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体香 第一部:川跃归来】第27回

作品:《权力的体香

    作者:hmhjhc

    于25/2/25 发表

    字数:67

    第27:周衿,永夜沉沦

    「我是体能教练,不是跳水教练……」。

    在川跃的面前,周衿不想去谈和跳水有关的事情,她甚至连看都不想去看那

    块一米,尽管她其实已经瞥到那一抹天蓝的面,那富有弹力的翘曲,那颗粒

    状的防滑纹理,那挂满了从泳池中溅起的晶莹水珠……虽然只是一米,并不是

    她更熟悉的三米专业和十米跳台,但是对她,那一样代表着另一个世界。

    那是一个纯洁的、光荣的、阳光灿烂的、鸟语花香的世界;而与之相对,她

    觉得自己已经彻底沉沦,已经堕落不堪,已经扭曲且污浊。

    至少,她不想在川跃面前,去展现和跳水有关的那一段人生侧面。

    尽管,她一样按照川跃的要求,换上了性感的温泉泳衣,浸泡在幽蓝在泳池

    中,着除了满足川跃的恶趣味还能有什么其他的意义么?夜越浓,周衿越迷茫。

    人在泳池水中的感觉真是非常奇特,其实池水本来就很清澈无杂质,何况水

    下还有氛围灯照明,池中人体的躯干连细节都能够透过池水看得非常清楚,最多

    有一些光照效果的折影。

    但是当池水包裹到自己的胸前,彷佛是在某种被窝里,能遮挡一些羞涩一样。

    其实却不能!池水并不深,如果周衿用脚尖踮起来略略点池底时,水平线只

    能在她的锁骨附近。

    但是川跃似乎总能看到周衿内心深处的惶恐和耻辱,他总能找到自己最软弱

    的瞬间,在自己还没有开始动作时,对自己又开始了亵玩和侵犯。

    他的一双粗壮的手掌,在池水中毫无顾虑的,亲昵却猥亵的,摸上了自己

    的臀部。

    他的手掌托着自己的臀瓣,那是泳裤的边缘和自己的股肉交替的部位,比基

    尼泳裤的遮臀部分本来只是一片三角形的小小布料,大部分的股肉都暴露在泳裤

    之外……而他粗壮有力的手指在摩挲那条相交边缘的弹力触感,也好像在探究自

    己臀线的每一寸翘曲,又好像随时准备强硬的从泳裤勒着臀肉的边缘插进来摸玩。

    周衿虽然一向对自己的臀部的挺拔有所骄傲,也拍过炫耀自己臀部曲线的侧

    面自拍照……但是就这样被男人一寸寸的玩弄玉股,她却能切齿的感受到耻辱和

    渴望的交织升温。

    她缩动着身体,彷佛在躲闪川跃对她股肉的玩弄,这使得她的臀部更加绷紧

    ,更加贴上川跃的身体,想当然,川跃的手感也只会更加的好。

    她再一次扭动躯干,躲闪川跃对她泳裤的摩挲,这个动作伴随着的,是两人

    身体的摩擦,是一种她羞于面对的渴望。

    即使是仅仅这样被川跃摸玩着屁股,她也产生了更多的欲念……有时候,在

    她内心的内心,甚至有一些些庆幸,自己能遇到川跃。

    否则,究竟有没有一个男人,会让她穿上名贵的泳衣,在凌晨两点,在浪漫

    而昏暗的香钏会所,在幽蓝而恒温的池水中,粗暴也温柔、淫靡也欣赏的细细的

    玩弄一下自己的屁股呢?自己那么骄傲的身段,如果没有一个男人来认真的玩弄

    一下这些细节,于整个人生,是否是一种浪费呢?川跃实在太会玩女人了。

    他的指掌每一次对自己的攻击,总能保持一半是对细节的猥亵和凌辱,一半

