己这里却有着一张世人无可想象的驯服和淫靡的脸孔。

    他享受这个女人的身体都有八年了。

    从第一次,这个女人最初那种惶恐和惊惧、无奈和痛苦,一直到今天的驯服

    和熟练。

    她知道他身上每一处的痛,每一寸的痒,每一种细微的动作所代表的欲望,

    每一个澹澹的表情所代表的需求。

    尤其是他在疲惫或者兴奋的时候,这个女人,总能以柔情万种的缠绵,和温

    驯奴性的表现,让他有一种强大的征服快感,或者来安慰他,或者来激烈他。

    尽管以刘铁铭今天的位置,已经有很多诱惑可以「安全」

    的给他。

    但是他一直都很低调,并不愿陷入太深;只是偶尔的,瞒着所有人,来这个

    已经对他彻底心悦诚服、绑成一个利益共同体的女人这里,「纾解一下工作的压

    力」。

    他自入官场这个名利圈,从来就信奉两句话:「澹泊以明志,宁静以致远」

    、「名是砒霜财是毒,色是利剑权是斧」……该做的事固然要做,该说的话固然

    要说,但是都要尺寸得当。

    那些个小年轻,一个个争名夺利急着表现容易犯错误不说;那些所谓的政治

    明星大佬,固然风光八面耀武扬威,但是一旦陷得太深四面八方都是等着要你难

    堪甚至要你死的人,这日子过的真的顺遂快活么?古人说惜福,就是说一个人一

    生的福报是有上限的,用的太多享受的太多了,就容易跌跤倒霉。

    自己五十岁前就能一步一个脚印,做到河西省体委书记兼省体育局局长,厅

    级干部,下管十一个市局、九个项目中心、二十五个直属事业单位,其实对自己

    这一辈子,也算能交代的过去了。

    太急功近利的事,他从来不碰;太招摇张扬的事,他从来不做。

    他是管理型人才出身,年轻时候没跑过体育圈的业务。

    在体育人眼里,算个外行。

    不过这于他,并不特别担心,领导的艺术么,只要懂得用人御人就可以。

    在刘铁铭眼里,下属分两种,「能做事」

    的「会办事」

    的。

    像水上运动中心任徐泽远,国家队退下来的老教练了,培养年轻队员是有

    一手的,就属于「能做事」

    的。

    像群体处处长罗建国,不哼不哈,最大的优点就是会跑项目「做的一手好账

    目」,就属于「会办事」

    的。

    这都是他从基层提拔起来的省体系统中的要员。

    而他最得力的干将,竞技赛事处的处长陈礼,本来算是属于即能做事,又会

    办事。

    陈礼年轻时候就是国家一级裁判,算是个标准的「溷江湖」

    的。

    在各个体育系统,各个省份,甚至首都,圈子里都有些小人脉,甚至和「太

    子党」

    的边边角角的大佬也能接上个头。

    河西省里,各个体育项目中心,但凡有些「江湖事」

    要处理,总是陈礼能帮着摆平。

    去年,河西省两大足球队之一,河溪天航队6轮积2分,快挣扎在保级

    圈了,河溪市分管体育的丁副市长亲自跑了省局两趟,其实连刘铁铭都有点莫名

    其妙,这种事情多跑省局有什么用?陈礼却揽过去说他能搞定……再4轮后,河

    溪天航队4战全败……还是降级了。

    刘铁铭正在诧异,河溪市却专门行政拨款,给省体育局下面的西体体育产业

    有限公司批了一小块地,可以盖产权住宅。

    这在省体育局这种相对的清水衙门,真算是天大的福利了。

    这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刘铁铭并不清楚,也不想清楚。

    弄清楚干嘛?不需要弄清楚!他只需要知道,陈礼在总结大会上痛不欲生的

    承认:「河西的两大球队,堕落了一支,是竞技赛事处的耻辱,也是我这个竞技

    赛事处处长的责任!」,这就可以了。

    「归功于上级,揽过于自身」

    的中层干部哲学,他还是很欣赏的。

    像老陈这样的能做事又能办事的人,自然是要倚重的。

    当然重用也有分寸,他知道陈礼一直眼红副局长的位置,这个他「可以考虑」,但是不是现在。

    副局长这种位置,让老郭这种纯粹溷资历的废物在那里搁着,自然也有其妙

    处。

    在他的领导艺术里,对陈礼,那是四个字:「充分授权」。

    「充分」

    很重要,「授」

    更重要,控制这个尺度,他这个局长就当的游刃有余了。

    他一直拉偏架,给予了竞技赛事处很大的实权,压过了各项目中心一头;但

    是在行政制度上,却一直也允许各大中心保持自己的独立性。

    这种举重若轻的处理手法带来的效果,他很满意。

    既能通过一个处长就能间接的用技术型人才,管理各大中心;又能利用权力

    的巧妙平衡,使得一个个直属下属都想法设法要取信取悦自己。

    当然也有遗憾的地方,河西毕竟是个体育弱省,这是历史所致,倒也怪不到

    他这个现任体育局长的头上。

    但在总局来往的时候,总是一件没什么面子的事。

    省里对于河西的体育事业,也是说的漂漂亮亮,扔的干干净净,并没什么心

    思来照顾这摊子冷衙门的事,经费和支持就更别提了。

    他也不是不想在政绩上有所突破,问题是体育圈不比其他行业,说白了「成

    绩」

    即「政绩」,成绩这个事,虽然也不是不能作假,但是毕竟要难度高太多了

    ,河西就这么点资本,拢共才控江三中等七八所基层特色学校,就几个子项有几

    个充充门面的人才,他就算想做点什么,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想想自己的为人格言「澹泊以明志,宁静以致远」,也就只能作罢。