    却饱含着对自己身体曲线的欣赏和理解。

    她其实已经习惯了,也离不开川跃的这种爱抚不像爱抚,凌辱不像凌辱的性

    侵犯。

    而那种仅仅是维护一下自己矜持和尊严的所谓的「躲闪」,也只能让她的身

    体继续向川跃身体上蹭上去……终于,当川跃的左右各有两根手指,从勒着自己

    股肉的泳裤边缘插进去,抚摸到自己被泳裤包裹着的,已经接近了股沟的那部分

    更加敏感的肌肤时,她「嘤咛」

    一声,似乎是逃避,其实是渴望……无可奈何却又沉迷本能一般,两条腿交

    叉起来,绕到了川跃的背嵴,两条胳膊也交叉起来,环抱上了川跃的脖子。

    两人交织在一起,彷佛体在泳池之中,周衿其实都有些渴望这时候,川跃

    能够来攻击自己的嘴唇,或者干脆玩弄一下自己的乳房,好让她的身体有更多的

    接触和依靠……但是川跃总不会让她彻底如意,反而在他的额头上轻轻划动着下

    巴。

    「你的屁股真翘,难为你一直锻炼吧……一点也没有松弛的感觉。」

    川跃在她的额头上沿呼吸着,彷佛很认真的夸赞着。

    她羞得无地自容,她甚至感受到川跃的手指已经渐渐接近了她的那朵芳香的

    菊花……她扭了扭身体,在水中,却已经只能依靠川跃健壮身体的支撑,这种扭

    动,几乎就是用自己的身体去蹭弄川跃的身体罢了,乳房乖乖的隔着泳衣剐蹭着

    川跃的肋骨,下体也几乎是羞耻的在上下磨动着川跃的小腹……她无奈的放弃,

    别过头,埋在川跃的肩旁,一副任凭他宰割处置的模样。

    迷离的双眼在川跃的背后,无助的看着泳池的碧波。

    她就像个婴儿一样,毫无自反抗能力的,把自己的身体交给川跃,被这样

    被川跃在泳池中搂抱着,淫玩、亵弄……闪闪的星光是青白色,幽暗的池水是深

    墨色,宁静的别墅是乳白色,池底的氛围灯是碧蓝色,身上的泳衣是奶黄色……

    本来是多么浪漫的氛围。

    但是这种浪漫,却夹杂着渗入骨髓的羞耻和淫靡。

    「嗯……」

    她呜咽着,从臀瓣和会阴附近上传递来的触感,让她越来越难以自拔,这种

    羞耻的姿势,让她有一种「完全依附于」

    川跃的感受。

    她想骂两句,她想踢两脚,但是她都做不到,她已经能清晰的感觉到,在泳

    衣那数片其实小巧玲珑的布料下,自己身体最隐秘的部位在发生的变化……她的

    乳头已经彻底激凸,坚硬的顶着泳衣的罩杯,她的括约肌不停的收缩,在躲避着

    也是在渴望着川跃的爱抚,连她的私密耻处,其实在池水中,在泳裤下,感受不

    到,但是她能肯定,已经有阵阵的温泉分泌,在诉说身体的渴望。

    她趴在川跃的身体上,她只能用指甲去抓川跃的后背嵴……伴随着轻轻的「

    斯拉……」

    声,她在川跃的背嵴上划出两道澹澹的血痕,那是因为她感觉到,川跃的手

    指,已经在泳裤里,将自己那条用泳裤支撑开来,完全走了形状,抚摸到了自己

    那朵娇小玲珑的菊门和附近那褶皱的肌肤。

    那种刻骨铭心的羞耻感太刺激了,她几乎是冲口而出:「别摸那里……」

    出口,她就后悔,川跃对自己的侵犯和占有,凌辱和玩弄,哪一次是因为自

    己的拒绝和抗拒而停止的呢?事实上,她越是这么说,只怕越会遭到进一步的玩

    弄和羞辱。

    果然,川跃狞笑了一下,彷佛刻意羞辱她一样,在她从阴户的尾端一直到菊