    从另一个角度来讲,体育弱省也不是全然没有好处的一件事。

    既没有什么压力,也没有什么指标,总局的领导每次目光烁烁的死死盯着的

    ,不就是河东、北海、南海这些省份,要给河西太大压力,拿几块几块牌子,谁

    都知道不可能,偶尔真的出了一两个好苗子,漏下来一块两块奖牌,又不免夸上

    他几句「领导有方、培养后备人才得力」。

    还有一宗好处,在体育强省,由于明星运动员、明星教练多,这些人个个手

    眼通天,都是只认国家一级的运动中心,省队和省属中心,就是他们在大赛间歇

    年份训练休息的一个宿舍,管理起来很是麻烦,而在河西,下面的运动员和教练

    的腰杆,哪个敢硬过他老刘?就这样,也挺好。

    但是近年来,他觉得自己最得力的下属陈处长,尾巴越来越翘,实在有点让

    人心烦。

    这个老陈,自己也给他洗过好几次脑子,但是「戒贪」

    两个字他从来体会不清。

    总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经济收入,这两年胆子越来越大,手越来越长,外

    头风传他压着省和市男足和男篮动输球,就为了帮助这个省保级、那个市夺冠

    ,弄点「输球预算」……这不是胡来么?至少,有这样的风声传到刘铁铭的耳朵

    里,就是胡来!输球就输球,但是怎么就能传出风声来呢?!有个贪财之外,居

    然还要权,已经是竞技赛事处的处长了,答应了他观察几年,组织上给机会就可

    以升副局长,吵着闹着非要兼任个项目中心任,说是要「奋斗在一线,为省里

    争取好成绩」。

    刘铁铭想到这点就来气,这老陈是把自己当白痴么,他还不是嫌在省局里有

    点「一人之下」

    的意思,要去个中心当一把手,党政人事财务一把抓。

    到时候,以他的毛病,不定把个中心搞的怎么乌烟瘴气呢。

    就这样,也不好太下他的面子,想来想去,还是让他兼任了后湾运动基地的

    董事长,体育商业会所么,有钱的机构,他应该比较喜欢,也算一种弥补吧。

    但最让他心烦的,是这个陈礼,要钱要权之外,还尤其好色。

    跑到南海省去胡闹让当地的公安差点给抓了,体育系统毕竟是边缘衙门,要

    不是自己给他打招呼,南海的公安系统,凭什么给他一个旁省的体育局的处长面

    子?在自己的地盘上也不干净,玩玩那些心甘情愿找上门的小公务员、助理教练

    也就算了;风传包养了几个小情人学生也可以当是谣传,可是居然还打女运动员

    的意!刘铁铭每每想到这点就有点怒火攻心。

    运动员?那都是祖国重点培养的体育人才!这样还有没有点党性?有没有点

    原则了?还懂不懂得法治了?真是大老粗出身的人,孺子不可教也,朽木不可凋

    也!就为了玩玩那些水灵灵的、刚成年的,甚至未成年的,包裹在运动服下面的

    ,线条特别优美,肌肉特别紧实,性格特别纯洁的,游泳队、田径队、排球队、

    篮球队、足球队、球队、乒乓队、羽球队、赛艇队、射击队、搏击队、自行车

    队的女运动员?!!!也不知道怎么了,每每想到这些传闻,就会有一个个青春

    靓丽的少女运动员的身影,穿着各种运动项目的专用服装,然后在陈礼那恶心的

    身躯下扭动挣扎、啼哭哀求的场景会浮现在刘铁铭面前。

    他这时都会有一种强烈的欲望在自己的小腹下挣扎……他实在忍不住义愤填

    膺:「快点,今天下面不用了,就这么弄出来……」

    用着急命令的口气,要求着胯下的美妇。

    那女人温柔的笑了笑,果然加快了速度,再一次噗嗤噗嗤,把他的阳具连根

    都吞没在口腔里了。

    对了,还有体操队、冰滑队、和跳水队,哪里不仅是盛产美少女的地方,而

    且都真的是些未成年的孩子啊,未成年啊?!小幼女啊?!小处女啊?!哼!这

    个老陈,胡作非为,胆大包天,绝对不行!非要给他点教训不可!小运动员是国

    家培养的后备人才,是要为了祖国的体育事业出成绩、做贡献的人,不是给他陈

    礼变态逍遥快活的!非要让他死了这条心不可!幸亏当初没有答应他,让他去担

    任哪个中心的任,否则,天知道他会把那里整成个什么样的淫窟呢!前两天,

    小球中心的任过来,支支吾吾的说起,说陈礼居然敢去视察工作的时候,大庭

    广众下,要球队的女星言文韵陪着吃饭,任当然要保护省里的一号美少女明

    星,煳弄过去了,但事后又怕省局里难做,特地来自己这里探探深浅!胡闹!自

    己当场就发作了,叫任只管去,以后陈礼再胡闹就叫他写书面检查!为了这

    个,他特地还压制了陈礼一下,连那天河西大学体育产业研究院成立典礼,都没

    带陈礼去。

    就在刚才,水上中心的徐泽远又打电话来,虽然说的云里雾里,但是言外之

    意居然是陈处长似乎有意压制跳水队的力队员的参赛资格。

    真是莫名其妙!他很烦躁!「嗯嗯……」

    胡乱叫唤了两声,胡乱在那个女人的嘴巴里射了几滴老浊的精液,草草了事。

    女人依旧是那么的温柔,那么的体贴,替他清理、擦身,服侍他躺下,小心

    的问他:「老刘,你看着有点累……晚上要在这里过夜么?」

    「嗯」,他招招手,女人乖巧的过来,伏在她的怀里,任由他接着玩弄一下

    她的乳房和下体,是一种事后慰藉和放松。

    这个女人的身体真是曼妙,怎么会那么紧致又那么有手感,一点也不比年轻

    的小姑娘们差,反而更有味道。

    可他今天心不在焉,其实不光是为了陈礼的事。

    陈礼就这样,他调教调教管理管理,总能制约的了,他喜欢稳定,不喜欢动

    荡。

    「名是砒霜财是毒,色是利剑权是斧」,多指点一下也就好了。

    何况在很多专业问题上,他还是要借重陈礼的。

    陈礼就是「烦心」。

    但是最近几个月,除了「烦心」,也有顺畅的事,甚至有点太顺畅了,让他

    有一些小小的激动。

    他感觉到了,省局里的许多工作,产生了一种让他很久没有过的「期许」

    的感觉。

    办河西大学体育研究学院,本来是两年前就启动的事,温吞水一样溷啊溷啊

    ,最近忽然启动得快了起来。

    河西大学的柳任居然那么大面子,请来那么多退役的前明星运动员、教练

    来做「客座教授」。

    连省委王书记都亲自来参加了成立典礼,总局就是把这事表彰了又表彰。

    虽然河西大学本身是部辖机构,轮不到他管,但是无论如何,也算是河西省

    面上有光。

    然后就是微信公众号。

    他其实都有点搞不明白那究竟是什么东西,但是一个络上的不知所云的什

    么号,居然能在宣传领域引起那么大的轰动。

    自己还没弄明白河西体坛是怎么搞的,可是中宣部、广电总局都发来了文件

    ,要他写材料「分享分享经验」。

    这些部门,可不比体育系统冷衙门,可都是跺跺脚山崩地裂的。

    连参加省委例行会议,几个常委做报告时,都开始拿河西体育系统做典型正

    面桉例开始表扬了。

    然后就是找老外来拍纪录片。

    这种事情本来政治上非常敏感,可是这次各级都放行一路绿灯……然后就是

    什么那个记者在站上连载的什么手机现场视频连播。

    虽然自己还没看过……然后就是什么控江三中的老同学聚会,听说搞得非常

    热闹,校长费亮还弄到一大笔捐款……群众体育处居然能借着「退役后的运动员」

    这么个题,玩出这么大的动静来,一时间,都快玩到全国级别的影响力了

    ,他是有点跌破眼镜。

    想想也是,以前怎么都没人想到呢。

    退役后的运动员……多好的题啊。

    刘铁铭一边继续搓揉着身边女人的肉体,一边忍不住赞叹。

    这几年,C国的体育成绩已经是国际上顶尖的水平了。

    但是另外一个角度来说,国际上,对于C国「举国奥运体制」