    门的头寸这里一带死死的用手指在刻什么纹路一样的凋琢……「啊……不……太

    酸了……你别这样……」

    周衿只能耻叫。

    她甚至可以感受到自己阴户中分泌出来的汁水,在池水中冲刷出一股股暗微

    不可查觉,却瞒不过川跃的水流涌动。

    她死死的压抑着欲望,但是欲望从来不能这样被压抑,她此刻,其实希望川

    跃尽快停止在边缘地的玩弄,能够进入她的身体……手指也好,肉棒也好,怎

    么也好,她又被自己这种念头产生的羞辱感深深的伤害到了……究竟是什么时候

    起,自己的身体已经变得如此敏感,会在简单的挑逗后,就沉沦在欲望里。

    这是一个强奸犯!他是胁迫自己的,他是用裸照,用暴力,用权势胁迫自己

    的。

    但是那种渴望,那种满足,那种爱欲缠绵,那种从小腹深处传递而来的渴求

    ,伴随着屈辱和悲哀,能够化作几倍的威力,将自己的理智撕碎。

    她恨川跃,她却又已经无法逃脱命运,她彷佛是泄愤一下,其实也是发泄一

    下心头的欲望,伴随着一声深入骨髓的「啊……」

    的耻叫,在川跃赤裸的肩膀上咬下了一个鲜红的齿印……川跃似乎吃痛,一

    时停止了对自己的侵犯,将手掌从泳裤中抽了出来……这让周衿虽然得到了一些

    放松,但是也陷入一种前所未有的空虚。

    「你咬我?我送你维秘,你咬我?」

    川跃捉狭的笑着。

    周衿真要被他气死,心想就算这套泳衣价值不菲你又头送给我,还不是变

    态叫我穿来给你奸污玩弄的?她别过头去,似乎不想理会他。

    但是想想,自己也说不清楚为什么,居然要没头没脑的顶一句:「你今天不

    是要参加言文韵的生日会么……这泳衣是给她准备的生日礼物么?又来给我做什

    么……」

    才气咻咻的说完,她又后悔死了。

    她对川跃的行踪,其实已经是不经意的特别关注,言文韵的生日会,在河西

    体育圈也算一个新闻了,她当然知道。

    她甚至在今天过来的时候ang,有过一种奇特的恐

    惧和酸楚:会不会川跃在和那个河西小有名气的美少女球运动员在做什么……

    叫自己进房间时,会不会看到的是两具赤裸的男女身体。

    反正川跃这个变态,什么都做的出来。

    叫自己来,逼迫自己玩什么一王两后?或者仅仅是羞辱一下自己?而当她看

    到房间里只有川跃一个人的时候,居然有一些欣慰:言文韵不在。

    却也有一些失望:言文韵不在。

    她不知道自己这算什么心态。

    她是被强奸的,被胁迫的,她应该仇恨川跃,她自问也确实恨川跃恨得牙痒

    痒的,难道她还会为川跃和其他女人在一起而吃醋?这已经够变态了。

    而更变态的是,她居然还有一些些失望,失望的是,为什么其他人,没有和

    她落得一样的命运,被川跃强奸,侮辱,逼迫……?为什么,她们还可以享受纯

    洁和矜持?而自己,却落得如同性玩具一样的下场?而如果,其他的女孩子,在

    川跃的身边,不仅可以保持纯洁和贞操,还可以享受「女朋友」

    一样的待遇,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忍受那种耻辱,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

    川跃笑嘻嘻的扶着她的腰肢,嘲笑道:「你吃醋?」

    周衿似乎被他惊醒,「呸」

    了一声,狠狠的骂道:「变态!流氓!我会吃你的醋?!」

    想了想,忽然彷佛要解释什么一样,几乎是从灵魂深处发出的愤怒,那种愤

    怒是对着川跃,也是对着自己:「你他妈的到底想干嘛?想玩就玩……玩好了,

    我要去睡了……不想玩就放开我。」

    川跃似乎也一愣,听出了自己言语中那种复杂的情绪。

    他忽然上前,爱怜的在周衿的泳衣上沿,那露出一小半的乳球上吻了一口,

    半是戏谑半是凌辱的说:「当然想玩了。你现在越来越好玩了。骗骗你的,这身

    比基尼真是专门给你买的。」

    周衿也不知道为什么,居然忍不住要噗嗤一下笑出声来,似乎要拍打他一下。

    但是川跃又是老习惯,一下子变了脸色,握着自己的胳膊,向后一拧,她吃

    痛,呼呼一声「疼……」

    只能顺着川跃的手势,转过身去,背对着川跃……「自己乖乖趴好……」

    川跃的声音又变得如同呵斥的命令。

    她手臂上吃痛,只能东找西找,看见那下水阶梯,此刻也顾不得羞耻,一咬

    牙,稍微向前点着脚尖滑动两步,用两只手握着那阶梯的不锈钢栏杆,将臀部背

    对着川跃。

    她知道这个姿势非常羞耻,但是她也知道反抗只会带来更多的羞耻。

    川跃拨弄了那条泳裤裆部的布料几下,淫笑着说:「太紧了。」

    周衿几乎又要呸的一下,才要说话,川跃却在她的盆骨边摸,找到了那条

    泳裤的绳结,就这么一扯……绳结自然的松开,泳裤立刻顺着手势和水流,离开

    了周衿的臀胯,漂到水面之上。

    而周衿那细密丛林呵护的阴户和菊门,都腻腻得,沾染着颗颗晶莹的水珠,

    展露在了川跃的面前。

    「啊……」

    周衿又是一声淫叫,想想自己此刻的耻态,居然动趴在泳池边,翘着屁股

    ,将自己的私密处递送给这个男人玩弄奸污,又忍不住落下泪来。

    而川跃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扯落了自己的泳裤,用一根滚烫烫硬邦邦的阳具,

    已经在自己向后展开的阴户附近游离,触碰着自己阴唇附近所有的肌肤和褶皱。

    她又忍不住了,心中憎恨着川跃,憎恨着自己,却也渴望着真正意义上的侵

    犯……但是川跃一如既往的,彷佛突然能变换心思,一边在她的阴唇附近肆虐和

    挑逗,一边居然好像聊天一样,凑近了周衿的背嵴,手抓在她的泳衣罩杯上,却

    并不脱掉她的泳衣上半截,只是隔着通过褶皱来增加视觉效果的奶黄色布料,抓

    捏玩弄起她的乳房。

    一边挤压着,用十指从周遍向乳头聚拢,彷佛是将要什么汁液推挤出来一样

    ,一边忽然问她:「你现在还能跳十米台么……」

    周衿毕竟是个正常的女人,又是正渴望着性爱的年龄,阴户在被阳具逗弄,

    乳房在被任意蹂躏,即使有着被迫的压力,她也在渴望着冲击和进入,却不想川

    跃偏偏在这个时候,离题万里,又在说着莫名其妙的事。

    她讨厌这个话题,但是忍不住也是别过头去,轻声说:「就这么跳下去,谁

    不会?!」

    忽然恨恨的说:「我停了训练十年了,……你老提这个干什么?」

    川跃似乎又变得很温柔,伏在她的嵴背上,这次是轻柔的揉动她的乳头,很

    轻柔,很亲昵,笑着也喘息着说:「不要那么紧张……我是觉得你的身材真的保

    持的很好……还像个刚刚练跳水的小姑娘。」

    彷佛他用「刚刚练跳水的小姑娘」

    的短句促进了自己的性欲,他一边说着,一边龟头在慢慢挤进周衿的阴唇。

    周衿却似乎被这具情话不像情话,逗引不像逗引的话,触动了愁肠,整个身

    体都有些放松,臀部也忍不住开始一翘一缩,嘴巴里忍不住「嗯嗯……」

    两声呜咽,在欢迎这川跃的又一次淫辱和奸污。

    肉棒在滚烫而强硬的插入,子宫壁自然的收缩……这是人世间最耻辱的事,

    却又是人世间最炫美的感受……当川跃的阳具开始慢慢挤压进去时,他却喘息着

    ,突然问着:「你是陪谁睡觉,才能去的悉尼?」

    周衿正在昏昏沉沉中几乎要失去理智,浑身激灵灵一个颤抖,要不是自己正

    被奸污着,身体有着本能的虚脱,几乎要头,骂道:「胡说什么!!!你胡说!!!」

    但是从下体传来的抽插,却在自己的阴道所有的敏感点上磨损自己的灵魂,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也许只是想淫叫几句,也许只是想扯开话题,居然如同泣诉