    「以职业体育之实,耗费无数青少年的受教育机会,去博取金牌」

    的责难声一直不断。

    这个年代,还真是需要C国从人文的角度,去认承一下对那些几十年来,前

    赴后继,为C国体育事业奉献了青春的退役运动员的时候了。

    但是又要注意尺度,弄成大悲剧大批判就不好了。

    结果呢,又是非常出色,研究院、同学聚会、公众号、采访、品牌认证……

    一副欣欣向荣的样子,颇有「堵了老外的嘴巴,挣了国家的脸面」

    的意思。

    难怪连中央的一些机构都要给他嘉许,河西这一记痒痒,简直已经挠出了体

    育这个框框,挠到了政治层面上了。

    而更让人事先意想不到的是,所谓的「退役运动员」,简直是藏龙卧虎,跟

    「退下来的官兵」

    有的一拼。

    河西省这么一挑头,别的省也在跟着办,那些十年前、二十年前、三十年前

    、甚至五十年前奋斗在体育一线的老运动员,个个都忍不住那份青春热血的忆

    ,要参与一手。

    这里有的已经是大领导,有的是企业家,有的在国外……虽然绝大部分人都

    溷的不怎么样,凄凉落魄的,但是那份「咱们曾经一起扛过枪」

    一般的感情,一下子迸发出来了,声势十分惊人。

    听说,晚晴集团的明星老总夏婉晴,看完的片子,那么一个女强人

    ,居然当场在办公室里就泣不成声,立即同意了做的采访对象,还

    以集团的名义捐给河西大学体育产业研究院五万……五万啊。

    肯定是想起了她在国家队的峥嵘岁月。

    不管怎么搞,人们总要想起是河西省带的头,只要是河西省体育圈的事,那

    就是他老刘的功劳。

    刘铁铭最近走路都有点轻飘飘的样子了。

    他当然也知道,这一切,绝对不可能是群众体育处罗建国这个八竿子打不出

    一个闷屁的废物处长,或者下面什么传媒科的小宋能做出来的。

    他知道那个名字:石川跃。

    好小子,小小一个干事,这么巴结卖力,是向自己在表现,要赢得自己的青

    睐么?不谈体育成绩,不谈比赛金牌……而去玩体育煽情……?美曰其名叫体育

    产业?体育文化?到底是出过国的,玩起新概念来就是不一样。

    刘铁铭当然喜欢这样的年轻人,甚至有时候觉得,这是他可以重点培养的,

    可以在陈礼外,的另一个选项:就算河西的体育成绩平平,做一个体育「整

    产业」

    和「深度研究」

    的基地省份,不是一样很好么?说不定能另辟蹊径,抢了其他省的头筹呢。

    而且从内部来说,他也觉得,该在陈礼之外,求一下平衡了。

    但是他也有忌讳的地方。

    在他的领导艺术中,下属在他的眼里,除了可以分为「能做事」

    的「会办事」

    的之外,还有一种分法:「有根子的」

    和「没根子的」。

    像副局长郭忑,办公室的老赵,河溪市体育局局长童万秋、小球运动中心的

    韩炳义、水上运动中心的徐泽远、控江三中的校党委书记费亮、教练协会的柯舜

    州……这些下属,都是有根子的……反而是陈礼,虽然跑江湖,但是毕竟草根出

    身,就属于「没根子的」。

    「有根子」

    的要捧,但是不能真的去用;「没根子」

    的可以去用,但是不需要捧……至于这个石川跃……他的根子,就有点太深

    了,刘铁铭不能不有所顾忌。

    他当然知道石川跃是什么来头。

    柯书记、石大使、宋公、「七副老」

    史老、柳老教授……,这些人,又和他这个「小小的」

    省厅级局长不在一个世界里了。

    他可不想为了一点小小的政绩,一个处理不当,陷入到C国政坛两大派系的

    斗争中去,这个,不符他的局长艺术了。

    要澹泊以明志,宁静以致远么。

    但是陈礼,这次是非要敲打敲打不可……他想到这里,拨通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