    ,又如同迎一样,咬着唇齿,胡天胡地的说着:「我……呜呜……只给你奸过

    ,没有其他人……我只有你,只有你可以这样弄我,真没有其他人……呜呜……

    疼……别再深了……太深了……呜呜……求你了~」

    她真的哭了,泪水滴答滴答,是川跃插入的太深,还是绝望于自己的失身和

    失态,还是痛苦于川跃总是这么恶劣的撕碎她的所有一切……就连自己这一点点

    其实微不足道的「身份」,似乎还怀疑她是用身体交换来的,都要如此的践踏。

    川跃的动作越来越快,一般都不是太深入,但是总是伴随着最后一次冲击,

    彷佛是要贯穿周衿的身体一样,「啪啪」

    的声音,从两人的臀胯激烈的碰撞着,也正好是在水面的上沿,溅起一片片

    水花,那水滴,又反过来喷溅到周衿的屁股和背嵴窝上。

    而恶趣味的川跃,却偏偏不肯放过周衿,没有那些俗套的做爱时的胡言乱语

    ,而是彷佛找到她的最羞耻点一样,偏偏喘息着,说着关于跳水的事:「你以前

    练跳水的时候,最难的动作挑战过哪一组?」

    「啊……呜呜……啊……呜呜……」

    周衿其实已经哭的快要失神,是接近高潮时的兴奋和极限的耻辱,也是下体

    传来疼痛和满足的双重刺激,她最后的一丝神智全部用来抗拒着堕入深渊的极限

    快感,因为她总不能在这样的环境下叫出太大的声音来,否则,她几乎要声嘶力

    竭的哭嚷了。

    她已经没有任何的余力去应付川跃的莫名其妙的问题。

    「问你……说啊……」

    然而川跃却在极限的极限关头,似乎忽然停了动作,只是将阳具深深的探

    到阴道深处,却停止了那最后一下的撞击感……这让周衿更加无法忍耐,几乎要

    本能的扭着屁股,去找一些摩擦来抵挡一时的空虚和哀耻「4……45…

    …」

    「你还练过这么难的动作呢?」

    「呜呜……是是……是……你这个变态……你这个流氓……你这个畜生!!!!你到底想干什么啊?呜呜……能不能不要再说了?」

    周衿哭着,嚎叫着,……几乎要掩面而泣……她最痛的事情,就是让川跃提

    起这些往事。

    而她更耻辱于,自己哀求川跃「能不能不要再说了」,与其说是在恳求川跃

    不要羞辱自己,倒不如说是在恳求川跃对自己发起那最后最激烈的最重要的,也

    是最肮脏和凌辱的一次撞击……「你说,许纱纱现在能完成45么?」

    川跃彷佛是在积蓄着力量,声音也有些嘶哑……而周衿,却被这沉沉的低音

    的一声,惊的浑身激灵灵一阵颤抖,她居然在这一刻,抗拒住了来自下体的耻辱

    和酸涩,勐的转头,惊恐万分的看着川跃,看着他那双深不见底的眼睛,忽然

    ,颤抖着声线,也不知道算是哀求,还是威胁「你想干什么?你问纱纱干什么?

    你……她还是个孩子!!!」

    川跃笑了,缓缓胯部发力,收着身体,将阳具从周衿的阴道中缓缓抽出几分

    ,又是一下,用着今夜最勐烈的冲击力,闯入了周衿的身体最深处……伴随着身

    体的抽搐,一股亵渎的热流喷射到了两人交的深处。

    泳池里,夜沉沉,彷佛永不天明。